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诺伊尔

16.7万浏览    4751参与
Burkller83
巨龙:公主有危险 我先带她离开

巨龙:公主有危险 我先带她离开

巨龙:公主有危险 我先带她离开

风戏
🔴⚪爱你所有的传统,激情和成...

🔴⚪爱你所有的传统,激情和成功。

南部之星,永远闪耀在世界的巅峰。

🔴⚪爱你所有的传统,激情和成功。

南部之星,永远闪耀在世界的巅峰。

欤旅是只单身汪

Manuel Neuer on his mistake: "It was a 50-50 situation. If I fouled him, it would have been a red card. That's part of my game and it happens"

知错不改。下...

Manuel Neuer on his mistake: "It was a 50-50 situation. If I fouled him, it would have been a red card. That's part of my game and it happens"

知错不改。下次还敢。

不愧是你。爱了爱了。

柠m酱_tk麋露

自制一个德国球员小瓶子

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这个版本

原图放p2啦


(于是开始期待分到死亡组的欧洲杯_(:_」∠)

自制一个德国球员小瓶子

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这个版本

原图放p2啦


(于是开始期待分到死亡组的欧洲杯_(:_」∠)

鱼予玉你们随便

【ABO/Dystopia】Allemagne·寒光照雪衣

ABO生子/OOC

主线情节相关番外/快跑啊是刀子


————分割线————————


 (上)

阵亡名单搁在M·诺伊尔的办公桌上已经有一会儿了,但守卫部最高长官并没有翻阅过。作为战争老兵和高级军官,诺伊尔早已熟悉死亡,18岁之后那无影无形的东西一直环绕着他,带走过他最好的朋友,如今也开始带走他最喜欢的后辈。大多数Allemagne居民并不知道自己头顶地面上积雪落上多少人的血,不过守备部的档案库里,每年都有年轻人的档案上被打上鲜红色的“阵亡”图章,其中不乏年轻天才,他们有的已经开始计划结婚,而有的甚至还没谈过恋爱。

“长官,到了您该去慰问战争遗属们的时候了...

ABO生子/OOC

主线情节相关番外/快跑啊是刀子


————分割线————————


 (上)

阵亡名单搁在M·诺伊尔的办公桌上已经有一会儿了,但守卫部最高长官并没有翻阅过。作为战争老兵和高级军官,诺伊尔早已熟悉死亡,18岁之后那无影无形的东西一直环绕着他,带走过他最好的朋友,如今也开始带走他最喜欢的后辈。大多数Allemagne居民并不知道自己头顶地面上积雪落上多少人的血,不过守备部的档案库里,每年都有年轻人的档案上被打上鲜红色的“阵亡”图章,其中不乏年轻天才,他们有的已经开始计划结婚,而有的甚至还没谈过恋爱。

“长官,到了您该去慰问战争遗属们的时候了。”门外说话的并不是勤务兵,诺伊尔听得出,那是禁卫军9081小队新队长T·维尔纳的声音,“我请求和您一起去……他们……他们……”他声音哽咽,后半句话根本说不出来,诺伊尔几乎要透过门看见他努力吞咽眼泪痛苦憋得脸通红的样子。

“好的,没问题。”诺伊尔并不忍心拒绝他的请求,“进来说如何?”

“不用了,谢谢您长官。”

连串的军靴脚步声渐渐远去,沉重的令人透不过气的死气沉沉让诺伊尔不停眨眼睛。说实话诺伊尔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倒不是因为他是所谓铁血Alpha讨厌哭哭啼啼,而是对于那样几乎将人吞噬的悲伤面前,他觉得自己是那样的无力。

地下城时代以来资源一直难得,各个地下城之间为了一点石油或者一点能直接融化为纯净水的雪块都要大打出手,虽然自己在家里也养着十几座核反应堆,净水厂的员工每天都过着闲适恬淡的生活,但这并不妨碍蛰居地下憋到荷尔蒙冲脑的各家Alpha初一打照面就打的火花乱溅,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都丢到一边,最后斗到抱在一处激情四射,看得彼时年轻的诺伊尔目瞪口呆,探寻的目光找到一边默默偷吃补给坚果的P·拉姆,拉姆眨巴眨巴眼睛摇摇头,满脸写着拒绝三连。

彼时诺伊尔不过刚刚20岁,眼睛甚至还透着一点傻气,可头脑和身体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作为装甲防御兵,他曾凭一己之力保护队友从重重包围中全身而退,银色的盾牌在雪地里反射灼眼的银光好似天神下凡。

好吧,最后一句是所谓英雄故事演绎的结果。鬼知道什么时候那些原本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就变成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也曾经眼睁睁看着自己力不能及,身边的伙伴中弹倒地再也没有起来过,那张脸透过玻璃面罩看不清楚,耳机里传来的是他弥留之际最后的声音:“请……替我……照顾好我的……”他知道自己这位朋友,正是了无牵挂的22岁,心中所系只有一个刚刚18岁的幼弟,幼弟是Omega,最是不敢掉以轻心的。

他代替自己的朋友去参加了那个男孩子的毕业典礼,递上祝贺花束——鲜切花朵在任何一座地下城里都是稀缺品,准备好的台词已经浑然忘记,憋得脸通红之后才挤出一句:“祝贺你毕业,Benny.”

“谢谢。”那个漂亮男孩子也以微笑作答。那一瞬间诺伊尔觉得自己的魂被人勾走了,又好像是心被挖走一块,连耳朵尖都是通红的。一周之前,那个男孩在听说自己自己哥哥死讯时在他怀里放声大哭,他的心也跟着揪紧,那也是他第一次体会到那种噬人的悲伤,或许如果自己再努力一点,这个孩子就不会如此肝肠寸断。

是的,是他不够努力,所以他必须更努力。

 

进门他第一眼就看出角落里那个金发的Omega已经怀孕了,虽然穿着大几码的黑色卫衣,但是他掩饰不住已经开始显怀的腹部,也掩饰不住自己眼中的疲惫和水汽。诺伊尔一个个握手问候过去,直到最后才握住那个年轻人微微出汗的手,想说一句保重自己,却最终只是用另一只手拍了拍年轻人的手背。金发男孩身边棕色头发的清瘦男生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肩膀:“先生,请原谅,他现在状态不太好。”

诺伊尔认得J·德拉克斯勒,9081小队失踪的队长L·格雷茨卡把他收留在禁卫军宿舍这件事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如今他住在金发男孩的公寓,照顾失去孩子父亲的Omega,互相舔舐伤口,抱紧尸体未找到的希望乞求奇迹发生。等他安顿好布兰特,他回到诺伊尔这里。

“现在搜寻队还在寻找他们。”

德拉克斯勒笑着轻轻摇了摇头:“不可能的,先生,您最清楚不过。”

诺伊尔也摇了摇头,这样的微笑摇头,他记得从前有个人也经常如此。

“不过我不会这样和他讲的。每天早上我都会告诉他,奇迹是有可能会发生的。”

“如果奇迹没有发生,那你这样等于是害了他,虚妄的希望会变成最无法接受的失望。”

“总之一切等Kaia平安诞生吧。”

“Kaia?”

“是的先生,产检显示他们有了一个漂亮的女儿。名字是他自己决定的。”

闲得没事翻人名词典是诺伊尔的爱好,他记得Kaia这个名字有两个意思:大海和土地,他有点不明白布兰特的用意。不过或许布兰特根本没费心翻过人名词典,他只是用了Kai的女子格式。

翻人名词典找名字实际上是Benny的习惯,他就是喜欢去研究名字,玩文字游戏;他也喜欢诗歌,还尝试创作这种灭亡的文字形式,但总是写到一半就扔掉。“写出来也没人能看懂,更何况我根本就写不出来。”Benny说这句话的时候坐在他对面,双手撑脸看着诺伊尔把他做的炖菜吃的连一滴汤都没剩,脸上的笑意像水一样双手掬不住。等诺伊尔洗了碗回来卧在他身边,他缩进他的臂弯蜷成一团像只小兔子:“不过最近有个学生,他蛮聪明的,我感觉他能懂我想说什么。”

某些人顿时吃起飞醋,话音也阴阳怪气起来:“是哪位小天才?”

“才不是你们这种头脑发达四肢简单的Alpha,”Benny回头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作势要挣扎出去却反而被摁住,不过Benny也不是吃素的,一下子某些人的前臂上就多了几条血痕,气得诺伊尔大叫:“你这小兔子怎么爪子也这么利?!”然后开始挠他的痒,两个人闹成一团。

很久以后诺伊尔才知道Benny所指的“聪明学生”会变成守卫部的公开秘密,不过见那孩子的第一眼他就不得不感慨,虽然外貌上没有一丝相似之处,但德拉克斯勒那股内敛清冷的气质,像极了他的老师。

“您说,真的存在奇迹么?”

此时此刻,是活生生的德拉克斯勒在对他说话。诺伊尔想了想,也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如果奇迹真的存在,那Benny当初应该不会离开我了。”

“那件事情我听老师说过,没能救下老师的哥哥并不是您的错。”

“但我也的确隐瞒了他,而且,没能救下他,没能阻止这么多孩子白白送死,的确是我的错。”

德拉克斯勒目送那个背影离开房间,恍惚间觉得诺伊尔瘦了。


伊酱呵呵了。

回归了!!!!首先,第一件事!给北极新鱼交话费%!#!第二件事!一年过去我的脑子退化严重,大概退产文圈,我现在已经不会写东西了。。。文的话随缘更(其实画也是。。。/不别打我

我以前的文坑大概是填不了了。。。我真的不会写了现在。。。(沮丧

回归了!!!!首先,第一件事!给北极新鱼交话费%!#!第二件事!一年过去我的脑子退化严重,大概退产文圈,我现在已经不会写东西了。。。文的话随缘更(其实画也是。。。/不别打我

我以前的文坑大概是填不了了。。。我真的不会写了现在。。。(沮丧

水曲柳台老榆木桌面

【情人节总结】穆勒对诺伊尔的形容变化

从去年九月份开始,穆勒就开始突然密集的对诺伊尔进行公开表白,像是“我的门将”“我心中的最佳”以及“心中的特别存在”等狗粮噗噗噗的就砸了过来,导致一众德媒虽然酷爱在这两位身上找话题刷稿子,但是却十分抗拒采访他俩对彼此的看法,反正话题也刷不出来,还要被硬塞一嘴口粮,谁干啊?


说到这里,我就难免开始回忆穆勒这些年到底是怎么形容诺伊尔的。

1. 初识

大概是2012年左右?我记得我看过一篇采访穆勒的报道,当时就有记者问了穆勒对诺伊尔的第一印象,我记不太清了,而且相关稿子也是因为时间太久也找不到了,但是我记得有这么一句“我记得他当时守门挺厉害的,还染了头发。”

所以最初就是跟一般球...

从去年九月份开始,穆勒就开始突然密集的对诺伊尔进行公开表白,像是“我的门将”“我心中的最佳”以及“心中的特别存在”等狗粮噗噗噗的就砸了过来,导致一众德媒虽然酷爱在这两位身上找话题刷稿子,但是却十分抗拒采访他俩对彼此的看法,反正话题也刷不出来,还要被硬塞一嘴口粮,谁干啊?


说到这里,我就难免开始回忆穆勒这些年到底是怎么形容诺伊尔的。

1. 初识

大概是2012年左右?我记得我看过一篇采访穆勒的报道,当时就有记者问了穆勒对诺伊尔的第一印象,我记不太清了,而且相关稿子也是因为时间太久也找不到了,但是我记得有这么一句“我记得他当时守门挺厉害的,还染了头发。”

所以最初就是跟一般球员一样的感觉,没什么特殊的。

2. 18/19赛季之前

随便选几个穆勒的Facebook


“祝贺我的队友诺伊尔入选最佳十一人”


"祝贺我们的世界级门将29岁生日快乐“


"对战尤文的比赛非常激烈,所有的拜仁球员(大概除了Manu)都拿出了辛苦的表现。”(你看这时候还能开玩笑,现在就不敢了)



“上半场诺伊尔有个漂亮的拦截,帮助我们守住了0:0”

总而言之,穆勒一直很能吹胖,但是不妨碍带有一定商业吹的成分,但是吧~你们也能看出来这已经是关系不错了才会专门提出来夸夸。

3. 18-19赛季

这就是你胖养伤空缺的一个赛季,大概也就是因为第一次隔这么久没有胖在身边,加上老大哥拉姆的退役,穆勒或许真的开始好好想了想,明白了诺伊尔在心里的位置,远不只是“好基友”那么简单了。

先看这条生日帖,也是你胖受伤后第一次进行室外跑步的那天,你看穆勒整个预期都是万分兴奋!

“这绝对是送给Manuel最棒的礼物了,队里的每个人都为你感到高兴!!!亲爱的诺伊尔,我祝福你生日快乐,以及在康复之路上一切都好,要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健康!早日伤愈归来,在康复之路上一路好运。真的是美好的一天呢~”

看看这一串串的感叹号,一个个的强调~~这是恨不能直接跳起来吧?


更不要提胖回归训练之后,穆勒跑去四处点赞了。甚至于胖刚刚回归比赛,穆勒也跑去各种祝贺胖回归的帖子下面点赞了一圈



之后,在一个欧足联的小活动中,让穆勒一个单词形容队友,穆勒形容其他队友都是”运球艺术家“,”清道夫“之类的跟位置有关的描述后,只有对你胖用了“猫”这个有点像私人的描述。

从这里我们就能看到,穆勒对诺伊尔的态度已经开始逐渐私人化了。


4. 18/19赛季至今

很多人注意到,从诺伊尔正式回归的18/19赛季开始,这两个人腻腻歪歪的瞬间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而我也写了我的推测,也就是这两个人是在经历了诺伊尔一整年的伤病之后开始领悟到了彼此的重要性,也就更珍惜彼此。

最厉害的那一次,莫过于诺伊尔生日那天,穆勒家的马特别给面子的生了一匹小马,而就因为小马和诺伊尔一天生日,所以穆勒也给小马起名Manuel。所以这匹马的全名就是Manuel Mueller,这也太猛了。简直像是给自己和胖整了个儿子啊。

就在若干球迷说怕不是穆勒还会给其他小马起队友的名字的时候,在去年的一个采访中,穆勒明确告知自己不会用队友的名字命名小马。所以,这也透露了一点,诺伊尔在穆勒心里,已然不只是“队友”了。



到了19/20赛季,大家都知道赛季初穆勒因为库蒂尼奥的加盟,被长期搁置板凳。当时高层的态度暧昧,科瓦奇态度坚决,导致更衣室一度十分紧张。而诺伊尔更因为特尔施特根的没完没了的挑衅被媒体长期推到风口浪尖,抓住一切能抓住的球员和名宿来问站队问题,这其中也包括穆勒。结果穆勒说出了那句十分瞎眼的话,

“从他们两人之间抉择自然很难,但是…Manu一直都是我的门将,所以我当然站在他那一边。”




而不久之后,一个英文采访里,在记者问穆勒心里合作过最厉害的球员TOP3之后,穆勒提到诺伊尔之后用了这么一段话:

“诺伊尔在我心中是世界最佳门将。诺伊尔对我的职业生涯非常重要,在俱乐部和国家队都是。我想给他在我心里一个特殊的定位……(努力想,没想出来之前就被记者紧急打断了)”

(当然我现在都抓耳挠腮想知道到底那个特殊的定位是什么啊啊啊啊啊)


当然现在从社媒我们也能看到,穆勒隔三岔五就要找个机会吹吹胖,以前还是比赛中的精彩表现,现在是小到一个过人,大到救场表现,都要吹一吹。甚至连记者给诺伊尔拍的写真也要赞一赞……真的是……yi

甚至连“我们好好训练这样就可以帮助Manu继续零封了”这样瞎眼的话都写得出来,你让弗里克怎么想啊喂?



嗯~ o(* ̄▽ ̄*)o

大概是因为穆勒太能秀恩爱了,所以记者也忍不住用Neuer和Neujahr的谐音梗来调侃了一把穆勒。


在最后结束的时候,记者突然问了一句“Neuers Prozess?(诺伊尔的进展呢?)”

穆勒:(撇嘴😕)那只能让Manu自己说。

记者:哦不不,他是问你‘Neu-jahrs-Prozess’(新年的进展)【因为Neujahr发音和Neuer接近】

穆勒:哦!(开始傻乐)

指指记者,(你耍我!)

然后就在记者的哄笑声中离开了。


所以以后还会升级成什么样,让我们拭目以待好了。~

欤旅是只单身汪

《51》专访拍的硬照。

请多拍一点。谢谢。

《51》专访拍的硬照。

请多拍一点。谢谢。

提醒爱上诺伊尔小助手
临摹的 我爱他俩 我cp真的

临摹的

我爱他俩

我cp真的

临摹的

我爱他俩

我cp真的

流年若光

死亡遗书(2)来自伊兰迪

对于一个合格的杀手来说,眼下这种状况是绝对的失职。

  任务目标已经发现了他,并且给予了反击。

  最后一个任务果然很难搞。伊兰迪躲在墙后,右手的手指间爬满了鲜血。

  完成这个任务就可以毫无顾虑地离开了。他咬了咬牙。

  绝对,绝对不能败在这个人手上!

  整个暗联的人,包括索伦森,都不知道他在背地里加入了邪灵这个杀手组织。

  他一般只会被威斯克派去刺杀那些大人物,因为他的手法向来以快准狠被同行所敬仰。

  这次的任务,真是意外地有些难搞呢…

  连资料也只有那么薄薄的半页。

  “出来吧,我看到你了。”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突然响起。

  是,诺伊尔?!

  居然被...

对于一个合格的杀手来说,眼下这种状况是绝对的失职。

  任务目标已经发现了他,并且给予了反击。

  最后一个任务果然很难搞。伊兰迪躲在墙后,右手的手指间爬满了鲜血。

  完成这个任务就可以毫无顾虑地离开了。他咬了咬牙。

  绝对,绝对不能败在这个人手上!

  整个暗联的人,包括索伦森,都不知道他在背地里加入了邪灵这个杀手组织。

  他一般只会被威斯克派去刺杀那些大人物,因为他的手法向来以快准狠被同行所敬仰。

  这次的任务,真是意外地有些难搞呢…

  连资料也只有那么薄薄的半页。

  “出来吧,我看到你了。”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突然响起。

  是,诺伊尔?!

  居然被请来当保镖吗?

  哼,看来应该是什么大人物呢。

  伊兰迪拉起黑色的面罩,在确认诺伊尔不会认出他后,将枪口瞄准了目标。

  枪响,血溅。

  目标在诺伊尔震惊的目光中倒在了血泊里。

  他的枪法,居然和伊兰迪不相上下吗?

  伊兰迪向来被暗联里的人称为神枪手,能和他的枪法不相上下的人,诺伊尔还没见过几个。

  不过,杀手榜第一的那位,就和伊兰迪的枪法不相上下。

  有好几次,诺伊尔在查看尸检报告时,每次被判定为这位“N”所犯的案时,每个死者都是一枪毙命。

  这次来的应该也是他。

  但是他这次为什么要戴面罩?

  在往常,根据目击者含糊不清地描述,他一般是不戴面罩的。

  难道是怕被什么熟人撞见,认出来?

  不应该啊…

  这次任务伊兰迪推脱说有事来不了,而且这个人的行事风格有点像伊兰迪…

  两个人都是快,准,狠。

  刚刚那个杀手跳出来的时候诺伊尔没看清楚他的脸。但现在回忆起来,他的身形和伊兰迪有点像。

  “伊兰迪…?”诺伊尔试探着开口,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也对,毕竟伊兰迪是不可能会加入邪灵的。是他想太多了。

  而这边的伊兰迪却是被吓了一跳。诺伊尔居然已经认出他了?

  伊兰迪当机立断,决定立刻撤退。

  任务目标已经被杀死,再待下去迟早会被诺伊尔发现。

  伊兰迪虚晃一枪,想趁诺伊尔不注意逃走,却没想到腹部中了一枪。

  是凯兮…

  在暗联里,只有凯兮会狙击。

  伊兰迪强撑着逃走了,在逃过了追捕后无力地倒在了一条小巷里,将身上的黑衣脱下,将面罩扯下和黑衣一同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拿出了手机。

  上面显示着诺伊尔的几十个未接来电。

  他颤颤巍巍地回拨,对方立刻接通了。

  “伊队,你在哪?”

  “诺伊尔,你听我说…”

  “我碰到了你们这次任务的那个杀手…”

  “他打伤了我,我…我可能回不去了。”

  即使到死,伊兰迪也不愿让他们知晓真相。

  腹部火辣辣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伊兰迪他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他未等诺伊尔回话,接着说了下去。

  “能认识你们,我很开心。原谅我先走一步…”

  “伊兰迪!”

  “那个杀手也被我伤了,他应该也活不了了,我们算是同归于尽吧…”

  “诺伊尔…你听着…”

  “我…”

  “我喜欢你。”

  电话那头,无疑已经哭成泪人。

  “你赶紧给我滚回来!别吓老子…”诺伊尔在电话那头吼道,“你回来了,我就和你交往…”

  可惜,那个人再也听不到了。

  没过多久,暗联等人找到了伊兰迪的尸体,以及那个他未打完的电话。

  自始至终,他一直都是他们的好队长。

深海冻原
只要我不说,就没人知道我在画诺...

只要我不说,就没人知道我在画诺伊尔

只要我不说,就没人知道我在画诺伊尔

水曲柳台老榆木桌面

哈哈哈哈哈哈

Thomas:Manu可以飞!

哈哈哈哈哈哈

Thomas:Manu可以飞!

Burkller83

诺伊尔好温柔 我连他打的广告都好爱呜呜

诺伊尔好温柔 我连他打的广告都好爱呜呜

Burkller83

诺伊尔把Adidas的广告打得好棒 更爱的是那个大头贴哈哈哈画风太可爱 如果哪天出手游了我第一个玩!!(胡言乱语

诺伊尔把Adidas的广告打得好棒 更爱的是那个大头贴哈哈哈画风太可爱 如果哪天出手游了我第一个玩!!(胡言乱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