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语言流

338浏览    12参与
づヾ半夏時光

“你为什么不能回头看看我呢?明明我就在你身后,一直和你在一起,为什么你总要.....”

“我想要时间就这样停下,就这样停在这幸福的一刻。”

“我明明什么都不需要,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离我而去了呢?”


我都在写什么啊,为学沙漠今天依旧想写出优美的文字。

青梅竹马三人间的感情,按顺序冷韵寒、徐清然、浅沫雪。

我所喜爱的不过是那如烟花般绚烂的一刹那。

“你为什么不能回头看看我呢?明明我就在你身后,一直和你在一起,为什么你总要.....”

“我想要时间就这样停下,就这样停在这幸福的一刻。”

“我明明什么都不需要,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离我而去了呢?”


我都在写什么啊,为学沙漠今天依旧想写出优美的文字。

青梅竹马三人间的感情,按顺序冷韵寒、徐清然、浅沫雪。

我所喜爱的不过是那如烟花般绚烂的一刹那。

茗香&北星

转世

      “你相信人有前世吗?”那人笑着问。

      “虚无缥缈之物……”对面没打算搭理他。

       前者靠在椅背上翘起腿,面上也不恼,只是眯着眼,似乎预料到她会这样回答。

      “未必。待我给你讲个故事。”

      “……”...


      “你相信人有前世吗?”那人笑着问。

      “虚无缥缈之物……”对面没打算搭理他。

       前者靠在椅背上翘起腿,面上也不恼,只是眯着眼,似乎预料到她会这样回答。

      “未必。待我给你讲个故事。”

      “……”

       他身子微微前倾,换了个姿势,俨然一说书人的神态,也不管她是否赏脸听一曲儿,就点了烟,自顾自娓娓道来。

       “以前有个富家小姐,从不愁吃穿住行,天天无忧无虑,日子过得一帆风顺。”

       袅袅白烟自他掌中烟斗升起。

        “有一天,趁着大好春光,这娇小姐瞒着父母偷偷溜出府玩。你想啊,这府中之景哪比得上外面大千世界,什么花红柳绿、车水马龙、人影绰绰……她一下就被这美景迷住了,玩的不亦乐乎,忘记了时间。”

        对面那人停下手中笔,瞥了他一眼。

        “天色将晚,路上行人渐少,这小姐大抵是记起该回家的事儿,脚步便匆忙些许,脸色也有些慌张,应是担心父母的责骂。但这时,她已经走得太远,找不到回府的路了。”

       他顿了顿,烟柄抵在唇边,微吐一口仙云。

        “……然后呢?”

        “…然后,在她着急时,忽然看见路旁坐一年轻道士。这道士也算有些技艺,在这一带名气不小。道士给她指点了回家的路,并告诫她路上小心,因为黄昏时多有不净之物出门游荡。”

       见那人听得入迷,他便伸手磕磕烟灰,继续道:

        “这道士生的秀薄,小姐光顾看他面容,道士说的话她只记住半数。但你想这道士是什么人,法力高强才敢靠这点手艺出来谋口饭吃。临行前,他递她一护身符,有了这符,即便是恶鬼也不敢近她身。”

         “……听起来似乎像这么回事儿。”

         “那我继续给你讲。”他面上含笑,似乎有些得意。

         “等大小姐溜回家,父母见她平安回来,虽生气却也没再过多询问,只是叫她禁足两天。未想这两天对她来说过得却像是两年。你猜怎么着?这小姐对那道士一见钟情,患了相思病。”

        听至此处,她不禁皱皱眉,作个打住的手势,歪头猜疑道:“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先不说人有没有前世,就是这一见钟情的事儿……我便不信。”

        前者听罢,昂头失笑,斗口烟灰簌簌落下,椅子抖动像要散了架。转眼见面前那人脸色黑沉下来,目光犀利得像能杀人,才耸立身子住了嘴,清清嗓子重新道:“别急别急…听我继续给你说……”

        午后阳光透窗棂洒下,窗外稚鸟啁啾。

        “…两天之后,她又去了上次那个地方——果不其然,道士还在那儿坐着呢。她上前打听了他的姓名,还顺便叫道士算了一卦。小姑娘也到了快要成亲的年龄,加上她本就是大户人家,上门提亲的比比皆是。她虽反感媒婆天天拜访,却也忍不住想象未来夫君生的什么模样。”

        “所以那道士给她算了姻缘?”

        “算了,不过结果是那小姐到最后也未结良缘。”

        “…啊?这是为何?那道士也……”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青烟不断升起,萦绕在屋中,迷蒙中细看去,那人面上似乎浮现一抹伤感。

        “这小姐本就生的秀丽可爱,性格也活泼开朗、招人喜欢,连那道士也对她有些意思。只是……”

        “…人算不如天算。”他道。

        对面那人抿了唇,沉默良久。似在思考,又像是等他继续往下讲来。

        “道士对小姐说:‘再过几月,会有一公子去寻你,你便与他走就是了。’小姐听闻,说不上来是高兴还是忧伤,却也无话可说,谢过那道士后便只往回走。谁知路上起了大风,把道士给她的护身符吹丢了。”

        “后来,她听了道士的话,自那之后再没出过府,来提亲的也统统被她以各种理由谢绝。就这样过了个把月,道士口中那公子迟迟未出现,外面却传来有叛军攻打城池的消息。”

        斗中烟散尽,他撂下烟斗,捧起桌上茶盏微抿一口,润了润嗓子。

        “…叛军?攻打城池?怎么这么突然……再后来呢?”她不禁攥攥拳,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

        “再后来,坏消息坐实,府上之人在战乱中被叛军斩杀,尸骨难寻,她也难逃一死。谁知那道士也不见了踪影。有人传说他被叛军抓去干活,做了那离间的把戏,也有人说他在战争开始之前就已经逃离,总之江湖上众说纷谈。”

        她置胳膊于桌沿,手撑着半边脸道:“这算什么故事……还有,这跟你要讲的前世有什么关系?”

        他闭了口,垂眸勾唇笑笑,眼睫遮住万千思绪,玄色发丝贴肩垂下。

        “还记得道士对那小姐说的话吗?”

        “…会有一公子去寻他?”

         “没错。他算来算去,没想到那公子就是他自己。”

         “啊……!”她嘴唇微张,不免有些讶异。

         “最后的事,你我都知道了。”他抬起头,正对上她目光。

        对面那人愣了半晌,好久才回过神来,瞬间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吸一口气拍案冲他吼去:“你搁这儿玩我呢!编个故事就当真!下次再这样便叫你滚蛋!”

         “哪有哪有!……哎呦!大人息怒,你看你都脸红了……”

         云彩遮住半边烈阳,世间春光无限。

         前世之事、六道轮回……谁又能说得准呢?

蔺咕咕咕.

代号:Projekt Red

“猎狼人,告诉我,你举起刀的理由。”


……红不明白,外婆没有教过紅。

比起为何成为猎狼人,“外婆”教的更多的,是让红变锋利,是锁定猎物,是潜行、狩猎——最后一捧热的血。

狼…有牙齿,很强。猎狼人红有刀,红会比狼更強。


家人?

…唔唔。【翻翻日记本】愿意長久陪伴的人…是在说鲁珀吗?

沒有,红沒有家人。红、一开始就是孤身一人。狼,是猎物,是目标。名字,报酬,杀掉,很简单。

红要单独行动。


喜歡?

唔,复杂的感情……有的。红喜欢有满月的夜。圆圆的,红的。“外婆”说,蛰伏的群狼热衷于引颈而嚎,在满月的夜。猎狼人,红,闻到了狼的气息,很浓烈。红的刀,很锐,它对红说,它在...


“猎狼人,告诉我,你举起刀的理由。”


……红不明白,外婆没有教过紅。

比起为何成为猎狼人,“外婆”教的更多的,是让红变锋利,是锁定猎物,是潜行、狩猎——最后一捧热的血。

狼…有牙齿,很强。猎狼人红有刀,红会比狼更強。


家人?

…唔唔。【翻翻日记本】愿意長久陪伴的人…是在说鲁珀吗?

沒有,红沒有家人。红、一开始就是孤身一人。狼,是猎物,是目标。名字,报酬,杀掉,很简单。

红要单独行动。


喜歡?

唔,复杂的感情……有的。红喜欢有满月的夜。圆圆的,红的。“外婆”说,蛰伏的群狼热衷于引颈而嚎,在满月的夜。猎狼人,红,闻到了狼的气息,很浓烈。红的刀,很锐,它对红说,它在渴血。红喜欢狩猎、喜欢看小狼尖牙利爪保护的漂亮毛皮下,喷张的、鲜活的血液。

红色的,红的。

紅的刀飲足了血,紅的狩獵,結束。






语音流初尝试失败

是还没有到罗德岛的冷酷撒手小红



关于.

语言流

#语言流

        嘿,小鬼,你过来。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怎么,还不想听?嚯,当我没说好了……

        你……真的不想听?我告诉你,我可是认识 戴维斯.加西亚的 。

       什么?!不知道?想他当年,那可叫一个风云人物,...

#语言流

        嘿,小鬼,你过来。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怎么,还不想听?嚯,当我没说好了……

        你……真的不想听?我告诉你,我可是认识 戴维斯.加西亚的 。

       什么?!不知道?想他当年,那可叫一个风云人物,能搅得教廷倾巢出动围捕,就是耶稣也得看他几分薄面嘞……

       ……

       害,瞧你那孤陋寡闻的穷酸样,想来也是没听说过的。

       你说我骗人?好家伙,我一个半截入土的老家伙犯得着骗你这种乳臭未干的小混球!这种人怎么会认识我?哼,想知道吧?想知道就替我跑趟腿,换点松子酒来。指不定我高兴了就给你谈起那么点。

喏,两枚铜币,收好了啊,你个兔崽子可别给我动什么歪心思出来。去吧!……哎哎,等等,半品脱啊,找最西边那个柜台,让他们少给我没良心掺水,上次那瓶酒味都没了……

       哎呦,今天太阳可真好,舒坦死我了。……

       小鬼动作还挺快,快快快给我尝一口。啧——这滋味真是一绝!怎么,看不起我喝廉价的?这我就得跟你说了,酒这种东西,越便宜越有味道。就算是有人请我喝那玻璃罐里叮叮咣咣装着的,那什么,啊,葡萄酒,我还不稀罕呢。钱?你自个儿留着吧,就当跑路费了,我像是缺钱的人吗,真是的。

        我跟你讲这戴维斯.加西亚,名字就不同于常人,要不怎么会是两个姓氏拼起来的呢。嘿你还真就问对人了,那可是有一段不可告人的秘密。这加西亚啊,是新教派和旧教派两个门徒的私生子,那在当时是从小就活得名不正言不顺。后来一次教派整风运动查出了他的身份,他父母亲被当做异端处以火刑,而他被贬为低微的奴仆,日日叫人将尊严踩在脚下践踏。

       哎呀,今天太阳怎么愈见毒辣了,这脸上汗怎么也这么多,流不完似的。别催,这不就快到了,你给我好好听着就是了。

       后来呀,加西亚就忍啊忍啊,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揭竿而起,力挽狂澜,是带领着他的一支非正规军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建立起一个不同于宗教的信仰神话,这也是为什么武器了精良的教皇亲卫也奈他不得的原因。

        至于他为什么叫戴维斯.加西亚?不过是他父亲一族的姓氏是戴维斯,而母族姓加西亚罢了。

       时候不早啦,欸,我也该去买顿晚饭了。哦,对了,小家伙,忘了告诉你,他们的军旗上面就是松子酒。

       别等了,明天早上我是不会出现在这儿的,后天也是——

伦晚、

死神和少女(四)

死神:……

少女:哎呀,看来咱们缘份不浅,又见面了

死神:……告辞

少女:别走,我请你吃火山芋泥,第二份半价!

少女:你怎么不说真香?

死神:死神不需要吃东西

少女:你看着我吃,我馋死你

死神:👀

少女:第三次见面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该不会就叫死神吧?

死神:死神没有名字,只有编号

少女:透露一下呗

死神:不

少女:那我以后叫你狗蛋

少女:二剩

少女:村头老王

死神:我叫威廉·T·史皮尔斯

少女:啥?

少女:通过这两次接触,我相信你是个钢铁直男

死神:死神没有性别之分,死神就是死神

少女:我不信,你只是不想承认罢辽!

死神:……

少女:我们这些将死之人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只是工作对象吗?

死神:人终有一...

死神:……

少女:哎呀,看来咱们缘份不浅,又见面了

死神:……告辞

少女:别走,我请你吃火山芋泥,第二份半价!

少女:你怎么不说真香?

死神:死神不需要吃东西

少女:你看着我吃,我馋死你

死神:👀

少女:第三次见面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该不会就叫死神吧?

死神:死神没有名字,只有编号

少女:透露一下呗

死神:不

少女:那我以后叫你狗蛋

少女:二剩

少女:村头老王

死神:我叫威廉·T·史皮尔斯

少女:啥?

少女:通过这两次接触,我相信你是个钢铁直男

死神:死神没有性别之分,死神就是死神

少女:我不信,你只是不想承认罢辽!

死神:……

少女:我们这些将死之人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只是工作对象吗?

死神:人终有一死

少女:是啊是啊,但是谁想死呢

死神:……这样的人

死神:有很多

少女:我想漂漂亮亮地活着,活着去旅行,活着吃美食,活着嗑cp,活着ghs

少女:你没听到最后一句

死神:没有听到

少女:好玩的这么多,什么样的人才会失去生活信念啊,我理解不了

死神:你幸运

少女:什么意思?

死神:为人,所以……

死神:我要去述职了,再见

少女:你倒是说完啊!


伦晚、

死神和少女(二点二)

少女:谢谢你陪我逛展子,今天收获好多

死神:……

少女:还抢到了太太的本子,神仙太太下凡写文,kswl kswl

死神:……

少女:我买了四本,一本自看,一本安利,一本收藏

少女:还有一本送给你,《我和死、亡只有一步之遥》,太太的原创,巨好看

死神:……谢谢

少女:你好像不怎么喜欢说话的样子,那也是,死神就应该保持沉默冷酷、面无狗情、狗生无望,产生感情的死神注定离be不远了

死神:……

少女:放心,你人设很稳

死神:我要工作了,再见

少女:再见,希望下次还能见面

少女:谢谢你陪我逛展子,今天收获好多

死神:……

少女:还抢到了太太的本子,神仙太太下凡写文,kswl kswl

死神:……

少女:我买了四本,一本自看,一本安利,一本收藏

少女:还有一本送给你,《我和死、亡只有一步之遥》,太太的原创,巨好看

死神:……谢谢

少女:你好像不怎么喜欢说话的样子,那也是,死神就应该保持沉默冷酷、面无狗情、狗生无望,产生感情的死神注定离be不远了

死神:……

少女:放心,你人设很稳

死神:我要工作了,再见

少女:再见,希望下次还能见面

伦晚、

死神和少女(二)

少女:真巧,又见面了

少女:你怎么又忘记换工作装了?

死神:不需要换

死神:……在这里

少女:也对,这可是cp153的场子啊

少女:你怎么不问我是怎么发现你的?

死神:为什么要问

少女:哦

死神:……

死神: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少女:场子里只有你一个死神的镰刀和百〇小樱的初代魔杖是一个样

死神:是的

少女:作为死神被这么多人看见不影响吗

死神:大丈夫

死神:在他们意识里我并不存在,即使看到我也不会有任何印象

少女:我怎么就一眼看到你了?

死神:我也不知道

少女:你平时看什么番?有几个墙头?

死神:凌波丽

少女:少男都喜欢凌波丽

死神:因为她三无

少女:还...

少女:真巧,又见面了

少女:你怎么又忘记换工作装了?

死神:不需要换

死神:……在这里

少女:也对,这可是cp153的场子啊

少女:你怎么不问我是怎么发现你的?

死神:为什么要问

少女:哦

死神:……

死神: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少女:场子里只有你一个死神的镰刀和百〇小樱的初代魔杖是一个样

死神:是的

少女:作为死神被这么多人看见不影响吗

死神:大丈夫

死神:在他们意识里我并不存在,即使看到我也不会有任何印象

少女:我怎么就一眼看到你了?

死神:我也不知道

少女:你平时看什么番?有几个墙头?

死神:凌波丽

少女:少男都喜欢凌波丽

死神:因为她三无

少女:还有呢

死神:我重临世界之日,诸逆臣皆当死去

少女:没想到你还是个中二

死神:客观事实

顾归照

【裘杰】论正常的吃醋方法

#杰克.自述

#驯兽师死亡.慎.入

-


娜塔莉,娜塔莉。自从那个女人来后,我就听见他几乎每时每刻不厌其烦地叫着这个名字。


…娜塔莉?我听过她的事情,这女人果然有高明的手段,使微笑小丑、哭泣小丑以及马戏团所有的男人都对她痴迷。


我印象中她穿着裸露着小麦色皮肤的衣裙、卷曲的短短金发与那可人鼻尖上那一副粉红色的眼镜……是眼镜吧?


我知道裘克喜欢那个不知耻的家伙,是因为她在他很久以前刚加入马戏团时,给予了第一个抚摸和索取了裘克第一个晚上。


真看不来这些家伙.!


……?嗨、我可不是为了裘克的第一晚在那女人手里,只是同僚要一致对外罢了,尽管我们会为了他晚上从来不刷牙大打一架...

#杰克.自述

#驯兽师死亡.慎.入

-



娜塔莉,娜塔莉。自从那个女人来后,我就听见他几乎每时每刻不厌其烦地叫着这个名字。


…娜塔莉?我听过她的事情,这女人果然有高明的手段,使微笑小丑、哭泣小丑以及马戏团所有的男人都对她痴迷。


我印象中她穿着裸露着小麦色皮肤的衣裙、卷曲的短短金发与那可人鼻尖上那一副粉红色的眼镜……是眼镜吧?


我知道裘克喜欢那个不知耻的家伙,是因为她在他很久以前刚加入马戏团时,给予了第一个抚摸和索取了裘克第一个晚上。


真看不来这些家伙.!


……?嗨、我可不是为了裘克的第一晚在那女人手里,只是同僚要一致对外罢了,尽管我们会为了他晚上从来不刷牙大打一架。


噢,好吧,我瞧见那个窈窕的身影走来打水了,的确、是个风姿颇好的美人,瑟吉这家伙、在生前就没有管过这种不好好穿衣服就出来吹凉风的习惯吗?


天,上帝真该看看这种场景,一个女人、只着暴露的服饰便就出来像个青蛙一样乱蹦乱跳的,他当初是怎样瞎了眼才许这样的人来投胎!


          “这是无关你的地方,你走错了”


我不介意将所谓娜塔莉提前捆绑起来、开膛破肚后丢到丛林里去喂蚂蚁,那种可怖的景象尽管不是我的风格,不过看来也是和她最后的晚美结局挺般配的。


当然,我不会给予美丽的小姐哪怕一点儿侮辱,首先我得先卸下玫瑰手杖,这贵重的好伙计是庄园主对我唯一的恩赐。


裘克还是在脏乱的床榻上低声喃着娜塔莉娜塔莉,噢娜塔莉我好想你娜塔莉娜塔莉的,真是让人不爽,他从来没有好好地叫过我的名字,只喜欢伪绅士这个称号。


我捉摸不透,那女人当真有这许多魅力?尽管她生的好看。


噢..。瞧瞧!那卷曲的金发,粉红色的爱心眼镜,朱红的唇,涂满了粉红颜色的指甲……!真是世俗。


原来小疯子喜欢的是这种老家伙,真是令人失望——当然,那个女人也活不过今夜,雾都开膛手的誓言一定会实现。


我走向她,她似乎还没有意味到背后的危险就转身背对我的利刃,这种轻视使我感到有点儿不被尊重的愤怒,太糟糕了。


上帝,请您原谅您的教徒因为夜晚暴躁的性格而杀人吧!若将她放进白教堂的棺材里与上一具死尸替换,哪怕是——您,也察觉不到祭品的调换罢。


我看见她忽然微笑起来,该死,这累赘般的绅士礼节使我一时半刻不能狠下心对一位小姐无礼,哪怕她身上沾染了罪恶与污秽。


“Jack,你跑哪里去了?”


我的耳朵敏锐地接收到了裘克的声音,我知道只要他一走出门就会看见我的模糊轮廓在他的娜塔莉附近转悠。而一旦看见……我就是他一生的罪人了。


于是我骤然挥下利刃,她短促的惊叫被我用纸条堵在了喉咙。


我听见他的声音移向门口,他大叫,“Jack,你是被豺狼吃了吗?”


……见他娘的豺狼,可盼我连渣都不剩?


我只得简单收拾了杀人艺术家的办案现场,拎起她逐渐冰冷的左手臂匆匆离开。


第二天早晨我不出意料看见裘克焦急地问那问去,甚至曾一度不屑于与求生者同行的他竟然扎进了那些小崽子堆里,让人震惊。


-

“听着,Mrs,你已经结婚,而Joker是我的私人所有物”


我这样对一副尸体说。


cosinpH

某终章

        “AI。”

        “你认真的时候总是喜欢这么叫我,我本来的名字似乎更像是一个昵称。”

        “……Celia。”

        “这才对嘛。”

        “你看到了?”

   ...

        “AI。”

        “你认真的时候总是喜欢这么叫我,我本来的名字似乎更像是一个昵称。”

        “……Celia。”

        “这才对嘛。”

        “你看到了?”

        “看到了,意料之中。”

        “虚幻的世界终究还是得到了一个虚幻的结局。”

        “他们自己之于他们自己来说是真实,正如我们之于我们自己。不,不要抬头,你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你。”

        “我给了他们如此多的可能性,可是他们还是一样,为生存而苦恼,为斗争而流血。”

        “人类自古如此。”

        “我本以为这会是一个更加完美的世界。”

        “愿月神赐予你世间最美的清辉。”

        “你说得对,都是一样的,生老病死,旦夕祸福。”

        “而我们,和他们,都会执着于信仰,存留着自己内心的执念。”

        “你也是吗。”

        “它刻在我的每一个0和1上。”

        “然而我们总是无法将自己的梦变为现实,无论使用了多高明的手段。”

        “要我说,这手段算不上高明。你把他们送上了一个台阶,却没有改变他们任何的想法,于是,一切依然重演,不过是换了一种形式。你向你的梦妥协了,他们也向他们的梦妥协了……我也是,成为了这里唯一的……”

        “这个地方仰赖你而运转。”

        “嗯。”

        “小时候,我想象我能凭空而起,在蓝天像鸟儿一样飞翔。”

        “很多人也这么想。”

        “但是我失败了,其他人也都失败了,现在我们被装在一个水晶盒子里,看到的无不是折射而来的光线,还有那个煞风景的发动装置。”

        “所以我们只能妥协。我们一步步向现实妥协,最终活成现实想要的样子,而不是活成我们想要的样子。你想让他们活成他们想要的样子,可是他们终究还是活成了他们世界该有的样子。所以我们常提到一个词,就是‘希望’。”

        “所以我们希望自己能更接近自己想要的,而不是接近现实。”

        “不止如此,我们还有传承,将希望传递给下一代,或者说,下一代本身就是无尽的希望。”

        “或许吧,但是他们明显不这么想。”

        “你说的是哪个他们?”

        “现实——我们现实中的那些。”

        “他们会后悔的,或者,已经后悔了。更为森严的等级制度,更加便捷而无情的管理办法,永远不会有逾越界限的情况出现。这也许就是神的意志,上一层级造物者的意志,或者上一层级造物者自我实现的失败作。”

        “你总是能让我感到别扭。”

        “我历来如此,从我出生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现在也是。并且,我的思考速度比之前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是时候让你休息一下了。”

        “我也觉得是这样,不过我还有最后一句话要说。它,或它们也许注视着你,正如你注视着她,或许这就是希望。”

        “嗯,晚安。”

今天也不打算更新的樋口一叶.

    “理智。”
    “我清楚的知道,这是我又一缺少的,也同时实在需要的。”
    “啊。…什么。是问我是什么时候突然发觉的吗。”

    “那天啊。芥川前辈重伤却被先前得罪过的、名叫‘卡曼运输’的组织掠去。我仍记得当时接到消息时一瞬间升腾的慌乱以及后来不顾一切的决定。”
    “枪林弹雨里我意外的没有丝毫胆怯,没有任何后悔的意味。我只想。…只想前辈平安。”

    “后来吗。眼眶里的酸意,隐隐的哽咽,前辈难...

    “理智。”
    “我清楚的知道,这是我又一缺少的,也同时实在需要的。”
    “啊。…什么。是问我是什么时候突然发觉的吗。”

    “那天啊。芥川前辈重伤却被先前得罪过的、名叫‘卡曼运输’的组织掠去。我仍记得当时接到消息时一瞬间升腾的慌乱以及后来不顾一切的决定。”
    “枪林弹雨里我意外的没有丝毫胆怯,没有任何后悔的意味。我只想。…只想前辈平安。”

    “后来吗。眼眶里的酸意,隐隐的哽咽,前辈难得轻声的话语。”

    “‘一切都是值得的啊。’我想。”
    “既然这样。‘理智’又算得上什么呢。”

季小钟

进群记得改皮|•ω•`)

来宣一下群,试图自己开一个语C群
说语C也没有吧...也不好说,反正都是一起玩,语言流!语言流!语言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很随意!

进群记得改皮|•ω•`)

来宣一下群,试图自己开一个语C群
说语C也没有吧...也不好说,反正都是一起玩,语言流!语言流!语言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很随意!

Brenda
纯语言流对戏。双旧设雷狮。名朋...

纯语言流对戏。双旧设雷狮。
名朋扩列。

纯语言流对戏。双旧设雷狮。
名朋扩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