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诸葛亮

222.6万浏览    37699参与
日以作夜

亮懿文因为shimo经常会你懂的,整理一个临时用的补档处,绝对不翻车,如果看不到的人可能需要翻墙(海外可直接看),如果可以翻墙或有幸看到,那在我补档前请到这里来^^

目前还在寻找稳定车库,想点小红心小蓝手的太太们还是欢迎直接点在文章那里~谢谢!!爱你们!!

【亮懿】结束关系

【亮懿】草莓味初恋(ABO)

亮懿文因为shimo经常会你懂的,整理一个临时用的补档处,绝对不翻车,如果看不到的人可能需要翻墙(海外可直接看),如果可以翻墙或有幸看到,那在我补档前请到这里来^^

目前还在寻找稳定车库,想点小红心小蓝手的太太们还是欢迎直接点在文章那里~谢谢!!爱你们!!

【亮懿】结束关系

【亮懿】草莓味初恋(ABO)

断桥烟雨.

[图片]
[图片]我不管这就是官方的意思了!我就认我就认!


我不管这就是官方的意思了!我就认我就认!

我为什么这么能吃

光速摸仙君,很草,很草!

滤镜太会了wdm!!(大声bb)

光速摸仙君,很草,很草!

滤镜太会了wdm!!(大声bb)

陌°
#云亮除夕烤鸽会24h#宣传...

#云亮除夕烤鸽会24h#宣传

“生命太可贵,cp价更高”

“若为干通宵,生命诚可抛”

   ——一位赶稿鸽的励志名言

没想到吧?没想到吧?没有最晚,只有更晚XD

没错云亮除夕就有活动,而且还有不到8个小时就开始了!

本次又名云亮除夕死线赶稿活动,从1.21号中午开始拉人,逮住哪只鸽子拉哪只(后来惊觉我少捉了好多人),22号定时间,23号发宣,三日限定即兴创作!!

不过虽然时间紧迫,这次却是感觉最快乐的一次哈哈哈,老师们在死线赶稿中痛并快乐着XD

21号答应24号活动的老师们都是勇士!!

除夕日不仅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更是亮亮农药上线三周年的生...

#云亮除夕烤鸽会24h#宣传

“生命太可贵,cp价更高”

“若为干通宵,生命诚可抛”

   ——一位赶稿鸽的励志名言

没想到吧?没想到吧?没有最晚,只有更晚XD

没错云亮除夕就有活动,而且还有不到8个小时就开始了!

本次又名云亮除夕死线赶稿活动,从1.21号中午开始拉人,逮住哪只鸽子拉哪只(后来惊觉我少捉了好多人),22号定时间,23号发宣,三日限定即兴创作!!

不过虽然时间紧迫,这次却是感觉最快乐的一次哈哈哈,老师们在死线赶稿中痛并快乐着XD

21号答应24号活动的老师们都是勇士!!

除夕日不仅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更是亮亮农药上线三周年的生日,在此提前祝亮亮三岁生日快乐!

本次为大家准备了一个有头有尾的24h,还有两只彩蛋随机掉落,有请我们的27位勇士老师:

——1.24——

【0:00】 @甜滋滋少女๑ 

【1:00】 @popov. 

【2:00】 @木阿. 

【3:00】 @白雪踏红梅 

【4:00】 @汜南是个抽卡废 

【5:00】 @☆☆海星养殖指南☆☆! 

【6:00】 @一只any呀☆ 

【7:00】 @淡了 

【8:00】 @芽青II 

【9:00】 @空 條 瑛 子 

【10:00】 @羊驼菌 

【11:00】 @🌸蝌蚪蚪🌸 

【12:00】 @嗔 

【13:00】 @美团搜诸葛烤云 

【14:00】 @巷觥 

【15:00】 @杰小作 

【16:00】 @北漠 

【17:00】 @你饿不饿 

【18:00】 @枸杞叶瘦肉汤 

【19:00】 @俞祀 

【20:00】 @商枝爱吃藤椒泡面 

【21:00】 @洛柃 

【22:00】 @冬己 

【23:00】 @苍山負雪 

【24:00】 @鲸桥 

随机掉落:

 @冰咖啡不加咖啡 

 @水滴 

————

期待今晚0:00的云亮除夕活动ww

我们的tag是“云亮除夕烤鸽会24h”!




洋洋的糖呀。
我我我!!圆满了!! 择日试色

我我我!!圆满了!!

择日试色

我我我!!圆满了!!

择日试色

二十一年
讲真我觉得这个镜头莫名的,很色...

讲真我觉得这个镜头莫名的,很色气………

讲真我觉得这个镜头莫名的,很色气………

长安祭

【愿你酒后有人陪】(番外一)

诸葛亮:

1(出生)

我一出生便是个弃子。

我和常人不同的发色、瞳孔让亲手将我送离的一对男女感到害怕。

奶奶将我带回家的时候,我哭闹不止,她却从未放下她已因体力透支而颤抖的双臂,口齿不清晰地笑着说,我们快到啦,不哭不哭。

我注意到了她脸上根本已无法舒展开来的皱纹。

我也想像她安慰我那样给她温暖,帮她把皱纹揉展开。

可是,我无能为力。我只有不同于同龄人的思想,却没有不同于同龄人的身体。

2(三岁)

奶奶一直把我当做他的第二个孙子,他一直对我说,她捡回我的第三年恰好他的儿子和儿媳妇在国外打电话告诉她,她一直翘首以盼的孙子终于降临世间。

那时,我在想,奶奶那么期盼那个人,我长大一...

诸葛亮:

1(出生)

我一出生便是个弃子。

我和常人不同的发色、瞳孔让亲手将我送离的一对男女感到害怕。

奶奶将我带回家的时候,我哭闹不止,她却从未放下她已因体力透支而颤抖的双臂,口齿不清晰地笑着说,我们快到啦,不哭不哭。

我注意到了她脸上根本已无法舒展开来的皱纹。

我也想像她安慰我那样给她温暖,帮她把皱纹揉展开。

可是,我无能为力。我只有不同于同龄人的思想,却没有不同于同龄人的身体。

2(三岁)

奶奶一直把我当做他的第二个孙子,他一直对我说,她捡回我的第三年恰好他的儿子和儿媳妇在国外打电话告诉她,她一直翘首以盼的孙子终于降临世间。

那时,我在想,奶奶那么期盼那个人,我长大一定要护好他,我不能让奶奶伤心,不能让奶奶担心她孙子的安全,奶奶的恩情我一定要报!

那些天啊,奶奶一直在笑着跟我讲,今天她儿媳妇发照片过来了,是一张熟睡的小脸。

她说,你看,他长得好可爱。

我只能用不哭不闹来表达出我自己也是这样认为。

3(四岁)

奶奶并没有因为亲孙子的出生而把我当做一个真的是捡回来的孩子。

她说,你还没有名字吧,我们家姓诸葛,要不,你就叫诸葛亮吧。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她也跟着我一起,笑得如同孩童。

4(五岁)

我被送去上了小学,奶奶的亲孙子也从国外送了回来。本来她的儿媳妇是打算让她孙子在国外读书的,哪成想老人一直念叨着要见孙子,便与他一起回了国。

奶奶跟她儿媳妇说起了我,她儿媳妇好像脸色不是很好看,可能是因为我夺取了奶奶对他的部分宠爱吧。

那时的我,只会这么想。

奶奶笑着对我说,亮亮啊,他是奶奶的孙子,以后啊,你们两个就一起上下学,要像亲兄弟一样。

我点了点头,伸出右手,手心向上,他把手放了上来,我紧紧握住,从他的对面走到了他的身旁,说,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他抬起头看着比他高了半个头的我,笑嘻嘻地说,谢谢哥哥呀。

5(十岁)

“诸葛亮,跟我来办公室一趟。”

他莫名其妙地被班主任叫请到了办公室喝黑茶。

老夫子放下手中正在批改作业的笔,转头看向身材高挑,面容精致的男生,:“诸葛亮,这次打架的事,又是你叫的人吧?”

我当然知道是他找的人,是他打的架,我当然知道,他被抓住后指向的主使是我。

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若不是奶奶的收养,我早就已经不在人间了吧?

我只能勉强地牵起一丝尴尬的笑,轻声应了下来:“嗯”

所以被留校了一个月的是我不是他。

6(十三岁)

奶奶的照片被挂在了祠堂里,身上的孝麻还没取下来,我只能望着那张照片发呆,很久很久,可那张照片里都是这十年的回忆。

我没有哭,我记得奶奶之前说过,男子汉是不能哭的,不然以后怎么保护自己的女孩。

她的亲孙子朝我走了过来,银白的卷发披落在肩头,已然没有了三年前的那般调皮与捣蛋。

他抬头看着我,说:“哥,奶奶他……不会回来了吗……”

我像第一次见面那样握住他的手,那清澈得犹如湖水般的双眼天真地望着我,一时之间我竟不知怎么告诉他说,对,奶奶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以后,我来照顾你。

7

他似乎是把我当做了最后可以依赖的人。

奶奶跟他说过,我是他的哥哥,语气很坚决,也说,我是他亲哥哥。

虽然我知道,我与他并无血缘关系。

奶奶说,他孙子警惕性很强,排斥性也很强,如果不这样告诉他,他很难信任我。

8(十三岁生日那天)

他拿着礼物走上了班级讲台,几十双眼睛盯着他,他不紧不慢地把礼物盒放在讲台上,白炽灯光照射着朴素的蓝色礼物盒,在他的眼里,我看到了久违的温和与柔软。

阿亮,生日快乐。

在学校里,他从不叫我哥哥,在老师很同学的眼里,我们就是同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发小。

他总是黏着我。

课间他会跑到我的座位旁边,笑嘻嘻地问我放学去哪里玩,我总会刮他的鼻梁宠溺地看着他,对他说,你呀,就知道玩,要好好读书。

他会冲我做个鬼脸,然后又很冷漠地回到座位。

可能外人眼里,他真的是个高冷的人吧。

9(十五岁)

元歌学会了自己做饭。

他那天弄得满脸都是油垢的时候,我拿了毛巾帮他擦掉,装作嘲笑的样子说道,士元笨手笨脚的。

元歌一脸不服气,用筷子夹了菜一口塞我嘴里,还说,反正都是你吃,毒不死你,哼哼哼。

那天开始,我意识到,我对他的情感,可能不是兄弟这么简单……

10(十六岁)

他知道我很多事情都憋在心里,所有的东西都一个人扛,从来不告诉他。

我所有的心事都只是对着他给我的那个傀儡娃娃倾诉,它也在最适时的时候给我安慰。

但是有一天我对它说了一句,我喜欢他。

傀儡娃娃没有再作答。

11(十七岁)

他生了一场大病。

发烧,昏迷不醒。

可是他睡梦中的名字似乎是我……

我打电话给他的父母,他父母三天之后来接他了。

我扶他起来的那一刻,他攥紧我的衣角,却很绵软,很无力。

去了国外,杳无音信。

五年。

12(二十二岁)

我考上他一直想去的大学却因护照问题去不了国外,在这里待了三年,我希望有一天他回国能来看看。

手机号码一直没换,他却再也没有拨通过。

假期我会把来电铃声开到最大,有时盯着手机发呆,只是希望能得到一条他的消息。

他应该每天都有一个未接电话吧。

新学期开学的时候,我被安排去接待新生。

时隔五年,我在人群中看到了最熟悉的他。

13

我走过去,想要抱住他问他这些年过得可好。

入耳的却是最熟悉的声音最陌生的话:“学长你好……”

14

他那天打电话给我问我可不可以谈恋爱,其实我当时下意识想问一句,你还记得我吗?

最终,所有的思念和疑问都压在了一个“没有”上。

15

去聚餐的那天,他喝醉了。

他知道女生不爱喝酒,可他那天偏偏喝到没有意识。

他一脸笑意地看着我,眼里尽是五年前的那般清澈的神色,我忍不住将他拉过来蜻蜓点水般吻了他的额头。

他恍恍惚惚地叫了一句:“阿亮……”

那一刻,我欣喜若狂却也心如刀绞。

16

以后却也像学长学弟般相处。

他很爱他女朋友,至少在我看来,他会在她熟睡的时候给她盖上一件自己的衣服,他会很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发,他会在自己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去接她的电话,即使是无理取闹,他也会很耐心地哄。

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既然生活如此静好,我也不便多去打扰。

17

去机场送他们,我听到了他给我唱的那首歌。

可他走的时候,没有回头看一眼。

18

直至,那道白光消失在天际……

——————番外一(完)——————

露馅的黑芝麻汤圆
帮朋友画的稿子, 据说是为了她...

帮朋友画的稿子,

据说是为了她本命英雄的登场日~

私稿勿用 私稿勿用 私稿勿用

帮朋友画的稿子,

据说是为了她本命英雄的登场日~

私稿勿用 私稿勿用 私稿勿用

北国春夏

【亮乔】桃花源

整理文档时意外发现的,大概是17年写的小短篇,发出来除除尘~

(我都快忘了诸葛亮还有个武陵仙君的皮肤……( °◅° )


cp.诸葛亮×大乔


神奇的桃花源里有一棵很大的桃树,上面住着一位能带来好运的武陵仙君,人们不惜跋山涉水慕名而来,只为在桃树下参拜求得心想事成。

神奇的桃花源里有一个很大的湖,里面住着一个同样能带来好运的鲤鱼精,她为了成仙已经修炼了九百九十九年,而今年,是第一千年。

“啪!”

诸葛亮睁开眼,细小的石子打在桃树的枝干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鲤鱼精,你又干什么?”

他摇摇扇子,懒散的打了个哈欠。...

整理文档时意外发现的,大概是17年写的小短篇,发出来除除尘~

(我都快忘了诸葛亮还有个武陵仙君的皮肤……( °◅° )



cp.诸葛亮×大乔




神奇的桃花源里有一棵很大的桃树,上面住着一位能带来好运的武陵仙君,人们不惜跋山涉水慕名而来,只为在桃树下参拜求得心想事成。

神奇的桃花源里有一个很大的湖,里面住着一个同样能带来好运的鲤鱼精,她为了成仙已经修炼了九百九十九年,而今年,是第一千年。

“啪!”

诸葛亮睁开眼,细小的石子打在桃树的枝干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鲤鱼精,你又干什么?”

他摇摇扇子,懒散的打了个哈欠。

“啪!”

没人回答,石子攻击却还在继续。

“喂,你再不说我可睡觉去了。”

诸葛亮一挥手,石子在空中被打了回去,落进湖里,泛起层层涟漪。

“整天就知道睡,你个大猪蹄子。”

闷闷的声音藏满了不高兴,诸葛亮细眉一挑,自树上蹁跹而下,正落在鲤鱼精面前。

“我看看……嗯,这不好多了么你的化形,就剩尾巴和鳍了不是吗?”

他蹲下来拍拍鲤鱼精的头,

“真棒呀小鲤鱼,夸夸你。”

“蠢不蠢。”

鲤鱼精老气横秋的白了他一眼,

“你说你这个大猪蹄子这么蠢,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不远万里来看你?而我这名副其实的好运锦鲤却无人问津?”

“怎么跟仙君说话呢,没大没小。”

他轻轻的敲了鲤鱼精的脑门一下,眼睛下移扫过她白嫩的胸脯,

“我给你的衣服呢?”

“你说这个?”

鲤鱼精从水里抓起一把碎布条,

“鳍给划破了。”

“说谎可是不好的。”

仙君点点她的鼻子,

“要扣修为的。”

“你骗人。”

鲤鱼精不开心的皱皱鼻子,蓝色的眼睛看着手里的破布还是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仙君怎么会骗人呢?仙君从不骗人。”

诸葛亮低下头,

“喏。”

鲤鱼精狐疑的看着他,最后噘着嘴不甘不愿的亲了他一下。

“嘭!”的一声,她身上的鳍消失了。

“你看,我没有骗人吧?仙君是会带来好运的,而你亲我一下,修为就会增加。”

鲤鱼精低头打量自己光滑的胳膊,嘴角弯弯的开心极了,这时她突然前扑搂住诸葛亮的脖颈,狠狠的亲了他一大口——

“那是不是再亲你一下我就有腿了?”

“太贪心也是不行的。”

诸葛亮按住想要抽离身子的鲤鱼精的背,轻啄她的嘴唇,

“总之好好修炼吧,小鲤鱼。”

我会等着你的。

冰菞❀深海桜
仙君诸葛!我自己觉得经费都花在...

仙君诸葛!我自己觉得经费都花在被动跟背景了(*´∀`)

仙君诸葛!我自己觉得经费都花在被动跟背景了(*´∀`)

白九卿

雨天。。主播梗

(一如既往的起名废)

part.  one 


“我们今天咳咳...今天偷着我同学的小号练英雄...咳咳咳...”早已不用变声器的诸葛亮对着手机发出有点沙哑的声音。

〖亮哥亮哥你怎么了啊〗

〖咳嗽了还直播...感动呜呜呜〗

〖亮哥你还练啥子英雄...〗


看到直播间一条条安慰的话,心情好了不少,点开黄金的匹配,几乎是一瞬间就匹配好了,无奈的发出感慨“原来低端局匹配这么快,我以后还是来小号吧..”


然后广大网友慌了神...

〖不行啊亮哥你们这些大佬来了我们就凉了啊〗

〖不行不行虐菜没意思没意思〗

〖亮哥咱们要把眼光放高啊〗


“噗哈哈...

(一如既往的起名废)

part.  one 


“我们今天咳咳...今天偷着我同学的小号练英雄...咳咳咳...”早已不用变声器的诸葛亮对着手机发出有点沙哑的声音。

〖亮哥亮哥你怎么了啊〗

〖咳嗽了还直播...感动呜呜呜〗

〖亮哥你还练啥子英雄...〗


看到直播间一条条安慰的话,心情好了不少,点开黄金的匹配,几乎是一瞬间就匹配好了,无奈的发出感慨“原来低端局匹配这么快,我以后还是来小号吧..”


然后广大网友慌了神...

〖不行啊亮哥你们这些大佬来了我们就凉了啊〗

〖不行不行虐菜没意思没意思〗

〖亮哥咱们要把眼光放高啊〗


“噗哈哈,至于吗,我很可怕?”选好了他几乎没怎么玩过的李白,然后直接锁定了,反正只是匹配,问题也不大。


〖卧槽有木有觉得亮哥今天特温柔?!〗

〖声音慢慢的好磁!!〗

〖突然期待起了亮哥生病的时候〗

〖这温柔的亮哥撩到我了...〗

〖靠,女友粉上线啊啊啊〗

〖你们省省吧亮哥是我白的!〗

〖本老妈子决定他们结婚,你们那些女友只有一个吃瓜的沙发〗

〖本女友早就腐了,哼╯^╰〗


“喂,你们怎么聊着聊着总扯到那智障儿童啊”仔仔细细研究了李白的技能,诸葛亮打算去蓝开,反野什么的,自己不会对面应该也不敢,问题不大问题不大......


〖为什么今天白白没有直播也没有连麦...〗

〖看不见白哥在亮哥直播间骚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说实话他们吵起来贼有爱...〗

“他去买菜了,好像他本来准备的一个月粮买到的是过期促销的...”诸葛亮开着摄像头,坐在书桌前裹着毛毯对着镜头温柔的笑。


他和李白分手了...


就在昨天...


摇摇头,他也不想再多说些什么,也不想辩解什么,可能和小粉丝一样还是喜欢和他在一起吵吵的日子...


“要不咱们去户外播吧,我开流量”顺道出去买个药,鼻子塞着真难受。




“那个...谁知道我应该加那个技能?”屏幕上鞋架边好看的小哥哥此时一脸尴尬地操纵这手机里的人在泉水转圈圈...

〖在线找白哥...〗

〖不不不白哥随便加的〗

〖白哥看那个技能顺眼就加哪个〗

〖亮哥你随便吧,咱们看着你练英雄〗

〖正好找回我自己的诸葛亮和亮哥的诸葛亮对比失去的自信哈哈哈〗


“...那我随便按了啊”打开门,三十秒,画面里的李白将进酒到了蓝爸爸身边,然后在下一秒会到了高地围墙...


“咳咳咳咳咳这这这...失误失误”然后一脸吃了翔的表情跑回了蓝爸身边...

〖噗哈哈哈哈〗

〖亮哥怕不是要笑死我们〗

〖我去亮哥你真的是第一次啊〗

“那肯定是第一次啊,不然我至于来黄金局吗...”抿了抿嘴,背着一个单肩背包,扣着非主流的鸭舌帽和黑外套,诸葛亮带着小粉丝们在雨后的小区花园里穿行,才下过雨的地面充满放线菌的味道是大大小小的水坑,存着从树上掉下来的雨滴,捧在怀里,却也被路人踩的四溅......



“为什么我经济最低...我平时看赵云他们打野总是带领全队,为什么我打野就混的不如辅助了啊...”


皱起眉头,在游戏里这么憋屈的的时候不多见,这次在黄金局垫底肯定更是不爽,但偏偏自己真不会...


唉,反正看着白色熟练度队友应该也不会怎么样吧,而且之前选英雄的时候他也告诉队友自己练英雄...

〖感觉亮哥得翻车了...〗

〖亮哥别急,去抓几个人经济就上来了〗

〖没事没事,亮哥咱们都知道你练英雄〗

“嗯,大不了就不练李白了...太考验我智商了我的天”看着新粉涨了又跌,诸葛亮并不觉得有什么难过的,看着观看直播的人剧减,他也不是那么在意了,首先自己本职工作也不是主播,其次...这点打击哪有前几天的那次那么大啊...





part.  two 


前好几天都是断断续续的中小雨,几天没看到阳光的诸葛亮打着伞去军事系教学楼找墨子老师问点事,途中看到一个踮着脚在路灯下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女生。


A 大的路灯有点格调,不高,灯罩略宽,仿古的镂空雕花,躲雨的确遮得住一点,也确实彰显着名校的文化底蕴。


女生有点呆的样子把诸葛亮逗笑了,就把伞给了她,打算自己跑去教学楼。


但是女生拉住了他,也大概顺路,就一起躲了。

“你怎么在路灯下边躲雨?”

“我来给同学买伞,结果没几步就下大雨了”

“嗯....”

“你叫什么名字?”

“我?物理系的诸葛亮”

“啊?那你把伞撑好的,别淋湿了。你为什么来军事系教学楼?”

“找老师有点事....”

“... ...”

然后被同样去军事系找赵云的李白看见了。

“我到了,你拿伞走吧”

“嗯,多谢了”



然后诸葛亮进了教学楼,听到了李白的声音...

“韩信...你愿意的话我随时可以回来啊”他大喊着,听着声音撕心裂肺

诸葛亮的瞳孔猛缩,有种不好的感觉

“不需要,你长得好看怎么样?”是韩信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张扬,随性...

“你对我真的很重要...”他几乎喊出来,喊的诸葛亮心惊...

“走开!”


李白没有出来,诸葛亮跑到了门口,跑到了越来越大的雨里。


赵云从另一间教室走出来,对着李白韩信说“别演了,孔明走了”


“骚白你这技术...”韩信还在半开玩笑地说,被赵云猛的掐了一下,才发现李白的脸色很差


“看吧,人家孔明还是很在意你的,不然也不会那么痛苦地跑了”韩信觉得现在只有自己能说话了,赵云再说就是越说越愧疚,李白...


“那他干嘛接你们军事系的那个女汉子?他眼光差?他觉得我不在意?”说实话李白很气,高长恭都拿着伞去接花木兰了,诸葛亮却跟没看见一样和她一把伞好亲密。


然后三人分析了半天,才明白,不是他没看到高长恭,而是一开始诸葛亮因为高长恭是要出去,不能顺路带着花木兰避雨,然后高长恭看见诸葛亮和花木兰一起打伞就直接跑了...



现在尴尬了,李白是演戏,诸葛亮是真错;诸葛亮是真气,李白又想开了,怎么解释都有问题啊...



诸葛亮的感冒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加上没有李白看着几天忘吃药,不盖被子忘拿伞,就稍微严重了。



李白在第二天终于被花木兰他们解释清之后打电话,发消息,诸葛亮都没有回,去游戏里也只自己打,完全把他当空气,收到刺激不小,但最大的问题是他根本就找不到诸葛亮,教室,出租屋,宿舍,甄姬家....


他有点慌,但是又听赵云说他没问题,能玩QQ 能接电话,就是感冒,明白他真的生气了


但李白没想到的是昨天,就是昨天诸葛亮给他发来了近几天唯一的消息


我们已经分了,对吧


然后他就被删了...




part.  three 



“我们在公园坐一下吧,打完这一局”诸葛亮毫无压力地坐到了有点湿的石头上,在又死一次的时间研究这李白的技能。

〖亮哥别伤心,至少现在你的经济还比辅助高了...〗

〖主播你好意思在直播练英雄的吗...〗

〖服了服了刚进来就看见主播三杠八的战绩又拿普攻和对面一个人刚死〗

〖所以这才是真的练英雄啊,你们求浪看别人的去呗〗

〖主播又不是神什么都会,这样很诚实啊〗

......

直到再复活,看直播的人只剩下八十几个...

他有点茫然,不知所措

他又摸索着去刷大,去帮忙捉人,但无奈伤害低的可以...

孙尚香:李白你这么坑?

[全部]小乔:看着李对面白小哥哥没错来画了个圈又跑...

张飞:敢情你们练英雄都不去训练营?

说实话李白这个英雄的确在训练营里练不好,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队伍里的人了都开始附和,还请对面帮忙举报...


诸葛亮想挂机,关直播,烦...


雨后的风吹过,带下了树上的水滴,打在他淡蓝色的发梢,帽子在过马路的时候掉了,反正也是学校社会实践发的,也就没在意。


〖亮哥真的没关系的,我们永远是你的粉丝〗

〖亮哥别难过,你永远是咱们的中单法王啊〗

〖不就是练不好吗,我们不练了嘛〗


这时候黑粉差不多走光了,留下的差不多都是陪着他一路输赢的老粉,感动地他眼眶都红了,只能拿咳嗽盖住哽咽



这是他打李白的第二局了,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练,仍旧是跑着跑着就锁的大,还有闪着闪着就回到人群的位移,虽然比第一局好多了,但也只能抓单...



“没想到咱们物理系系草玩李白这么菜啊~”头上被盖上了什么,耳边响起欠扁的声音,带着一点点温热的气

帽子回到头上,握着手机的手被另一双温暖的手握住,隔着帽子还有一个“重物”一起压在了他的脑袋上。


“你走开”

“我才不”

“那滚开”

“我滚了谁教你打李白?”

“我打李白还用教?”说完他头猛的一抬,起身往回一踹,眼睛红着,手机被拿在手里,已经被终结了。


“孔明啊,你们俩都在啊”“碰巧”路过的赵云扯着韩信走了过来“我们前几天排了一场...话剧,还想叫李白找你来呢,结果他说你一直不回他,怎么回事啊?”韩信心里默默祈祷...“上帝保佑他相信啊...”

“话...剧?”

“对啊,特....感动的...言情剧,前几天还叫李白帮我对了一下词,跟你说你家李白那演技,跟真的似的”韩信接着说,在诸葛亮没注意的时候还疯狂的给李白使眼色使眼色...

“...等我打完游戏。”诸葛亮有点委屈,不知道为什么生气,不知道为什么难过...

“不行,手机给我你看着”李白说完就抢,从身后环住诸葛亮,操控起那个飘飘的剑仙,刚刚挂个机已经到了经济最后的地步了,但是也才开局没多久,中期,不被真对 偷点野偷点线还补的上。

〖呜呜呜白哥我们好想你〗

〖我白哥还是我白哥〗

然后看直播的人数在五分钟只能就涨了一片,虽然在诸葛亮看来也无所谓了

“是我李白提不动剑了还是你诸葛亮打算离我而去了,居然当着我的面练李白?”


“我想练你咬我?”在他的怀里看着他拿着自己的手机玩,诸葛亮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好


“有我在,蓝给你红给你五杀也给你,你要野区都给你你还打野干什么啊,我养你不满意?”






小剧场...

兰陵王:你为什么跟那个男生一起打伞...还把他的伞拿回来了...(委屈又傲娇)

花木兰:关你屁事。守约,我拿了把伞来,你可以去接玄策了!

百里守约:可是木兰姐,这是孔明的伞...

花木兰:所以我把他送到教学楼了啊,李白也在里边。

百里守约:你不怕李白生气?

花木兰:姐还特地把伞往他那边斜了,没用淋到雨。你们哪那啰嗦?



end. 

隰有苌楚

貌似可以当壁纸(个锤子啊)

上色废(╯' - ')╯︵ ┻━┻ 


貌似可以当壁纸(个锤子啊)

上色废(╯' - ')╯︵ ┻━┻ 


待夏未梦

【懿元/亮元R】稷下F4解散了?!(上)

*3p,亮元,懿元。有cp洁癖的人勿看。

*ABO设定,不喜就退。

*好久没更文了,我要红心,我要评论。你们的红心和评论是开启下一章的钥匙🔑。

*小元歌有点可怜啊,没事,下一章他会更可怜的……

话说,有谁用元歌单杀过司马懿吗?

诸葛亮,下章就轮到他表演了,建议先看完文章再看小剧场哈~


链接走起:https://m.weibo.cn/6619675228/4463885228289086

小剧场: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敌军还有5秒到达战场。

全军出击!!!

我方:上单元歌,中路周瑜,下路蒙犽,辅助孙膑,打野东方曜。

敌方:上单亚瑟,中路诸葛亮,下路黄忠,辅助大乔,打野司...

*3p,亮元,懿元。有cp洁癖的人勿看。

*ABO设定,不喜就退。

*好久没更文了,我要红心,我要评论。你们的红心和评论是开启下一章的钥匙🔑。

*小元歌有点可怜啊,没事,下一章他会更可怜的……

话说,有谁用元歌单杀过司马懿吗?

诸葛亮,下章就轮到他表演了,建议先看完文章再看小剧场哈~


链接走起:https://m.weibo.cn/6619675228/4463885228289086

小剧场: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敌军还有5秒到达战场。

全军出击!!!

我方:上单元歌,中路周瑜,下路蒙犽,辅助孙膑,打野东方曜。

敌方:上单亚瑟,中路诸葛亮,下路黄忠,辅助大乔,打野司马懿。

东方曜:“师哥,师哥,听说你们稷下F4解散了?”

元歌(冷漠脸):“……嗯。”

东方曜:“真哒~太好了,师哥一起来加入星之队吧,这样周瑜师兄你就不用做第二了。”

周瑜(黑线jpg):“年轻人,说话注意点。”

元歌(依旧冷漠脸):“我去反蓝,不用帮忙。”

周瑜:“别浪死了就行,对面司马懿,不好反。”

元歌(嘲讽):“呵呵,不成功的话,我就当场挂机。”

周瑜,东方曜:“…………”

几秒钟后,周瑜在中路清兵,随即听到一条消息……

系统:【第一滴血,元歌击杀司马懿】

周瑜:“……”怎么做到的?

东方曜(崇拜脸):“不愧是师哥,真厉害!”

与此同时。

敌方大乔:“打野和法师怎么回事?你们两个打不过一级的元歌?”

司马懿:“…………”

诸葛亮:“红给我,谢谢!”

敌方黄忠:“你一个法师要什么红!问过我射手了吗?就算我答应了,打野答应了吗?!!”

司马懿:“好的,你拿吧。”

黄忠,大乔(沉默):“…………”

几分钟之后,中路。

周瑜(纳闷):“奇了怪了,诸葛村夫跑哪儿去了?他的兵线不要了?不可能这个时候去抓人吧。”

系统:【元歌击杀诸葛亮】

周瑜:“…………”

东方曜:“师哥,你们稷下F4有仇吗?散了还这么斤斤计较,老是抓我们的上单,还好元歌师兄厉害。”

周瑜:“…………”不不不,这误会可大了,他们之间才没有仇呢。

前几天还看到诸葛亮和司马懿对元歌嘘寒问暖,要啥有啥,不过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元歌老是甩脸色给诸葛亮和司马懿看。

东方曜(兴奋):“看来司马懿师哥也不怎么样嘛,我去反野啦。”

周瑜(想拦却没拦住):“哎,别去……”

几秒钟之后……

系统:【司马懿 击杀东方曜,助攻诸葛亮】

东方曜:“我不信,我去抓中路,周瑜师兄帮我。”

周瑜:“……好。”

一分钟之后……

系统【诸葛亮击杀东方曜,助攻司马懿

           诸葛亮二连击败周瑜,助攻司马懿】

周瑜:“………”

东方曜:“………”

元歌(冷漠):“打野和法师别送。”

【全部】诸葛亮:“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买一赠一。”

【全部】司马懿:“原本只打算抓周瑜的,哪里想到还来了个小贼。”

【全部】东方曜:“我才不是贼呢。”

【全部】司马懿:“我也没说你是啊,是你自己对上号了的嘛。”

【全部】东方曜:“……师兄帮我,这两人欺负我。”

【全部】周瑜:“帮不上,告辞。”

【全部】东方曜:“呜哇,元歌师兄……”

【全部】元歌:“吵死了。”

【全部】元歌:“我要红和蓝。”

【全部】东方曜:“可是我刚打完哎……”

【全部】诸葛亮,司马懿:“收到。”

全员(懵逼):“???”

敌方(打了个冷颤):“…………”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系统【元歌击杀诸葛亮

           元歌二连击败司马懿】

全程目睹我方给敌方送buff的黄忠和大乔随风凌乱jpg。

红蓝buff加身的元歌开始大杀特杀。

系统【元歌三连决胜黄忠

           元歌四连超凡大乔】

【全部】东方曜:“元歌师兄666”

【全部】周瑜:“6666,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厉害的。”

【全部】孙膑:“66666”

【全部】蒙犽:“强大,666666”

【全部】黄忠:“你们tm不要红蓝buff,给我啊!冲进敌方塔里送buff是怎么回事!!!”

【全部】诸葛亮:“元歌真棒,6666666”

【全部】司马懿:“当然,我家的。66666666”

【全部】大乔:“那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这两个人,好像,和元歌,呃……”

【全部】诸葛亮:“呵,你家的?脸比天还大!”

【全部】司马懿:“怎么,不服?下线,开小号,来pk。”

系统【诸葛亮,司马懿退出游戏】

【全部】全员:“……乔姐,你不是孤单一个人。”

元歌(烦躁):“俩sb,唔,疼……”

元歌揉腰jpg

【全部】元歌:“认输还是被打爆?选一个。”

敌方:“……”这元歌好嚣张啊。

元歌:“呵。”

五分钟后……

系统:【元歌锋芒毕露黄忠

            元歌二连击败大乔

            元歌三连决胜亚瑟】

系统:【诸葛亮,司马懿重新连接】

系统:【元歌四连超凡司马懿

            元歌五连绝世诸葛亮】

【全部】亚瑟(崩溃):“你俩还回来干什么,来送五杀的吗!!!”

【全部】诸葛亮:“是啊。”

【全部】司马懿:“打完收工,继续pk。”

全员随风凌乱…………

东方曜:“师兄,这……”

周瑜:“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周瑜(自言自语)“话说,前几天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重要的剧情……”

(我:是滴是滴,稷下F4里属你最懵。)





💭布林

神迹 four

小桃花×凤白


桃花仙儿临危受命团了颗蛋,没想到最后被吃干抹净了!


开心就好,不喜欢你划了就行。


小学鸡文笔,我尽量圆...ooc啥的……嗯……(团窝窝.)


“仙君~”

小孩儿抱着仙君的腰撒娇,要不是知道他是只白凤,仙君还真以为他是只狐狸变的。

“好了,起床吧,已经不早了。”


“嗯!”

心满意足,嘿嘿,昨天又亲了仙君。


人间年节将至,连带着仙源里都热闹了不少。

说来,李白自化形以来,生长的速度就没有以前快了,不过李白不在意,他倒希望日子再慢一些,好让他天天黏着仙君。


“仙君仙君,阿离回来拜年了!”一位兔耳少女背着一只包袱咬...

小桃花×凤白


桃花仙儿临危受命团了颗蛋,没想到最后被吃干抹净了!


开心就好,不喜欢你划了就行。


小学鸡文笔,我尽量圆...ooc啥的……嗯……(团窝窝.)





“仙君~”

小孩儿抱着仙君的腰撒娇,要不是知道他是只白凤,仙君还真以为他是只狐狸变的。

“好了,起床吧,已经不早了。”


“嗯!”

心满意足,嘿嘿,昨天又亲了仙君。


人间年节将至,连带着仙源里都热闹了不少。

说来,李白自化形以来,生长的速度就没有以前快了,不过李白不在意,他倒希望日子再慢一些,好让他天天黏着仙君。


“仙君仙君,阿离回来拜年了!”一位兔耳少女背着一只包袱咬着一根胡萝卜就这么蹦蹦跳跳地跳进了草庐。


仙君应了一声,手执一卷竹简立在挂满红线的古老书架旁温柔的微笑,眼波缱绻,额间一点柔白的印记温柔隽美,三千桃花灼灼都不抵他这一笑,世间光华万千,在一刻也黯然失色。


“仙君仙君,阿离观了三千大道,还是觉得仙源好,所以我就回来了!”少女捏着胡萝卜咬了一口,蹦蹦跳跳的捡了近旁的一只竹椅坐下了。

“咦,仙君,你又捡了个哪里的娃娃?”

阿离捞起了两只桃花小人儿,圆眼睛疑惑的看着两只眼睛都快黏在仙君身上的李白。


“受人之托。”仙君闻言俯身摸摸那蹲在地上捡红线的小孩儿,“小白,这是阿离,是只兔子姐姐。阿离,这是李白,是只白凤。”


“哦哦,白凤……”


正说着,仙源外传来一声虎啸,兔子耳朵动了动。

“仙君仙君不说了,有人找我!”然后一溜烟就跑了。


李白看看门口,又转过身来搂住了仙君的脖颈。

“仙君仙君~”

这孩子长得这样大了,仙君抱起来差点没抱动。

“再过些日子,我都抱不动你了……”


“那、那以后小白抱仙君!”


“……”这孩子,怎么说完还脸红了呢?



却是没等到仙君真抱不起这天,由着阿离闹完了年节凰昭就来了,只她一个,就这么一声金火的几户摔进了仙源。


“仙君,我来接小白。”


凰昭看着李白,李白望着她。

他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要走了,这是宿命。

他舍不得,转过头对上仙君的眼睛。


纵然诸葛亮心中万般不舍,可百转千回的牵挂有什么作用呢?

压下心头种种,仙君的面容是仿佛亘古不变的温柔。听说仙君还是人身时,那眼角眉梢都挂着傲然寒意,是何岁月涤洗,洗去他一身傲气呢?


“走吧。”


见他轻启薄唇,两个字,叫他肝肠寸断。


“仙君……”


“走吧,你要你的责任。”



看客莫怪我人笨嘴拙道不清个中原由,单看着小白凤个儿小却谈情说爱一把好手,实是这一个神鸟一个仙君捂的严实,叫小人不知从何说起。今日说来正好,我且于你慢慢细说。


原这白凤并非遗嗣,乃是这凤皇的涅槃,当年天下动乱伊始,凤、凰带着鸟族作为天道大军于六道内行平乱义举。延绵至今的动乱几乎胎死腹中,偏偏天不随人愿,有人行义举,便有人搅浑局。

凤皇受人所害,于大战中燃起了涅槃之火,火光时艳时暗,大凶之兆,整个凤族为护这上古之凤,倾尽全族性命,甘愿为凤皇做涅槃之火的燃料,涅槃之火整整燃了三昼夜。

当时,凰昭正带着族人在南部平定战乱,战火纷飞中她看到了那闪耀北界的涅槃星图,军心大乱,而这涅槃星图,恰是有心人下一步的信号……


鸟族几乎灭绝,这场霍乱也就绵延到了如今的时候……


凰昭带着凤卵求遍诸神,可这天道早就不是当年的天道了,刺杀几乎无处不在,最后,凰昭找到了女娲,然后她们来到了武陵仙源。


为使凤皇的身份不暴露,女娲特意融进了一颗灵珠压制凤卵内的灵力。


而如今,已经掩不住了。




“凤,整个青莲秘境的莲花都为你盛开了。”

“哦?我现在,想种桃花了。”

凤皇平生,生性爱花,花中又盛爱莲花、牡丹类,整个九重天上,这青莲秘境占尽了风光。








..

某秃头选手在线搞事。

Mingth

仙君的烦恼×一百块钱要怎么花

冬季,桃花林和人间四季可不一样,常年温暖。

这就是仙君一直穿一个衣服的原因!?

腊月寒冬,一位裹得很厚的青年男子头上还冒着雪,闯进来桃花林。

“这是?”自己还没意识到身体逐渐暖和。

跺了下脚,把自己身上的雪抖下来,自己明明是要去买年货的,走着走着就过来了?

赵云:我不会在外面冻僵了出现幻觉了吧!

“何人闯入?”

一阵声音悄然出现,在空旷无人的桃林这里显得很是突兀。

被提名的闯入者一阵语塞。“啊!我我我……”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渐渐传来,伴随着一阵桃花花瓣。

是个人!他踩着花瓣来了!

脸上写满了生人勿近,这样的人熟人也不行靠近吧。

赵云见他穿得这么少,不禁自己打了个冷颤,才...

冬季,桃花林和人间四季可不一样,常年温暖。

这就是仙君一直穿一个衣服的原因!?

腊月寒冬,一位裹得很厚的青年男子头上还冒着雪,闯进来桃花林。

“这是?”自己还没意识到身体逐渐暖和。

跺了下脚,把自己身上的雪抖下来,自己明明是要去买年货的,走着走着就过来了?

赵云:我不会在外面冻僵了出现幻觉了吧!

“何人闯入?”

一阵声音悄然出现,在空旷无人的桃林这里显得很是突兀。

被提名的闯入者一阵语塞。“啊!我我我……”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渐渐传来,伴随着一阵桃花花瓣。

是个人!他踩着花瓣来了!

脸上写满了生人勿近,这样的人熟人也不行靠近吧。

赵云见他穿得这么少,不禁自己打了个冷颤,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回答问题。

“哪个,我不小心就进来了这里,我也很迷糊哎!”

自己其实已经感觉他是这里的主人,自己好像给他添堵了,转头就去找刚才来的路。

可这里,除了桃林还是桃林啊!救命啊!

……

面前的神君就这样看着他的脸色一会变来变去,也不说话。

“这里不欢迎人类。”就撂下这么一句话,显得这个闯入者很小人地破坏了他的清净。

但仙君想了想,这里好像也很久没有来了呢。

转身一跃到一棵桃树上躺下,也不给青年出去的办法。

其实办法也不是没有,自己就是想报复一下这个闯入者,作为外人来到别人的地盘也不打声招呼,就这样大大咧咧滴!

侧身趴过去,闭眼休息了会,睁眼便看见这个青年站在他躺的树枝下面。

“嗯?”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那个,仙君我看你睡在上面,我不是怕你掉下来嘛。”

暗暗觉得这个人还不错。

纵身跃下,朝着桃林集密的地方走去,啊,那个人也跟过来了。

“来者是客,进来坐坐。”

赵云被这个高冷的人突然来的一句话噎住。

随着就跟着他走过去。

里面就一简陋的小木屋,也是,这地方怎么可能会有自己家的钢筋水泥。

桌上还摆着一些桃花酿,和一只粉粉的扇子。

摸了摸自个也还没买什么年货,就包个红包给他吧,转过身把一张粉色纸张给折成爱心模样然后递给那位神君。

“给你,介是红包,新年快乐。”自己好像忘记天上的神仙是不过节的,但还是递了过去。

神君低头看着这个精致的小爱心,自己也好久没收到礼物了,新年吗?头一次听说这种说法。

“谢”

赵云睡了一觉,然后睁眼就又是白雪皑皑的景象了,自己睡着了,而且还是公园的长椅上。

“我就知道是个梦。”

摸了摸钱包,这……这么少了一百啊!扭头四看也没看见匆忙逃跑的人,也没看见路过的人。

只看见一棵桃树就栽在自己的长椅旁边,哎?自己的手上怎么还系着红线?

某个时间,一位穿着厚重的男子在穿着清凉的男子面前胡言胡语,竟敢还说,自己不穿鞋!

:还是赶紧把他送回去吧!真是浪费了这几坛花酿。

啐!

雨花石

书童

我曾是一书童

随主人隐居山水之中

那年,他布衣高眠隆中

泛舟访友      寄情琴书

谋略兵法奇门遁甲藏于胸

世人皆称他为--卧龙

我仰慕于他,愿随他一生


那年,有三人三顾隆中

求贤若渴    将他说动

他舍了陇亩,为了苍生

后来,听说他势孤力穷

妻离子散    未改初衷

我只望他莫忘了归来躬耕陇亩

莫忘了少年旧梦

我,只是一书童


那年,他白日斜卧,最后安稳一眠

那年,他笑着对我说:

我帮主公打下江山后就回...

我曾是一书童

随主人隐居山水之中

那年,他布衣高眠隆中

泛舟访友      寄情琴书

谋略兵法奇门遁甲藏于胸

世人皆称他为--卧龙

我仰慕于他,愿随他一生



那年,有三人三顾隆中

求贤若渴    将他说动

他舍了陇亩,为了苍生

后来,听说他势孤力穷

妻离子散    未改初衷

我只望他莫忘了归来躬耕陇亩

莫忘了少年旧梦

我,只是一书童



那年,他白日斜卧,最后安稳一眠

那年,他笑着对我说:

我帮主公打下江山后就回来

那年,空城琴音未落

一星飞坠,凄冷了苍穹

我,仍在等


暮寒
执冬的结婚照 【咳咳咳……鸽子...

执冬的结婚照


【咳咳咳……鸽子回来了,换工具了,不是太熟悉,画的不好见谅,线稿】

执冬的结婚照



【咳咳咳……鸽子回来了,换工具了,不是太熟悉,画的不好见谅,线稿】

美狄亚•雪诺

【三国同人赛】番外•夜

虽空间里不变昼夜,但是众人已疲,灯火渐熄,各人的身后再次出现十六间独立的卧室。

姜维立刻劝诸葛亮休息,刘备赞赏地看了他一眼,也道:“孔明辛苦,快去休息吧!”眼神殷切至极。

诸葛亮一笑起身,行礼如仪:“诸位也辛苦了,都赶快休息吧!主公、陛下,我告退了。思远,你过来一下。”

诸葛瞻连忙过来,侍立在诸葛亮身边,为他打开门。

诸葛亮看了一眼房中布置,身体一晃,诸葛瞻连忙扶住他。

诸葛亮很瘦,手下的身躯近乎一具蜀锦包裹的骸骨。诸葛瞻又想到之前吃饭时,无论是刘备刘禅的殷殷命令,还是姜维的不懈劝说,诸葛亮都没怎么吃,只是兴致勃勃地和赵云聊天。

就这一晃神的时候,诸葛亮已经走了进去,诸葛瞻忙跟上,...

虽空间里不变昼夜,但是众人已疲,灯火渐熄,各人的身后再次出现十六间独立的卧室。

姜维立刻劝诸葛亮休息,刘备赞赏地看了他一眼,也道:“孔明辛苦,快去休息吧!”眼神殷切至极。

诸葛亮一笑起身,行礼如仪:“诸位也辛苦了,都赶快休息吧!主公、陛下,我告退了。思远,你过来一下。”

诸葛瞻连忙过来,侍立在诸葛亮身边,为他打开门。

诸葛亮看了一眼房中布置,身体一晃,诸葛瞻连忙扶住他。

诸葛亮很瘦,手下的身躯近乎一具蜀锦包裹的骸骨。诸葛瞻又想到之前吃饭时,无论是刘备刘禅的殷殷命令,还是姜维的不懈劝说,诸葛亮都没怎么吃,只是兴致勃勃地和赵云聊天。

就这一晃神的时候,诸葛亮已经走了进去,诸葛瞻忙跟上,门在他身后自动关上了。

房间里清雅简朴,不是诸葛瞻熟悉的武乡侯府,也不是他记忆里的相府,显然也不是任何一座官宦的宅邸。

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南阳的草庐。

诸葛亮握住儿子的手,说:“要是你娘也在这儿就好了。”

诸葛亮绕着房间走了一圈,让诸葛瞻坐下,自己也坐在他面前。父子对坐,中间放着茶盏。

没有茶水,只有普通的热水。诸葛瞻为父亲倒一杯,诸葛亮接了却没有喝,说:“当年主公来找我,就是坐在这里……”

诸葛瞻立刻起身。

诸葛亮笑了:“你坐着吧,这不如外面的椅子舒服,像我这样也行。”他抱膝侧坐,神态舒展。

诸葛瞻小心翼翼地跪坐下。

诸葛亮看着儿子,缓缓地说:“思远,能跟我说说,你的事情吗?”

诸葛瞻生硬地回复:“没什么好说的。”

诸葛亮笑道:“就,说说伊好吗?我想知道这位儿媳如何?”

“她很好!”诸葛瞻大声地说,正对上诸葛亮含笑的双眼。

难怪先帝将父亲比作水,诸葛瞻心想,那双眼睛清澈灵动,带着极大的包容,仿佛你说什么都会被接纳、被滋润。

于是他说道:“父亲你去世后不久,娘也走了。陛下、以前相府的人都挺照顾我的。但是陛下似乎觉得还不够,我十七岁那年,他把伊嫁给了我。”

诸葛亮悠悠一笑:“我娶你娘要晚些,是二十岁。”

诸葛瞻迟疑道:“第二年,我就入仕了……也没什么可说的。”

诸葛亮轻轻笑道:“我更想听你亲口告诉我,而不是从别人口中或者史书上知道。”

深藏在心底的一切终于有了宣泄的可能,一开口诸葛瞻就已经停不下来了,也没什么顺序,完全想到什么说什么:“陛下授予我军师将军一职,但其实我根本没有打过仗……但凡有什么好的政策,百姓都说是我的主意,其实跟我完全没有关系……我做不到你那样,黄皓,还有姜维……”

诸葛瞻越说越激动,甚至站了起来。诸葛亮一言不发地听着,面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等诸葛瞻终于歇口气的时候,他递杯水过去,诸葛瞻猛然回神,连忙敛眉低目,恭谨地坐下。

诸葛亮问:“都说完了吗?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诸葛瞻点头又摇头。

诸葛亮便说:“那接下来好好听我说,可以吗?”

诸葛瞻点点头,说:“是。”

诸葛亮说:“我觉得你做得很好了,超过了我的预期。”

诸葛瞻不敢相信地看着他父亲。

诸葛亮说:“我说的是真的。你甫一出仕,就获得了巨大的声誉,但这没有使你冲昏头脑。”

“因为那些不是我做的!”诸葛瞻有些绝望地说,“我知道百姓们会称赞我,跟我没有关系,只是因为我是你的儿子!”

“对啊,你知道。”诸葛亮淡淡地说,“你知道哪些是你应得的奖赏,哪些是无关的虚浮。你知道自己是谁,也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我不知道。”诸葛瞻更加绝望,“眼看着季汉将倾,奸宦惑上,朝政幽微,外将黩武,我根本什么法子都没有!”

“那个啊,没关系。”诸葛亮笑着说。

诸葛瞻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父亲——没关系?这些都没关系?

“毕竟季汉的问题很大,不是谁都有办法改变的。”诸葛亮说得云淡风轻,但又笃信无比,“你只是刚好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而已。”

“如果是父亲的话,一定可以吧!”诸葛瞻无奈地说。

“啊,这个嘛,正是我想说的,治政驭国需要锻炼,没有谁天生就会的——别看我当初跟主公说得那么好听,后来我也吃了不少亏呢!”诸葛亮狡黠地一笑,“主公对我一直很信任,倾尽所有,不过嘛,主公当初的'所有'也没多少,所以我有幸能够一路练手上来。”

诸葛瞻看着父亲眼里的精光,调皮得很。

“你没有经验,不知道怎么做很正常。我和你娘对你的要求也就只有'忠''信'修我而已,你能身体力行地做到就很好了。”

诸葛瞻还是不明白,或者说他不肯承认:“父亲,你对我的期望就是……这样?”

诸葛亮说:“难不成我还希望你跟我一样,出将入相、执掌大权?”

诸葛瞻默然无对。

诸葛亮笑道:“行啦,我看你也挺累的,去休息吧。”

诸葛瞻看了看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床榻,无论如何挤不下,别别扭扭地告辞。结果一开门就看到刘备立等在门外,连忙行礼离开。

刘备看着踞坐在草庐里的诸葛亮,语气也有些生硬:“还不休息?”

诸葛亮道:“主公也早些休息才是。”

刘备说:“我看你睡了我再走。”

于是诸葛亮就站起来,走到门前团团行礼,然后当着刘备的面把门关上了。

******

空间里的各位,都是刚死不久的,死因或多或少还在影响着他们:比如曹操的头风依旧搅扰得他夜不能寐,比如张飞总是觉得脖子上凉飕飕的,比如刘备半夜拉肚子起夜了三次——于是他干脆不睡了,反正一生征战的底子在,体力也在逐渐恢复,于是他出去,走到了诸葛亮的房间前。

犹豫半晌,刘备还是推门进去了。诸葛亮已经睡下了,房间里却依然点着一盏灯,大概是诸葛亮后来宿在营帐里的习惯吧——他需要随时能起来听取军机、查看军情。

刘备走过去,俯身将灯火移开,他觉得自己已经够轻巧的了,但还是惊醒了诸葛亮。

诸葛亮起身,刘备连忙去扶他:“怎么起来了?”

听到刘备的声音,诸葛亮一顿,反应过来此时不是中军大帐,心情一松,于是就又要躺下。刘备却已坐下,诸葛亮就靠在他身上,说:“主公,半夜来有事吗?”

“想找你聊聊。”刘备抓住了诸葛亮下意识去摸羽扇的手,放在自己膝头,说,“就说说瞻儿的婚事吧。”

诸葛亮看不见刘备,就闭着眼睛养神,说:“我很满意这桩婚事。”

“嗯,我也是。”刘备借着灯火打量诸葛亮的手,那双手太过纤细,微弱的血管狰狞地布着,还在模糊地搏动,一时间竟让他怀疑他们是否真的死了,“我也很喜欢尚儿。”刘备补充。

“主公没抱上孙子,挺遗憾的吧?”诸葛亮轻笑,震动连带着传到刘备心里。

“你还不是?”刘备也笑。

“我不一样。”诸葛亮突然反抓住刘备的手,说,“我的孙子攀儿比瞻儿还大呢。”

“哦,我忘了诸葛乔。”刘备似乎很后悔地扼腕,因而身体动了动,嘴唇几乎贴上了诸葛亮的耳朵,“可是孔明也忘了林儿吗?”

诸葛亮轻轻一叹:“主公,如今我们皆是死人,这里又是个临时的所在,可曾想过之后会如何?”

刘备也附耳悄声说:“孔明是不愿见封儿吗?”声音轻柔无比,似乎怕惊扰了两人共享的这个宁静之夜。

“只要主公在,我没有不愿见到的人。”诸葛亮说,“更没有不敢见的人。”他把刘备的手抓握到自己胸口,深吸一口气,缓缓地道,“大概只有愧见常房了吧。”

刘备听说过常房,不由得一怔:“你杀了他?”

“还有他的几个儿子,并流放了他的几个弟弟。”诸葛亮说,他突然一笑——刘备感觉到手底下的震颤,“我当初下命令的时候不迟疑,后来十年也没后悔,现在又有什么愧不敢见的呢?”

刘备不由自主地问:“孔明,你有没有后悔过某事?”他本不该问的,但是诸葛亮的政治魄力总能让他震惊,有时候不免有些愧怕。

“有。”诸葛亮答得很肯定,也很坦然,“我唯一后悔之事,就是当初主公来时贪睡了片刻,不然或许能和主公多聊会儿。”

诸葛亮坐起,翻身直视着刘备,两人的手还握着,自然放在二人之间:“我只会对完全可以由我支配的决定,且假若这么做确实能让我更满意的情况后悔。”

灯火幽微,但诸葛亮的眼神非常明亮,刘备心下一动,诸葛亮却侧身让开了:“主公愿意挤一下吗?”

“这……挤得下吗?”刘备还是怀疑这单人床榻。

“这边又不是墙。”诸葛亮又躺下了,几乎让出了大半的被子和整个枕头。

刘备就躺下了,担心诸葛亮掉下去,就伸手把他搂住:“你太瘦了,我一只胳膊就能环抱你。”

“是主公手长。”诸葛亮的身体从两人之间传来,有些闷。

“再睡会儿吧。”刘备说,“最好像当初我来找你时那样,在草庐里一睡大半天。”

“嗯。”诸葛亮的声音就像那似真似幻的月色,晕染在黑夜中。

tbc

演员梗真是要命,看《大秦帝国》里面驷儿来找稷儿,其他长辈没来,因为他爷爷和二舅被诸葛亮抓去了23333

麻璃央
在草稿上突然想到的梗: 子龙与...

在草稿上突然想到的梗:

子龙与诸葛亮同在一座城里,突然敌军来犯。

子龙带着几十号人站在城门口,守着后方在城内卧病在床未能及时撤退的诸葛亮。

“吾乃常山赵子龙!”

“先生亦在城中,休得猖狂!”

“速速退下,饶尔等不死!”

战场上,硝烟四起……

在草稿上突然想到的梗:

子龙与诸葛亮同在一座城里,突然敌军来犯。

子龙带着几十号人站在城门口,守着后方在城内卧病在床未能及时撤退的诸葛亮。

“吾乃常山赵子龙!”

“先生亦在城中,休得猖狂!”

“速速退下,饶尔等不死!”

战场上,硝烟四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