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0
45.8万浏览    9973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1-12-07 09:59
有药.
“你大抵是爱我的,人潮的明媚你...

“你大抵是爱我的,人潮的明媚你不信我望着灰暗的灯火微微颔首,你却信了一个世纪。”


我自诩为你信里的模样

穿过风霜雨雪

在岁月里优雅的哀悼


给我铺天盖地的红色

要玫瑰潜滋暗长

要我热烈又漫长


你大抵是爱我的

人潮的明媚你不信

我望着灰暗的灯火微微颔首

你却信了一个世纪


“你大抵是爱我的,人潮的明媚你不信我望着灰暗的灯火微微颔首,你却信了一个世纪。”


我自诩为你信里的模样

穿过风霜雨雪

在岁月里优雅的哀悼


给我铺天盖地的红色

要玫瑰潜滋暗长

要我热烈又漫长


你大抵是爱我的

人潮的明媚你不信

我望着灰暗的灯火微微颔首

你却信了一个世纪



Godot

夜路

那时我大抵也猜到 

这样的爱 一生只会拥有一次。


在夜的路上

步行一段黑色的距离

一些鲜活的体温靠得太近

空气里 漂浮着审慎的冷


在有序地盛开之前

我却先一步 预想了不同的死

预想了消雪 蝉蜕 竹子开花

太多的喜悦都蕴藏危险

蕴藏了 玻璃的高塔

降临在 十二点零四分的深圳


那时我大抵也猜到 

这样的爱 一生只会拥有一次。


之后我们都相互间错

像两种不同的纪年


那时我大抵也猜到 

这样的爱 一生只会拥有一次。


在夜的路上

步行一段黑色的距离

一些鲜活的体温靠得太近

空气里 漂浮着审慎的冷


在有序地盛开之前

我却先一步 预想了不同的死

预想了消雪 蝉蜕 竹子开花

太多的喜悦都蕴藏危险

蕴藏了 玻璃的高塔

降临在 十二点零四分的深圳


那时我大抵也猜到 

这样的爱 一生只会拥有一次。


之后我们都相互间错

像两种不同的纪年


诗词叫我词少(接约稿约诗)
“他和她环环相视半天,才发现少...

“他和她环环相视半天,才发现少年早已不是少年,唯有眼中的玫瑰开得依旧灿烂。”


《少年将死》这个题目我本来是想说“少年已死”的,但斟酌一番后又感觉,少年还有所待,他的心已经老了,他的身子已经疲倦了。

只有在见她,在风起时,少年的眼里永远都有玫瑰,玫瑰开得分外娇媚。

“他和她环环相视半天,才发现少年早已不是少年,唯有眼中的玫瑰开得依旧灿烂。”


《少年将死》这个题目我本来是想说“少年已死”的,但斟酌一番后又感觉,少年还有所待,他的心已经老了,他的身子已经疲倦了。

只有在见她,在风起时,少年的眼里永远都有玫瑰,玫瑰开得分外娇媚。

理曲儿
“我没忍住,为你写了一百首诗...

“我没忍住,为你写了一百首诗

这一次,也万分依赖”

“我没忍住,为你写了一百首诗

这一次,也万分依赖”

春枕林隈
灵感断断续续的日子里,文字便开...

灵感断断续续的日子里,文字便开始演起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戏剧。

倘若2021年的门票已售罄,那我2022年再来。

灵感断断续续的日子里,文字便开始演起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戏剧。

倘若2021年的门票已售罄,那我2022年再来。

Godot

定量

我回头的时候

桌上有金色的橙子

而他还在桌子的另一岸

自顾自地 忙着其他的事。

就这样我们积累了许多瞬间

一些人颤抖 一些人摸不见

动脉的位置,一些人很熟练地唱歌

说外语,另一些 俯身跪拜

那些我看不见的神灵。

但是仍有一些事物是确定的

例如 橙子的酸味

蜂蜜让一点沸腾的水降温

我知道他也偶尔回身看我

又很快地 回到尘世之中。

我回头的时候

桌上有金色的橙子

而他还在桌子的另一岸

自顾自地 忙着其他的事。

就这样我们积累了许多瞬间

一些人颤抖 一些人摸不见

动脉的位置,一些人很熟练地唱歌

说外语,另一些 俯身跪拜

那些我看不见的神灵。

但是仍有一些事物是确定的

例如 橙子的酸味

蜂蜜让一点沸腾的水降温

我知道他也偶尔回身看我

又很快地 回到尘世之中。

诗词叫我词少(接约稿约诗)
“时间默许我把她剪碎,却不许一...

“时间默许我把她剪碎,却不许一个诗人在宇宙里流放。”


“我看春潮四起,山崖潜入摩天大厦,爱之所以不可声张。”


“耳畔生花花是她,吹不落。”


“把她当成碎纸丢在地上,然后再彻底埋葬。”


救命啊这一篇我真的好喜欢,有些东西该放下时就要放下,我们无法消除痛苦的回忆,但我们可以避免提起啊!


“时间默许我把她剪碎,却不许一个诗人在宇宙里流放。”


“我看春潮四起,山崖潜入摩天大厦,爱之所以不可声张。”


“耳畔生花花是她,吹不落。”


“把她当成碎纸丢在地上,然后再彻底埋葬。”


救命啊这一篇我真的好喜欢,有些东西该放下时就要放下,我们无法消除痛苦的回忆,但我们可以避免提起啊!


许子旌沧海🌸
等想念积满一箱 我就寄给你 《...

等想念积满一箱

我就寄给你


《异地恋与咖啡》

远方寄来快递

箱子兜转山川与车马

到达我的手上

拆开看,里面全是咖啡

不同牌子,不同口味


她的话音也隔着千里距离

伴着电流信号传来

她对我说:

我每次得到新的咖啡

就各样留下一袋

每个口味都留

新牌子旧牌子

白桃或者醇香


它们放在盒子里

存得差不多了

就寄给你


我知道她在说什么


我时时刻刻都在想你

等想念积攒了一筐

我就寄给你

等想念积满一箱

我就寄给你


《异地恋与咖啡》

远方寄来快递

箱子兜转山川与车马

到达我的手上

拆开看,里面全是咖啡

不同牌子,不同口味


她的话音也隔着千里距离

伴着电流信号传来

她对我说:

我每次得到新的咖啡

就各样留下一袋

每个口味都留

新牌子旧牌子

白桃或者醇香


它们放在盒子里

存得差不多了

就寄给你


我知道她在说什么


我时时刻刻都在想你

等想念积攒了一筐

我就寄给你

有谁教汝度流沙

《蓝色橡皮泥》

来和我打个招呼吧 我床角的

蓝色的橡皮泥

我曾在雨后 一个垃圾桶

油亮亮的喷漆里

招待过你的远房亲戚

来我的梦中乐园吧

我亲爱的 蓝色橡皮泥

我为你准备了一片蓝汪汪的土地

那里有蓝蓝的月亮

和滑滑梯

来和我打个招呼吧 我床角的

蓝色的橡皮泥

我曾在雨后 一个垃圾桶

油亮亮的喷漆里

招待过你的远房亲戚

来我的梦中乐园吧

我亲爱的 蓝色橡皮泥

我为你准备了一片蓝汪汪的土地

那里有蓝蓝的月亮

和滑滑梯

Alfie
“我以玫瑰叶为燃料,点燃了满地...

“我以玫瑰叶为燃料,点燃了满地银雪,却困不住风的心脏。”

“我以玫瑰叶为燃料,点燃了满地银雪,却困不住风的心脏。”

纵雪成尘
昨晚深夜很有感触就…… 送给@...

昨晚深夜很有感触就……

送给@宋幾.故 @汉邈 两位老师

记录我认为美好的感情。

昨晚深夜很有感触就……

送给@宋幾.故 @汉邈 两位老师

记录我认为美好的感情。

Lacrymabri
夜莺的心脏染红玫瑰 杀死歌剧的...

夜莺的心脏染红玫瑰

杀死歌剧的女主演

黑巧克力被切碎融化

重新塑成一朵花


那么就一起逃

从聚光灯逃向霓虹灯

再逃向灯塔的白炽灯

灯塔顶端转一圈

用灯光画一个牢笼


我说黑巧克力大半都是苦的

出逃是苦味弥漫大半心脏

心尖上那一点是甜的


谢谢喜欢这个合集的你

夜莺的心脏染红玫瑰

杀死歌剧的女主演

黑巧克力被切碎融化

重新塑成一朵花


那么就一起逃

从聚光灯逃向霓虹灯

再逃向灯塔的白炽灯

灯塔顶端转一圈

用灯光画一个牢笼


我说黑巧克力大半都是苦的

出逃是苦味弥漫大半心脏

心尖上那一点是甜的


谢谢喜欢这个合集的你

Alfie
纵使黑夜无边,玫瑰腐烂—— 我...

纵使黑夜无边,玫瑰腐烂——

我也将吻住风的衣角,撕扯着浪漫,与自由长眠。

纵使黑夜无边,玫瑰腐烂——

我也将吻住风的衣角,撕扯着浪漫,与自由长眠。

Lacrymabri
我把心事说给一株波斯菊听 藏匿...

我把心事说给一株波斯菊听

藏匿在树梢的风也温柔,云也温柔

风徘徊在郊野

树影在草坪上空摇曳


我追寻蒲公英飞行的轨迹

我也会经常想起你

波斯菊花束在风里

被风送往远方的你


喜欢的人……以后攒多一些来开个合集。

苏州要冷了。

我把心事说给一株波斯菊听

藏匿在树梢的风也温柔,云也温柔

风徘徊在郊野

树影在草坪上空摇曳


我追寻蒲公英飞行的轨迹

我也会经常想起你

波斯菊花束在风里

被风送往远方的你


喜欢的人……以后攒多一些来开个合集。

苏州要冷了。

无名小将
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在萧瑟中 辗...

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在萧瑟中

辗转原地又在刺骨冬风里死去


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在萧瑟中

辗转原地又在刺骨冬风里死去

越遥_chalee

译阿多尼斯《风的君王》

<The King of the Wind>


All my flags in a line,

Not to twist, not to wind.

All my voices in a line,

When I sing out everytime.


Up 'em I call and I...

<The King of the Wind>


All my flags in a line,

Not to twist, not to wind.

All my voices in a line,

When I sing out everytime.


Up 'em I call and I pep

Every flower and cypress,

The sky lying on my palette,

I'll spread colours over her dress.


I love, live my life

I was born among words and lines.


Under the banner of this morn,

There's a troop of butterflies taking form;

Fruits are right here to be grown,

I and rain drops make 'em ripe.

As the bell-rung clouds travel light,

With the ocean spend our night.


To the stars I give 'em orders,

I moor and I look up forwards.

Then I throne myself for the being

Of the King of the Wind.



-2021.11-


ps:彩蛋里有中文版噢🤗


白初柒#
我的桔梗枯萎在夜莺死去的那个晚...

我的桔梗枯萎在夜莺死去的那个晚上。


她卷着泛黄的扉页,

掉进水灵灵的镜子里,

在雪花面前吞噬掉了最后一丝香气。


我抚摸着她残落的花瓣,

拼凑起那些不完整的碎片。

恍惚间,

听到夜莺穿过荆棘,

耳语起黎明。


他们看着我笔下的文字,

从旁若无人的旖旎演变成唏嘘的哀鸣,

要我说话,

要我回答。


我的桔梗枯萎在行星陨落的那个黄昏,

我开口,

吐不出半句风华。

我的桔梗枯萎在夜莺死去的那个晚上。


她卷着泛黄的扉页,

掉进水灵灵的镜子里,

在雪花面前吞噬掉了最后一丝香气。


我抚摸着她残落的花瓣,

拼凑起那些不完整的碎片。

恍惚间,

听到夜莺穿过荆棘,

耳语起黎明。


他们看着我笔下的文字,

从旁若无人的旖旎演变成唏嘘的哀鸣,

要我说话,

要我回答。


我的桔梗枯萎在行星陨落的那个黄昏,

我开口,

吐不出半句风华。

薇姑娘的朋友

李敖与胡茵梦

贝塔洛斯的廊桥

还有那个传教士的孤岛

生生世世寻天涯

却在咫尺间走到了海角

踏过流沙和风暴

或许不如一只栖息的海鸟

一翕一合一处扰

这时光还是如此短小

跨过天方夜谭

阅过百家争吵

看遍五千年的生死病老

只在一个垂眸里 

一切烟消云少

没了帝王巍巍

没了生民渺渺

贝塔洛斯的廊桥

还有那个传教士的孤岛

生生世世寻天涯

却在咫尺间走到了海角

踏过流沙和风暴

或许不如一只栖息的海鸟

一翕一合一处扰

这时光还是如此短小

跨过天方夜谭

阅过百家争吵

看遍五千年的生死病老

只在一个垂眸里 

一切烟消云少

没了帝王巍巍

没了生民渺渺

昀初(接稿)
献给永恒的男童——格奥尔格&m...

献给永恒的男童——格奥尔格·特拉克尔

献给永恒的男童——格奥尔格·特拉克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