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许凯

72.7万浏览    7406参与
娱乐大玩家

纸质剧本新增:

🆕张新成 付辛博《光渊》 

🆕成毅 李一桐 肖顺尧 郑业成《英雄志》

🆕檀健次 杨紫《长相思》

🆕张新成 周雨彤《大宋少年志》

更多见图1(没发的暂无 不用问)

现货秒发 需要的私信

纸质剧本新增:

🆕张新成 付辛博《光渊》 

🆕成毅 李一桐 肖顺尧 郑业成《英雄志》

🆕檀健次 杨紫《长相思》

🆕张新成 周雨彤《大宋少年志》

更多见图1(没发的暂无 不用问)

现货秒发 需要的私信

丽梓不喝加糖咖啡

79

  招摇爬到床上把厉尘澜揽抱在怀中,伸手揉着他的肚子,“还疼不疼?”

  

  

  “不疼了。”

  

  

  “别骗人啊。”

  

  

  “没有,刚吃了药好多了。”

  

  

  

  吃完药其实药没起什么特别大的作用,还是自己扛过来的

  

  

  

  “你这个胃病是不是也很多年了?”

  

  

  

  “嗯。”   他轻轻应了一声

  

  

  

  招摇心疼的揉了揉他的脑袋,亲吻了他的额头,又继续帮厉尘澜揉着胃

  

  

  

  “不要什么都自己扛着,你这两个小肩膀能抗住什么...

  招摇爬到床上把厉尘澜揽抱在怀中,伸手揉着他的肚子,“还疼不疼?”

  

  

  “不疼了。”

  

  

  “别骗人啊。”

  

  

  “没有,刚吃了药好多了。”

  

  

  

  吃完药其实药没起什么特别大的作用,还是自己扛过来的

  

  

  

  “你这个胃病是不是也很多年了?”

  

  

  

  “嗯。”   他轻轻应了一声

  

  

  

  招摇心疼的揉了揉他的脑袋,亲吻了他的额头,又继续帮厉尘澜揉着胃

  

  

  

  “不要什么都自己扛着,你这两个小肩膀能抗住什么呀?”

  

  

  

  ?????

  

  

  这话太熟悉了,自己和招摇说过很多次

  

  

  

  “你怎么学我?我能扛起来的多了……”

  

  

  

  “呸呸呸……”   招摇笑了笑,“明天你在家休息吧。”

  

  

  

  “不用,我哪那么娇气?”

  

  

  “呦~拼命三郎啊?”

  

  

  “那是。”

  

  

  “好啦,快睡吧~我再给你揉揉~”

  

  

  

  “嗯……”

  

  

  

  没多久厉尘澜就睡着了,招摇看着他的睡颜,不禁回想起自己生病时,厉尘澜照顾自己的时候……

娱乐大玩家

范丞丞6.24哈尔滨杭州

古力娜扎6.2北京南京 6.4成都伊宁

许凯6.2深圳义乌6.9上海长沙6.11长沙上海

吴磊6.2乌鲁木齐广州 6.3广州上海

乔欣 6.3北京张家界 6.4恩施北京

伯远 5.30上海青岛 6.3杭州广州

井胧 5.30北京青岛 6.1青岛北京

徐梦洁 5.30北京成都 6.1成都北京

黄明昊 6.1北京厦门 6.3厦门无锡

何洛洛5.30北京三亚

宋妍霏 5.31上海北京

戚薇 5.31长沙北京

黄‬......

范丞丞6.24哈尔滨杭州

古力娜扎6.2北京南京 6.4成都伊宁

许凯6.2深圳义乌6.9上海长沙6.11长沙上海

吴磊6.2乌鲁木齐广州 6.3广州上海

乔欣 6.3北京张家界 6.4恩施北京

伯远 5.30上海青岛 6.3杭州广州

井胧 5.30北京青岛 6.1青岛北京

徐梦洁 5.30北京成都 6.1成都北京

黄明昊 6.1北京厦门 6.3厦门无锡

何洛洛5.30北京三亚

宋妍霏 5.31上海北京

戚薇 5.31长沙北京

黄‬子弘凡 5.31江丽‬北京

陈卓璇 5.30广‬州北京

张哲华5.31武汉上海6.2上海武汉6.3武汉成都

田曦薇 6.3武汉成都

蒲熠星 5.31丽江杭州 6.8上海武汉

曹恩齐 5.31丽‮上江‬海

​高卿尘5.30北京上海

石凯 5.31‮江丽‬长沙

​景甜5.30杭州昆明6.1昆明杭州

​陆柯燃5.30北京宁波6.1宁波北京

​刘宇5.31北京敦煌 6.1敦煌西安 6.2西安上海

刘些宁 5.31北杭京‬州

龚俊 5.30海口上海

黄轩 5.30上海北京

杨洋 5.30成都北京

白敬亭 5.30北京上海

张砚拙 5.30北京杭州

张颜齐 5.30北京上海

刘宇宁 5.30杭州北京

檀健次 5.30乌鲁木齐上海

周柯宇 5.30北京杭州5.31‮州杭‬北京6.1杭州北京6.3北‮无京‬锡

高叶 5.30深圳常州

周深 5.30上海青岛6.2‮岛青‬上海

刘彰 5.30‮州广‬杭州

宋茜 5.31上海北京

李现 5.31上海北京

姚琛 5.31北京三亚

罗一舟 5.31北京三亚

李一桐 5.31长沙宁波

张杰 5.31北京上海 6.1上海沈阳 6.4沈阳上海

沈月 6.1杭州北京

蒋敦豪 5.30‮州杭‬北京

‮浩何‬楠 5.30杭‮北州‬京

‮一王‬珩 5.30‮州杭‬北京

李耕耘 5.30杭州北京

‮敏刘‬涛 5.30‮京北‬三亚

米卡 5.30广‮北州‬京

林墨 5.30广州北京

鹭卓 5.30‮州杭‬北京

卓沅 5.30‮州杭‬北京

赵一博5.30杭州北京

张超 5.30青岛北京

周密 5.30南京三亚

范丞丞 5.30‮海上‬成都 5.31‮都成‬杭州

王源 5.31‮庆重‬北京

焦迈奇 6.1武汉上海

杨超越 6.1成都天津

满舒克 6.1昆明南京

张彬彬 6.1上海北京

钟欣潼 5.30北‮上京‬海

沙一汀 5.30上海长沙

王鹤棣 6.1北京长沙 6.4长沙海口

王嘉尔5.30上海青岛

李现5.31上海北京

安崎6.1青岛深圳

宋亚轩 张真源 贺峻霖 6.3北京张家界

伯远5.30上海青岛6.3杭州广州6.6广州杭州

刘宇 5.31北京敦煌 6.1敦煌西安 6.2西安上海

井胧 5.30北京青岛 6.1青岛北京

星星

✈️

古力娜扎6.2北京南京 6.4成都伊宁

许凯6.2深圳义乌6.9上海长沙6.11长沙上海

吴磊6.2乌鲁木齐广州 6.3广州上海

乔欣 6.3北京张家界 6.4恩施北京

  

古力娜扎6.2北京南京 6.4成都伊宁

许凯6.2深圳义乌6.9上海长沙6.11长沙上海

吴磊6.2乌鲁木齐广州 6.3广州上海

乔欣 6.3北京张家界 6.4恩施北京

  

星辰娱乐

出沈月🚄

古力娜扎6.2北京南京 6.4成都伊宁

许凯6.2深圳义乌6.9上海长沙6.11长沙上海

吴磊6.2乌鲁木齐广州 6.3广州上海

乔欣 6.3北京张家界 6.4恩施北京

伯远 5.30上海青岛 6.3杭州广州

井胧 5.30北京青岛 6.1青岛北京

徐梦洁 5.30北京成都 6.1成都北京

黄明昊 6.1北京厦门 6.3厦门无锡

何洛洛5.30北京三亚


出沈月🚄

古力娜扎6.2北京南京 6.4成都伊宁

许凯6.2深圳义乌6.9上海长沙6.11长沙上海

吴磊6.2乌鲁木齐广州 6.3广州上海

乔欣 6.3北京张家界 6.4恩施北京

伯远 5.30上海青岛 6.3杭州广州

井胧 5.30北京青岛 6.1青岛北京

徐梦洁 5.30北京成都 6.1成都北京

黄明昊 6.1北京厦门 6.3厦门无锡

何洛洛5.30北京三亚


丽梓不喝加糖咖啡

蜜月十七

  招摇轻轻戳了戳厉尘澜的胳膊,小声问道,“那个……你很生气啊?”

  

  

  

  

  

  厉尘澜重重吐纳一口气说道,“没有。”

  

  

  

  

  

  “我觉得我很有必要解释………”

  

  

  

  

  

  “你说吧,我听着。”

  

  

  

  

  

  “我们边走边说吧。”

  

  

  

  

  “行,说吧。”

  

  

  

  

  “我在栖止地那个地方,的确是和那个叫曹宁的是夫妻关系,不过………”

  

  

  

  

  “哼……夫妻关系……”

  

 ...

  招摇轻轻戳了戳厉尘澜的胳膊,小声问道,“那个……你很生气啊?”

  

  

  

  

  

  厉尘澜重重吐纳一口气说道,“没有。”

  

  

  

  

  

  “我觉得我很有必要解释………”

  

  

  

  

  

  “你说吧,我听着。”

  

  

  

  

  

  “我们边走边说吧。”

  

  

  

  

  “行,说吧。”

  

  

  

  

  “我在栖止地那个地方,的确是和那个叫曹宁的是夫妻关系,不过………”

  

  

  

  

  “哼……夫妻关系……”

  

  

  

  

  “我和他真的是有名无实!刚才你也听到了,在栖止地买东西,必须是亲属才可以,而我在那里面没有亲属,实在是迫不得已!没有办法的办法!”

  

  

  

  

  “我是因为力量不够,不能手刃仇人,我才买那颗药丸来恢复力量的,而且那个曹宁早就已经不在了,成仙了。”

  

  

  

  

  

  “那你不就是仙人遗孀了?”

  

  

  

  

  “我………”

  

  

  

  

  

  “墨青,我……我跟他真的什么事都没有的!绝对有名无实,就是挂着个名头而已!”

  

  

  

  

  

  

  “我知道了。”

  

  

  

  

  

  “那你和那个什么千弦呢?他为什么把你关在什么冰窟里?”

  

  

  

  

  

  “这个我也可以解释的!他是为了救我,你取万钧剑的那天,我不是被震死了吗?他们家族人的血液可以让人复活,就是他把我复活的,我才得以还阳。”

  

  

  

  

  

  “哦。”

  

  

  

  

  “他那不是窥视我,是在对我诵经,我才能活过来。”

  

  

  

  

  

  “哦。”

  

  

  

  

  “墨青,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发誓!我没有骗你!我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

  

  

  

  

  

  “墨青,别生气了啊。”

  

  

  

  

  “我腿酸了,走不动了,你背背我嘛。”

  


  

  “不背。”

  

  

  

  

  

  “不背抱抱我也行啊。”

  

  

  

  

  “不抱。”

  

  

  

  

 招摇低下头阴阳怪气道, “哼……哎呀,墨青现在都不抱我了,都不心疼人了。”

  

  

  

  

  “唉,命苦哦……”

  

  

  

  

  ………

  

  

  

  

  

  “好了,抱。”

  

  

  

  

  “唉,命苦啊……”

  

  

  

  厉尘澜将她抱了起来,招摇攀住了他的脖子。

  

  

  

  

  “嘿嘿,再亲一下。”  招摇“啵”的一声亲在了厉尘澜脸颊上。

  

  

  

  对于哄厉尘澜这方面,她还是有一套的。

  

  

  

  

  厉尘澜倒也不是生气,只是这些事听起来……怎么说呢?是吃醋吧。

  

  

  

  

  “我的气还没消,回去你接着哄我。”

  

  

  

  

  “啊?”

  

  

  

  

  “你还生气啊?”

  

  

  

  

  “当然……”

  

  

  

  

  厉尘澜看着招摇惊讶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逗你的,我没生气,我相信你 。”

  

  

  

  

  “那你……”

  

  

  

  “我不是生你的气。”

  

  

  

  

  “我就是……”

  

  

  

  

 招摇笑了笑, “你是吃醋了,对不对?”

  

  

  

  

  她揉了揉厉尘澜的脸说道,“我只爱你一个人,不爱别人。”

  

  

  

  

  “我知道。”

丽梓不喝加糖咖啡

78胃痛

  厉尘澜从睡梦中醒来,胃部的不适感愈发强烈,让他无法再安然入睡,头也有点昏,看了眼怀中的人,招摇熟睡着,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心里特别安稳

  

  

  

  额头上冒了些汗,胃部痉挛让他不自觉的蹙眉,他抬手轻轻捋了捋招摇脸上凌乱的发丝,看着她熟睡的小模样,简直太可爱,他把被子给招摇重新拉了拉,轻轻起身穿好拖鞋下了床,静悄悄的出了房间

  

  

  

  走到客厅开了灯,在酒精的作用下,身体微微有些摇晃,在柜子里找出了瓶胃药,拧开瓶盖边往掌心里倒了两粒,边往沙发那里走,宠物狗在他身侧跟着,他也没心理会

  

  

  

  坐下把药含在嘴里,倒了杯水,喝了两大口将药...

  厉尘澜从睡梦中醒来,胃部的不适感愈发强烈,让他无法再安然入睡,头也有点昏,看了眼怀中的人,招摇熟睡着,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心里特别安稳

  

  

  

  额头上冒了些汗,胃部痉挛让他不自觉的蹙眉,他抬手轻轻捋了捋招摇脸上凌乱的发丝,看着她熟睡的小模样,简直太可爱,他把被子给招摇重新拉了拉,轻轻起身穿好拖鞋下了床,静悄悄的出了房间

  

  

  

  走到客厅开了灯,在酒精的作用下,身体微微有些摇晃,在柜子里找出了瓶胃药,拧开瓶盖边往掌心里倒了两粒,边往沙发那里走,宠物狗在他身侧跟着,他也没心理会

  

  

  

  坐下把药含在嘴里,倒了杯水,喝了两大口将药送了进去

  

  

  

  他把重心压在腿上,弯着身子一手死死捂着腹部,闭上眼垂着脑袋等着药效来缓解胃痛,可眉头始终未曾有舒展的一刻

  

  

  

  在沙发上坐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了,也没见疼痛有所缓解, 他扶着沙发起身,突然的眩晕感让他身体失衡,险些摔倒,他扶住了茶几又坐了回来

  

  

  

  “嗯……”

  

  

  

  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密,身上也出了汗,衬衫内里也塌了一层汗,他歪倒在沙发上,捂着肚子半缩着身体,这样还算舒服些,两只狗子趴在沙发底下守着他,时不时直起身子舔舔他的手

  

  

  

  但厉尘澜一直保持缩在沙发上的姿势,没有再动作,房子里很安静,他听到的只有自己沉重紊乱的呼吸声,又过了很久,胃痛才稍稍有所缓解

  

  

  

  招摇起夜发现厉尘澜不在身边,她揉了揉眼睛,“去哪了呀……上厕所了吗?”

  

  

  

  她看了眼时间,现在是凌晨三点四十八分,下床穿好了鞋子出房间,正要去卫生间,发现客厅的灯开着,她看了两眼,看见了蜷缩在沙发上的厉尘澜

  

  

  

  “怎么跑这里睡了?”

  

  

  

  她走进客厅,叫了他一声,“厉尘澜?”

  

  

  

  以为他是睡熟了没有听见,招摇看到了桌上放着一瓶药,瓶口还开着,盖子没有扣,好端端为什么要吃药?是什么药?

  

  

  

  她拿起药瓶看了看上面的字,是治疗胃痛的药物。

  

  

  

  “胃药?”

  

  

  

  怎么还会有胃药?他是胃痛了吗?在古北水镇团建吃饭时,他不是说过没有胃病吗?难道是他不想让自己担心所以撒谎了?招摇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她把药拧好盖子又放在了桌上,凑近厉尘澜蹲了下来,握住了他垂下来的手,他的手很凉,可看他的额头上却有很多汗,脸色有点白,呼吸声也很沉重

  

  

  

  “厉尘澜?”  她轻轻叫了一声,沙发上缩着的人并没有什么反应,招摇倒了杯热水,又去卫生间洗了条热毛巾,都顾不得上厕所,赶紧回到厉尘澜身边,她握住他的手,又尝试叫了一声,擦着他额头的汗

  

  

  

  “厉尘澜?”

  

  

  

  他听到了招摇在叫他,也感觉到了她在握自己的手,招摇的手暖呼呼的,她在给自己擦脸?厉尘澜睁开眼便看到招摇在身边了

  

  

  

  “怎么样?还难不难受?要不要去医院?”

  

  

  

  厉尘澜摇了摇头,招摇伸出食指轻轻点了两下他的额头,“你怎么不舒服了也不说一声呀?还自己躲起来了?”

  

  

  

  他费力坐起了身,“没……没有不舒服,我是……”

  

  

  

  “你是什么呀你是?我要是不起来上厕所还不知道呢,你有胃病为什么瞒着我呀?”

  

  

  

  “没有瞒着你……”

  

  

  

  “还嘴硬呢?我要是没发现,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啊?这药都在桌子上摆着呢,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忘了。”

  

  

  

  “忘了?忘把药放起来了是吧?”

  

  

  

  的确是把药忘了,该放起来的,现在是说不过去了

  

  

  

  “我没事了。”

  

  

  

  “错没错?”

  

  

  

  “……错了。”

  

  

  

  “把水喝了,不烫了。”

  

  

  

  虽然是责怪,但心里是暖的

  

  

  

  招摇看着他喝水,跟他说道,“我生病不舒服了你会照顾我,你不舒服了我也能照顾你呀,可为什么要瞒着我呀?”

  

  

  

  “我就是……不想让你担心,你看,没事了。”

  

  

  

  “你不说我只会更担心呀!以后尽量别喝酒了。”

  

  

  

  “保证没有下次了。”

  

  

  

  “你发誓?”

  

  

  

  “我发誓。”

  

  

  

  “回房间睡,沙发哪有床舒服?我先……先去个厕所,憋死我了!”

  

  

  

丽梓不喝加糖咖啡

蜜月十六

  出来玩儿当然必不可少的就是吃美食了,晚上厉尘澜带招摇出来吃了湘西的特色美食,腊肉,米粉,油粑粑……

  

  

  

  

  晚饭过后,两人在镇上散步,镇上挺热闹,招摇记得,原来的顺安镇,顺安镇里有座小桥,小桥下可以放花灯,不知道还有没有。

  

  

  

  

  “墨青,我们再往那面走走。”

  

  

  

  

  “好。”

  

  

  

  招摇领着厉尘澜找到了那座桥,果然还在,看到了卖花灯的商贩,“墨青!我们也买一个放吧!”

  

  

  

  

  “好。”

  

  

  

  两个人买了两盏花灯,一起来到桥...

  出来玩儿当然必不可少的就是吃美食了,晚上厉尘澜带招摇出来吃了湘西的特色美食,腊肉,米粉,油粑粑……

  

  

  

  

  晚饭过后,两人在镇上散步,镇上挺热闹,招摇记得,原来的顺安镇,顺安镇里有座小桥,小桥下可以放花灯,不知道还有没有。

  

  

  

  

  “墨青,我们再往那面走走。”

  

  

  

  

  “好。”

  

  

  

  招摇领着厉尘澜找到了那座桥,果然还在,看到了卖花灯的商贩,“墨青!我们也买一个放吧!”

  

  

  

  

  “好。”

  

  

  

  两个人买了两盏花灯,一起来到桥下的台阶上,把花灯放在了小河里,看着它随着河流波动,慢慢的越飘越远,彼此都借着花灯在心里许下了愿望。

  

  

  

  

  “墨青,你许了什么愿望啊?”

  

  

  

  

  “说出来就不灵了。”

  

  

  

  

  “嗯,也是。”

  

  

  

  

  招摇想起,第一次与厉尘澜来镇上约会放花灯时,那时正是七夕节,本来沈千锦和顾晗光在南山准备了火锅请大家去的,在此之前,他们还去了茶楼听书,还惹得厉尘澜不高兴了,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那茶楼还在不在了,虽然过去了那么久,可招摇想起这件事还是会忍不住笑。

  

  

  

  

  

 厉尘澜看着招摇问道, “你笑什么?”

  

  

  

  

  

  “想起了以前的事啊,以前我们七夕的时候,也来这里放过花灯。”

  

  

  

  

  “那有什么可笑的事情吗?说来我听听?”

  

  

  

  

  “不跟你说了,不然你又生气了。”

  

  

  

  

  “嗯?”

  

  

  

  

  “呃……那个……也没什么,就是对我一些不好的谣言,谣言嘛,你知道的,信不得真。”

  

  

  

  

  “墨青,我们去那边转转。”

  

  

  

  

  招摇拉着他在街上又随便转了转,看见前面刚好有一家茶楼,“墨青,你渴不渴?要不要进去喝杯茶啊?”

  

  

  

  

  

  “还好。”

  

  

  

  

  “走吧墨青,进去坐会儿。”

  

  

  

  

  “好。”

  

  

  

  

 进了茶楼里,招摇打量了一番, “这个茶楼的风格倒是挺新颖的。”

  

  

  

  

  “嗯。”

  

  

  

  

 沏茶小哥问道, “二位喝点什么?”

  

  

  

  

  “墨青,你想喝什么茶?”

  

  

  

  

  “雨前龙井吧。”

  

  

  

  

  “先生好品味啊,店里刚到的货,二位请稍等,在这边坐吧,一会儿说书先生就要开始讲书了。”

  

  

  

  

  两个人坐了下来,等着上茶,待他们这桌的茶水,果盘,还有瓜子端上来后,说书先生也准备讲书了。

  

  

  

  

  说书先生和大家打了声招呼,“大家晚上好。”

  

  

  

  

  坐在茶楼里的听书人们纷纷捧场鼓起了掌。

  

  

  

  

  (说书人)“这招摇不得不说的二三事,今天也就说到大结局了。”

  

  

  

  

  ?!?!?!?!摇澜两人大惊。

  

  

  

  

  招摇心想怎么这么多年了还说自己事?!怎么办?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说书人)“诸位别急,听我慢慢给你们道来。”

  

  

  

  

  “那个……墨青……”

  

  

  

  

  厉尘澜没有说话,盯着说书人向招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招摇看他的动作也停了声。

  

  

  

  

  她小声嘟囔了一句,“完了……早知道不来了!”

  

  

  

  

  

 (说书人) “话说这千弦把招摇关在冰窟,一关就关了五年,在这五年当中,她是日日承受着千弦的观摩呀!”

  

  

  

  

  厉尘澜看了招摇一眼,招摇浑身不自在。

  

  

  

  (说书人)“她的身体被冻住,动弹不得,只能日日接受着邪恶的窥视。”

  

  

  

  

  厉尘澜抿了口茶,可招摇吓得身子缩了缩,把自己抱成了一团。

  

  

  

  (说书人)“栖止地的传闻,大家也都听过吧?今天就讲讲招摇在栖止地的事。”

  

  

  

  

  (说书人)“招摇为了封印金仙,想恢复到全盛时期的力量,只好借助药丸的力量,然则在栖止地有一条铁律,那就是亲属之间才能购买产品。”

  

  

  

  (说书人)“她只好与栖止地的曹宁,结为夫妻。”

  

  

  

  

  招摇眼睛都瞪大了,“啥?!这也……”

  

  

  

  她看向厉尘澜,发现厉尘澜也在看着自己。

  

  

  

  

  厉尘澜问道,“夫妻?”

  

  

  

  厉尘澜已经不想再听说书人扯下去了,他现在非常需要冷静一下。

  

  

  

  

  他站起身就往外走,招摇在后面追。

  

  

  

  

  “那个啥!等等!墨青!我可以解释的!”

  

  

  

  “唉?女士,茶钱还没给呢!”

  

  

  

  

  “啊,给给给!”

  

  

  

  

  

  招摇赶紧结完了茶钱出来找厉尘澜,看见厉尘澜就在门口外抱着双臂,盯着前面。

  

  

  

  

  招摇轻轻戳了戳厉尘澜的胳膊,小声问道,“那个……你很生气啊?”

  

  

  

  “我哪儿敢?”

  

丽梓不喝加糖咖啡

蜜月十五

  厉尘澜无意识的痛吟出声,紧皱的眉头松了几分。

  

  

  

  

  “墨青,墨青,你醒了?”

  

  

  

  他缓缓睁开眼,看到自己躺在招摇怀里,他们还在那个山洞,他坐起身靠在墙壁上。

  


  

  

  

  

  “你怎么突然就晕倒了?现在心口还疼不疼?”

  

  

  

  

  “不疼了,没事了。”

  

  

  

  

  “一会儿去医院看看,检查检查怎么回事。”

  

  

  

  

  “不用去医院了,好像是和这里有关系。”

  

  

  

  

  “嘶……”

  

  ...

  厉尘澜无意识的痛吟出声,紧皱的眉头松了几分。

  

  

  

  

  “墨青,墨青,你醒了?”

  

  

  

  他缓缓睁开眼,看到自己躺在招摇怀里,他们还在那个山洞,他坐起身靠在墙壁上。

  


  

  

  

  

  “你怎么突然就晕倒了?现在心口还疼不疼?”

  

  

  

  

  “不疼了,没事了。”

  

  

  

  

  “一会儿去医院看看,检查检查怎么回事。”

  

  

  

  

  “不用去医院了,好像是和这里有关系。”

  

  

  

  

  “嘶……”

  

  

  

  

  “怎么了?是又疼了吗?”

  

  

  

  

  “不是,后背有点儿疼……”

  

  

  

  

  “啊……我是想带你出去来着,可是扶不住你,就摔倒了,把你摔疼了啊,抱歉。”

  

  

  

  

  “没事。”

  

  

  

  

  “刚才我喊人,没一个人人回应,打电话也打不出去,明明有信号的,可是就是打不出去,太奇怪了。”

  

  


  

  “我刚才摸墙上符文的时候,看到了以前我被我父亲关在这里的时候,直到我长大,有个人闯进来想杀我,那个人是谁你知道吗?”

  

  

  

  

  他问这个问题,让招摇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说他是洛明轩?以前的洛明轩坏,可是现在的洛明轩不坏呀,还和他关系这么好,要是说了,不就等于是变相破坏他们现在之间的关系了?

  

  


  

  

  招摇抿了抿唇有些为难,“不知道。”

  

  

  

  

  

  “你还看到什么了吗?”

  

  

  

  

  

  “没别的了,倒是刚才,我好像是做了个梦。”

  

  

  

  

  “什么梦?”

  

  

  

  

  “我们先回去吧。”

  

  

  

  

  “好。”

  

  

  

  厉尘澜起身把招摇扶了起来,“嘶………墨青,腿麻了……”

  

  

  

  

  他在招摇身前背对着她俯下身,“来,上来。”

  

  

  

  

  “可是你的背不是摔疼了吗?”

  

  

  

  

  “没事,不疼了,上来吧。”

  

  

  

  

  厉尘澜背着她出了山洞,奇怪的是,外面这次又有人了。

  

  

  

  

  

  坐车回到酒店餐厅随便吃了点午餐就回房间休息了。

  

  

  

  “墨青,你是做了什么梦?”

  

  

  

  

  厉尘澜抿着双唇,“嗯………还是不说了。”

  

  

  

  

  “为什么?咱们两个之间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说了你会不开心的。”

  

  

  

  

  “跟我有关吗?”

  

  

  

  

  “嗯。”

  

  

  

  “什么事情啊?我想知道。”

  

  

  

  

  厉尘澜垂了眸子,又把目光望向招摇,“那你听了别不高兴。”

  

  

  

  

  “好。”

  

  

  

  

  “我梦见你在抱着我哭。”

  

  

  

  

  “在哪儿?”

  

  

  

  

  “不知道,也是一个山洞,里面很多剑。”

  

  

  

  

  “很多剑?应该是剑冢……剑冢?我抱着你哭?”

  

  

  

  

  

  “你该不会梦到的是……咱们两个在剑冢那一战,我杀了你然后你跳下剑冢?!!”

  

  

  

  

  “嗯……但是不是你杀的我……”

  

  

  

  

  

  “怎么不是?是我没控制好剑的力度……要是我收住了剑,你就不会………我们也不会到现在这个时代。”

  

  

  

  

  “但是梦里是……我跳下去以后,那个剑冢塌了,然后你一直在里面找我,找了很久,你把地上的石头都挖开了,挖的满手是血,我看着都心疼,你在废墟里面找到了我,你抱着我哭。”

  

  

  

  厉尘澜温柔的笑着说,“你想带我走,可是你抬不动我,走几步就摔倒了,摔了好几次。”

  

  

  

  

  “你想跟我一起走,我去阻止,可我却碰不到你,你也听不到我说话,我就只能在旁边看着……”

  

  

  

  

  “再然后呢?”

  

  

  

  

  “然后我就醒了……。”

  

  

  

  

  “墨青,你要记住,不管发生什么,生老病死也好,还是其他事情也罢,我不会再丢下你,那你也不要丢下我。”

  

  

  

  

  “好……。”

救火的铜草帽儿

天界合伙人&玦启(三十一)

  点此观看 【【天界合伙人&玦启三十一】

  点此观看 【【天界合伙人&玦启三十一】

丽梓不喝加糖咖啡

77

  几个朋友和厉尘澜一起出了包间去前台

  

  

  “我来买单吧。”

  

  

 厉尘澜拉住了他, “来我这吃饭还有让你们花钱的道理吗?”

  

  

  “这次签单吧,卡在车上,我就不去拿了,下次我来一起结吧。”

  

  

  前台:“好的厉总。”

  

  

  

 厉尘澜: “走吧。”

  

  

  

  一群人往外走,迎面瞧见了走来的一个男人,厉尘澜看到了。

  

  

  

  “唉!伯伯!”

  

  

  

  “嗯。”

  

  

  

  他们看这个男人是在叫厉尘澜……伯伯?这个男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几岁的...

  几个朋友和厉尘澜一起出了包间去前台

  

  

  “我来买单吧。”

  

  

 厉尘澜拉住了他, “来我这吃饭还有让你们花钱的道理吗?”

  

  

  “这次签单吧,卡在车上,我就不去拿了,下次我来一起结吧。”

  

  

  前台:“好的厉总。”

  

  

  

 厉尘澜: “走吧。”

  

  

  

  一群人往外走,迎面瞧见了走来的一个男人,厉尘澜看到了。

  

  

  

  “唉!伯伯!”

  

  

  

  “嗯。”

  

  

  

  他们看这个男人是在叫厉尘澜……伯伯?这个男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几岁的样子。

  

  

  

  “又约客户了啊?”

  

  

  

  男人笑了笑,“唉,是啊。”

  

  

  

  “行啊,发财了啊。”

  

  

  

  “哪里哪里?你这是要走啊?”

  

  

  

  “嗯,这就走了。”

  

  

  

  “回头到我那里坐坐吧?”

  

  

  

  “好,改天改天。”

  

  

  

  “那我先去了啊伯伯,回头见。”

  

  

  

  “嗯,你忙你忙。”

  

  

  

  “他看着不比你大多少吧?管你叫伯伯啊?”

  

  

  

  “那没办法,辈份大,他儿子还得管我叫爷爷呢。”

  

  

  

  “呦,你这辈分真不小啊!他多大?看着比你还大呢?”

  

  

  

  “你看,我显年轻吧?他比我小三岁呢。”

  

  

  

  厉尘澜笑了笑,“回头联系吧各位,路上都慢点。”

  

  

  

  “嗯,好。”

  

  

  

  厉尘澜牵住招摇的手,“走吧乖乖,今天又得麻烦你开车了。”

  

  

  

  “小意思~”

  

  

  

  “你在你们家辈分这么高呀?”

  

  

  

  两个人牵着手往车边走

  

  “嗯……家里人多,门户大,我辈分还行,挺高的,同辈里我也是最大的,将来你要是嫁给我的话,你也不会受委屈。”

  

  说着,他揉了揉招摇的脑袋。

  

  

  

  “嘻~”   招摇笑了一声,拿他的车钥匙打开了车门

  

  

  

  两人上了车

  

  

  “你吃饱了吗乖乖?”

  

  

  

  “嗯~吃饱啦~”

  

  

  

  “真吃饱了?”

  

  

  

  “嗯~我看你都没怎么吃,要不要再去吃点东西?”

  

  

  

  厉尘澜摇了摇头,“不吃了,回家吧。”

  

  

  

  “好~”

  

  

  

  “十月一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招摇一边开车一边想,“嗯……去哪里都好,有你陪着我去哪里都可以。”

  

  

  

  厉尘澜笑了笑

  

  

  从他们在一起之后,他们还没正经出去旅游过,这次团建来古北水镇也是第一次带她出来玩儿,要说单独的话,他们还真没出来玩儿过,十月一刚好是个假期,可以带她多出去玩玩儿,好好休息休息,看看外面的景色。

  

  

  

  厉尘澜在车上坐着脑袋晕乎乎的,特别想躺下睡觉,身体像不受控制似的只想往后仰,若是没有座椅,恐怕他都要直接躺平了。

  

  

  

  “十月一去内蒙古玩两天吧,嗯……去草原上,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好~”

  

  

  

  “嗯……再去次香格里拉吧,景色挺好的。”

  

  

  

  “好~”

  

  

  

  “嗯~我想带你去很多很多地方。”

  

  

  

 招摇看了他几眼, “好~我们有的是时间。”

  

  

  

  “嗯。”

  

  

  

  厉尘澜靠在座椅上小憩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就到家了,招摇把车停在地下车库,轻轻晃了晃厉尘澜的手臂

  

  

  

  “尘尘~澜澜~厉尘澜~”

  

  

  

  “嗯……”

  

  

  

  “到家啦~下车回家了~”

  

  

  

  “嗯……”

  

  

  

  他迷迷糊糊醒来,招摇拿了包,把需要拿上去的东西都拎在手里,绕到车另一边去扶着厉尘澜,他接过了招摇手里的东西,“我拿吧。”

  

  

  

  “你还有力气拿吗?”

  

  

  

  “有~有的是力气呢~”

  

  

  

  “唉!站稳了站稳了,别摔了!”

  

  

  

  “摔不了~”

  

  

  

  招摇锁好了车,扶着他进了电梯,进了家门,招摇打开灯,把他手里的东西放在沙发上,扶着他进了房间,将他轻轻放在床上

  

  

  

  “我去给你倒杯水啊。”

  

  

  

  “不用啦~”   厉尘澜的声音软软的。

  

  

  

  “那我去看一下小猫小狗还有没有吃的,一会儿回来啊,你先睡。”

  

  

  

  “等你回来再睡。”

  

  

  

  “很快啊。”

  

  

  

  招摇去检查了宠物们的饮水机和投食机,里面都有吃食,她关了客厅的灯,轻手轻脚回房间拉了窗帘换了睡裙,开了床头灯

  

  

  

  “你还换睡衣吗?要不今天就这样睡吧?”

  

  

  

  “嗯~”

  

  

  

  招摇关了房间的灯,爬上床厉尘澜就抱住了她,埋在她的怀里

  

  

  

  厉尘澜紧紧的圈抱住她,不想把她放开

  

  

  

  喝酒后男人的内心是非常脆弱的,会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感,只有在最爱的人面前,才会卸下所有的坚强和伪装,在最爱的人面前展示最真实的一面,毫无顾忌的抱着最爱的人

  

  

  

  厉尘澜抱着她很有安全感,特别心安

  

  

  “招摇~”

  

  

  “嗯~”

  

  

  “招摇?”

  

  

  “嗯?我在~”

  

  

  “嗯~”

  

  


  他平常清醒的时候用行动去证明他对她的爱,而喝醉了之后会有时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往往会做出一些比较反常的举动,他一遍又一编的叫着她的名字,招摇觉得他就是个可爱的大男孩。

  

  

  厉尘澜轻吻她的唇,“晚安~”

  

  

  

  “晚安~”

  

  

丽梓不喝加糖咖啡

蜜月十四

  “还是这个山洞!没变样子。”

  

  

  

  

  “你以前就被封印在这里面……你出不来,我们也进不去,我从来都没进去看过。”

  

  

  

  

  两个人牵着手往山洞走,周围现在绿草丛生,生机勃勃,与以前荒凉的封魔山天差地别,还有其他游客在这里观赏景色,山洞里的景观也有人特意来看。

  

  

  

  

  

  墙壁上画着很多金色的符文,角落里有三条很粗的铁链,除了这些东西,里面什么也没有,没什么观赏价值,很多游客看看就走了,路招摇也是第一次来,她可以想象到厉尘澜从小到大被关在这里是有多么的煎熬与无助。

  

  

  

  

 ...

  “还是这个山洞!没变样子。”

  

  

  

  

  “你以前就被封印在这里面……你出不来,我们也进不去,我从来都没进去看过。”

  

  

  

  

  两个人牵着手往山洞走,周围现在绿草丛生,生机勃勃,与以前荒凉的封魔山天差地别,还有其他游客在这里观赏景色,山洞里的景观也有人特意来看。

  

  

  

  

  

  墙壁上画着很多金色的符文,角落里有三条很粗的铁链,除了这些东西,里面什么也没有,没什么观赏价值,很多游客看看就走了,路招摇也是第一次来,她可以想象到厉尘澜从小到大被关在这里是有多么的煎熬与无助。

  

  

  

  

  

  厉尘澜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墙上的符文,他好像……感受到了。

  

  

  

  

  

  他闭上眼,眼前出现了画面。

  

  

  

  一个年幼的孩子,仔细感受着,那是小时候的自己?脸上有一条蓝色的疤痕,左手手背上也有,另一个男人是……父亲,是厉修?为什么?以前的父亲也是他?他们都穿着属于他们年代的衣服,都束着长发,父亲把自己带到这里用铁链困住了。

  

  

  

  

  神奇的是,他还能听到声音。

  

  

  

  “爹……”

  

  

  “尘澜,听话!不要挣扎!”

  

  

  

  “爹爹………”

  

  

  

  “别走………”

  

  

  

  

  “爹去趟六合仙岛,等我回来。”

  

  

  

  

  “爹!!!”

  

  

  

  

  “呃……爹……”

  

  

  

  

  厉尘澜看着年幼的自己,双膝跪地,身体被铁链束缚,无法挣脱,陷入沉睡,不知道这一睡睡了多久,自己都长大了,没有人进来,突然大地晃动,巨石崩裂,很大的动静才吵醒了他,有人进来了。

  

  

  

  “魔王之子,受死吧!!!”

  

  

  

  

  厉尘澜仔细看他的模样,却看不清他的脸,他手里拿着一把剑,在攻击自己,他不是父亲,厉尘澜也不知道他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厉尘澜想起招摇当初说,有“坏人”要杀自己,说的就是他吗?

  

  

  

  

  

  那人被自己身上的铁链打伤了,自己竟然幻化成一团黑雾逃出了山洞,再想往后看,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现在山洞里只有招摇和厉尘澜他们两个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厉尘澜感觉心口突然刺痛,他扶住了墙壁,死命捂住心口。

  

  

  

  

  路招摇担心的问道,“墨青!你怎么了?”

  

  

  

  

  可厉尘澜痛到连话也说不出来,每呼吸一次都是痛的,他轻轻摇了摇头。

  

  

  

  

  现在没有功法,路招摇也感受不到什么结界的存在,不知道厉尘澜是否是被这里的环境影响到了。

  

  

  

  

 招摇小声呢喃道, “难道是还有封印?不应该啊……”

  

  

  

  

  

  “墨青,我们去医院!”

  

  

  

  

  

  招摇搀扶住厉尘澜慢慢往洞口那边走,厉尘澜却突然没了意识,昏迷了过去,他直直的倒了下去,路招摇没能扶稳他,也跟着一起倒了下去。

  

  

  

  

  “啊……嘶……”

  

  

  

  路招摇万分慌张,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查看墨青的状况。

  

  

  

  

  “墨青?!墨青!?”

  

  

  

  

  厉尘澜没有一点反应,招摇轻轻晃了晃他的身子,喊着他的名字,也没有反应。

  

  

  

  

  “我打电话叫救护车🚑!”

  

  

  

  

  路招摇拿出手机📱,拨打120急救电话,却发现打不出去,“怎么回事?怎么打不通?!”

  

  

  

  

  

  招摇又试了几次,还是打不通,又拨打110,结果110也打不出去。

  

  

  

  

  “不应该啊?!没信号?!不可能啊!明明有信号!”

  

  

  

  

  “这怎么办?!墨青……你醒醒!墨青!!”

  

  

  

  

  招摇跑到洞口外面,大声呼救,“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快来救命啊!有没有人啊!?”

  

  

  

  

  外面静的出奇,很奇怪,一个人都没有,喊了很多声,都没有人回应,路招摇又跑到山洞里,艰难的搀扶起厉尘澜,踉踉跄跄的走,还没走两步呢,两个人就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招摇急得哭了出来,她扶不动厉尘澜,又这么重重的摔了,她的背摔的好疼,厉尘澜肯定也摔疼了。

  

  

  

  

  “墨青……哎呀,怎么办啊……”

  

  

  

  

  地上凉,可山洞里又没什么东西,招摇扶起厉尘澜的身子让她靠在自己腿上,她靠在墙壁上,继续琢磨着手机,为什么打不出去电话,明明信号满格,电话也没欠费,手机还有电,可为什么什么电话都打不出去?急救电话也不行!

  

  

  

  

  “这又是什么玩儿法?!搞事情啊!”

  

  

  

  

  “老天爷你能不能睁开眼!别再捉弄我们了!”

  

  

  

  

  招摇把他紧紧揽在怀里,也不知道他要昏迷到什么时候,自己背不动也扶不动他,也找不到人来救他们,连电话都打不出去,厉尘澜醒不过来的话,不用想自己肯定也活不了了,在这儿饿也得饿死。

  

  

  

  

  

  

丽梓不喝加糖咖啡

76质量问题

  

  厉尘澜眼神有些呆滞的望着桌面,旁边的朋友问他,“怎么了?喝多了?”

  

  

  

  他愣了几秒,呆呆的回答道,“没有啊,没喝多。”

  

  

  

朋友们笑了笑, “哈哈哈……”

  

  

  

  “咱们几个里就数你酒量最差了。”

  

  

  

  “瞧不起谁啊。”

  

  

  

  “你今天不在状态啊。”

  

  

  

  “嗯,困了,早上没睡醒。”

  

  

  

  “再喝一瓶醒醒盹儿?”

  

  

  

  “刚喝完,缓缓缓缓。”

  

  

  

  “再给你起一瓶酒,唉?...

  

  厉尘澜眼神有些呆滞的望着桌面,旁边的朋友问他,“怎么了?喝多了?”

  

  

  

  他愣了几秒,呆呆的回答道,“没有啊,没喝多。”

  

  

  

朋友们笑了笑, “哈哈哈……”

  

  

  

  “咱们几个里就数你酒量最差了。”

  

  

  

  “瞧不起谁啊。”

  

  

  

  “你今天不在状态啊。”

  

  

  

  “嗯,困了,早上没睡醒。”

  

  

  

  “再喝一瓶醒醒盹儿?”

  

  

  

  “刚喝完,缓缓缓缓。”

  

  

  

  “再给你起一瓶酒,唉?起子呢?用筷子给你起吧。”

  

  

  

  那人拿起一根筷子来驳酒瓶的盖子,瓶盖没开,筷子折了,他有些尴尬。

  

  

  

  厉尘澜笑了笑,“笨死了,你喝多了吧?”

  

  

  

  他把酒瓶接过自己手里,拿起一根筷子撬开了瓶盖,几个人看着瓶盖飞了出去,大家笑了笑。

  

  

  

  “唉?怎么你这不折呢?”

  

  

  

  “你笨,你不控制好力度吗?我不用筷子也能给你打开。”

  

  

  

  “你开给我看看。”

  

  

  

  “拿瓶酒我给你开。”

  

  

  

  “我还不信呢,来来来,你开。”  他把酒递给了厉尘澜。

  

  

  

  厉尘澜把酒瓶盖卡在桌沿,用手使劲一拍,瓶盖掉了下来,“这不就开了吗?”

  

  

  

  “哎呦,厉害啊,喝完这个换白的了啊?”

  

  

  

  “不换,串酒就多了。”

  

  

  

  “啊,对对对,忘了你不能串酒了,喝啤的撑得慌。”  他拍了拍肚子,“腹肌都九九归一了。”  他伸手摸了摸厉尘澜的腹肌,厉尘澜甩开了他的手。

  

  

  

  “你摸什么摸?给钱了吗你就摸?”

  

  

  

  “哈哈哈……”

  

  

  

  “你倒还有腹肌?几块?”

  

  

  

  “八块呢。”

  

  

  

  “呦,不是十二块啦?”

  

  

  

 厉尘澜摸了摸肚子, “好久没去健身房了,还有就不错了。”

  

  

  

  “哈哈……嗯,来喝酒喝酒。”

  

  

  

  厉尘澜往杯子里倒满了酒,一边喝一边伸手解开了领口的两颗扣子。

  

  

  

  旁边的朋友喝完酒把高脚杯放在桌上,可能力气稍微大了点,高脚杯磕碎了。

  

  

  

 厉尘澜一边给招摇夹菜一边开玩笑说, “唉,你这一会儿折一根筷子,一会儿碎一个杯子的,你想干嘛?日子不过了?”

  

  

  

  “哈哈哈……质量问题,你这质量不行。”

  

  

  

  “哦,得给你用金的是吧?给你用个铁打的,那个磕不坏。”

  

  

  

  “哈哈哈……”

  

  

  

  “今天还下一场吗?”

  

  

  

厉尘澜摇摇头,“算了,明天还得去公司。”




  “你小弟小妹年纪也不小了,让他们出来练练手,你一个人管着不累吗?”




  “累啊,累有什么办法?也不能没人管啊,他俩……一个想做演员,一个搞电竞,没什么心思管家里的事,有梦想好啊,我总不能不支持他们吧。”



  

  听完大家沉默了一瞬

  

  

  

  “说的就和你自己没有梦想一样。”

  

  

  

  “我还梦想呢?我哪个梦想没实现啊?当兵我也当了,钱我也赚了,就算不接手家里的事,另寻他路也无所谓,你们知道我大学读的师范,又不是金融系,教书我也教过呀,就算不干这些,我一些别的兴趣我也能去发展,现在说起来,我什么都有了,什么都做过了,没什么梦想了。”

  

  

  

  “要我们说呀,我们真是佩服你啊。”

  

  

  

  “佩服我什么啊?”

  

  

  

  “你看我们,几乎都是按部就班的随家里走,你行啊,打小就看你行,你小子这脑袋聪明的很,你随不随家里,都能自己再去闯出一片天,唉?可是你这辈子唯独有一个污点啊,就是那个……那个……叫什么来着?叶什么?叶什么来着?”

  

  

  

  “ok,好,打住,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扯远了啊。”

  

  

  

  “嗯,还是我老婆好~”说话的人一边说一边抱住了自己另一半。

  

  

  其他人也纷纷牵住自己另一半的手。

  

  

  

  厉尘澜翻了个白眼,“跟谁没有似的。”

  

  

  

  他圈抱住招摇的脖子,把头埋在她的颈窝,招摇看着他微微笑了笑。

  

  

  

  “来,喝酒,最后一杯了。”

  

  

  

 厉尘澜摇了摇头, “不喝了。”

  

  

  

  他靠在招摇怀里,很困,很想就此睡过去,有她在,他很安心。

  

  

  

  “你这喝酒总剩一杯酒呢。”

  

  

  

  “嗯,不喝了不喝了,说会儿话算了。”

  

  

  

  “厉尘澜,我感觉我们不是一个阶段的人了。”

  

  

  

  厉尘澜挑了下眉,“怎么说?”  他有些困意,眯着眼睛看说话的朋友。

  


  

  “哦,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你别说了,吃菜把嘴堵上,快点,你们就可着我欺负吧,没别的话说了你们。”

  

  

  

  “哈哈哈……”

  

  

  

 有朋友说道, “唉?咱们十月一去五台山吧?然后再去内蒙古玩儿几天,我那里有朋友。”

  

  

  

 “十月一去啊?”

  

  

  

  “嗯。”

  

  

  

 “好啊,到时候提前联系,再定。”

  

  

  

 厉尘澜看了眼时间, “不早了,孩子们也困了,撤吧?”

  

  

  

  “嗯,走吧,下次再聚。”

  

  

  

  ……

不屑一顾是相思

【廷廷郁立】遇见•郁见 17

17. 依赖

  韩廷韩泰解雨臣三堂会审,给兔子和小花报仇开始!

[图片]

“哥,”韩廷喝着牛奶,接到了三天以来韩泰的第一个电话。郁见还在睡觉,韩廷在郁见额头轻轻吻了吻,拿着电话去了楼下的客厅。这几天郁见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昨晚在韩廷的帮助下痛痛快快地洗了澡,郁见被韩廷抱着刚占上床,就昏睡过去,现在上午十点了,郁见还没有要醒过来的样子,韩泰不打电话过来,韩廷也要给他打电话了,有些事,还没解决完。

韩泰压着小花去了医院,亲眼看着医生给小花包扎好之后,立刻回到局里,范云希这个王八蛋,一下子得罪了他和他哥,要不从范云希那里讨回来,他韩泰白当警察了。

结果也是显而易见,范云希非法贩...

17. 依赖

  韩廷韩泰解雨臣三堂会审,给兔子和小花报仇开始!

null

“哥,”韩廷喝着牛奶,接到了三天以来韩泰的第一个电话。郁见还在睡觉,韩廷在郁见额头轻轻吻了吻,拿着电话去了楼下的客厅。这几天郁见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昨晚在韩廷的帮助下痛痛快快地洗了澡,郁见被韩廷抱着刚占上床,就昏睡过去,现在上午十点了,郁见还没有要醒过来的样子,韩泰不打电话过来,韩廷也要给他打电话了,有些事,还没解决完。

韩泰压着小花去了医院,亲眼看着医生给小花包扎好之后,立刻回到局里,范云希这个王八蛋,一下子得罪了他和他哥,要不从范云希那里讨回来,他韩泰白当警察了。

结果也是显而易见,范云希非法贩卖致幻剂已经跑不了了,他听韩廷说过,范云希在生意上也不干净,这次打电话给韩廷,主要也是想看看再给这王八犊子加点刑期。

韩廷把莫灵泽给他的东西,传给了韩泰,非法融资,制假贩假,行贿国家工作人员,韩泰看了之后,冷笑一声,“哥,这个范云希可真的五毒俱全,这么个大鱼,我今年的年终奖可以多拿了呢。”

“小花怎么样,范云希不是还刺伤他了。”韩廷听完韩泰的情况说明,还是关心地问了一句。

“他啊,皮糙肉厚,没事了。”韩泰说着轻松,可韩廷知道,韩泰肯定心疼坏了,那个解雨臣可是他的命根子,伤了点皮都要大惊失色的,这次受伤见了血,韩泰应该都要把解雨臣当大熊猫严密保护起来了。“还要你帮我个忙,”韩廷停顿了一下,“郁见最好不要出现在任何卷宗上,对他名声不好。那个Mike,骗郁见过去的,你尽快找到他,我想见见他。”

“哥,你这要求有点高啊。”韩泰虽然有些揶揄,但是自家嫂子又被下药又差点被强了,确实不太好听,范云希这已经是大案了,如果庭审,郁见的名字肯定满天飞。“你放心,我会仔细斟酌弄好的。”韩泰难得稳重地回答。

“啊,对了,”就在韩廷要挂断电话的时候,韩泰突然说道,“你和嫂子,这几天应该,挺好的吧。”

“……”韩廷没说话,这个弟弟,不正经起来,真的是个警察吗?

“哥,你别挂电话,”韩廷的手指马上就要按红色按钮了,“范云希招了,咳咳,”韩泰停顿了一下,电话还是接通状态,

“那个药,一般人受不住的。你最好控制好嫂子的那个,那个xx和xxxx的次数,来日方长啊,来日方长!我给你快递了点东西,一会儿就到,你用得着,别的没有要说的了,再见!”

韩廷的电话响起了忙音,没等他说话,韩泰自动挂断了电话。

“铃铃”门铃适时响起,韩廷打开门,快递员让他签收了一个小盒子,寄件人是韩泰。

“还真快啊。”韩廷有点好奇。打开盒子,一个精致的小玩具出现在韩廷眼前——

韩廷拿出那枚金色的小小的圆环,郁见还在昏睡,透过圆环,郁见那张恬静的睡颜映入韩廷的眼中,他发现郁见这几天在他怀里睡得很乖巧,绵长的呼吸和平静的脸,比之前无论是他们第一次上床,还是后面几次亲密接触,脸上都没了苦楚和痛苦的表情,那是绝对的安心与信任,每每天亮韩廷醒过来,看见郁见窝在他的臂弯,再没有紧蹙的眉头,也没有忍忍的抽泣,韩廷只觉得岁月静好也不过如此,每天搂着爱人在晨曦中起床,睁开眼睛就能看见笑眼弯弯的带着黏黏糊糊的“早上好”,然后亲了亲柔软的嘴唇,起来开始准备早餐,每天都是这样,韩廷忍不住想到以后,如果和郁见天天能这样过日子,他也真的是别无所求。

………省略一些

韩廷趁着郁见精神恍惚的时候,虽然韩廷每天都给郁见上药,还给他喝参汤,吃一些益气补血的药,不能让他这样消耗了,虽然韩泰的办法有些龌龊,但是现在郁见的身体对xxx的耐抗力还是太脆弱了,减少他的次数,也算是不得已的办法。

韩廷把郁见搂在怀里亲吻着他的额头和唇角,还在颤抖的身体渐渐趋于平静,韩廷把郁见扶起来,喂他喝了一小碗参汤,郁见迷迷糊糊的,韩廷让他做什么,他就乖巧地跟着韩廷做,口渴和疲累让他大脑一直处于宕机状态,不过韩廷身上的味道让他安心,他在放纵自己,他把自己全部都交给了韩廷。

郁见喝了汤,脸上有了些红晕,又抱着韩廷的胳膊,沉沉睡去。

韩廷亲了亲郁见的额角,帮他盖好被子,走下床。刚刚手机来了短信,韩廷要开始做事了。

刚好门铃响了。

“找到Mike了。”韩泰推开门,韩廷已经穿好衣服在客厅迎他了。“嫂子,”韩廷向二楼瞄了瞄,房间很安静,“睡着了。”韩廷一把拉过韩泰,去小花那里吧。正好我也找他有事。Mike直接带到他那,我随后就到。

解雨臣刚刚出院,虽然只是腰上被范云希刺了一刀,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对韩泰来说,倒是心疼坏了。韩廷和韩泰还有解雨臣三个人坐在厅堂里,解雨臣坐在正中的位置,老九门虽然在现代隐身了,但是道上的规矩,一个也没荒废。

“听说你路子很广啊。”韩廷看到Mike,简直怒火中烧,“从我这里拿了钱,还去找范总了。”韩廷拿出一张字据,上面是Mike给范云希打的欠条,“怎么好好的欠了那个翻王八蛋一百万呢。为了欠条,你就把郁见卖了,是吗?”这张欠条是从范云希家里的保险箱抽出来的,韩泰查了范云希的微信,发现他和Mike早就勾搭在一起,骗郁见去生日会,也是他俩商量好的。

“老板,韩老板,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是范总,呸,范云希逼着我还钱,他说只让我把郁见带到酒店就行,其他我什么也不知道啊。”Mike被解家找到压着来到这里,就觉得自己怕是在上海待不下去了。现在服软求饶,也许自己还能好过一些。

“你小子,就爱赌,是吧。”解雨臣开口了,“听说缅北你常去,既然这么爱去,就别回中国了。”说着解雨臣示意袈裟,袈裟拿着一张纸,压着Mike按了手印,上面是两千万的欠条,“哎,哎,老板,青天白日的,我,你不能这么干啊!”Mike看清字据,还想抗拒,袈裟一脚把他踹的跪在地上,“你还欠了不少赌债吧,我们道上可有你一号。”

“袈裟,用解家的名义,今后谁在中国地面上看到Mike,直接拿这张欠条让他还钱,还不出来,打死算我的。”解雨臣沉着脸,这次范云希还有Mike一伙,不仅商业上让他也吃了亏,Mike这个人在道上有点能量,古董店的生意也曾经被他搞过几次,现在正好一起找他算账。

“解当家,别啊。我哪里有那么多钱。”Mike知道这次惹到阎王了,这摆明了是赶他去缅北,那破地方,他一过去,赌场就要噶了他。

“Mike,你是聪明人。”韩廷拿过欠条,“我替你还钱。不过,”韩廷拉着Mike的领子,你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自己心里有数,要不然你这2000千万,我天涯海角也让你给我还了。

“范云希的事,你知道的都给我说了明白吗?”韩泰最后拉着Mike,“先去局里录个口供,刚刚解当家和韩总说的明白了吗?什么该说,你最好想明白了!”

Mike终于明白为什么三堂会审了。合着在这里让他当范云希的污点证人。“好,好,几位老板,我明白,我明白。”

“郁见的事,一个字都不能说。给我烂到你肚子里,知道吗?”韩廷最后看了眼Mike,时间耽误的太长,他还要赶回去,郁见快醒了!

“韩廷!韩廷!”等韩廷回到家,打开卧室的门,瞬间眼眶就红了……

心疼

郁见醒了,睁开眼,身边没有熟悉的温热的身体,只有冰冷的床单,郁见一下子惊醒了,韩廷在哪里,他脑子里现在全是韩廷,那个从陌生人手里救他出来的,那个帮他上药的,那个亲着他,安慰着他,抱着他的韩廷不见了。

郁见心开始慌,心脏砰砰砰地开始剧烈跳动,整个脑袋像炸了一样,“韩廷,韩廷,”他掀开被子,身体好热。

车那部分那是肯定不让放的,还有xxxx,神秘数字在彩蛋,全文在置顶哟。


老规矩,点赞过80更新,多多评论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