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词牌名

3788浏览    374参与
夕贝

西江月·李长吉

今古仙人多少,吾生久病长逢。
床前长吉笑天封。二十六年此供。
千载白云君为,一方黄鹂相中。
少年来去自匆匆。短赋新情是梦。

辛丑牛年十一月中旬

今古仙人多少,吾生久病长逢。
床前长吉笑天封。二十六年此供。
千载白云君为,一方黄鹂相中。
少年来去自匆匆。短赋新情是梦。

辛丑牛年十一月中旬

sun._

临江仙·冬夜望东城学府自勉

树影婆娑系月影,风动催鼓流云。花折叶落余长情,栉风沐雨里,谁人独自省。                         

三年萧萧如江水,往日无谓阴晴。惊起窗前望东景,寒楼平地起,光蕴学子音。

树影婆娑系月影,风动催鼓流云。花折叶落余长情,栉风沐雨里,谁人独自省。                         

三年萧萧如江水,往日无谓阴晴。惊起窗前望东景,寒楼平地起,光蕴学子音。

汪海洋渤
如梦令·寻水性杨...

如梦令·寻水性杨花记

汪海洋渤

泛舟泸沽湖面,

花期未至寻岸。

返途落桨时,

数盏婀姿姗现。

无憾!无憾?

便少复游企盼。

2022.1


如梦令·寻水性杨花记

汪海洋渤

泛舟泸沽湖面,

花期未至寻岸。

返途落桨时,

数盏婀姿姗现。

无憾!无憾?

便少复游企盼。

2022.1


型灰

西江月•无意叹感

闲坐茶炉火上,静听翻水声摇。

几柑衣去月连梢,衣进新茶无觉。

晴日去离难劝,匆匆好景忙销。

闲时去快似晴朝,时日又将过了

闲坐茶炉火上,静听翻水声摇。

几柑衣去月连梢,衣进新茶无觉。

晴日去离难劝,匆匆好景忙销。

闲时去快似晴朝,时日又将过了

夕贝

贺新郎·叙

风雨前程矣。笑楼中、风流豪辈,具都如此。万古青山孤灯影,叹落红应无似。天下客、梧桐云起。微向云妨明月去,看双鸳、总有痴情喜。归燕晚,暮春事。
回头歧路更知几?到红尘、旧盟新友,故人垂耳。空响当年逢君至。江雪舟严少意。笔与句、何堪天气。城角号眸长夜恨,料如今、谈笑笙歌里。听纵酒,便如是。

垂耳:两耳下垂。 形容驯服的样子。
何堪:怎能忍受


风雨前程矣。笑楼中、风流豪辈,具都如此。万古青山孤灯影,叹落红应无似。天下客、梧桐云起。微向云妨明月去,看双鸳、总有痴情喜。归燕晚,暮春事。
回头歧路更知几?到红尘、旧盟新友,故人垂耳。空响当年逢君至。江雪舟严少意。笔与句、何堪天气。城角号眸长夜恨,料如今、谈笑笙歌里。听纵酒,便如是。

垂耳:两耳下垂。 形容驯服的样子。
何堪:怎能忍受


型灰

见图连作

城楼尽处阴云掩,

夜阙千灯影浮潺。

古汴金陵烟柳数,

不如乡路半溪颜。


城楼尽处阴云掩,

夜阙千灯影浮潺。

古汴金陵烟柳数,

不如乡路半溪颜。




型灰

木兰花慢

叶摇青枝处,疏暮色,乍秋明。

月水静绵连,水中月上,云母流屏。

围城,日中黛路,最难销和应笑颦声。

寒爽秋时暖去,桂香袭路叠层。

轻轻,黄叶代青,庭落叶,草漂汀。

夜雨积,晃盏洼中看见,淡曳长横。

愉晴,絮云细镂,映彩云重数向楼倾。

一夜戏牌歌舞,往流数月摇铃。

叶摇青枝处,疏暮色,乍秋明。

月水静绵连,水中月上,云母流屏。

围城,日中黛路,最难销和应笑颦声。

寒爽秋时暖去,桂香袭路叠层。

轻轻,黄叶代青,庭落叶,草漂汀。

夜雨积,晃盏洼中看见,淡曳长横。

愉晴,絮云细镂,映彩云重数向楼倾。

一夜戏牌歌舞,往流数月摇铃。

夕贝

一七令同三首

愁。秉烛,登楼。
浑缭绕,直绸缪。朝朝暮暮,寸寸情流。
五房三载枕,千帐一时舟。
沦落夕阳无限,贱消深崦自由。
沧浪奏听五十欲,肮脏垂闻故人谋。

庭。返照,斜明。
空自赏,共谁听。云舒燕去,叶老虫鸣。
微风吹直念,万籁倚长声。
玩月月光相照,看山山影同情。
人生自古多悲喜,泪死于今少思聆。

井。烟光,波影。
愿长生,羞续命。大梦如此,高眠问禁。
忽沾柳树花,犹倾江檐鬓。
望无计深庭酒,置有情偏槛镜。
山间飞鸟欲为言,林下伫凫曾嗜省。

辛丑牛年十月二十七

愁。秉烛,登楼。
浑缭绕,直绸缪。朝朝暮暮,寸寸情流。
五房三载枕,千帐一时舟。
沦落夕阳无限,贱消深崦自由。
沧浪奏听五十欲,肮脏垂闻故人谋。


庭。返照,斜明。
空自赏,共谁听。云舒燕去,叶老虫鸣。
微风吹直念,万籁倚长声。
玩月月光相照,看山山影同情。
人生自古多悲喜,泪死于今少思聆。



井。烟光,波影。
愿长生,羞续命。大梦如此,高眠问禁。
忽沾柳树花,犹倾江檐鬓。
望无计深庭酒,置有情偏槛镜。
山间飞鸟欲为言,林下伫凫曾嗜省。

辛丑牛年十月二十七

夕贝

临江仙二则

空闻山传新鸟恨,舟轻芦苇鸣琴。
相逢不见两同心。水清如碧玉,举目望山林。
今日更与花中客,赏天无色嘘吟。
俗人吊敢问披襟。高楼云彩拂,觅尽有知音。

惹却半生浑无劲,蜉蝣何似当时。
鸥情纵使是卑微。载春春不去,北雁孰谁非?
苟合朝暮风亦老,连池移种蔷薇。
舍檐喜雨著香枝。千行红泪落,明日各高低。

辛丑牛年十月二十九

空闻山传新鸟恨,舟轻芦苇鸣琴。
相逢不见两同心。水清如碧玉,举目望山林。
今日更与花中客,赏天无色嘘吟。
俗人吊敢问披襟。高楼云彩拂,觅尽有知音。



惹却半生浑无劲,蜉蝣何似当时。
鸥情纵使是卑微。载春春不去,北雁孰谁非?
苟合朝暮风亦老,连池移种蔷薇。
舍檐喜雨著香枝。千行红泪落,明日各高低。

辛丑牛年十月二十九

行止

清平乐

   凭栏东畔,天涯路望断。不若初秋花已斑,西风凉杀北岸。

   相隔远雁万里,却道咫尺两半。不惹新旧桃符,愈行愈念已然。

   凭栏东畔,天涯路望断。不若初秋花已斑,西风凉杀北岸。

   相隔远雁万里,却道咫尺两半。不惹新旧桃符,愈行愈念已然。

夕贝

诉衷情令四则

夕阳西下断人肠。来时猿鸣江。
要知五柳闲絮,吹入众庭梁。
疏影密,目山窗。是苍凉。
琵琶声漏,醉人斜阳,渐见思量。

古人总是赋新愁。新愁何其忧?
红莲昨日繁苦,今日会当流。
撑橹棹,望兰舟。独言秋。
纵然相见,意难忘却,遗恨心头。


洲鸥两岸岁相闲。天上有人间。
醉眸一见乾坤,便道夕何年。
思不尽,盼神仙。降无边。
铜香折祷,金蟾讼语,且祝阑珊。

朦胧短夜别楼中。剔灯月笼风。
桃花千里寒尺,怎奈绪相逢。
南国夜,北尘宫。饮松峰。
烟炉生日,朝暮飞光,归去从容。

辛丑牛年十月下旬

夕阳西下断人肠。来时猿鸣江。
要知五柳闲絮,吹入众庭梁。
疏影密,目山窗。是苍凉。
琵琶声漏,醉人斜阳,渐见思量。

古人总是赋新愁。新愁何其忧?
红莲昨日繁苦,今日会当流。
撑橹棹,望兰舟。独言秋。
纵然相见,意难忘却,遗恨心头。


洲鸥两岸岁相闲。天上有人间。
醉眸一见乾坤,便道夕何年。
思不尽,盼神仙。降无边。
铜香折祷,金蟾讼语,且祝阑珊。


朦胧短夜别楼中。剔灯月笼风。
桃花千里寒尺,怎奈绪相逢。
南国夜,北尘宫。饮松峰。
烟炉生日,朝暮飞光,归去从容。

辛丑牛年十月下旬

行止

夜书

三巡酒过迷乱路,

醒来鸿雁无觅处。

空有长书对烛泪。

还恨一舟泛五湖。

                  ——2021.12.23作

三巡酒过迷乱路,

醒来鸿雁无觅处。

空有长书对烛泪。

还恨一舟泛五湖。

                  ——2021.12.23作

夕贝

贺新郎·诀别词词目·其一

眸醉催云住。叹如今、风伤人独,赏花无主。多少野人烦世事,佳节忧愁无数。望记我、明朝风雨。元为东君红萼种,问蜉蝣、几许一杯土。五岳浊,断肠处。  
朅来绝顶携鹦鹉。细啼春、春将啼尽,不啼烟浦。仿佛夜琴皆欲语。怎奈微风别绪。此次去、平生狂赋。休看人间长相守,但无妨、明月心君舞。惆怅晚,惜千缕。

辛丑牛年十月下旬

眸醉催云住。叹如今、风伤人独,赏花无主。多少野人烦世事,佳节忧愁无数。望记我、明朝风雨。元为东君红萼种,问蜉蝣、几许一杯土。五岳浊,断肠处。  
朅来绝顶携鹦鹉。细啼春、春将啼尽,不啼烟浦。仿佛夜琴皆欲语。怎奈微风别绪。此次去、平生狂赋。休看人间长相守,但无妨、明月心君舞。惆怅晚,惜千缕。

辛丑牛年十月下旬

行止

【乌夜啼】

     身旁玉影重,窗打瑟瑟秋风。执笔浅描梨花浓,好似一梦中。

      眼底千帆过,惊雁渌渌波中。忆及往昔倥偬日,还应与君同。

                 ——作于2021.11.13

     身旁玉影重,窗打瑟瑟秋风。执笔浅描梨花浓,好似一梦中。

      眼底千帆过,惊雁渌渌波中。忆及往昔倥偬日,还应与君同。

                 ——作于2021.11.13

型灰

踏莎行•叹念曾人

楼角青云,画亭雕柱,楼亭脚下层青处。

水萍涌里不曾流,碎岩无数湖中处。

过去磐坚,如今淤露,流云经燕哀今浦。

故当萍水一身轻,水流不与浮污路。

楼角青云,画亭雕柱,楼亭脚下层青处。

水萍涌里不曾流,碎岩无数湖中处。

过去磐坚,如今淤露,流云经燕哀今浦。

故当萍水一身轻,水流不与浮污路。

型灰

朝中措•怎识明日今身

阴天栏上几回头,云静水空流。

身倚阁栏灰上,尘云一掸难休。

轻劳闲士,听闻水响,燕返枝头。

今日终将往去,怎知明日同楼?


阴天栏上几回头,云静水空流。

身倚阁栏灰上,尘云一掸难休。

轻劳闲士,听闻水响,燕返枝头。

今日终将往去,怎知明日同楼?


夕贝

贺新郎

料得催销歇。下扬州、烟花暮雨,夕阳凄切。贵竹屋围篱笆短,遍地从容黄叶。风簌簌、同偕似雪。朋侣白头思到老,奈何天、不将烟云别。君却道,心如铁。
人间好铸琼楼阙。念空山、双栖客驻,往来车裂。络绎江南争寒冽。千里蓬蒿尽折。早应去、十分豪杰。纵使屋庐风若喜,莫诗吟、公等听鹈鴂。明月处,与谁说?

辛丑牛年十月二十,依龙谱

料得催销歇。下扬州、烟花暮雨,夕阳凄切。贵竹屋围篱笆短,遍地从容黄叶。风簌簌、同偕似雪。朋侣白头思到老,奈何天、不将烟云别。君却道,心如铁。
人间好铸琼楼阙。念空山、双栖客驻,往来车裂。络绎江南争寒冽。千里蓬蒿尽折。早应去、十分豪杰。纵使屋庐风若喜,莫诗吟、公等听鹈鴂。明月处,与谁说?

辛丑牛年十月二十,依龙谱

型灰

定风波•辞旧

岁始晨中沐浴先,水丝流过意同延。

昨日登临池边筑,水束,水声作响岸参拦。

园里雀来枝上娑,踏过,枯枝落地悄无言。

花落纷飞人少处,过去,门前亭中落其间。


岁始晨中沐浴先,水丝流过意同延。

昨日登临池边筑,水束,水声作响岸参拦。

园里雀来枝上娑,踏过,枯枝落地悄无言。

花落纷飞人少处,过去,门前亭中落其间。


夕贝

贺新郎

故国清风歇。旧山河、新阳天气,叹厮胡月。羌笛隔江犹相识,商女苍生未彻。卷短夜、金戈鍪结。前忆古时多繁盛,卦东南、不抵西风烈。料断哑,杜鹃血。
年将岁半匆匆辙。落尘埃、仙人鹤药,治今唇舌。太守欧阳曾叹说:山水之间丽绝。弦空响、还醒栖蝶。草木人心皆如此,敲千钟、争忍谁幽咽?君子寐,化离别。

辛丑牛年十月中旬

故国清风歇。旧山河、新阳天气,叹厮胡月。羌笛隔江犹相识,商女苍生未彻。卷短夜、金戈鍪结。前忆古时多繁盛,卦东南、不抵西风烈。料断哑,杜鹃血。
年将岁半匆匆辙。落尘埃、仙人鹤药,治今唇舌。太守欧阳曾叹说:山水之间丽绝。弦空响、还醒栖蝶。草木人心皆如此,敲千钟、争忍谁幽咽?君子寐,化离别。

辛丑牛年十月中旬

夕贝

醉公子

幽坐阑干里。遮藏风雨晦。
破浪在仙船。千钧杖履闲。
玉漏征北雁。云黑如霜涧。
欲向火明然。重阳佳节缘。

辛丑牛年十月十四

幽坐阑干里。遮藏风雨晦。
破浪在仙船。千钧杖履闲。
玉漏征北雁。云黑如霜涧。
欲向火明然。重阳佳节缘。

辛丑牛年十月十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