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诗?

907浏览    136参与
亭瞳疏风
灵魂丛书 随意地,将棱镜透过灵...

灵魂丛书


随意地,将棱镜透过灵魂明灭的光。

您将看到三分的极端。

还请不要惊慌,

暂且享受,这双双钳制的扭曲。


您的视线并非来自天堂,

而是发源于混沌的漩涡。

您需要保持警惕,

在无尽的狂欢假日凝视灵魂。


瘾君子的胃口约等于深渊,

总是有无穷的成本投入未来的赌博。

他瘦弱的手臂撑开深罪的大门,

沉沦与否,那将是两条绝缘的轨迹。


您要小心狂人的嚎叫,

她持掌激情的海涛。

请注意!闪电舔舐着生命的边缘,

在走上她的钢丝之前,别忘了深埋的剑锋。


请体谅智者疲惫的视线,

祂已经疲于应对三分之二的活跃。

但请不要让祂清醒,

除非您偏爱绝对的秩序......

灵魂丛书


随意地,将棱镜透过灵魂明灭的光。

您将看到三分的极端。

还请不要惊慌,

暂且享受,这双双钳制的扭曲。


您的视线并非来自天堂,

而是发源于混沌的漩涡。

您需要保持警惕,

在无尽的狂欢假日凝视灵魂。


瘾君子的胃口约等于深渊,

总是有无穷的成本投入未来的赌博。

他瘦弱的手臂撑开深罪的大门,

沉沦与否,那将是两条绝缘的轨迹。


您要小心狂人的嚎叫,

她持掌激情的海涛。

请注意!闪电舔舐着生命的边缘,

在走上她的钢丝之前,别忘了深埋的剑锋。


请体谅智者疲惫的视线,

祂已经疲于应对三分之二的活跃。

但请不要让祂清醒,

除非您偏爱绝对的秩序。


但愿您的白日永存,

不会散射灵魂的辉光。

人的需求无非超越与沉眠,

谨慎于灵魂,您才能,

体会到更多的梦幻。



亭瞳疏风
我将要再次举起那面旗帜, 从泥...

我将要再次举起那面旗帜,

从泥泞的坟中掘出不朽的激情。

好久不见,我伟大的朋友,

相信你不在乎这三十年的分别。

我仍未忘记你灿金瞳眸的远眺,

那是利剑指向征途的远方。

我干枯的手将旗杆紧握,

植物般向她扎根。

启明星会指引你未来的道路,

谁都不会遗忘那永恒的目标。

我已垂垂老矣,生命如水泄于平地。

而您,我的朋友,您将屹立在未来。

您不会随我进入坟墓,

死亡永远不属于我们。

我将要再次举起那面旗帜,

从泥泞的坟中掘出不朽的激情。

好久不见,我伟大的朋友,

相信你不在乎这三十年的分别。

我仍未忘记你灿金瞳眸的远眺,

那是利剑指向征途的远方。

我干枯的手将旗杆紧握,

植物般向她扎根。

启明星会指引你未来的道路,

谁都不会遗忘那永恒的目标。

我已垂垂老矣,生命如水泄于平地。

而您,我的朋友,您将屹立在未来。

您不会随我进入坟墓,

死亡永远不属于我们。

亭瞳疏风
“浪漫,终究是诗人的离骚”

“浪漫,终究是诗人的离骚”

“浪漫,终究是诗人的离骚”

亭瞳疏风
我们相拥,且不论未来

我们相拥,且不论未来

我们相拥,且不论未来

亭瞳疏风

想让疲惫的余烬飘入河流,

离开爱琴与希腊就此别过。

悲剧的提线束缚不了这阵清风,

正如我要将过往送给氤氲晨雾。


朋友,我怀念搏击浪涛的船歌,

伴着鸥鸣与一去不返的史诗。

连同白沙被碧水拂去的留痕,

以及水底再无法辨识的冲角。

尽管神殿已随微风飘散而去,

希罗多德也让一切留下意义。


朋友,且不说美酒尚未枯竭

这废墟是我的歌唱,

破败乃是我的荣耀。

我曾给时代带来的鲜花,

不再绽放,却留下故事的种子

勇士会将它埋藏在我的墓前,

至于结果,那将会属于明天。


想让疲惫的余烬飘入河流,

离开爱琴与希腊就此别过。

悲剧的提线束缚不了这阵清风,

正如我要将过往送给氤氲晨雾。


朋友,我怀念搏击浪涛的船歌,

伴着鸥鸣与一去不返的史诗。

连同白沙被碧水拂去的留痕,

以及水底再无法辨识的冲角。

尽管神殿已随微风飘散而去,

希罗多德也让一切留下意义。


朋友,且不说美酒尚未枯竭

这废墟是我的歌唱,

破败乃是我的荣耀。

我曾给时代带来的鲜花,

不再绽放,却留下故事的种子

勇士会将它埋藏在我的墓前,

至于结果,那将会属于明天。


亭瞳疏风
归去来兮辞背诵产物,希望少点文...

归去来兮辞背诵产物,希望少点文言文的折磨()

归去来兮辞背诵产物,希望少点文言文的折磨()

QQQQ

佳人已逝

繁花如斯

有佳人如此期许于吾

如此信仰于吾

灯火辉煌

然佳人已逝

世界已空

只有悔恨

无语于灰烬的钟声

繁花如斯

有佳人如此期许于吾

如此信仰于吾

灯火辉煌

然佳人已逝

世界已空

只有悔恨

无语于灰烬的钟声

一副眼镜

人类

他这一生只配在这囚笼里观望

四肢被束缚的野兽不配拥有情感

就算黎明到来

那刺目的鲜红也只会增加兽性

“或许我爱你又或许不是”

毕竟野兽不配拥有情感

渴望黑夜的到来

又期许白日的喧嚣

“或许你明白又或许不是”

毕竟我将死亡

我拥有了不同的一切

“感谢你又或许憎恶”

色彩不是天生具有

而是因你而生

我将会渴望你下一次到来

———

他这一生只配在这囚笼里观望

四肢被束缚的野兽不配拥有情感

就算黎明到来

那刺目的鲜红也只会增加兽性

“或许我爱你又或许不是”

毕竟野兽不配拥有情感

渴望黑夜的到来

又期许白日的喧嚣

“或许你明白又或许不是”

毕竟我将死亡

我拥有了不同的一切

“感谢你又或许憎恶”

色彩不是天生具有

而是因你而生

我将会渴望你下一次到来

———

QQQQ

命运

来吧

用我的眼睛去看向那里

看向阴谋与诡计的战场

我的瞳孔是星球与彼方

若是意志存在

灵魂不会等待消亡

来吧

让死亡扼住远方的喉咙

一个没有名字的存在

无人知晓的渺小的存在

将告诉傲慢的人们

祂的存在的力量

用时间来证明

那些挥洒在土地上的燃烧的红色

这份诚挚是何人在守护

那漫长时光累积成的长河

尽头是怎样的辉光

来吧

就让你们信仰的主来制裁

制裁你们沾满鲜血的双手

与被污秽蒙蔽的双眼!

最后用那张载满谎言的嘴告诉我

头顶皇冠的是何人!

来吧

用我的眼睛去看向那里

看向阴谋与诡计的战场

我的瞳孔是星球与彼方

若是意志存在

灵魂不会等待消亡

来吧

让死亡扼住远方的喉咙

一个没有名字的存在

无人知晓的渺小的存在

将告诉傲慢的人们

祂的存在的力量

用时间来证明

那些挥洒在土地上的燃烧的红色

这份诚挚是何人在守护

那漫长时光累积成的长河

尽头是怎样的辉光

来吧

就让你们信仰的主来制裁

制裁你们沾满鲜血的双手

与被污秽蒙蔽的双眼!

最后用那张载满谎言的嘴告诉我

头顶皇冠的是何人!

句号

我不会

还没学会期望,

却早早知道失望。

赤裸的走在大街上,

人群中,蓝天下。

高楼前,土地上。


还没学会走路,

却早早想要奔跑。

远方太长,我在,

千里之外,你在,

璨璨星眸之上。


还没学会离别,

却早早想到了相逢,

即使在远方,

跑向你,拥抱你。

岁月,

周而复始,

生长,消亡。


还没与你重逢,

却早早想到了你的样子。

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是我,不是你。

岁月悠长,

我是你呼出的一口气,

你却是我窗上的月光。

还没学会期望,

却早早知道失望。

赤裸的走在大街上,

人群中,蓝天下。

高楼前,土地上。


还没学会走路,

却早早想要奔跑。

远方太长,我在,

千里之外,你在,

璨璨星眸之上。


还没学会离别,

却早早想到了相逢,

即使在远方,

跑向你,拥抱你。

岁月,

周而复始,

生长,消亡。


还没与你重逢,

却早早想到了你的样子。

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是我,不是你。

岁月悠长,

我是你呼出的一口气,

你却是我窗上的月光。

荼沨彡

语文作业

当我遥望黑洞洞的夜空

暗沉夜幕里

点点星子亮得惊人

听说

人会在临逝前回光返照

那时他们眼中

是否会亮起这样的光 ?

我想着

这漫天银星 是颗颗孤独眼睛

将大地一切落寞

刻入眼中

嘘——

风来了

一颗星子

默了

此时

你会看到霜白的发

揽着满怀白雪

散风消(飘)/

与风逍(漂)

[图片]


当我遥望黑洞洞的夜空

暗沉夜幕里

点点星子亮得惊人

听说

人会在临逝前回光返照

那时他们眼中

是否会亮起这样的光 ?

我想着

这漫天银星 是颗颗孤独眼睛

将大地一切落寞

刻入眼中

嘘——

风来了

一颗星子

默了

此时

你会看到霜白的发

揽着满怀白雪

散风消(飘)/

与风逍(漂)


稻草人身旁的她

生活吗?

我常常洗我的耳朵

可是我也不想的

我才14正是豆蔻年华

我常常想为什么石头总是砸中我

大人们总是认为小孩子是开朗可爱的生物

我不知道

我是不是不是小孩子了

还是他们说错了呀

大人们真是奇怪 

太奇怪了……

[图片]


我常常洗我的耳朵

可是我也不想的

我才14正是豆蔻年华

我常常想为什么石头总是砸中我

大人们总是认为小孩子是开朗可爱的生物

我不知道

我是不是不是小孩子了

还是他们说错了呀

大人们真是奇怪 

太奇怪了……


行迈

不要死,不要毁灭,不要破坏,不要妄想世界缄默,不要一言不发,

要活着,要我拯救我,要堆砌诗,要创造水,要站在悬空的地面上,

丢下伤口,房屋和刺猬,创造然后创造。


不要死,不要毁灭,不要破坏,不要妄想世界缄默,不要一言不发,

要活着,要我拯救我,要堆砌诗,要创造水,要站在悬空的地面上,

丢下伤口,房屋和刺猬,创造然后创造。


叁拾壹

01

是谁

让我在漆黑的夜里惊醒

是比夜更黑的恐怖

还是那轻不可言的思念

坠去

在下落的终点

我没看见你

我没看见自己

只有遍地的泥沼

泥沼下的刺


是谁

让我在漆黑的夜里惊醒

是比夜更黑的恐怖

还是那轻不可言的思念

坠去

在下落的终点

我没看见你

我没看见自己

只有遍地的泥沼

泥沼下的刺



半月不胖
十年一觉堂良梦 已经是堂良梦了...

十年一觉堂良梦

已经是堂良梦了还要写良堂的屑博主

我不寡我不寡

良堂就是最屌的!

最后在末尾附赠一首自己的四大巨头小诗(除了第一句剩下是自创的嗷)


        十年一觉堂良梦

        往事熙华化秋风

        久未相逢便君意...


十年一觉堂良梦

已经是堂良梦了还要写良堂的屑博主

我不寡我不寡

良堂就是最屌的!

最后在末尾附赠一首自己的四大巨头小诗(除了第一句剩下是自创的嗷)


        十年一觉堂良梦

        往事熙华化秋风

        久未相逢便君意

        策马长街共玲珑


E

好吧

承认有点尬



雨涤苍凉

棋局

杳杳清钟悲鸣晚歌

翩翩落红逝于水河

黑白棋子

棋盘上战局

士卒将死

棋局方现


昼夜落起

已然无几

*血光隐入暮色

*寒刃刺进心骨

*白雪皑皑覆棋盘

*落红潇潇没万甲


白色谋士披上黑色战袍

黑色皇子即将加冕成王

瞻前顾后

枉负人情世故

赤胆忠心

败于惶煌人心

共赴扑朔棋局

*同赏人间繁华

*如此佳期

*还残留几许


局势刺穿

乾坤扭转

救国枉负情深

是否背叛此生


黄沙满地掩旧时芳菲

争名逐利英雄白骨

碑上青痕上一岁一枯荣

泪雨掩埋数十年青冢

昔日彼此轻狂少年

可曾想

终是白鬓长须孤身拂去青冢尘土


誓言蹉跎

淹没...

杳杳清钟悲鸣晚歌

翩翩落红逝于水河

黑白棋子

棋盘上战局

士卒将死

棋局方现


昼夜落起

已然无几

*血光隐入暮色

*寒刃刺进心骨

*白雪皑皑覆棋盘

*落红潇潇没万甲


白色谋士披上黑色战袍

黑色皇子即将加冕成王

瞻前顾后

枉负人情世故

赤胆忠心

败于惶煌人心

共赴扑朔棋局

*同赏人间繁华

*如此佳期

*还残留几许


局势刺穿

乾坤扭转

救国枉负情深

是否背叛此生


黄沙满地掩旧时芳菲

争名逐利英雄白骨

碑上青痕上一岁一枯荣

泪雨掩埋数十年青冢

昔日彼此轻狂少年

可曾想

终是白鬓长须孤身拂去青冢尘土


誓言蹉跎

淹没亘古棋局

白昼消磨

只留沧海桑田

纵使黄金百千两

不换知音数十年


(以前和同学写的歌词,发这里留个纪念,带*的是她写的)

只是以前的练手,还有很多不足与不成熟

CloudDream

无名的神圣河流

在世界某个角落

不知名的河流潺潺的地流着,静静的……

我与河流融为一体,欢乐的……

无名河流啊,就这么让我随着您的方向,向着彼岸,流去吧……

或是

留在您的怀抱里,在您的心底停留吧。

不管怎样

我一定会在怀里拥着鲜花,与您共赏。

任您带走我生命的光辉,使我的脸上苍白,无光。

神圣的河流啊……

拜托了

让我随着您的方向流向彼岸,或是,永远在您心底停留……

拜托了,拜托了……

在世界某个角落

不知名的河流潺潺的地流着,静静的……

我与河流融为一体,欢乐的……

无名河流啊,就这么让我随着您的方向,向着彼岸,流去吧……

或是

留在您的怀抱里,在您的心底停留吧。

不管怎样

我一定会在怀里拥着鲜花,与您共赏。

任您带走我生命的光辉,使我的脸上苍白,无光。

神圣的河流啊……

拜托了

让我随着您的方向流向彼岸,或是,永远在您心底停留……

拜托了,拜托了……

QQQQ

由上到下

如果我挣脱锁链

像一只白鸟跃向空中

翅膀会短暂的飞翔

时间在停滞的叹息后

携我而下

带着川流与黄沙

坠入土壤的硬壳

散开了

炸开了

成为一朵烟花

最后留下一团斑斓的墨点

伴随着混浊与残渣

我的生命轻微的跳动着

流淌

流向世界

流向人群的河

流向那一双双装着情感的眼

与泪水混合

交融

静静的干涸

如果我挣脱锁链

像一只白鸟跃向空中

翅膀会短暂的飞翔

时间在停滞的叹息后

携我而下

带着川流与黄沙

坠入土壤的硬壳

散开了

炸开了

成为一朵烟花

最后留下一团斑斓的墨点

伴随着混浊与残渣

我的生命轻微的跳动着

流淌

流向世界

流向人群的河

流向那一双双装着情感的眼

与泪水混合

交融

静静的干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