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诗怀雅

23.2万浏览    1277参与
雾忧君

“喂!你要是敢在这里送命,我就把因公殉职直接上报肠粉龙了!你听到没有?!!”

才打到第五章ww,被口是心非的小老虎圈粉了qwq!!嘴硬心软好戳我!摸了一下陈诗(后3p是草摸的小老虎,还有对背上的伤疤心动www)ooc有,不喜勿喷,谢谢

“喂!你要是敢在这里送命,我就把因公殉职直接上报肠粉龙了!你听到没有?!!”

才打到第五章ww,被口是心非的小老虎圈粉了qwq!!嘴硬心软好戳我!摸了一下陈诗(后3p是草摸的小老虎,还有对背上的伤疤心动www)ooc有,不喜勿喷,谢谢

在下枭酌
10月画的小老虎🐯其实原本是...

10月画的小老虎🐯其实原本是打算画陈诗来着的(但我画不动了,于是就变成小老虎的单人了,草)

10月画的小老虎🐯其实原本是打算画陈诗来着的(但我画不动了,于是就变成小老虎的单人了,草)

核平天使

【陈诗陈】Christmas and Songs(二十五)

新人预警


ooc预警


幼儿园文笔


比较长的故事(?)


不定期更新


不喜勿喷


以上都接受的话



        罗德岛的目的地是卡兹戴尔,但前几年刚发生过魔族内战的卡兹戴尔实在是个是非之地,不宜驻留,于是罗德岛的陆舰便停靠在了因躲避天灾而移动到卡兹戴尔附近的维多利亚。


        维多利亚,7:30.pm/晴


        凯尔希难得放了Dr.诺亚一晚上的假,诺亚便拉着阿米娅和陈跑到了维多利亚的街上,...








新人预警


ooc预警


幼儿园文笔


比较长的故事(?)


不定期更新


不喜勿喷


以上都接受的话






        罗德岛的目的地是卡兹戴尔,但前几年刚发生过魔族内战的卡兹戴尔实在是个是非之地,不宜驻留,于是罗德岛的陆舰便停靠在了因躲避天灾而移动到卡兹戴尔附近的维多利亚。


        维多利亚,7:30.pm/晴


        凯尔希难得放了Dr.诺亚一晚上的假,诺亚便拉着阿米娅和陈跑到了维多利亚的街上,因为临近圣诞,街上张灯结彩,熙熙攘攘,十分热闹。陈凭着记忆画了一份周边地图,标注了几个特色小吃店,诺亚便依着陈的介绍像脱缰野马一样疯跑起来,虽然阿米娅频频提醒他注意形象,但小兔子一摇一晃的耳朵却暴露出主人内心的喜悦。也是,阿米娅一直在为罗德岛的大小事忙碌着,鲜少有机会像这样放宽心走在城市的街道上。


        到底是小孩子啊。陈无奈地摇摇头,说道:“算了吧,阿米娅,难得有机会,就让博士好好放松一下吧。你也休息一下怎么样?维多利亚的糖果和时装都很有魅力哦。”


        “是、是吗?”阿米娅的脸红扑扑的,耳朵晃得更厉害了。


        “当然。和博士一起去吧,过几天进入卡兹戴尔可就没机会了。”


        “陈长官不和我们一起吗?”


        “我就不了,我在广场上等你们,正好可以好好看看风景,以前在这里留学时我很少有这样的时间。”


        “那好吧,保持联络哦。”阿米娅向陈露出一个可爱的微笑,蹦蹦跳跳地去追诺亚了。陈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坐在广场的长椅上,看着圣诞树前欢呼雀跃的孩子们。


        维多利亚是很多菲林的故乡,街道上不乏各种外貌的菲林,陈眼前就有一个金发碧眸的菲林幼崽,明眸皓齿,像极了那个许久不见的大小姐。


        陈的目光动了动,摸出随身携带的笔和纸,回忆着诗怀雅的音容笑貌,在纸上勾勾画画起来。


        轻柔的线条勾勒出她柔软的金色波浪长发,细细描绘出那双晶莹的碧眸,嘴角的线条扬起一个自信的弧度,还有一笑就会露出来的可爱的小虎牙。笑靥如花的佳人跃然纸上,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陈轻轻摩挲着纸张,仿佛在抚摸诗怀雅细腻光滑的脸庞。


        快半年了,她还好吗?


        陈闭上眼睛,与诗怀雅一起的时光仍历历在目。


        第一次见到诗怀雅时,陈以为她只是个利用权力进入近卫局的花瓶大小姐,连个正眼都不肯给她,弄得诗怀雅委屈巴巴,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同事。后来诗怀雅用实力证明了自己,所有人都对这个金融与刑侦一手抓,鱼和熊掌兼得的大小姐刮目相看。陈也认可了诗怀雅,但对她还是没什么好脸色,诗怀雅一开始对陈还比较容忍,最后终于忍无可忍,陈瞪着她看,她也毫不示弱地回敬回去,两人的较劲就此开始。后来除了下令和训人以外很少说话的陈竟然和诗怀雅吵起来了,大小姐身上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市井气息,陈也毫不客气地用地道的龙门粗口问候了对方全家,听得周围人目瞪口呆。星熊在一旁劝架,“龙争虎斗鬼见愁”就此成为龙门近卫局一道独特的风景。


        再后来,特别督察组和诗怀雅的小组合作,陈和诗怀雅在战场上齐心戮力、生死与共,陈第一次认真端详了一遍诗怀雅,发现这个家伙好像没有想象中的讨厌,反而有点可爱。把链锤舞得虎虎生风的样子很帅气,思考作战计划时认真的侧脸很漂亮,战斗结束后说出那句“你没事吧”时别扭的表情很可爱。


        陈像看小动物似地观察着诗怀雅,那个还保持着少女心性的金发菲林,看着她如太阳般在人群中发光。


        陈和诗怀雅几乎是两个极端,陈内向、沉稳,诗怀雅开朗、跳脱,但她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龙门的高级警司,都有为龙门服务的信念。


        陈不再敌视诗怀雅,见面时如果心情好也会打个招呼,仅此而已。陈原以为她和诗怀雅的关系会就此止步在普通同事上,直到那天诗怀雅第一次喊出那个称呼——


        阿陈。


        “阿陈,帮我带份早茶!”诗怀雅坐在一堆文件后,头都不抬一下。


        陈瞬间头皮一麻,鸡皮疙瘩掉一地,随行的警员更是惊得下巴差点儿砸到地上。


        诗怀雅本人却仍不自觉:“阿陈?阿陈?你听到了吗?”


        “自己去买。”陈没好气地说,“还有,不准这么叫我。”


        但口嫌体正直的陈sir最后还是给她买了份叉烧加冰柠茶,诗怀雅也没改掉她对陈的称呼。渐渐的,陈发现自己竟喜欢上了“阿陈”这个称呼,亲昵可爱,很有诗怀雅的风格。陈曾听见几个警员私下里学着星熊喊自己老陈,但却没有人学诗怀雅喊她阿陈,仿佛包括陈在内的所有人都默契地认定阿陈是Missy的专用称呼。


        花开花落,暮去朝来,三年的时光走过,不知不觉间,陈与诗怀雅从最初的素不相识变成了互相拌嘴却早有默契的欢喜冤家。


        陈的目光是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她的手指拂过画中人的樱唇,然后执笔用清秀隽永的字迹写道:


        手如柔荑


        肤如凝脂


        领如蝤蛴


        齿如瓠犀


        螓首蛾眉


        巧笑倩兮


        美目盼兮


     


      这是一首来自炎国的诗,在那个名为家的囚笼里,陈最大的兴趣就是和塔露拉一起阅读形形色色的古书。当然那个时候的她对这些诗词的意思还一知半解,阅读古书最大的好处就是她在上文学课时不用太费力。


      陈将肖像画小心翼翼地折好,放进口袋里,起身向闹市区外走去。难得来一次维多利亚,她想在回罗德岛之前拜访一次母校。


      维多利亚皇家近卫学校如城堡般伫立在市区边缘,远方的人群嘈杂喧闹,这里却依旧端庄肃穆。为了让学生有个安静的环境,维多利亚皇家近卫学校校董特地挑了个人迹较为罕见的地方,陈得以不受任何干扰地回忆学生时代。


      突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打断了陈的思绪。陈机警地竖起耳朵,调动起全身的感官。


      陈站在学校门口,声音是从侧墙传来的,她记得那里有几个仓库。陈背贴着墙壁,缓缓移动到转角处,悄悄探出头。


      下一刻,她的瞳孔骤缩,一个熟悉的倩影映入眼帘——金发碧眸,穿不正的大衣与戴不正的帽子,秀美的面孔带着一如既往的骄傲与倔强。


      正是诗怀雅。






      诗怀雅闪身躲进一间仓库里,迅速将门反锁,完成这一套动作后她疲惫地靠着墙壁蹲下,轻轻喘息着,按住侧腹的伤口。


      她接到维多利亚警局的消息,目标之一正在闹市区外徘徊,于是她便带队前去缉捕。战斗比她想象的要艰苦,萨卡兹们简直就是一个个亡命徒,疯了一般地反抗。牺牲了几个警员,诗怀雅自己也挂了彩,这才将敌人一一拘捕。结果在返回途中,他们遭到了敌方增援的伏击,队伍被冲散,考虑到市民安全,诗怀雅不得已只身引开敌人。


      对方人多势众,诗怀雅又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体力不支,还受了伤,在这么下去迟早被他们耗死。


      诗怀雅开始怀念以前的近卫局了,那时陈和星熊都在,陈的刀、星熊的盾、她的链锤,再加上她和陈的指挥,龙门近卫局所向披靡,这种战斗完全可以轻松搞定。诗怀雅还记得她看到的陈的体检报告,战术规划“优良”,战斗技巧“卓越”,名副其实的有勇有谋。


      阿陈……


      诗怀雅抓紧了血湿的衣服,但现在没有时间容她多想,她已经听到周围仓库的开门声了,追兵正一间一间仓库地搜查。一分钟后,诗怀雅看见仓库的门把手开始扭动,她握紧链锤,正打算冲出去时,刀剑出鞘的声音突兀地响起,门把手上的动静听了,门外传来了惨叫声。


      援军?诗怀雅一愣,随即又觉得不对,她没接到通讯,也没听到警员的喊话声。


      那会是谁?是敌是友?


      诗怀雅屏息凝神,倾听着门外的声音。凌乱的脚步声正离她远去,她悄悄将门打开一条缝隙,从门缝中,她看到门前半死不活地趴着几个敌兵,剩下的敌兵追着一个黑衣人渐渐消失在她的视野中。


      “站住!!”一个萨卡兹人领着十几个手持武器的暴徒追赶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神秘人,那人戴着兜帽,看不清脸,宽大的衣服让人难以从体型上判断此人的性别。但这人能在几个呼吸内轻松撂倒好几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士兵,可以确定绝非等闲之辈。


      丛林中窜出几个人拦住了黑衣人的去路,黑衣人的脚步却没有丝毫犹豫,撩开衣服下摆,一把黑钢刀闪烁着冷冽的刀芒。


      




      “小方,这里是A小组。我们找到 Missy了。”


      通讯里传来的消息让方圆心里一喜,说道:“Nice,兄弟,我这就和你们汇合。”


      “你听我说完。我们虽然找到了Missy,但没看见追击的人,他们很可能还在附近,你小心一点。”


      “了解。”


      方圆挂掉通讯,刚走到一处拐角,还不等探头,一股血腥味便扑面而来。他立刻退回去,背靠墙壁,放轻呼吸,片刻后,才缓缓将脸贴着墙壁,尽可能小心地窥探情况。


      他看见一个萨卡兹领着四个士兵在围攻一个黑衣人。方圆认出了那名萨卡兹,正是警方正在通缉的逃犯。黑衣人身手不凡,一挑五依然游刃有余。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十来个人,方圆定睛一看,发现他们的身体还在微微起伏,又不禁对黑衣人高看一眼——制服敌人比杀死敌人更难,没有痛下杀手也说明此人足够理智冷静。


      在方圆思索的时间里,黑衣人已经放倒了四个人,只剩领头的萨卡兹。黑衣人反扭对方双手的动作方圆十分熟悉,与警察逮捕不就范的犯罪分子的动作如出一辙。


      这人是警察?但没穿警服,而且龙门有这么厉害的警察吗?那难不成是维多利亚的便衣警察?


      不过方圆出于私心又觉得不像,因为这个人战斗的样子他总觉得很熟悉,好像在哪里看过很多次。


      萨卡兹很有无赖风范,似乎是看出了黑衣人不想下杀手,好几次被制服后又拼命挣扎着起身。黑衣人明显不耐烦了,黑钢刀也不再避着他的要害。先前手下留情萨卡兹尚不是对手,更何况是现在。


      黑衣人一刀向萨卡兹脖颈切去,眼看通缉要犯将变成刀下亡魂,方圆心里一急,情不自禁地喊道:“等一下!”


      萨卡兹和黑衣人同时一愣,黑衣人的动作却没有停,一脚踹在萨卡兹膝盖上,迫使对方单膝下跪,然后顺势用刀背在他后颈一切,萨卡兹立刻闷哼一声,晕倒在地。


      黑衣人没动,兜帽下的眼睛似乎微微抬了抬,方圆看不见对方的眼睛,却依然感到一道如鹰隼般凌厉的视线锁定了自己。他的心脏如同被看不见的巨手摄住了一般狂跳起来,死神的刀刃仿佛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十分纯粹的杀气。


      方圆咽了咽口水,强压下来自求生本能的恐惧,一边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一边说:“那、那个,我是龙门近卫局的警察,这个萨卡兹是警方通缉的逃犯,请问您能否把他交给警方呢?”


      “龙门近卫局?”方圆听见了黑衣人的自语声,是个清冷悦耳的女声,而且不知是不是方圆的错觉,她的声音里带着很复杂的情绪。


      黑衣人后退几步,方圆顿时感觉身上一轻,呼吸也顺畅了许多,看来她是默许了。


      “非常感谢您的配合。”方圆上前铐住了萨卡兹,顺便近距离观察了一下黑衣人。当他的视线扫过黑衣人兜帽下若隐若现的脸时,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陈sir?!”


      黑衣人一愣,正眼瞧向方圆,兜帽下的脸便完全暴露出来,蓝发赤眸,面容清秀坚毅,正是前任特别督察组组长陈警司。方圆曾在各种地方无数次见过她的模样。


      方圆终于想起来他为什么觉得黑衣人的战斗风格眼熟了,在学校时陈与其他学生的对战录像曾被老师们当作范例一遍一遍播放,他早已烂熟于心。而现在的陈动作只比录像中的更利落。


      “你认识我?”陈问。


      方圆激动地点头。天啊,他见到偶像了!


      “我没见过你,你是新警员?”


      “是!”方圆回答,想了想陈和诗怀雅的关系,他又补充道:“我现在担任Missy的助理。”


      “竟然还是特别督察组的人……给那只叉烧当助理,真是辛苦你了。”


      “不辛苦!等等……”方圆忽然反应过来,她刚刚叫Missy什么?叉烧?


      方圆顿时打了个激灵,这个称呼要是让Missy听到了……他好像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


      “那个……”一向果断的陈忽然有些犹豫,“诗怀雅她……最近怎么样?”


      “Missy?Missy她很好啊。”方圆想了想,说,“就是有时候她会加班到很晚,大家都很担心她的身体,不过她基本当成耳旁风。最近她经常咳嗽,这么一说我得给她准备好热水和感冒药……”


      方圆最后开始絮絮叨叨地自言自语,陈则不自在的咬了咬下唇。


      加班?那家伙不是最讨厌加班吗?而且还加到很晚,真是的,我明明走前叮嘱过她要注意身体。


      “你替我转告她,”陈打断了方圆的自言自语,“工作讲究的是效率,充足的体力才有高效率,多注意休息。”末了,她又补上一句:“小心猝死。”


      方圆差点儿咬到舌头,但还是恭敬地应下了。


      “您不去看看Missy吗?”方圆想起诗怀雅看照片时落寞的神情,“她……很想你。”


      陈顿了一下,但还是说道:“不用了,你也看到我的样子了,我现在不方便见人。”


      陈指了指自己的脸颊,白皙的肌肤上爬上了刺目的源石碎片,已经快要蔓延到颧骨了。方圆哑口无言,他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只是很聪明地没说。


      陈望了望维多利亚皇家近卫学校的方向,诗怀雅这时应该在那边整队吧?她插在兜里的手紧紧攥成了拳,最终还是忍住了去见诗怀雅的冲动,转身向罗德岛走去。


      to  be  continued


   


接下来几章持续发糖高能

佃煮

我岛表演赛女主角之二

我岛表演赛女主角之二

スズカ涼果

CP两天的明日方舟相关!是麦麦和我最爱的小老虎(企鹅物流被我咕了 dbq)


摊位号暂时没有定,蹭了亲友的摊位,但是也欢迎来找我玩一下(x


谢谢大家!!虽然印得不多但是也希望不要让我背回去(。

CP两天的明日方舟相关!是麦麦和我最爱的小老虎(企鹅物流被我咕了 dbq)


摊位号暂时没有定,蹭了亲友的摊位,但是也欢迎来找我玩一下(x


谢谢大家!!虽然印得不多但是也希望不要让我背回去(。

纳嘎哈吗C

明日方舟

/龙虎无差

/沙雕潦草手绘

/6p大小姐性转

————————

*我没有别的号又想发...希望没有打扰到因为小偶像关注我的朋友,以后可能会发很多游戏相关的东西,不喜欢请记得取消关注噢..,不过点图一直都可以w

明日方舟

/龙虎无差

/沙雕潦草手绘

/6p大小姐性转

————————

*我没有别的号又想发...希望没有打扰到因为小偶像关注我的朋友,以后可能会发很多游戏相关的东西,不喜欢请记得取消关注噢..,不过点图一直都可以w

蓝有病SIR

今日进度(指线稿)

上色之后很难看而且只上了局部所以没打算发——

——来找彩蛋吗!

(后面几张(局部)没调色

今日进度(指线稿)

上色之后很难看而且只上了局部所以没打算发——

——来找彩蛋吗!

(后面几张(局部)没调色

敲大一桶水泥

兽人兽人兽人!!!

老陈身上纹路包括想法是照这位大大的 @佃煮 

您的画真的太棒了!!!!(失声尖叫)

兽人兽人兽人!!!

老陈身上纹路包括想法是照这位大大的 @佃煮 

您的画真的太棒了!!!!(失声尖叫)

佃煮

给不要命的刀客塔们画的头像

给不要命的刀客塔们画的头像

核平天使

【陈诗陈】Christmas and Songs(二十四)

新人预警


ooc预警


幼儿园文笔


比较长的故事(?)


不定期更新


不喜勿喷


以上都接受的话



        我叫方圆,方方圆圆的方,方方圆圆的圆,很多人喜欢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念,不过无所谓,他们喜欢就好。


        我是维多利亚皇家近卫学校的应届毕业生,一毕业我就回到了家乡龙门,而且如愿加入了龙门近卫局。虽然只是新人警员,但大家都很看好我,说我很有正义感,又肯努力,一定能成为全近卫局升职第三快的警员。...










新人预警


ooc预警


幼儿园文笔


比较长的故事(?)


不定期更新


不喜勿喷


以上都接受的话






        我叫方圆,方方圆圆的方,方方圆圆的圆,很多人喜欢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念,不过无所谓,他们喜欢就好。


        我是维多利亚皇家近卫学校的应届毕业生,一毕业我就回到了家乡龙门,而且如愿加入了龙门近卫局。虽然只是新人警员,但大家都很看好我,说我很有正义感,又肯努力,一定能成为全近卫局升职第三快的警员。


        于是我问,第一快和第二快的是谁?


        “第二快的是Missy,而第一快的当然是……”他话音未落,旁边的同伴就忽然捅了他一下,他往旁边看了看,立刻闭上了嘴。


        我好奇地望过去,只见一个金发菲林正向我们走过来,一尘不染的尾戒闪闪发光,精致的皮大衣和滑向一边的皮帽散发着富裕的气息。


        是Missy,现任特别督察组组长,也是我的顶头上司。很多警员诧异我刚来近卫局就能进特别督察组,觉得那么危险的地方不适合我这种没有战斗经验的人。但事实上我只是去担任Missy的助理,就算是上战场也只是做些善后工作,所以也就无所谓有没有战斗经验了。


        Missy热情地跟我们打了个招呼,她虽然是高级警司、太古集团的大小姐,却一点也不摆架子,为人开朗善良,像阳光一样温暖,我们都很喜欢她。Missy看到我,眼里却闪过一丝无奈,她敲了敲我的龙角,说:“又在闲聊,工作都处理好了吗?”她只有在工作上一点都不放松。


        “我这就去,Missy。”


        话题被迫中断了,但其实我是知道答案的,全近卫局升职最快的警员,当然是前任特别督察组组长——陈。


        听说近卫局以前有一个很有名的三人组:陈警司、Missy、星熊督察。陈和Missy总是吵架,星熊督察在一旁劝架,这就是以往近卫局里堪称世界名画的“龙争虎斗鬼见愁”。但后来出了变故,陈sir被迫离开,前些天星熊警官也走了,昔日关系要好的三人只剩下Missy一个,所以但凡是经历过那次变故的老警员,都很默契地不在Missy面前谈论陈和星熊。


        Missy对此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她自己其实也鲜少提起陈和星熊,只是时不时地望着桌上三人的合照发呆。


        那次事件我多少知道一点,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各种版本都有。


        我对那些自诩正义的指手画脚一向是嗤之以鼻。我也算是陈sir的校友了,一直很崇拜她,在学校时就听说过不少她的传奇,比如说,让我这个及格万岁的学渣目瞪口呆的“全常规科目A和全教师推荐”的毕业成绩;再比如说,教训恃强凌弱的同年级学生,结果那个学生叫了高年级学长来报复,照样被她打趴下了。在她毕业后供职于近卫局的两年里,龙门的犯罪率和伤亡率直线下降,背地里阴损过她的人无不被她的魄力所折服。总之,这样正直而富有责任心的陈,怎么可能真会像媒体说的那样不堪?


        当Missy问我是怎么看待前任组长陈时,我如此义愤填膺地表达了我对谣言的不满,Missy听了却笑了出来,让我不由得脸颊发烫,心想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她笑完后便让我继续工作去了,那是她唯一一次主动在我面前提到陈。






        新来的助理方圆是个很有趣的小伙子,有朝气、富有正义感,在锄强扶弱、不畏强权方面让诗怀雅想起了陈。


        那个粉肠也不知怎么样了。诗怀雅望着落雪的天空,情不自禁地想。


        圣诞节又快到了,去年的圣诞她还在和陈一边拌嘴一边巡逻,一转眼,陈走了,星熊走了,就剩她一个人了。她还记得自己当时趴在陈的背上问她,下个圣诞陈是不是还能和她一起过,陈说,尽量,但现在看来恐怕是不行了。


        陈离开龙门后,诗怀雅反而对陈念念不忘起来,她想念与陈对喷粗口的日子,想念陈活跃于战场上的飒爽英姿,想念陈在最后留给她的那个微笑……明明只是条讨厌的仆街龙,为什么会让她如此魂牵梦萦呢?


        诗怀雅呼出一口气,看着它化为白气消散在空气中。今天是她巡逻的最后一天,身旁的方圆精神抖擞,时刻准备制止任何不良行为,但诗怀雅已经在盘算着轮班后的假期该怎么过了,反正前两天都什么事没有,今天应该也不例外。


        大概吧。


        “Missy!小方!十字路口发生抢劫,犯人往你们那边去了!”


        通讯里忽然传来警员急促的报告声,诗怀雅耳朵一支棱,瞬间进入状态;方圆扫视四周,一下子注意到几米远处的人群发生了骚动,立刻喊道:“Missy!那边!”


        两人迅速挤进人群,果然看见一个黑衣男子正撞开人群逃跑。


        “站住!警察!”诗怀雅大喝一声,箭矢般飞奔而去,方圆紧随其后。追捕途中,诗怀雅不慎撞到了什么,但她无暇顾及,灵活地绕开民众,几个箭步冲到犯人身后,抬手去剪他的双手;犯人大叫一声,奋力挥开诗怀雅的手,另一只手竟从兜里掏出来一把黑乎乎的手枪!


        他刚想开枪,诗怀雅便一把抓住他握枪的手臂向上一抬,“砰”的一声枪响,子弹擦着诗怀雅的脸飞上了天。诗怀雅拽着犯人的手臂一拉,顺势在他的腹部来了一下,犯人吃痛,诗怀雅趁机夺下他的手枪,一扫腿将他撂倒,反剪其双手,将他牢牢控制住了。


        “抢劫、袭警、非法持有枪支,看来你得在局里蹲久点儿了。”诗怀雅边铐住他边说。


        方圆和其他警员赶过来了,失主也赶过来了。


        “谢谢您!”被抢了东西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她激动地向诗怀雅鞠躬道。


        诗怀雅连忙摆摆手,这本来就是她分内的事,没什么好谢的。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也跑过来了,看起来是失主的同伴。


        “发生什么事了?”年长一些的女人问。


        “秋子姐!”年轻女人唤道,向她解释了来龙去脉。秋子听了,也微微欠身,优雅地向诗怀雅道谢:“非常感谢您,诗怀雅警官。”


        “你认识我?”诗怀雅惊讶道。


        秋子微微一笑:“小姐身边的警官我自然认识。”


        小姐?诗怀雅一愣,随机灵光一闪:“你是说陈?”毕竟和她走得很近的警官也就那么几个,星熊是不可能了,剩下的一两个看样子就不像,反倒是陈比较有可能,虽然那家伙骂起人来一句比一句让人目瞪口呆,行为举止却显露出她受过长时间的礼仪训练,诗怀雅早就怀疑她出身不凡了。


        “是的。话说,您的伤没事吧?陈府就在不远处,要不要我帮您处理一下?”


        诗怀雅这才感觉到阵阵刺痛,一处是来自脸颊上的子弹擦伤,另一处在手上,似乎是在追捕途中撞伤的。


        这点小伤其实完全不用在意,但诗怀雅想着如果能进陈府说不定就能进一步了解陈,于是便说:“那就麻烦你了。”


        五分钟后,一座巨大的府邸出现在诗怀雅面前,规模比起施怀雅家族在龙门的府邸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诗怀雅咂咂嘴:早知道陈府这么有钱,当时就该让粉肠龙还那180万。


        “请进。”秋子推开厚重的铁门,转头对年轻女人说道:“阿纯,去把医疗箱拿出来。”


        被唤阿纯的女人连忙进屋了,秋子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有种让人忍不住想要服从的魔力,毫无疑问,在佣人中她绝对是地位最高的。


        陈府的装潢采用了现代与传统混合的风格,高端大气中还能找到富有炎国特色的细节。偌大的房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但除去诗怀雅、秋子、阿纯和另一名女佣后却空无一人。


        阿陈就是在这里度过童年的吗?诗怀雅坐在沙发上,四处张望着。


        “老爷很久才回来一次,这里平常只有我和另外两人。”秋子一边细细地给诗怀雅上药一边说。


        “其实您应该感觉得到,我是有意将您带来这里的。”秋子合上医疗箱,墨色的瞳看着诗怀雅。


        诗怀雅没出声,算是默认了。她确实感觉得到,毕竟炎国没有随便带人回家的习惯,秋子看起来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就算是要感谢,也不必特意带她来陈府。所以秋子必然是另有目的。


        “我邀请您来这里,主要是想表达对您的感谢,并非代表陈府,而是代表我个人。”


        诗怀雅疑惑地眨眨眼,她有做过什么能让秋子感谢的事吗?


        “我要感谢您这几年对小姐……不,是小陈的陪伴。”秋子脸上的笑容不变,但比起之前礼节性的微笑,明显有了温度。她带领诗怀雅走到一个房间前,轻轻推开门,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个房间地处阴面,大多时候照不到阳光,所以比起其他房间,这里又暗又潮。房间里一尘不染,玩具规规矩矩地摆放在墙角,那边还整整齐齐地摆着几个透明箱子,上面放着一本笔记,封皮上用稚嫩隽秀的字迹写着:观察日记。


        “这里是小姐以前的房间。”秋子轻轻地说,“陈府很大,但小姐却只能呆在这个房间里,连上厕所都要经过允许。而且除了去卫生间之外,如果老爷不开口,她不能踏出房间一步。”


        “为什么?”诗怀雅脱口而出道。这不是软禁吗?


        “这是老爷的命令,他一直很不喜欢小姐。”秋子叹了一口气,说,“小姐出生那年是凶兆年,她出生后的三年里,夫人先后又有过两个儿子,都不幸早夭了。夫人本人在小姐三岁生日到来之际也不幸遭遇车祸去世了。于是老爷便觉得小姐是祸害、丧门星,将她关在房间里,只有在赴晚宴时才带上她。”


        “这也太荒唐了!这不是迷信吗?!”诗怀雅不忿道。


        “我也是这么觉得,但我毕竟只是一个佣人,无法对主人说什么。”秋子说,“小姐她自小就很孤僻,不说不笑、不哭不闹,很安静也很懂事,但我看着却很难受,那样的孩子不是一个人类,只是一个人偶罢了。”


        秋子回忆起当年的幼陈,小女孩乖乖地蜷在房间里,她教陈礼仪,陈就认真地跟着她学,练站姿练到腿软也一声不吭;她教陈念古诗,陈就跟着她念,念到倒背如流。陈在晚宴中的表现无可挑剔,握手、微笑、鞠躬、谈吐,不愧为大家闺秀。旁人都称赞她如何优秀,但即使如此,陈父也只是视她为交际工具,不肯给她一点身为女儿应得的关爱。


        陈从不敢索取什么,她平时喜欢种些花花草草,养些从窗边抓到的小生物,写写日记,画几幅画什么的,却不敢开口要一张多余的纸,一支彩色的画笔。


        “我……看着小姐从出生到长大,看着她受了委屈也一言不发,把眼泪往肚子里咽,然后不知不觉,我就开始希望她能脱离陈府,去寻找她自己的生活,她不属于这里,被条条框框束缚一生绝不该是龙族的命运。”


        “小姐十二岁那年,她被查出了矿石病,老爷把她扫地出门,在那之后的四五年里我再没见过她。我本来以为她会就此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但没想到三年前我又在龙门街头看见了她。”秋子沉重的表情缓和起来,像是终于看见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当时她和您还有星熊警官在一起,我记得很清楚,她当时正在因为要去哪里吃早茶与您对骂。”


        秋子忍俊不禁,诗怀雅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您一定想象不到我当时有多惊讶,惊讶到失态。”秋子轻咳一声,接着说,“虽然有种好不容易教出来的学生被带坏的感觉,但很奇妙的,我很高兴,我好久好久没见过她那么有生气的一面了,我原以为被家族抛弃、唯一的朋友被掳走、被查出矿石病这三重打击会让她一蹶不振,但现在看来,是我小看她了。”


        “在那之后我一直私下关注着小姐的动态,她真的变了很多,有了自己的坚持和信仰,变得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但她背负的依旧一点都没少,不过幸好,她遇见了您和星熊,在你们面前,尤其在您面前,她连仅剩的死板都抛却了,变得更加完整,会生气、会骂粗口、会请人吃早茶……您就像一束光一样,驱散着她内心深处的黑暗。”


        “哎?”诗怀雅的脸更红了,“等等,这有点夸张了……”


        “不夸张。”秋子认真地说,“我看得出来,小姐是羡慕您的,羡慕您的阳光开朗,我想她很愿意与您相处。或许在您看来您只是在陪她吵架,但对小姐而言却意味着许多。”


        “所以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您能一直陪着小姐,但很遗憾,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是啊,确实很遗憾。诗怀雅默默叹了口气,问:“秋子小姐,你对阿陈几个月前的事件是怎么看的?”


        秋子不假思索、斩钉截铁地说:“小姐是个好孩子,她不会做那种事。就算我已经十年没和她说过话了,我也依然这么相信。”


        果然如此。诗怀雅笑了,她想起了之前方圆给她的回答——“我相信陈长官,我相信她不是那种自私的人!”


        听到了吗,阿陈?并不是只有我和星熊支持你,龙门还有很多人相信你啊!


        “感谢你的信任,秋子小姐。”诗怀雅由衷地说道。


        “不,应该是我感谢您愿意分出宝贵的时间听我说这些。”


        “我觉得很值得,我没想到阿陈小时候竟然还经历过这些。下次见到她,我会告诉她的,在她讨厌的家里还有牵挂她的人。”


        “这就算了吧。”秋子微微一笑,“我只是个佣人,不足被小姐挂念。”


        诗怀雅刚想说什么,手机铃声突然急促地响起来,诗怀雅道了声“抱歉”,接起电话。


        “小方,怎么了……我马上回去……什么?合作?和维多利亚警局?”


        to  be  continued




我来了。


自古圣诞搞事季


Missy终于开始接触阿陈的过去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