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论神仙秀恩爱的百种方法

70浏览    11参与
蝶韵

上章指路@溪云对你们没看错这次是她七我八,因为我实在是没有灵感的原因我们两个临时互换了一下,另外有没有小可爱来猜一猜检察院的院长呀

上章指路@溪云对你们没看错这次是她七我八,因为我实在是没有灵感的原因我们两个临时互换了一下,另外有没有小可爱来猜一猜检察院的院长呀

溪云

论神仙谈恋爱的一百种方法(七)

七日前平西王下帖邀昔日好友于今日前往北门五里外踏青。

本欲酉时返程,却不想在返程的路上被人刺杀。太子不幸受伤,索性平西王妃会一些医术能及时给太子医治。常胜将军留下保护一众皇亲国戚,龄龙两位将军则急忙追了去。当将人带回来的时候面上明显有被审讯的申请,众人一问那人交代自己是被姓陶的公子绑在了树上。

平西王看了看太子的马车说道:“麒麟你和太傅先上我的马车,你的马车不能继续坐人了,这个人叫人带回去吧。”郭麒麟摆了摆手车夫领着人退了下去。

就这样本来去的时候是三匹马和两辆马车结果回来的时候就变成三匹马一辆马车了。

到城门的时候董九涵撩开帘子,对着马车内说:“爷,殿下,王妃,这城门口已...




七日前平西王下帖邀昔日好友于今日前往北门五里外踏青。

本欲酉时返程,却不想在返程的路上被人刺杀。太子不幸受伤,索性平西王妃会一些医术能及时给太子医治。常胜将军留下保护一众皇亲国戚,龄龙两位将军则急忙追了去。当将人带回来的时候面上明显有被审讯的申请,众人一问那人交代自己是被姓陶的公子绑在了树上。

平西王看了看太子的马车说道:“麒麟你和太傅先上我的马车,你的马车不能继续坐人了,这个人叫人带回去吧。”郭麒麟摆了摆手车夫领着人退了下去。

就这样本来去的时候是三匹马和两辆马车结果回来的时候就变成三匹马一辆马车了。

到城门的时候董九涵撩开帘子,对着马车内说:“爷,殿下,王妃,这城门口已经到了,殿下,需要送您进宫么?”“不用,我和阎太傅下去自有人接。”“是。”郭麒麟说罢就拉着阎鹤祥跳下马车走向皇宫“那,爷,接下来去哪?”“鹤羽轩。”董九涵探头的期间扔了个小包进来,张云雷伸手接住后打开仔细查看。

鹤羽轩是德云国内中一位名厨,曾经在宫内做御厨,退休后自己开了一家饭店叫鹤羽轩,心情好的时候就自己下厨。

说话间几人就到了鹤羽轩的门口,龄龙利索的下了马,李鹤东先下了马然后扶着谢金从马上慢慢的滑下来。门口的小厮利索的上前牵着马,这边马车上的四个人下了马,董九涵把马车交给小厮,跟在这帮皇亲国戚身后走进了鹤羽轩。

“几位爷楼上包间请。”几个人跟着小厮熟门熟路的上了楼进了包间,一进门就看见已经有人坐在了里面,那人撤去周围小二。几个人倒是见怪不怪除了谢金都喊了声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这鹤羽轩的老板李鹤彪。

“说说吧爷们想吃什么。”

 “必须是黄焖鸡!!”

“祖宗,咱不能吃辣的,要吃清淡点的。”

“………杨小瞎!!!你你…QAQ我就想吃嘛。”


等俩人闹了半天李鹤彪才插上话“成了成了,别闹了,辫儿你都当亲王了咋还这么闹呢,这次又是什么事?”


张云雷先是挪到李鹤彪身边然后十分不顾面子的抱住了李鹤彪一条胳膊“彪哥,我跟你说了你不能冲动哦,就是吧…今天我们几个出去春游嘛,然后没想到大林他被刺客袭击了…”张云雷虽然越说声音越小但还是被李鹤彪一字不落的听到了,李鹤彪立马憋不住了,要不是胳膊上挂着个有伤的弟弟他能冲出去拿刀砍人“哪个龟孙伤我们大林!!俺要去和他丫的拼命!!”

“彪哥!!冷静冷静!!!这次真没事!大林没啥危险,刺客也找着了!冷静啊彪哥!!”得亏李鹤彪建这包间的时候用的都是超隔音的材质,不然真扛不住张九龄破锣嗓子这顿嚯嚯。


等李鹤彪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张云雷才继续说“彪哥,现在情况在我们的掌控中,咱们来推一下,你看啊,对方既然派人刺杀的是咱们的太子而不是别的什么重臣、皇亲国戚这些,同时我让九涵派人去查,果然我们尚且年幼的二皇子和我们的皇上都被袭击过,虽然并没有起作用,连引起恐慌都来不及,但说明人家敌意非常之明显甚至想要直接击溃我们,但是往后查什么都没有,没有幕后黑手没有指使者没有任何多出来的钱财,就是说对方非常害怕我们,彪哥,你觉得还会有谁有这种行为?”张云雷说完后把董九涵扔给他的小包又扔给李鹤彪,之后不等李鹤彪反应又一句“对了彪哥,这几天多加小心,那群疯狗会干什么我可真不确定。”






下章指路@蝶韵


溪云

论神仙秀恩爱的百种方法 六

上篇指路@蝶韵(半封箱)小姐姐


张云雷和杨九郎在京城北门外的一个亭子里等人,过了一刻(百度查了一下是三十分钟)左右太子郭麒麟、太子太傅阎鹤祥、郡王谢金、常胜将军李鹤东以及九龄九龙两位将军才到齐。


一帮人互相打趣了几句后,亲王和王妃乘着马车在前方领队,太子和太傅同乘一辆马车,其余人都骑着马在队伍里跟着。


两辆马车三匹马在春游路上欢声笑语的行了一刻后就到了目的地。


张云雷不愧是亲王,出来春游把桌子和坐垫凉席这些每人准备了一份,你问太子为什么不自己备?别问,问就是节约国家资源。


张云雷和郭麒麟在河边研究为什么抓不到鱼,杨九郎在编捕鱼篓想帮自家老爷的捕鱼大业出一分...

上篇指路@蝶韵(半封箱)小姐姐




张云雷和杨九郎在京城北门外的一个亭子里等人,过了一刻(百度查了一下是三十分钟)左右太子郭麒麟、太子太傅阎鹤祥、郡王谢金、常胜将军李鹤东以及九龄九龙两位将军才到齐。


一帮人互相打趣了几句后,亲王和王妃乘着马车在前方领队,太子和太傅同乘一辆马车,其余人都骑着马在队伍里跟着。


两辆马车三匹马在春游路上欢声笑语的行了一刻后就到了目的地。


张云雷不愧是亲王,出来春游把桌子和坐垫凉席这些每人准备了一份,你问太子为什么不自己备?别问,问就是节约国家资源。


张云雷和郭麒麟在河边研究为什么抓不到鱼,杨九郎在编捕鱼篓想帮自家老爷的捕鱼大业出一分力,李鹤东在周围闲逛看风景,阎鹤祥和谢金慢慢悠悠的喝茶顺便看自己老婆,张九龄王九龙则是在树上逮鸟玩,李鹤东偶尔感觉到有目光在偷看自己,但总是找不着人,最后被谢金告诉自己只是最近太紧张了最好多休息,然后和谢金快乐的在树下打了个小盹。

有时候他们玩累了就跑去找自己带的便当,吃饱接着嗨。


等到酉时大部分人也累了,一帮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马车走了一盏茶(十分钟)的时间后

张云雷在马车里一边撒娇一边和杨九郎不断闲聊和腻歪。

“九郎九郎,我跟你讲啊,大林现在长大了,当初我和姐夫知道他和阎先生谈恋爱的时候他俩都好一段时间了,我知道的还比姐夫早,侄子长大会瞒人喽。”

“太子殿下那也是……”


这边杨九郎刚要说话,俩人五感都很敏锐,都听到了类似扔飞刀的破空声,仔细辨认竟是从太子马车上传来的!


张云雷立马喊停马车随后下车在旁边观察,毕竟身上有伤不能去添麻烦。杨九郎着急的在身上找些外伤药或者毒药想帮上忙。


太子马车内

郭麒麟正碎嘴的说着关于这次春游的种种,突然停下来猛的将阎鹤祥扑倒一起趴在地板上,郭麒麟虽说反应快,但还是比不过职业刺客,背上出现了一条长约十厘米的伤口,阎鹤祥虽然是个先生,但还是立马叫停马车将郭麒麟拽下马车,和下一秒冲进来的刺客几乎擦肩而过。


阎鹤祥和郭麒麟冲出马车后李鹤东守在郭麒麟身边,张九龄王九龙利落的下马跑进周边树林抓捕刺客,杨九郎心想幸亏自己带了药箱,不然这太子要治好得费好大功夫。杨九郎立马拿出自己的水袋和小箱子里一块干净的棉布帮郭麒麟清洗伤口,杨九郎一边为郭麒麟上药一边递给郭麒麟一个小瓷瓶说“来,太子殿下赶紧吃,这伤口处有毒液,已经渗进去一部分了,我把还未渗进血液的毒液擦干净了,这个药您每天早晚各两粒,吃个五天就好了。”郭麒麟立马吞下药丸,杨九郎也在快速的为郭麒麟包扎伤口。


郭麒麟坐在一边休息,张九龄王九龙也把那个行凶的刺客给带回来了,王九龙单手领着被五花大绑的刺客

“抓到了。”

“你咋抓着的。”

郭麒麟也没想到这随口一问问出了个大事。

“我顺着痕迹追过去后发现这个刺客被绑在树上,而且看神情…好像被审问过,但是身上却没任何痕迹。”

王九龙一脸真诚,张九龄也附和着。

“你为什么来刺杀?”

“我我,当时我家人被抓走了,然后然后,然后那位大人威胁我,是,是叫我一定要来把太子杀了,但但是那位大人他他没有告诉我原因,我我我真的没说谎我我我…”

“行了行了赶紧闭嘴。”

张九龄知道问他可能比较简单,但没想到这么容易。

“那你知道是谁把你绑在那里的么?”

“那那那那位大人说说他姓姓陶,说让我一定告诉你们,剩下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真的真的不知道了…”

“姓陶……这咋办,姓陶的大人物不少啊。”「九龄郁闷·GIF」

“还是那个性子…”x2「看透一切的太子和亲王·GIF」

“行了,姓陶那个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

太子都说话了,咱也该回去了。


之后一帮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屋。


溪云

论神仙秀恩爱的百种方法(四)

上一篇指路 @蝶韵(半封箱) 


第二日早晨


春宵一夜早已过去,平西王府又迎来了崭新的一天。

上午卯时已经到了,这是一个适合用早膳的时辰。让我们走进王爷和王妃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出来的婚房。


婚房内


平时儒雅的平西王现在身上挂着几块布条,身上痕迹无比明显,并且软乎乎的摊在新婚的王妃身上,这也算是一副对于王爷府的下人们来说非常奇迹的画面。


小张王爷在王妃怀里不符形象的撒着娇“九郎~别起这么早好不好,好累的。”

这边杨九郎给自己穿好衣服后抱着自家老爷伺候穿衣“老爷听话点,早膳一定要吃的,你受完伤身子弱,不能再不注重饮食了…”

张云雷不情...


上一篇指路 @蝶韵(半封箱) 




第二日早晨


春宵一夜早已过去,平西王府又迎来了崭新的一天。

上午卯时已经到了,这是一个适合用早膳的时辰。让我们走进王爷和王妃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出来的婚房。



婚房内


平时儒雅的平西王现在身上挂着几块布条,身上痕迹无比明显,并且软乎乎的摊在新婚的王妃身上,这也算是一副对于王爷府的下人们来说非常奇迹的画面。


小张王爷在王妃怀里不符形象的撒着娇“九郎~别起这么早好不好,好累的。”

这边杨九郎给自己穿好衣服后抱着自家老爷伺候穿衣“老爷听话点,早膳一定要吃的,你受完伤身子弱,不能再不注重饮食了…”

张云雷不情不愿的穿衣梳洗好之后牵着杨九郎的手走出婚房,发现早有下人候着“王爷,王妃”说罢这个下人立马深深的鞠着躬“报告王爷,早膳马上备好,最多再过半柱香的时间。”张云雷点头示意知道了“知道了,下去吧,对了让厨子快些准备。”


张云雷挽着杨九郎在花园散步,一边散步一边闲聊

“磊磊啊,今天要给爹娘敬茶,你觉得他们会喜欢我么?”

“不用担心啦,九郎是全世界最好的人,不会有人讨厌你的。”

杨九郎知道这是自家磊磊安慰自己的方法,对他很受用。

“谢谢磊磊,幸好遇见你了…”


之后两人持续发着甜腻的狗粮,把花园内的丫鬟和侍卫喂的够撑,终于等到丫鬟来通报早膳已经备好这两位才慢悠悠走去吃饭。


俩人和张家父母一起安安生生的吃完早膳后,就开始准备敬茶的仪式。


(过程就略过了,咱也没嫁过人,咱也不晓得)


等杨九郎规规矩矩的敬完茶,张家父母接受了这个“儿媳”,俩人在亲王府内溜达了几圈,张云雷负责骄傲的讲解言语中透露着“这是本王给你的嫁妆”的骄傲感,杨九郎耐心的倾听,并且时刻捧着场配合他家老爷。


从前院走到前厅,从前厅走到后院,从后院走到花园,从花园回到寝室。


张云雷回去后立马和杨九郎撒娇说想下周春游,别人不清楚杨九郎还能不了解嘛,这是小祖宗想在昨晚上那堆好友面前炫耀了,正愁没地秀恩爱呢,杨九郎一口答应下来,还把策划一手包了下来。


溪云

「联文」论神仙秀恩爱的百种方法(二)

虽然名字不正经,但是我们的内容……更不正经


第一章指路 @蝶韵(半封箱) 

或者下方tag自行翻找


德云主城内最大一条通往亲王府的道路上被百姓们和府里的仆人们打扮的红红火火,绣着精美金色花纹的红绸挂在街边屋檐上,亲王府里的仆人们一齐出动,丫鬟们在府内做好看的金箔花,等全部做好后丫鬟们就去亲王专门为这天建的花圃里,将这些亲王亲手栽培的花朵摘走,之后和金箔花一起编成饰品,一部分让几个丫鬟拿走去装饰轿子,剩下的全部用来点缀已经不能更喜庆的亲王府。外边的男仆们多是在检查并修改街上的装饰,确定全部都不会出岔子后,男仆们在街道旁站的十分整齐每人手里拿个手动的风...

虽然名字不正经,但是我们的内容……更不正经


第一章指路 @蝶韵(半封箱) 

或者下方tag自行翻找





德云主城内最大一条通往亲王府的道路上被百姓们和府里的仆人们打扮的红红火火,绣着精美金色花纹的红绸挂在街边屋檐上,亲王府里的仆人们一齐出动,丫鬟们在府内做好看的金箔花,等全部做好后丫鬟们就去亲王专门为这天建的花圃里,将这些亲王亲手栽培的花朵摘走,之后和金箔花一起编成饰品,一部分让几个丫鬟拿走去装饰轿子,剩下的全部用来点缀已经不能更喜庆的亲王府。外边的男仆们多是在检查并修改街上的装饰,确定全部都不会出岔子后,男仆们在街道旁站的十分整齐每人手里拿个手动的风箱,不是那种坐着一推一拉的啊不是的,是那种前边一个口,上下两块板,中间用兽皮接起来,然后改了一下出风口的样子然后加了长点的厚纸筒,先吸满风然后塞红纸花进去,(一切只是脑洞,真假不负责,你要想试验也可以)勉强算是个礼炮,也不怪人家落后,就是那个时代没礼炮而已,只能靠劳动人民的智慧了。


这边街上百姓一边看着亲王府的人在主街道上布置一边抓着瓜子唠嗑。

甲:“诶,老乙,你说咱这平西王殿下要娶的的是哪国公主?还是哪家府上的大小姐?咋给咱亲王殿下迷成这样呢。”

乙:“诶,老甲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跟你讲我弟弟的朋友的叔叔的儿子的表哥那可是皇上贴身护卫————的跟班啊”

丙:“乙叔叔,你再小声我和甲叔叔也能听到……”

乙:“咳咳咳,他反正打听到是咱准王妃可是平西王的救命恩人呐,不过听说这王妃不识得咱平西王,我觉着要么是是一土村姑,要么就是一心机b…心机女人,对,心机女人。”

甲:“小丙啊,你没听到对不对?”

丙:“刚才乙叔叔说的啥?”

乙:“果然小丙懂事啊,要是让你爹听见我教坏小孩,我会被打死的。”



皇城内

杨九郎穿着他家张云雷跑了这主城内最大几家布庄合作的男性嫁衣,像是毓绣坊或者天青阁(起名字对于起名废来说真的很痛苦)这些在全国都不相上下的大铺子,杨九郎穿的这件正是几个大铺子的顶尖裁缝联合做出来的。放咱现在这叫x家x家联名嫁衣还是皇室同款的。


伺候杨九郎的仆人们和所有跟张云雷熟识的人内心都是一阵感叹,你说这个王妃是怎么让一个买碗粥都能砍半个时辰价的亲王大人花这么多心血和银子办一场婚礼的,啧啧啧,爱情的力量太可怕了。



杨九郎看着正给自己上妆的丫鬟突然有些想笑,谁叫他家磊磊爱面子非求着自己让自己嫁入亲王府,这可好,婚礼一办就这么盛大,自己一个人住在小镇子里那么久现在这会儿倒是耐得住寂寞,就是磊磊的性子…诶,最多再过半柱香这小狐狸就得跑来找自己。



一炷香后


杨九郎正坐在轿子里等到时候吉时一到就能出嫁,这时候帘子被掀开,探进来一颗狐狸脑袋笑嘻嘻的说:“九郎~我好想你呀,一个人在那边等不仅寂寞还无趣”

杨九郎招招手然后扶着张云雷进了轿子,轿子也是够大,坐俩人还富余一些。

杨九郎:“现在觉得麻烦呀?你当初差点跑断腿置办东西咋不嫌麻烦了?”

张云雷:“那那那,那不是有你陪么…”

说完张云雷便缩进了杨九郎怀里,耳尖微红。

杨九郎一边摸着张云雷的头一边说:“好好好,我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张云雷猛的抬头非常认真的说:“真的?”

杨九郎:“真的。”

张云雷:“那就说好了,一辈子。”

杨九郎:“嗯,一辈子。”

张云雷看向杨九郎笑的纯净,杨九郎一个没忍住覆上前去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张云雷觉着脸越来越热,杨九郎看他快红成桃儿了忍不住笑道:“我家磊磊怎么这么可爱呢。”

张云雷:“哼,你现在嫁进我平西王府要叫老爷了。”

杨九郎:“这不是还没过门嘛。”

俩人又甜蜜了一炷香左右,有人敲了敲轿子说到:“咳咳,老爷,该走了,再不走赶不上吉时出嫁了。”

张云雷不情不愿的出了轿子,嘴里嘟囔着“董九力这小子又不长眼…”


又过了一炷香后,董九力把张云雷带回了亲王府,杨九郎给自己盖上了盖头。


吉时已到,花轿队伍跟着乐队轰轰烈烈出发前往亲王府。



一路上热闹非凡,跟着花轿队伍的乐师都演奏出最喜庆的音乐,大汉们将轿子抬的十分的稳,街边的家仆用着简易礼炮放礼花,这可当真是一场足以让天下女子羡慕的婚礼。




大汉们将轿子抬到亲王府门口便放下了轿子,平西王殿下步履优雅走到轿子门口,掀开了帘子伸出一只手轻唤了一声“娘子,我来接你了。”这句话倒是差点让杨九郎笑出来,入洞房了才知道谁是“娘子”,杨九郎配合的挽着张云雷走进了平西王府,屋内坐的大多皇亲国戚,也就是张云雷的好友,还有一些来趁机讨好的别国使者。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拜父母——夫妻对拜,礼成。


张云雷掀开了杨九郎的盖头,猛的吻上杨九郎,杨九郎能感觉到张云雷所有情绪都包含在这一吻里,自己也反击回去,等到俩人激情拥吻了两分钟才分开,空气里充满了粉红泡泡,宾客们嘴里充斥着狗粮的味道。








蝶韵

第一次写德云社也还请各位多多包涵(鞠躬),另外这是一篇联文,下半部分指路 @溪云

第一次写德云社也还请各位多多包涵(鞠躬),另外这是一篇联文,下半部分指路 @溪云

溪云

一次不正经的联文活动

这次算不上联文的联文活动,是我和 @蝶韵(半封箱)  小可爱一起弄的,这次联文主要就是我俩,然后背景我们是想写唐朝架空,就是可能不像,请多多包涵,主要分两块:仙和凡,凡为主,仙作辅,第一章指路 @蝶韵(半封箱) 


第二章我待会发


打tag的是预定cp,以后可能还会加

这次算不上联文的联文活动,是我和 @蝶韵(半封箱)  小可爱一起弄的,这次联文主要就是我俩,然后背景我们是想写唐朝架空,就是可能不像,请多多包涵,主要分两块:仙和凡,凡为主,仙作辅,第一章指路 @蝶韵(半封箱) 


第二章我待会发



打tag的是预定cp,以后可能还会加

蝶韵

这次是我第一次写联文也是第一次碰德云社的题目如有不好请多多包涵(鞠躬),联文的对象 @溪云  就是这个大可爱了,也还请 @溪云 多多包涵呀

这次是我第一次写联文也是第一次碰德云社的题目如有不好请多多包涵(鞠躬),联文的对象 @溪云  就是这个大可爱了,也还请 @溪云 多多包涵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