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诗歌

171.5万浏览    25.7万参与
G.

等风吹,爱永恒

我总是感慨

总是羡慕你们

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意

直白的表达真挚的情感

不畏结局好坏

不管成功与否的坚定

爱是自由的

你们都是表达爱的勇士


然后

我开始嘲笑自己的胆小

怀疑和自我否定


所以我的爱呢

它随春风而起

却又在秋天的落叶中

悄无声息的逝去。

这算是润物细无声吗

只是自我安慰。


以至于当你们都开始释怀

可以笑着说再见的时候

我依然在感情的世界里挣扎

因为我的爱

随风起,等风落

风有止住的时候

但爱一直在。



我总是感慨

总是羡慕你们

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意

直白的表达真挚的情感

不畏结局好坏

不管成功与否的坚定

爱是自由的

你们都是表达爱的勇士


然后

我开始嘲笑自己的胆小

怀疑和自我否定


所以我的爱呢

它随春风而起

却又在秋天的落叶中

悄无声息的逝去。

这算是润物细无声吗

只是自我安慰。


以至于当你们都开始释怀

可以笑着说再见的时候

我依然在感情的世界里挣扎

因为我的爱

随风起,等风落

风有止住的时候

但爱一直在。


岛一然

寒潮

这一丝风中

将夜里所有的

温度降到最低

被抽离的潮汐

重回未知的海域

城市的星星点点

也随着时针

成为浪尖上的舟

多数人的梦

在月下浮浮沉沉


2022.11.27   岛一然



这一丝风中

将夜里所有的

温度降到最低

被抽离的潮汐

重回未知的海域

城市的星星点点

也随着时针

成为浪尖上的舟

多数人的梦

在月下浮浮沉沉


2022.11.27   岛一然



遁遁

冷画

文/遁遁


隔着玻璃窗

笔刷慢里斯条的

将黄叶撕咬完

山包在地面上疾驰

金光走线潦草

一阵呼啸后颜料渐渐干涸

是什么在乌云中淬火?

天空粘住了羽毛

耳朵支起网,等待捕捉


捕捉到枯萎的寸劲

隔着空无一物的距离

涂鸦的布被窗户抽走,我肯定

“今年,又到了该死的时候”

文/遁遁


隔着玻璃窗

笔刷慢里斯条的

将黄叶撕咬完

山包在地面上疾驰

金光走线潦草

一阵呼啸后颜料渐渐干涸

是什么在乌云中淬火?

天空粘住了羽毛

耳朵支起网,等待捕捉


捕捉到枯萎的寸劲

隔着空无一物的距离

涂鸦的布被窗户抽走,我肯定

“今年,又到了该死的时候”

银茹intg

撕咬

故事的结局从来不重要

虚无的镣铐挂在我双脚

星屑和风筝都在天空之上

翱翔

我死在历史的洪流河床


锐利的呼吸

抱住印花被子叹气

麻木的神经

神经兮兮在糟蹋我的表皮

不值得怀疑

任何物有多美妙 新奇

社会的忙碌与我何干系


故事的高潮从来是冲突对立

可是为什么这身躯永远活在矛盾里

被折磨亦或被压抑 

我生还是死 

分不清

只能够听到,看到 

案板在身下 

被落刀


我忍受不认清 不需要 不逃离

论自然规律对生者的命令

镜中的倒影丑陋的能上滑稽戏

我认清,现实的底细......

故事的结局从来不重要

虚无的镣铐挂在我双脚

星屑和风筝都在天空之上

翱翔

我死在历史的洪流河床



锐利的呼吸

抱住印花被子叹气

麻木的神经

神经兮兮在糟蹋我的表皮

不值得怀疑

任何物有多美妙 新奇

社会的忙碌与我何干系



故事的高潮从来是冲突对立

可是为什么这身躯永远活在矛盾里

被折磨亦或被压抑 

我生还是死 

分不清

只能够听到,看到 

案板在身下 

被落刀



我忍受不认清 不需要 不逃离

论自然规律对生者的命令

镜中的倒影丑陋的能上滑稽戏

我认清,现实的底细既自己

我需要,一个眼神的用意

我逃离,狭小的大人外衣

我不得存在一分一秒于

每一团对梦望而却步的人群






岛一然

甜甜的星

星星像糖果一般掉落

能够看见的孩子

从来都不真正孤独

孤独的滋味

常常有着淡淡的甜

偶尔能掩盖

生活里千姿百态的苦

习惯这孤独挺好

听什么声音

都很纯粹

看什么事物

都很理性

不被理解的时候

所有的星星会出现

这个世界的光

会照向更远的未来


2022.11.27    岛一然



星星像糖果一般掉落

能够看见的孩子

从来都不真正孤独

孤独的滋味

常常有着淡淡的甜

偶尔能掩盖

生活里千姿百态的苦

习惯这孤独挺好

听什么声音

都很纯粹

看什么事物

都很理性

不被理解的时候

所有的星星会出现

这个世界的光

会照向更远的未来


2022.11.27    岛一然



清萱

小心

小心翼翼藏起山河锦绣,

只给你看,

世上其他人

都无趣。

也不知是我自命清高,

还是你……


小心翼翼藏起山河锦绣,

只给你看,

世上其他人

都无趣。

也不知是我自命清高,

还是你……


DOY

悟无

迷梦中我睁开眼

剧痛下彻夜难眠

却终也明了先验

迷梦中我睁开眼

剧痛下彻夜难眠

却终也明了先验

酒粥
1 二十年来,地上的每一场雪都...

1

二十年来,地上的每一场雪都化了

渗进草木,渗进波光

春天来的时候

没人追究雪的行踪

但还是有许多雪,安然覆在我身上

逃过了一场又一场春天

我习惯了这些雪

连孤独都凝成了晶莹的冰

我内心闪亮的时候,没人知道它是冷的

多可爱啊,蒙在鼓里的恋人们

竟称赞我心怀宝石


2

雪积得太厚了,先生

但请相信,你叫我名字的时候

我无意引起一场雪崩

你从二十年的雪里拉起我

也一并拉起了草木与河流

草木巍峨,波光浩荡

此刻的伟岸远胜于一切季节

可惜四月还没到

我不敢同你说这些蠢话

我嘴唇颤抖、吞吞吐吐

像一朵不敢轻易绽开的花

我说不出爱你

却只在吻你的时候......

1

二十年来,地上的每一场雪都化了

渗进草木,渗进波光

春天来的时候

没人追究雪的行踪

但还是有许多雪,安然覆在我身上

逃过了一场又一场春天

我习惯了这些雪

连孤独都凝成了晶莹的冰

我内心闪亮的时候,没人知道它是冷的

多可爱啊,蒙在鼓里的恋人们

竟称赞我心怀宝石


2

雪积得太厚了,先生

但请相信,你叫我名字的时候

我无意引起一场雪崩

你从二十年的雪里拉起我

也一并拉起了草木与河流

草木巍峨,波光浩荡

此刻的伟岸远胜于一切季节

可惜四月还没到

我不敢同你说这些蠢话

我嘴唇颤抖、吞吞吐吐

像一朵不敢轻易绽开的花

我说不出爱你

却只在吻你的时候

吐露出我最青涩的春天


3

去街上走走吧,先生

趁雪还没下

我来见你的路上

错过了一夜的灯火和月光

你知道月光是可以下酒的

今晚的月色够我们喝醉三次

我喝醉后你可以奔跑

如果你不小心跑远了,也放心吧

雪还没下

道路留不下你的足迹

我也不必在等待中白头

olórin

香槟色的鸟

如何捕捉一只香槟色的鸟

倘若口中没有衔着红色的醋栗

我无物可吞饮

这夜的滋味独有芳香

没有啼鸣

静谧的丛林裸露出夜的间隙

命运之神说那是已然丢失

安静深处的安静

我看见着履的少女走进密林

她轻呼不要在意树杈的纱影

缥缈的夜雾遮掩了血痕

赤足踩过泥枝

只为失神地亲吻济慈唇上的紫斑

那只香槟色的鸟迎着呼吸而来

又说“我为何而来”

装饰尾羽的瑰金也消失在此处

今夜已至几时

她躺倒在昨日的花瓣铺就的泥土

半湿的枯萎将她闻嗅

清冷的泉吐露出噩梦

如何令一只香槟色的鸟停歇

不,怀疑它都不曾来过

她因不适而起身

呕吐出一簇簇紫红色的浆果

我躲入丛林的阴影......


如何捕捉一只香槟色的鸟

倘若口中没有衔着红色的醋栗

我无物可吞饮

这夜的滋味独有芳香

没有啼鸣

静谧的丛林裸露出夜的间隙

命运之神说那是已然丢失

安静深处的安静

我看见着履的少女走进密林

她轻呼不要在意树杈的纱影

缥缈的夜雾遮掩了血痕

赤足踩过泥枝

只为失神地亲吻济慈唇上的紫斑

那只香槟色的鸟迎着呼吸而来

又说“我为何而来”

装饰尾羽的瑰金也消失在此处

今夜已至几时

她躺倒在昨日的花瓣铺就的泥土

半湿的枯萎将她闻嗅

清冷的泉吐露出噩梦

如何令一只香槟色的鸟停歇

不,怀疑它都不曾来过

她因不适而起身

呕吐出一簇簇紫红色的浆果

我躲入丛林的阴影

畏恐她的眼泪浸没了我

是了,我不曾说过

香槟色的鸟已被昨夜的猎人扼颈而死

又有人将看到它于今夜飞入你的胸脯







双周是真的!!
燃烧的麦草丨麦草 (小号再发一...

燃烧的麦草丨麦草

(小号再发一遍)

燃烧的麦草丨麦草

(小号再发一遍)

ink

[四季]

[图片]

  

疾驰的货车带来你的死讯

  

早春,倚巷点烟,雨落窗台,佳人且散。

严夏,静默良夜,晚风抚面,灯火阑珊。

深秋,漫步沙岩,红日融海,风光独赏。

凛冬,躲避战烟,老木晚眠,雪盖其上。

  

 一切都如此安宁,

 明后也那么无趣。

  

疾驰的货车带来你的死讯

  

早春,倚巷点烟,雨落窗台,佳人且散。

严夏,静默良夜,晚风抚面,灯火阑珊。

深秋,漫步沙岩,红日融海,风光独赏。

凛冬,躲避战烟,老木晚眠,雪盖其上。

  

 一切都如此安宁,

 明后也那么无趣。

花村笠菽

死了

几百个人围着我跪坐

我开始宣布

那条狗的死讯

后来呢

狗在人群里吠叫


每个人抬头看向我的尸体

每个人都大声张着嘴

似乎我罪不可赦

似乎我死有余辜


到最后我

坐着不知谁抛弃的棺材

数万只手慢慢将我推向岸边

或许我的未来

就埋在白沙之下


那是一条条细细的线

系住我,让我窒息

让我离开遥远的

遥远的母亲的怀抱

让我赤身裸体在聚光灯下

让我死不瞑目


我不记得

人们说了什么

人们什么也没说

我看见几百个人举起手

背对着我

于是我便

死在阴影里

几百个人围着我跪坐

我开始宣布

那条狗的死讯

后来呢

狗在人群里吠叫


每个人抬头看向我的尸体

每个人都大声张着嘴

似乎我罪不可赦

似乎我死有余辜


到最后我

坐着不知谁抛弃的棺材

数万只手慢慢将我推向岸边

或许我的未来

就埋在白沙之下


那是一条条细细的线

系住我,让我窒息

让我离开遥远的

遥远的母亲的怀抱

让我赤身裸体在聚光灯下

让我死不瞑目


我不记得

人们说了什么

人们什么也没说

我看见几百个人举起手

背对着我

于是我便

死在阴影里

铜梦-碳影-氢魂

给新青年的赞美诗

最神圣的新青年啊

美丽的灯塔

册封你为羔羊骑士

派你为它征服赫拉

你的责任重大

你绝不能倒下

最勇敢聪明的摩登青年啊

我已闻到你们高举的可口可乐

繁体字招牌,还有茉莉花

你们注定胜利

天堂在前方呼唤

你们就要成为天使啦

最神圣的新青年啊

美丽的灯塔

册封你为羔羊骑士

派你为它征服赫拉

你的责任重大

你绝不能倒下

最勇敢聪明的摩登青年啊

我已闻到你们高举的可口可乐

繁体字招牌,还有茉莉花

你们注定胜利

天堂在前方呼唤

你们就要成为天使啦

秋时至

DIE…END…

我死了


死在条条框框的规则中


硬的软的的利刃


凶狠地刺进我的胸膛


侵蚀着   溶解着


贪婪地啃食我的四肢


陡然失踪了


我的双腿   我的行动力


想用手掌撑起来


却惘然了


手又去了哪儿?


我张开嘴巴大喊


牙齿却松动了


一颗   一颗


掉进我的肚子


头发却疯长


缠绕


蔓延


头顶   脖子   胸口   大腿 ...

我死了


死在条条框框的规则中


硬的软的的利刃


凶狠地刺进我的胸膛


侵蚀着   溶解着


贪婪地啃食我的四肢


陡然失踪了


我的双腿   我的行动力


想用手掌撑起来


却惘然了


手又去了哪儿?


我张开嘴巴大喊


牙齿却松动了


一颗   一颗


掉进我的肚子


头发却疯长


缠绕


蔓延


头顶   脖子   胸口   大腿  脚趾


包裹


直到海水将我冲走


快快  慢慢地  淹没


最后的     死去……

格查尔
  现实晦涩如诗   而我献上...

  现实晦涩如诗 

  而我献上一束花

  现实晦涩如诗 

  而我献上一束花

岛一然

不要再去看

不要再去看

那扭曲的伪善

真诚的善意

从始至终

敢直视所有卑鄙

那奸诈的眼神

就像来自地狱之眼

生生世世皆在轮回

只要记住

这蔚蓝天空

将会是永恒存在


2022.11.27   岛一然



不要再去看

那扭曲的伪善

真诚的善意

从始至终

敢直视所有卑鄙

那奸诈的眼神

就像来自地狱之眼

生生世世皆在轮回

只要记住

这蔚蓝天空

将会是永恒存在


2022.11.27   岛一然



DOY

WOMEN

我身处黑暗,

正照见星火燎原:

我于是欣然,我于是坦然。

我身处黑暗,

正照见星火燎原:

我于是欣然,我于是坦然。

岛一然

与之类似的

那个世界那么多花样

当其他皆是羔羊

这一生语言不同

羊儿们喜欢音乐喜欢画

欢欢喜喜安安静静创作

不要敲门羊儿不开

唯有月亮告知来访

坐上雨中的宇宙飞船

很快就会遇见好晴天

看看这满天星光

万物可爱皆有灵


2022.11.27   岛一然



那个世界那么多花样

当其他皆是羔羊

这一生语言不同

羊儿们喜欢音乐喜欢画

欢欢喜喜安安静静创作

不要敲门羊儿不开

唯有月亮告知来访

坐上雨中的宇宙飞船

很快就会遇见好晴天

看看这满天星光

万物可爱皆有灵


2022.11.27   岛一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