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说给墨香铜臭

15.9万浏览    2377参与
差不多已经是条咸鱼了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老福特我与你有仇吗?!为毛总是屏蔽我?我的帖子真的没有违规内容,嘤嘤嘤。顺带一提,有没有同胞(我不太习惯姐妹的称呼)收藏了我的图片,就是那个圣诞老人的。

  老福特我与你有仇吗?!为毛总是屏蔽我?我的帖子真的没有违规内容,嘤嘤嘤。顺带一提,有没有同胞(我不太习惯姐妹的称呼)收藏了我的图片,就是那个圣诞老人的。

妤妤迷倒众生

【反魔道祖师】当众人穿越之江枫眠篇【1】

  大家好,我是江枫眠,我现在慌得一批。我穿越了,在我穿越前我正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疗——我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是的,我是武汉人,真是太不幸了。


   我对着镜子看了看这个被我上身的哥们的脸,平平无奇是我对他最好的评价。苍天啊,你还我英俊的脸啊,我就是感染了病毒,我没吃野生动物啊!!


   我现在已经适应这哥们的颜值了,但是我突然想到,我现在穿越了,原来的我是不是就死了?然后病毒死亡人数就要从17变成18了。然后我就进太平间了,那如果我穿回去怎么办?肯定会被冻死的。...


  大家好,我是江枫眠,我现在慌得一批。我穿越了,在我穿越前我正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疗——我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是的,我是武汉人,真是太不幸了。

  

   我对着镜子看了看这个被我上身的哥们的脸,平平无奇是我对他最好的评价。苍天啊,你还我英俊的脸啊,我就是感染了病毒,我没吃野生动物啊!!


   我现在已经适应这哥们的颜值了,但是我突然想到,我现在穿越了,原来的我是不是就死了?然后病毒死亡人数就要从17变成18了。然后我就进太平间了,那如果我穿回去怎么办?肯定会被冻死的。


    “江枫眠!你给我滚出来。”


    我突然听到一声怒喝,然后就看见一个美少妇拎着一条长鞭走进来。听说这就是我媳妇,啊呸,原主媳妇。长的这么好看,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个丑男呢?


    “我去,这就是大姐们的老公?貌比如花啊!”虞紫鸢自言自语道。


    “大姐们的老公”?她不是虞紫鸢吗?怎么会说自己是大姐们呢?而且她的言行,和现代人好像……

 

   思索半天,我决定试探她一下,“其实世上本没有路”


   对面的人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我们两个握了握手,满脸激动“兄弟啊!!/姐妹啊!!”


   “打牌吗?”我看见她从自己怀里掏出一副扑克牌,眼睛一亮。


   “斗地主。”我看着她说。天知道没有手机的日子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那我发牌喽。”她熟练的将手上的牌一张一张的分发成两堆,然后问我“选哪一沓?”


    我没有说话,选了右边的牌。


   “我是地主哦。”我看着她说,她听后只是挑了挑眉。


   “对三”   “对十”   “三带一”   “顺子”   “炸弹”   “王炸!!”




w.w

【w.w】神明与书

◎这里载玄,妄图扩列。

◎毛毛视角(?),瞎写一通。

◎胡言乱语,嘿嘿嘿嘿。

◎可以开始您的辣眼睛之旅了。

谢谢w


天光微亮,清风拂晓。 


 在一片颜色渐变美丽动人的晨曦下和温柔和煦的清风里,一位豆蔻年纪的少女踏着平缓的步伐走在一处平坦宽阔的铺石子小路上。这个人看起来是一名重点学校的学生,并且颇有一番智慧的风度。 


 她乌黑发亮的长发在脑后高高梳起,身上穿着洗的干净的校服,只要一凑近便能闻到她身上好闻的香皂的清新味。她手腕上带着一个手表,正在”嗒嗒”地运行。她穿着一双刷到蓝白相间的运动鞋,...

◎这里载玄,妄图扩列。

◎毛毛视角(?),瞎写一通。

◎胡言乱语,嘿嘿嘿嘿。

◎可以开始您的辣眼睛之旅了。

谢谢w


天光微亮,清风拂晓。 

 

 在一片颜色渐变美丽动人的晨曦下和温柔和煦的清风里,一位豆蔻年纪的少女踏着平缓的步伐走在一处平坦宽阔的铺石子小路上。这个人看起来是一名重点学校的学生,并且颇有一番智慧的风度。 

 

 

 她乌黑发亮的长发在脑后高高梳起,身上穿着洗的干净的校服,只要一凑近便能闻到她身上好闻的香皂的清新味。她手腕上带着一个手表,正在”嗒嗒”地运行。她穿着一双刷到蓝白相间的运动鞋,鞋的表面干净整洁,同样带着一股香气。

 

 少女的步伐平缓舒畅,踏在这个普通的铺石子小路上,却如同行走在虚无缥缈的云端。 

 

 她美丽的头颅微微地下垂,脸上带着一种浅浅的和蔼微笑, 如同今日早晨的晨曦和温暖的风。 

 

 而她这个人,则像是九天上下凡的圣人,来用满腔的仁慈和和蔼普渡众生。 而美丽的,智慧的她的口中的言语,向来是:“我所最爱的神曾经这么认为……”或是:“这是我为了守护我所最爱的神而做的。”


这神明究竟是什么呢?凭什么受到追捧呢?少女不知道。她只是智慧的,从她的那一方面去看待她的神明,只是不停的吹捧:“我要守护我最好的神。”

 

 少女踏着缓慢的步伐继续在这小路上前进。 

 

她要去的地方很远,远到了天边。她也时常感慨这或许就是一派”绵绵思远道”的美好情感,这种情感燃烧了她体内所有的血,促使着她向那虚无缥缈的天边走去,去接近她心中那普度众生,一派仁心的圣人——为此,她放弃了她的学业和家庭。

 

想到了这里,她的步伐突然加快了,比起刚才的刻板缓慢更是多了点热情活泼。 

 

少女踏着这种热情活泼的步伐行走到了一条泥泞的小路上。 

 

那条小路没有铺石子,也没有水泥。它有的只是泥泞和恶心,它混杂了世界上一切污秽的东西和一切丑恶的嘴脸,一切讨人厌的情绪,终于构成了这一条容易让人陷入的陷阱。 

 

少女仿佛看不见一般,脱掉了她的运动鞋和洁白如雪的袜子,赤足踏入了这片泥泞。 

 

她意识里的自己一直是出淤泥而不染,自然不会在意这种东西。她能够让这些泥泞变成所有美好。 

 

她丝毫没有在意被玻璃渣划烂的脚底和被染黑的脚背,也没有在意那被淤泥涂污的雪白脚腕。 

 

她只是把呆滞的目光投向了前----而前方有什么呢? 

 

在她的面前,是一座高高的黛色---大概是蜀中十万大山中的一座:是一条宽广的大河--大概是那一条长河的分支;是天边闪耀的动人星辰--他们尽情的散发着光芒,并把它布施给每一个人, 丝毫不在意人们是否深陷泥坑。 这是值得所有诗人和作家赞美的美好,她们是这个世界上生命所欣赏的美的至上。

 

 

 而走进了仔细观察,才会发现学生并没有关注那些浩瀚的东西。也是,那些无用的,幼稚的,愚蠢到可笑的东西并不是这个智慧超然的少女的心之所向。 

 

 那些丑陋恶心的山川和星辰,并不能打动一个智慧的人的一丝一毫。于是少女赤足,轻灵地在这一片逐渐美好的泥泞中走去。


 

她一边缓慢的行走,一边从校服之中摸出一本书来。那书上写满了污言秽语,让人恶心的不能继续往下看。



只是那少女丝毫不在意,她只是满脸都是狂热,双眼之中闪烁着对这书的热爱。仿佛她的神的脸正浮现在书上,对她微微笑着。

 

在这边行走边观书的过程中,她遇到过扎人的玻璃片——它们深深地刺入了少女的脚跟,但是少女把它们拔了出来,并用绳线穿着,丢弃了她的手表,把玻璃片挂在了手腕上。 

“神书中的人,即是这么做的。”

 

 她遇到过绊足的杂草,她也用一双柔若无骨的手把它们拨开,解开了高束着马尾的皮筋,把杂草缠绕了上去。 “神的书中告诉我,要这么做。”

 

 

 她也遇到过被乡下人遗弃的破布,那布漏了几个洞。但是她却毅然解开了身上干净的,散发着清香的美丽校服,换上了那破破烂烂的恶臭破布。 “啊啊!这是我最喜欢的,神的书中的人的做法啊!”

 

不,不是的。既然是美人的喜爱,又怎能是恶臭的? 

 

 那玻璃片分明是璀璨的宝石,在阳光的刺激下发着闪亮亮的光;那乱糟糟的杂草分明是动人的花环,在清风的抚摸下散发着一阵墨香; 而那破破烂烂的破布分明是最华贵的衣裳,它让那个美丽的少女更加生辉。 至于那本写满污言秽语的书,也是这天地间之至文,值得被供奉在世界名著的金殿里,成为文学史上最璀璨的一颗明珠。

 

 少女换了一身行头,继续往前走。 

 

 在此途中,她遇见了被随意丢弃的鱼刺——她把它编在 了头发上。 

 

 她遇见了塑料的破旧凉鞋一于 是她丢弃了干净的运动鞋,把那美丽的凉鞋提在手上。 

 

她也遇见了长长臭臭的裹脚布一于是她丢弃了那双袜子,把裹脚布缠在腰上。 

 

 这身行头才对呢。少女带着满足的微笑,想道。 

 

神的书上说,要学习她书中的人物做的事,要听神的话,要信奉这神,不管在什么地方。少女这么想着。

 

她真是个智慧的孩子啊!她这个想法,是每个人都应该遵守的道德准则! 

 

而她信奉的神,也是人间正道,世界中心! 

 

 而走着走着,她在那摊泥泞中发现了一点不寻常的东西。 

 

 那是一颗夜明珠, 正在一坨泥的衬托下,散发着浅浅的,温柔美丽的光辉,它照耀着身周的一切泥泞,连天上还没消失的明星在它的对比下都突然显得黯然失色。 

 

 只是智慧美丽的少女并没有被它而打动。 

 

 她只是随手捧起了一摊烂泥, 涂抹在了脸上。一边冷冷地把夜明珠踩进了深不见底的泥潭,一边冷冷地道: 「神说,这才是正确的做法。这种东西,怎么能配得上杂草,烂布呢?」于是她继续往前走。 

 

此时此刻的她,头发上挽着用杂草编制的花环,扎着鱼刺;脸上涂抹着用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组成的淤泥的妆容,身上穿着华贵美丽优雅的破布,手腕上带着璀璨明亮的玻璃片,腰上缠着如同九天仙子的披肩一般的裹脚布,手上则提着用闪闪发光的太阳光线编织成的塑料拖鞋。 

 

她还是显得那么智慧,那么优雅,那么有风度。 

 

她的智慧还是那样无人可及,无人可比,让人看着就低下头颅。 

 

少女在这片泥泞中走了很久。 

 

天完全亮了的时候,这座和谐的村子里的人基本都起来干活了。他们互相打着招呼,互相开着玩笑地走出了村外。 

 

一个眼尖的青年惊呼了一声,就赶紧带着几个年轻力壮的中年或者青年窜到了村子中的小路上。

 

那里哪有什么泥泞,什么美丽智慧的少女呢?

 

 那群男人的手下有力,用紧紧的麻绳捆住了一头披着破布,带着玻璃片,顶着杂草的猪。 

 

 然后互相感慨调笑着,踏着平缓的脚步走进了他们正升起袅袅青烟的村庄之中。

而那被扛着的猪,正奋力动着长嘴,哼哼唧唧地乱动。此时此刻,这愚蠢的畜生说出的话依旧是——

“守护我所最爱的最好的神,她会惩罚你们的!”



​the end.

学霸

  我不知道现在的人是怎么了,初中就雇人拿刀去捅别人,有的甚至为了md要跟家里的人断绝关系。这难道都是md带来的负面影响吗?现在的青少年怎么被毒害成这样了,为祖国的未来感到担忧。

  我不知道现在的人是怎么了,初中就雇人拿刀去捅别人,有的甚至为了md要跟家里的人断绝关系。这难道都是md带来的负面影响吗?现在的青少年怎么被毒害成这样了,为祖国的未来感到担忧。

沫沫玖

对孟子义的看法

*对孟子义姐姐的黑子们不友好

*毛盗、陈情令的黑子可以来看看,保证让你满意

——————————————正文——————————————

    这两天,真的,网络上全都是抨击孟子义的言论:“你不配演温情!”“你毁了温情的一世矜傲!”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你们口口声声说着:“拒绝耽改剧!”【我也不支持耽改剧】然后说着伤人的话:“都是孟子义!害的忘羡不是官配!”又或者:“王一博和肖战天生一对!”你们不觉得矛盾了吗?

     那好,中国电视剧...

*对孟子义姐姐的黑子们不友好

*毛盗、陈情令的黑子可以来看看,保证让你满意

——————————————正文——————————————

    这两天,真的,网络上全都是抨击孟子义的言论:“你不配演温情!”“你毁了温情的一世矜傲!”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你们口口声声说着:“拒绝耽改剧!”【我也不支持耽改剧】然后说着伤人的话:“都是孟子义!害的忘羡不是官配!”又或者:“王一博和肖战天生一对!”你们不觉得矛盾了吗?

     那好,中国电视剧查的很严,哪怕孟子义不演温情,《陈情令》还是会拆忘羡。换句话说,如果真的没有拆忘羡,你们是不是会笑呵呵的看着《陈情令》?你们不是讨厌耽改剧嘛?

      然后,不是《陈情令》这部耽改剧,会有博君一肖这个cp嘛?说到底,不还是你们只争对孟子义一个吗?但孟子义只是个演员,要跟着剧本走,她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说实话,我一开始并不喜欢孟子义,但是毛毛黑的人就是友军,于是我会站出来替孟子义小姐姐说话。毛毛口口声声说着:“墨香只是个女孩子!”孟子义难道不是吗?人家为什么会被星探看上,而你们家墨香没有?说明孟子义就是比墨香铜臭强!

      孟子义带资进剧组,这件事官方承认了吗?如果孟子义真的带资进剧组,你们说全剧组陪着孟子义重拍,那么明明拍好的前提下,为什么要收这笔资金?重拍所付出的金钱不是更大吗?你以为剧组人员都跟你们毛毛一样愚蠢啊?

      再说了,如果孟子义带资进剧组,全剧组跟着重拍,那么请问:剧组一开始是没有想过温情这个角色吗?孟子义演的不就是温情吗?如果毛毛的这个说法成立的话,难带不是应该感谢孟子义,让温情有了上场的机会吗?

      孟子义带资进剧组,这个说法成立的另一个条件不就是剧组没钱了吗?剧组没钱了怎么拍《陈情令》?你们的肖战、王一博又怎么会突然爆火?还不是因为孟子义给剧组钱了吗?这样陈情令才能拍下去,才能上架,归根结底还是该感谢孟子义啊!

      我再说一遍:“孟子义小姐姐我爱你!”相比毛毛,孟子义简直有长相有身材,如果孟子义真的带资进剧组,那么说明她还有头脑,她知道给自己创造多出场的机会,抬高自己的身价。

      毛毛连最基本的分析都不会吗?真的要智商没智商,要长相没长相,还个个都是双标狗

Patricia104
你品,你细品。 反正《魔道祖师...

你品,你细品。

反正《魔道祖师》全书、所有人物(包括蓝忘机)都是给魏无羡铺路的,您若站在他的角度又有什么意义呢。

^_^

你品,你细品。

反正《魔道祖师》全书、所有人物(包括蓝忘机)都是给魏无羡铺路的,您若站在他的角度又有什么意义呢。

^_^

棠墨🌈

反噬

都市灵异,带点玄幻。按照前段时间的光母养宠物事件改编。

题材决定故事,不是想咒谁死。如果翻墙毛来了,网暴这两字太重,在下担当不起。

————————————【以下正文】

 从古至今。求神拜佛,本不是甚么稀罕事。

 信者,将之奉为毕生光明。不信者,只嗤笑一句封建迷信。

 墨香铜臭信。

 只是信也没用,她干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盗戏、融梗、抢人设,还准备来场如同‘神垂怜,神不朽’的传销洗脑活动。这档事,哪位神仙肯自损功德帮她?

 于是乎,她动了歪心思。

 “你要用墨香铜臭做笔名?要不得要不得啊,除非是文曲星降世,凡人命格压不...

都市灵异,带点玄幻。按照前段时间的光母养宠物事件改编。

题材决定故事,不是想咒谁死。如果翻墙毛来了,网暴这两字太重,在下担当不起。

————————————【以下正文】

 从古至今。求神拜佛,本不是甚么稀罕事。

 信者,将之奉为毕生光明。不信者,只嗤笑一句封建迷信。

 墨香铜臭信。

 只是信也没用,她干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盗戏、融梗、抢人设,还准备来场如同‘神垂怜,神不朽’的传销洗脑活动。这档事,哪位神仙肯自损功德帮她?

 于是乎,她动了歪心思。

 “你要用墨香铜臭做笔名?要不得要不得啊,除非是文曲星降世,凡人命格压不住,必遭反噬。”

 “老先生,我要的是财路和信徒。况而我的文笔也不差,怎不能是文曲命?”

 “这……那有一法子。你往左走十里地,有个荒废的火葬场,旁边就是乱葬岗,怨气很重。你挑个坟,用坟头土捏个人脸模样,回家供着。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墨香铜臭不是摸金校尉,亦不是道士。哪懂什么禁忌,挑了个中元节前一夜的零点,拎着铲子便去了。

 其实这并不应该。此时固然阴气最盛,出现的鬼却绝非善类。若是极阴体质,很容易被附身。

 乱葬岗名不虚传。

 四处尽是零落的骸骨。尸体堆叠,皮肉下渗出乌黑的脓水。手电筒细细照来,甚至能看到生蛆在死人脸上爬来爬去。

 令人作呕。

 墨香铜臭皱着眉,好不容易才在一处角落找到了坟。

 那人名姓,她听过。唐七公子,一百年前因为抄袭入狱。无颜见人,便选择了自杀这条路,随后被人匆匆下葬。

 抄了就抄了,竟然还会被人发现,这都什么猪脑子。墨香铜臭不由在心中嘲讽道。

 她挖了一些坟土,装入瓶中。

 顿时,阴风大作。腐臭气味窜入她的鼻息。

 与东瀛传说中的百鬼夜行不同,没有奴良陆生带头。她只能隐约看见模糊的影。撕扯,大吼,穷凶恶煞。

 墨香铜臭心中一阵发咻,抱着瓶子急忙跑回家。

 她家中有一能面,原先只是因喜欢灵异而珍藏。如今倒是排上了用场。

 “喂,你是谁。”能面充当了模具,土不多不少,刻出个人脸来。

 “袁某在此一拜,请大人佑我发财。”墨香铜臭跪在地上,拜了拜,又将三炷香插在香炉上。

 听听,多么熟悉的言语。

“起来吧,我会佑你。但是,你要给我上供。”唐七傲慢的道。

 “那是自然。有我墨香铜臭一份稿费,定有您一份羹。”她的眼神,充满了崇拜。

 墨香铜臭开始写书。

 渣反的攻有恋尸癖,天官有个融梗角色花城,魔道魏白莲烧杀抢掠。这是人们后来才知道的事。

 众多私心里,只有花城是来压她的。

 其实写天官的时候,墨香铜臭就觉着些不对。每次出门都险些被撞死,喝口水都能得肠胃炎。晚上睡觉更甚,经常觉得莫名的东西扼住了她的喉咙。

 因为唐七不满足。她还想要更多,更多的香火。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反噬?”

 “臭臭,我怎么会害你呢?我一直很爱你。”

“我也爱你啊,所以想把你写进书里。说吧,你想叫狗蛋还是花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理你了!”

 两人看似甜蜜恩爱,其实各自心怀鬼胎。墨香铜臭表面恭恭敬敬,微博上却唤她宠物。为证实自己的猜想,墨香铜臭召集了一些腿毛拜花城。果真,那些衰事再也没发生过。

 三年了。该还了。

 “文曲,你言此事应如何?”司命星君一袭青衫白衣,端的风雅。

 “二字足以堪明:天意。”文曲星君并不道破,只是摇扇笑道。

 “嗯,”司命星君应着,毛笔在命格书上浅浅一画。

 四、五月,正值好时节。

 墨香铜臭蹲在了拘留所。

 正巧,唐七还差些香火,便可成为有灵体的女大灵。

 三个月,足足三个月没有香火了。

 唐七已不能再等。她要找到她的信徒。

 『本市已出现三位女性疯癫失语,原因不明。只是她们说着是花城姐姐来了,是报应。目前警方正在调查花城是何人。本台报道。』

 ‘她’要来了。墨香铜臭搭在铁门上的手,滑了下来。

 她终于也如那些人一样,疯癫失语。

 “臭臭。我的爱,是有代价的。”

易续

墨香陈,你们专利了吗。
有病吧。

『转载』

墨香陈,你们专利了吗。
有病吧。

『转载』

天下第一旋风猫

就在快点待了三四天,碰到了几十个ky,并且还有一个没有一点自觉的

就在快点待了三四天,碰到了几十个ky,并且还有一个没有一点自觉的

魔道融梗biss

在讨论爱情公寓抄袭的文章下面的评论。

爱情公寓抄没抄我不知道,毕竟我没看过老友记等美剧。

但这一手怎么说?单看这对抄袭的态度就已经很明了了吧?

“谴责抄袭,支持原创”也能成为被攻击的对象了?


在讨论爱情公寓抄袭的文章下面的评论。

爱情公寓抄没抄我不知道,毕竟我没看过老友记等美剧。

但这一手怎么说?单看这对抄袭的态度就已经很明了了吧?

“谴责抄袭,支持原创”也能成为被攻击的对象了?


妤妤迷倒众生

【反魔道祖师】当众人穿越之虞紫鸢篇【1】

   大家好,我是虞紫鸢,我现在慌得一批——我穿越了。是的,这种虫洞都做不到的磁场紊乱行为被我遇上了,我现在有点后悔没看霍金的访谈了。


   经过我的观察,我发现被我上身的这姐们还挺有钱,房间金碧辉煌又宽敞,梳妆台上摆着各种金银首饰。最重要的是,她长的好看。但是很不幸的是,她结婚了,连孩子都有了,并且每天都和对象吵得不可开交。


   不对啊,按照穿越小说的套路,原主一般都是废柴一个啊,就等着女主穿越虐渣爹,打胞妹,斗大佬,最后逆天改命成为天下霸主...

   大家好,我是虞紫鸢,我现在慌得一批——我穿越了。是的,这种虫洞都做不到的磁场紊乱行为被我遇上了,我现在有点后悔没看霍金的访谈了。


   经过我的观察,我发现被我上身的这姐们还挺有钱,房间金碧辉煌又宽敞,梳妆台上摆着各种金银首饰。最重要的是,她长的好看。但是很不幸的是,她结婚了,连孩子都有了,并且每天都和对象吵得不可开交。

    

   不对啊,按照穿越小说的套路,原主一般都是废柴一个啊,就等着女主穿越虐渣爹,打胞妹,斗大佬,最后逆天改命成为天下霸主。这怎么和我不一样?这个大姐们居然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紫蜘蛛”,武力值爆表,还帅气。


   我又开始想自己未来该怎么办,想了半天,最后决定不想了。还是先看看自己儿子吧,既来之则安之嘛。


   我让侍女金珠把儿子叫过来,这期间,通过我和另一个侍女银珠的交谈,我发现这个大姐们很不宠自己的儿子,而且原主对象也不宠他,反而宠一个被捡回来的家仆之子。所以原主就是因为这个和她对象吵起来的?不过这个家仆之子,我觉得这就是她对象儿子吧,但是他说是他兄弟和他喜欢女人的儿子,你信?反正我不信,这流言都满天飞了,他也不让人去制止,明显是默认嘛。


    “阿娘。”我正在思考,却见一少年从门外走来,带着些许少年人的意气风发,却没有那种儿子在母亲面前的依赖和放松,反而是一种紧张的状态。


    这姐妹到底是对儿子有多严啊,把儿子搞成这样的,看把孩子紧张的,和绷着的弦一样,难道是怕我骂他?


   “阿澄,来,到阿娘这来。”我微微一笑,正好漏出八颗牙齿且嘴角上扬四十五度,这是人类目前认为的最完美的微笑。顺便伸出手招了招他,显得自己很有亲和力。


    “阿娘……”我看到少年人脸上的激动,喜悦和意外,以及一丝疑似不可置信的狂喜。好家伙,亲近一下就这么惊讶,这孩儿没抑郁也是不容易。

          

    他朝我走来,一开始走的很慢,但是到了最后几乎是扑过来的。我无奈的笑了笑,也是,毕竟是孩子啊,是一个渴望温暖的孩子啊。

          

   我抱着他,轻柔的拍着他的背,然后对他说:“好孩子,你很棒。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我从他的状态表情和之前跟婢女的对话基本就能判断出来这孩子基本没被夸过,甚至是没和父母亲近过。要是被亲近过也不可能一开始状态那个样子,既然都没被亲近过父母更不可能去夸他,除非是脑子瓦特了。


     “阿澄,没关系的,你不用和别人比。你要记住,人这一生最大的对手就是自己,只要你战胜了你最了解同时也最了解你的自己,你为什么还要怕无法战胜别人呢?”我暗喜自己之前接的案子就是拯救自卑少女,这安慰的话简直张口就来啊。

  

     “谢谢你,阿娘。”他将脸埋在我的腰上,声音沾了些哭腔,倒是软绵绵的让人听了心痒痒。我感觉自己似乎能看到他微红的眼眶了,可可爱爱的像只小花猫。


     “孩子,你要记住,不管怎么样,母亲都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我对他说。其实这句话我妈也对我说过,就在她改了我高考志愿的那天晚上。她将我的志愿从北大中文系改成了北大心理系,她告诉我这样即使我不能出国进修,自己的工资也能够让自己衣食无忧。

            


           


       

乐玖长欢mist

假如金家有个大小姐 十四

金光善意味不明地眯着眼睛:“小妍,你天资聪惠,人也精明得很……”


“所以……去温家教化的人就由我来选喽?”金子妤也不想打太极,直奔主题。


“嗯,不错。你先选直系三人,再选几名门生。”


金子妤翻了个白眼:这还用选?无非就是我,子轩,子勋呗,门生则随意挑几位不就得了,搞得多隆重似的。敷衍地应下,暗自挑人。


他们金家这边说得融洽,江家这边可就不太一样了。


江枫眠苦恼地皱眉,脑壳有点儿疼:直系三人?阿离就非去不可了,但依她那低微的灵力,也不知能不能自保……


“江叔叔!”魏无羡不拘小节地推门而入,扬着一张明媚的笑脸。


江枫眠嘴角含笑:“阿羡来了。近日温家准备教化...

金光善意味不明地眯着眼睛:“小妍,你天资聪惠,人也精明得很……”


“所以……去温家教化的人就由我来选喽?”金子妤也不想打太极,直奔主题。


“嗯,不错。你先选直系三人,再选几名门生。”


金子妤翻了个白眼:这还用选?无非就是我,子轩,子勋呗,门生则随意挑几位不就得了,搞得多隆重似的。敷衍地应下,暗自挑人。


他们金家这边说得融洽,江家这边可就不太一样了。


江枫眠苦恼地皱眉,脑壳有点儿疼:直系三人?阿离就非去不可了,但依她那低微的灵力,也不知能不能自保……


“江叔叔!”魏无羡不拘小节地推门而入,扬着一张明媚的笑脸。


江枫眠嘴角含笑:“阿羡来了。近日温家准备教化世家弟子,阿离也要去,你可得护好她。”


魏无羡笑嘻嘻地应下:“包在我身上!江叔叔,你能不能给我几两银子,小六儿夜猎不慎受伤,他身子骨不太好,过几天还得去温家那儿……”


江枫眠僵硬一瞬,踌躇不定良久,缓慢地递过去几张皱巴巴的银票。


魏无羡也不在乎,直接拿钱走人,徒留江枫眠一人苦不堪言:三娘竟把嫁妆全收回了,一些店铺也莫名其妙地倒闭了,嗳……


虞紫鸢有收回嫁妆吗?没有,这一切全是金夫人温千寻的手笔。


江厌离一听要去温家,顿时头晕目眩,端着一碗莲藕排骨汤的手不自觉地抖了抖,滚烫的汤汁溢了出来,滴在白嫩的手上。“嘶~”江厌离倒吸一口冷气,连汤带碗地掉地上,溅起的汤汁给精致的襦裙染上几个色儿,显得十分滑稽可笑。


“师姐,你没事吧?”闻声赶来的魏无羡匆匆忙忙地问,手忙脚乱地收拾。


江厌离看着魏无羡心疼的模样,心里暖烘烘的,惨白的小脸也红润了几分:“阿羡,没事的,让家仆来收拾吧。”家仆心中鄙夷:魏无羡不也是家仆吗?传言这江大小姐温柔近人,啧,分明就是偏心魏无羡!


家仆越想越不对劲:未出阁的女子与毫无关系的男子关系如此密不可分,那金家又退婚,难不成是……


凉飕飕的冷汗濡湿了粗糙的衣衫,家仆慌不择路地跑了。


——————————

我想开坑写原创小说,耽美的,想看的举个爪






(评论区很可能空空如也……)






丢掉的灯泡

转发,虽然我jio的没啥用。。。

另外如果我tag用错的话,请告诉我(•̀ω•́)

转发,虽然我jio的没啥用。。。

另外如果我tag用错的话,请告诉我(•̀ω•́)

豁,我飘了
dbq我错了。。我怼不过你。。...

dbq我错了。。我怼不过你。。

tgl有大哥可以教我怎么怼回去吗。。

dbq我错了。。我怼不过你。。

tgl有大哥可以教我怎么怼回去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