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许凯

31.2万浏览    1727参与
瑶瑶摆摆

厉尘澜 五

云川声音一如继往的的平静,清淡,但她望着厉尘澜的眼神有着不同往常神色,厉尘澜从未和人朝夕相处这么久,他从未想过云川会离开,甚至想要带他离开,一时心乱如麻,他想说,外面一点也不好,他想说他还未报答路招摇救命之恩,他更不想云川离开。

相处这么多年,厉尘澜从来没有拒绝过云川的任何要求,一时间,他的眼眶竟然一点点红了。

云川神色一暗,说到:"我知道了,不让你难过。"

过了两天,云川破天荒没让厉尘澜练功,而是拿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三粒红色的药丸。递给厉尘澜意思他服下。

"这是什么?"厉尘澜接过。

"九天回元丹。"

厉尘澜手一抖,这是一等一的疗伤升级的药丸,非常珍贵。

"你,你哪来的"

"南...

云川声音一如继往的的平静,清淡,但她望着厉尘澜的眼神有着不同往常神色,厉尘澜从未和人朝夕相处这么久,他从未想过云川会离开,甚至想要带他离开,一时心乱如麻,他想说,外面一点也不好,他想说他还未报答路招摇救命之恩,他更不想云川离开。

相处这么多年,厉尘澜从来没有拒绝过云川的任何要求,一时间,他的眼眶竟然一点点红了。

云川神色一暗,说到:"我知道了,不让你难过。"

过了两天,云川破天荒没让厉尘澜练功,而是拿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三粒红色的药丸。递给厉尘澜意思他服下。

"这是什么?"厉尘澜接过。

"九天回元丹。"

厉尘澜手一抖,这是一等一的疗伤升级的药丸,非常珍贵。

"你,你哪来的"

"南山主"

"你,你偷的"

"不是,我和他做了个交易"

……

"你把三粒一起吃了"

"这能一起吃吗"

"有我在。"

厉尘澜知道云川对医术的十分精通,但如此珍贵的东西全部给自己不免有些犹豫,心想如何让云川自己留两颗。

抬头却发现云川已盘腿坐在自己身前,距离只有一臂之遥,此时云川已容颜已展开,昔日精致的眉眼愈发趋于完美,清逸脱尘不似凡人,如此近的距离,厉尘澜忽然觉得心跳有些加速。

"一般人不能服用如此大量的补气补药,筋脉会爆裂,而你应体内有封印,再多的药丸对你也是牛嚼牡丹,大材小用,但等等我要取你一滴心头精血,此药勉强能弥补下你所消耗。"

"心头血?"

"心头血蕴含人之精魂,这样无论我在何处也能知晓你安危,保你平安。"

云川神色严肃,又稍稍沉吟了一下又补充说:“此法十分危险诡异,心头血之事切不能与旁人知晓。”

厉尘澜不知道云川具体如何操作的,他此时功法微末,全程由云川主导,开始只觉得药效翻涌,全身胀痛,后来更是脑袋也开始又昏又疼起来,云川开始坐在他身前一手贴着他心口一手贴着他丹田,后见他实在支撑不了,便调转方向坐于他身后,手却始终不离两处要害,厉尘澜算是半依偎在云川怀里了,不过云川比他矮了不少,厉尘澜在全身剧痛中,也感觉到有细微的呼气喷在自己的脖颈处,轻轻的,一下一下,身虽疼,心却是安的。

不管云川用的是何种秘术,且不说功效如何,过程那是相当霸道,厉尘澜反正记不清具体用了多少时间,他甚至记不起他晕倒多久,待他清醒的时候,还是觉得头疼欲裂,浑身酸软无比,别说爬起来,睁眼都费劲。

厉尘澜足足在床上躺了二旬有余,期间他起居全靠云川一手照顾,事无巨细,司马容也来看望了两次,司马容给厉尘澜把了脉,他对医理不太精通,就觉得除了体虚气若外没啥大的毛病,心想着若是在不好搬去南山主哪里看看,又看他虽然脸色苍白,气虚神弱的,然而整个人干干净净,床铺整洁清爽,即便是躺着头发也是整整齐齐,发丝柔顺,一点也没有卧床多日病人的油腻,心想云川这个童养媳尽然做的不错,不免对自己看人的眼光点下赞。

厉尘澜此时最为难受的精神不济,时刻的头晕脑胀,自然无法发现司马容的自我欣赏,不过话说他正常时也不太了解别人的想法。

而云川早在发现司马容接近就避开了,随着云川功夫越练越高,神识也越发强大,不过厉尘澜一直无法修炼神识,这件事情困扰云川已有一段时间。

云川对厉尘澜的心智问题一直耿耿于怀。


Z.
老公的爪子!!我可以!!!

老公的爪子!!我可以!!!

老公的爪子!!我可以!!!

建国后的香草成精了

三刷灵剑山之后的感想:内🐟有soso真的了不起!!!

三刷灵剑山之后的感想:内🐟有soso真的了不起!!!

猪七七

【王陆个人MV丨许凯舔颜向】难道是我放不下众生,才奋不顾身

B站

王陆陆真的我去年最爱的男主没有之一,从颜值到性格各方面都死死戳中我的点~

BGM昆仑镜

[图片]

B站

王陆陆真的我去年最爱的男主没有之一,从颜值到性格各方面都死死戳中我的点~

BGM昆仑镜



蓝灵汐

随笔『治愈2』

不喜勿喷


06.


白鹿躺在沙发上,静静地发呆着,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许凯的脸儿。


啊啊啊!!!白鹿你在想什么!?白鹿摇了摇头。这人一看就没安好心,你怎么还想着他呢!该不会……不可能不可能!


好吧……


07.


第二天一早,白鹿便看见一个男的站在诊室门口。这病人可以啊,比医生来得还早……woc??

“白医生早啊!”许凯微笑着对白鹿打招呼。


“你怎么在这?”白鹿皱皱眉头。“这不是我那兄弟又发七了嘛。”许凯一边说着,还一边有意无意往白鹿这边靠。白鹿一把就把许凯推开了:“你干什么啊?!”脸上——似乎还夹带着一抹绯色。“没有啊~”许凯脸上一直挂着甜甜的微笑,让白...

不喜勿喷


06.


白鹿躺在沙发上,静静地发呆着,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许凯的脸儿。


啊啊啊!!!白鹿你在想什么!?白鹿摇了摇头。这人一看就没安好心,你怎么还想着他呢!该不会……不可能不可能!


好吧……


07.


第二天一早,白鹿便看见一个男的站在诊室门口。这病人可以啊,比医生来得还早……woc??

“白医生早啊!”许凯微笑着对白鹿打招呼。


“你怎么在这?”白鹿皱皱眉头。“这不是我那兄弟又发七了嘛。”许凯一边说着,还一边有意无意往白鹿这边靠。白鹿一把就把许凯推开了:“你干什么啊?!”脸上——似乎还夹带着一抹绯色。“没有啊~”许凯脸上一直挂着甜甜的微笑,让白鹿有些被吸进去辽。


“白医生~”许凯眨巴眨巴眼睛,从背后拿出一个饭盒,“记得吃饭哦~”“呵呵,不用了。我们有食堂……”白鹿话还没说完,就被许凯用手挡住了:“白医生,我自己亲手做的——你不想尝尝吗?”


“不想。”白鹿拒绝。“确定?”白鹿闻着那个香味,咽了咽口水,左右为难。


凝视。


“好了白医生~”许凯把饭盒塞进白鹿手里,“你就接受吧~”白鹿呆呆地看看这个粉粉的饭盒,又看看许凯的眼,不由自主:“嗯。”“白白!”许凯给白鹿留下了一个背影。


“哦呦~”唐诺跑过来,“你们俩有情况!”


是吧,她好像被套路辽。


08.


中午,她打开饭盒。


woc,这是什么神仙料理!


这份爱心午餐让许凯在白鹿心中的地位直线上升。


“啊呜”


白鹿咬了一口。


遭了,是心肌梗塞的味道





栗子壳是湿垃圾

许总我太可了

我把许总画丑了,我有罪

许总我太可了

我把许总画丑了,我有罪

君莫笑吾太疯癫

【不滞青春】·序 青春之歌

谈及人生,青春总是最美好的回忆...


幸运的是——他们的相遇,正当青春...


初见,于灯红酒绿的part...


少年俊俏的容颜很快吸引了青涩的少女,而少女的白连衣裙也悄悄晃进了少年的心...


只是...


少年远近闻名的风流与数之不清的前任让少女望而生怯


同处一个公司,自然日久生情


少女日渐沉醉于少年温柔;少年也慢慢卸下防备,准备将尘封已久的真心付诸...


理所应当的,两颗青春悸动的心慢慢聚拢


然后,少年和少女开始专注于聚光灯下的演艺事业...


工作的特殊性使得他们聚少离多,渐渐地、当初热恋期的如胶似漆已不复存在...


终于,积蓄...

谈及人生,青春总是最美好的回忆...


幸运的是——他们的相遇,正当青春...


初见,于灯红酒绿的part...


少年俊俏的容颜很快吸引了青涩的少女,而少女的白连衣裙也悄悄晃进了少年的心...


只是...


少年远近闻名的风流与数之不清的前任让少女望而生怯


同处一个公司,自然日久生情


少女日渐沉醉于少年温柔;少年也慢慢卸下防备,准备将尘封已久的真心付诸...


理所应当的,两颗青春悸动的心慢慢聚拢


然后,少年和少女开始专注于聚光灯下的演艺事业...


工作的特殊性使得他们聚少离多,渐渐地、当初热恋期的如胶似漆已不复存在...


终于,积蓄已久的情绪在少年又一次被爆出绯闻后爆发...


“许凯,你觉不觉得很累啊?”


“嗯...”


“分手吧!”


“没所谓...”


又过了很久,少年终于在岁月的打磨中成长为一个独当一面的男人;而那个少女也终在风霜雨雪中蜕变为一个亭亭玉立的洒脱女人……





E

世界三大巨头—

仙界云熙

人界国超

魔界许凯


我刚从香蜜和招摇爬出来,躲过了大唐,却在锦衣上栽了个大头。我太上头了!!!

仙界云熙

人界国超

魔界许凯












我刚从香蜜和招摇爬出来,躲过了大唐,却在锦衣上栽了个大头。我太上头了!!!

有一个二冰

【招摇】历尘澜×路招摇----打戏

               (唯美版)

【招摇】历尘澜×路招摇----打戏

               (唯美版)

宋威龙的老婆

关注微博话题#凯子头像#里面超多许凯头像

关注微博话题#凯子头像#里面超多许凯头像

我非我么

再编辑,大家再往下拉看看

我打脸了!唱《知否知否》的卓卓苏断腿啊!A爆了!!!!看了100遍!!!!

许凯弟弟一脸清纯的凝望卓卓唱歌的亚子。。。

跟许凯弟弟我可以!两个黑衣小顺毛太好看了!我卓可以攻!!!!(我爱强强)(最后一张我再考虑一下攻受问题[捂脸])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一脸纯真听卓卓唱歌的许凯DD,表情萌到我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看卓卓

[图片]
这里好像对视了一下,卓看了好几眼

[图片]
最后逗笑了

[图片]
这张emmmm.......我再考虑一下攻受问题

[图片]

我打脸了!唱《知否知否》的卓卓苏断腿啊!A爆了!!!!看了100遍!!!!

许凯弟弟一脸清纯的凝望卓卓唱歌的亚子。。。

跟许凯弟弟我可以!两个黑衣小顺毛太好看了!我卓可以攻!!!!(我爱强强)(最后一张我再考虑一下攻受问题[捂脸])










一脸纯真听卓卓唱歌的许凯DD,表情萌到我了



 


看卓卓


这里好像对视了一下,卓看了好几眼


最后逗笑了


这张emmmm.......我再考虑一下攻受问题



玉米汤很甜

【许凯x鞠婧祎】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背景音乐: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素材:爱奇艺尖叫之夜相关、《烈火军校》、各大杂志花絮、《分裂时差》、《那不勒斯的黎明》mv

【许凯x鞠婧祎】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背景音乐: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素材:爱奇艺尖叫之夜相关、《烈火军校》、各大杂志花絮、《分裂时差》、《那不勒斯的黎明》mv

青莲酌酒

《山海遥.肆》用招摇的方式打开陆海.重生陆X妖王海

设定: 海云帆禁制破除,妖王侵蚀其神智率妖族屠戮九州, 杀了王陆、王舞、各派掌门一众人等并一举拿下万仙盟。 海云帆压制住体内妖王神识后却已铸成大错,只能倾尽全力一边压制妖王神识一边维护人、妖两族和平共处。 百年后资深穿越玩家王陆复活易容潜伏回万仙盟找海云帆复仇,海云帆却丝毫无法反抗王陆。

“情不知所起,却早已无力还击。”

微虐,HE.


海云帆猛握住肃霜剑剑柄,一声长啸,任由手中神剑释放出肉眼可见的强大剑气,将周围的空间都扭曲模糊。

“海云帆!你收几分啊!”泽旭见海云帆丝毫没有要听劝的样子,只得自己动手减了一半剑气,厉声呵斥道:“...

设定: 海云帆禁制破除,妖王侵蚀其神智率妖族屠戮九州, 杀了王陆、王舞、各派掌门一众人等并一举拿下万仙盟。 海云帆压制住体内妖王神识后却已铸成大错,只能倾尽全力一边压制妖王神识一边维护人、妖两族和平共处。 百年后资深穿越玩家王陆复活易容潜伏回万仙盟找海云帆复仇,海云帆却丝毫无法反抗王陆。

“情不知所起,却早已无力还击。”

微虐,HE.




海云帆猛握住肃霜剑剑柄,一声长啸,任由手中神剑释放出肉眼可见的强大剑气,将周围的空间都扭曲模糊。

“海云帆!你收几分啊!”泽旭见海云帆丝毫没有要听劝的样子,只得自己动手减了一半剑气,厉声呵斥道:“你这是干什么?!剑气能压制妖王神识却也能重伤你啊!”

是啊,海云帆也是妖,肃霜自是也会无差别对待。肃霜的剑气不会伤害身体和修为,却对神识伤害极大,一旦掌控不好,说不定妖王还没完海云帆就魂飞魄散了。

“一次比一次来得凶猛,总是觉得就快压不住了……”海云帆大口大口喘着气,尽力忽视掉神识受损的钝痛,他的神色悲哀得如同深渊中的困兽,看不见希望,只有无尽的黑暗。他低下头:“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坚持个一百年。”

泽旭收起剑,犹豫了一下,道:“其实……你要我找的能消灭妖王神识的方法我已经找到了。”

海云帆眼中猛然燃起希望,他盼了太久太久了,不奢求什么,他只想一死罢了。若不是怕死后妖王神识抢占他身躯为祸人间,海云帆早就在一百年前以死谢罪了。他背负的太过于承重,可他却不敢放下,如果找到能消灭妖王神识的方法,或许就可以解脱了。

泽旭其实几年前就找到方法了,但他不敢说,他怕海云帆这死心眼儿的孩子就直接奔着去了,海云帆不惜命的。但有时候他真的觉得,海云帆活着比死更痛苦,比如现在。

“如果有空灵根修者飞升成仙,便可以做到在杀你时把妖王神识一同消灭。”泽旭叹了口气,闭上了眼:“可惜,空灵根百年难得一遇,飞升的就更没有了,就算你有意培养 怕是也要等个百八十年。”

“子璐就是空灵根,我在王兄墓前遇到的他,他……和王兄很像。”海云帆突然笑了,笑的有几分渗人:“天道轮回,或许我就该死在他的剑下。活着太累,唯求一死。”

话说此时,王陆已经醒了过来,他破开结界,催动一张隐身符翻窗而来,却正瞧见脸色苍白眉头紧皱的海云帆。

“也许……还有其他办法!再寻个百八十年,说不定能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泽旭说着,自己先没了底气,哪儿来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如果连妖王都能消灭,海云帆一只普通的妖又怎能扛得住?泽旭见这是行不通了 又换了话题:“还有……万一可以找到复活他的办法呢?你不想等他回来吗?”

海云帆悄悄握紧了拳头:“试了这么多方法,不都没有用吗?再说了,他若回来 第一件事就是杀了我吧。”

“怎么不可能?若你不信,那个许子璐又是怎么回事?他看到的是什么?”泽旭叹了口气:“你放不下他的,不是吗?”

话说王陆在一旁近距离观看着海云帆的痛苦神色,却是越听越糊涂。这小子竟然还谈恋爱了?不过这是阴阳两隔了吧,报应!这就是报应!

“别用符了,出来吧。”海云帆突然收起痛苦神色正襟危坐。

“原来师父都发现了。师父对不起啊,不是我想伤你,我只是当时突然就不受控制了!就像……就像鬼上身一样。”王陆拉着海云帆衣角竟然在撒娇,就如同当年对王舞那样。

海云帆别过头去,不敢看近在咫尺的王陆,他越来越肯定,许子璐就是他的王兄。除了他,世间不可能再有第二个言行举止都如此相似的人。

“你不是想成仙吗?我可以倾尽整个九州的资源助你。”海云帆淡淡的道:“只有一个条件,成仙之后答应我一件小事儿。”

“我当然想啦。”王陆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可我要答应你什么?”

海云帆顿了顿,然后笑道:“反正于你无害,可能还是你最想干的事。”


超级网剧从前有座灵剑山

师徒互相吐槽,同门互相推诿,你们灵剑山怎么回事啊😯五长老嘴上说着不愿意,但身体还是诚实地来帮忙了啊😎

师徒互相吐槽,同门互相推诿,你们灵剑山怎么回事啊😯五长老嘴上说着不愿意,但身体还是诚实地来帮忙了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