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许嵩

18万浏览    4182参与
子书

整个世界全是你的镜头~

做懂事的观众~

整个世界全是你的镜头~

做懂事的观众~

喵

我太爱嵩嵩这组图了!太太太甜了!!许甜甜!忍不住修了好多壁纸!!

我太爱嵩嵩这组图了!太太太甜了!!许甜甜!忍不住修了好多壁纸!!

酒肆

许先生,你知不知道?你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超有魅力的!!!

许先生,你知不知道?你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超有魅力的!!!

Mlik

⛪️

问一下哈,有没有姐妹想自学ps美工,爱豆手幅,视频剪辑的,大学自学的有素材和教程!删除有点可惜,需要的回复一下就送,犹豫就是白给!冲鸭!!! ​​​

问一下哈,有没有姐妹想自学ps美工,爱豆手幅,视频剪辑的,大学自学的有素材和教程!删除有点可惜,需要的回复一下就送,犹豫就是白给!冲鸭!!! ​​​

子书

他们说快写一首情歌雅俗共赏
落笔传神还要容易传唱

他们说快写一首情歌雅俗共赏
落笔传神还要容易传唱

江淮之间

许嵩生日当天做的视频

一直觉得许嵩和家主大人都是温润如玉的公子呀,就联动了一波

视频新手~希望大家与我多多交流啦

许嵩生日当天做的视频

一直觉得许嵩和家主大人都是温润如玉的公子呀,就联动了一波

视频新手~希望大家与我多多交流啦

酒肆
背景图一样,文案不一样@烟雨绝...

背景图一样,文案不一样@烟雨绝相思 

背景图一样,文案不一样@烟雨绝相思 

月下萤火

我真的爱死这个男人了,越来越有魅力了(๑>؂<๑)

我真的爱死这个男人了,越来越有魅力了(๑>؂<๑)

小姐姐Bie跑
现在抄袭都不改了么?许嵩都被“薅秃了”,一人养活半个网红圈
现在抄袭都不改了么?许嵩都被“薅秃了”,一人养活半个网红圈
酒肆

为博许先生一笑有何不可?

为博许先生一笑有何不可?

酒肆

就是说,这个男人真的好帅!!!

就是说,这个男人真的好帅!!!

酒肆
我可真是爱死这个男人了!!!

我可真是爱死这个男人了!!!

我可真是爱死这个男人了!!!

酒肆
你是大千世界一汪清泉,还是泉边...

你是大千世界一汪清泉,还是泉边那只神秘孔雀?

你是大千世界一汪清泉,还是泉边那只神秘孔雀?

酒肆
我乐意站在你身后把你揽在胸口,...

我乐意站在你身后把你揽在胸口,低头看你素净的脸颊粉红

我乐意站在你身后把你揽在胸口,低头看你素净的脸颊粉红

酒肆
你是大千世界尘埃等闲,也是我仅...

你是大千世界尘埃等闲,也是我仅有的风花雪月.

你是大千世界尘埃等闲,也是我仅有的风花雪月.

酒肆
他哪里是隐者,他明明心怀天下.

他哪里是隐者,他明明心怀天下.

他哪里是隐者,他明明心怀天下.

卿云

礼物

副标题:——关于某人不好好写论文偏要来嗑cp这件事

(翟天临我恨你!!!)

★嵩夏夏嵩都可,个人嗑友情向。

————————

每年五月十四日,胡夏和许嵩都要聚上一聚。胡是为了给许庆生,许是为了给胡贺喜。一个是才情满满的创作天才,一个是实力惊人的清泉王子。两人一年到头都在忙各自的音乐,地北天南的,见一次面不容易。

“小嵩嵩!想我没有?”胡夏总是以这样一句话开场,隔得老远就能听到他那充满活力的声音。少年总是那么调皮。

“一年不见,少年又长高了。”许嵩这时总会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轻巧地把话接过去。胡小夏不如老狐狸狡猾,听了许先生这话要么红脸要么炸毛,绝对不会继续纠缠。

“胡说什么,我......

副标题:——关于某人不好好写论文偏要来嗑cp这件事

(翟天临我恨你!!!)

★嵩夏夏嵩都可,个人嗑友情向。

————————

每年五月十四日,胡夏和许嵩都要聚上一聚。胡是为了给许庆生,许是为了给胡贺喜。一个是才情满满的创作天才,一个是实力惊人的清泉王子。两人一年到头都在忙各自的音乐,地北天南的,见一次面不容易。

“小嵩嵩!想我没有?”胡夏总是以这样一句话开场,隔得老远就能听到他那充满活力的声音。少年总是那么调皮。

“一年不见,少年又长高了。”许嵩这时总会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轻巧地把话接过去。胡小夏不如老狐狸狡猾,听了许先生这话要么红脸要么炸毛,绝对不会继续纠缠。

“胡说什么,我都多大了!”胡夏小声嘟囔,心中却涌上一丝窃喜。真是的,即使自己已经成了胡老板,在面对这个比自己只大四岁的人时还是沉不住气。

“少年”是许嵩对胡夏的专属称呼。见到胡夏的第一眼,“少年”一词就在许嵩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阳光的外表,清爽的嗓音,干净的性格,用“少年”来形容最为合适。他这么想了,于是也这么叫了。刚认识就送人外号,胡夏觉得这个外表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人有点意思,于是欣然接受了这个称呼。作为回礼,他也送了那人一个“小嵩嵩”的昵称。两人就这么一直叫了下去。

每年的见面基本都是这样开头,看上去毫无新意但他们乐此不疲。寒暄几句就去吃饭,吃完就去讨论讨论音乐或者玩玩游戏。互送礼物再相互道个喜,美好的一天就这样过去。

可今年情况有变。疫情形势严峻,两人都被困在家不能出门。许嵩看着窗外阴郁的天气莫名有些烦闷,手中正翻看的书一个没拿稳掉在了地上。他回过神来,捡起书心疼地检查了一遍,还好没有折损。窝在沙发上睡觉的格洛米受了惊吓,起身蹭蹭主人表示安慰。

“我没事,”许嵩揉揉格洛米的脑袋,“好孩子去睡吧。”

可小格洛不肯走。它跳到许嵩身上要抱抱,大有主人不理就不下来的势头。许嵩无奈,只能把书放好陪自家毛孩子一起玩。这几天格洛米也没能出门,一定是闷坏了。

“你要听音乐吗?”许嵩突然来了兴致。反正无事可做不如放松一下。小格洛睁着大眼睛,主动跳到柜子上,呜呜两声表示同意。许嵩的听歌口味一向广泛,索性每次都让格洛米随机播放歌曲。一来二去,格洛米竟然也学会了怎样使用智能音箱。

一阵悠扬的乐曲声传来,却不是音箱在播放,而是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看到“少年”两个字在屏幕上亮起,许嵩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嘿,小嵩嵩!”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出现在屏幕里,“在家是不是很无聊啊?想我了没有?”

“我有格洛米陪着,”许嵩轻笑,“无聊的是你才对。”

“口是心非的男人。”胡夏听到格洛米一脸兴奋:“小格洛在哪儿,快让哥哥看看长大了没有。”

“三十多岁的人了,你也不怕差了辈分。”许嵩扶额。这是怎么论的?

“我年轻我乐意,”胡小夏回嘴,“你不也三十好几,还天天让人家小姑娘叫giegie~”

“人家自己叫的,我总不好说什么。”某个老男人大言不惭一脸得意。“话说少年有看我综艺?”

“哼,不就个音乐节目嘛,也没啥好看的。”胡夏自觉说漏了嘴,忙扯开话题:“三十好几你不也得叫我‘少年’。快说,几个月不见,你和小格洛有没有想我?”

孩子大了不好糊弄。许嵩在心里盘算着要怎样应对。就在这时,格洛米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一爪子按下了播放键。前奏响起的一瞬间,两个人都呆住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胡夏最先回过神来,笑得前仰后合。许嵩难得红了脸,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

“是格洛米打开了音箱……”某人小声道。在“爱上你第一个夏天”的歌声中,他的辩解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是是是。”胡夏难得见许嵩吃瘪,心情大好。“这就是你送我的礼物吗?倒挺别出心裁。”

许嵩实在受不了了,起身关掉了音乐。格洛米不明所以跟了过来,好奇地瞅着镜头里的胡夏。

“米米干得好!回头哥哥给你买大鸡腿吃。”胡夏露出了狐狸般狡黠的笑。格洛米听到“鸡腿”摇起了尾巴,开心地直转圈圈。“小格洛真乖,不像某人一样一点儿都不可爱。”

“……”

“不逗你了。你送的游戏装备收到了,我很喜欢。我托人给你的书呢?”

“收到了,谢谢。”这书不好找,许嵩知道他真是用了心的。

“好敷衍啊,我可是替你找了很久呢……就想着给你一个惊喜。生日快乐啊,小嵩嵩~”

“也祝你夺冠日快乐,我的少年。”许嵩看着他,露出了许久未有的灿烂笑容。

“对了,我要的歌你什么时候给我?我还以为今年能收到呢。”胡夏撅嘴。“年年催你,连个影子都没见到。”

“你不是一直在忙吗,总得跟你讨论一下细节……”

“嘁,只要你喊一声,我什么时候都有空。就是不想给我写……这都多少年了!”

“咱们风格不一样嘛……”

讨论声渐渐大了起来,格洛米打了个哈欠朝里屋走去。窗外乌云散去,阳光透过窗台照到书桌上,风吹得镇纸下的草稿簿哗哗作响。它好奇地用小爪子扒拉了几下,几张纸页飞了出来,上面满是它看不懂的符号和文字,还有一大堆圈圈点点的涂抹痕迹。这就是主人一直在忙的东西吗?

格洛米不知道的是,这些纸上每一页都写着一句相同的话:


赠:少年



——————

★米米放的歌是胡夏的《爱夏》,很好听的一首歌。

★某人其实写了一堆东西,只是送给少年的一定得是最好的。




(没错我就是在给他找借口。疫情快快过去吧,希望早日听到夏夏的六专。也希望有生之年能听到大猪蹄子答应夏夏的歌。)


塵句号.JOKER

重生(三)

请勿上升正主


与现实无关


──────────────────────


“今天还是谢谢你喔”


“嗯嗯没关系,希望你可以完成自己的梦想,加油!”


──────────────────────


许嵩第二次见到薛之谦在颁奖典礼上


许嵩一眼认出来那个无人问津但依旧满腔热血的Jacky,可惜他没看见许嵩


“看来他还是那么坚持…”


闪烁着繁星的夜空,静静的期待着,仰望着,凝视着亿万年前,从遥远星系外传达过来的穿越了亿万光年的灿烂星光。


许嵩仰望着,天上的星星最亮的那颗星星依旧光芒万丈,世间的亮光也即将熠熠生辉...


请勿上升正主


与现实无关


──────────────────────


“今天还是谢谢你喔”



“嗯嗯没关系,希望你可以完成自己的梦想,加油!”



──────────────────────



许嵩第二次见到薛之谦在颁奖典礼上



许嵩一眼认出来那个无人问津但依旧满腔热血的Jacky,可惜他没看见许嵩



“看来他还是那么坚持…”



闪烁着繁星的夜空,静静的期待着,仰望着,凝视着亿万年前,从遥远星系外传达过来的穿越了亿万光年的灿烂星光。



许嵩仰望着,天上的星星最亮的那颗星星依旧光芒万丈,世间的亮光也即将熠熠生辉



“嵩哥在吗在吗”



“在的,怎么了嘛”



“我写了首歌,能不能帮我听一下呀”



“好呀”



“那我来你家找你吼!”




Jacky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两只手拿着键盘电脑耳机各种写歌的东西




两人在房间里,许嵩时不时的打量着Jacky



Jacky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睛,泛着迷人的色泽,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给他的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



许嵩看着Jacky入了迷



“嵩哥?”

“哥?”

“大哥?”



“啊,哦哦没什么”



“你…不会,爱上我了吧”

Jacky脸渐渐靠近许嵩,一点贱兮兮的看着他还挑了挑眉



许嵩顿时脸红到了脖子根


“瞎…瞎说,我铁铁大直男”



“哦~~真的吗~”



“诶呀,真贫”



“嘿嘿嘿好了好了不闹了”

“听歌啦”


────────


“不错的好听的”



“真哒”

“耶斯~那我回家啦?”



“没事啊,你住这儿呗,我大床房”



“哦哦哦,这么晚了”

“OKOK 那我明天走”



到了床上,许嵩和Jacky在床上玩手机,许嵩总觉得哪儿哪儿不自在,时不时看看Jacky



“你为什么一直看我咯”



“哪里,哪里喔”

“不要自作多情”



Jacky壮起胆子一下跨在许嵩身上,双膝跪在床上



“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帅了嵩哥🤓”



许嵩立马反扑在Jacky身上,抓住他的双手抵在枕头上



“怎么乱来的呀,小夹(Jacky)”



“我靠,你怎么力气这么大”



Jacky害羞的根本不敢直视许嵩的眼睛,只是不停尝试挣脱手

许嵩缓缓抬起Jacky的下巴


“来”


Jacky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哪来的胆子说出来


直接压塌了许嵩内心最后一道防线



────────还没想好怎么写───────



接下来是🚗🚗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