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该隐

56739浏览    889参与
June

当你醒来说你不记得了【该隐x你】

ooc致歉

撞梗致歉


你一睁眼,就看到一张绝美的面孔映入眼帘。


昨天该隐邀请你一起品酒,你品尝了之后觉得甜甜的很好喝,结果越喝越多,但没想到酒的后劲很大,结果你直接醉了。


酒壮人胆果真是没错,喝醉的你一个翻身跨//坐在该隐身上。


不知道哪根筋抽了。你邪魅一笑,用手轻轻挑起他的下巴,说:“哪里来的大美人啊,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不要动,大美人,欲擒故纵,你这是在惹火。”


该隐有些好笑地看着你,挑挑眉毛,一只手将你搂住,防止乱动的你滑下去。


“呵,如此顺从,看来我的魅力已经成功迷倒你了。”


……


后续看评论吧

ooc致歉

撞梗致歉



你一睁眼,就看到一张绝美的面孔映入眼帘。



昨天该隐邀请你一起品酒,你品尝了之后觉得甜甜的很好喝,结果越喝越多,但没想到酒的后劲很大,结果你直接醉了。


酒壮人胆果真是没错,喝醉的你一个翻身跨//坐在该隐身上。


不知道哪根筋抽了。你邪魅一笑,用手轻轻挑起他的下巴,说:“哪里来的大美人啊,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不要动,大美人,欲擒故纵,你这是在惹火。”


该隐有些好笑地看着你,挑挑眉毛,一只手将你搂住,防止乱动的你滑下去。


“呵,如此顺从,看来我的魅力已经成功迷倒你了。”


……


后续看评论吧

克总的狗🌈

黑与红(29)

赵公明半夜做噩梦吓醒了,他梦见自己的金库被人撬开,里面的金银珠宝收藏品全部都被偷走了。

连滚带爬的跑进地下仓库清点过一遍后,赵公明放心的松了一口气,回去睡觉了。


他都快睡着了,突然感觉着自己身上不对劲儿,伸手一摸,顿时吓的睡意全无。

两秒钟后,他冲到落地镜前,擦亮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东方女性柔和的脸庞,宽大衣袍下纤细玲珑的身体,以及刚才摸到的绵软的胸脯。

赵公明“???”

赵公明瞳孔地震。


一向文明用语礼貌待人的赵老爷吐出这辈子第一句脏话“操,这他妈啥啊这是?”


第二日清早,赵公明放在床头柜上的定海神珠缓缓浮起,赵元帅从光芒中踏出,环视四周确定自己在哪里后,又喊道“......

赵公明半夜做噩梦吓醒了,他梦见自己的金库被人撬开,里面的金银珠宝收藏品全部都被偷走了。

连滚带爬的跑进地下仓库清点过一遍后,赵公明放心的松了一口气,回去睡觉了。


他都快睡着了,突然感觉着自己身上不对劲儿,伸手一摸,顿时吓的睡意全无。

两秒钟后,他冲到落地镜前,擦亮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东方女性柔和的脸庞,宽大衣袍下纤细玲珑的身体,以及刚才摸到的绵软的胸脯。

赵公明“???”

赵公明瞳孔地震。


一向文明用语礼貌待人的赵老爷吐出这辈子第一句脏话“操,这他妈啥啊这是?”


第二日清早,赵公明放在床头柜上的定海神珠缓缓浮起,赵元帅从光芒中踏出,环视四周确定自己在哪里后,又喊道“你在哪?怎么又不拿定海神珠?”

看了一眼时间,他脚步坚定的朝浴室走去。

这个时候自己刚起床,应该在浴室泡澡。


果不其然,浴室里烟雾萦绕,水汽弥漫,一道倩影正站在泡泡浴中央,撩起粉红色的水往肩头浇。

赵元帅一瞬间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为什么突然会想到倩影这个词?

赵元帅:最近脑子用太多了。


赵元帅顺势就把外袍中衣脱掉,刚伸一条腿进去,就听见赵公明夹着嗓子道“我劝你最好别进来。”

赵元帅冷哼一声“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都管不了。”


说罢,他泡进浴池里,神色慵懒的去拉赵公明“打了一天仗我累的很,辛苦你帮我按一下肩——”

握住的胳膊细的有点不正常了,赵元帅顿了顿,仔细打量起赵公明来。

赵公明转过身,让他看到自己的脸和露出水面的半个胸口“男女授受不亲,你离我远点。”


赵元帅“…………”

赵元帅看看他圆润带点婴儿肥的脸颊。

赵元帅看看他胸前若隐若现的荷包蛋。


哗啦一声,赵元帅满脸通红地冲出浴池,捡起衣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你你你我我我这这这——”

“你怎么变成人妖了?!”


见他这反应,本就心情不佳的赵公明更是心中窝火,他发誓,他只是正常的放贷收债,绝对没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至于让老天爷罚的连性别都改了。

他把自己宽大的外袍裹在身上,怒视着站在墙边的赵元帅“你躲什么?我是妖怪吗?”

赵元帅眼神飘忽“确实怪吓人。”

赵公明“我就是你,我是男是女你不知道?”

赵元帅看他一眼,又迅速移开“以前是男的,以后不确定。”


赵公明噔噔噔冲上来,一把揪住赵元帅的衣领子“崽种,直视我!”

赵元帅看他一眼,眼神躲避,看他一眼,眼神躲避,看他一眼。

终于还是没忍住笑了。


赵元帅把手放到赵公明头上,比划一下他现在的海拔,忍俊不禁“我去给你找身合适的衣服穿。”

赵公明打他。


路过餐厅时,赵元帅见弗雷该隐和毗湿奴都在里面,便走进去问道“怎么不吃饭?”

弗雷和该隐正坐的板板正正等赵公明洗完澡出来吃早餐,毗湿奴实在是饿坏了,一边支着脑袋装模作样打瞌睡,一边去偷放在面前的煎香肠吃。


一见他出现在门口,弗雷和该隐欣喜道“你来了!快坐下一起吃早餐吧!”

毗湿奴从椅子上跳起来“小赵!你是不是欺负我们家迦鲁达了?!”


刚跟那边的毗湿奴打完架血腥味儿还没散的赵元帅“毗湿奴,你不要讲话,我现在很不想看见你。”

毗湿奴“?”

给毗湿奴干笑了“我还说我不想看见你呢!”

毗湿奴端着早餐干饭去了,经过赵元帅的时候,还重重的哼了一声。


作为反击,赵元帅看都不看他一眼,只对弗雷该隐道“怎么不吃?干坐在这等饭冷吗?”

弗雷往他身后看了眼“等赵公明呢,他没跟你一起过来吗?”


赵元帅“他出去玩了,让我转告你们,他很快回来,你们不用找他。”

赵公明是会一个人跑进定海神珠内的世界里玩一段时间,但是此时赵元帅脸上诡异的微笑有些令人生疑。

弗雷“你这个表情不像是他出去玩了。”

该隐“更像是他碰上什么糗事了。”


赵元帅兀自微笑“有钱人的事你们少管。”


他从三霄那里借来一套东神族女生的衣服,看赵公明穿在身上,怎么看怎么觉着违和。

赵公明屈辱但熟练的在腰间打了个蝴蝶结“可恶!朕一定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元帅揣着手看他骂骂咧咧的扎头发,审视的目光从他的头上的青蛙发箍到圆润的肩头再到微卷的长发。

最后他视线定格在赵公明裸露出来的肩头上。


赵公明嘀嘀咕咕骂了好一顿,一回头发现另赵元帅用一种非常恶心的眼神看着自己“你干嘛?你看啥?”

赵元帅径直朝他走过去,在赵公明惊恐的神色中朝他伸出罪恶的魔爪。

赵公明“你干嘛你干嘛?我要叫人了啊!”


赵元帅微微一笑,抓住他的领口用力一拽!

把赵公明敞开老大的衣领给拽了回来,并帮他遮的严严实实的。

赵公明“???”

赵公明当着他的面把衣领抖开。


赵元帅又给他拽回去“我刚才跟弗雷和该隐说你出去玩了,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让他们过来看你现在的模样。”

赵公明顿时不动了,他憋屈的要命“这可怎么办?我不能总是这个样子吧?赵老爷被人诅咒变成了女生,说出去要被人笑话死了。”


他越说越觉得自己可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一眨就开始啪嗒啪嗒掉眼泪。

赵元帅好笑道“你哭什么?”


赵公明的眼泪鼻涕一起流“我也不想的,变成这样之后,泪腺突然,好发达,早上已经哭过,一通了。”

已经能看出他泪腺发达了,就这几句话的功夫,他哭的越来越痛了。

“这就是女孩子吗?竟然能一眨眼就掉眼泪。”赵元帅帮他抹掉眼泪,斟酌道“……好牛。”

赵公明“。”

赵公明哭不出来了。


赵元帅安抚道“别着急,在你恢复之前就先去别的世界躲起来吧,免得他们两个找到你,这段时间我忙完就过来帮你找恢复的办法。”

赵公明抽抽搭搭“好,那接下来拜托你了,呜呜呜……我能去哪里呢?我一个女孩子到处乱跑,真的好危险呀。”


赵元帅欲言又止,止言又欲“你……”

你进入角色还挺快的。


赵公明收拾收拾就背着包袱前往小世界了,临走之前他还把头上的发箍取下来了赵元帅“这个你帮我放好,可不要弄坏了,这个,值钱。”

“就这个?”赵元帅拎着那只发箍,非常看不上“这个有你手上的镯子值钱吗?你现在怎么什么东西都往头上戴?”

赵公明“人家喜欢嘛,多可爱啊。”

👉👈

月影别墅:第七章 塞涅·亚伯

关于塞涅刚苏醒,假装自己不会划船要求两个哥哥捞他的事


旁白:……

塞涅(白发)(:饶有兴趣的盯着河面看)

旁白:这条永恒之河广阔无边,河水深不见底,河水冲击的刷刷声也足以证明水流的湍急。

塞涅(白发):去,给我拿只小船来。

仆人:(倒立着)殿下…?可是…

塞涅(白发):我只是在河面上划划船,看看风景而已。

仆人:(倒立着)可是…是。

旁白:仆人备好船,塞涅脚尖轻点地,纵身一跃,跳到了床上。那条银白色的披风,和他的长发相融,在月色下熠熠生辉。

塞涅(白发):(朝着背后的仆人挥挥手)走喽。对了,我不会划船,也不能飞…所以,记得叫我的王兄来捞我。

仆人:(倒立着)???等一下......

关于塞涅刚苏醒,假装自己不会划船要求两个哥哥捞他的事


旁白:……

塞涅(白发)(:饶有兴趣的盯着河面看)

旁白:这条永恒之河广阔无边,河水深不见底,河水冲击的刷刷声也足以证明水流的湍急。

塞涅(白发):去,给我拿只小船来。

仆人:(倒立着)殿下…?可是…

塞涅(白发):我只是在河面上划划船,看看风景而已。

仆人:(倒立着)可是…是。

旁白:仆人备好船,塞涅脚尖轻点地,纵身一跃,跳到了床上。那条银白色的披风,和他的长发相融,在月色下熠熠生辉。

塞涅(白发):(朝着背后的仆人挥挥手)走喽。对了,我不会划船,也不能飞…所以,记得叫我的王兄来捞我。

仆人:(倒立着)???等一下殿下!!!是哪位王兄???

旁白:仆人的声音,细微如沙,被湮灭于河水中。

塞涅:果然对这个地方不熟悉啊…

塞涅:不过,比起待在那死气沉沉的地方,呼吸新鲜空气才是最紧要的﹉


旁白:恩特尼特宫内,冰晶宫外,该隐和亚伯面面相觑。

旁白:即使一扇门隔绝了宫内的寒气,亚伯的身体也直打颤。

亚伯:这个…蠢…愚昧的家伙!

亚伯:无论失忆与否,他一样让人不爽。

该隐:(面露一些不悦之色,但很快收敛)亚伯,注意礼仪。

亚伯:…是,王兄。

旁白:虽有百般不情愿,该隐和亚伯还是展开了他们的翅膀。他们飞翔于高空,拨弄着迷雾,在河面上寻找着塞涅的身影。

旁白:另一旁的塞涅,来到了河流最湍急的地方。这里陡峭,崎岖,水流不断冲刷着小船,小船磕磕碰碰的。

塞涅:(头发时而变白时而变黑)……!

塞涅:哇啊﹉!!!

塞涅(白发):(用船桨支撑住一块礁石,勉强逼停小船)

旁白:该隐的视线如同猎豹,敏锐地捕捉每一个地方的一风一影,最后,他的视线锁定在一个黑白交杂的影子上。

该隐:(扇动羽翼,滞留在半空)就是这里。

亚伯:?

亚伯:(本来早早的赶在前头,现在不得不调动轮椅转过身)

亚伯:王兄,那家伙,在那么。

该隐:(他蹙眉,比划了一下那个影子的位置)你去。

亚伯:我去??

该隐:……

旁白:亚伯闷哼一声,扶着轮椅缓慢降落。

塞涅(白头发):(抬头看向不断放大的天降异物,下意识的划舟躲开,划舟躲避的同时又撞到了激流,小船原地打转了几圈)哇啊!

亚伯:(快要降到目的地时,本打算突然加速,捞到塞涅就赶快往回赶)

亚伯:(塞涅一个打圈,他扑了个空,溅出的水花弄湿了他的衣衫)

亚伯:…够了!

亚伯:塞涅。跟我回去!

亚伯:陛下对你寄予厚望,你却除了踢石子,看花草,和到处乱跑,什么都没做。

塞涅(白头发):(抬头)原来是王兄啊…

塞涅(白头发):王兄怎么如此凶,我都体会不到家庭,兄友弟恭的温暖了…

塞涅(白头发):(打算再恶心他几句,突然后颈一紧,他被人提溜着衣襟飞了起来)

旁白:泛着麟光的河面就在艾尔的脚下,恍惚间,他觉得自己有朝一日,也会把整个阿卡拉德,甚至整个魔涅绪踩在脚下。

塞涅(白头发):我说王兄…你累不累啊?。

亚伯:?少废话。

塞涅(白头发):所以,我帮你减轻负担吧…!

旁白:还没来得及等亚伯反应,塞涅抓住轮椅的轮子,猛的向下一拽。

亚伯:(一种失重,急剧下降的感觉)你…!

旁白:随着轮椅的摔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亚伯身体失重,向着河面倾斜。

旁白:只有单翼的塞涅亦是如此,他倒是展开双臂,一副享受的模样。

旁白:攸的,急剧下落,身体划破气流的快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翅膀拍打空气的声音。

塞涅:?

塞涅:啊…我敬爱的大王兄,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

塞涅:我本想帮二王兄分担…没想到,希望逝者安…

旁白:塞涅话说到一半,另一种翅膀拍打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不过与该隐平稳的拍打节奏不同,对方的拍打节奏,急促而猛烈,直到碰见该隐,才稍微收敛了些。

亚伯:(与该隐一样,盘旋在半空。但与平常不同,与他朝夕相伴的轮椅被水流吞噬,不见踪影。而他刚刚救轮椅心切,不顾王室形象,浸湿了身子,现在的他,头发凌乱,衣服皱巴巴的,没有下截身子的缺陷和他脸上的怒意,衬得他更加恐怖。)

亚伯:(他眼底盛着的怒意,即使是永恒之河的水,夜半时分的凄冷,也浇熄不了。)

该隐:你们两个,真是,够了。

旁白:该隐语调平稳,声音富有威严,他背过身,仿佛不愿看到这一切。他提溜着小鸡仔似的,毫无压力的飞到了永恒之河,提林斯宫的对岸。

塞涅:不愧是王兄,不费吹飞之力就把我带了回来﹉!我简直感动的要哭了!

塞涅:不过王兄,你是不是有点不认路?我们要去的,是提林斯宫。

该隐:?

旁白:该隐和塞涅,在欧诺米亚宫前久久伫立。



Anililagniavampirism

o?小白狗还有两幅面孔。


参考p2(这人都找的什么参考

cp tag防误食

o?小白狗还有两幅面孔。


参考p2(这人都找的什么参考

cp tag防误食

Dmmmmm-
是@风景也想见你 妈咪的无偿~...

@风景也想见你 妈咪的无偿~

我好爱长发美人!

@风景也想见你 妈咪的无偿~

我好爱长发美人!

克总的狗🌈

黑与红(28)

赵元帅遇到了他这个世界里的毗湿奴。

他用那样仇恨的眼神怒视自己,从牙缝中挤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恨不得化为锋利的刀刃“把我的迦鲁达还回来!”


赵元帅毫无反应“?”

毗湿奴“?”

他妈的这人怎么动都不动?


毗湿奴愤愤道“说句话啊你!还不快跪地求饶?!”

“我看出你的愤怒了,但是我要打断一下你的情绪。”赵元帅看着他,认真道“你说的这个迦鲁达,是谁?”


毗湿奴气笑了,反问“你亲手杀了他,你不知道他是谁?!你竟然忘记了?你怎么能忘记?!”

“哦。”赵元帅对答案并不在乎,认真的回答了一声“你会记得自己吃过多少面包吗?”


毗湿奴震怒。

“你是来讨个说法的是吧?行啊。”赵元帅从......

赵元帅遇到了他这个世界里的毗湿奴。

他用那样仇恨的眼神怒视自己,从牙缝中挤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恨不得化为锋利的刀刃“把我的迦鲁达还回来!”


赵元帅毫无反应“?”

毗湿奴“?”

他妈的这人怎么动都不动?


毗湿奴愤愤道“说句话啊你!还不快跪地求饶?!”

“我看出你的愤怒了,但是我要打断一下你的情绪。”赵元帅看着他,认真道“你说的这个迦鲁达,是谁?”


毗湿奴气笑了,反问“你亲手杀了他,你不知道他是谁?!你竟然忘记了?你怎么能忘记?!”

“哦。”赵元帅对答案并不在乎,认真的回答了一声“你会记得自己吃过多少面包吗?”


毗湿奴震怒。

“你是来讨个说法的是吧?行啊。”赵元帅从钱袋里掏出一个金锭子,想了想,又装回去把整个钱袋丢到毗湿奴面前“给,他的命就当是我卖了,你把这钱拿回去吧,买完棺材剩下的钱还够你过一辈子。”

他话还没说完,一道巨大的光团就朝他砸了过来。

“赵公明!今晚你必死!”


另一个世界,赵公明正盘腿坐在病床上和毗湿奴翻花绳,他刚翻了个大元宝出来,手上的定海神珠突然发出一串金光,从光芒中飘下来一张纸。

赵公明往上面瞄了一眼,喊那边铺床的该隐“小隐子,帮我读封信,帅气的我来信了。”


该隐拍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走过来拿起那张纸“他还是第一次送信过来,怎么不亲自过来?”

赵公明乐呵道“他忙的很嘛,快帮我读一下,他肯定是想我了。”


该隐展开纸张,一字不落的念道“未来的我,见信如面。”

该隐声情并茂“我现在正在被毗湿奴追杀,你教我的办法根本没有用,你这个毫无用处的废物,蠢货!。”

该隐“替我跟那边的该隐弗雷说让他们跟你这个蠢货绝交。”


读完信,弗雷该隐和赵公明不约而同的看向毗湿奴。

毗湿奴还在研究怎么解开这个大元宝,听见他们好半天没声音,这才抬头“啊?你们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追杀的小赵?”


该隐问道“迦鲁达是谁?”

赵公明“啊……好像有点耳熟耶……”

毗湿奴手腕一翻,把大元宝翻成两只小鸟“是爷的爱弟,怎么了?”


该隐道“他说毗湿奴为了迦鲁达来找他报仇。毗湿奴,我发现每次都是你挑的事儿。”

毗湿奴不可置信“哈???”


他气笑了“你要不要听听看你在讲什么?我的迦鲁达可是个天真可爱的孩子!那个我为什么要找小赵报仇?肯定是因为他先欺负我家迦鲁达的!”

终于想起迦鲁达是谁的赵公明嘁了一声“殄疹疴癌是吧。”


毗湿奴也不玩了,红绳一甩就要扑上来揍赵公明“明明每次都是你先挑事儿的!”

赵公明做出一副柔弱无助又可怜的姿态“瓦不是瓦没有!呜呜呜他欺负人家——”

毗湿奴薅他头发“我先替那边的迦鲁达报了仇再说!”

该隐气急败坏的过来拉架“哎呀好了!都还输着液呢这又是闹哪出?!信不信我用输液管勒死你们?!”


弗雷抱着一个大箱子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该隐一手掐着毗湿奴的脖子把他往地上掼,一脚飞踹把赵公明踹出老高。

该隐暴怒“能不能先听我说话啊!”


眼看着他的手里马上要沾上两条新鲜人命了,弗雷沉默半晌,默默退出去。

该隐怒气腾腾的看过来“你上哪去?!”

弗雷砰一声把门关上并锁死!


两分钟后,赵公明抱着弗雷的腰,脸埋在他肚子上呜呜呜告状“他打我,他打我!呜呜呜我也太可怜了叭!”

毗湿奴也坐在旁边跟着起哄“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坐在小凳子上拆箱子的该隐幽幽瞪弗雷一眼,用灰羽之刻用力在封口胶带上一划。

弗雷拎起赵公明的手,看看他手背上鼓起的青色肿包,再看看旁边毗湿奴手背上同样的肿包,烦躁的把赵公明推开“走开走开,头发都盖在我身上,烦死了。”


箱子是赫菲斯托斯送过来的,该隐一边拆,一边在心里吐槽赫菲斯托斯真的是脑子里有坑,搞这么大个箱子,一打开才发现箱子里面套箱子里面套箱子里面套箱子。

该隐:过度包装,天打雷劈。


该隐“赵公明,赫菲斯托斯到底给你寄了什么过来?包这么厚他是觉得谁有那个耐心去一层一层的拆吗?”

拆的好烦。

赵公明勾着拖鞋,漫不经心道“应该是发掘出来的爱神宝物吧。”


“???”

该隐颤抖着捧起最后一层的小木盒,不敢相信的问道“这,就,这,爱神宝物在这里面?骗人的吧?”

不管是不是骗人的,弗雷已经把桌子推过来了,毗湿奴抱起两床的被褥往桌子上一铺。

该隐小心翼翼的把小木盒放在中间,尽量让他们三个离远一点,免得损伤到宝物。


赵公明走过去大大咧咧的把盒子拿起拆开“这赫菲斯托斯,也不用好一点的盒子装,这也太简陋了吧。”

行为可以算得上是粗暴,吓的弗雷该隐赶紧拿着枕头在他手底下接着“你轻点!万一弄坏了怎么办?你就是千古罪人!”


赵公明“嘁,这已经是我的私人收藏品了,谁管的着我怎么玩它?”


毗湿奴:靠,他连神器都能买下来吗?


在一片闪耀的光芒中,四个人期待的看清了爱神神器的真面目——镶着粉红宝石的手镯、水晶香水瓶、绿色的青蛙发箍。

该隐“这就是神器吗每一件都好精致!”

弗雷“竟然有三件!”

毗湿奴“哦哦哦爱神果然是女孩子吧!”


赵公明大失所望“就这三件吗?不是,我还以为会是武器啊什么的,这……这不是很常见的小女孩子的饰品吗?”

赵公明“我店里一大堆。”


该隐捧着手镯研究“这个做工真的很不错,你看,都找不到配件连接的接口。”

弗雷打开香水瓶,凑上去闻了一下“嗯……香草冰激凌味儿。”


“都是些平平无奇的小玩意儿。”赵公明顺手就把发箍戴头上去了“来,给我看看。”

他从该隐手里接过手镯,沉思道“宝石倒都是最顶级的,你看,每一颗都完美无瑕。这有什么用呢?难不成爱神遇到坏人的时候就用它砸人?”


毗湿奴怂恿道“你戴上试试嘛!万一就像三霄小说里写的那样,戴上就可以变身魔法使呢?就那种,bulingbuling的马猴烧酒!”

赵公明看傻逼一样看他一眼。


其实赵公明也想戴,只不过这配色粉粉嫩嫩的,当着他们的面有点不好意思,这么一被怂恿,他立马就把手链戴上了。

一道刺眼光芒从他手上亮起又落下。

弗雷该隐毗湿奴异口同声“哇——”

他仨惊叹道“真的是——一点变化都没有呢!!”


戴上爱神宝物但完全没得到爱神祝福的赵公明“啧。”

他把手镯一摘,随手就扔回盒子里去了“没用的东西,还不如这个发箍呢,最起码还能箍一下朕的秀发。”

说罢,就哼着小曲儿跑到卫生间欣赏自己的新造型去了。


毗湿奴捡起那只手镯,顺手戴上,在一片光芒中,他摸摸自己的脸,怂恿该隐和弗雷“你俩也试试?”

弗雷微笑着推开他递过来的手“不了,我们骨架比你俩大,戴不上。”

这俩人像乌鸦一样,看见啥亮晶晶的东西都想往身上戴。


毗湿奴又转向该隐,该隐扬起高贵的头颅,扔垃圾去了。

叶山永野.

小别墅的谷子终于到了 太米了 就是拍不出老婆的美

小别墅的谷子终于到了 太米了 就是拍不出老婆的美

Catkin

假设该隐和梵优一起过七夕。


七夕快乐!!

虽然又迟到了(´ཀ`」 ∠)_

后面补小梵优

假设该隐和梵优一起过七夕。


七夕快乐!!

虽然又迟到了(´ཀ`」 ∠)_

后面补小梵优

June

当你临死前想去看海【该隐x你】

一个脑洞片段


ooc致歉

撞梗致歉


你和该隐并排坐在沙滩上,你轻轻靠着他,默默的听着潮起潮落


“你怕我不愿坐在地上么,怎么会,和你一起做什么事都是美好的。”


“这样的景色很美,我的恋人。你也很美”


“你的手有些凉,靠过来吧”


“要不要我抱你回去休息。不要?那就多留一会吧”


“亲爱的小姐,是睡着了吗”


“你很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太阳升起来了,我的恋人…不该打扰你的,但我猜你一定很喜欢,不想起来看看么”


他曾聆听过很多人的祈求。现在他忽然也很希望有没有谁能聆听他的祈求,祈求把你带回他的身边。


一个脑洞片段


ooc致歉

撞梗致歉


你和该隐并排坐在沙滩上,你轻轻靠着他,默默的听着潮起潮落


“你怕我不愿坐在地上么,怎么会,和你一起做什么事都是美好的。”


“这样的景色很美,我的恋人。你也很美”


“你的手有些凉,靠过来吧”


“要不要我抱你回去休息。不要?那就多留一会吧”


“亲爱的小姐,是睡着了吗”


“你很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太阳升起来了,我的恋人…不该打扰你的,但我猜你一定很喜欢,不想起来看看么”


他曾聆听过很多人的祈求。现在他忽然也很希望有没有谁能聆听他的祈求,祈求把你带回他的身边。


阿麦

没有那些产粮的太太厉害,也不会画,就随便发发记录一下吧

没有那些产粮的太太厉害,也不会画,就随便发发记录一下吧

落落◎情绪不稳定体
好温柔的配色啊 (谁教我画画啊...

好温柔的配色啊

(谁教我画画啊呜呜不会人体导致只有头,颈肩关系弄好几年啥也不会,大大的失败)

好温柔的配色啊

(谁教我画画啊呜呜不会人体导致只有头,颈肩关系弄好几年啥也不会,大大的失败)

June

欧诺米亚宫的角落【女仆视角】

be向


文笔可能略小白


ooc预警


时间是女王苏醒后


  


“我在欧诺米亚宫的角落,窥探到一些尘封的记忆”


(麻了,不知道被卡多少次了

        毁灭吧


详情点这里


[图片]


[图片]


be向


文笔可能略小白


ooc预警


时间是女王苏醒后


  


“我在欧诺米亚宫的角落,窥探到一些尘封的记忆”


(麻了,不知道被卡多少次了

        毁灭吧


详情点这里










 

茗晨曦露

七夕贺文:眼前人是心上人(cp隐爱)

现代背景,爱和隐都是大学生设定。


赶个七夕末班车~


东方爱曾和朋友玩过那种快速问答游戏,对方说一个词,她回答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


“准备好了吗小爱?唔......那么,月亮?”


脑海中有一个人影浮现——银白色的头发微卷,血红色的眸子里总是盛满不屑,事事要求完美,追求极致。


那样优秀的人,无论如何她都是追不上的吧。


就像那轮皎皎明月,就算混迹凡尘,化为海底的一抹影子,她也永远够不着。


东方爱把玩着手中的笔,如此想着。


她低头看了一眼呆在抽屉里一整天的巧克力——形状多样,包装精美,一看就是花了不少心思,只可惜注定送不出手。


她不敢回......


现代背景,爱和隐都是大学生设定。


赶个七夕末班车~




东方爱曾和朋友玩过那种快速问答游戏,对方说一个词,她回答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


“准备好了吗小爱?唔......那么,月亮?”


脑海中有一个人影浮现——银白色的头发微卷,血红色的眸子里总是盛满不屑,事事要求完美,追求极致。


那样优秀的人,无论如何她都是追不上的吧。


就像那轮皎皎明月,就算混迹凡尘,化为海底的一抹影子,她也永远够不着。


东方爱把玩着手中的笔,如此想着。


她低头看了一眼呆在抽屉里一整天的巧克力——形状多样,包装精美,一看就是花了不少心思,只可惜注定送不出手。


她不敢回头,自然就没注意到离她不远处该隐的低气压。



该隐有些烦躁,托赵公明的福他提前了好几天就得知七夕即将到来,当时赵公明笑得叫做那个荡漾:”女孩子都会在这天送巧克力给自己的心上人啊,该隐今年也会收到不少吧?不过,不知道会不会有你想要的那个呢?”


他当场想把对方按在地上揍一顿,可惜有弗雷阻止。


虽然知道赵公明是故意为之,但还是禁不住心痒痒的,整所学校估计就只剩东方爱本人不知道该隐心悦于她,托了好几个人打听,得知少女这几天在采买制作巧克力的原料后得意的勾起嘴角。


但在七夕这一整天,那个傻姑娘就只是盯着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看,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难道她喜欢的是别人?!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成型就让该隐烦躁的想杀人。


赵公明看好戏般的凑过来,指指他桌上成堆的巧克力:“怎么,不是收到挺多巧克力的吗?怎么还是不开心?”


他特意拉大了嗓门,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羡慕有之,嫉妒有之,该隐看着东方爱回头看了一眼,像是看到什么烫眼的东西一般的扭了回去,心中的烦躁上升到极点。


明明这样同他一向追求的完美美学毫不相符,他盯着东方爱的背影说道:“没有收到我想要的。”



东方爱在教室里呆了很久,直到教室里空荡荡的只剩她一人,才敢默默起身,把手中的巧克力放在了那巧克力堆成的小山的顶部,她沉默了一下,最后慢吞吞的收拾东西回宿舍。


弗雷和赵公明等她走后才再度进到教室,弗雷拿起该隐桌子最顶部的巧克力,无奈的笑了笑:”这两个不开窍的,是打算先急死我们吗?”


“两个人都好面子,小爱那姑娘又自卑,该隐像是会主动出击的人么?”


“那你还给他添堵?“


“我那不是想刺激他一下吗,这叫助攻,助攻你懂不懂啊?”


“行,给你个机会助攻。“


该隐,这回你不主动是不行的了。



东方爱埋在枕头里,脑子回荡着该隐的那句话。


【没有收到我想要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时候他的目光灼热的吓人,她甚至不敢回头确认。因为这样,她还能有一点点幻想。


那个人,会不会是自己呢?


她晃了晃脑袋,把这个想法丢开。


怎么可能呢,那可是该隐呀,伴侣标准是比他完美的该隐呀。


她抬头看着窗外的月亮,轻声道:“那可是和月亮一样遥远的人呀。”


”小爱,楼下有人找你喵!“


”快快快,你日思夜想的人!“


两个舍友风风火火的闯进来把她往外拉。


日思夜想?


难道是,该隐?


刚才的念头重新占据了整个大脑——她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了。


”等等等等等会儿!我换个衣服!”



该隐抱着一束白玫瑰,它的花语是纯粹的爱情,很久以前他就和东方爱说过,如果要告白,他不会选择红玫瑰,那种爱过于热烈,不是他的风格。


东方爱一下楼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白色的少年在月光下镀上一层柔和的光,与白日中冷淡的样子若判两人,眼中盛满温柔的笑意,那双血红色的眸子里头——全是她。


意识到这件事的东方爱感觉自己又快烧起来了,换衣服的途中好不容易让自己平静下来暗暗告诫可能该隐又被赵公明祸害了还想拉她下水,谨慎应对,丢人事小,丢心事大。她呆呆看着该隐走向她,另外一只手拿着的,是她送的巧克力??


该隐嘴角忍不住的上翘,赵公明弗雷把巧克力交给他时仿佛浑身上下都透着机会都给到这一地步了再不上就说不过去了的气息。


那是他心悦的女孩,同时也心悦于他。


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高兴的吗?


“东方爱,我喜欢你。”


“和我交往吧。”


眼前的该隐一下就模糊了起来,东方爱伸手一抹,发现手上全是水。


什么啊。


明明可能只是个玩笑,可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她只想扑进这个人的怀抱之中。


海底月是天上月,下一句是什么?


她扑进那个人的怀中,泪水糊了他一胸口,但此时该隐并不在意这些,朝思暮想的女孩儿,正在他怀中。


——宛若美梦成真。


“你是我的了。”


眼前人是心上人。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明月,是能够紧紧靠在一起的该隐,心悦她的该隐。


“你也是。”


接下来,清多多指教啦,男朋友同学。

着急的小凤岚
是24h四格后续 整点换装🤤...

是24h四格后续 整点换装🤤  

是24h四格后续 整点换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