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诗与远方

3682浏览    865参与
碎叶潜潜

冬日游

这是南方的冬季,没有雪,山上的草本植物墨绿的压着一层褐色的,但更多的是四季常青的灌木或松竹之类,青山未改,一直不改,不像冬天,真的不像。所以我总是在这种时候颠倒了四季,现在是春天吗,还是夏天?

是冬天啦,不知道看日历吗?

哦。

得到这样的答案我是失望的,所以不要怪我没有再说话。

冷空气带来了连续的降水,下午出太阳了,阳光斜斜地从窗棂照进来,洒在我的床沿上,看起来很温暖,于是就有了出去走走的兴致。我要去好好看看这到底是不是冬天呢!

强行拖走我弟(没有)

是一座不常去的小山,因为实在是太陡了,不过我们仍然记得小时候一起在上面摘映山红。弟弟冲在前头,用一根木棍(路边随手捡的)披荆斩棘,我...

这是南方的冬季,没有雪,山上的草本植物墨绿的压着一层褐色的,但更多的是四季常青的灌木或松竹之类,青山未改,一直不改,不像冬天,真的不像。所以我总是在这种时候颠倒了四季,现在是春天吗,还是夏天?

是冬天啦,不知道看日历吗?

哦。

得到这样的答案我是失望的,所以不要怪我没有再说话。

冷空气带来了连续的降水,下午出太阳了,阳光斜斜地从窗棂照进来,洒在我的床沿上,看起来很温暖,于是就有了出去走走的兴致。我要去好好看看这到底是不是冬天呢!

强行拖走我弟(没有)

是一座不常去的小山,因为实在是太陡了,不过我们仍然记得小时候一起在上面摘映山红。弟弟冲在前头,用一根木棍(路边随手捡的)披荆斩棘,我就负责慢悠悠的跟上,跟紧。

山真的很陡,但是自然有一股很神奇的力量,它让我沉浸其中,那种欢愉虽然平淡,但是长久,它不像手机玩久了就头晕啊,无聊啊什么的,我爬山的时候从来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山太陡了,一开始我束手束脚,生怕弄脏了衣服,可是面对这么陡的山我居然没有犹豫。我把手插进枯萎的松针和泥土中,一步步,像植物一样往上。那种感觉很奇妙,像找回了失散多年的朋友,开心,无法言喻。我的确很久没这样野了,只不过没有想到我竟会如此贪想念。也许植物和泥土早已融入了我的血脉,只不过一生还很长,它需要时间慢慢长。

山实在是太陡了,特别是下山的路,只能原路返回了。可是之前一直下雨,泥土下面还是湿湿的,再加上我们来时把本就松软的泥土踩散了,所以我摔了一跤,就在我弟弟摔了一跤的地方。

哎呀,这下可好,要挨骂啦,看看我们俩的衣服吧,到处都是泥巴。都怪山太陡啦!

所以说这到底是不是冬天呢?管他的,我爱它就够了!




碎叶潜潜

岁月清浅

它不曾突然冲走什么

从来都是一点点撼动

从最初的坚不可摧

到最后的一触即溃

有时候随波逐流了很远

一回头还能看到彩虹和芦苇

小船飘啊飘

心情荡啊荡

像一朵小云被风吹得好长好长

岁月清浅

它不曾突然冲走什么

从来都是一点点撼动

从最初的坚不可摧

到最后的一触即溃

有时候随波逐流了很远

一回头还能看到彩虹和芦苇

小船飘啊飘

心情荡啊荡

像一朵小云被风吹得好长好长

碎叶潜潜

看起来遥遥无期的

终会抵达

说好了一生一世的

终于走散

谁的长情到最后

不是被风吹散

无处可寻

可我那时仍然相信

也许年少是一种勇气

即使岁月无情

也会留下光和遗迹

本来都逃不开

是命运的安排

是规律的重演

是岁月平静的外表下冷酷的独裁

雨落在一个人的生命里

才会爱上天晴风烟

别样凄美

终归冷冷清清

看起来遥遥无期的

终会抵达

说好了一生一世的

终于走散

谁的长情到最后

不是被风吹散

无处可寻

可我那时仍然相信

也许年少是一种勇气

即使岁月无情

也会留下光和遗迹

本来都逃不开

是命运的安排

是规律的重演

是岁月平静的外表下冷酷的独裁

雨落在一个人的生命里

才会爱上天晴风烟

别样凄美

终归冷冷清清

余寄生。

20200120 | 120

120 

余寄生

曾经战士穿上盔甲手持刀戟去奋勇杀敌
如今刀戟直奔战士砍裂盔甲要直击要害

曾经刀插进之处鲜血流淌成河点燃希望
如今刀割下之时滴血洒落一地熄灭灯盏

曾经刀叉齐全吃一盘西餐像动一场手术
如今菜刀一把去一次医院如宰一顿猪羊

曾经人可以用文明来对抗野蛮
如今野蛮可以用人来杀死文明

今天你的刀刃上沾了谁的血
明天你想吃点什么

没有想到我竟然会以这样一首诗来开启我的2020。我也没有想到暴力伤医事件没有跟随着2019年一起终止。

我们一边担心猝死与病患、渴望能够在身边拥有医生,一边怀疑医生的医术、将医生视为战败的士兵。我们最终无人拯救。

祝陶勇先生早日康复。...

120 

余寄生

曾经战士穿上盔甲手持刀戟去奋勇杀敌
如今刀戟直奔战士砍裂盔甲要直击要害

曾经刀插进之处鲜血流淌成河点燃希望
如今刀割下之时滴血洒落一地熄灭灯盏

曾经刀叉齐全吃一盘西餐像动一场手术
如今菜刀一把去一次医院如宰一顿猪羊

曾经人可以用文明来对抗野蛮
如今野蛮可以用人来杀死文明

今天你的刀刃上沾了谁的血
明天你想吃点什么

没有想到我竟然会以这样一首诗来开启我的2020。我也没有想到暴力伤医事件没有跟随着2019年一起终止。

我们一边担心猝死与病患、渴望能够在身边拥有医生,一边怀疑医生的医术、将医生视为战败的士兵。我们最终无人拯救。

祝陶勇先生早日康复。

也希望学医的朋友们面前的灯不要因此熄灭,我们一起继续前行。

昔鸟

我有十二个月亮

我有十二个月亮,

有天上的,河里的,湖里的,海里的和镜子里的。

我用四个月亮和不规则的白珍珠串在一起,做成项链,送给第一个她。

我用四个月亮和亮闪闪的启明星串在一起,做成耳环,送给第二个她。

我用四个月亮和在海底的蒲公英串在一起,做成手链,送给第三个她。

“我没有月亮了。”我对第四个她说。

她笑了,眼里全是月光。
我有十二个月亮,







有天上的,河里的,湖里的,海里的和镜子里的。







我用四个月亮和不规则的白珍珠串在一起,做成项链,送给第一个她。







我用四个月亮和亮闪闪的启明星串在一起,做成耳环,送给第二个她。







我用四个月亮和在海底的蒲公英串在一起,做成手链,送给第三个她。







“我没有月亮了。”我对第四个她说。







她笑了,眼里全是月光。
碎叶潜潜

无数个日出与日落

只剩光与影在角逐

玫瑰唱断黎明

是夜与影的声音

谁人绽放在角落里

今夜无星赏风景

风吹散云烟

雾又卷土重来

寻了蛛丝马迹

不过顾此失彼

你是我无法拥抱的光

你是我无处可逃的影

你是我放歌黎明的玫瑰

你是我众星捧月的景

你是我生命中每一个日出和日落

你是我自由如风捉摸不定的谜底

我愿枯萎在你的笑容里

因为

所以

无数个日出与日落

只剩光与影在角逐

玫瑰唱断黎明

是夜与影的声音

谁人绽放在角落里

今夜无星赏风景

风吹散云烟

雾又卷土重来

寻了蛛丝马迹

不过顾此失彼

你是我无法拥抱的光

你是我无处可逃的影

你是我放歌黎明的玫瑰

你是我众星捧月的景

你是我生命中每一个日出和日落

你是我自由如风捉摸不定的谜底

我愿枯萎在你的笑容里

因为

所以

安静.

如果的事

如果可以 

我愿我是浩渺宇宙的一颗星 

在恒星身侧周转 

与万千星云点灯 

为秋日清晨将拉开的帷幕启明 


如果可以 

我愿我是旅途必经的一棵树 

风吹雨打的坚挺 

夏日里孩子藏进我的树荫 

也为匆匆的行人捎送去那清新 


如果我的心是一片森林 

谁将冬眠的松鼠唤醒 

谁将沾满晨露的醋栗 

放入果篮 

装满后才离去 


如果我的心是一间温室 

你不喜欢阳光 ...

如果可以 

我愿我是浩渺宇宙的一颗星 

在恒星身侧周转 

与万千星云点灯 

为秋日清晨将拉开的帷幕启明 

 

如果可以 

我愿我是旅途必经的一棵树 

风吹雨打的坚挺 

夏日里孩子藏进我的树荫 

也为匆匆的行人捎送去那清新 

 

如果我的心是一片森林 

谁将冬眠的松鼠唤醒 

谁将沾满晨露的醋栗 

放入果篮 

装满后才离去 

 

如果我的心是一间温室 

你不喜欢阳光 

我将会把窗子紧紧关上 

你不喜欢下雨 

我将会把你护在手心里 

 

如果明晚月光能按时升起 

如果星星对着我眨眨眼睛 

如果太阳转着同样的轨迹 

如果你听见我呼喊的声音 

嘿,你好,很高兴 

能在这亿万人群中 

遇见你 

 

如果, 

如果好多。 

好多我们遥不可及 

好多我们无能为力 

数不清的好多却是青春的心 

 

如果的事 

谁也不确定 

却要牢牢地把手握紧 

许许多多的我们 

做一个先放手就输了的游戏 

 

如果明天 

我们仍在一起 

就听听彼此的声音 

那都是温暖的 

天使们的神谕

三頁

宝贝

我愿把月亮装进我的口袋

每当黑色的云席卷而来

我就把它掏出来捧在手心

在无边的永夜中

辟一条小路

我愿把月亮装进我的口袋

每当黑色的云席卷而来

我就把它掏出来捧在手心

在无边的永夜中

辟一条小路

三頁

宿命

(上)


西方的夜空里只有一颗星

它在亿万光年之外的虚无中独自漂浮

等着我的出生


(下)


它在很远的地方燃烧

我在很近的地方冻结

(上)


西方的夜空里只有一颗星

它在亿万光年之外的虚无中独自漂浮

等着我的出生


(下)


它在很远的地方燃烧

我在很近的地方冻结

肆鱼

卜算子

来时开青鼎

去时青鼎空

今年此地有重逢

人是过客冢


曾经度往事

方晓往事终

纵使繁弱雁何往

无端醒好梦

来时开青鼎

去时青鼎空

今年此地有重逢

人是过客冢


曾经度往事

方晓往事终

纵使繁弱雁何往

无端醒好梦

碎叶潜潜

错爱

于阳光中伸手

伸手接住一粒尘埃

手捧温暖

也温暖了尘埃的梦

于是连再渺小的东西

都开始向往光明

即使这光明

只是漫长的一生中

再无可能的意外

于阳光中伸手

伸手接住一粒尘埃

手捧温暖

也温暖了尘埃的梦

于是连再渺小的东西

都开始向往光明

即使这光明

只是漫长的一生中

再无可能的意外


Road
在川流不息的街头,在熙熙攘攘的...

在川流不息的街头,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可有想过,今生究竟有多少已知,又还有多少未知?

那些不期然擦肩而过的人,那些一起驻足观望美景的人,那些铺天盖地出现在手机通讯录或者相册里的人,那些或曾为之哭亦为之笑的人,那些为之情深义重亦为之义愤填膺的人,真的可以确定出现在这一生短暂的旅途里,而不是在哪一片似有若无的云痕里?

无论幸运和意外谁先跑来纠缠,所有得到的,终将失去,而所有失去的,终不会回来。


就这样吧,让一首百转千回的歌,带我进入梦乡,浑浑噩噩的,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在川流不息的街头,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可有想过,今生究竟有多少已知,又还有多少未知?

那些不期然擦肩而过的人,那些一起驻足观望美景的人,那些铺天盖地出现在手机通讯录或者相册里的人,那些或曾为之哭亦为之笑的人,那些为之情深义重亦为之义愤填膺的人,真的可以确定出现在这一生短暂的旅途里,而不是在哪一片似有若无的云痕里?

无论幸运和意外谁先跑来纠缠,所有得到的,终将失去,而所有失去的,终不会回来。


就这样吧,让一首百转千回的歌,带我进入梦乡,浑浑噩噩的,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Road

冬至起九

夜吟

天高地远任自由
一起一落何时休
几度缘起还覆灭
雁声戚戚无处候

(原)

冬至起九

夜吟

天高地远任自由
一起一落何时休
几度缘起还覆灭
雁声戚戚无处候

(原)

Road
2019年的云之“一旺一斜阳”...

2019年的云之“一旺一斜阳”

有些歌曲
听不得
一旦听了
欲罢不能

如果任性是毒
终究是无可救药了

2019年的云之“一旺一斜阳”

有些歌曲
听不得
一旦听了
欲罢不能

如果任性是毒
终究是无可救药了

Road

如果美是一种错

只愿能一错再错


如果爱是一种错

只愿能错上加错


如果生是一种错

只愿能不再出错


如果死是一种错

只愿能从未错过


(原)

如果美是一种错

只愿能一错再错


如果爱是一种错

只愿能错上加错


如果生是一种错

只愿能不再出错


如果死是一种错

只愿能从未错过


(原)


碎叶潜潜

我有一面镜子

我常用它照映两汪清清的潭水

只是远在镜子照不见的地方

潭水起了雾,下过雨

然后在某个远离春天的日子

它开始结上永不消融的冰霜

阳光退散,暖风不再

从此我的季节里只有雪

我有一面镜子

我常用它照映两汪清清的潭水

只是远在镜子照不见的地方

潭水起了雾,下过雨

然后在某个远离春天的日子

它开始结上永不消融的冰霜

阳光退散,暖风不再

从此我的季节里只有雪


碎叶潜潜

有人高筑信仰

却被信仰埋葬

过去堆砌的墙

如今亲手推倒

高诵着时代的歌

泛滥成灾的附和

谁人的浅斟低唱

古今却最为倾倒

人生就尽兴一场

不该庸碌于人潮

怕什么曲终人散

大不了误会一场

有人高筑信仰

却被信仰埋葬

过去堆砌的墙

如今亲手推倒

高诵着时代的歌

泛滥成灾的附和

谁人的浅斟低唱

古今却最为倾倒

人生就尽兴一场

不该庸碌于人潮

怕什么曲终人散

大不了误会一场


Oz Wiz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