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诗词  散文诗  诗  散文  杂文

4454浏览    1999参与
故事+

  《花》


  花开一春,


  是本就应有的常态,


  命该如此。


  花开一夏,


  是百花齐放的无奈,


  被掩盖。


  花开一秋,


  是缤纷落叶的余爱,


  风光不在。


  花开一冬,


  是对冰雪的挑战,


  永不言败。


  花开不败,


  本就不该存在。


喜欢的请点赞,推荐,或者关注,不求礼物,只求一点点支持。

  《花》


  花开一春,


  是本就应有的常态,


  命该如此。


  花开一夏,


  是百花齐放的无奈,


  被掩盖。


  花开一秋,


  是缤纷落叶的余爱,


  风光不在。


  花开一冬,


  是对冰雪的挑战,


  永不言败。


  花开不败,


  本就不该存在。


喜欢的请点赞,推荐,或者关注,不求礼物,只求一点点支持。

故事+

  《走》


  走在人前,


  力不能及至鸡犬升天,


  你错了。


  走在人后,


  落井下石是家常便饭,


  你活该。


  与人同行,


  无利可图成万恶之源,


  你失败。


  走,


  是技术。


  停,


  是艺术。


  输,


  是命运。


  赢,


  是幸运。

  《走》


  走在人前,


  力不能及至鸡犬升天,


  你错了。


  走在人后,


  落井下石是家常便饭,


  你活该。


  与人同行,


  无利可图成万恶之源,


  你失败。


  走,


  是技术。


  停,


  是艺术。


  输,


  是命运。


  赢,


  是幸运。

苏肃
成长的段落没有全等 ——“白日...

成长的段落没有全等

——“白日西下,暮色降临,抚慰着苦难深重的众生。”

     我一直都很喜欢阳台、天台、许许多多尖塔的顶端。

家楼上的天台,承载了童年的幻梦的序章。小时候一和家人赌气就像疯狗一样跑到楼上,去天台蹲着站着甚至躺着,一去就是两三个小时。像这样的事每每发生在傍晚,所以每次都能看见同样的夕阳上演各式的悲剧。总会很有耐心地感受夕阳迟迟垂进对面的老楼,然后我把时间的线索深埋进时间,拖着冗长的步子下楼。

回家。房门都闭上,只有茶几上留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抄手,我坐下来吃,热气升起覆在眼镜模糊所有愁绪。

回家的快乐,但愿你懂得。

家......

成长的段落没有全等

——“白日西下,暮色降临,抚慰着苦难深重的众生。”

     我一直都很喜欢阳台、天台、许许多多尖塔的顶端。

家楼上的天台,承载了童年的幻梦的序章。小时候一和家人赌气就像疯狗一样跑到楼上,去天台蹲着站着甚至躺着,一去就是两三个小时。像这样的事每每发生在傍晚,所以每次都能看见同样的夕阳上演各式的悲剧。总会很有耐心地感受夕阳迟迟垂进对面的老楼,然后我把时间的线索深埋进时间,拖着冗长的步子下楼。

回家。房门都闭上,只有茶几上留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抄手,我坐下来吃,热气升起覆在眼镜模糊所有愁绪。

回家的快乐,但愿你懂得。

家是很安心的,渗透在很老的收音机里,从未翻过的新书上积的灰尘,以及挂了很久的窗帘味道。

现在,我坐在学校宿舍窗台,我想它并不比曾经的天台大气多少,也是破旧的模样,我仅仅坐在那儿,尝试踏上诗歌的道路,渐渐迷失方向。总是少了些味道,但愿你懂得。

想起校歌里唱“少年心事当拿云”我做不到,汇成少年心事揉进笔。就是这样的,对吧?当阳台变成自由的桥梁,我靠着它,看四近的楼房,远处的车水马龙和大道,人来人往,以至于无尽的纷嚣。

他们都很好,可那味道太淡,只是一帧一帧的残影,我亦未曾在那见识过夕阳的绝唱。半山腰的河流终究挤不进童年的幻梦。

曾有个笑容明媚的名为帆的人问我知不知道灯光中月光的含量有多少。后来他很张扬的用一句话总结了他的证明,回头我却是一脸的泪水。他说灯光是粒子月光是波,现在我想告诉他,我再也看不见夕阳的余晖了,它永远地被我丢弃在灿烂的白炽灯下。用圣奥古斯丁的话说:“我的童年已经死了,即便我还活着。”

     回家是什么也写不出来的,只有永远积淀在童年的幻梦中,像成长的段落无法用文字叙述抑或用铅笔临摹,但愿你懂得。

问·海 SL ⃒⃘⃤

灰狼

[图片]


我是一头灰狼,

唇缝间游走着寒光,

我诅咒太阳时,

牙齿上倒映着的是食草者惊恐的模样。


我是一头灰狼,

眼皮下放射着锋芒,

我凝视月亮时,

瞳仁里收拢的是懦弱者一个一个地消亡。


我是一头灰狼,

鼻尖直指月亮,

悠长的狼嚎声宣告着死亡,

也是我一头独狼的苍凉。


我是一头灰狼,

皮毛黯淡无光,

可是月光荡漾,风声扬,

胆小者的战栗无处可藏。


我是一头灰狼,

我向往的是最纯粹的月亮。


图源网络,侵删。






我是一头灰狼,

唇缝间游走着寒光,

我诅咒太阳时,

牙齿上倒映着的是食草者惊恐的模样。


我是一头灰狼,

眼皮下放射着锋芒,

我凝视月亮时,

瞳仁里收拢的是懦弱者一个一个地消亡。


我是一头灰狼,

鼻尖直指月亮,

悠长的狼嚎声宣告着死亡,

也是我一头独狼的苍凉。


我是一头灰狼,

皮毛黯淡无光,

可是月光荡漾,风声扬,

胆小者的战栗无处可藏。


我是一头灰狼,

我向往的是最纯粹的月亮。







图源网络,侵删。


故事+

  《借》


  借一丝炊烟,


  吃饱穿暖。


  这样上路,才不显得孤单。


  借一片蔚蓝,


  岁岁年年。


  这样的生活,才其乐无边。


  借一个你,


  走来走去。


  这样的世界,才五彩斑斓。


  只是啊,


  借了终究要还。


  这样的悲哀,无法改变。

  《借》


  借一丝炊烟,


  吃饱穿暖。


  这样上路,才不显得孤单。


  借一片蔚蓝,


  岁岁年年。


  这样的生活,才其乐无边。


  借一个你,


  走来走去。


  这样的世界,才五彩斑斓。


  只是啊,


  借了终究要还。


  这样的悲哀,无法改变。

苏肃

“它是一件殓衣吗?

不,是唯一可见的死的范畴。”


“我要怒斥,

怒斥光明的消逝!”

“它是一件殓衣吗?

不,是唯一可见的死的范畴。”


“我要怒斥,

怒斥光明的消逝!”

故事+

新凤求凰

  一句誓言,两掌相击,不顾他人说三道四,携手走过五六月间,七月终分手,八月中秋月圆心不全,九天外,清风吹过云端,十年后,谁还不见不散,早已百般思念,又看见千里孤雁,万分无奈心中悬,有情人半秒痛胜亿年,无情人亿年转眼间,万里路,千年走不完,百岁未终,谁能忘却十分杂念,九朵玫瑰,八句甜言,七分情,六分骗,五瓶小酒,四人对酌,三两杯下肚,一曲终,忘却痛!

  一句誓言,两掌相击,不顾他人说三道四,携手走过五六月间,七月终分手,八月中秋月圆心不全,九天外,清风吹过云端,十年后,谁还不见不散,早已百般思念,又看见千里孤雁,万分无奈心中悬,有情人半秒痛胜亿年,无情人亿年转眼间,万里路,千年走不完,百岁未终,谁能忘却十分杂念,九朵玫瑰,八句甜言,七分情,六分骗,五瓶小酒,四人对酌,三两杯下肚,一曲终,忘却痛!

问·海 SL ⃒⃘⃤
(灵感枯竭的产物,为什么我出不...

(灵感枯竭的产物,为什么我出不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隔着窗户拍云都掉一层色(抓狂ing)


                  虚妄              


手掌扶上虚妄,

万般苍凉。


旧时夜雨曾这虚妄上,

低语神伤。

泪水和着灰尘干涸,

断肠......

(灵感枯竭的产物,为什么我出不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隔着窗户拍云都掉一层色(抓狂ing)




                  虚妄              



手掌扶上虚妄,

万般苍凉。


旧时夜雨曾这虚妄上,

低语神伤。

泪水和着灰尘干涸,

断肠。


手掌扶上虚妄,

举目四望。


彼方的云遮挡住压抑的蓝,

低矮的楼房抵住灰橙色的惆怅。

我的视野被一粒灰尘覆盖,

色彩无法碰撞。


手掌扶上虚妄,

我只能一个人,

一个人,

默默地向往远方。






故事+

初见

  霓裳入尘五月凉,季夏万花尽失芳。


  珊瑚出水唯余殇,中秋之月亦凄凉。


  琵琶铉断雀入堂,南归孤雁不成行。


  苎萝西子入西厢,十万湖海鱼出塘。


  玄宗万里请荔枝,太白搔头苦赋诗。


  若非玄女入凡尘,定为嫦娥思凡心。


  不敢久思晨中梦,不愿挥散鼻下香。


  待到十月花开尽,不梦鱼雁不梦仙。

  霓裳入尘五月凉,季夏万花尽失芳。


  珊瑚出水唯余殇,中秋之月亦凄凉。


  琵琶铉断雀入堂,南归孤雁不成行。


  苎萝西子入西厢,十万湖海鱼出塘。


  玄宗万里请荔枝,太白搔头苦赋诗。


  若非玄女入凡尘,定为嫦娥思凡心。


  不敢久思晨中梦,不愿挥散鼻下香。


  待到十月花开尽,不梦鱼雁不梦仙。

问·海 SL ⃒⃘⃤

雨笙

雨笙悠悠,

手指捻碎春秋,

江河回流。


雨笙悠悠,

红烛泪流,

蜿蜒着勾勒星斗。

白月被点亮,

红烛拦不住星光奔走,

今夜,

没有晚风柔柔。


雨笙悠悠,

晚秋的蝴蝶在雨中行走,

聆听着雨的怨幽,

其实它自己别无所求。


雨笙悠悠,

流转着光的肥皂泡被旅风携走,

时光无法回流,

只有回忆苦苦驻守,

绿丘。


雨笙悠悠,

糖人伴随阳光破碎,

小人儿脸上的笑容不再明媚。

手指捞不住向往自由的气流,

雨笙四起,

只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无法挽留。


“我只要你安好,再无所求。”


……

给我的独篇来首打油诗,一...

雨笙悠悠,

手指捻碎春秋,

江河回流。


雨笙悠悠,

红烛泪流,

蜿蜒着勾勒星斗。

白月被点亮,

红烛拦不住星光奔走,

今夜,

没有晚风柔柔。


雨笙悠悠,

晚秋的蝴蝶在雨中行走,

聆听着雨的怨幽,

其实它自己别无所求。


雨笙悠悠,

流转着光的肥皂泡被旅风携走,

时光无法回流,

只有回忆苦苦驻守,

绿丘。


雨笙悠悠,

糖人伴随阳光破碎,

小人儿脸上的笑容不再明媚。

手指捞不住向往自由的气流,

雨笙四起,

只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无法挽留。



“我只要你安好,再无所求。”






……

给我的独篇来首打油诗,一个人的乱语。


墨倾池S

打油诗

之前写的几首打油诗拿出来晒一晒。


都是随手写的,所以也都没有名字。。。


其一,

春花举手谢,罗池客已归。

雪夜三千里,难予故人期。


其二,

长亭孤饮酒半酣,别来春半不知寒。

客心百念君无恨,梦回人远五更钟。


其三,

千殇酒醉桃花岸,云低水合星月平。

遥想当年灵台会,文殊仗剑逼如来。

之前写的几首打油诗拿出来晒一晒。


都是随手写的,所以也都没有名字。。。


其一,

春花举手谢,罗池客已归。

雪夜三千里,难予故人期。


其二,

长亭孤饮酒半酣,别来春半不知寒。

客心百念君无恨,梦回人远五更钟。


其三,

千殇酒醉桃花岸,云低水合星月平。

遥想当年灵台会,文殊仗剑逼如来。

墨倾池S

悟空

一肩挑万古,千山斩群妖。

玉玑白骨变,佛魔皆心猿。

一肩挑万古,千山斩群妖。

玉玑白骨变,佛魔皆心猿。

末云海

叶心

芳华逝尽垂怜日

羞草折腰怯惶时

绿裳敛袂点珠泪

一生悲喜付谁知

芳华逝尽垂怜日

羞草折腰怯惶时

绿裳敛袂点珠泪

一生悲喜付谁知

问·海 SL ⃒⃘⃤

钟声·四九

钟声四九,

闲云悠悠。


四千思绪回流,

笔锋依旧。


群蚁缄默着勾勒星斗,

只剩下我一个人谱写春秋。


放不下,

岂可修?


放不下河岸细柳,

和闲云野游。


只等着下一轮芳华暗走,

故地重游。


钟声四九,

闲云悠悠。


四千思绪回流,

笔锋依旧。


群蚁缄默着勾勒星斗,

只剩下我一个人谱写春秋。


放不下,

岂可修?


放不下河岸细柳,

和闲云野游。


只等着下一轮芳华暗走,

故地重游。



秣陵树

摘录-长夜行

不久,我们将处于暴风骤雨之中,到那时我们的眼前将会是我们现在不想看到的东西,我们就只能看到自己的死亡。

《长夜行》路易-费尔迪南·塞利纳

不久,我们将处于暴风骤雨之中,到那时我们的眼前将会是我们现在不想看到的东西,我们就只能看到自己的死亡。

《长夜行》路易-费尔迪南·塞利纳

问·海 SL ⃒⃘⃤

问海

问海,

苍穹几多阴霾?

八千浊浪澎湃,

狂风犹在。


问海,

死渊收纳骨骸,

半缕流光消殆,

旧魂卷开。


问海,

礁石割开天海,

昔日风韵犹在,

潮浪涌来。


问海,

白鸥撕裂月白,

斑驳碎银采采,

黎明不耐。


问海,

苍穹几多阴霾?

八千浊浪澎湃,

狂风犹在。


问海,

死渊收纳骨骸,

半缕流光消殆,

旧魂卷开。


问海,

礁石割开天海,

昔日风韵犹在,

潮浪涌来。


问海,

白鸥撕裂月白,

斑驳碎银采采,

黎明不耐。


故事+

草海

  草海天水一线间,落霞孤鸟无炊烟。


  待到来年五月天,千蝶嬉戏万花间。


  风急雨骤不足俱,明月清风不相去。


  六月花蝶鸟同聚,不是人生是戏曲。​​​

  草海天水一线间,落霞孤鸟无炊烟。


  待到来年五月天,千蝶嬉戏万花间。


  风急雨骤不足俱,明月清风不相去。


  六月花蝶鸟同聚,不是人生是戏曲。​​​

踩雪踩树叶

朦胧

是朦胧

是尚未一锤定音的爱意


双方留着余地

徘徊,试探,靠近。


这是唯一一次让我感觉

好像是双向奔赴


不痛了 没有之前剖开心脏却又要自我缝合的尴尬

更像是一罐蜂蜜 抱着狠狠品尝前

总要先浅尝一下边边上沾的那些

是最先感受到的甜

是感受最强烈的阶段

甚至甜过了里边的蜜

让人意犹未尽

是朦胧

是尚未一锤定音的爱意


双方留着余地

徘徊,试探,靠近。


这是唯一一次让我感觉

好像是双向奔赴


不痛了 没有之前剖开心脏却又要自我缝合的尴尬

更像是一罐蜂蜜 抱着狠狠品尝前

总要先浅尝一下边边上沾的那些

是最先感受到的甜

是感受最强烈的阶段

甚至甜过了里边的蜜

让人意犹未尽

故事+

一剪梅·离别

  芬芳落尽万事休。


  梦醒余忧,独行黄昏后。


  孤蝶独落枯枝头,无花可食,无叶可休。


  南飞之雁不可留。


  秋风乍起,月影悠悠。


  村头老妪静坐绣,不是心忧,就是心愁。

  芬芳落尽万事休。


  梦醒余忧,独行黄昏后。


  孤蝶独落枯枝头,无花可食,无叶可休。


  南飞之雁不可留。


  秋风乍起,月影悠悠。


  村头老妪静坐绣,不是心忧,就是心愁。

问·海 SL ⃒⃘⃤

屏幕

我有一个屏幕,

我不只有一个屏幕。


透过屏幕,

看清楚。

看清楚所有的一切,

皆为虚无。


你无法打破屏幕,

无法拉住。

无法拉住所有的目光,

辗转几度。


手指滑动屏幕,

眉蹙。

眉蹙的是你的热爱击破,

惨不忍睹。


心碎于屏幕,

湿漉漉。

湿漉漉的是你的向往践踏,

不问归途。


屏幕,

冰冷的屏幕。

一个伪君子,

一个无赖徒。


它把我的一对翅膀,

摆在展示柜里。

他把我的一腔浪潮,

封锁在地下冰冷溶洞。


飞的是什么?

是破碎不全的塑料袋。

航行的是什么?

是湿软软的纸船。


屏幕屏幕,

屏蔽了心灵的起舞...


我有一个屏幕,

我不只有一个屏幕。


透过屏幕,

看清楚。

看清楚所有的一切,

皆为虚无。


你无法打破屏幕,

无法拉住。

无法拉住所有的目光,

辗转几度。


手指滑动屏幕,

眉蹙。

眉蹙的是你的热爱击破,

惨不忍睹。


心碎于屏幕,

湿漉漉。

湿漉漉的是你的向往践踏,

不问归途。


屏幕,

冰冷的屏幕。

一个伪君子,

一个无赖徒。


它把我的一对翅膀,

摆在展示柜里。

他把我的一腔浪潮,

封锁在地下冰冷溶洞。


飞的是什么?

是破碎不全的塑料袋。

航行的是什么?

是湿软软的纸船。


屏幕屏幕,

屏蔽了心灵的起舞。

给最精彩的决斗,

拉下帷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