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设定

15.8万浏览    22487参与
城南♡

【李简】什么?带我过儿童节?!

可能人物会有点ooc/


写的是一个小甜饼/


喜欢的宝贝可以进来看一看/


自从简隋英和李玉在一起之后,简隋英身边的人都感觉简隋英的状态越来越随性了。不再像以前那么暴躁。


好吧,虽然还是很暴躁。


六一儿童节快到了,李玉寻思着带简隋英去好好过个节,但是简隋英觉得李玉简直是幼稚。


“李玉,你怎么回事儿?都这么大个人了,过什么儿童节?害不害臊?”简隋英拿脚有气无力地踢着李玉,骂骂咧咧地数落着他。


李玉拽过他的脚踝,把人拉向自己,“还能说出话呢,简哥?看来还是你老公我不够卖力。”


“擦,李玉,你这都跟谁学的骚话?要不要脸?”李玉也...



可能人物会有点ooc/


写的是一个小甜饼/


喜欢的宝贝可以进来看一看/



自从简隋英和李玉在一起之后,简隋英身边的人都感觉简隋英的状态越来越随性了。不再像以前那么暴躁。


好吧,虽然还是很暴躁。



六一儿童节快到了,李玉寻思着带简隋英去好好过个节,但是简隋英觉得李玉简直是幼稚。



“李玉,你怎么回事儿?都这么大个人了,过什么儿童节?害不害臊?”简隋英拿脚有气无力地踢着李玉,骂骂咧咧地数落着他。



李玉拽过他的脚踝,把人拉向自己,“还能说出话呢,简哥?看来还是你老公我不够卖力。”



“擦,李玉,你这都跟谁学的骚话?要不要脸?”李玉也觉得有点儿害臊,耳根子有点儿发红,索性直接堵住那人的嘴。



“这不都是跟你学的吗?”李玉气喘吁吁地说。


“小玉玉,那你怎么不跟哥学点儿好的?”简隋英自知理亏,便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那简哥想让我学什么?”李玉一脸正经地问。



“我简隋英哪样不是出类拔萃,你随便学点儿什么不行,哥就是骂人也骂的与众不同。”



“嗯…在床上也出类拔萃。”李玉忍着笑。



“卧槽,李玉,你今天怎么回事儿?你哪来的胆子敢这么怼哥?哥哪次没让你爽着?”



“是我错了嘛,简哥~”李玉见形势不对,立马服软求饶,要骨气有什么用?那玩意儿有他那么大一个媳妇儿香吗?



“简哥,去嘛去嘛,就当是陪我过儿童节了,好不好?”李玉蹭着简隋英的脖颈撒娇。



简隋英就受不了李玉对他撒娇这个样,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行了行了去还不成吗?真是幼稚!哼”简隋英耐不住李玉这么磨他,索性答应了。



丢人…丢人就丢人吧,权当他宠他男朋友,邵群那群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去吧,他管不着。



李玉则是兴奋的不行,直接扛起简隋英的腿就兴冲冲地再来了一次有氧运动,差点没给简哥腰整短。



年轻就是好啊,年轻就是资本啊,年轻果然是生龙活虎啊!



第二天简隋英揉着酸痛的腰看着一脸神采奕奕的李玉,简直要怀疑他俩昨天做的是一种运动吗?






(卑微作者,在线求赞)






城南♡

【AWM】Youth生病了(二)

第二天于炀很晚才起来。


HOG一众人以为昨天于炀睡那么晚,老畜生还臭不要脸地折腾人家了,以至于今天一上午看祁醉的眼神都怪怪的。


像是看…畜生一样。


对此,祁醉挑了挑眉,并没有说什么。


其实他昨天还真没有折腾于炀,于炀最近都已经这么累了,他怎么舍得再让小队长睡不好觉。


于是,他在一众不做人的目光下大摇大摆地晃荡了一个上午,中午的时候才去叫于炀起床。


“小队长,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哦~”祁醉摸进于炀的被窝,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闹他,叫他起床。


“唔…队长”于炀只开口说了一句话,就感到喉咙里像是有什么堵住了一样,又干又涩,说出...




第二天于炀很晚才起来。


HOG一众人以为昨天于炀睡那么晚,老畜生还臭不要脸地折腾人家了,以至于今天一上午看祁醉的眼神都怪怪的。


像是看…畜生一样。



对此,祁醉挑了挑眉,并没有说什么。



其实他昨天还真没有折腾于炀,于炀最近都已经这么累了,他怎么舍得再让小队长睡不好觉。



于是,他在一众不做人的目光下大摇大摆地晃荡了一个上午,中午的时候才去叫于炀起床。



“小队长,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哦~”祁醉摸进于炀的被窝,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闹他,叫他起床。



“唔…队长”于炀只开口说了一句话,就感到喉咙里像是有什么堵住了一样,又干又涩,说出来的话也是十分沙哑,吞口水都有些喇嗓子。


他这是怎么了?



祁醉也被他嘶哑的声音吓了一跳,晃了晃神,便去摸于炀的额头,发现,有点烫。


“队长…我这是,怎么了,喉咙好难受…”于炀艰难地又开始说话。


祁醉心下了然,但也不是很确定,“小队长,别乱动,你应该是生病了,可能还有点发烧”祁醉说着就去找体温计。


给于炀量过体温后,不出所料地,于炀果然生病发烧了。



祁醉看着病恹恹的于炀,满脸心疼,“你说说你,都这么大了,还不会好好照顾自己!肯定是昨晚吹冷风吹的吧…”


吧啦吧啦一堆,于炀听的一愣一愣的,原来,他家队长这么会数落人的吗?


“唉,走,我带你去医院”,祁醉看着于炀反应迟钝,索性打算直接带他去医院。


“不,我不去医院”,于炀这回倒是反应的很激烈,听到医院两个字就很是反对。


“小队长乖,去医院才能早点治好病。”祁醉耐心地哄他。



“去医院…就没办法训练了”于炀咬咬干裂的嘴唇,小声地说。


祁醉对于他不去医院的理由感到十分生气,“小队长,就因为不能训练了,就不愿意去医院?”

祁醉觉得自家小队长未免太过于敬业了。



“再过几天,就是比赛了,我不想这个时候,咳咳,这个时候去医院,会让大家不安的”于炀认认真真地解释。


他觉得这个解释十分地合理。


但是在祁醉看来,他这是什么解释,根本就是在逞强,可是他却说不出责怪的话来,因为他知道,于炀这都是在为他,为这个战队负责任。



“唉,你不想去就不去吧,我去给你找点感冒药,你就现在床上躺着休息一会。”祁醉看着于炀一脸疲态,止不住地心疼。



“好…”于炀说完,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他太累了,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祁醉去到训练室,问大家有没有消炎药、感冒药之类的,众人的脸色都极其微妙。



恰巧贺娘娘从外面走了进来,听到祁醉的发言,再联想到今天于炀的晚起,指着颤抖着一根手指对祁醉说,“祁醉,我叫你一声老畜生你不会真把自己当畜生了吧?”



“你,你昨晚对炀炀做了什么?!”



祁醉这时候没心思跟他开玩笑,“我没做什么,小队长他生病了,不愿意去医院,我来找你们找点药。”



“什么?!炀神生病了?”



(卑微作者,在线求赞)




咸鱼泠霙

重新画了画oc

自信点,原稿就是画在物理练习册上的:-D

明天可能会画全身

重新画了画oc

自信点,原稿就是画在物理练习册上的:-D

明天可能会画全身

歪风

才想起来这边没有放过自家宝贝

才想起来这边没有放过自家宝贝

彩虹凯文

弗仑德的个人简介


(注意!所有内容均为二创私设!)


姓名:弗仑德.乐乐


外文名:Frend Joyous


性别:男


年龄:7~8岁


原型:原作中主角“文棋特”的朋友


喜欢:文棋特,天文,文棋特喜欢的东西


讨厌:孤身一人,儿童绘本,文棋特讨厌的东西


性格侧写:


相较于文棋特,弗仑德要内向的多,为人平和,不张扬,比较悲观,但在文棋特面前会尽量表现的比较乐观。胆子一般,有些懦弱,比较容易顺从他人。对文棋特有异乎常人的喜爱,仿佛文棋特开心比一切都重要。爱好天文,虽然不是什么大师,但懂的确实比其他孩子多...

弗仑德的个人简介


(注意!所有内容均为二创私设!)


姓名:弗仑德.乐乐


外文名:Frend Joyous


性别:男


年龄:7~8岁


原型:原作中主角“文棋特”的朋友


喜欢:文棋特,天文,文棋特喜欢的东西


讨厌:孤身一人,儿童绘本,文棋特讨厌的东西


  


性格侧写:


相较于文棋特,弗仑德要内向的多,为人平和,不张扬,比较悲观,但在文棋特面前会尽量表现的比较乐观。胆子一般,有些懦弱,比较容易顺从他人。对文棋特有异乎常人的喜爱,仿佛文棋特开心比一切都重要。爱好天文,虽然不是什么大师,但懂的确实比其他孩子多一点。看上去比较沉稳,但实际上比谁都容易紧张点。


个人故事:


在弗仑德很小的时候就被家人拋弃,并与文棋特一起在一个小巷子中被发现,也因此他与文棋特被取了相同的姓氏--乐乐(Joyous)。


而在孤儿院长大的日子里,他与文棋特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每天形影不离,无比的信任彼此。


而到了文棋特四岁生日那年,两个人一起去面具店,准备买张面具作为文棋特的生日礼物,就在这时文棋特相中了那张他到现在还戴着的“微笑”面具,而弗仑德为了让文棋特更喜欢自己,也在后来买下了同款的面具。在戴久了以后,他也逐渐喜欢上了这张面具。


再后来两人还遇到了玛依,并与她组成了“面具帮”(玛依取的名字)


在文棋特六岁开始上学后,弗仑德第一个就注意到了文棋特的不对劲,并及时与院长沟通申请休学,同时与玛依一直维护着文棋特的心理,直到他的精神状况又重新恢复为止。


而当到了文棋特七、八岁那年的三月,文棋特以放松心情的理由前往了面具店,但在这之后弗仑德注意到文棋特似乎哪里不大对劲,于是在文棋特又一次前往面具店时,他尾随了文棋特.....


但在文棋特从面具店里消失后,他灰心丧气的回到了孤儿院里的2659号房间——他与文棋特经常在一起玩耍的地方,一个鸡与他“快乐”的地方


而这,也促使了我们故事的开始...


其他&琐事:


1.弗仑德比看起来能讲废话,关键在于他想不想。


2.弗仑德有一种能在文棋特哭泣时光速止哭的秘密方法。


3.弗仑德刚开始有点害怕那张微笑面具。


4.在弗仑德孤身一人时,他会很害怕的缩在墙角,这时除了文棋特谁都拉不动。


5.弗仑德喜欢问“你知道天上有多少颗星星吗?”这种问题。


6.弗仑德比任何人都了解文棋特。


7.弗仑德不算非很喜欢玛依,正在强制自己把心胸放开点。


8.再交上其他朋友对他来讲并不容易。


9.弗仑德比文棋特高一些。


10.他会尽一切办法不在文棋特面前哭,因为他知道这样会让文棋特伤心。


11.弗仑德是“旱鸭子”。


12.弗仑德的择偶标准是文棋特。


13.弗仑德相较于文棋特总会撇下一根不大开心的眉毛。


14.与文棋特一样,秃头是面具的一部分。


15.弗仑德与文棋特的发型并不一样。


16.弗仑德并不很善于细腰带,这让他总是会有一阶衣服露外面。


17.弗仑德有一个文棋特送的望远镜。


18.弗仑德很希望有机会亲眼见见日食。


19.弗仑德不喜欢儿童绘本是因为他觉得那上面给予了儿童太多错误的知识。



瑾年Mercury

【文梗/人设】反差性人格

•大概就是一个反差人设

•抱梗留名,可随意改动

•祝创作出更棒的作品!


1.孤儿院里被欺负的小孩→→连环杀人案真凶


“当年被他们踩扁的娃娃如今要用他们的身体来填充。”


2.家里蹲宅男/宅女→→纵览万般风景的大旅行家


“那天我从漆黑沉寂的屋中向外看,发现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美好。”


3.回答问题都会结巴的腼腆小孩→→从容应对各种记者的偶像明星


那个眼里一片迷茫的小孩,长大后眼里有了星星。


4.(灵异)哭着要糖的小鬼→→谈之色变的恐怖鬼王(可与捉鬼师组cp)


“坐在王座上杀伐果断,喜怒无常的鬼王喊我上前,给了我一块我当年哄他的大白兔奶糖。”


5...

•大概就是一个反差人设

•抱梗留名,可随意改动

•祝创作出更棒的作品!


1.孤儿院里被欺负的小孩→→连环杀人案真凶


“当年被他们踩扁的娃娃如今要用他们的身体来填充。”


2.家里蹲宅男/宅女→→纵览万般风景的大旅行家


“那天我从漆黑沉寂的屋中向外看,发现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美好。”


3.回答问题都会结巴的腼腆小孩→→从容应对各种记者的偶像明星


那个眼里一片迷茫的小孩,长大后眼里有了星星。


4.(灵异)哭着要糖的小鬼→→谈之色变的恐怖鬼王(可与捉鬼师组cp)


“坐在王座上杀伐果断,喜怒无常的鬼王喊我上前,给了我一块我当年哄他的大白兔奶糖。”


5.(魂穿)无恶不作的魔道至尊→→网红女主播的宠物狗


使了浑身解数的威胁变成了带着些可爱的“汪汪”声。


6.众星捧月的皇家公主→→流落荒野的探险家


“那个帽子也没得戴的女孩曾经也戴的上王冠。”


7.病入膏肓的抑郁症患者→→享誉全球的心理专家


“经历过,才懂得你到底有多痛苦。”



还有一些乱写的

8.生长在乱葬岗里的白蔷薇


9.站在高台上演讲的人也从高台上坠落


10.当总裁的白月光替身其实是为了接近白月光(百合我的爱!)


11.被暗杀前一秒也是微笑着的


12.在溺水前一刻唱出最动听的歌






小希西米露

一些已出设定!喜欢可以点点关注呀UU

一些已出设定!喜欢可以点点关注呀UU

日常失踪的竹惑行

【风神】

居于山谷,衣上生花

150以上任意价带走

【风神】

居于山谷,衣上生花

150以上任意价带走

柿介kaki
花花系列服设,百拦,挂一两天,...

花花系列服设,百拦,挂一两天,没人拦就之后放进使用权盒子(:зゝ∠)

花花系列服设,百拦,挂一两天,没人拦就之后放进使用权盒子(:зゝ∠)

丽娜·薇莉斯
断断续续画完了,有个r版本但是...

断断续续画完了,有个r版本但是打了码也过不了审,那就这样吧,不知道是被举报的还是什么

断断续续画完了,有个r版本但是打了码也过不了审,那就这样吧,不知道是被举报的还是什么

城南♡

【燃晚】魂穿梗=当墨宗师魂穿踏仙君

“唔…”


墨燃听到身旁的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以为楚晚宁出了什么事,就要起身去看楚晚宁。


可这一看不要紧,这眼下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


他和师尊躺在一张铺了兽皮的大床上,楚晚宁浑身红痕,还伴随着许多青紫痕迹,一眼就可以看的出昨夜有多么激烈。空气中还飘散着不可明说的味道。


这是,巫山殿?!


墨燃恍若雷劈一般,久久不能平复,他这是,魂穿到了前世的踏仙君身上?


他突然想起,师尊说近几日的空间波动不稳定,时不时地会出现空间裂缝,对于修为越高的人,裂缝就越容易出现在其左右。


他这是,难不成,被吸入了空间裂缝中?


不管...



“唔…”



墨燃听到身旁的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以为楚晚宁出了什么事,就要起身去看楚晚宁。



可这一看不要紧,这眼下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



他和师尊躺在一张铺了兽皮的大床上,楚晚宁浑身红痕,还伴随着许多青紫痕迹,一眼就可以看的出昨夜有多么激烈。空气中还飘散着不可明说的味道。



这是,巫山殿?!



墨燃恍若雷劈一般,久久不能平复,他这是,魂穿到了前世的踏仙君身上?



他突然想起,师尊说近几日的空间波动不稳定,时不时地会出现空间裂缝,对于修为越高的人,裂缝就越容易出现在其左右。



他这是,难不成,被吸入了空间裂缝中?



不管是什么原因,墨燃这一时半会弄不懂,他这时只想好好地照顾师尊,看到师尊这幅被欺负的可怜样子,他简直想杀了踏仙君!踏仙君这个混蛋!



楚晚宁皱着眉,他睡得极不安稳,时不时地发出痛苦的闷哼声,墨燃看到楚晚宁明明很难受,却还一直硬着性子逞强的样子,简直心都要碎了。



“师尊…”墨燃小心翼翼地想要去扶楚晚宁,楚晚宁却一被他碰到就惊醒了。看到墨燃靠近他,还以为他还要再来,忙向后退去,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墨燃。



“你…混账,你还要做什么?”



看着楚晚宁惊恐的样子,墨燃的心仿佛都要被揪起来了,“师尊,我不是…”


看到楚晚宁没有放松下来相信他,反而反应更激烈,墨燃满脸心疼,却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师尊才能相信此时的他不是那个混账踏仙君。


“墨燃,你别过来!你还要如此羞辱我?!”楚晚宁看到墨燃脸上竟然隐隐透着心疼,觉得莫不是自己看眼花了,墨燃绝不会如此好心。


楚晚宁动作大了些,露出布满青紫痕迹的圆润肩头,看着墨燃朝那处投去的目光,楚晚宁简直觉得墨燃就是混蛋。



“墨燃!滚出去!”楚晚宁此时发丝凌乱,声音喑哑,冷着脸让他滚出去的样子没有半点威慑力,换做平日里的踏仙君怕是会不管不顾地拉着他不知今夕何夕。



只是此时的墨燃真的有听楚晚宁的话,他乖乖地放手,说,“师尊你别动怒,我这就滚出去,你别动怒!”


墨燃看到地上被撕成布条的衣服,暗自又把踏仙君骂了一遍。



“师尊,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做点你爱吃的,一会我差人给你送身新衣服,你好好休息吧!”



说完墨燃就捡起自己的衣服穿好急忙走了出去,楚晚宁看着眼前这一幕,却十分愣神。



墨燃他,这是怎么了?



罢了,他怎样都无所谓。楚晚宁挣扎着想起身,却感受到从体内流出来的东西,顿时羞红了脸。



“墨燃!”楚晚宁咬牙切齿。



另一边墨燃急匆匆地走进了御膳房,可把一众厨娘吓的够呛,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生怕这位踏仙君一个不高兴要了她们所有人的命。


只是今天的踏仙君好像有点不一样,不仅让她们不用跪,还说给她们放一天假,让她们今天休息。


什么情况?


虽然每个人都云里雾里,但是没有人敢忤逆踏仙君的命令,管他在发什么疯,反正她们是溜了。



墨燃在厨房里待了将近两个时辰,做了一桌子楚晚宁爱吃的,可是差人给楚晚宁送过去的时候,下人跪在地上惊恐地说,楚宗师不愿意吃。



唉,晚宁又任性了。墨燃看着面前发抖的人,挥了挥手让他下去了,那人如蒙大赦,看的墨燃更想揍踏仙君了。


“你们走吧,我不想吃他的东西。”殿内楚晚宁蹙着眉地看着面前的侍女,并没有什么胃口。


“楚宗师,您就吃点吧!求您了,这些都是陛下亲手为您做的,您要是不吃,陛下会要了奴婢们的命的啊!”十几个婢女乌泱泱地跪在巫山殿,看的楚晚宁一阵心烦。


“都下去吧!”门口的墨燃开口看着眼前这幅景象,开口说道。众侍女见此也不敢多言,迅速地收拾了地上打翻的残片,退了出去。


楚晚宁看见门前提着食盒的墨燃,冷哼了一声。



墨燃将手中的食盒放在了楚晚宁面前的桌子上,把一盘盘精致的糕点拿了出来,摆满了一桌子。



“吃点吧,晚宁。”墨燃拿着一块糕点送到了楚晚宁嘴边,楚晚宁只是冷冷地望着他,并未有什么反应。


“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墨燃?”不一会,楚晚宁开口说话。


“这糕点里面放了什么药?”


“对师尊好不是弟子理所应当的吗?师尊这是什么话。”墨燃听他这么说,心里阵阵刺痛。


楚晚宁还是那样盯着他,似乎想寻出些他今日与众不同的原因。


墨燃叹了一口气,强行将楚晚宁抱到自己腿上,捏住了他的下巴,“你要是不吃,我可就亲你了?”


楚晚宁在墨燃怀里一阵挣扎,脸上都染了些绯色,瞪着墨燃,“墨燃,你无耻!”


二人僵持了好一会,楚晚宁率先熬不住了,他昨天被踏仙君拉着荒唐了一宿,到现在还未进食,早就饿了,不吃白不吃,这才拿起桌子上小巧精致的糕点吃了几口。



估计是味道不错,楚晚宁就没有再理会身边的墨燃,把他当成了空气,开始认真的吃了起来。



看着楚晚宁认真吃东西的模样,墨燃心里都是满足,师尊,只要我在,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墨燃,永远是师尊的好徒儿。




(卑微作者,在线求赞)





殷瑟.

《无夜之城》序章 (这篇都是设定,建议看正文)

p.s.  这是曾经做的连环梦,拿来当素材了。


苍穹之上,宏云之间,一座岛屿浮空而起,来往游客皆来自世界不同时域,其中以精灵族和血族居多。而岛中原住民则多是小人族与巨人族,分居南北。

自上古神域与人界达成协定,从人间界分离出去,这座岛屿便一直隐于云中。岛屿沐浴着苍穹之光,无风无雨,更无黑夜。因此,来往者称之为--无夜之城。

无夜之城没有真正的统治者,南部森林由小人族掌管,北部群山则居住着巨人族。岛屿的正中心以云湖向外划出一片巨大的圆形地带,这便是城市中心。

市中心有着创世伊始诸神立下的规定:不论种族渊源与家族关系,禁止以任何理由在市中心挑起事端。因此,市中心成为...

p.s.  这是曾经做的连环梦,拿来当素材了。


苍穹之上,宏云之间,一座岛屿浮空而起,来往游客皆来自世界不同时域,其中以精灵族和血族居多。而岛中原住民则多是小人族与巨人族,分居南北。

自上古神域与人界达成协定,从人间界分离出去,这座岛屿便一直隐于云中。岛屿沐浴着苍穹之光,无风无雨,更无黑夜。因此,来往者称之为--无夜之城。

无夜之城没有真正的统治者,南部森林由小人族掌管,北部群山则居住着巨人族。岛屿的正中心以云湖向外划出一片巨大的圆形地带,这便是城市中心。

市中心有着创世伊始诸神立下的规定:不论种族渊源与家族关系,禁止以任何理由在市中心挑起事端。因此,市中心成为了岛上难得的一片净土,高楼大厦尚且为寻常之物,其中以精灵族的魔法,小人族的雕塑,巨人族的建筑尤为出名,各族文化艺术在此地汇集交融促成了这片繁花锦簇的和平之都。

岛屿西北角,有一片区域,终年沉寂于黑雾之中,哪怕在远处望向那密不透风的层层影像,都令人毛骨悚然。在无夜之城,光明似乎无法穿透那片黑雾,因此这片永夜之地是所有生物忌惮的禁地。我们暂且将其称之为暗域。

暗域的外围是黯苍林,这是一片极为高大的森林,哪怕巨人族踏入其中也显得渺小。与黯苍林毗邻的是岛屿中的混乱之地,外来迁入种族几乎都居于此地。因为没有领主,这片区域无时无刻不处于危险的斗乱之中,各种生物堵上金钱,肢体乃至于性命,在这“赌场”中混乱的生活着。这里,就是“光明之下的暗域” 。

浮空纪年3098年,一位人族少年误入时域乱流,闯入黯苍林。

无夜之城的规则因此被打破,消失五千年之久的神域忽然向云湖投射出神之语。岛上的怪事也越来越多,先是巨人族在雪山地带发现了地陷现象,一个个深不见底的巨坑使这白茫茫的山中多了几分恐惧;小人族陷入了森林暴雨的恐慌中;“赌场”里的外迁种族不约而同的开始袭击其他地域。无夜之城的一切平衡都被打破,和平之都也即将陷入混乱。

故事,从这里开始。

Wihility

人设十大题(5)

(欢迎抱梗,别忘留名)

(可逆攻受,可在原本基础上任意修改)

(具体抱梗要求见置顶)

(可能还会有第五弹?)

-----------------------------------

1. 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的人

“你的眼睛水灵灵的!”

“你要是有双大眼睛也会如此——风沙吹进眼睛里不流泪就怪了。”


2. 革命家

“一场革命要么星火燎原,要么化作灰烬,在历史上不留痕迹。”

革命家被绑在火刑架上,火焰舔舐着他的脚踝。

“火烧得正旺!”他大笑道,“它过去被我们点燃,现在愈烧愈旺,未来也不会熄灭!”

“那黑夜中的亮光会让每一个人知道,火一直在烧!”...


(欢迎抱梗,别忘留名)

(可逆攻受,可在原本基础上任意修改)

(具体抱梗要求见置顶)

(可能还会有第五弹?)

-----------------------------------

1. 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的人

“你的眼睛水灵灵的!”

“你要是有双大眼睛也会如此——风沙吹进眼睛里不流泪就怪了。”


2. 革命家

“一场革命要么星火燎原,要么化作灰烬,在历史上不留痕迹。”

革命家被绑在火刑架上,火焰舔舐着他的脚踝。

“火烧得正旺!”他大笑道,“它过去被我们点燃,现在愈烧愈旺,未来也不会熄灭!”

“那黑夜中的亮光会让每一个人知道,火一直在烧!”


3. 人们眼中的怪物,灾星,被诅咒的人,不死者

他不想活在他人的辱骂与憎恨中了。他想死去。他决定死去。

可最后,他拖着自己造成的遍身伤痕,疲惫中只听到那如同诅咒的声音在他耳边喃喃:

“The immortal never dies.(不死者永不死。)”

(使用一般现在时是想表示的是客观真理,不可违逆,不可抵抗,也不可能违背)


4. 终末之地的领主(参考末影龙,有MC元素)

终末之地的领主张开双翼,高傲而不屑地蔑视着脚下渺小的入侵者。

“紫颂果会为我高歌,龙吟会环绕我身;末影粒子将我加冕为王,黑曜石王座永垂不朽。入侵者,你们将凐灭在世界的尽头,而我,将在终焉的水晶光耀下重生。”


5. 深海的守护者

深海的守护者手持三叉戟,凝视你的双瞳。漩涡在祂身旁凝聚,死骨与残骸在他脚下沉淀。珊瑚丛疯长,在祂的背后呼吸;海晶灯炸裂,在祂的身上拼合为盔甲。什么东西抓住了你的脚踝。你猛然一惊,低头看去,海草已不知不觉间将你束缚。

“异界的旅客,现在,回去你的世界!”

深海守护者举高三叉戟。海水剧烈地波动着,祂克莱因蓝的双眼中只余怒火。


6. 谈判家

他将世界置于谈判桌之上。

“怎么样,敢赌吗?”他疯狂地笑。

他是最疯狂的赌徒,也是最理智的谈判家。他将所有经过深思熟虑的抉择,掩盖在疯言疯语之下。


7. 时间长河的守望者

守望者站在虚空里,望着时间的潮流消散;自由之灵如点点荧光,在终末的间隙间与天地同长。

(可搭配克苏鲁体系食用)


8. 贩卖一切东西的小卖部的店长

“欢迎光临!我是兼职销售员、清洁工和客服的店长!”店长对你笑道,“本店售卖一切东西!金钱、权利、力量......”他不知从何处掏出一个沙漏,来回颠倒着玩。

“乃至寿命。”他得意地看着你的震惊样,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契约。

“啊啦啦,不过本店是小本生意,不容还价。要想购买什么,签下这张契约吧。”他狡诈地笑着。


9. “蛆虫” X “神祇”

在沉寂之中,泥潭中的蛆虫开始歌唱,遥望璀璨的星空。

星空之上,神祇们从不低头。

“我们被利用、丢弃,被埋葬,

埋入泥潭被遗忘。

蛆虫欲与日月同耀,

高傲神明称狂妄。”


10. 神祇 X 祂培养的继任者

    真神将祂培养的继任者派去人间历练,数年后召回了他。他却率领着无数人类闯上了门。

    “赞美真神!伪神!伪神!交出权柄!”那些人类高呼着,唾弃着他们的真神。真神有刹那间的不解,但祂很快意识到,祂的继任者在历练中,学会的尽是欺诈、自私与背叛。

    真神看着地下愤怒的人群。他们都是无知者,被继任者诱惑。

    祂从神座上走下。“好吧。”祂看着继任者,轻声笑道,“你将军了,但你永远也不会成为真神——权柄是不会认可你的。”

    继任者有些恼羞成怒了。他感觉真神早已被他逼至死路,祂怎还能那平淡的态度和他说话?他想看到祂绝望。他想看到那个高高在上的,培育他教导他的神明露出或恐慌或震惊或无力的表情。于是,这位“真神”便一挥手,无知的人们便高喊着“讨伐伪神”,冲向了他们过去曾一直拥护的冕下。

    可继任者没有在真神脸上看到一丝的愤怒与惊慌。在人们冲到真神面前之前,祂已向后倒去。云层随即分裂,为祂的陨落留出了一条道路。她便同一抹流星,携天光划过天际,向尘世间落去。天穹上,神座轰然崩塌;教堂中,神像开裂,黯淡失光。

    自此,没有真神。在最后的坠落之际,她奋力望向凡人看不透的神国。眼前已蒙上了迷雾,在朦胧中,她只窥见那熟悉的残影举起那象征着神权的权杖。

    他背叛了她。但,是她一点点将他抚养长大,是她教会他思考行动,是她将他培育成她的继任者。往昔时光闪过她的脑海。

    无论如何,她还是爱着他的。

    她终是流下了身为神明的最后一滴泪。

热衷于游走而不是更新的Anay

p1~p5

奇妙六人组.站位

熊熊:近战主力

大叶子/叶子:远程狙击

红薯哥哥:治愈辅助

可乐:病娇近战的辅助(?

我/Anay:近战主力

夜总:远程/只要是枪都可

p6~p10

一些原神设定oc

p1~p5

奇妙六人组.站位

熊熊:近战主力

大叶子/叶子:远程狙击

红薯哥哥:治愈辅助

可乐:病娇近战的辅助(?

我/Anay:近战主力

夜总:远程/只要是枪都可

p6~p10

一些原神设定o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