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讽刺

37901浏览    3135参与
草阿队队球

死亡,只为死亡

  这是一个家。

  也许是违法了规则?也许是做出来不符合他们对我要求的事?或也许是,单纯他们只是看我不顺眼?我无从得知。

  总之,我因为一些暧昧不明的原因,要被家主处死了。判决我的会议是私下进行的,我要消失在家里这件事,估计只有在我消失之后,他们才会宣布的的死讯吧。


  我叫anicomganove,你们可以叫我安尼孔加诺维,或者直接叫我安尼。在去年九月,我接受了一场手术,从此我的视野比以前更亮,状态比之前更好,身体也越来越强壮。我知道,我被缝合了。

  被缝合到我身上的,叫做paint...

  这是一个家。

  也许是违法了规则?也许是做出来不符合他们对我要求的事?或也许是,单纯他们只是看我不顺眼?我无从得知。

  总之,我因为一些暧昧不明的原因,要被家主处死了。判决我的会议是私下进行的,我要消失在家里这件事,估计只有在我消失之后,他们才会宣布的的死讯吧。


  我叫anicomganove,你们可以叫我安尼孔加诺维,或者直接叫我安尼。在去年九月,我接受了一场手术,从此我的视野比以前更亮,状态比之前更好,身体也越来越强壮。我知道,我被缝合了。

  被缝合到我身上的,叫做paint,我们一般叫她为潘茵特。在这个家里人人都没有血缘关系,但她算是我的亲姐姐。她也是这个家里的一员,身体虚弱,为再次重生,不得不融合到我的身上。

  拥有了她,这使没有什么存在感的我,在这个家中光彩夺目。我开始做起了艺术家务,家主看了我提交的作品,开始感叹我终于不是一个废物了。

  于是我在家里一直待着。家里的兄弟姐妹们相处一只很和睦,就算做出过分的事也没有到家主不可原谅的地板。

  但是我好像做出了。


  “根据外部检查与家内调查,anicomganove,你被判处消失……”

  我缄默着。为什么?铿锵有力的正义平反我始终问不出口。为什么?

  “……据悉,你在初家里的其他地方发表了反世界言论,被检查组发现后对家造成了严重影响。”

  执行官无情的念道手上早已拟定的宣判。我坐在只有两个人的法庭上,脑子一片空白。

  “你有什么证据?”

  “根据家主的照片,你在初家外的地方发表不正当言论,被别人提交到了检查组那里。”执行官看着我,我看着他。

  自己好像确实有说过什么……是什么来着?

  想起来了。家主不让在家里干的事,我都没干过。前几天我去外边和朋友一起喝酒了,可能语言确实有些过激和不当,但是也没必要查到把我处死吧?

  “那么,这件事只是我的一小部分,我会自我检讨。那为什么我还要被处以死刑呢?”

  执行官俯视着我,再瞟着手边的一堆纸条。他随便抓起一条试阅,然后振振有词的对我的抗拒进行反驳:“不仅如此。你在家里的言行已经触碰到了底线。你的姐姐也是拜你所赐,马上就要消失了。这样也好,如果她再请求脱离你的话,就脱胎换骨吧。”

  理由。一个或几个微小的理由被无限放大,就成为了不让别人继续活下去的借口。

  我气急败坏。只是因为我的一些醉酒实录,他们怎么就能轻易的判断我的能力和人品?我发了疯的想冲上去,脚镣和手铐使我离不开被判位,似乎在嘲笑我的无能无力。

  “即日起,家主将对你实施判决,处以死刑。”

  “因为我的言论不当?不适合我?谁说的?!谁有权利来说什么适合我什么不适合我?!”

  “家主。”

  我要疯了。我的姐姐,我。生死一直掌握在别人手上。在我喝酒说疯话时,竟然要一棒子打死所有人。

  “家主呢?”我全身无力,只剩下脸部肌肉与声带腹腔在发力。“把家主叫上来!”

  “没有必要吧。”执行官靠在高椅上。“有什么事我来说就行。”

  “谢谢。请你告诉他,让他这个傻逼别在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事了!”

  “如果你要说的是这个的话,那么我就能回答你。”执行官的眼神终于离开了那堆纸条上。“他这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你和你姐姐的未来。”

  “未来?家!?就因为他是家主所以才会把家看到那么重要!他自私的脑袋里想的只是‘如果风评不好,有哪位贵客会来这里做客’罢了!”

  “对这个结果,你有异议吗?”被戳到了痛处,执行官开始转移话题。

  异议大着呢。但我不能再反驳了。死讯已经传递到家中。我嘴里憋了一肚子的词汇,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连同姐姐,消失在了家中。

  我一直都明白:我的死因,只是家主看我不顺眼罢了。人人都不待见我。是,是的。


  涅槃重生吧。






只有此事之内的人才看得懂。


盖勒特

雪·柱·故人

忽而白絮乘风起,漫漫似是故人来。

雪挂林梢鹊相伴,几日相见几日回?

至此,距吾故人诞辰已有一整月矣。今日大雪忽至,观天,见纷纷羽片飘簸,极似故人来此。余存疑上街,见路上之人皆成对并行,益信故友归。

雪确实愈下愈大,只剩我和那白柱还未被大雪覆盖,然而那雪也未有要停的意思,铁了心肠要将我们中的一个吞进那硕大的白色腹腔中,消化得无形无踪。

竞争,便从雪和我们,逐渐变成了我和柱间的较量。

我于是生疑了,柱有它自己的行事:便是立在这里供人观赏、用它的头顶支起那可以当风雪的穹顶;我也有活可做——虽是较它安适,却也无争;我究竟和它有何恩仇,又是何时结下的——以至于非要斗争不可呢?

仔细思索,怕是...

忽而白絮乘风起,漫漫似是故人来。

雪挂林梢鹊相伴,几日相见几日回?

至此,距吾故人诞辰已有一整月矣。今日大雪忽至,观天,见纷纷羽片飘簸,极似故人来此。余存疑上街,见路上之人皆成对并行,益信故友归。

雪确实愈下愈大,只剩我和那白柱还未被大雪覆盖,然而那雪也未有要停的意思,铁了心肠要将我们中的一个吞进那硕大的白色腹腔中,消化得无形无踪。

竞争,便从雪和我们,逐渐变成了我和柱间的较量。

我于是生疑了,柱有它自己的行事:便是立在这里供人观赏、用它的头顶支起那可以当风雪的穹顶;我也有活可做——虽是较它安适,却也无争;我究竟和它有何恩仇,又是何时结下的——以至于非要斗争不可呢?

仔细思索,怕是因为那带了壳儿的食品罢;壳儿自然不能吃,可去了壳儿的芯儿又悉进入我们伙伴的肚里去,所以还是整日地面对满地的壳儿:空有垃圾,无法排解——而且也无人打扫!便是辛苦了扫地的老头儿。可是每番遇见他,从未听其言及此事一词一句,只有满眼他公式化的笑,干巴巴的惹人莫名心烦,总觉顷刻后那嘴里会说出什么不堪入耳的话来,而后此事竟被证实——

若是以笑相迎,而又以骂相背,真是活该他扫一辈子的壳儿;只惜我们先前不知,只觉他是累坏,还曾偷偷在离去后的小石桌上撒一把剥去壳儿后的精华。如此看来,还是柱和老头儿太不明辨是非了。

又转念一想,莫不是这老头指使这柱找我报复,今日路上未有行人,又正逢漫天大雪,恰是一绝好机会以索余之命矣!我被这思想吓了一跳,忙转过头去看那柱——依旧洁白、高大,笔直而又一尘不染。可我却再坐不安心:眼前只是肮脏的、摇摇欲坠的柱,朝我涌来……朝我拥来!再近些,就要倒下;再近些——我仿佛看见我身上的鲜血悉数粘在他身上,它便像极了一个手提兵刃的骑士,刚刚得胜而归。可谁又知道,它身上的血,又是从何人身上取得;谁又能进一步想到,这鲜血仅仅是一个普通人的——虽言它的消逝带给骑士无数的荣誉和财富,却终究是一个生命的凋零;我心里早已明白,这是无人能想到的:因为这正是一个盲目群体化、只看铠甲的世界啊!

我忽然间痛苦至极,本不愿动弹,但一种奇异的求生的本能却使我从座上一跃而起。电光火石之间,我只看见那方才还朴素娴静的白柱将我刚才坐的位置掀得粉碎,还肆无忌惮地将一只脚踏在上面——现在才像一个真正的骑士:身披铠甲、刃布鲜红;只是阳光太强烈,在我眼中,那白色的铠甲异常扎眼。

再一眨眼,眼前景象却又全部消失,刚刚那欲将我置于死地的柱,居然又堂堂正正地立回了原位。莫不是我做了梦?若是在平时倒还有理相信,可我刚刚经历了生死——如此大劫,做梦想必是不可能的……我便再次望向那柱,柱却娴静——似乎看出我的心事,甚至有点委屈地回望我,仿佛张口道:“看我作甚,这一切与我何干?”

后来再去那边,碰上那老头儿,也忍不住多看几眼,眼神中也难免带点问询的意味;他还是那一贯的表情,似乎也在说:“看我作甚,这一切与我何干?”

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我从那时起便再不敢去那边,也不敢再带好友去那柱子旁吃带壳儿的食味,倒是让那得了胜的老头儿和白柱享了清净;我也不再理会,只是在几个黑夜里忽地想起那两句话。

故人那天未到,想必也是因为此事。

2022.1.23

 


卢卡

家人们,问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时至今日还在不停的发一些关于对失德艺人思念的事,大家有什么看法?


就在“爱国主义tag”下面,发一些无关的内容。


@Different World @Godfather @监察长 

家人们,问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时至今日还在不停的发一些关于对失德艺人思念的事,大家有什么看法?


就在“爱国主义tag”下面,发一些无关的内容。


@Different World @Godfather @监察长 

镶金袈裟

聪明的小孩

     在这个仙侠小说当道的时代,好像每个人都可以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也是,我好像…身体里住了一个鬼…具体一点,可能不止一个。

     我是一个普通高中生,即将步入高三,全国的人都对高三这个词汇都有一些特别的反应,老人会说高三学生是未来国家栋梁,叔叔阿姨会说快高考了,要考到顶尖大学才不会辜负自己,周围的朋友会说自己距离炼狱越来越近了,而小孩子会说,高三学习任务重,要照顾好身体。

    我很幸运,这些言语在我们家都存在,我被他们鼓励,他们说我聪...

     在这个仙侠小说当道的时代,好像每个人都可以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也是,我好像…身体里住了一个鬼…具体一点,可能不止一个。

     我是一个普通高中生,即将步入高三,全国的人都对高三这个词汇都有一些特别的反应,老人会说高三学生是未来国家栋梁,叔叔阿姨会说快高考了,要考到顶尖大学才不会辜负自己,周围的朋友会说自己距离炼狱越来越近了,而小孩子会说,高三学习任务重,要照顾好身体。

    我很幸运,这些言语在我们家都存在,我被他们鼓励,他们说我聪明,那我就聪明,他们说我学习认真,那我就认真,我觉得我的家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家人。

    那天星期六,从学校回来后一如平常的卸下书包,坐到沙发上对着天花板出神,想着这周的作业多不多,要先玩一会儿还是先写作业,奶奶给我递过来一个梨,她说:“最近容易上火,多吃点梨,下下火,别熬坏身体”她还说“在学校学了一个星期脑子也转累了,先休息会儿,调整调整吧”,奶奶太温柔了。

     可能上了高中后全家人坐在一起的时间大大减少了,所以我每周回来奶奶都会叫全家人一起回忆我小时候的样子,她说:“普普这孩子从小就聪明,脑袋转的快,小时候啊,可讨喜了”

     妈妈也夸我,她说:“是了是了,普普脑子挺聪明的,小学的时候还考过几次一百分呢”

     爸爸说“这孩子就是有聪明脑子不用功,你看,上了初中之后就不如小时候了”

     可能是听到爸爸说的话有些不合气氛,还没等其他人说话,弟弟就扬起他的小拳头对爸爸说“姐姐才不是不用功呢,姐姐学习可认真了,要劳逸结合,姐姐一定会成为最棒的人的!”还是小孩子会说话,句句说到我心坎上,我看了看弟弟,对上爸爸有些严肃的眼神,把眼睛重新聚焦到电视上,装作不经意的说:“最近学习任务挺重的,我学的有点累,在学校也有把不会的题挑出来问老师,好不容易放次假,先休息休息,我等等写作业”余光瞄见爸爸不再看着我了,我心里松了一口气,下一秒爷爷从厨房走出来,他说:“你们现在这一代人,可是生了个好年代,享受着最好的资源,看,快高考了,要好好考,肯定是国家的一把好手”,爷爷是退伍军人,我从小就害怕他,但是他一直对我抱有众望,在客厅听着全家人对我直接间接的鼓励称赞,说实话,学习动力都有了,我放下遥控器,走进卧室,留下一句“我要写作业了,你们小点声”就关上了门,很配合,他们真的安静了。

学霸养成必不可少的就是如此配合的家人了吧

当我翻开练习册的时候,耳边好像又响起奶奶他们说的话

“普普很聪明,只要肯下功夫,一定会一举成功”

“这孩子打小就聪明”

“哎呦,可是给我们老普家争了光了,想想这孩子未来绝对差不了”

真好,我的未来一片光明,我未来会去一个顶尖的大学,在大学里有一帮很好的舍友,我还是第一名,可能会谈一场恋爱,让全校都感到羡慕,然后考研,考博,去一家不错的公司,每天坐在办公室,财富自由,未来太不错了。

正当我已经快笑出声的时候,我感觉眼前突然出现一片阴影,那是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场景,明明我面前没有人,可是台灯投在墙上的影子却不止有我一个,那个影子说话了,他竟然在批评我,

他说:“长了一个聪明的脑子又怎么样,也没见你现在就被清华叫走啊!不过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普通高中的普通学生,有什么资格畅想未来!也不看看自己现在几斤几两”

他说话真的让人好讨厌,他字里行间都在否认我做过的所有努力,我没忍住,对着那个影子说:“你不要胡说了,我每天都很努力,你不知道我每天花几个小时完成作业和复习任务!”

那个影子像是没有听到一样,重复着他说过的话,把我的练习册拿起来,翻开最新一页,让我证明自己,我那么聪明,一页题其实不算什么,我不理他,埋头认真写题,不得不说,这套题质量真的很好,连我都还有两道不会的题目,我把题目用红包笔圈住后想合上练习册,却被影子按住了手,他说“你写完了吗?”“写完了啊”我回答他,他指了指那两道题,问我“那这两道呢,”

我不耐烦了,低吼着“当然是不会了,我去学校问老师”那影子却笑开了,他边笑边说“怎么可能?你仔细想想你真的会问吗”这还用回答吗,当然会问啊,而且这些题目老师又不是上课不会讲,上课问也可以啊,我不想理他,我要睡觉了,我要合上练习册,可是,那个影子好像变大了,他像是要吃掉我一样,逼着我拿起手机,点开老师的微信,问老师那几道题怎么做,我发誓,那天晚上是我人生中最可怕的一晚上,但那天绝不是最后一天,在那之后的每一天,那个影子总会出现在我台灯照耀下的墙上,无论是教室,宿舍,还是卧室,他逼着我否认我的聪明,他逼迫我让我认为自己没有实力,他真的很讨厌,他也很可怕,他一直在挑战我的底线,挑战我和我家人们的认知,在他的操控下,我写完了一叠练习册,翻开练习册,里面密密麻麻是耻辱的红笔印,证明我一次又一次的丢下脸面去向老师,向答案,甚至是向同学求得解析。

今天晚上,那个影子,不,是那个妖怪,他甩给我好几张成绩单,我看不见我的名字出现在成绩单上的前几行,有问题吧,我很生气,我气愤他为什么要用这样虚伪失真的方式去误导我的认知,打击我的自信,他一定是妖怪,我坚定了我心里的想法。

明天我要考试了,我会相信我聪明的大脑的

可是,我会吗?



取命

同学在群里转发了聊天记录 说不能让她一个人恶心 发出来让大家“共享”

有感。(非常主观 但是没有改变您想法的意思 欢迎表达您的观点 我尽量不做评论)

(⚠️非身边发生的事情 请不要问我具体情况 我不愿、也不会转发聊天记录或试图解释事情 只是道听途说 表达情感 拒绝争论  谢谢配合⚠️肉眼可识别的名字绘图时已抹除  毕竟转发图片的人甚至没有打码 )


正文

我从狭隘的角度看到:

有人要去死

“我们”可以嘲笑 

可以阴阳怪气...

同学在群里转发了聊天记录 说不能让她一个人恶心 发出来让大家“共享”

有感。(非常主观 但是没有改变您想法的意思 欢迎表达您的观点 我尽量不做评论)

(⚠️非身边发生的事情 请不要问我具体情况 我不愿、也不会转发聊天记录或试图解释事情 只是道听途说 表达情感 拒绝争论  谢谢配合⚠️肉眼可识别的名字绘图时已抹除  毕竟转发图片的人甚至没有打码 )


正文

我从狭隘的角度看到:

有人要去死

“我们”可以嘲笑 

可以阴阳怪气

毕竟那人“开玩笑而已”

只是“受丧文化和躺平的毒害”罢了

当有人死了

“我们”把那人当做新颖的反面作文素材 狠狠抨击一顿

当做茶余饭后的笑料

不过是个因为一个小小的挫折

“我们”真不懂“你们”


孩子嘲笑着孩子 孩子杀死了孩子 

把“正能量”作为逃避问题的借口 手拉着手 我们孤立掉那个所谓的“负能量”

为什么阳光下都是正常人? 

嘘 不正常的已经走了


旋子想尚九熙

论一个舔狗的自我修养(一)

我叫小h,我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舔狗,是的我是一个舔狗,我虽然舔但我不自卑,不用努力就能到到自己想要的,何舔而不为,我舔我乐意,作为一个舔狗,我不是无脑舔,我是有计划的。


舔狗计划第一步:找到一个能依靠的势力。


经过我多方面的观察,我找到了目标,一个刚进社不久的小师弟,叫小s,看着就很傻,我当机立断他会是我舔狗之路的最大助力,于是,我开始去找他接近他,了解他,没想到他竟然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我果然没看错人。


我找到了我们的队长,跟他隐晦的表达了我想要小s做我的搭档,果然,我的队长不会让我失望,他去找小s和他的搭档小c去了,我就默默地跟在身后,听着我的队长和他们讲道理,果然,我如...

我叫小h,我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舔狗,是的我是一个舔狗,我虽然舔但我不自卑,不用努力就能到到自己想要的,何舔而不为,我舔我乐意,作为一个舔狗,我不是无脑舔,我是有计划的。


舔狗计划第一步:找到一个能依靠的势力。


经过我多方面的观察,我找到了目标,一个刚进社不久的小师弟,叫小s,看着就很傻,我当机立断他会是我舔狗之路的最大助力,于是,我开始去找他接近他,了解他,没想到他竟然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我果然没看错人。


我找到了我们的队长,跟他隐晦的表达了我想要小s做我的搭档,果然,我的队长不会让我失望,他去找小s和他的搭档小c去了,我就默默地跟在身后,听着我的队长和他们讲道理,果然,我如愿以偿和小s做了搭档。


我的傻队长看见我的笑容以为我是因为找到了心仪的搭档,其实我是因为我的第一步计划实现了,看着小s跟在我身后絮絮叨叨的介绍自己的样子,我内心肯定的点了点头,傻子是最好掌控的,尤其是有钱还傻的傻子。


就这样,我慢慢的开始了自己的舔狗计划…

陆光还真没了🙃

笑话

1

一个女生和朋友走在街上,她们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随后只听见“啊”的一声。

一辆小汽车因司机醉酒驾驶把女生撞死了。

2

家庭聚会。

人们举杯同庆,气氛好不快活。

突然角落里的插座起火了。

所有人死于这场灾难。

3

一个程序员刚下班回家。

走在半途中冲出来一个戴着黑口罩的劫匪。

劫匪劫去了他身上所有的钱财,然后把那个名程序员残忍杀害。

4

今天是考试的日子。

考到一半突然发生地震。

整个学校的学生全部遇难

-end-

@紫叶枫辰 @有匪君子. @叁合同学 @九渡寒鸦 


1

一个女生和朋友走在街上,她们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随后只听见“啊”的一声。

一辆小汽车因司机醉酒驾驶把女生撞死了。

2

家庭聚会。

人们举杯同庆,气氛好不快活。

突然角落里的插座起火了。

所有人死于这场灾难。

3

一个程序员刚下班回家。

走在半途中冲出来一个戴着黑口罩的劫匪。

劫匪劫去了他身上所有的钱财,然后把那个名程序员残忍杀害。

4

今天是考试的日子。

考到一半突然发生地震。

整个学校的学生全部遇难

-end-

@紫叶枫辰 @有匪君子. @叁合同学 @九渡寒鸦 


28岁电影
够讽刺的97年国产电影,电影剧情是反毒的,但女主演却因毒而死
够讽刺的97年国产电影,电影剧情是反毒的,但女主演却因毒而死
提刃

Peter一个retard(生理上)都懂的道理

视频有点卡帧

Peter一个retard(生理上)都懂的道理

视频有点卡帧

人间青玉案(原创文手)

速食垃圾

本来我是没打算答应他们的,但是他们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支付宝余额截屏发来,我点开一看,好家伙除了开头的一个三,后面一口气连了五个零。


接待的那人笑得那叫一个游刃有余,语气很坦然,是有钱人独特的视金钱如粪土:“如果你答应,这就是你前三个月的报酬。怎么样,做不做?”


我的天赋怎么能用在这种偷鸡摸狗的地方呢?

于是我果断选择点头:“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别的不说,先把前三个月的工资打过来再说。”


他语重心长地拍拍我的肩,说:“年轻人,好的天赋就是块金砖,哪里需要就该往哪里搬。”


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没错,空有一身五分钟打字五千的码字机速度,除了写一部小说扑一部,给自己平淡无奇...

本来我是没打算答应他们的,但是他们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支付宝余额截屏发来,我点开一看,好家伙除了开头的一个三,后面一口气连了五个零。


接待的那人笑得那叫一个游刃有余,语气很坦然,是有钱人独特的视金钱如粪土:“如果你答应,这就是你前三个月的报酬。怎么样,做不做?”


我的天赋怎么能用在这种偷鸡摸狗的地方呢?

于是我果断选择点头:“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别的不说,先把前三个月的工资打过来再说。”


他语重心长地拍拍我的肩,说:“年轻人,好的天赋就是块金砖,哪里需要就该往哪里搬。”


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没错,空有一身五分钟打字五千的码字机速度,除了写一部小说扑一部,给自己平淡无奇的履历增添行数,没有一点儿主角都会有的金手指光环。


该死的生活迫害得我差点就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不过想了想每年要缴纳的数字,狠了狠心还是把这个想法重新塞回了肚子里。


可能是我的良心发出的光芒太闪耀,而我又那么心软无法拒绝,陆陆续续有人过来找我,一开口就拿刀往人心窝子里捅:“我们观察了你很久,发现你完美符合我们的需要。”


“写东西写了三年,平均每天十万字,完结的大长篇一部几十万字也写了快十几部。就这样都没火,甚至连房租都交不起,一度在招聘网站上宣传自己一个月只需要三千的工资,实在是可歌可泣!我们就是需要这样的打字速度和如此高性价比的雇佣价格!”


让我现场表演了一下什么叫无情的码字机器后,他们很爽快地给我开出了一个价位。

就是开头的炫富场景。



上岗的第一天我就后悔了,依旧是一个人在家单机模式码字,与之前不同的事他们批量供应了一大堆小说模板套路。


什么重生之我暴富了啊,什么救命一大早天降萌妹子啊,什么穿进虐文后成为反派在线求生啊……


我看得一脸懵逼,毕竟前几年我一直沉默地用大长篇写细水长流的解谜剧情文,要是没带脑子立刻就会被寥寥无几的书友骂,骂得可歌可泣一度达成五杀战绩。


他们这一波狗血直接把我泼蒙了,我忍不住激情控诉:“你们这不厚道!嘲笑我写的扑街就算了,干嘛拿这些狗屁不通的玩意儿恶心我?人穷志不穷,更何况我已经拿了前三个月工资!”

“退钱是不可能退钱的!”


他们也震惊了,质问我:“这么好的流量密码你个本本扑街的菜鸟还敢嫌弃?!”


流量密码?

在他们的违约威胁下,不,是友好劝说下,我勉为其难五分钟打出了一篇名为《穿成了祸国妖妃的男宠后怎么办》的破烂玩意儿。


本来我以为他们应该会超越之前的书友,骂我的高度应该会再上一层,毕竟我写这玩意连脑子都没带上。

出乎意料的是,他们不仅大加赞赏,还是那种天花乱坠喜形于色的大堆彩虹屁。


不是,是我瞎了还是现在的有钱人就是喜欢花五分钟时间在垃圾堆里刨金子了?


他们啧啧称奇,透过视频电话传递给我一个“大器晚成”的遗憾眼神:“放心吧,这么好的文章我们会放到网站首页上,到时候你就直接拿广告分成就行,我们当初说好了的,一天十篇,每篇起码三千字,广告费咱们七三开。”


我愣住,重复了一遍:“广告费……?我三你们七……?”


“嗯,少了?没关系等你这个月的业绩目标完成后公司还有分成!到时候卖出去拍视频的版权再给你分!”


直到对方把视频挂了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就,那么肯定破烂能火呢?


我三年写的十几部大长篇没一个火,五分钟打的逻辑混乱产物就可以被推荐到榜首?


这世道变了,人们也疯了。



不过抱着能赚点就多赚点的试试心理,我成功把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当然也赢来了收稿的编辑一大波不重样的疯狂夸赞。


我一边美滋滋地数着支付宝余额,一边头疼地想现在的人是到底怎么回事,差点精神分裂。



不到一周,果然像他们说的那样,那些几分钟打出来的东西都火了,无一例外。

我百思不得其解,他们却觉得理所应当:“照着我们的流量密码写,全部都是热点,紧跟时事麻溜蹭热,不火怎么可能?其他写的人都没你打字快,量上去了热度也上去了,谁还管质量呢小伙子。”


“你啊,还是太天真。”



他们的话从来就没错过,就像是老天爷终于发现还有我这个被遗忘了的天选之子,名利终于奔着我冲过来,才几天的时间,我就得到了之前三年都没有沾一沾边,从不敢奢想的东西。



可是时间越长,我那种浑身不得劲的症状就越来越严重。


不想写,不想被夸,想被骂……

…爷青结。



支付宝里的数字越来越充盈,喜悦之际我突然想看看之前的那个账号,那上面还有十几部我费尽心思写的大长篇。



刚登陆,一大堆消息就涌了出来,我心头一跳,不会……这个号也火了吧?

我甚至还来不及惊喜,下一刻心就凉了半截,满满当当的消息全部都是之前个位数的书友发来的,刚才期待的那十几部心血还静静地躺在那里长草,嗯,还好没有落灰。



我再仔细一看留言,老天爷,一颗心全凉了。


那几个书粉情绪激烈,慷慨激昂,字字透露出愤世嫉俗:“那该死的首榜某狗神,天天发那些垃圾把爷都快恶心死了!”

“同样的更新频率,为啥人与人之间差距那么大呢?瞧瞧咱扑爹,虽然说吧,写一部扑一部,那好歹还是个能看的东西。那狗神写的一大堆都是模板网红文,横竖都让人看出来俩字儿!”


“垃圾!”


“对了咱扑爹咋更新的越来越慢了?无情的码字机器呢?不会是单身手速一朝一夕就这么被谈情说爱毁了吧?”

“不会吧不会吧?就扑爹写的那直男审美还能处得上?”


我看着他们话题越来越偏,忍不住边骂边笑,这帮狗东西,起码眼光没出什么问题。

破烂玩意贴了金子也是堆贴了金子的破烂。



所以从明天开始,狗神还是滚回去封笔吧。

老子还想得劲,写大长篇,写他娘的没人看的大长篇。





——啊对了,这回没隐藏结局,想看大长篇记得都给扑爹送张粮票

假装在投票(bushi)


壬木

十九岁出门远行

我要去个地方。


离校申请表打印,两张,老板指着收款码,一张八毛自己付。


我掏出手机,搜索,一块钱等于几毛钱。


离校审请表我没交,假条我也没写。


我跟着人群上了车。


这趟班次去往那里我并不知道。


我只想快点离开学校。


我要去见一个人。


一个很重要的人。


但是我不知道她是谁。


手机里好几个群里出现了@全体成员。


「收到,谢谢老师。」一条接着一条。


破消息,真烦。


我要去找她,不要打扰我。


我把QQ和微信账户都注销了。


手机在关机过后终于温驯了下来。


我终于能见到她了,我很激动。


我感觉...



我要去个地方。



离校申请表打印,两张,老板指着收款码,一张八毛自己付。


我掏出手机,搜索,一块钱等于几毛钱。


离校审请表我没交,假条我也没写。


我跟着人群上了车。


这趟班次去往那里我并不知道。


我只想快点离开学校。


我要去见一个人。


一个很重要的人。


但是我不知道她是谁。


手机里好几个群里出现了@全体成员。


「收到,谢谢老师。」一条接着一条。


破消息,真烦。


我要去找她,不要打扰我。


我把QQ和微信账户都注销了。


手机在关机过后终于温驯了下来。


我终于能见到她了,我很激动。


我感觉我现在不再只是身份证上冰冷的编码,QQ和微信里一个陌生的代号,我是一个人,一个有感情的人。



我感到十分快乐和自信,我快要到站了。



出了车站,我看着四面乱七八糟的无痛人流广告,我有些恼怒。



他妈的,她在哪里?



哦,原来我不知道去哪儿,我也不想见任何人。



谁管她是谁?



我蹲在街头嚎啕大哭,我兜里一毛都没了。




灵感来源于余华《十八岁出门远行》。

斯坦stan
高分讽刺电影,医生打开病人心脏后,里面竟然住着一家四口人
高分讽刺电影,医生打开病人心脏后,里面竟然住着一家四口人
Different World

香港01网站17日消息,农历新年还有两个多星期便到来,有英媒为配合节日气氛,发布了最新的“贺年食谱”。不过英媒编辑似乎不熟悉华人文化——其发布的中国菜品照片上,竟然用上了中国民间办“白事”的物件做装饰。

报道称,英国《卫报》1月16日刊登一篇贺年食谱文章,列出3名美食作家推荐庆祝农历新年的菜肴。细看食谱内容似乎并无问题,但看到照片后有网民大吓一跳。

原来,其中一款名为“酸辣猪肉蟹肉饺子”的中式食谱上,提到饺子传统上是农历新年盛宴的其中一款食品,因为它们的形状就像一个金锭,寓意财源滚滚。菜式没有问题,但网民发现,食谱照片显示,饺子旁边的装饰竟然配上白事才用的冥钱。


香港01网站提到,出...

香港01网站17日消息,农历新年还有两个多星期便到来,有英媒为配合节日气氛,发布了最新的“贺年食谱”。不过英媒编辑似乎不熟悉华人文化——其发布的中国菜品照片上,竟然用上了中国民间办“白事”的物件做装饰。

报道称,英国《卫报》1月16日刊登一篇贺年食谱文章,列出3名美食作家推荐庆祝农历新年的菜肴。细看食谱内容似乎并无问题,但看到照片后有网民大吓一跳。

原来,其中一款名为“酸辣猪肉蟹肉饺子”的中式食谱上,提到饺子传统上是农历新年盛宴的其中一款食品,因为它们的形状就像一个金锭,寓意财源滚滚。菜式没有问题,但网民发现,食谱照片显示,饺子旁边的装饰竟然配上白事才用的冥钱。


香港01网站提到,出现“乌龙”的并非只有《卫报》,英国广播公司(BBC)也出现类似失误,该网站发布的贺年食谱上,一款面条旁边放有吉仪(主人给来参加葬礼的亲友之谢礼)。报道称,不知道这家英国媒体是否看到写有“吉”字的封套,便以为有贺年喜庆吉祥的意思。


不过截至发稿,BBC已经删除了这张带有“吉仪”信封的配图


《卫报》目前已经更换了“煎饺”食谱配图,去掉了冥钱(来源:环球网)

斯坦stan
贪财和尚月入4万,却不肯交过路费索性开直播做法
贪财和尚月入4万,却不肯交过路费索性开直播做法
斯坦stan
蜗牛国王沉迷收集王冠,就连冥王的也不放过
蜗牛国王沉迷收集王冠,就连冥王的也不放过
斯坦stan
女孩为了在城里买房,大冬天在葬礼上跳舞赚钱
女孩为了在城里买房,大冬天在葬礼上跳舞赚钱
斯坦stan
盲人意外恢复视力,突然发现自己是个绝世美男
盲人意外恢复视力,突然发现自己是个绝世美男
南望纪

从前有一文化人,凭着胸中一点笔墨,自恃清高,对于学生会和社团,他深恶痛绝——至于恋爱之云云,他目不敢直视——成何体统!家庭聚会他是不屑一顾的——我堂堂大文化人怎么能跟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谈笑风生!


这天,文化人放假回家,走亲访友。

当然,亲友皆为父母之亲友。血缘关系和社会关系,哪项也不能落后于人。


大姐见而问之曰:“大学轻松乎?”

二姐问曰:“对象有无?”

舅母问曰:“汝之专业何用之有?”

文人打了个哈哈,试图蒙混过关,果然她们都是吃素的,都被唬住了。

“好嘛,果然是大学生!人就是不一样!”三姨夸奖道。


这大学生的文化素养可是相当的高...

从前有一文化人,凭着胸中一点笔墨,自恃清高,对于学生会和社团,他深恶痛绝——至于恋爱之云云,他目不敢直视——成何体统!家庭聚会他是不屑一顾的——我堂堂大文化人怎么能跟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谈笑风生!

 

这天,文化人放假回家,走亲访友。

当然,亲友皆为父母之亲友。血缘关系和社会关系,哪项也不能落后于人。

 

大姐见而问之曰:“大学轻松乎?”

二姐问曰:“对象有无?”

舅母问曰:“汝之专业何用之有?”

文人打了个哈哈,试图蒙混过关,果然她们都是吃素的,都被唬住了。

“好嘛,果然是大学生!人就是不一样!”三姨夸奖道。

 

这大学生的文化素养可是相当的高,对于一切的不雅都是要斩草除根的。其视大姐哺幼子,子不吃,嚎啕大哭,大姐呵斥之,文人起身阻止。

 

专家说,教育应该从娃娃抓起,于是大姐将二子托付于他。

“来,你行你上,别光叭叭。”

 

要知道,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带着小孩的女人,一旦有人抛出橄榄枝救其与水火之中,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离开,宛如丢下炸弹后迅速撤退的老兵油子。

 

文人没办法,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对孩子灌输一番“爱的教育”。

他仔细打量着对面的小娃娃,大的三岁,小的一岁半,大的白如煤球,小的身着褴褛,不禁感慨起造物者的伟大,人居然是这样神奇的生物,生命竟然这般顽强!

文人追大娃,大娃绕柱走,文人逮之,未果,遂弃之不顾,改为教育二娃。

 

文人将米糊端到宝宝椅前。

“你吃饭饭才能长高高……”

宝宝地把头伸向反方向。

“这个有营养……”

宝宝尝了一口,就“哇”地一下吐在地上。

“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

“阿巴,阿巴。”宝宝摇头表示抗议。

文人的耐心是有限的,既然事实和雄辩都无效了,那就效仿家长进行恐吓,成为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模样:“再不吃饭大灰狼会把你吃掉!”

“阿巴阿巴阿巴!”

宝宝打翻了米糊,溅了文人一脸。

 

“我草你妈!”文人骂道,拂袖而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