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说说瞬间戳中你的歌词

1348浏览    1207参与
阿缇

她慷慨赐予希望 捐出我心肝

继续盲目奉献 又何妨

她空隙得到了倚傍 我亦能韬光

为表面和睦状况 而开朗

其实我怕偷看

如揭破感情实况 感觉太不爽

原来她不够爱我 原来我坐后备座

原来相爱并非讲求 付出过有几多

原来她只报答我 原来她都忏悔过

就算献出比收成多 也是我的错

她应该比我更失望 更动摇不安

唯孤独缠系著我 才不放

无奈这个勾当

蒙蔽了悲情营造错觉 支配了双方

原来她不够爱我 原来我坐后备座

原来相爱并非讲求 付出过有...

她慷慨赐予希望 捐出我心肝

继续盲目奉献 又何妨

她空隙得到了倚傍 我亦能韬光

为表面和睦状况 而开朗

其实我怕偷看

如揭破感情实况 感觉太不爽

原来她不够爱我 原来我坐后备座

原来相爱并非讲求 付出过有几多

原来她只报答我 原来她都忏悔过

就算献出比收成多 也是我的错

她应该比我更失望 更动摇不安

唯孤独缠系著我 才不放

无奈这个勾当

蒙蔽了悲情营造错觉 支配了双方

原来她不够爱我 原来我坐后备座

原来相爱并非讲求 付出过有几多

原来她只报答我 原来她都忏悔过

就算献出比收成多 也是我的错

饶恕我依然麻木对抗 总对她尚存寄望

原来她不够爱我 沉迷错也非她的错

成全她也乐得开心 也没有亏欠那么多

原来她只报答我 才唯有再三欺骗我

谁最后与她快乐满足 会是哪一个

怕侮辱我

阿缇

今天你笑不出是为什么不开心

今天我喊不出但是实在好伤心

讲一句I don't care 极度受伤的声音

一起过己很好 我不贪心

当初爱有多深是动地惊天直近

真感觉换受罪教训

今天我说分手在寂寞当中偷生

不需要假惺惺强装关心

你变改的心是属别个他

无需要再害怕 我就当放假

你就放过我好吗

今天你笑不出是为什么不开心

今天我喊不出但是实在好伤心

讲一句I don't care 极度受伤的声音

一起过己很好 我不贪心

当初爱有多深是动地惊天直近

真感觉换受罪教训

今天我说分手在寂寞当中偷生

不需要假惺惺强装关心

你变改的心是属别个他

无需要再害怕 我就当放假

你就放过我好吗

阿缇

应要该要怎要写满你的功课

只怕恐怕生怕一切已经蹉跎

平路太舒适度过

我却恋上这独奏的感觉

知我懂我赏我所有暖心的歌

反正输过失过都会击不倒我

怀着理想不断闯

漆黑里追赶一种结果

可不要你的枷锁

随时会失去自我

明知撞过亦痛过 无人拍和

迷茫中多少次略过

寻觅中找不到我

但我坚信看前路的心火

可不要给我太多因果

何事都反对着我

梦想活过热血过 谁人有祸

难免中些少会落魄

沉淀中找到真我

闭上双眼会沉默的知觉

我是我

应要该要怎要写满你的功课

只怕恐怕生怕一切已经蹉跎

平路太舒适度过

我却恋上这独奏的感觉

知我懂我赏我所有暖心的歌

反正输过失过都会击不倒我

怀着理想不断闯

漆黑里追赶一种结果

可不要你的枷锁

随时会失去自我

明知撞过亦痛过 无人拍和

迷茫中多少次略过

寻觅中找不到我

但我坚信看前路的心火

可不要给我太多因果

何事都反对着我

梦想活过热血过 谁人有祸

难免中些少会落魄

沉淀中找到真我

闭上双眼会沉默的知觉

我是我

阿缇

愿明天 能不再为你痴缠

明白改不变 你仍离开很远

就算花光心机守每一个诺言

最后谁又会可怜

极危险 连思觉像也失调

无办法接受现实自制假想能延续故事

愿明天 能不再为你痴缠

明白改不变 你仍离开很远

就算花光心机守每一个诺言

最后谁又会可怜

极危险 连思觉像也失调

无办法接受现实自制假想能延续故事

阿缇

谁比较起来

痊愈得比较快

当你的身边

开始有另一个人存在

我很心安

庆幸你人生的后来

没那么埋汰

比起我来如此的精彩

谁赢或谁输

看当时的状态

感情的世界

不用去比赛

任何人投入起来

都像是一个小孩

不用太奇怪

在流逝时光里总有个人等待

好像那时我们都在

当时的事都记了起来

时间真的像是长了脚的妖怪

跑的飞快

好像后来我们都离开

各自生活在喧嚣未来

当时的遗憾在回忆肆虐的某些时段

谁比较起来

痊愈得比较快

当你的身边

开始有另一个人存在

我很心安

庆幸你人生的后来

没那么埋汰

比起我来如此的精彩

谁赢或谁输

看当时的状态

感情的世界

不用去比赛

任何人投入起来

都像是一个小孩

不用太奇怪

在流逝时光里总有个人等待

好像那时我们都在

当时的事都记了起来

时间真的像是长了脚的妖怪

跑的飞快

好像后来我们都离开

各自生活在喧嚣未来

当时的遗憾在回忆肆虐的某些时段

阿缇

听说某个岁数还是孤独便如罪

身边一对对 太令人顾虑

到了这个岁数明白再不怕面对

不必等爱侣 我淡定行下去

忙着到处拼搏不失乐趣

密友知己可以闺中畅聚

情人节会有母亲温馨笑容共对

厌了爱谁 又会怕失去

一生忠于爱情 一天不可冷清

当日迷信我的任性

人成熟了才会 擦亮眼睛 从此看清

单身不需爱情 世界终于觉醒

今日谁爱我都心领

人成熟了才会 发现我的个性

曾亦翼盼过着婚纱合照

下半生交给某一位照料

然而领教过太多虚假爱情玩笑

欠缺了谁 亦会有心跳

一生忠于爱情 一...

听说某个岁数还是孤独便如罪

身边一对对 太令人顾虑

到了这个岁数明白再不怕面对

不必等爱侣 我淡定行下去

忙着到处拼搏不失乐趣

密友知己可以闺中畅聚

情人节会有母亲温馨笑容共对

厌了爱谁 又会怕失去

一生忠于爱情 一天不可冷清

当日迷信我的任性

人成熟了才会 擦亮眼睛 从此看清

单身不需爱情 世界终于觉醒

今日谁爱我都心领

人成熟了才会 发现我的个性

曾亦翼盼过着婚纱合照

下半生交给某一位照料

然而领教过太多虚假爱情玩笑

欠缺了谁 亦会有心跳

一生忠于爱情 一天不可冷清

阿缇

夜幕哼起忧怨情歌

词人又可治愈 失恋者几个

恋爱是 许多关卡不见得太易过

恒河沙数几个终生拥抱于恒河

但愿写首简朴情歌

能平伏小误会 小风波打破

相信是 这种天真想法能说服你

人海里即使美满团圆未算多

或许只得你共鸣

可歌可泣的感性

只因一起坚持这份傻劲

回味多少悲痛莫名

总算动人入胜

能替爱情做见证

夜幕哼起忧怨情歌

词人又可治愈 失恋者几个

恋爱是 许多关卡不见得太易过

恒河沙数几个终生拥抱于恒河

但愿写首简朴情歌

能平伏小误会 小风波打破

相信是 这种天真想法能说服你

人海里即使美满团圆未算多

或许只得你共鸣

可歌可泣的感性

只因一起坚持这份傻劲

回味多少悲痛莫名

总算动人入胜

能替爱情做见证

阿缇

我的伤心

衬托你的伤心

尴尬身份给你慰问

同时做失恋者也好

我与你都总算衬

你的开心

我会故作开心

至少心声比较接近

只怪自己口不对心

更怕你开始过敏

无情人做对孤雏

暂时度过坎坷

苦海中不至独处 至少互相依赖过


行人路里穿梭

在旁为你哼歌

你永远并非一个

无人时别理亲疏

二人暂借星火

这分钟仿似伴侣 至少并非孤独过

若平伏你风波

便和睦似当初

你痛了先需要我

见你欢欣

我会尽快抽身

维持在一公尺远近

今晚自己哼一句歌 去替我自己悲悯

我的伤心

衬托你的伤心

尴尬身份给你慰问

同时做失恋者也好

我与你都总算衬

你的开心

我会故作开心

至少心声比较接近

只怪自己口不对心

更怕你开始过敏

无情人做对孤雏

暂时度过坎坷

苦海中不至独处 至少互相依赖过


行人路里穿梭

在旁为你哼歌

你永远并非一个

无人时别理亲疏

二人暂借星火

这分钟仿似伴侣 至少并非孤独过

若平伏你风波

便和睦似当初

你痛了先需要我

见你欢欣

我会尽快抽身

维持在一公尺远近

今晚自己哼一句歌 去替我自己悲悯

阿缇

我爱你
无畏人海的拥挤
用尽余生的勇气
只为能靠近你
哪怕一厘米
爱上你
是我落下的险棋
不惧岁月的更替
往后的朝夕
不论风雨
是你就足矣

我爱你
无畏人海的拥挤
用尽余生的勇气
只为能靠近你
哪怕一厘米
爱上你
是我落下的险棋
不惧岁月的更替
往后的朝夕
不论风雨
是你就足矣

阿缇

一是婴儿哭啼 二是学游戏

三是青春物语 四是碰巧遇见你

了解这个你 沉迷这个你

时间暂停 再继续

十是寂寞夜里 百是怀了疑

千是挣扎梦醒 万是铁心离开你

经历这个你 活成这个我 细数自己

一是婴儿哭啼 二是学游戏

三是青春物语 四是碰巧遇见你

了解这个你 沉迷这个你

时间暂停 再继续

十是寂寞夜里 百是怀了疑

千是挣扎梦醒 万是铁心离开你

经历这个你 活成这个我 细数自己

阿缇

越过了这道边界

无人防备

无关谁进谁就退

我们没有不同

只是一再错过

可能交集的那几个瞬间

你跨越这条界线

不是犯规

不会有任何责备

因为爱的范围

已超出了理解

就让我们再往前超过了就不后退

越过了这道边界

无人防备

无关谁进谁就退

我们没有不同

只是一再错过

可能交集的那几个瞬间

你跨越这条界线

不是犯规

不会有任何责备

因为爱的范围

已超出了理解

就让我们再往前超过了就不后退

归痞
𝟞 | ʟᴏᴠᴇ 爱是一个长...

𝟞 | ʟᴏᴠᴇ

   爱是一个长久的诺言

   平淡的故事要用一生讲完

🎵《诺言》

𝟞 | ʟᴏᴠᴇ

   爱是一个长久的诺言

   平淡的故事要用一生讲完

🎵《诺言》

那不是歌

想到了
归有光《项脊轩志》,庭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手植也。
林觉民《与妻书》,意映卿卿如晤。

想到了
归有光《项脊轩志》,庭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手植也。
林觉民《与妻书》,意映卿卿如晤。

阿缇

       垂下眼睛熄了灯

  回望这一段人生

  望见当天今天即使多转变

  你都也一意跟我共行

  曾在我的失意天

  疑问究竟为何生

  但你驱使我担起灰暗

  勇敢去面迎人生

  若我可再活多一次都盼再可以在路途重逢着你

  共去写一生的句子

  若我可再活多一次千次我都盼

  面前仍是你

  我要他生都有今生的暖意

  没什么可给你但求凭这阙歌

  谢谢你风雨内都不退愿陪着我

  暂别今天的你但求凭我爱火

  活在你心内分开也像同渡过

       垂下眼睛熄了灯

  回望这一段人生

  望见当天今天即使多转变

  你都也一意跟我共行

  曾在我的失意天

  疑问究竟为何生

  但你驱使我担起灰暗

  勇敢去面迎人生

  若我可再活多一次都盼再可以在路途重逢着你

  共去写一生的句子

  若我可再活多一次千次我都盼

  面前仍是你

  我要他生都有今生的暖意

  没什么可给你但求凭这阙歌

  谢谢你风雨内都不退愿陪着我

  暂别今天的你但求凭我爱火

  活在你心内分开也像同渡过

眉间霜雪

我是你无奈的选择
却不是多么爱的人

——许嵩 《医生》

我是你无奈的选择
却不是多么爱的人

——许嵩 《医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