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请勿转载

3083浏览    676参与
槿玉

骑士救公主?漏!

 OOC致歉

   我是一名骑士,听镇上的人说公主又双叒叕被恶龙抓走了。无语,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次了。王国又双叒叕在镇上贴告示。说什么救走公主有重赏,每次都这样,没变过。

  妈的,国王他不是应该在公主被抓的第一次以后就该加强管理了吗?为什么还能被抓?公主是捡的?还是爹不靠谱?还有这恶龙有毛病吧?搁这儿和公主玩欲情故纵呢?不过,这恶龙的确有点病,是个人都能去救,人回来屁事没有。问怎么救的,人说恶龙不在……什么鬼道理。

  但好像恶龙也不是很喜欢公主,他要是喜欢公主为什么还能让其他骑士救走?公主好像从一开始的害怕到现在的比恶龙还熟悉被抓走的一系列流程。离大谱。

  不过......

 OOC致歉

   我是一名骑士,听镇上的人说公主又双叒叕被恶龙抓走了。无语,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次了。王国又双叒叕在镇上贴告示。说什么救走公主有重赏,每次都这样,没变过。

  妈的,国王他不是应该在公主被抓的第一次以后就该加强管理了吗?为什么还能被抓?公主是捡的?还是爹不靠谱?还有这恶龙有毛病吧?搁这儿和公主玩欲情故纵呢?不过,这恶龙的确有点病,是个人都能去救,人回来屁事没有。问怎么救的,人说恶龙不在……什么鬼道理。

  但好像恶龙也不是很喜欢公主,他要是喜欢公主为什么还能让其他骑士救走?公主好像从一开始的害怕到现在的比恶龙还熟悉被抓走的一系列流程。离大谱。

  不过听哪些救过公主的人说,国王给的挺多,恶龙也不在,到现在都打算靠着公主被恶龙抓发家致富成为人上人。呵呵,咱也不是为了钱,主要是咱有那个从小的好奇心,也想知道恶龙是咋想的。

  本着这个理念,我在告示贴出来的时候,就第一时间去了王宫,和国王说我能救公主。

  就这样我踏上了救公主的路程,这一道上,的确没啥事啊,渴了有水喝,饿了有果子吃,一路晃晃悠悠的去了关着公主的城堡。

  到哪一看,公主趴在窗口在看我,冲我笑了笑,挥了挥手。我也给她回了一个笑,在城堡周围转了一圈没看见恶龙,就打算进去,正要进时,公主打开了窗口,冲我喊:"哎!那个你打不开这个门的。"我一听不知该怎么办了,抬头问她:"那要怎么办啊?公主"

  "你……"还没等公主说完,恶龙来了。

  他捂住公主的嘴,把她从窗口带走了。我一看,恶龙怎么来了,他们不是说他不在城堡吗?不管了,一个猛劲儿,撞开了大门,可用劲太大了,门是撞开了,但我也顺势要往下倒,就在倒下的时候,我撞到了一个结实的胸膛,我一愣,"嘶,好疼……"我没忍住秃噜了出来。

  抬头看,一张棱角分明,眼神迷离,有点逆天的帅脸,啊~好帅……在往上看,头上还有一对有点中二的角,……我心里咯噔一下,卧槽,这不是恶龙吗?我立马从他身上起来,拔出腰间的剑,对着他,说:"恶龙,放开公主。"

  "嘿。"他略带笑意的看着我,嘴里发出笑声。

  我不明白的看着他,但为了钱,啊不,公主,豁出去了,对他喊:"你放来公主,不然…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哈哈"他笑意更深了,慢慢的向我走来,我也紧张的往后退,他倒是边走边说:"怎么个不客气啊?"声音低沉有磁性,但很怕。

  拿着长剑的手不自觉的冒出了汗,看着他越来越近,脚越往后退。忽然,我脚不知道怎么个情况,眼看就是要往下倒,他长手一拉,我又碰上了他的胸腔。细细一闻,有淡淡的清香,是我喜欢的味道,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不等我仔细的回想,上方忽然传来一道声音,"小骑士,你打算怎么着个不客气法儿啊?"

  我强压心中不安,打算从他身上起来,却不想,腰上被他的手箍的更紧了。我愣住了,嘴里说出一句:"你干嘛?!"

  "不干嘛呀,小骑士,我就是想知道你是怎么个对我不客气法儿的啊?嗯?"

  这极其暧昧又可怕的声音,我立马怂了,大喊着对他说:"啊!我就是来救公主的!我就是为了救公主的钱!你放过我吧,只要把救下公主,我什么都听的你的!"

  说完恶龙俯下身来在我耳边用既温柔又暧昧的语气说:"哈哈,好,你说的,你救公主,你听我的。"

  恶龙说完之后就仔细盯着我的脸看,我不自觉的红了脸,呆呆着盯着他看,越看越着迷,好像他的眼睛能蛊惑人心一样,他伸手捧住了我的脸,恶龙低下头去,他的脸离我越来越近,嘴唇离我的嘴唇也越来越近……

  我好像迷上他了,不知怎的,他好像特别值得我信任。我的手俯上了他的手,脸也不自主的向上抬去,马上就要亲到了……还有一点……差一点……

  "咳。"一道平缓而清脆的声音响起,将我和恶龙拉回思绪。是公主!我立马上前想拉住她回城堡,但腰上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把我箍起来了。

  "哎~行了啊,差不多得了,人也找到了,明天我就回去了啊,别在抓我了,我那傻爹天天往外送钱,服了。嘿!小骑士没有事儿的。"公主说道。

  啊?!我睁大眼睛看看恶龙,看看公主,怎么回事啊?

  公主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叹了口气,对我说道:"小骑士,还告诉你真相吧。但是,告诉你真相之前,恶龙!你能不能不要以这样一个抱着男人的姿势听我讲话啊!很奇怪啊!虽然我尊重你的选择,但这样我好尴尬的啊!"

  恶龙反倒是觉得没什么,将我打横抱起,走向一旁的椅子上。我…好吧,我屈服。

  公主也不管了,直接对我说:"是这样的,恶龙是故意抓走我的,我也是故意让他抓走的,为的就是等到你。"

  等到我?!什么?我露出一脸不解?抬头看看恶龙,他在一副含情脉脉的看着我。他这样看我是什么时候的呢?好像是在我说出"我什么都听你的"的时候。额,好像明白了一点什么,但不确定,继续听公主说。

  公主看了看我说:"他在你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你那时候也很喜欢他,但是后来听说你走了,不知道去哪里了,找不到你了,他就一直在找你。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你了,想立马去见你,但你好像不认识他了,他就一直在守候你,发现你当了骑士,就和我串通好了,就为了等你,你来的路上他一直在保护你。"

  什么?!他我从小认识?他喜欢我?我喜欢他?嘶~那刚才的气味……额,小时候的确是在一起玩过,可是……他喜欢我?好吧,他刚才做的的确是喜欢我。我的确是有点喜欢他,那也不是那种喜欢他,我喜欢他的脸啊。

  公主交代完了,撇了撇嘴,翻了个白眼,转身去了房间。临走时,又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恶龙,说:"动静小点,我还在呢~这隔音不好。"说完,朝我眨了眨眼。我唰的一下脸红了。

  空气很安静,我看了看恶龙,呼出了一口气对他说:"那个……你喜欢我?"

  他勾起嘴角点头说"嗯。"

  我不自在的说就句:"额,那个我…唉,行吧,你喜欢我,可是我不喜欢你啊,虽然我们小时候认识,小时候也喜欢,可那是小时候啊……"

  恶龙脸上的笑意僵了一下,随即说道:"你不喜欢我?你不想承认小时候的话?你刚还说什么都听我的呢?"这话隐隐有点委屈。

  我麻了,对他说:"我刚不是为救公主嘛,再说我也不知道你们的计划,还有你都说了那是小时候,小时候说的长大不算数……再者说,我也没不喜欢你,可我的喜欢是那种喜欢你的颜,但不是喜欢你本身的……"

  说完,他呆了,完了,他僵住了,脸上的笑没了。我说错话了。哎呀,我完了。

  抬头看看他,他的眼角似乎有点红晕,眼眶里有点闪光,对上我的视线,然后把头撇了过去,不在看我。伸手把我推了下去,启唇说道:"你既然不在喜欢我,我也没什么好留的。你走吧。"

  我看着他,他继续说道:"明明刚说什么都听我的,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公主明天我就会让她走,你现在走吧……"说着说着就有些哽咽,眼泪似乎流了下来。

  我站在那里,心里似乎有点疼,我二十五年的铁树要开花?我抬手,捧起他的脸,直视着我,他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妈呀,这颜值,哭都这么好看,我咬了咬下唇,不由自主的俯身吻了下来。

  他明显一愣,随即瞪大了双眼。我起身,看着他,捧过他的脸,让我们的额头碰在一起,对他说:"我十五的时候父母都走了,一个人迷迷糊糊的过了十年,我想找个人陪伴,但也习惯了一个人。当你对我说,在我小时候就喜欢我时,我心里的确有点心动,虽然这很牵强,但我不介意试着接受两个人生活,我会接受你的好,你的坏,你的习惯,你的爱好。我这个人就是……额,你也观察过吧,不然怎么会想出和公主演戏来骗我呢?你啊,就是知道了我的所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哭的,是假的。"

  他继续呆住,随后,回过神来,说:"那么说,你也是喜欢我的?"

  "是,也不是。"

  "啊?"

  看他从欢喜到失落,我笑了笑捏了捏他的脸说:"我说了,我习惯了一个人,也并不知道怎么才能更好的表达出来对你的爱意,不过我会试着接受。习惯两个人的。"

  他又恢复到刚才欢喜的样子,抱住我,又附身吻了过来。

  次日

  看着公主的大黑眼圈子,和那个二哈差不多,再看看身上挂着的大型犬,挑了挑眉,的确俩人都挺狗的。

  把公主送到城堡后,拿了赏钱,回到了我那个破旧的小屋,收拾了并不多的物件,起身去往了恶龙的城堡,哦不,也是我和恶龙的城堡。

  后来,

  公主从此也没在被抓,过的挺好的,似乎在商量结婚的事。

  恶龙从此也不在抓公主,按着食谱上的菜学习着,做给那个胆小又好奇,孤独的小骑士吃。

  那个小骑士,也不在孤独,适应了两个人的生活,过的也挺好的,有时和恶龙去城堡看看公主,有时去森林里采些野果,生活有滋有味。

  看着身旁熟睡的人,安然一笑。

  

  谢谢恶龙,我的爱人,这十几年的默默照顾,相爱的人,都有相链接的线终究会相遇,然后相爱。

  一切的事都有前因后果,我的喜欢它是单纯的吗?只不过是十八岁的大病,你的解救。只不过是十九岁的差点被人害死,你的伪装帮助。只不过是在我拯救公主的道路上,被你串通好的人告知公主很好解救。只不过是在渴了有你提前准备好的水。只不过是在饿了有你提前准备好的野果……只不过我提前知道了你的爱。只不过在你爱上我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才也爱上你。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但我会让你知道的。

  我不善言语,但我将会用我的一生来证明我对你的爱。

  你的爱很长久,很细微很暖心。我的爱或许有些晚,但将持续一辈子。

  晚安,我的小恶龙。

  

  

  

  

  

  

  

  

  

浮一大白

[闲泽]今生 111.2 [庆余年]

开楼刺杀(下) 

早先被云之澜引开的邓子越他们这时也回來了,范闲听到他们的声音连忙高声道:「中庭有毒烟,别过来!召集黑骑过来,去啊!」

「你还有空顾及他人?」绣笠客问。

说不害怕是假的,五叔又去神游,海棠晕倒,影子要救云之澜肯定得跑一路,剩下的統統不是叶流云的手脚,上来也是白白送死。

范闲上辈子已是英年早逝,还是超憋屈的那种死比活着好,所以他怕死,更害怕憋屈地活着。别说李承泽这不要命的,就是比一般人他自问也怕死多了。

因此,现在他比任何人都害怕、都傍徨……

「我不明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在我心中,你是那个搭乘一葉扁舟轻歌天下,潇洒自在,衣袖不沾流云的高贤。」

「你说得...

开楼刺杀(下) 

早先被云之澜引开的邓子越他们这时也回來了,范闲听到他们的声音连忙高声道:「中庭有毒烟,别过来!召集黑骑过来,去啊!」

「你还有空顾及他人?」绣笠客问。

说不害怕是假的,五叔又去神游,海棠晕倒,影子要救云之澜肯定得跑一路,剩下的統統不是叶流云的手脚,上来也是白白送死。

范闲上辈子已是英年早逝,还是超憋屈的那种死比活着好,所以他怕死,更害怕憋屈地活着。别说李承泽这不要命的,就是比一般人他自问也怕死多了。

因此,现在他比任何人都害怕、都傍徨……

「我不明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在我心中,你是那个搭乘一葉扁舟轻歌天下,潇洒自在,衣袖不沾流云的高贤。」

「你说得对,我本不应再入人世,只是你要杀的人、你要抓的人,有我在意的人……」手一翻倒提手里的剑后,似若轻叹喟:「……便提长剑出东山。」

出东山?澹州彼邻东夷,两地也能到东山去,言下之意他就是来自东夷的。

范闲心下嗤之以鼻,知道他装作自己是四顾剑,前有云之澜出现,連海棠也大概率误会了他是四顾剑,但范闲知道,他不是。

因紧张脸部肌肉有点抽动,雪白秀气的脸上因紧张泛上薄红,范闲双手握成了拳头又放开,反复几次让自己冷静,『思考,思考!这家伙要干什么?他为什么出现!』

 

「你不是四顾剑,所以你不会杀我。」

 

「……」

「你不是一个因事乱心轻举妄动的人,浪花只开一时,但比千年石,并无甚不同……先生亦如此。」范闲狠狠盯着对方说道:「你是叶流云,又怎么敢杀我?」

透过那层薄绣,范闲似乎看到叶流云笑了,是欣赏的微笑。

「你那时在崖上偷看?」轻松的语调,叶流云一面说着一面跳下屋檐走近。

那一年范闲十二岁,叶流云乘搭一叶孤舟,伴随着古意歌声来挑战五竹。小傢伙卻伏在不远的悬崖上偷看,看这俩绝世高手把沙滩轰出一个个大洞来。

当时叶流云的形像,对范闲来说就是十足武侠小说描写的那种云游四海,笑傲江湖的洒脫大俠。当时他才刚修成霸道真气初卷,二人对战的精妙之处在他来讲尤为深刻。

可惜此刻不复彼时,大宗师的气压逼得范闲透不过气来,不由自主地想后退,可是他不能露怯,他不能退!才踮起脚尖,他硬是逼自己的脚板踩回地面上去——

对,他是叶流云,他是庆国人,我在为庆国办事他没理由杀我!

「一品可以杀死九品,只要运气够好。」五叔曾经如是说。

但大宗师跟九品可不是这么一个夸度的差距,尽管如此,范闲还在找那破碎的机会。

以范闲现在刚回复一半的武功,叶流云要杀他实在太容易,又何需多言?当然,也可以说正因为他有余裕,像猫玩耗子一样,玩一下再杀并无任何区别。

「有胆色。」绣笠客脸露欣赏道:「年轻一代中,当你属翘楚。」

范闲紧张得皱紧了眉头,咬牙切齿一样道:「你既然知道我,你怎么敢杀我?」潜台词就是:要是我死了,五叔一定灭了你,不对,是找整个叶家陪葬。

「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来提醒你一句,你这次下江南,死的人已经太多了。」

「我是朝廷钦差,奉天子之命行事,有的事不死人怎么能达到目的?」

「你的目的是什么?」

范闲略为一怔,暗忖这不是废话吗?「重新检讨内库,确保朝廷税收,反贪倡廉。」

叶流云冷笑:「说得好听,事实上不过朝廷鹰犬,保护那个人的利益罢了。」

「……」范闲记得李承泽说过叶家不是他们那边也不真的是太子那边,可是为什么叶流云用「那个人」来称呼皇帝?难道说叶流云不喜欢庆帝?但叶家却是为皇帝办事的啊,于是:「为君办事而已,叶家不也一样?」

「你不一样。」叶流云敛起笑容,忽然肃穆地道。

「我不一样……?」范闲不自觉重复了一遍。

「你……你的母亲不一样。」

「我母亲创立内库,我现在不过是肃清罢了,正因为是母亲的儿子,我才该重掌内库实权。」

「好杀之人,如何能手握大权?」

「你难道说那些贪商腐吏,他们不该死?」

「死的又何止他们!?还有他们的家人,掉进由你一步一步编织的罗网,你是要过这种日子吗?」

「你说什么?我不过是个执法者,他们要是没犯事,我会无缘无故要他们性命么?再说,这回不是我当钦差,他们就不用死嗎?你别说得像是我害死他们一样!」

「你确定你真的问心无愧?」

海棠就在范闲脚边,他干着走私偷运穿抽屉的勾当,当然并非问心无愧,难道叶流云也知道这荐?

「你确定你杀的只有贪官污吏么?」叶流云逼问。

范闲略为挤眼,阴沉地道:「你是君山会的人……」

「我不是谁的人,只是……君山会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当然知道!」范闲可是有修过心理学的,这谈判技巧他还是晓得皮毛:「真以为笑傲江湖不用钱吗?四处游历不用钱吗?哪怕你家里人供着,可是到哪都有人接待,嘘寒问暖,哦不,是阿谀奉承才对,有人接待还有人拍马屁,服侍得贴贴服服,真是个优质旅行社。」

没想到自己和君山会的关系这么容易被看穿,叶流云摆摆手笑道:

「罢了,我本就不是来杀你的。

「我是來提醒你,该清醒点了。」背起手,眺望天空有点悠然续道:「你的母亲曾经也在那个人手底下辧事,但她并不隶属那个人,她的心是自由的,她有自己的想法,她的胸襟、气度,跟你不一样。」

「我不是我母亲,少拿她来压我。」

「我不是拿她来压你,只是不希望有一天你会后悔。」叶流云沉默,似乎在想自己要不要说下去,然后微叹一声:「很多事情你还不懂,也许不懂也是好的,不过,我还是更希望你能有你母亲一样的胸怀,别总想着利益,这个朝廷,不值得。」

此刻的范闲无瑕细想叶流云的意思,但他直觉觉得跟庆朝有关,也跟对方为什么选择云游四海有关。

「别以为你很了解我,我比你更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范闲並不是为了庆帝辦事的,虽然也不是为了庆国,但至少他在为李承泽做事,而李承泽的心,是向着百姓的。

叶流云深深地看了范闲一眼,轻笑,忽然一跃而起举剑一挥,他们背后抱月楼的主楼上两层被一下轰碎。

范闲眼睁睁看着对方挥剑,楼中央仅闪过精光一道,然后半层楼坍塌。

这是什么光境?这就是大宗师!

再回头,叶流云已经消失不见。

「艹!邓子越在吗?王启年在吗?楼里没人了吧!」比起想叶流云的目的,自己兄弟的性命还是更重要。

所幸者由于范闲的命令,主楼早已没人,黑骑打算绕后门突围,姑娘们早到地牢避难,加上建筑合规合格,是垂直坍塌,散落面小,伤害没有太大。

只是投资嘛……确实是亏大了。

🔫🍇 🔫🍇 🔫🍇

由于剧闲跟书闲不同,而我这又是另一个闲,所以实在很苦恼怎么符合原著来改写,但个人以为这是原著一个重要的部份,总算出來了。 


新宿修狗

|果然还是彼此喜欢过|

自汉化请勿转载

寂乱*注意


个人自汉化仅同人传阅不要转出LOF,翻译不对的欢迎抓虫


画师: 煮卵

作品ID: 96204954

        

|果然还是彼此喜欢过|

自汉化请勿转载

寂乱*注意


个人自汉化仅同人传阅不要转出LOF,翻译不对的欢迎抓虫


画师: 煮卵

作品ID: 96204954

        

TF家族-左航

偷得半生闲 (1)

 林星尧宣逾惟和顾己苏樾,在高一的时候遇见,林星尧在初三毕业后由于父母的工作,从北方转学来了南方,林星尧心情郁闷,可是也没办法,只好跟顾时北和周屿然两个好友告别

  

  

星期一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林星尧来到了某某中学报道,可是却撞到了人, 他们的故事开始了…………

  

  

  

  

  

  

  

顾己 苏樾“啊!”顾己和苏樾来不及反

应就被突如其来的自行车撞倒在地

  

林星尧“没事吧”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扶起顾己和苏樾 ,路上的人们都看着他们

宣逾惟“林星尧!”宣逾惟从校门口跑来林星尧他们身边

  

  ......

 林星尧宣逾惟和顾己苏樾,在高一的时候遇见,林星尧在初三毕业后由于父母的工作,从北方转学来了南方,林星尧心情郁闷,可是也没办法,只好跟顾时北和周屿然两个好友告别

  

  

星期一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林星尧来到了某某中学报道,可是却撞到了人, 他们的故事开始了…………

  

  

  

  

  

  

  

顾己 苏樾“啊!”顾己和苏樾来不及反

应就被突如其来的自行车撞倒在地

  

林星尧“没事吧”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扶起顾己和苏樾 ,路上的人们都看着他们

宣逾惟“林星尧!”宣逾惟从校门口跑来林星尧他们身边

  

  

林星尧“宣逾惟!”林星尧看到宣逾惟走来,场面非常尴尬,林星尧心想“我去,这么巧的吗,我林星尧的一世英名啊!!!”

  

  

宣逾惟“扑哧,哈哈哈,林星尧你也有今天啊”看到林星尧从地爬起来就已经很搞笑了,结果又看到林星尧看到他走过来的表情,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林星尧“宣逾惟,你找死吗!!!”

  

顾己 苏樾“哈哈”看着林星尧宣逾惟两个高中生的小学生式打闹,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林星尧“那个刚刚对不起啊!”林星尧非常尴尬地跟顾己苏樾两人道了歉

  

顾己“如果道歉有用的话” 苏樾“那还要警察干嘛”

  

林星尧“啊!那 那怎么办啊!”

  

  

  

  

顾己“扑哧” 苏樾“你怎么这么好笑啊,跟你开玩笑的啦”苏樾说完甜甜的笑了一下,结果没想到就这么甜甜的一笑,直接就把宣逾惟的魂给钩走了,直接就眼神直直的盯着看苏樾看 

麦总

是小陈

@🤥 借阅老师的设定

用不用的无所谓了,抱图请留名

是小陈

@🤥 借阅老师的设定

用不用的无所谓了,抱图请留名

浮一大白

今生 110.2 [庆余年][闲泽]

补完110, 依然是短更

🔫🍇 🔫🍇 🔫🍇

110.2

春天完结之前,明家的官私终于打完,明确了夏栖飞的继承权,他正式以明家人身份入主明家产业,不久就传出明老太君薨逝的消息。

只不过范闲他们鉴查院发现,明老太君其实是明青达缢死的,就为了保持自己在明家的地位。这下明家被切成几个部份,正式被分家,削小了。

而北齐微服前来的官员在海棠的介绍下,由范闲带领走访了一些内库的工作坊,就双方的走私签订了新契约。以后一些原料甚至半成品,范闲能以低价由北齐输入,而同时,范闲也会从内库走私一批不见光的货以低价賣给北齐来交易。这样來的原材料,好一部份范闲依然会过明路,只是对庆国报上坊...

补完110, 依然是短更

🔫🍇 🔫🍇 🔫🍇

110.2

春天完结之前,明家的官私终于打完,明确了夏栖飞的继承权,他正式以明家人身份入主明家产业,不久就传出明老太君薨逝的消息。

只不过范闲他们鉴查院发现,明老太君其实是明青达缢死的,就为了保持自己在明家的地位。这下明家被切成几个部份,正式被分家,削小了。

而北齐微服前来的官员在海棠的介绍下,由范闲带领走访了一些内库的工作坊,就双方的走私签订了新契约。以后一些原料甚至半成品,范闲能以低价由北齐输入,而同时,范闲也会从内库走私一批不见光的货以低价賣给北齐来交易。这样來的原材料,好一部份范闲依然会过明路,只是对庆国报上坊间的价格,一方面洗白一方面依然能獲取更大利益。

上辈子的范闲就说:都是老百姓的钱(庆国税收),给谁都一样。给他,至少能回馈社会,劫富济贫,为老百姓谋点福利。※

当然,内库并不只有一个明家,内库三大坊十家,还有他们旗下接连的工匠、矿场,范闲作为钦差,伙同总督薛清搞了个反贪腐行动,一时间江南各富商、县令都怨声四起,多少人多少次想刺杀范闲。最后还有未被查到的先行上书投诉范闲滥权,有的直接上書至府道,有的还是经由了新的都察院,正好被长公主有份支持的左院,已升至副御史的郭铮逮到。但范闲这反贪腐是庆帝意向所在,没有范闲犯事的证据贸然参他一本,是不智之举,这事,左院才不能摻和。

长公主看着郭铮使人送上来的文书,记录了今天朝会上户部代范爵禀报的春标数额,要比自己主事的年代多出五成。

李云睿淡然冷笑,将本子折回原样,对来拜访的经历司道:「给我感谢郭御史的仗义之举,本宫已明其意。」

经历司作揖拜别,李云睿使人送走后,又对自己最亲近的大宫女道:「帮我约一下郭大人,老地方老时间云睿自会好好谢他。」

「奴婢领命。」

此时太子开完朝会正好来到,李云睿慢悠悠地将折子塞到袖子里,花蝴蝶一样的大袖子轻拂,优雅地捏起茶杯放在红唇边,作状在品闻茶香。

李承乾看到的就是这一幅画面,长公主就如同被高耸大树遮蔽的森林玫瑰,在丛丛窥视下被穿過樹影婆娑的东升烈日照耀,剎那绽放出美艳不可方物的鲜红。

李云䜭左手捏起袖口,右手放下茶杯在桌上,微笑道:「承乾来啦。」

看到李承乾痴痴的笑容,知道他什么也没撞见。

另一边厢,同样开完朝会的李承泽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尚书都署,最近他都乖乖地來这里上班,而今天庆帝刚又命他将春标各坊各家標记上一遍,好跟去年的春标做出对比,找出新来的和被刷下的,并写出原因,明天到御书房交奏折。

李承泽婉如咸鱼一样趴在三希堂的案上,最近每次朝会后庆帝总会给他出功课,这次偏生是他最(讨)不擅(厌)长的会计课,还是不用怎么计算的那种,痛苦……太痛苦了。

「王爷……」鲁忆忆听他嘴巴对着桌子含糊不清地说完后,思考一会道:「殿下可有想过将工作分配给下臣们处理?」

「这是皇帝发配的功课啊……」

无视李承泽怪异的用词,鲁忆忆掐掐胡子,笑道:「圣上是想训练王爷如何为上,并不代表事必恭亲。」

转了一下脑袋将脸露出来,李承泽看着鲁忆忆问:「找人代笔?不好。」

「上位者只須审察即可。」

李承泽牛一样盯着鲁忆忆良久,内心叹气:这下连鲁举人都能看出皇帝在训练储君,这委实教他如何是好?

嘟嘟嘴巴道:「我不想……」我才不想如了他的愿——他想训练我像天子一样用人、分配工作,我才不想懂。

于是李承泽继续装傻,辛苦地什么都揽上身自己干,气一把庆帝,好打消他易储的念头。

然而,李承泽想得很美好,却忘了现实的骨感——他自己的身子骨。几回功课下来,他终于病倒了。

春末夏初,天气时冷时暖本就容易生病,加上他的破体质,病來如山倒,这回庆帝是着实被他气得不轻。

病倒第三天,庆帝听說他清醒点便出宫看望儿子,见李承泽好歹能坐起身就指着他破口大骂:「你别以为朕看不出来,朕知道你明白是什么意思的!」

李承泽只好耷拉着脑袋听皇帝老爹骂人,想辩驳说自己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才抬头看到庆帝要吃人一样的眼神,立刻又怂了。

「尚书都署的臣子是摆设吗?要是摆设那全都拉出去砍了!」

「使不得使不得!」别的不懂,李承泽可懂这皇帝绝对干得出来,连忙摇手道。

「那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儿……儿臣懂了……」

「你个屁!」

「这回……真……懂了……」

「所以你承认你之前就是装的吧!」

「……」

「病好之后给朕写一个奏折,说一下你那破地方里各人的职能和特征,以後适合负责哪类型的工作,听到没有!」

「遵……旨。」

「你以为朕想看你这么多奏折么,小时候叫你哑巴真是错了,你这家伙就是块冥顽不灵的有毒石头!伶牙俐齿尽用来气朕,以后再敢装傻就代表你不想当尚书令,那都署的人自然不用留!」

没想到这一怒之下,还令庆帝「通灵」到上辈子李承泽的小名——那家伙心里想。

确实,他的性格就是这么顽固,对喜欢的东西像个痴儿,决定了的事情那怕撞上南墙也绝不动摇,他就是块石头,只是上一世没想到是块磨刀石罢了。

「你明知自己中过毒,这么忙不要命就不用交功课了吧,你好啊,挺好的啊李承泽。」

听到皇帝老子直乎自己全名,李承泽吓得一个哆嗦,讷讷道:「没……没有,臣……儿臣真没想过这个,我……儿臣根本……不记得……自己中过……毒。」愈说愈小声。

庆帝看他那模样也不像开窍,懂得拿自己的健康作胁,暗忖老二什么都好,唯独是对他自己不好。

然而庆帝又觉得其实这样不错,人要是太惜命就成不了大事,这点太子就不行,相反,老二这不要命的个性他挺喜欢的——像老子,棒!

最后李承泽被骂得魂不守舍,只能哭丧着脸答应,庆帝骂爽了才回宫去,见那顽固石头想起来送行又将人喝回去。不过这回的功课没定死线,皇帝还找來太医令(最大的太医)留守,吩咐他邕王只有完全康復才能回朝,所以皇帝其实还是着紧未来继承人的健康的。

🔫🍇 🔫🍇 🔫🍇

※第一句是原著的,第二句是由于剧设我加上的,原著里的范闲根本不是什么不用佣人、人人平等天下为公的伟光正人物。

一到接驳原著的地方就没耐心,对不起闲哥


团团在摆烂

终于画完啦,我太爱啦😭👊👊,他的声音我太爱了😭👊👊

终于画完啦,我太爱啦😭👊👊,他的声音我太爱了😭👊👊

团团在摆烂

嘿嘿嘿嘿,上完色了,这个男人太太蛊了🤤🤤👊👊

宝,给我点赞,给我评论😭👊👊

嘿嘿嘿嘿,上完色了,这个男人太太蛊了🤤🤤👊👊

宝,给我点赞,给我评论😭👊👊

团团在摆烂

救命啊,我的脑子里都是他的声音!!!😭😭😭👊👊👊

给点评论,给点赞咯!!😭👊👊

救命啊,我的脑子里都是他的声音!!!😭😭😭👊👊👊

给点评论,给点赞咯!!😭👊👊

团团在摆烂

救命,他怎么可以这么蛊?😭😭他的声音一出,我直接软半截😭😭特别是圣诞老人那一集喊巴特那一声🤤

拜托了,多来点评论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

救命,他怎么可以这么蛊?😭😭他的声音一出,我直接软半截😭😭特别是圣诞老人那一集喊巴特那一声🤤

拜托了,多来点评论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

团团在摆烂

看的我的心拔凉拔凉的😭😭😭【不要在我这刷粮票】

看的我的心拔凉拔凉的😭😭😭【不要在我这刷粮票】

南极熊在冷坑

蘑菇奴恩手书

BGM瞎找的不知道名字

南极熊就是逊啦一个手书三张画三天才完成


蘑菇奴恩手书

BGM瞎找的不知道名字

南极熊就是逊啦一个手书三张画三天才完成


麦总

没找到那个字幕组的模板所以贴了个其他的

没找到那个字幕组的模板所以贴了个其他的

麦总

是拉琴的羊老师ww

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彩蛋*

是拉琴的羊老师ww

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彩蛋*

麦总

是与肖赴约的李(捂脸)

很烂,长发是私设

是与肖赴约的李(捂脸)

很烂,长发是私设

团团在摆烂
“罗莎琳你的这趟旅程里有冰雪,...

“罗莎琳你的这趟旅程里有冰雪,有歌声,有你的恋人鲁斯坦,你不再孤独”

“罗莎琳你的这趟旅程里有冰雪,有歌声,有你的恋人鲁斯坦,你不再孤独”

小鑫子_羽鑫Jyx

半梦半醒

第二章.


没过多久,那个人醒了,一醒来就抓着贺峻霖胳膊。贺峻霖想还手但那个人现在特么的这么虚弱,打死了怎么办。

“你是谁?”

“这话丫的不应该是我问你吗?三更半夜敲我家门,打扰我扯线就算了,现在你特么的还反客为主了?”

那个人抓着贺峻霖的胳膊松了松,又抓紧了。

贺峻霖现在特别想揍人,叹了口气:“大哥,放开行不行,等下把你打死不关我事。”

贺峻霖把另一只手搭在那个人抵住自己胳膊的手上用力一扭,变成贺峻霖抓着他了。

“你到底谁啊!快说吧!”贺峻霖现在特别烦躁,面对着眼前的那个人一副阎王爷的样子贺峻霖就想上去给他两拳。

“严浩翔。”

“哦,贺峻霖。”

说着就把严浩翔给放开了。...

第二章.


没过多久,那个人醒了,一醒来就抓着贺峻霖胳膊。贺峻霖想还手但那个人现在特么的这么虚弱,打死了怎么办。

“你是谁?”

“这话丫的不应该是我问你吗?三更半夜敲我家门,打扰我扯线就算了,现在你特么的还反客为主了?”

那个人抓着贺峻霖的胳膊松了松,又抓紧了。

贺峻霖现在特别想揍人,叹了口气:“大哥,放开行不行,等下把你打死不关我事。”

贺峻霖把另一只手搭在那个人抵住自己胳膊的手上用力一扭,变成贺峻霖抓着他了。

“你到底谁啊!快说吧!”贺峻霖现在特别烦躁,面对着眼前的那个人一副阎王爷的样子贺峻霖就想上去给他两拳。

“严浩翔。”

“哦,贺峻霖。”

说着就把严浩翔给放开了。

——

丁程鑫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眼前灯火通明的城市,还有眼前的两栋大楼。

这个城市在一点一点地亮起来。

这个城市在一点一点地暗下去。

从窗口看下去,能瞅见红绿灯不知疲倦地亮了又灭,十字街头仿佛永远川流不息,留下了多少擦肩而过的人和孤注一掷的背影。

起风了。

有一段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被掀起,那个秘密他没法波澜不惊地提起,藏匿在心里、在心底。

他记得秘密的开始是一个女人在抱着他睡觉,只觉周围越来越热,肌肤周围的空气炸裂开整个人像是在蒸笼里。

“丁程鑫,跑。”

结尾是他瘫坐在熊熊燃烧的大火前,心里像炸裂开了,疼得他没法呼吸。

不动声色,麻木不仁。

狠戾心脏,干净过往。

可生而为人,也是有过柔情的。

再也没有纯洁的灵魂。

不被污染的转身,维持纯白的象徽。

然后还原为人。

丁程鑫想起这段过往脸色惨白,嘴唇忍不住地颤抖起来。他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妈妈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跑。

他不可以把恨掩盖得毫无痕迹,这让他如何做得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