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诈尸

768浏览    241参与
Z汩修

各位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要多一点滑稽多一点沙雕)

买柴郡猫没(滑稽)我穷了

猫尾就不买了

紫皮卡肝到没

被监管者守着地窖不让出去没(滑稽)

各位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要多一点滑稽多一点沙雕)

买柴郡猫没(滑稽)我穷了

猫尾就不买了

紫皮卡肝到没

被监管者守着地窖不让出去没(滑稽)

唐小胖_fattang
兄弟们,我诈尸了!!!!!

兄弟们,我诈尸了!!!!!

兄弟们,我诈尸了!!!!!

Z汩修

没错我来摸鱼了

这次是小艾玛(感觉画沙雕漫要好些)

没错我来摸鱼了

这次是小艾玛(感觉画沙雕漫要好些)

在下咸鱼无惑

格瑞喝牛奶的原因

当然是因为………………


牛奶消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然是因为………………









牛奶消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Z汩修

艾玛拿着我的头发,说:我tm遇到什么玩意,队友不压机还带鬼,监管虽然是佛系但是带失常,杰克还抱我去地下室,我园丁容易吗我

🌚??????

来,加个好友(理直气壮)

艾玛拿着我的头发,说:我tm遇到什么玩意,队友不压机还带鬼,监管虽然是佛系但是带失常,杰克还抱我去地下室,我园丁容易吗我

🌚??????

来,加个好友(理直气壮)

无衣说

填坑通知

考完试的第一天,我诈尸……不,我回来了,今天12点之前可能有一更,当然,只是可能。

考完试的第一天,我诈尸……不,我回来了,今天12点之前可能有一更,当然,只是可能。

仓鼠东(囤图中)

2020?

大家好我来诈尸了

这些是最近几个月囤的图

原谅我为什么画的这么少(初三狗暴风式哭泣jpg)

P1咕咕咕

P2P3是空洞骑士(我恨激光锤子跑酷)

P4是窗子

P5是自个拟人和性转

P6是单

(话说回来这是第一百了啊,还是2019最后一个来着)


2020?

大家好我来诈尸了

这些是最近几个月囤的图

原谅我为什么画的这么少(初三狗暴风式哭泣jpg)

P1咕咕咕

P2P3是空洞骑士(我恨激光锤子跑酷)

P4是窗子

P5是自个拟人和性转

P6是单

(话说回来这是第一百了啊,还是2019最后一个来着)


行魚流水
不會畫食物了他真的好好我J:P...

不會畫食物了他真的好好我>J:"P{*%......!!!!

不會畫食物了他真的好好我>J:"P{*%......!!!!

爷不行了

无悔一一深渊

我更完啦~这篇很散,散到姥姥家的那种(bushi

下周打算更“秘密身份”多cp的(肯定有雪秋)期待一下呀。


“冰雪!”春秋尖叫着从床上坐起,看清眼前景象后有马上躺下。


“又失败了。”


听到春秋的叫声后,我起身泡了杯咖啡,漫步走向病房。


“我说过了,很难成功的。”


我把咖啡放在桌上,盯着春秋看。他的紫色眼睛里没有往昔的光彩,有的只是灰蒙蒙的一片,里面是无尽的后悔和…………迷茫。


“这是第十次了,别在做了。”


我把手轻轻放在春秋的眼睛上,但当我移开手时,那双眼睛还是直勾勾地盯...

我更完啦~这篇很散,散到姥姥家的那种(bushi

下周打算更“秘密身份”多cp的(肯定有雪秋)期待一下呀。





 

“冰雪!”春秋尖叫着从床上坐起,看清眼前景象后有马上躺下。


 

“又失败了。”


 

听到春秋的叫声后,我起身泡了杯咖啡,漫步走向病房。


 

“我说过了,很难成功的。”


 

我把咖啡放在桌上,盯着春秋看。他的紫色眼睛里没有往昔的光彩,有的只是灰蒙蒙的一片,里面是无尽的后悔和…………迷茫。


 

“这是第十次了,别在做了。”


 

我把手轻轻放在春秋的眼睛上,但当我移开手时,那双眼睛还是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医生,你说冰雪有救吗?”


 

“坠入地狱之人,还望他被拯救?还有我叫风铃谢谢。”


 

“…………医生,你真的有碰到过这种病人吗?”


 

“有,但很少。梦颜很少能做到,不过像老冰雪这种长期不醒的,我还是第一次碰到。我叫风铃。”


 

“请再让我来一次吧。”


 

“……不行,你身体…………”


 

“要死的却在着苟延残喘,而不死的,本该活下去的,却在这生死攸关。”


 

“这不是很讽刺吗?”


 

春秋打断了我的话,做起来,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冰雪说过,他一直在我身边。”


 

“他已经陪我走过一趟着人间地狱了,现在我要去陪他走黄泉路了。”


 

“可以吗?风铃。”


 

“喂喂喂,你不要现在叫啊,这让我很为难的。”


 

我看了看春秋,叹了口气。


 

“好。”


 

“但,春秋你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在黄泉路上活着回来的。”


 

我打开放小摆钟的盒子,把他放在春秋手里。


 

“请便。”


 

“谢谢你风铃。”


 

“如果你真的要谢我的话,活着回来,还要把医药费付一下。记得把咖啡喝了。”


 

我轻轻把门关上,按着原来的路回到办公室。办公室桌上放着一个文件袋,里面是老冰雪和春秋的档案。


 

“啊啊啊我当初为什么要接这个事啊QAQ我太难了。”


 

事情发生在两个月以前。当时我正在泡咖啡时,我的房门响了。


 

“那个,您好。”


 

“请进。”


 

我没问他来干什么就放他进来了。毕竟来着的都是有事的,不然,谁会找我一一造梦师来玩呢?


 

来人是一个拥有紫色眼睛的男孩,从他那我大概了解到了情况。



 

烟火会其实是个骗局,是那些人为了欺负春秋而撒的谎。不,不单单是春秋,还有冰雪。


 

他们再一次把春秋堵在死胡同里,揪着他的头发说


 

“喂,打个电话给你的小男友吧。”


 

“…………”


 

“哈哈哈哈真恶心啊,男男之间。”


 

“乖春秋,只要你打了,我们就再也不找你麻烦了。”


 

“没错。”


 

“真的吗?”


 

“当然。”那人撒开手,把电话还给春秋,退到离春秋三米远的地方说


 

“只要你打了,我们就不来找你了。”


 

“你对他说今晚来天台上。”


 

“好。”


 

“嘟嘟嘟”


 

“喂春秋,咋啦?”


 

“那个,冰雪你今晚有空吗?能来学校天台上吗?”


 

“可以呀,怎么了嘛?”


 

“就是,想和你聊聊生日的事。”


 

“可以呀,那么晚上见啦。”


 

“嗯拜拜。”


 

“哇,还说拜拜,真亲密呢。”


 

春秋无视了他的话,把手机放回到口袋里。


 

“我打了。”


 

“嗯,以后就不惹你了。”


 

“走吧。”


 

“好。”



 

“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在干什么。”春秋说到这时痛苦的用手捂住脸。


 

“这不是你的错。”我递给春秋几张餐巾纸示意他擦擦。


 

“我懂你的感受,有些时候人会因为一些侥幸心理而做错事,你不必自责。这是人之常情。就像神也要吃喝拉撒一样。”


 

“谢谢。”春秋接过纸擦擦眼泪,继续为我讲述他和冰雪之间的故事。



 

那天晚上,冰雪真的就来到了天台上,等待他的不是春秋,而是几个挥舞着拳头的人。


 

当那些人将春秋拉到倒在楼梯口遍体鳞伤的冰雪面前时,春秋下意识地想去推开那些人,扶起冰雪,但他却想起那人的话,而只是握紧了拳头,什么也没说。


 

“推了他,推了他。”


 

“请把我,推下去吧。”


 

这是冰雪最后一次跟春秋说话,也是春秋最后一次听到冰雪的声音。


 

“他就是个疯子。”


 

“他把他朋友推下了楼梯! ”


 

“恶心。”


 

“人渣。”


 

事情发生后不到一周,便在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不用想,就是他们做的。


 

春秋对此也不想多做解释,他把自己关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每天浑浑噩噩的。


 

如果只是语言攻击,春秋是不会这么自闭的,主要原因还是来自他们。


 

很不幸,他们失信了,在那次以后他们继续对春秋施暴且变本加厉。


 

在一次学校施暴中,春秋拿起身上携带的小刀刺向了他们中的一人。


 

电光火石之间,鲜血随着小刀流到春秋手上,也溅到春秋白净的脸上。空气中充斥着金属味,它包裹着春秋,吞噬着春秋身上所剩无几的理智。


 

“然后你就退学了?”我再次为自己泡了杯咖啡。


 

“是这样的,不过说准确点是被迫的,毕竟老师可不会让我这个恐怖份子留在这。”


 

“也是,不过我一直有个小问题。为什么你不告老师呢?”


 

“………………”


 

在我问完的那一刻,春秋低着头,什么也不说。也是老师不是什么都能管的。


 

“没事的,你不用告诉我”


 

“没关系,我已经很久没和人这样好好聊一次了。”



 

春秋也不是没想过,但他每次都会得到相同的答案。


 

“为什么他们不打别人呢?为什么偏打你呢?”


 

“这说明你身上也有做错的地方。”


 

“又没事的,小打小闹的。”


 

“他们成绩那么好,怎么会打人呢?”


 

对啊,为什么呢?为什么呢?春秋也这样问自己,最后得到了答案


 

因为自己好欺负啊,因为自己软啊,因为……因为……自己生来就这样。


 

那次时间后,学校颁布了一个规章制度。这没什么奇怪的,只是最后一条写着


 

“不准恋爱,一经发现扣五分。”


 

这很正常,可后面用红字写着


 

“同性恋直接退学


 

春秋知道这是为自己设定的,很自觉的在第二天退学,和冰雪一起。


 

“医生,我说完了。”


 

“嗯,这是有点复杂,所以你希望我就出冰雪?”


 

“是的。”


 

“可以呀。”


 

我给冰雪设计了一套拯救方案,每周进行一次造梦。不过,莫得用处。淦!在治疗几周后,春秋提出了他想参与梦境的想法,被我拒绝了。这种事可不是说着玩的,真要失败的话,春秋也会一起沉睡的。


 

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于是越做越多,我太难了QAQ



 

“叩叩叩”


 

几声敲门声把我从回忆中拉回来,是我的小秘书 。


 

“医生,病人按您说的把安眠药吃下去了。”


 

“嗯。”


 

“病情又加重了。”


 

“对呀,这年头不好搞呀。”


 

“对了,逗医生,这是今天的下午茶。”


 

“嗯,放那吧。”


 

我打开了文件袋,取出冰雪的档案。


 

“冰雪冻人,男十九岁,身高172”











 

“死因从楼梯摔落,头部着地”


 

END










爷不行了

无悔一一颜色

我太难了,我又来了 第二篇。


春秋被人拦在死胡同里也是冰雪前来救场的,当时冰雪还带了几个保安与老师。在那一瞬间,春秋看见了冰雪身上发出的光,很亮,亮到把春秋周围的世界所照亮,亮到让春秋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了。

那是春秋第一次看见身边的颜色。


春秋的生日在十一月二十三日,今年的生日和前年不一样。他不在是一个人了,他的身边有了一个叫冰雪的人


“生日快乐呀!”


春秋喜欢吃糖,尤其是草莓味的。所以在生日那天冰雪送了春秋二罐草莓味糖给春秋。


“老冰雪出手可真大方,一下就是两大罐。”


“唉,谁叫我是你的爸爸呢?好儿子过生日作为父亲肯定要给吧。”


“老冰雪。”...

我太难了,我又来了 第二篇。



春秋被人拦在死胡同里也是冰雪前来救场的,当时冰雪还带了几个保安与老师。在那一瞬间,春秋看见了冰雪身上发出的光,很亮,亮到把春秋周围的世界所照亮,亮到让春秋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了。

那是春秋第一次看见身边的颜色。


春秋的生日在十一月二十三日,今年的生日和前年不一样。他不在是一个人了,他的身边有了一个叫冰雪的人


“生日快乐呀!”


春秋喜欢吃糖,尤其是草莓味的。所以在生日那天冰雪送了春秋二罐草莓味糖给春秋。


“老冰雪出手可真大方,一下就是两大罐。”


“唉,谁叫我是你的爸爸呢?好儿子过生日作为父亲肯定要给吧。”


“老冰雪。”


“干嘛?”


“出门右拐,慢走不送。”


“嘤QAQ别那么无情,许个愿望吧。”


“我是三岁儿童吗?还许愿。”


春秋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还是乖巧的许下愿望。


“生日快乐呀!” 在春秋睁眼的那一刻,冰雪低下头吻住了春秋。这是春秋第二次看到颜色,他感受到冰雪呼出的热气和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跳。


春秋第三次看到颜色是在烟火会上。再一次学校组织的烟火会上。 本来呢,春秋是不想参与的,但由于冰雪真诚的邀请,春秋还是去了。


“春秋来呀来呀。这儿看更清楚。”


冰雪握住春秋的手走到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 这里是学校四楼的天台。春秋看着地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由得笑了笑。


“啪”


烟花绽放在空中,有马上如碎花一般消失在天边。


“真美啊。”


“是呀,不过烟花如昙花一般,虽然美丽却是短暂的,看着却握不住。”


春秋不由得看向旁边的冰雪。那是他第三次看到颜色,烟花独有的颜色将冰雪的脸照的通红,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冰雪一如往常,平静如水的蓝眼睛里出现了一点涟漪。


春秋什么也没说,只是往冰雪那靠了靠,用自己尚有余温的手去握住冰雪冰冷的手说


“没事的,我在。”


冰雪笑了笑,说


“我知道,你在。”


烟火结束后,冰雪神秘兮兮的带着春秋来到通往天台的楼梯口。


“干嘛呀,老冰雪?”


春秋略生气的甩甩手,上面有因春秋抓的太大力而留下的两个红印子。


“干你呀。”


“???”


“春秋”


冰雪认真的看着春秋的眼睛。春秋被他盯得不好意思了,别开了眼。


“我喜欢你。”


“蛤???”


这下,春秋是真的愣在那了。张着嘴,什么也没说或者说一向聪明的春秋呆住了。


“我说,我喜欢你。”


冰雪好玩似的在春秋耳边慢慢说出这句话,还轻轻的舔了下春秋的耳朵。


“你!!!!”


“我喜欢你。”


“知,知道啦!”


“我喜欢你。”


“闭嘴啊老冰雪!”


“我喜欢你。”


“我也是行了吧。”


“行了。”


得到回答的冰雪高兴的像得了糖的孩子,捧着春秋的脸mua了好几下。春秋的脸红的都滴出血了。


“哟,好风景啊。” 声音来自鱼楼梯口,雪秋两人转身一看,是一群以前经常欺负春秋的人。


“你要干嘛?”


冰雪出于本能的把春秋护在身后。


“没什么。”


那人一步一步的走向雪秋他们,把他们逼到楼梯那才停下。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


“石头剪刀布。”


“怎么玩?”


“还能怎么玩,赢了,我们走,输了呵呵呵,有我们来处置。”


“…………”


“如果拒绝的话,后果你懂的。”


“好。”


“春秋来。”


“行。”


“石头剪刀布,你输了。”


“日!”


“hhhh”


那人掠过春秋走到冰雪面前,扔了个小球,力度不大,大足已让冰雪重心不稳帅下楼。


“喂!你干什么!”


那人挥了挥手,几个人立刻伸手拦住春秋。


“没事的,他摔不死。”


冰雪确实没受多大点伤,就是手臂擦破了,但整个人都晕过去了。


“楼梯不高,春秋你没发现吗?”


“发现什么?”


“冰雪没有特别明显的情绪。”


真的,春秋仔细回想了下,冰雪真的很少生气。


“而且,你能看见灰色。”


“看见满世界的灰色。”


“对吗?”


“…………”


“hhhh你我都是颜色异能者。”


“冰雪也是,他是储存系的,他的颜色对我很有用。”


“哦,对了,这个给你。”


那人扔了一个红球给春秋,他心底的怒火涌上心头。


他挣脱几个人的包围,喊到


“冰雪!”


一瞬间,春秋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白茫茫的。


“不对,这是第几次了?”


默墨MagmaMirrors
I miss the plac...

I miss the place where I Iived before.

I miss the place where I Iived before.

披荆斩棘的萝卜

诈尸

本来已经决定退圈了,但今天想说点什么。

不论他被黑成什么样,我依旧爱他。

也请曲协一视同仁,别用我们交的税来排挤我们喜欢的人。

本来已经决定退圈了,但今天想说点什么。

不论他被黑成什么样,我依旧爱他。

也请曲协一视同仁,别用我们交的税来排挤我们喜欢的人。


爷不行了

无悔一一幸运

嗨我又来更文了,这篇借用了 @及樱未墨 的人设,结局有些不一样,但一定是刀中带糖的。

我将这“无悔”分为幸运,颜色,和无悔三篇,三周更完。

(题目的名字不只是因为和文章中心相呼应,更是因为我遇见了秋秋,冰雪,咩咩,月咏,是他们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精彩。当然除了他们还有很多人。以前我只是认为我喜欢第五所以才去看他们的,现在我明白了,其实我只是想看他们在一起玩的时光而已,看他们的热血,看他们的欢笑。马上他们就要打深渊了,我的青春有回来了。(闭嘴吧,老阿姨不配拥有青春)


这篇算是我的一个新的挑战吧,文中有那么一点讽刺暴力,学校,黑暗社会的意味 (虽然不明显)

我本来想讲述一个少年和另一个少年克服重重困...

嗨我又来更文了,这篇借用了 @及樱未墨 的人设,结局有些不一样,但一定是刀中带糖的。

我将这“无悔”分为幸运,颜色,和无悔三篇,三周更完。

(题目的名字不只是因为和文章中心相呼应,更是因为我遇见了秋秋,冰雪,咩咩,月咏,是他们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精彩。当然除了他们还有很多人。以前我只是认为我喜欢第五所以才去看他们的,现在我明白了,其实我只是想看他们在一起玩的时光而已,看他们的热血,看他们的欢笑。马上他们就要打深渊了,我的青春有回来了。(闭嘴吧,老阿姨不配拥有青春)


这篇算是我的一个新的挑战吧,文中有那么一点讽刺暴力,学校,黑暗社会的意味 (虽然不明显)

我本来想讲述一个少年和另一个少年克服重重困难在一起,虽然可能有生命危险,但只要有爱的人在身边就不怕的故事,结果写成了这个辣鸡的玩意儿。

淦!不说了,开始正文。

(注:此文没有任何黑老冰雪和秋咕咕的意味,骂人的话只是为了文章效果。我废话好多啊)






对不起。”春秋再一次无力的举起手有再一次放下。


“哎呀,只要你推了他,我们就不在找你麻烦了。”那些人的话语想病魔一般,环绕着春秋。


“推了他,推了他…………”


内心的声音想雨后春笋一样,不断生长,不断冒出你,不断击垮春秋最后的防线。


“来吧,如果能用我的生命换你平安的话。”冰鞋捉住春秋相往后缩的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那么,我愿意。”冰雪看着那双惊恐的紫色眼睛笑了。


“对不起。”


鲜红的鲜血浸染着白色的墙壁,像一朵彼岸花,它在吞噬春秋身上最后的颜色





对于春秋来说,整个世界都是浅灰色的,花,鸟,树,包括人都是灰色的。这个现象是从春秋生下来就有的。不过说来也讽刺,春秋有一双紫色色眼睛。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


对于这些异于常人的现象,春秋从一开始的暴躁到厌恶再到平淡最后到现在的麻木,这几种变化春秋只用可短短三个星期,也许是父母的漠不关心,毕竟春秋从小就是从父母的争吵中长大的。所以他比别人更能适应这些异常。


“估计以后都要独来独往了。”


春秋对着正在闪烁的烛焰,双手合十,在心里许下一个愿望。


“希望以后有人能来陪我。”


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春秋遇见了他的真命天子一一冰雪冻人。


和冰雪的相遇说来也是巧合,却也像是命中注定。开学那一天,春秋穿着一身灰的衣服走去学校,这在春秋看来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在他眼里世界一切都是灰的。可在别人眼里却不同,大家都是暖色系的,就他一个是冷色系的,你说奇怪不?所以大家一看到春秋就在那小声嘀咕道。


“哇,你看那个人,好奇怪啊。”


“对呀,对呀。”


对于这些评论,春秋已经习惯了,他低头直冲冲的往前走,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前面的,你好呀,你叫什么。”


白毛男孩急冲冲的跟上春秋便顺手拦住了他的路。


“啊?春去丶残秋”


这是春秋第一次被人拦住问姓名,愣了一下,随机报出姓名。


“我叫冰雪冻人。”


男孩伸出手,春秋看着手不禁赞叹道“好白。”男孩的手跟他的姓名一样,雪白,没有一点的污染。


“你好呀,冰雪。”


“你好呀,春秋。”


男孩的友谊就这样简单的交下了。


冰雪确实是春秋的一个特别的朋友,特别到春秋对冰雪有种说不出的感情。


“没关系的,,不要听就行了。”面对那些人的冷嘲热讽,冰雪往往会选择捂住春秋的耳朵。


冰雪的手很暖,这份暖随着冰雪的手传到耳朵再传到春秋的心里。


“不管怎样,我一直在你的身边。”


“知道啦,老冰雪你好肉麻啊。”


“嘤QAQ”


春秋下意识的拍开冰雪的手,但也贪恋地短暂的握住冰雪的手,然后马上松开。


“哎呀,你要摸就摸啦,我不会说你的。”


“闭嘴啦,谁要摸你啊!”


当春秋和冰雪亲亲我我(???时,流言正在四起。


冰雪长得不算丑,竟还有几分英俊在里面(真的,冰雪还真是挺好看的。)但春秋也不错,干干净净的,但在别人眼里春秋似乎就是比冰雪难看,就是不配和冰雪在一起。


“看看你,长的那么丑,学习又不好 怎么配得上和冰雪一起玩?”


“哈哈哈 你们看他那个样像不像个没人要的孩子。”


“满嘴脏话,有娘生没娘养。”


“如果他要是个女的,就像个女/表/子一样。”


“啧,你说这话我还觉得污辱了女/表/子这个词了呢。”


从一开始的几个人的窃窃私语到全班的嘲笑,春秋也只是偶尔发几次火,更多的只是无所谓的笑笑。


春秋的忍让让欺凌者更加猖狂,他们甚至在春秋的课桌里塞垃圾,餐巾纸或者是其他一些令人呕吐的物体。更有甚者曾把春秋逼到死胡同里准备“替天行道。”


不过要知道冰雪也不是吃素的,他当场把那些垃圾倒到扔垃圾的人的桌上,说


“倒掉。”


那人也是第一次被平日很温和(冰雪的确很温柔,我感觉他每句话都是带着笑意的,温文尔雅,不过不要注意他讲了什么…………)的冰雪所吓到,乖乖把垃圾丢掉。


辞浅

吸血鬼与堕落【雪兔】上

【11月5日

  今天去巡查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吸血鬼,听见他同伴叫他,好像是叫什么伊万?不过没抓他,就那么放他们走了,本大爷也不能做没有证据的抓捕行动,我真是一丝不苟!】

  “怎么会有人在那种巷子里?”

  基尔伯特掠身拐入小巷,潮气在他的羽翼表面渡上一层水膜,杂货店关门已久,发黄破损的广告单像胡乱粘贴的广告单,修补起一些斑斑锈迹。

  周遭安静的可怕,呼吸声均匀的想起在耳畔,实在无法想象会有人进入这里面。

  翅膀沉重的挂在伊万身后,拍打羽翼声隐约传来使他不安,拜托,可千万不要...

【11月5日

  今天去巡查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吸血鬼,听见他同伴叫他,好像是叫什么伊万?不过没抓他,就那么放他们走了,本大爷也不能做没有证据的抓捕行动,我真是一丝不苟!】

  “怎么会有人在那种巷子里?”

  基尔伯特掠身拐入小巷,潮气在他的羽翼表面渡上一层水膜,杂货店关门已久,发黄破损的广告单像胡乱粘贴的广告单,修补起一些斑斑锈迹。

  周遭安静的可怕,呼吸声均匀的想起在耳畔,实在无法想象会有人进入这里面。

  翅膀沉重的挂在伊万身后,拍打羽翼声隐约传来使他不安,拜托,可千万不要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乱抓吸血鬼的天使,伊万可不想有什么无谓的争斗。

【是吸血鬼?】

  没有收起的鸦羽色翅膀赫然将基尔伯特的心提起,看来他的猜想已被证明的十有八九。

  “你在这干什么?”

  建筑物遮挡了大部分阳光,有一点点悄然泄入打亮伊万半脸,乳白色发丝也带上微微凌乱沐浴几日未见的温暖。无形的弦在基尔伯特语言落地的那一瞬被扯紧,伊万不自觉向后退了一步。【没什么好怕的,他还不一定就会抓了自己。】一次又一次,他如是对自己说。

  “偶然经过罢了,你呢?因为好奇?”

  “本大爷觉得这样很容易引起好奇吧。”

  “也是。”

  基尔伯特眼生这位高大的吸血鬼,也不敢有什么妄下定论的抓捕,两人一齐陷入缄默,气氛并没有因为这种相对无言而缓和,或许用僵持来形容更为贴切。

  “伊万?你在这里做什么?”

  王濠镜在上空盘旋了几下之后飞入,目光与银发天使相接的瞬间,像是被人扼住了呼吸,有那么刹那间停滞。

 “该回去了。”他语气生硬的也开了口,明显是因为不愿再多待下去一秒,王濠镜对伊万说话时明显带着不悦,只是片刻之后他回头看看基尔伯特,仿佛在责备伊万怎么和一个可能对他们有威胁的天使耗着。

  “嘁,这是你同伙?”

  伊万没有应答,王濠镜也仅仅轻声回复数字:“算得朋友而已。”

该回去了。

  两个吸血鬼飞走,宛若两只巨大的飞鸟,消失在基尔伯特的视野中。

“本大爷是这次不确定!下次再见!不要被我发现你们有作过什么害!”

他朝天空大喊,也许这是无谓的警告。太阳依旧挂在原位,倒是云层,非但没有飘散,反而异常的相互吸引般聚合,被渡上一层金色的光辉,他穿过那些云层,天使到了换班时间。

不论是白昼还是黄昏,天界一直是这般明亮,黑暗在其中简直没有任何容身之地,这里不会是,不该是。

基尔伯特抽出一本名册,封面毫无瑕疵的与未曾使用过无异,内页倒是恰巧相反,纸页绵软的覆上一层颇具年代感的黄色,像一份陈置已久的旧报纸,有些字已经模糊不清。

他凭借记忆找到属于伊万和王濠镜的记录,“功过”一栏空空荡荡。

“看来还挺老实。”

基尔伯特将名册放回原处:“本大爷没有抓他们果然是正确的决定啊!”

吸血鬼在凡间经过了三个日夜轮回,天使在云层上方未知处感受无尽白昼。

终是没有沉寂安宁,夜间静穆时,殷红悄然汩汩流出,蜿蜒着走上通往死亡的路途。

弗朗西斯擦拭着指尖上鲜血,白色羽毛沾上星星点点的红,空气中咸腥黏腻着萦绕在他于伊万身旁,争相攀爬上他们的衣服纤维。

基尔伯特收到消息,打开门便是看见身上沾满鲜血的两人。

“嘿,尼桑等你很久了。”弗朗西斯将纸巾丢下,大大方方的揽住基尔伯特的肩,“我差点以为你不来了,你果然还是在意尼桑的对吧?”

基尔伯特拍开他的手,简单查看了一下现场情况,面对这都几近于“沐浴在血中”的两位,他更愿意相信弗朗西斯,介于同为天使的身份。

“本大爷才没有在意你,不过是奉命来查看一下情况。”基尔伯特睨了眼金发天使,“这是怎么了,弄成这个样子,”

挂历瘫软在地上,桌子也被撞的离开原位,地毯也难逃被浸染的命运,偶然掉落的几片羽毛已看不出原先是何种色泽。基尔伯特为可怜的死者合上双眼,那记录着最后一秒惊骇属于一对紫色眼眸。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是哪个家伙弄的。”弗朗西斯耸耸肩,暗地里却如细碎的针朝伊万扎去,“在这儿,不就是他吗?”

伊万的瞳孔骤然紧缩,深知处境绝然对自己不利,亦或已经可以形容为在悬崖边缘摇摇欲坠:“这位金发的天使,说谎可不太好,毕竟这不是万尼亚干的。”

这种情况,一个毫无办法展示任何证据的吸血鬼说的话,能拥有多少可信度?连1都是奢望。

“谁信?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吗?”弗朗西斯失笑,摊开空空如也的双手对着伊万,莫名而来的嘲讽细若游丝的慢慢漂浮,“很遗憾,你没有。”

风邀请窗帘共舞一曲,将伊万与他们隔离,送入夜空,送入一地碎裂的凄凄,送走一个黯淡的背影。

一曲终了,特别来宾退场。

“你先走?尼桑在这里再看看,做下勘察收集证据什么的?”弗朗西斯勾唇,嘴角掺杂着获胜的得意。

基尔伯特应下,他也懒得与满屋血腥耗着,粘稠的使他几乎要无法呼吸。

时钟没有损坏,滴答,滴答,作为目击者,目睹也见证了这一切。

伊万站在一片树丛中,夜间的寒由四周渗透,围着他的树木宛若一栋经历暴风雨而破败的房子,清冷的风噬咬着伊万体表仅存的微弱暖意。一个白色身形在他身后闪过,是夜幕映衬下的一道剪影?还是那个留意着他的某位天使先生?

白茶凉久

失踪人口回归www是迟来的万圣节快乐!昨天公招出了小火龙所以画了!(上次画了梅尔,没过多久就公招出了)虽然损失了德狗和红……(tag疯狂暗示红啊啊啊)p2是蓝毒!(黄毒?)

失踪人口回归www是迟来的万圣节快乐!昨天公招出了小火龙所以画了!(上次画了梅尔,没过多久就公招出了)虽然损失了德狗和红……(tag疯狂暗示红啊啊啊)p2是蓝毒!(黄毒?)

贝小蛮w
画了个自己【自重】

画了个自己【自重】

画了个自己【自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