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诸神的复仇

27浏览    2参与
百鳥神思者

【希神反黑文】狂女欢歌之Chapter.4黄金苹果

(求生欲很强的作者说:请一定看文案和合集介绍,谢谢各位神仙)此文为我目睹各位希腊神明经常在某些雷文里被黑的结果。非乙女向也非欢乐向。

——————————————————————————————

阿芙洛狄忒庄严而美丽的白色神殿内,聚集了几位年轻的神。他们分别是和谐女神哈耳摩尼亚,爱神厄洛斯,以及他们可爱的兄弟热情之神安忒洛斯、恐惧之神德摩斯。

“现在怎么办?兄弟姐妹们?”心直口快的德摩斯摊了摊手,不悦地盯着厄洛斯,直截了当地说,“我可不想因为某人的错误而被迫承受母神的怒火。”

“但是一切都应该归咎于你的要求,”厄洛斯也不服气地回敬道,“如果不是为了给你找乐子,我也不会叫姑娘们来这儿。吵...

(求生欲很强的作者说:请一定看文案和合集介绍,谢谢各位神仙)此文为我目睹各位希腊神明经常在某些雷文里被黑的结果。非乙女向也非欢乐向。

——————————————————————————————

阿芙洛狄忒庄严而美丽的白色神殿内,聚集了几位年轻的神。他们分别是和谐女神哈耳摩尼亚,爱神厄洛斯,以及他们可爱的兄弟热情之神安忒洛斯、恐惧之神德摩斯。

“现在怎么办?兄弟姐妹们?”心直口快的德摩斯摊了摊手,不悦地盯着厄洛斯,直截了当地说,“我可不想因为某人的错误而被迫承受母神的怒火。”

“但是一切都应该归咎于你的要求,”厄洛斯也不服气地回敬道,“如果不是为了给你找乐子,我也不会叫姑娘们来这儿。吵得我都快耳聋了。”

“要知道主动拿出金苹果来炫耀的家伙不是我。”德摩斯把脸转向别处。

“但是亲爱的,我们现在争吵也无济于事,最重要的是,要尽快找回它,并且在母神尚未察觉的时候把它放回匣子里去。”哈耳摩尼亚夹在两位兄弟之间左右为难,不过她谁也不偏袒,又转头看了看安忒洛斯:“你认为呢?“

“我同意。不过我们得快点行动,然后抓住那个小偷。“安忒洛斯报以姐姐一个安慰的微笑。

这是千年以来,又一起由于黄金苹果而引起的纷争,只不过这次它不发生在其他高贵的诸神之间,而在爱神一家内部。年轻的神灵们在伟大的母亲阿芙洛狄忒的神殿内举行久违的聚会,和宁芙们一起饮酒作乐,甚至拿出神像背后藏在匣子里的黄金苹果,以满足姑娘们想要一睹这珍贵宝物的好奇心。不过,他们现在比谁都后悔做了这个决定,无论如何,金苹果是被某位贪婪又嫉妒的宁芙拿走了。

然而,这位宁芙偷走它时,不慎将它掉入了凡间,这珍贵的果实将光顾一个不知名的城邦——

在诸神无尽的时间面前,人间的岁月显得如此短暂。光阴似箭,三年很快过去,我们的女主人公尚未老去,陪伴她度过青春岁月的少女也长大了。两姐妹梳妆打扮一番,来到街市上游玩消遣,一路上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公主,你的美貌永无止境!”

“公主,你的微笑会让男人坠入爱河!”

“事实上我们应该像崇拜阿芙洛狄忒一样崇拜你!”

越来越多的人惊喜地呐喊起来,为他们眼前那卓越的美而赞叹。在这种称赞面前,少女却害怕了,她紧紧地挽住席拉的胳膊,恐惧地盯着拥挤而嘈杂的人群问:“姐姐,他们是在赞扬你吗?”

“不,我想他们崇拜的是你。他们在叫公主,不过他们的确很少见到你不是吗?”席拉庆幸在一个崇尚黑发的城市里,她有一头蓝色的秀发。在这里,阿芙洛狄忒也被塑造为黑发白肤的女神。

“不!姐姐,快带我回去!”越来越多的人围了上来,普绪克急得大喊,不过席拉同样束手无策,她没有料到这次出行会引起这样的轰动。当她向普绪克伸出手,准备拉着少女逃跑时,一个好奇的女人挤上来不小心推了她一把,使得她打了个趔趄。

“亲爱的,不要退缩,拿出你的勇气,接受他们的喜爱!“席拉朝着怯懦的少女大声喊出这句话后,就被人群隔绝在外了,不过少女也从众人的围堵中奋力跑了出来。

普绪克从闹市跑到了僻静的小巷,又从小巷跑到广场,不过这一点也没有熄灭崇拜者的热情,夸张地说,她甚至险些引起一连串骚乱。老妇人见了她,便在地上撒上没药树枝,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虔诚地祈祷这属地的“阿芙洛狄忒”给予他们无上的祝福;年轻女子见了她,不仅要自惭形秽,艳羡不已;男人见了她,便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难得的奇迹,在头脑中幻想娶她为妻的美妙场景。

“你是谁?请告诉我你的芳名!”

“年轻的美人啊,你应该成为我的王妃!”

普绪克一看见几个陌生男子追上来,立即吓得不知所措。这时她不得不回头冲着身后的人大喊道:“请你们不要看着我!否则,我真不知道你们会遇上什么倒霉的事!”

话音刚落,一阵瓢泼大雨就落下来,把几个衣冠楚楚的贵族淋成了落汤鸡,不过即使是这样,也并未冷却他们的热情。

几位贵族男子追逐着这惊慌的少女,很快她就脚力不济,累得气喘吁吁。好在她急中生智,躲进了阿尔忒弥斯的神庙,这才让追求者们停住了脚步。

不久,席拉回到宫里,才得知普绪克也平安回来了。这时奥璐儿公主也特地召见她和普绪克,席拉有些忌惮这差点将她置于死地的人,不过,这位长公主却拿出了一个黄金盒子。

“来吧,我亲爱的普绪克,这是我为你准备的成人礼,过来瞧瞧吧。希望它能给你带来好运,并平复你刚才恐惧的心情。”奥璐儿示意普绪克起身,又命令侍者将盒子为小公主呈上,笑道:“这是天赐的礼物,它很适合你,我最纯洁美丽的妹妹。”

侍者奉命打开盒子,盒内发出的万丈光芒旋即照亮了整个皇宫的议事大厅。普绪克则虔诚地将礼物捧在手心,惊讶于它的精美和神圣。原来,这是个纯金的苹果,它轻如鸿毛的重量和薄如蝉翼的叶子让它成为世间稀有之物。奥璐儿公主在经过阿尔忒弥斯的神庙时捡到了它,并决心将它带回去。不过,她这么做绝非出于贪婪,而是出于对即将成年的同胞姐妹的怜爱。在上次席拉造成的风波中,不仅没有办好母后交代的小事,甚至险些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而害死最年幼的妹妹,奥璐儿公主愧疚无比,所以她决定将这天赐之物送给普绪克,好弥补自身的过失。

不过席拉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隐约觉得这黄金苹果绝非普通的圣物,便出面劝阻普绪克:
“公主,这东西来路不明,并且自古以来便有引起女神间的纷争一说,恐怕不是凡人应该拥有的。”

奥璐儿听完,并不十分高兴,认为一番苦心遭到了质疑,她那黑色的眉皱了起来:“过去的传说并不一定适用于现在,并且,我捧着它走了一路,也未见有哪位神前来索要。我想这是阿尔忒弥斯的赠礼。”她冷冷地瞥了席拉一眼,又说:“不要多嘴,妖言惑众的东西,珍惜你的命吧,我是看在普绪克的份上才饶你不死的。”

普绪克在两位姐姐之间左右为难,不希望两人因此而敌对,不过由于涉世未深,又十分喜爱那黄金苹果,便说:“事到如今,我们不妨先将它妥善保存,问问大祭司,该作何处理?”

奥璐儿听了妹妹的建议,感到十分满意,怒火消了许多,便径自离开了。

普绪克则对手中的金苹果十分好奇,她仔细地端详它,见上面隐约有一行隐秘的拉丁文小字,便禁不住小声念了出来:

“逃避爱情吧,少女,金弓女神将会眷顾你。”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少女向席拉展示金苹果上的字。

原来,这都是奥璐儿的一片苦心。这位未来的女王十分器重普绪克,当她捡到刻有这句箴言的金苹果时,立即决定将它送给妹妹。她像母亲一样关心这少女,发誓要掌控她的命运,让她成为一位强大的女性,手握强权,无畏命运,以作为自己最得力的辅佐官。

席拉看在眼里,终于知晓了眼前的普绪克的真实身份。不过,她认为这少女似乎并不十分聪明。普绪克的美貌以其智慧作为代价,从那闪烁的目光中透出她的虚荣心和无尽的欲望。席拉看着苹果上的字,亲切地揽住了普绪克公主的肩膀,低声在少女耳边说道:
“只要你向阿尔忒弥斯女神发誓终身不嫁,你便会幸福快乐地渡过一生。不过,凭你的可爱和虔诚,没准儿女神一高兴,让你也得到永恒的青春和生命,也是极有可能的。”

而另一边,不死的天神也来到凡间,为寻找丢失的黄金苹果而走遍大地。

 “你讨厌凡人,我知道很难改变你的偏见。“哈耳摩尼亚对她的兄弟说,”当我遇见我的丈夫,我才知道凡人是多么的可爱,勇敢和有趣。 “这时姐弟俩正走在繁华的闹市区,欣赏这美丽繁华的城市。当然,由于惧怕母亲阿芙洛狄忒的怒火,他们没有声张这件事,更不敢请求赫尔墨斯去人间悬赏,只好亲自拜访每一座城市。

“凡人的确很有趣,然后他们就死了。像蝼蚁一样。”厄洛斯摊了摊手,“我们只需将手轻轻一抹,他们就会粉身碎骨。并且,我可敬的姐夫并不完全是人,在他变为龙以后。“

“我不能反驳你。但是你总是将那些可怜的人视作玩物。其实,你不应该这样对他们。“哈耳摩尼亚揶揄道,同时她注意到了站在城门下的一男一女,她饶有兴趣地将他们指给她的兄弟看:

“你瞧,那儿有一对可爱的恋人不是吗?“

厄洛斯顺着哈耳摩尼亚的视线望去,只见俊男美女紧紧拥抱在一起,十分亲热。

穿着男装的是个脸儿白净的人,只见那人警惕地打量着四周,显然提心吊胆:“我害怕出门,亲爱的席拉,这可能会让我俩倒霉。“

美女有一头漂亮的蓝色头发,不过她把它们盘了起来,露出洁白的脖颈。她抚摸着美少年的脸颊,为对方整理露在斗篷外的黑发,温柔地劝说:“但是无论如何,你需要拿出勇气,你要相信我们已经做好了万无一失的准备,没人会认出你的。”这时,高个子的年轻人亲密地挽着她的胳膊,将下吧搁在她的肩膀上。

一男一女正在温存之际,一个老头忽然从城墙边快步走了过来,粗暴地打断了这浓情蜜意。

“喂,年轻人们,这儿不是你们约会的地方,要是想在国王的城墙下亲热,请到别处去吧,这太伤风败俗了。”

“您误会了,我们不是……”穿着男装的人涨红了脸,急欲辩解,却支支吾吾,语无伦次。老人立即不耐烦地喝止了他:

“快点闭嘴吧!如果我想听故事的话,我就会向地底下那位冷酷的君王【注1】求情,让他的三头犬去睡一觉,让柏拉图从坟墓里爬出来,而不是任由你们戏弄我。现在,告诉我你的名字,臭小子,我要将你捆起来示众。”

老人说完,叫上周遭的卫兵,伸手去拉年轻人的胳膊,要将他逮捕,年轻人一个闪躲,老人便扑了个空。

 “不,老人家,您千万别这么做,”名叫席拉的美女终于开口了,“我们会立即离开这儿!我们急着去阿尔忒弥斯的神庙,但求您不要抓捕我兄弟!”

几人正在僵持之际,普绪克怀里的盒子发出一阵炫目的金光,十分惹人注目,这正好让眼尖的神明看见,哈耳摩尼亚立即拉住身旁的厄洛斯,惊喜地叫道:

“你瞧,那两个人手上不正有我们要找的东西吗?在那个少年怀里!”

“是的,他们似乎遇到了麻烦。”厄洛斯说。

于是姐弟俩摇身一变,分别化作一个老头和一个女祭司,来到了席拉姐妹俩面前。


百鳥神思者

【希神反黑文】狂女欢歌之Chapter.3姐妹情深

(求生欲很强的作者说:请一定看文案和合集介绍,谢谢各位神仙)此文为我目睹各位希腊神明经常在某些雷文里被黑的结果。非乙女向也非欢乐向。

——————————————————————------------------

平静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宫里的人都知道席拉的存在了。宫女们开始羡慕她的美貌,男子们则为她心神荡漾。人们将拇指放在嘴唇上,赞颂这年轻女子的姿容,称她的一头罕见的蓝发为波塞冬的赠礼,称她的肌肤为奥林匹斯圣山的雪。席拉自己素来小心翼翼,不苟言笑,所以当人们提到她时,便说她是个沉默寡言的美人。可是金子的光芒是难以掩藏的,她还未见到这个城邦的国王一面,就已经引来了王后一行的侧目。接...

(求生欲很强的作者说:请一定看文案和合集介绍,谢谢各位神仙)此文为我目睹各位希腊神明经常在某些雷文里被黑的结果。非乙女向也非欢乐向。

——————————————————————------------------

平静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宫里的人都知道席拉的存在了。宫女们开始羡慕她的美貌,男子们则为她心神荡漾。人们将拇指放在嘴唇上,赞颂这年轻女子的姿容,称她的一头罕见的蓝发为波塞冬的赠礼,称她的肌肤为奥林匹斯圣山的雪。席拉自己素来小心翼翼,不苟言笑,所以当人们提到她时,便说她是个沉默寡言的美人。可是金子的光芒是难以掩藏的,她还未见到这个城邦的国王一面,就已经引来了王后一行的侧目。接着她遭到指控,以排除敌国奸细之名要被抓起来审问。

这种无礼的举动彻底激怒了海神的女儿。她竭力反抗,但始终由于寡不敌众,很快就被几名强壮的卫兵团团围住,用麻绳绑了起来。席拉挣扎着对抓住她的卫兵们大吼道:“你们今天对我无礼,那么只要明天,我就可以叫我父亲把这儿夷为平地!”

谁知这场纷争的主使也有恃无恐。王后微笑着反驳道:“我不想知道你的父亲是谁。不过,你有这样的美貌和赞誉,迟早会引来阿芙洛狄忒女神的愤怒。为了女神的名誉,我们必须除掉你!”

 “将这女人沉到湖中去!我倒要看看她有几条命!”

王后一声令下,可怜的女子便被卫兵们带到了城外的一处湖边。这是个深不见底的幽谭,上面是直泻而下的瀑布,周围是陡峭的石壁,地势十分险峻。王后命令她的侍从们用布头将女子的嘴堵上,防止她尖叫,又为这被缚的女子的脚上绑上石头,好将她沉入水底。不过席拉并不十分害怕,一旦她进到水中,便可以再次施展神力,自行逃脱。

可惜迫害者似乎早有预谋。王后接着又唤来她十分器重的女儿奥璐儿,并告诉她:

“这是个形迹可疑的女人,犯了亵神的重罪。你要用你那涂有紫衫毒液的利剑刺穿她的胸膛,再让她和剑一起沉入湖底,如此一来,任凭她有天大的本事,也再难逃出生天!”

奥璐儿,国王的嫡长女,普绪克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位公主身材瘦小,相貌平庸,却有着铁血一般的意志,女王般的高贵品质,以行事果断,机敏顽强著称。

她听从母亲的命令,立即拔出腰间的宝剑,走向被缚住的女子。不过在冰冷的刀尖即将刺向女子柔软的胸膛之前,一位少女尖叫着冲出人群,甩开身后试图阻拦她的宫女,径直冲向举着利剑的长公主。

“不可以杀她!”少女对着王后和她的侍女们大喊道,可爱的小脸因焦急而憋得通红, “她只是我的侍女!一个无辜的人!”

“谁让她来这儿的!快拦住她!”正在树荫下坐着乘凉的王后见状跳了起来,对着身旁的侍卫愤怒地咆哮。

“普绪克?你不应该到这里来。“奥璐儿转身厉声警告妹妹,”别过来,否则你会伤到自己的。”

卫兵们也围了上来,试图将小公主抱开,不过小姑娘拼命挣扎,谁碰到她,她便又抓又挠,使出浑身解数反抗。最后几个壮汉不仅没能抓住这灵巧的少女,反而被抓伤了脸。

在混乱之中,普绪克挣脱了卫兵们,几个箭步冲到湖边,抓住姐姐手中的剑柄,苦苦哀求,希望能放她的侍女一条生路。

“好了,亲爱的,我命令你让开!“奥璐儿公主怒喝一声,将举着宝剑的手一挥,希望能把妹妹推到一边去,不料少女没有站稳,脚下踩空,旋即跌进冰冷的湖水中,在女人们恐惧的尖叫和惊呼声中,溅起一阵巨大的水花。

看着在水中挣扎呼救的少女,众侍从皆战战兢兢又六神无主,都惧怕那陡峭的湖岸与冰冷的湖水。王后则转过脸去,为落湖的可怜少女流下几滴假惺惺的眼泪,而长公主呢,纵然身怀绝技,勇猛无比,可是偏偏在游泳方面毫无经验,实在一筹莫展,又心疼妹妹,只得大声传唤会水的仆人前来施救。

很快普绪克就已经沉入水下,千钧一发之际,席拉奋力挣开了奥璐儿,纵身跃入了深潭之中。不一会儿,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席拉抱着虚弱的少女浮出了水面,她舒展身体,轻盈的神力使得两人都回到了岸上。好在小公主并没有完全溺水,在众人的帮助下,她很快就恢复了意识。

奥璐儿扔下剑,俯身抱住全身湿透的妹妹,转头请求王后饶席拉不死。这时众人也纷纷为席拉的美丽与勇敢动容,附议道:

 “这可能是个仙女,是她救了普绪克公主,我想我们不宜杀死她,干脆让她作为您的养女,替您卖命,这样一来您便可以解决后顾之忧。”听见身边有人这样提议,不知是终于为这英勇的女子动容,还是出于对神灵的忌惮,王后终于改变了主意。

“你实在应该看好你的侍女,不要让她在宫里随意走动。”王后看着因呛水而不断咳嗽的普绪克,思索再三,又说, “从现在起,作为补偿,我允许这个女人享受公主的待遇。不过要想我不再追究,你们需得允诺将此事保密,省得德娅王妃在陛下面前告我的状,说我谋害她的女儿。”
“感谢您开恩。”普绪克平静下来,答道,“我不会让我母亲知道这件事的,我会告诉她,我一直在花园里玩水。”少女说着,眼里的仇恨之火却并未熄灭,她埋首在奥璐儿的被黑袍覆盖的臂弯里,好不让自己的异样被众人发现。

席拉跪在两位公主面前,晶莹的水珠不断从她的衣襟上滴落,就在她感叹未知而凶险的命运时,普绪克起身紧紧地抱住了她。

“好了姑娘们,既然闹剧结束了,事情就到此为止。你们好自为之吧。”王后起身,在众人的簇拥下离去,她的大女儿奥璐儿则显然放心不下妹妹,回头看了看普绪克和她的侍女。

“你为什么要救我?“席拉低头轻声问,”你并不认识我。我只是一个陌生女人。“

“像你这样美丽善良的人,不应该这样死去。“普绪克压低了声音回答,见四下再无别人,又说:“在你舍命救我之前,我就猜想你是位落难的仙女,现在,我更加确信这件事了。”

席拉听完并未说话,只是盯着怀中少女漆黑的头顶,叹了口气。末了终于开口问道:
“你这样说,你怎么能相信我不会伤害你?我胁迫过你一次,你竟然不害怕我?”

“因为真正恐惧的人是你,姐姐。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害怕谁,但我会尽全力保护你的。“普绪克说着,抬手为席拉擦掉了脸上的水珠。这又让席拉陷入了沉默。她看着在寒风中微微发抖的少女,想到了过去的自己。也许女子都很相似,皆有着柔弱的躯壳,坚硬的心。无论如何,面前这懵懂的少女现在是她唯一的依靠。

“姐姐,我很冷……”普绪克紧紧地拥住了席拉,将头轻靠在女子胸前。不经意间,她瞥见女子胸前白皙细腻得令人惊叹的肌肤,有水珠从上面调皮地滑落,不禁摒住了呼吸。女子的怀抱是如此温暖,她的心跳声像母亲的低语一样安详,在这令人屏息的美丽面前,少女深深地迷醉了。

公主热切地注视着她的美丽无双的侍女,怀揣感激之情与仰慕之心,一颗奇异的种子在她年幼又纯洁的心中悄然发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