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诗和远方

9873浏览    2511参与
昏鸦派
今天,年初三,天气无雨大风。...

今天,年初三,天气无雨大风。

好消息是今年春节假期延长了。

坏消息是篮球巨星科比升天了。

不怎么看NBA的我,悲伤没有那么大,但是想到今年的新冠肺,悲伤就大了起来,唉,一个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扮演什么角色,在生死面前,都被一视同仁。

面对如此短暂又脆弱的生命,我们能够做的又有多少呢?

健康才是万能的,放在首位,同时,保持自我和真实地活着吧,好好活下去。

今天,年初三,天气无雨大风。

好消息是今年春节假期延长了。

坏消息是篮球巨星科比升天了。

不怎么看NBA的我,悲伤没有那么大,但是想到今年的新冠肺,悲伤就大了起来,唉,一个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扮演什么角色,在生死面前,都被一视同仁。

面对如此短暂又脆弱的生命,我们能够做的又有多少呢?

健康才是万能的,放在首位,同时,保持自我和真实地活着吧,好好活下去。

昏鸦派
年初一值班,开会 整体形势严峻...

年初一值班,开会

整体形势严峻……

如今对社会最大的贡献就是什么都不做在家躺着就可以了。

年初一值班,开会

整体形势严峻……

如今对社会最大的贡献就是什么都不做在家躺着就可以了。

昏鸦派

◎ 除夕闹一宿 「昏鸦派」


灯光
灯光璀璨
这个夜晚似极了往年的今夜
灯光璀璨夺目
细看,又与往年不同


夜深
夜深人静的人静
是真的静
脑海与心里的想法,全都摊了开来
身体的温柔缱绻
有酒真好
好酒更好
有余温的深夜
鞭炮声响,除旧迎新
烟花,早已是天空散漫的痕迹了
那么深夜
除了痴情人真情人性情人
都睡了罢

乡村祠堂的满堂红
与小时记忆不一致
那时候的心怡新衣亮晶晶
如今,静看孩童们,只能
重复着当年的感觉了

黎明会到来
人总要睡去
睡去了,是另一个世界
想要在另外一个世界见你
那里花儿会唱歌
树儿会跳舞
我只要静静地看着你就好

面朝田野和池塘
背靠山而筑的房子
就在这静悄悄的深夜静悄悄好了

福气,欢乐,满面红...

◎ 除夕闹一宿 「昏鸦派」


灯光
灯光璀璨
这个夜晚似极了往年的今夜
灯光璀璨夺目
细看,又与往年不同


夜深
夜深人静的人静
是真的静
脑海与心里的想法,全都摊了开来
身体的温柔缱绻
有酒真好
好酒更好
有余温的深夜
鞭炮声响,除旧迎新
烟花,早已是天空散漫的痕迹了
那么深夜
除了痴情人真情人性情人
都睡了罢

乡村祠堂的满堂红
与小时记忆不一致
那时候的心怡新衣亮晶晶
如今,静看孩童们,只能
重复着当年的感觉了

黎明会到来
人总要睡去
睡去了,是另一个世界
想要在另外一个世界见你
那里花儿会唱歌
树儿会跳舞
我只要静静地看着你就好

面朝田野和池塘
背靠山而筑的房子
就在这静悄悄的深夜静悄悄好了

福气,欢乐,满面红光
就在单纯的今夜
就在单纯的今夜之后
甘露,花团锦簇,欢迎高歌
还在疯狂地清醒里

铭记,今夜需要佩戴护身符的人们
远方的灾难就在眼前
毅然奔去的溪流
就在大海的澎湃里铭记
祈祷只需双手合十
行程路远
一切的一切盼望手软心慈
终将铭记,今夜冬夜里月桂的芳香
山河为之迷醉的大美
正好在寒冷之前
召唤,召唤的呼声
先把梦安排好
先把围巾与口罩戴好
开始关注,毫无遮掩的你们
给予活着且雄伟站立的感觉
神性高于人性的战争

今夜,除夕
闹一宿,许多人无眠
我知道,我听见
春的声音
多么美好,嫩芽展露的姿态
多么美好的红光
这样的思虑让我不再悲伤


昏鸦派

醉态百出,看,倒躺着的是我……喝多了啊,哈

醉态百出,看,倒躺着的是我……喝多了啊,哈

昏鸦派
红红火火过大年!新年快乐! 祠...

红红火火过大年!新年快乐!

祠堂祭祖满堂红,有过年气氛了!


红红火火过大年!新年快乐!

祠堂祭祖满堂红,有过年气氛了!


昏鸦派
不出门,乖乖做个啃瓜子的瓜子群...

不出门,乖乖做个啃瓜子的瓜子群众

顺便思考人生,哈哈哈哈……不明真相的话,哪有什么人生可言

不出门,乖乖做个啃瓜子的瓜子群众

顺便思考人生,哈哈哈哈……不明真相的话,哪有什么人生可言

昏鸦派

◎ 家  「昏鸦派」

夕阳静照旧窗
曳曳光线进不去的房间
阳光溺毙
溺毙在你怀中
你的爱成了傍晚的伤口
伤口里没有爱意可言
你,还快乐吗?
裸躺在床上
困搂着一条黑卷毛的宠狗
你应该不快乐吧
因为没有风吹来

外面的天空暗沉下来
衣服还在阳台空荡地挂着
窗帘也没有拉开
看了眼你胳膊的半截猫纹身
呼吸忽然就慢了下来
心咯噔一下就感觉到了疼痛
眼泪,不自觉已
滴嗒在胸前

悲伤还来不及散发
已经消失在空气里
想看你的眼睛
更想看你眼眶下的黑眼圈
被模糊的视线遮挡
一切灰灰蒙蒙
像下了绵绵寒雨一般
黑眼圈是看不见了
干脆闭上眼睛
是想家了吗
不是已经在家了吗
家,究竟在什么地方?

◎ 家  「昏鸦派」

夕阳静照旧窗
曳曳光线进不去的房间
阳光溺毙
溺毙在你怀中
你的爱成了傍晚的伤口
伤口里没有爱意可言
你,还快乐吗?
裸躺在床上
困搂着一条黑卷毛的宠狗
你应该不快乐吧
因为没有风吹来

外面的天空暗沉下来
衣服还在阳台空荡地挂着
窗帘也没有拉开
看了眼你胳膊的半截猫纹身
呼吸忽然就慢了下来
心咯噔一下就感觉到了疼痛
眼泪,不自觉已
滴嗒在胸前

悲伤还来不及散发
已经消失在空气里
想看你的眼睛
更想看你眼眶下的黑眼圈
被模糊的视线遮挡
一切灰灰蒙蒙
像下了绵绵寒雨一般
黑眼圈是看不见了
干脆闭上眼睛
是想家了吗
不是已经在家了吗
家,究竟在什么地方?






昏鸦派
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

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倒是其次的其次了。

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倒是其次的其次了。

昏鸦派

◎ 公告世界

41
冬天的积雪
冬天里的深情
一样的莹白,并非能够分得清
疯狂的爱
你见过的那种色彩
早已长埋地底沉睡不醒
 
42
我去找鸵鸟和鸸鹋
想骑上他们去战斗
可他们
只想安静的捡果子吃
 
我的战斗失去了意义
只有鹤鸵想和我战斗
鹤鸵的样子很鸸鹋
性感的小肉垂,远离人烟
害羞的匕首爪子
被评为最危险的动物
 
动物和人一样
害羞的往往独具危险
 
我还没有害羞
我的战斗失去了意义
 
43
我找不回这个午后了
可以休憩喝咖啡的午后
我用沉稳的双眼去寻觅
午后和陌生人一起消失
 
真是令人扫兴的午后
喝咖啡也提不起精神
真是令人扫兴的午后
就这样从我身边走过
也不打招呼
 
星期...

◎ 公告世界

41
冬天的积雪
冬天里的深情
一样的莹白,并非能够分得清
疯狂的爱
你见过的那种色彩
早已长埋地底沉睡不醒
 
42
我去找鸵鸟和鸸鹋
想骑上他们去战斗
可他们
只想安静的捡果子吃
 
我的战斗失去了意义
只有鹤鸵想和我战斗
鹤鸵的样子很鸸鹋
性感的小肉垂,远离人烟
害羞的匕首爪子
被评为最危险的动物
 
动物和人一样
害羞的往往独具危险
 
我还没有害羞
我的战斗失去了意义
 
43
我找不回这个午后了
可以休憩喝咖啡的午后
我用沉稳的双眼去寻觅
午后和陌生人一起消失
 
真是令人扫兴的午后
喝咖啡也提不起精神
真是令人扫兴的午后
就这样从我身边走过
也不打招呼
 
星期一的午后
孤寂,岑寂,沉寂
与众不同的寂寂然
令我心安
 
444
闭上眼睛
整条街道出现在封闭的瞳孔里
装饰店,快递店,烧烤店,建材店,理发店
小饭店,电信,银行,烧烤店,批发部
奶茶店,小卖部......
若是我没有重复计数
可以预测,这麻木的双眸
正变得凝固僵化
 
我没有爱过一家店
但是去过的任意一家店
却出现在了双眸里
我爱过许多的女人
但没有一个爱过的女人
会出现在我的双眸里
我怀疑我的双眸
出了毛病
 
火山
只等火山了
火山可以湮灭我的双眸
 
45
你还舍不得离开
我还舍不得醒来
这深沉的梦
 
积雪会融化
眼泪会流干
诗章会剩下最后一篇
当最后一篇里写完最后一个句号
所有的梦,欲望和孤寂
都随火山的喷发而熔灭
这一刻,便是蚀骨的孤独
下一刻
才是永恒的死亡


十月的诗

《迷路时》

路漫漫长夜
草木 萋萋
虫声 时远时近

漆黑笼罩着大山
一片寂寥
看不见来时路
寻不着下山途

忽然
洒落一地金黄
原来是
是山风的怒吼

这里除了山风
就剩黑夜

这时
云朵散去了


不知是何人
撤了迷雾
点了一盏灯

路漫漫长夜
草木 萋萋
虫声 时远时近

漆黑笼罩着大山
一片寂寥
看不见来时路
寻不着下山途

忽然
洒落一地金黄
原来是
是山风的怒吼

这里除了山风
就剩黑夜

这时
云朵散去了


不知是何人
撤了迷雾
点了一盏灯

昏鸦派
现在病毒危机,不要出门不要约会...

"现在病毒危机,不要出门不要约会,在家搞搞网恋就好了……"

"现在病毒危机,不要出门不要约会,在家搞搞网恋就好了……"

昏鸦派

◎ 公告世界

37
女人来了
我泡红茶
漂亮的女人来了
我开红酒
漂亮异常的女人来了
我庄严,我战栗
我已闪身去我的小阁楼了
 
38
雪花一片片坠落
要是雪花是玫瑰
有没有人要将她们捡起来
放回家去呵护
 
雪花坠落的样子
令人感到寂寞
整个冬天都消失了
大地哀鸣一声
我也莫名地感到一阵衷心的寂寞
 
39
女人叫我从一月开始
不要再写诗了
一篇诗是一副面孔
多么瘆人
 
上帝叫我从一月开始
一天写一首诗
一篇诗是一副面孔
多么迷人
 
直到清晨的旭辉降临
我才明白
上帝是位女人
 
40
应该感谢生命
得以放声大笑大哭大乐大悲
 
应该感谢坟墓
得以分清生与死的界限
 
应该感谢雏菊...

◎ 公告世界

37
女人来了
我泡红茶
漂亮的女人来了
我开红酒
漂亮异常的女人来了
我庄严,我战栗
我已闪身去我的小阁楼了
 
38
雪花一片片坠落
要是雪花是玫瑰
有没有人要将她们捡起来
放回家去呵护
 
雪花坠落的样子
令人感到寂寞
整个冬天都消失了
大地哀鸣一声
我也莫名地感到一阵衷心的寂寞
 
39
女人叫我从一月开始
不要再写诗了
一篇诗是一副面孔
多么瘆人
 
上帝叫我从一月开始
一天写一首诗
一篇诗是一副面孔
多么迷人
 
直到清晨的旭辉降临
我才明白
上帝是位女人
 
40
应该感谢生命
得以放声大笑大哭大乐大悲
 
应该感谢坟墓
得以分清生与死的界限
 
应该感谢雏菊
迎风招摇
让我想起你

Arthit

这天虽然走得很累,却遇到自己想遇到的美好,感觉真好,岁月静好啊,哈哈

这天虽然走得很累,却遇到自己想遇到的美好,感觉真好,岁月静好啊,哈哈

昏鸦派

◎ 公告世界

34

雾霭

伊甸园的雾霭沉沉浮浮

这个人间的雾霭浮浮沉沉

阳光射也射不透的雾霭

闪烁迷人诱人的风情

静悄悄的伊甸园和人间

没有雾霭会不好意思的

雾霭里的眼睛成双成对

蜜蜂,毒蛇,蚂蚁,芬芳的蜜汁

还有欲望雕像,都在雾霭里

伊甸园太过拥挤

小溪流淌的不知是何物

被许多人追逐

就在雾霭里

这个冬天如此漫长

没有醉人的香膏

还是太冷了

就在瑟瑟发抖的寒风里


我低头闻了一闻

女人身体里的乳香

是真的香


35

我很放心似的

就这样流淌着眼泪


受苦的地方太小

诗句也装不下

要是苦...

◎ 公告世界

34

雾霭

伊甸园的雾霭沉沉浮浮

这个人间的雾霭浮浮沉沉

阳光射也射不透的雾霭

闪烁迷人诱人的风情

静悄悄的伊甸园和人间

没有雾霭会不好意思的

雾霭里的眼睛成双成对

蜜蜂,毒蛇,蚂蚁,芬芳的蜜汁

还有欲望雕像,都在雾霭里

伊甸园太过拥挤

小溪流淌的不知是何物

被许多人追逐

就在雾霭里

这个冬天如此漫长

没有醉人的香膏

还是太冷了

就在瑟瑟发抖的寒风里

 

我低头闻了一闻

女人身体里的乳香

是真的香

 

35

我很放心似的

就这样流淌着眼泪

 

受苦的地方太小

诗句也装不下

要是苦难不存在

文字不具有意义

要是诗人不受苦

诗人不具有意义

 

苦难都很美丽

诗人应该习惯美丽的苦难

有良心的诗人

没有良心的命运

命运里装载着黑白的眼睛

井然有序地行注目礼

 

真想美丽的死去

在有注目礼的地方

 

打开诗篇

读过一遍又一遍

我应该很放心似的

可为何,眼泪

流淌不停

 

36

我应该能够做到的

譬如,门口种三株四时春

早晚浇水,静待花开

 

我应该能够做到的

譬如,聆听死者的哭诉

就在生者的哭诉里

 

安静的四时春

安静的死者

两者安静的样子

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应该能够做到的

譬如,开门去爱一个人

关门去恨一个人

Arthit
又一次来到翰林湖农业园,哈哈,...

又一次来到翰林湖农业园,哈哈,可能今天是周一,所以人不多,正因为这样,可以独享很多好看的美景,哈哈

又一次来到翰林湖农业园,哈哈,可能今天是周一,所以人不多,正因为这样,可以独享很多好看的美景,哈哈

鳄冰鱼

第欧根尼的灯笼

红色。践行简单的人

藏身于一件满是窟窿的斗篷

不需要再附加什么了

每一种放弃并没有什么不同

它还在一点一点缺失

解构了苏格拉底辩证的城邦

无端成就了一个疯子


黄色。践行简约的人

独立于一根无靠无依的手杖

不需要再附加什么了

每一句言辞并没有什么不同

它还在一步一步行走

踩到了柏拉图地毯上的虚荣

凭空丰满了一段孤独


蓝色。践行简致的人

混迹于一只泥土浇筑的桶里

不需要再附加什么了

每一缕阳光并没有什么不同

它还在一寸一寸生长

蔓过了亚历山大大帝的额头

平白辜负了一卷光阴


半人。一盏白夜的灯

还穿越着每一颗灰色的心脏

也照亮了简陋的脸庞

红色。践行简单的人

藏身于一件满是窟窿的斗篷

不需要再附加什么了

每一种放弃并没有什么不同

它还在一点一点缺失

解构了苏格拉底辩证的城邦

无端成就了一个疯子


黄色。践行简约的人

独立于一根无靠无依的手杖

不需要再附加什么了

每一句言辞并没有什么不同

它还在一步一步行走

踩到了柏拉图地毯上的虚荣

凭空丰满了一段孤独


蓝色。践行简致的人

混迹于一只泥土浇筑的桶里

不需要再附加什么了

每一缕阳光并没有什么不同

它还在一寸一寸生长

蔓过了亚历山大大帝的额头

平白辜负了一卷光阴


半人。一盏白夜的灯

还穿越着每一颗灰色的心脏

也照亮了简陋的脸庞

昏鸦派
一大早来参加作协活动。

一大早来参加作协活动。

一大早来参加作协活动。

白苏子

东篱

穿过时间的缝隙

闯入迎面吹来的风

裹挟着曾经的不知悔意

一瞬之间竟翻涌出

一株梨花带雨

隐匿于滂沱的蝉时雨

街道上积起的一小片空明

颠倒了整座城市

也抹去了你的身影


了表心意的尺素

七月流火的溽暑

是否会显得冗长

你又是否在遥望彼方

倏尔风起,吹乱了思绪

再做个梦给你……


做个梦给你


穿过时间的缝隙

闯入迎面吹来的风

裹挟着曾经的不知悔意

一瞬之间竟翻涌出

一株梨花带雨

隐匿于滂沱的蝉时雨

街道上积起的一小片空明

颠倒了整座城市

也抹去了你的身影


了表心意的尺素

七月流火的溽暑

是否会显得冗长

你又是否在遥望彼方

倏尔风起,吹乱了思绪

再做个梦给你……


做个梦给你


蕉下客

我有

我有一个梦想

一个不曾与人说过的梦想

我想去诗的远方

我想骑上马儿在无垠的大海上翱翔

我有一个梦想
[图片]

我有一个梦想

一个不曾与人说过的梦想

我想去诗的远方

我想骑上马儿在无垠的大海上翱翔

我有一个梦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