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语c

235万浏览    67737参与
飴村 乱数(暂时不营业)
呐呐居然在这个点遇见姐姐/哥哥...

呐呐居然在这个点遇见姐姐/哥哥了~!哼哼这就证明你熬夜了被乱数发现了哦~

诶——入夜快天亮了,劝小姐姐/哥哥快点去睡觉哦,不然头发掉光光可就不好啦☆

我吗?嘻嘻,乱数也会很快就去睡啦!小姐姐/哥哥快去睡吧,乱数可是期待着明天的再次相遇~♪

呐呐居然在这个点遇见姐姐/哥哥了~!哼哼这就证明你熬夜了被乱数发现了哦~

诶——入夜快天亮了,劝小姐姐/哥哥快点去睡觉哦,不然头发掉光光可就不好啦☆

我吗?嘻嘻,乱数也会很快就去睡啦!小姐姐/哥哥快去睡吧,乱数可是期待着明天的再次相遇~♪

飴村 乱数(暂时不营业)
晚上好小姐/先生,这个点您居然...

晚上好小姐/先生,这个点您居然还没有睡。哼,小生建议您一定要早睡啊,小心头发全部掉光变成秃头~

噗,嘛嘛当然是骗你的啦~♪不过还是要早点睡哦。

晚上好小姐/先生,这个点您居然还没有睡。哼,小生建议您一定要早睡啊,小心头发全部掉光变成秃头~

噗,嘛嘛当然是骗你的啦~♪不过还是要早点睡哦。

Severus.Snape

一个梦境

          我又做梦了,我梦见莉莉原谅了我,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永远也不会原谅“泥巴种”这个词语,有人问我,为什么不用迷情剂,我承认我有过这个想法,但这个想法仅仅只是我的一个白日梦罢了。我给不了她真正的幸福,也给不了她一个完美的家庭,我不想看见她一辈子都被迷情剂控制,她是光明的,而我只是一个卑微的食死徒,一个肮脏的老蝙蝠,我不能对她有这样邪恶的想法,梦境的后半部分,似乎是未来要发生的事情,那个“我”被“邓布利多”要求杀死他自己,邓布利多不愿沾污“德拉科”的灵魂 ,为什么我会看...

          我又做梦了,我梦见莉莉原谅了我,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永远也不会原谅“泥巴种”这个词语,有人问我,为什么不用迷情剂,我承认我有过这个想法,但这个想法仅仅只是我的一个白日梦罢了。我给不了她真正的幸福,也给不了她一个完美的家庭,我不想看见她一辈子都被迷情剂控制,她是光明的,而我只是一个卑微的食死徒,一个肮脏的老蝙蝠,我不能对她有这样邪恶的想法,梦境的后半部分,似乎是未来要发生的事情,那个“我”被“邓布利多”要求杀死他自己,邓布利多不愿沾污“德拉科”的灵魂 ,为什么我会看到未来,可是现在黑魔王并没有回来,“我”为什么会去杀死“邓布利多”?梦境回忆到这里 ,我的头开始疼了起来,(记忆开始出现了断层)脑海中不停的出现未来“我”的记忆 ,“我”成为了一个双面间牒,保护了七年的巨怪,结果告诉我说他必须死,他也是一个魂器,无法令人接受这样……

飴村 乱数(暂时不营业)
浅浅的换个皮(瘫) 我真没想到...

浅浅的换个皮(瘫)


我真没想到,您这个点居然还没睡。……唉,公务放在一边交给我吧,少主早日休息。我?呵,您看看这堆公务在说话。

浅浅的换个皮(瘫)


我真没想到,您这个点居然还没睡。……唉,公务放在一边交给我吧,少主早日休息。我?呵,您看看这堆公务在说话。

刀剑乱舞·「降临」

嗨嗨!图片内容由本群三番膝丸所写的源氏兄弟日常——远征。

是一个小短文,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呀!(在此用作群宣内容也已征得本人同意。)

出场人物:膝丸/@秦凉   髭切/南柯

原作者:@秦凉 

嗨嗨!图片内容由本群三番膝丸所写的源氏兄弟日常——远征。

是一个小短文,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呀!(在此用作群宣内容也已征得本人同意。)

出场人物:膝丸/@秦凉   髭切/南柯

原作者:@秦凉 

Amagi Rinne
哦呀?只是利用了一点时间去做了...

哦呀?只是利用了一点时间去做了些别的事情...咱竟然已经650粉了!

呀哈哈哈哈☆不愧是咱,哼哼...♪

大家的燐音君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啊~

哟西——!今后也请大家一起支持着咱吧☆

当然如果有更多的人来支持咱的话...咱也会继续努力下去的哦~

请大家放心的把赌注全部押在咱身上吧!

不管怎么了大家的燐音君都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哦☆

哦呀?只是利用了一点时间去做了些别的事情...咱竟然已经650粉了!

呀哈哈哈哈☆不愧是咱,哼哼...♪

大家的燐音君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啊~

哟西——!今后也请大家一起支持着咱吧☆

当然如果有更多的人来支持咱的话...咱也会继续努力下去的哦~

请大家放心的把赌注全部押在咱身上吧!

不管怎么了大家的燐音君都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哦☆

滚滚.

标题

[图片]

张泽禹陪聊

张泽禹陪聊

玖零柒

ninepercent语c群

重十扩⑩

人少皮多

快来一起玩吧

ninepercent语c群

重十扩⑩

人少皮多

快来一起玩吧

Gellert Grindelwald

月色

  下一次集会已经筹划了许久,但是信息的错误又让我们数月的努力前功尽弃。

  忍不住怒然,掷下手中的东西负手走至窗边,凉凉的月洒了满怀。

  今晚的夜依旧没有星辰。

  上一次看到星河漫天是何时,早已经记不清了。似乎那样热烈璀璨的星空只属于同样火热的青春之夏,只属于最桀骜狂放的,知己相伴的少年。我的生活里只余下沉静的深灰与厚重的墨色,还有那清冷孤高的月后,懒懒晕染开一小片青白。

  这样的夜算不上美,却是这条道路上我最忠实的陪伴和见证者。每一次筹备的困境,计划的失利,属下的反叛…在古堡深...

  下一次集会已经筹划了许久,但是信息的错误又让我们数月的努力前功尽弃。

  忍不住怒然,掷下手中的东西负手走至窗边,凉凉的月洒了满怀。

  今晚的夜依旧没有星辰。

  上一次看到星河漫天是何时,早已经记不清了。似乎那样热烈璀璨的星空只属于同样火热的青春之夏,只属于最桀骜狂放的,知己相伴的少年。我的生活里只余下沉静的深灰与厚重的墨色,还有那清冷孤高的月后,懒懒晕染开一小片青白。

  这样的夜算不上美,却是这条道路上我最忠实的陪伴和见证者。每一次筹备的困境,计划的失利,属下的反叛…在古堡深深的阴影里抬起头,总会有一捧凉凉的月色从高处的窗间泼下来,静静盘亘在我的怀中。

  我想,这也很好。

  总有人觉得我选择的道路上一片坦途,荣光近在咫尺,辉煌就在眼前。他们说我是征服者,是想要高高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王,是天生的幸运儿,是恐怖的施暴者,是一心想要统治世界的野心家,是一帆风顺的黑魔王...他们总是试图用那样多的名号压住我,诋毁我,磨灭我。

  但是没有人知道,午夜时怀里那捧月的温度。

  他人梦回的时分,古堡里是不止息的忙碌。日间所有的热血沸腾,宏伟盛大都会被夜色洗去,褪下外纱的革命只剩下无休止的排演,推算,计谋...失去了振奋人心的口号和使人激昂的呐喊的革命显得无力而又脆弱,单薄却又真实。

  那些繁杂的公务总能纠缠着直到天明,不同于牺牲者离去的肃穆,夜半时的气氛更为沉寂和缓,但也远谈不上愉快。

  或许我那些可笑的反对者应该在午夜时造访我,让他们看看他们费尽心思要阻止的一切又是我多少个日夜的心血,让他们知道我实现理想的决心是多少个黄昏和黎明都不褪色的坚定。那时,不知他们是否还能如白日一样,披着自己伪君子的外皮高呼,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给我加诸种种罪名。

  若是他们还能有那样坚定铿锵的呐喊,那么我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堪为对手。但那也只有信仰最忠实的朝圣者才能做到。

  我抬起手,任由一缕月自我的指间淌过,垂首看着它吻上古旧的瓷砖。

  我的道路只会比其他道路更为坎坷,反对者只会比追随者的增加更为迅猛,我的身侧只会有空荡荡的一片。

  但是又有何妨呢?

  就和今夜的月色一般,灰沉沉的云雾间只有那一轮晕染开的青白色。没有星辰的月是孤寂的,可是只有永恒的月光才能让大地免受黑暗之苦,才能让迷失的星辰回到天穹。

  那便孤寂吧。

  总有一天,漫天的璀璨会聚集在我的麾下;总有一天,黎明的曙光会从东方的山峰攀起;总有一天,盛夏的骄阳会重新照耀大地。

  那便孤寂吧。

  理想自会在孤寂中化为现实。

Ania
阿尼亚听说下个月一部分的哥哥姐...

阿尼亚听说下个月一部分的哥哥姐姐就要参加一场很重要很重要的考试了,

所以阿尼亚是来送祝福的!

哥哥姐姐们要加油哦!结果什么的只要问心无愧就好啦!可以走到今天哥哥姐姐们已经很厉害啦!(扑)

考完以后可以来阿尼亚这里要花生哦,一人一袋(超小声)

阿尼亚听说下个月一部分的哥哥姐姐就要参加一场很重要很重要的考试了,

所以阿尼亚是来送祝福的!

哥哥姐姐们要加油哦!结果什么的只要问心无愧就好啦!可以走到今天哥哥姐姐们已经很厉害啦!(扑)

考完以后可以来阿尼亚这里要花生哦,一人一袋(超小声)

江

哥们儿哥们儿,语C玩过吗语C,不下班的那种,王者的那种,看看这王者团啊,准备循环演出的王者团,小白一人带三娃艰难找云妈啊,没看过吧,现在加群就能看啊,加群就能看

哥们儿哥们儿,语C玩过吗语C,不下班的那种,王者的那种,看看这王者团啊,准备循环演出的王者团,小白一人带三娃艰难找云妈啊,没看过吧,现在加群就能看啊,加群就能看

凌肖

因为不知道怎么睡觉所以没有睡觉选择发呆,这是正常人可以想出来的吗

因为不知道怎么睡觉所以没有睡觉选择发呆,这是正常人可以想出来的吗

whisper

盛璟王朝/原创宫斗语c群宣

[图片]

期待有更多小伙伴来玩,本群人数不多,设有主线,每个人都可以是主角,帝帝本人超好相处,目前缺皇子公主,群里母妃们都在等你哟


——欢迎回宫——


最后,以下为本群对戏


宸嫔·宋子衿·永寿宫主殿

小孩子总是精力旺盛,费了半晌功夫,终将小汐哄得安然熟睡。趁着这一功夫,到上林苑偷闲,苑中数丛文心兰开得正盛,浅浅妆扮一番,与婢女如意前去赏玩。


昭皇贵妃.季清徽.翊坤宫主殿 

紫兰淅淅光风转,绿叶阴阴禁苑凉。着一袭莲青色万字曲水织金连烟锦裙,赏弄兰花。兰者何菲菲,世方被佩资簏施,我欲纫之充佩韦,袅袅独立众所非。

文心兰修长的叶片四...

期待有更多小伙伴来玩,本群人数不多,设有主线,每个人都可以是主角,帝帝本人超好相处,目前缺皇子公主,群里母妃们都在等你哟


——欢迎回宫——


最后,以下为本群对戏


宸嫔·宋子衿·永寿宫主殿

小孩子总是精力旺盛,费了半晌功夫,终将小汐哄得安然熟睡。趁着这一功夫,到上林苑偷闲,苑中数丛文心兰开得正盛,浅浅妆扮一番,与婢女如意前去赏玩。


昭皇贵妃.季清徽.翊坤宫主殿 

紫兰淅淅光风转,绿叶阴阴禁苑凉。着一袭莲青色万字曲水织金连烟锦裙,赏弄兰花。兰者何菲菲,世方被佩资簏施,我欲纫之充佩韦,袅袅独立众所非。

文心兰修长的叶片四散,花茎悠然下垂绽出玉蝶似的花朵,嫣然可爱。

随口念道:“谢庭漫芳草,楚畹多绿莎。于焉忽相见,岁宴将如何。”似是咏兰,似是自嘲。


宸嫔·宋子衿·永寿宫主殿

 只见一袭青衣华服丽人,吟诵着诗词赏兰。

我素来不爱些悲金悼玉的缱绻辞赋,只捡些史家兵书一类非女儿家所钟爱的书籍消遣,却也听出了那句诗作的凄婉。

自从诞下小汐,我的性子也不似怀孕时那般感伤,又有了几分江湖儿女的明朗快意。

“娘娘何处此言,自古逢秋悲寂寥,娘娘也悲起秋来了呢!”


昭皇贵妃.季清徽.翊坤宫主殿 

本是心下深深感触,更生几分凄凉,却听身后明快俏音。

正寻思着是哪位不拘礼节的佳人,只见兰因福身“宸嫔娘娘安好。”于是转身回眸,臂上淡紫团纱坠珠披帛被风轻轻拂起,笑道:“见花叶凋零,便想去参禅,人人不过芥子痴身耳。”


宸嫔·宋子衿·永寿宫主殿

皇贵妃转身,福身见礼:

“见过皇贵妃娘娘。”

此人如今贵为皇贵妃,却如往昔一样,未生出一丝骄矜之气,温和淡雅如初。无论是被禁足,还是诞下长子,获封副后,始终未有所波澜,颇见世家女子风度。

偏就是这样一个妙人儿,蹉跎深宫,却因家世遭皇上忌惮,确有些许可悲。

“痴人虽痴,但愿长醉不复醒,无愧于心,也能自得其乐。”


昭皇贵妃.季清徽.翊坤宫主殿

彼时被陷害禁足,今日生子晋位,一时风头无两。殊不知,荣华花上露,富贵草头霜,大数若到,亦难消禳。

见她如此言语,随意接道:“遗世独立而清冷自知,世人未见其苦矣。”

素手轻扬,我拈一朵文心兰在手,赏玩着娇弱单薄的花瓣,“人无往不耽于是非,怕的是谗言惑己,幻象难辨。”说罢无奈浅笑,又轻叹幽兰。


宸嫔·宋子衿·永寿宫主殿

 不好再提人伤心事,纵然宫中人人皆知皇贵妃端庄和婉,然冤屈亦未洗脱。

岔开话题,“还未恭贺娘娘晋位之喜。”


昭皇贵妃.季清徽.翊坤宫主殿

宸嫔美貌殊胜,修肩细腰,亭亭玉立。见其明眸善睐,左右言他,遂淡淡:

“妹妹同喜,又得了这么个好封号,宸为北极之居,宸扉既辟,可见皇上对妹妹用心。”

可怜一抔净土入红尘,历经世道沧炎归佛根。


宸嫔·宋子衿·永寿宫主殿

抚鬓行礼,“多谢娘娘。”

“我与娘娘交情不深,惜惜之情却不假。”她像是一个成长于高门大户的我,情深不寿,慧极必伤。我自幼行于江湖,仪多率性,如今却对皇上愈发生了情愫…不知数年之后我是否比她更坚强,更明朗……


昭皇贵妃.季清徽.翊坤宫主殿

见其婀娜娇媚,全不似生养过的妇人,到底是岁月有请。

寸寸素心,轻轻沉吟,髻下垂落的几丝碎发参差披拂,笑意淡泊得如明月下疏离的兰花枝蔓。

“若得所愿,幸甚至哉!”我哪有甚么狼子野心,想来,我的萧郎该护我与逸儿一世安稳。

“本宫先走一步,妹妹自行游玩罢。”于是行经水畔,风烟霭霭,芦荻瑟瑟,波縠澄澈起伏,似是伊人心魔。





虫柱   蝴蝶忍

因为天气逐渐变热的原因   我最近总会喜欢在蝶屋的院子里待上一阵再去休息


听着此起彼伏的蝉鸣   享受着微风轻轻拂过脸颊所带来了的凉意


一切都很安静祥和


只可惜  只是一时的


什么时候   才能永远拥有像现在这样安静祥和的氛围呢……

因为天气逐渐变热的原因   我最近总会喜欢在蝶屋的院子里待上一阵再去休息


听着此起彼伏的蝉鸣   享受着微风轻轻拂过脸颊所带来了的凉意


一切都很安静祥和


只可惜  只是一时的


什么时候   才能永远拥有像现在这样安静祥和的氛围呢……

Hitsugaya Toshiro

當我意識到吉良所說的話,雛森恐怕已經到達四十六室那邊了。我以我最快的速度趕往那邊卻看到本應該被敵人殺死的藍染,還有銀。我當初果然沒有想錯,藍染跟銀本來就是一伙。我質問藍染,雛森在哪裡。但我察覺到她那微弱的靈壓,我連忙略過藍染往後面看。卻看到雛森倒在血泊中。那一刻我都覺得自己的心跳快停止了。我已經怒火中燒,腦海裡唯一的想法就是將眼前這個敵人,也就是藍染。將其殺死。我沒有猶豫,直接使用了卍解,就只想把他給擊殺。


(還有三天就考完了( ;´Д`)。b

(算是一個休息+更新。b

當我意識到吉良所說的話,雛森恐怕已經到達四十六室那邊了。我以我最快的速度趕往那邊卻看到本應該被敵人殺死的藍染,還有銀。我當初果然沒有想錯,藍染跟銀本來就是一伙。我質問藍染,雛森在哪裡。但我察覺到她那微弱的靈壓,我連忙略過藍染往後面看。卻看到雛森倒在血泊中。那一刻我都覺得自己的心跳快停止了。我已經怒火中燒,腦海裡唯一的想法就是將眼前這個敵人,也就是藍染。將其殺死。我沒有猶豫,直接使用了卍解,就只想把他給擊殺。



(還有三天就考完了( ;´Д`)。b

(算是一個休息+更新。b

居里夫人
【名人朋友圈】虽然我们从未见过...

【名人朋友圈】虽然我们从未见过面,但是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名人朋友圈】虽然我们从未见过面,但是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师殷

女皇:邀请他进入后宫又被拒绝不说还被训了TwT

(文言文不是很好,如有错误之处请指出。

彩蛋是信的译文。)


「殷蒙陛下厚爱。今夜不能眠,遂作此书。

臣闻妃嫔媵嫱之属,笼中鸟耳,尚靡缚不能够,无论操术,唯愿久相陛下。况佳冶宫侍此众,岂不轻臣?臣知陛下绝非喜新厌旧、薄情寡义之人,奈何男子者,弱也,须思虑也。遂却偶一事矣。

朝中仕者,皆忠才也,愿陛下亲之信之。私情不舍,其不可取哉。及天下太平再予复答。


壬寅年五月廿八二鼓

师殷」

(文言文不是很好,如有错误之处请指出。

彩蛋是信的译文。)





「殷蒙陛下厚爱。今夜不能眠,遂作此书。

臣闻妃嫔媵嫱之属,笼中鸟耳,尚靡缚不能够,无论操术,唯愿久相陛下。况佳冶宫侍此众,岂不轻臣?臣知陛下绝非喜新厌旧、薄情寡义之人,奈何男子者,弱也,须思虑也。遂却偶一事矣。

朝中仕者,皆忠才也,愿陛下亲之信之。私情不舍,其不可取哉。及天下太平再予复答。


壬寅年五月廿八二鼓

师殷」

Daki
三津,你知道吗,金鱼总是会忘掉...

三津,你知道吗,金鱼总是会忘掉很多东西。会忘掉什么时候该睡觉,会忘掉什么时候吃了食物,也会忘掉谁是它的主人。


——就像你一样。


我双手托着她的下颚,这个距离让我看清了她皱纹下的污垢,她那张恶心的老脸让我多看一眼都想吐,我愿意用我这双曾抚过我脸庞的手去碰她难道不是她莫大的荣幸吗,为什么要露出这样让人不爽的表情呢,果然人类都是不识好歹的生物。她的双腿仍在挣扎,我盯着她充斥着害怕和惊恐的情绪的瞳孔只觉好笑。身后的带子牢牢困住了她的双腿,就算让她成功逃脱了又怎样,也是只能摔死在地面上啊。


“这种事啊,就算发现了也不要说出来,这才叫聪明的活法,所有人都是这么活过来的。”

我盯着她......

三津,你知道吗,金鱼总是会忘掉很多东西。会忘掉什么时候该睡觉,会忘掉什么时候吃了食物,也会忘掉谁是它的主人。


——就像你一样。


我双手托着她的下颚,这个距离让我看清了她皱纹下的污垢,她那张恶心的老脸让我多看一眼都想吐,我愿意用我这双曾抚过我脸庞的手去碰她难道不是她莫大的荣幸吗,为什么要露出这样让人不爽的表情呢,果然人类都是不识好歹的生物。她的双腿仍在挣扎,我盯着她充斥着害怕和惊恐的情绪的瞳孔只觉好笑。身后的带子牢牢困住了她的双腿,就算让她成功逃脱了又怎样,也是只能摔死在地面上啊。



“这种事啊,就算发现了也不要说出来,这才叫聪明的活法,所有人都是这么活过来的。”

我盯着她的瞳孔淡淡的为她讲解着她的愚蠢。


“真遗憾,三津。”

高英杰
不知不觉到周六了…这一周也收获...

不知不觉到周六了…这一周也收获满满!希望自己能早一点离开队长庇佑的羽翼… 再变得强一些

不知不觉到周六了…这一周也收获满满!希望自己能早一点离开队长庇佑的羽翼… 再变得强一些

Victor Grantz
亲爱的维克多: 今天是来到这里...

亲爱的维克多:

今天是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我不知道什么会在这里等着我……你说,维克多,我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

放轻松好了!给一个邮差寄信的人会有什么坏心思,不对吗?

也许真的有人想和我做朋友吧。

不过……如果要去和别人说话,多少还是有点紧张……但愿没有这个必要。再次重申一遍!来到这里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到愿意用文字同我交流的朋友!我知道一切的猜忌在信中都会化为虚无。也许等到离开的时候,我就再也不是孤身一人了。

至于威克……我不知道带着它来是不是个正确且负责的决定。它是我的朋友,绝不仅仅是一只小狗啊。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但愿它能尽快离开这里。放轻松,维克多!威克那么聪明,它一定不会出事的。......

亲爱的维克多:

今天是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我不知道什么会在这里等着我……你说,维克多,我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

放轻松好了!给一个邮差寄信的人会有什么坏心思,不对吗?

也许真的有人想和我做朋友吧。

不过……如果要去和别人说话,多少还是有点紧张……但愿没有这个必要。再次重申一遍!来到这里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到愿意用文字同我交流的朋友!我知道一切的猜忌在信中都会化为虚无。也许等到离开的时候,我就再也不是孤身一人了。

至于威克……我不知道带着它来是不是个正确且负责的决定。它是我的朋友,绝不仅仅是一只小狗啊。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但愿它能尽快离开这里。放轻松,维克多!威克那么聪明,它一定不会出事的。

你也不要出事,好吗?

我会离开这里的,和新朋友一起。

到时候我也会让铜铃再次为我响起的!

维克多,做个称职的邮差,别辜负大家对你的信任。那么这段旅程……可以说开始,还是已经尘埃落定呢?

你的,

维克多。


(皮下:呃呃呃我是什么垃圾啊,小维我语擦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可爱呃呃呃

初次语c,见谅,大家多多包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