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诗歌原创

29768浏览    7443参与
萧雨天鸣

向光

向光


逆光生长

挽住火焰

溅落点点星火碎片

影子一直向着光

却依然只有幽深的暗

向光


逆光生长

挽住火焰

溅落点点星火碎片

影子一直向着光

却依然只有幽深的暗

幽潭浅影

偶得

昨夜恍然未可眠,今朝白雾荡尘间。

软润绵莹华玉质,深浅飘渺降云仙。

处处往来人影没,缕缕相息万物连 。

辛苦寻来几多载,兜转大笑学少年。


        这首诗写于2022年1月12日。

        那天凌晨回想过往,在愧与幸中无法入眠,恍惚竟已到了早晨,大片大片的冬雾笼罩四周,晨光与雾撞了满怀。在这白茫茫世界中行走,头顶是碎片的阳光,脚下是潮湿的沥青,树上的青苔青的可人,来往的行人在深浅中散去。在雾的清冷中...

昨夜恍然未可眠,今朝白雾荡尘间。

软润绵莹华玉质,深浅飘渺降云仙。

处处往来人影没,缕缕相息万物连 。

辛苦寻来几多载,兜转大笑学少年。


        这首诗写于2022年1月12日。

        那天凌晨回想过往,在愧与幸中无法入眠,恍惚竟已到了早晨,大片大片的冬雾笼罩四周,晨光与雾撞了满怀。在这白茫茫世界中行走,头顶是碎片的阳光,脚下是潮湿的沥青,树上的青苔青的可人,来往的行人在深浅中散去。在雾的清冷中,在世界的莹润里,心中的琐屑、机心、烦愁,都如往来人影深浅尽淡,高蹈奔竞之心渐渐变得冷静平津。淡去凡劳俗虑,如天降云仙行走在这洁白的仙境,世界种种在朦胧中,反到更是清晰了。


        前些日子在《读者》上看了一篇古龙的小文,说:许多想不通的事情的答案其实早已存在了心里,只是不敢去面对。我想说的没错,但或许更多地并非是不敢去面对,而是自以为自己知道了,却其实并不知道(或不是真的知道)。

         人的认识是一个奇妙的东西,他是记忆、理解、感受等等多方面的中和。而真正的认识,其实就像阳明先生所说的“知行合一”一样,这并非是简单的知道和行动的关系,而是要求一种认识的全面性。让人的认识从思想上和身体上综合的去感受、去理解、记忆,在认识实践中不断的完善,最终达到一种性的高度,一种发自本我的高度。我想这才是真认识,这才是文学想要体现的真。

        我很喜欢一句话,叫“我们无法理解我们所继承的全部特性。有时候我们是自己的陌生人。”这句话出自V.S.奈保尔的《世间之路》(南海出版公司,杨振同译),读时惊叹不已。我的惊叹来自我日常生活中,想要改变自己的无力,和一些对自己的认识与事实的不符。在之后漫长的时间里,对这句话我时忆时忘,但在阅读和日常生活中,在这时忆时忘里,我找到一块块认识的碎片,不断地筛选、拼装、重组,前几日忽然有真切的感受。我尽力用我的一切所学去理解他,于是得出了这样的答案。

        我想:“我”其实有三个方面,身体、思想和性,我们所认识的特性,只是身体和思想在不同环境中表现出来,且被我们记忆的那一部分。

        身体和思想都是很笼统的认识,要解释一下的是性。什么是性?我所说的性,首先是指人的一些基本性,也可以说是一些自然现象。我现在的理解是,它有三个方面:适应、反应和贯性。

        适应性。我们得承认我们是客观的,我们是动物(虽然高等),我们成长在自然和真实的科学规律中。那么适应作为自然界的基本现象,我们必不可少,写入了基因。而且作为高等动物,我们在这方面高于其他物种。假如你看过埃里克森的《刻意练习》,你应该知道我们的练习是对大脑和身体适应性的探索,不过或许你还会发现适应性与环境密切相关。人的高等就体现在,在适应环境中进化出了强大的的大脑,去更好的适应环境。当然我们也应该知道我们的适应性类似于生态系统的抵抗力稳定性,易守难复。并且我应该还知道我们的适应性是身体发展的结果,是缓慢发生的。

        反应。作出反应其实是适用性的一种表现,但它更加主动。我们的身体和大脑会不自觉的接收环境信息,处理产生反应。这很正常,但重要的是有一些反应往往我们意识不到。因此,假如我们缺少反思(反馈),我们可能很大程度的被环境驱使,行动无法被本性控制。可以参考一下奥斯维辛集中营中一些德国军官(没有洗白的意思)。

        贯性。人是有贯性的,他如物理规律中的贯性一样,拥有普遍性,但对人的主观意识来说他有好有坏。像毕飞宇《水上行舟》所说的,借助贯性能将船行的更远,自然是好的方面。但就像戒烟、戒毒一样,当你质量大、速度快时,简直是噩梦。不过速度方向可能一时无法改变,但加速、减速,永远在你手中。

        接下来,是一些特性。

        记忆。人的记忆是非常有趣的一个特性,其他动物难以匹敌的。但我们记忆可靠,又不可靠。我们有记忆可以用记忆给自己的思想提供环境,让他摆脱眼前的现实。同时,我在一些情况下记忆也会隐去,那时人只是动物,配不上高等。有些东西我们以为记住了,其实没有;以为忘掉了,其实也没有。我们很难去确认记忆的准确,因为他是身体的,思想无法彻底调控。

        想象。人能够创造,改变环境,源于想象。可以简单理解为以一定方向把已知素材的重新组合,虽然不止如此。有人说,机器能代替人去创造,我觉得或许有些方面可以,但有些方面不行,或许几百年内还不行,不行在于人的目的性、人的能量消耗、人的数量上比机器性价比更高,还便是人的未知。我之所以不自信,是因为人们常让机器人与人做参照,就像有了以知的目标。自信则是因为,人未知的潜力,至少现在人远没达到极限,况且社会的力量还未可知。

        气场。这个词非常有意思,我把他拿,是形容一下人自己改造、创造环境的能力。环境有客观环境、思想环境,人拥有改造他们的能力。有些人有气场,往往是他们自身环境与周遭作用的一种体现。

         在这些认识下,我认为我之所以是自己的陌生人原因:

          一,是无法科学客观的认识自己,过分相信自己的思想,脱离了身体。这个可以用学习和生活的体验、实践去弥补。

          二,是无法认识自己的自己身体和思想一些未展现、未认识的反应。这个可以用历史去预防,历史告诉了我人性的可能。

          三,缺乏好的认识和坚持。好的认识和坚持是对抗、借助贯性的好方法,我并不想来一个命运坎坷造成的急刹车,还慢慢改变吧。前者可以来自学习和感受,后者则须要一种持之以恒的记忆、对环境的营造和不间断的反思。

        四,我缺乏谦卑。阳明说“人生大病在一傲字,有我即傲,众恶之魁。”

在七宗罪中,傲也是七罪之首。我一直以为我不傲,但我慢慢发现我很傲,于是我越加小心。傲,没什么。但致命的是他阻止我去更全面的认识,达到像《悉达多》中摆渡人的境界。

        其实说着说着便四处飘散了,我在这方面认识大概只有如此,我还在追寻梦想,同时我也在探索、认识追寻梦想的方式方法。不过在此之前,我相信我应该先成为一个不断认识自己、认识生活、认识社会、认识人类的人,成为一个拥有思考、认识、学习的质量和加速度的人。

         我的启蒙书籍纪伯伦的《沙与沫》中有这样段话:

         “仅仅在昨天,我认为自己只是一个碎片,无韵律地在生命穹苍中颤抖。现在我晓得,我就是那穹苍,一切生命都是我里面有韵律地转动的碎片。”

         他是我思考开端,今日我想用他纪伯伦的另一句话来鞭挞自己:

         “谁不用自己的风暴吹折自身的枯枝,谁就会厌倦萎靡而死;谁不用自己的革命撕碎自己的败叶,谁就会默默而亡。”

         新的生活开始了吧!虽然写烂但无所谓了,幼稚不可怕,他会长大,可怕的是老态还带着过来人的傲慢。😎

         ——辛丑年十二月廿六22点52分。

         



Nil_Admiran

致我遥远的爱人

我的爱人,我的林泽的仙女

你洁白的衣裙在我夜梦的深处飘荡

在古老的林地间,向晚的月亮挣扎着从树梢间轻吻你的鬓发

借我你的影子,让我在上面构筑我的梦魂


我愿从印度恒河边寻来玫红尖晶石

让那被但丁赞叹的颜色作你口唇胭脂的岩彩


我愿不息地为你寻来极盛的紫罗兰

让那易凋的春日花朵常驻在你的额间


我愿在沉黑的如夜一般的海渊中

寻来更深黑的墨玉作你雪颈上的项链


我遥远的爱人,你为何总是沉默?

我的话语是飞鸟,急邃地穿过

无灯的房屋的对窗


结束我们藉由着沉默的谈话吧

曾经你在窗台前点着灯火,我的话语的飞鸟

缱绻地作无梦的甜睡


哦,我仙性的爱人,我遥远的...

我的爱人,我的林泽的仙女

你洁白的衣裙在我夜梦的深处飘荡

在古老的林地间,向晚的月亮挣扎着从树梢间轻吻你的鬓发

借我你的影子,让我在上面构筑我的梦魂


我愿从印度恒河边寻来玫红尖晶石

让那被但丁赞叹的颜色作你口唇胭脂的岩彩


我愿不息地为你寻来极盛的紫罗兰

让那易凋的春日花朵常驻在你的额间


我愿在沉黑的如夜一般的海渊中

寻来更深黑的墨玉作你雪颈上的项链


我遥远的爱人,你为何总是沉默?

我的话语是飞鸟,急邃地穿过

无灯的房屋的对窗


结束我们藉由着沉默的谈话吧

曾经你在窗台前点着灯火,我的话语的飞鸟

缱绻地作无梦的甜睡


哦,我仙性的爱人,我遥远的宁芙

让我成为潘神,只要在困倦的夏日午后中

你愿与我嬉戏


哦,我骄傲的提泰妮娅,美丽的仙后

让我成为木匠,只要在朦胧的仲夏夜梦中

你愿给我爱情—哪怕是虚假的


借我你的嘴唇,给我爱情的欢愉

哪怕随着天明,爱懒花的汁液效力不再


摒弃你的沉默吧,靠近来,我爱!

即使是残酷的眼色,我也要让它刺穿我的心

何双爻

雪花

我想像——

像一片雪花那样

悄悄地消失在哪里

消失在哪里

消失得无人知晓

消失得安静宁谧

没有人记得我

没有人寻找我

大家都知道我早已消逝

可大家都未哭泣

他们渐渐地、渐渐地

将我忘怀

还像从前那样

像我未融那样

开心地笑

快乐地站在我的新坟上歌唱

歌唱料峭春寒里

草叶冒出的新芽 


*近期改讫,自娱自乐罢了

我想像——

像一片雪花那样

悄悄地消失在哪里

消失在哪里

消失得无人知晓

消失得安静宁谧

没有人记得我

没有人寻找我

大家都知道我早已消逝

可大家都未哭泣

他们渐渐地、渐渐地

将我忘怀

还像从前那样

像我未融那样

开心地笑

快乐地站在我的新坟上歌唱

歌唱料峭春寒里

草叶冒出的新芽 

 

*近期改讫,自娱自乐罢了

白

赞歌

我于黑色的密林中迷惘

密集的枝丫依旧折不断那白色的光

迷雾似一张无形大网

铺天盖地

而那灰暗背后

有无数恶魔驻足观望

细细咀嚼小丑的悲伤

零星的月光泼洒在荆棘的刺上

顺着茎干滑落

游离在殷红的胸膛

霎时

你踏着月光而来

轻轻拂去我的伤

你是光的使者

而我早已沉沦于黑暗

污浊肮脏

我伸出手想抚摸你的面庞

看清你的模样

但你却匆匆离去

留下一地的暗香

我所向往的人啊

你如今身在何方

可否小歇片刻

待我借助你的闪亮

重振旗鼓

于月圆之夜

成就你的光芒


若有缘结之

吾已无遗憾

若失之交臂

仍望友谊绵长

于白首之际

笑谈我们的年少轻...

我于黑色的密林中迷惘

密集的枝丫依旧折不断那白色的光

迷雾似一张无形大网

铺天盖地

而那灰暗背后

有无数恶魔驻足观望

细细咀嚼小丑的悲伤

零星的月光泼洒在荆棘的刺上

顺着茎干滑落

游离在殷红的胸膛

霎时

你踏着月光而来

轻轻拂去我的伤

你是光的使者

而我早已沉沦于黑暗

污浊肮脏

我伸出手想抚摸你的面庞

看清你的模样

但你却匆匆离去

留下一地的暗香

我所向往的人啊

你如今身在何方

可否小歇片刻

待我借助你的闪亮

重振旗鼓

于月圆之夜

成就你的光芒



若有缘结之

吾已无遗憾

若失之交臂

仍望友谊绵长

于白首之际

笑谈我们的年少轻狂。

“此间慰我平生者,枕畔而歌”

萧雨天鸣

结局

结局


他是寄托在天上的星

新生  殒落  发光

他擎起夜的灯

牵住月的手

顺着光的轨道找寻结局

他不懂  世间没有结局

即便走到人生的终点

结局


他是寄托在天上的星

新生  殒落  发光

他擎起夜的灯

牵住月的手

顺着光的轨道找寻结局

他不懂  世间没有结局

即便走到人生的终点

Ranka兰卡

偶戏

刺鼻的香水味在空气中蔓延

掩盖不住幕后人眼角的悲伤


舞台上木偶吱呀歌唱

挥舞着残缺不全的手臂

暴露在外的丝线

诡异地咧起嘴上扬

伴随着留声机上徐徐转动的老旧唱片

难以入耳的低沉高吭


黑色的大灯打在中央

升起一轮皎洁月光

白色与黑色交织

光明与黑暗更替


舞台变幻色彩揉碎混杂

钢琴韵律响起又粉墨登场


刺鼻的香水味在空气中蔓延

掩盖不住幕后人眼角的悲伤


舞台上木偶吱呀歌唱

挥舞着残缺不全的手臂

暴露在外的丝线

诡异地咧起嘴上扬

伴随着留声机上徐徐转动的老旧唱片

难以入耳的低沉高吭


黑色的大灯打在中央

升起一轮皎洁月光

白色与黑色交织

光明与黑暗更替


舞台变幻色彩揉碎混杂

钢琴韵律响起又粉墨登场



胖橙写文超垃

那束光离开了

我看见那束光在那里停留了片刻,

再也没有任何移动的迹象。

我有些失落,

可失落的同时又期待着那束光会洒落下来。

我想它总会洒落下来的吧。

不出我所料的是,那束光洒落下来了。

我忍不住伸手去接,光洒落在我的手上。

就连掌心也多了一丝温暖,

我有些不忍心它离开我了。

但总归是我留不住它,

它停留许久之后,

一点一点的从我的掌心里消逝。

它还是离开了。

我甚至都没来得及和它道别,

我有些难过,

心里像丢了什么东西一样,

空荡荡的,

我有些想念那束光了。

我闭上眼睛,

双手合十,

像是许愿一样的,

去感受它给我留下的余温。

大概它是想给我留个念想吧。

心好...

我看见那束光在那里停留了片刻,

再也没有任何移动的迹象。

我有些失落,

可失落的同时又期待着那束光会洒落下来。

我想它总会洒落下来的吧。

不出我所料的是,那束光洒落下来了。

我忍不住伸手去接,光洒落在我的手上。

就连掌心也多了一丝温暖,

我有些不忍心它离开我了。

但总归是我留不住它,

它停留许久之后,

一点一点的从我的掌心里消逝。

它还是离开了。

我甚至都没来得及和它道别,

我有些难过,

心里像丢了什么东西一样,

空荡荡的,

我有些想念那束光了。

我闭上眼睛,

双手合十,

像是许愿一样的,

去感受它给我留下的余温。

大概它是想给我留个念想吧。

心好像被什么填满了,

我一直坚信它会再回来的。

我会一直等它。





●临时的创作。

●写的不好,请谅解。

●有语病问题麻烦帮我指出,谢谢。

●原创作品,禁止转载。


隐德来希之月

星夜忆往昔•雾中少年

是雾中的少年

绕似心间蹁跹的蝶

凝眸一眼

言笑晏晏


是漫延的徜徉

光似琴弦不断拉长

愉綖生长

爱意私藏


堂而皇之的岁月

丢失你的我一梦经年

望眼欲穿的夏夜

想见你的心无法遮掩

他的眸子明明亮亮

他说我好善良

是吗?是吧

又开始想你了

我的少年

[图片]


是雾中的少年

绕似心间蹁跹的蝶

凝眸一眼

言笑晏晏


是漫延的徜徉

光似琴弦不断拉长

愉綖生长

爱意私藏


堂而皇之的岁月

丢失你的我一梦经年

望眼欲穿的夏夜

想见你的心无法遮掩

他的眸子明明亮亮

他说我好善良

是吗?是吧

又开始想你了

我的少年






萧雨天鸣


鸟在天上飞

人在地上追

随风狂奔

风中遗忘

追上的

永远只有鸟的影子


鸟在天上飞

人在地上追

随风狂奔

风中遗忘

追上的

永远只有鸟的影子

蔚蝎卿鲛の凌ギリ

这大概是一代网络交际花的陨落…吧

嗯呢,书接上文。来讲一讲咱们烛大交际花到底在网络家族群经历了什么。

在经历了被踢出群事件后,小烛其实都不想再进什么粉丝群了。

但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小耳朵,继续开启她的好声音雷达。于是,她就认识了一个有一个儿子的哥哥(咱就是说,这个声音该有多骗人,一个已婚人父居然在外面认一个初中生做妹妹,该有多离谱),嗯,因为认哥哥的时候她并不知道,所以后来她也舍弃了这个哥哥。(不过这不是主要原因,要是杰大的话,她也叫得出来哥哥,许嵩也是,她主要是气他不告诉她事实。)

不过这个哥哥的人脉还是比较广的,所以在他的歌曲留言的她甚至还被喷过。

她留言“我橙子唱歌真好听”天地良心,她当时真的不是故意...

嗯呢,书接上文。来讲一讲咱们烛大交际花到底在网络家族群经历了什么。

在经历了被踢出群事件后,小烛其实都不想再进什么粉丝群了。

但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小耳朵,继续开启她的好声音雷达。于是,她就认识了一个有一个儿子的哥哥(咱就是说,这个声音该有多骗人,一个已婚人父居然在外面认一个初中生做妹妹,该有多离谱),嗯,因为认哥哥的时候她并不知道,所以后来她也舍弃了这个哥哥。(不过这不是主要原因,要是杰大的话,她也叫得出来哥哥,许嵩也是,她主要是气他不告诉她事实。)

不过这个哥哥的人脉还是比较广的,所以在他的歌曲留言的她甚至还被喷过。

她留言“我橙子唱歌真好听”天地良心,她当时真的不是故意不打哥哥这两个字的,就好比现在写文章她也会出现错字并且经常要大修是一样的,粗心深深的刻在了骨子里。

有一个小姐姐回复她“你橙子?橙子是我家星星的”

她只好说她打错字了。

不过此时的她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简简单单的以为这个星星就是简单的女朋友之类的。即使只是女朋友,呃,有女朋友还要妹妹,真是可以。

那天往后她就不怎么给他留言了,唯一一次还是因为他给她留言问她怎么了。。。

苍天啊,她只是个孩子啊,你不能这么撩拨她的,她真的没有见识会控制不好自己的。

不过好在她还是理智的,在知道他有儿子之后,果断取关了他。

不过留言还在,他的人脉还在,就有那么一个人,在毫无关系的评论里跟她说。

“橙子的妹妹啊,来听听我的歌呗。”

她看了看他的主页。好嘛,又开始了。



于是...她进了一个家族群。当然这玩意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很合理的事。

听腻了前群主的声音后,她开始挖掘其他的宝藏声音。

不过,要说虚荣这一点,你烛姐可是拿捏的死死的。

原因如下。

在她眼里,快速提升名气满足虚荣心要远远比听到好听的宝藏声音要快乐。毕竟这声音再好听那终究是别人的,只有实打实的人气才会是自己的。

而她当时想的是,她一定要努力提升人气,然后凭实力战胜那个前群主。真的是肉眼可见的异想天开和幼稚。

说做就做,她立刻就开始寻找有没有哪个比较容易拜师的有人气的群主在收徒。嗯。果然叫她给碰见了。没错,就是这个给她留言的家伙。他,正好在收徒。

于是梅开二度,她又不知死活的加了一个依旧全是陌生人的群。进了群,果然又是相同配方的欢迎。而这回,她就给自己起名洛洛,大概是可男可女这种感觉,会很有意思。

由于体会过,所以她的内心也没有多么大的触动。毕竟,她可是抱着提升人气俗称搞事业的心态来的这个家族群,她可不想因为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破事耽误她拔刀的速度。

这个群主真的好爱收徒弟啊,轮到她的时候,已经排到了第十一个了。不过这个群主的声音是真的不好听啊,唱歌也是真的不好听啊,而且他真的好自恋啊,真的是动不动就要摆弄他那性感的声音,她完全不晓得这样的条件是怎么在一众男神音中脱颖而出并且还斩获了那么多粉丝的,因为在小烛眼里他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普信男加油腻大叔的合体。不过他确实挺温柔的。这是他自己说的。

不止这些,她还卑微的发现,虽然她唱歌不是很好听,但是起码可以做到不跑调。但是她那几个师兄师姐是真的五音不全,不带一丝假的。但是她根本就不嫌弃这些,因为这个群虽然没有之前群里面大神多,但是胜在人少、活动多。最重要的是,她变成了大神。不过她这次就没再打算收徒弟了,对她而言太不科学了。

群主果然言出必行,没几天他们的合唱就被发了出去。

因为当时的酷我想合唱的前提是这首歌你发的就是合唱模式,正常的单人唱歌是无法被合唱的。

而当时她的主页里大约有这么几首歌。

《牵丝戏》《我的中国心》《樱花草》《抽离》《帝都》剩下还有两首她不记得了。不过肯定是有那种不是情歌的。

但是群主师傅还是选择了《牵丝戏》呢。

这首合唱,她大约涨了七八个粉,和平时相比也算上神速了。


再然后呀,她的妈妈再一次的帮她退了群。

这次她的气愤很明显就没有那么外露了,毕竟她想要的已经得到了。更多的,作为师傅,他是给不了她的。所以她只是和跟她私信的师傅解释了一下退群原因,就那样结束了这个狗血的师徒关系。不过虽然因为油腻她对他的印象很差,但是他这条消息的回复,却让她记忆深刻。

“没事没事,学习重要,妈妈也是为了你好嘛。想回来的时候跟师傅说一声,金狼殿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这...多么明显的对比,多么替别人考虑...

小烛在想,如果她最开始就加入的是金狼殿会不会就不会产生那么多闹心的事了。可惜没有如果。

金狼殿就算再好,也终归不会属于她了。


不过咱们烛姐也不是白在金狼殿里面混迹了这么久,加上她驾轻就熟的聊天能力,很快就和五师姐花影月七师妹瑶瑶,还有几个师兄弟(夏草、叶等)混熟了。

这些人就给她带进了一个又一个的家族群,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有坊、阁、轩、榭、储、亭、台、楼等诸如此类,十分文艺。

之前(上一篇)也有提到过的她建的群。

有这两个名字:(夜凝宫建成之时便是樱樱小群解散之日)

樱樱时期:樱樱是个小萝莉; 洛洛时期:夜凝宫


对了,她还认了好多姐姐和姐夫。哥哥和嫂子。

问,当小烛的姐姐和哥哥在一起了,是应该叫哥哥为姐夫还是叫姐姐为嫂子?

此题无固定答案。

小烛反正是想叫啥就叫啥。

这些屁事她不是很想讲,讲起来可能要占用很多篇幅,看她日后想不想的起来好了。


总之,在她初四下学期那年的四月三十日,她开启了她的全托生涯。

主要原因是在学校的罚写太多,她每天睡眠时间被大大压缩,因为小烛不是那种压力越大爆发力越大的孩子,对于小烛而言,压力就是单纯的压力罢了。

大概介绍一下那个罚写。

英语是一天背一篇作文,晨读默写。当然默写完英语还要考语文。

错三个词以内不用罚写,其他情况罚抄十遍。

语文则是古诗错一个字,全文抄写五十遍。长篇一点的文言文或古诗词则是三遍到五遍。

好嘛,每天都罚写这不就是恶性循环嘛。

小烛也不想嘛,但是被逼无奈嘛。


而在她全托的全托时期,已经基本上完全和那些网友脱节了。

每一次开机都是99+,浅聊没多久就要悄悄的把手机关机放回原位。

那时她还画了一个全铅情头和一个男的挂上了(别怪她不尊重他,同样,她又被骗了),她甚至还写了一首情诗,好在没有发给他看,不然小烛可能会尴尬死。

大概有这么几句(好羞耻)

“伊人已去,无事笙笙。灼炽曾经,皆化风影。....待到六月,沉语才倾,反则竭封。”

应该看的懂吧...

大概就是她自比伊人,她跑去考中考了所以是已去。然后到了六月再和他倾诉积攒许久的话语,这是在考好的前提下。不过如果适得其反,考炸了,那就再也不理他们了。

然而事实上,小烛虽然没有考炸,但是绝对算不上好。她确实打算和那个情头男子说这些的来着,但是被一波糙汉音携带者直男加普信男的迷惑发言所震惊到了。于是她的这段感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那么就讲到这里好了。


by:蔚蝎卿鲛


作者想说的话:怎么说呢,感觉还是想到哪写到哪,还有就是不会起名字。。。



粉色娘子军
纵使人间千万曲,不及清风志在郎...

纵使人间千万曲,不及清风志在郎。

若是思念日日呈,岂在两情分千里。

                                   ——原创

纵使人间千万曲,不及清风志在郎。

若是思念日日呈,岂在两情分千里。

                                   ——原创

莫思.
心里没有大的波动,就是很无奈和...

心里没有大的波动,就是很无奈和难受。我知道这是人生常态,人慢慢老去是在所难免的过程,但我无比渴望时间能走的慢一点。

人必须屈服于时间。

心里没有大的波动,就是很无奈和难受。我知道这是人生常态,人慢慢老去是在所难免的过程,但我无比渴望时间能走的慢一点。

人必须屈服于时间。

小熊猫菠萝奖杯

爱情,哦,爱情!

我们又一次被笼罩在

虚幻的彩色光环下

用人造的遮掩性工具

把由孤独、贪婪和虚荣

混成的呕吐物说成是

一种灿烂伟大、无可替代

你们正常人管它叫

爱情

我们精神病人说这是

好吧,爱情,哦爱情。

我们又一次被笼罩在

虚幻的彩色光环下

用人造的遮掩性工具

把由孤独、贪婪和虚荣

混成的呕吐物说成是

一种灿烂伟大、无可替代

你们正常人管它叫

爱情

我们精神病人说这是

好吧,爱情,哦爱情。

=▽=

无题

时不时  用水笔敲击桌面

发出清脆的噪音

夹杂着我无聊的思绪

像随意按下的钢琴键

飘进脑海深处  那浮着几片枯叶的秋池

伴着孩童的吵闹声

四散开去

随即 无影无踪


时不时  用水笔敲击桌面

发出清脆的噪音

夹杂着我无聊的思绪

像随意按下的钢琴键

飘进脑海深处  那浮着几片枯叶的秋池

伴着孩童的吵闹声

四散开去

随即 无影无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