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诗歌原创

39228浏览    15150参与
月白流霜

小院

这个小院已经没有人了

炉灶里熊熊燃烧着月亮

桌上盛着一碗

尚未煮熟的月光

窗户斜支着

风一吹

“啪嗒”扣上了

没有路径通往这里

因为这只是个

没有人的小院


这个小院已经没有人了

炉灶里熊熊燃烧着月亮

桌上盛着一碗

尚未煮熟的月光

窗户斜支着

风一吹

“啪嗒”扣上了

没有路径通往这里

因为这只是个

没有人的小院



贺六萧

入梦

蝴蝶飞自由乡,洇染漫山红娇


碧雪吹,映竹萧,挑灯望河梁高


雨撒平野荒郊,怎堪旧愁难消


残酒话梅归疆,恰故人别,人长绝

蝴蝶飞自由乡,洇染漫山红娇


碧雪吹,映竹萧,挑灯望河梁高


雨撒平野荒郊,怎堪旧愁难消


残酒话梅归疆,恰故人别,人长绝

言止

梦醒,海棠花未眠

  

[图片]

乱写,试图押韵

  

乱写,试图押韵

西府
他好像一直高高在上 庙中烟火旺...

他好像一直高高在上

庙中烟火旺盛

众生伏地祈求

只有我

望着那束光

心中疯狂

”抱歉

这片白,

我会将其染上脏”

我爱您柔和的光

用我的脆弱与卑劣

请允许我颤栗地抚摸您的眉眼

我想把你夹入诗中珍藏

像制作翻飞蝴蝶的坟墓一样

终于

终于

今天的月亮融化

滴落下我卑劣的灵魂

您终将沉溺于我

你沉溺于永夜

神明坠落的残影

将我燃烧

我仅存虔诚

都倾覆于你

卑劣不已的灵魂

摘下一束洁白的花

赠予坠落神明

“我来爱你。”

他好像一直高高在上

庙中烟火旺盛

众生伏地祈求

只有我

望着那束光

心中疯狂

”抱歉

这片白,

我会将其染上脏”

我爱您柔和的光

用我的脆弱与卑劣

请允许我颤栗地抚摸您的眉眼

我想把你夹入诗中珍藏

像制作翻飞蝴蝶的坟墓一样

终于

终于

今天的月亮融化

滴落下我卑劣的灵魂

您终将沉溺于我

你沉溺于永夜

神明坠落的残影

将我燃烧

我仅存虔诚

都倾覆于你

卑劣不已的灵魂

摘下一束洁白的花

赠予坠落神明

“我来爱你。”

西府
我来到河边 我的梦和花重叠在一...

我来到河边

我的梦和花重叠在一起

她像轻盈的浪

在波涛中把深情倾泻

我像大地一样柔情

像孩子一样高兴欢喜

听着母亲

放声歌唱,风也颤抖

我来到河边

我的梦和花重叠在一起

她像轻盈的浪

在波涛中把深情倾泻

我像大地一样柔情

像孩子一样高兴欢喜

听着母亲

放声歌唱,风也颤抖

洛洛云呢

生日快乐(赠友人)

当初升的朝霞洒下第一抹光辉

当潺潺的流水趟过碧绿的山谷

你的生日悄然而至

20岁生日快乐


在红旗下的誓言

在操场上的奔跑

在小巧的亭台间散步

在廊下细数花的模样


叮铃

催人心肠的魔鬼

沙沙

晃动笔尖的声音

一页又一页的

一声又一声的


间歇性的抱怨

持续性的安慰

不断想放弃的

一直又坚持的

纯粹又不纯粹的

憨憨的我们


树木磨出年轮

时间雕刻出轮廓

细微的

缓缓的

你我

不经意间的


笨拙的舞步

可怕的篮球

竭力的长跑

有你

朝夕相伴


偏激的

平和的

懦弱的

勇敢的

片面的

客观的

嘲笑的

鼓励的......

当初升的朝霞洒下第一抹光辉

当潺潺的流水趟过碧绿的山谷

你的生日悄然而至

20岁生日快乐


在红旗下的誓言

在操场上的奔跑

在小巧的亭台间散步

在廊下细数花的模样


叮铃

催人心肠的魔鬼

沙沙

晃动笔尖的声音

一页又一页的

一声又一声的


间歇性的抱怨

持续性的安慰

不断想放弃的

一直又坚持的

纯粹又不纯粹的

憨憨的我们


树木磨出年轮

时间雕刻出轮廓

细微的

缓缓的

你我

不经意间的


笨拙的舞步

可怕的篮球

竭力的长跑

有你

朝夕相伴


偏激的

平和的

懦弱的

勇敢的

片面的

客观的

嘲笑的

鼓励的

碎碎念的

不耐烦的

看在眼睛里

笑在脸颊上

复杂的情绪

流散入云烟


我知你爽朗

明你率真

敬你耐心

服你勇气

世人皆道

知根知底的朋友

最是难得


又是一年春意满园

不知贵邸是何景色

那个明媚的少女

是否出落得越发动人


生日快乐啊

我的朋友

愿你岁岁安康

祝你锦绣前程


洛洛云呢

祝福(赠友人)

         当清风转动新年的轮盘

      当梦幻精灵在月光下牵线起舞

             你可能听到我的祝福?


             在熟悉的过道商议...


         当清风转动新年的轮盘

      当梦幻精灵在月光下牵线起舞

             你可能听到我的祝福?


             在熟悉的过道商议

             在教室的后排低语

                    小心翼翼

                又热情希冀的

                        你我

            两个怀揣心事的少女


        吱呀!是谁推开了那扇门?

   碰碰--这又是谁打翻酒瓶的声音

                       哎呀呀  

   又是谁陪我看了那姑苏的第一场雪


                        迎春

                掬一汪清水

                听一曲梅花

                望一眼余辉

                等一弯月牙

                        你啊

        依旧记忆中的美好模样


         新年快乐呀我的朋友

               望新年的明月

                 不忘捎给你

                   我的祝福


洛洛云呢

我不知是否认识你

                   睁开眼睛

                   看到影子...


                   睁开眼睛

                   看到影子

                   看到光线

                   看到了你

                   不知不觉

                   二十余年


                有春日的微风

                有夏日的蝉鸣

                 有秋凉的月

         冬日慵懒和煦的阳光

                  呢喃细语


               也有夜晚的苦寒

             孤寂又浪漫的思念

                 在陌生的城市

               相互取暖的慰藉

                 带着苦涩的甜


          愿意不止一次地相信

                   未来很甜


                   路途很远

                我愿意止步

              你却不愿停歇

              没来由的争吵

            苍白无力的让步

                   远方有景

                远方也有雾

                   你憧憬的

                   我逃避的

                   相爱的人

                   陌生的人


                      追溯

                  一帧一帧

              似乎有提示的

              隐约被忽略的

              以为被遗忘的

              忽然被忆起的

              扎在心间的疼


              河水上的稻草

                    载不动

             快要溺水的人

               隽美的刻刀

                   凿不开

             积攒三尺的寒冰


               陌生的人啊

               月亮在落下

               太阳在升起

岂微
我希望自己良善,明察, 永远不...

我希望自己良善,明察,

永远不要仓促经过这人间。

——塞尔努达《当我置身于树林间》

我希望自己良善,明察,

永远不要仓促经过这人间。

——塞尔努达《当我置身于树林间》

西府
笛身三弄,配那满练天光 虚空斩...

笛身三弄,配那满练天光

虚空斩魔剑,难掩满身张狂

举杯观雪,看这酒中日月

便占尽这人间风流

剑当空去

欲上九天

笛身三弄,配那满练天光

虚空斩魔剑,难掩满身张狂

举杯观雪,看这酒中日月

便占尽这人间风流

剑当空去

欲上九天

多萝西娅
我看见许多善思的芦苇 记录着河...

我看见许多善思的芦苇

记录着河川的喊声

笔触太轻盈,于是眼泪开始上浮

大山年轻,大山老去

列车载着所有搏动

在生命的两端编织一首摇篮曲

唱到驿站睡醒,人间空茫如初


土地朦胧的投影下

颤抖着摘下一朵鲜活

有了渡口就有了辞行的鸟

所以一遍遍拾起

那些喧嚣的,陌生的羽毛

雾霭的面目可怖

几双草鞋纷纷躲进船舱里

异乡朝着我眯起眼睛


一直游到芦苇丛的泪腺

解冻春色,融化哭声

趁着记忆的怀抱尚在酣眠

听完这场共鸣

如两道相拥的湖潮

打碎时间为我们挂上的

过于沉重的吊坠

这个歪歪扭扭的世界里,我们会飞


@旧忆Luminous(鸽版) 是写给......

我看见许多善思的芦苇

记录着河川的喊声

笔触太轻盈,于是眼泪开始上浮

大山年轻,大山老去

列车载着所有搏动

在生命的两端编织一首摇篮曲

唱到驿站睡醒,人间空茫如初


土地朦胧的投影下

颤抖着摘下一朵鲜活

有了渡口就有了辞行的鸟

所以一遍遍拾起

那些喧嚣的,陌生的羽毛

雾霭的面目可怖

几双草鞋纷纷躲进船舱里

异乡朝着我眯起眼睛


一直游到芦苇丛的泪腺

解冻春色,融化哭声

趁着记忆的怀抱尚在酣眠

听完这场共鸣

如两道相拥的湖潮

打碎时间为我们挂上的

过于沉重的吊坠

这个歪歪扭扭的世界里,我们会飞


@旧忆Luminous(鸽版) 是写给温柔可爱才华横溢的阿忆老师的诗,新的一年要安宁顺遂,学业有成,一起进步!

西府
敲碎血管 扔出一半破旧诗集 灰...

敲碎血管

扔出一半破旧诗集

灰尘流淌于酒坛

前方的路却像破败玫瑰

在我的身体里

奔跑

枫叶长满头骨

烛光杀死山的落日

众神造物

我最易朽

敲碎血管

扔出一半破旧诗集

灰尘流淌于酒坛

前方的路却像破败玫瑰

在我的身体里

奔跑

枫叶长满头骨

烛光杀死山的落日

众神造物

我最易朽

枞桦
我的故乡常年长着一种树 它与我...

我的故乡常年长着一种树

它与我身下那片冷褐的泥土地无比相契

人们将它的姓名给予了生我长我的小城

于是我的家自此有了底有了根

我的故乡常年长着一种树

家里人叫它枞树,外乡人叫它冷杉,我却会叫它“母亲”

它确实像是我的母亲

过去,我不曾背井离乡

便常常与阿姐躺在枞树林中

数着盐粒似的挤在一起堆成散沙的星子

又只在星子醒着的时候想着我们的未来 是否也会像星子一样

不知生命存活与否与结局

那时,枞树林总是抱着我们,像一位真正的母亲

然而很快,我的家就有了钱

于是我的爹娘果断抛弃了我们那个穷苦的旧乡

挤破头也要融进他们“爱”的那个新乡里

他们爱的哪是那个新乡...

我的故乡常年长着一种树

它与我身下那片冷褐的泥土地无比相契

人们将它的姓名给予了生我长我的小城

于是我的家自此有了底有了根

我的故乡常年长着一种树

家里人叫它枞树,外乡人叫它冷杉,我却会叫它“母亲”

它确实像是我的母亲

过去,我不曾背井离乡

便常常与阿姐躺在枞树林中

数着盐粒似的挤在一起堆成散沙的星子

又只在星子醒着的时候想着我们的未来 是否也会像星子一样

不知生命存活与否与结局

那时,枞树林总是抱着我们,像一位真正的母亲

然而很快,我的家就有了钱

于是我的爹娘果断抛弃了我们那个穷苦的旧乡

挤破头也要融进他们“爱”的那个新乡里

他们爱的哪是那个新乡

他们只是想被称上一句祖祖辈辈都从未被叫过的“上流人”“城里人”罢了

他们总想摆脱他们过去的身份,他们总想抛弃他们不改的血脉

可他们从来都是农民的孩子,可他们从来都是大地的孩子

仅此而已

“城里人”“乡下人”有何分别?

背井离乡后,我常在看不见星子的污浊黑夜中徘徊

要我说,新乡定是远不如旧乡的

我的新家边上长了一整座山的桦树

它是我与这些陌生的“同乡人” 

我们在古老的过去共同起源的地方常年长着的一种树

它是另一种树,与我家乡生长的树完全不同

无论是颜色还是树叶的形状,都完全不同

我这颗还没有活够的小枞树,如何能在一群桦树中活下来?

爹娘说,只有一个道理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真是可笑!

我为何注定得与他人竞争?

为何我注定要参与到那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竞争中?

我为何会像树一样活着?

为何我无法得到自由?

我为何要参与进这生命的轮回?

为何我一定要甘愿屈从于我的祖辈不曾挣脱的血腥循环?

莫非仅仅是因为我没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就必得受那代际与代际之间所谓“必然的”责任诅咒?

这究竟是哪门子的狗屁道理!

上一代人的不幸为何要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身上继续发展!

我们的长辈为何不疼惜我们的未来!

我们的理想国为何不能消除这样的恶性竞争!

难道仅仅只因为“从来如此”,我们就必须在人的表皮下发育一颗疯狗一样容不下他人的内心吗!

你们看啊,我总是有着许多的埋怨、愤怒与质疑

可我什么也做不了,这就是最大的悲哀

我多么想回到十年以前

在一重重毛茸茸的山林中追着杂毛狐狸跑的时光

那时候何曾有过今日这般痛苦的日子?

我不用在长辈争吵时打开放着重金属摇滚音乐的音响来掩耳盗铃

我不用在父母互相攻击时顺着窗子爬向树上,假装我其实只是枞树与桦树的孩子,自欺欺人

我更不用在“同乡人”异样的眼光下一言不发、神态自若地擦干身上的血水和泪水,仿佛我从来没有被那些恐同的小人欺凌过

仿佛我从来不存在

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啊?

为什么所有事物都好像得到了发展,又好像从未前进?

为什么有些人在有了钱后,反而事事不顺心,样样不如意?

为什么我的日子过得远不如十年前科技尚未爆发的时候?

为什么,我会是人的子孙?

为什么,我从不是树的孩子?

倘若,我只是枞树与桦树的孩子……

众生皆苦生活太狗人间凑数

洱海

水天莫辩若孪生,恬静清奇两相同。

十九霜峰苍山雪,十八溪流汇海中。


水天莫辩若孪生,恬静清奇两相同。

十九霜峰苍山雪,十八溪流汇海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