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诺埃尔

8414浏览    105参与
堕梦

把页游和手游结合了一下

就当做我流私设诺埃尔吧

P2是另一个版本

有空就细化


把页游和手游结合了一下

就当做我流私设诺埃尔吧

P2是另一个版本

有空就细化


云来
看完归来剧情决定加推诺氏骨科...

看完归来剧情决定加推诺氏骨科

就是……哥哥把妹妹吃掉这种剧情也太不子供向了吧???

看完归来剧情决定加推诺氏骨科

就是……哥哥把妹妹吃掉这种剧情也太不子供向了吧???

云来

诺埃尔我跟你嗦!!!就算是恶灵穿成这样也是会被淦的!!!!(诺哥立绘截图见P2)

这个游戏是怎么肥四,决定正反派的标准是衣服的暴//露程度吗???

顺便吐槽一下,从十八章开始一次要花60个四叶草我真是服气了,上一章还只要花四十多,现在天天氪金都不够花的

诺埃尔我跟你嗦!!!就算是恶灵穿成这样也是会被淦的!!!!(诺哥立绘截图见P2)

这个游戏是怎么肥四,决定正反派的标准是衣服的暴//露程度吗???

顺便吐槽一下,从十八章开始一次要花60个四叶草我真是服气了,上一章还只要花四十多,现在天天氪金都不够花的

欣若轻盈

?反正我是蒙了

页游曾提到过薇安是佐伊按照某个人的样子亲手做的玩偶,所以她们中有一个是?

?还有诺哥你怎么了诺哥?

图片太多了有些拼在一起了。

?反正我是蒙了

页游曾提到过薇安是佐伊按照某个人的样子亲手做的玩偶,所以她们中有一个是?

?还有诺哥你怎么了诺哥?

图片太多了有些拼在一起了。

堕梦

有很大时间差

以前的账号找不到了就从零开始补剧情

没有诺埃尔陪我飞了(寂寞)

有很大时间差

以前的账号找不到了就从零开始补剧情

没有诺埃尔陪我飞了(寂寞)

秋葬凋零
【小花仙情人节24h/19:0...

【小花仙情人节24h/19:00】【诺伊】


【跟我越过这片黑暗,我将成为引领你的光】

【小花仙情人节24h/19:00】【诺伊】



【跟我越过这片黑暗,我将成为引领你的光】

林安悦☆

【LPPT】怪盗少年漂流记(诺埃尔中心)

依旧是无CP向的古暮跟诺埃尔的相爱相杀()

依旧私设如山OOC预警


还完战队的两篇债让我再瘫一会儿


【一】

  古暮不喜欢雨天。

  一个原因是人类世界的雨天实在过于潮湿麻烦,会把他精心熨烫的西装打湿,另一个原因大概是因为亚尔塞奴把诺埃尔捡回来的时候,也正是一个雨天。

  那天亚尔塞奴比往常回来的都晚些,直到他焦急到想亲自出去寻找时才堪堪踏进了门,后面还跟着一个浑身湿透的瘦弱男孩。虽然看不清脸,但他一下子就察觉到那孩子也并非人类,而是自己的同族。

  “他叫诺埃尔。”亚尔塞奴蹲下身来用一尘...

依旧是无CP向的古暮跟诺埃尔的相爱相杀()

依旧私设如山OOC预警


还完战队的两篇债让我再瘫一会儿



【一】

  古暮不喜欢雨天。

  一个原因是人类世界的雨天实在过于潮湿麻烦,会把他精心熨烫的西装打湿,另一个原因大概是因为亚尔塞奴把诺埃尔捡回来的时候,也正是一个雨天。

  那天亚尔塞奴比往常回来的都晚些,直到他焦急到想亲自出去寻找时才堪堪踏进了门,后面还跟着一个浑身湿透的瘦弱男孩。虽然看不清脸,但他一下子就察觉到那孩子也并非人类,而是自己的同族。

  “他叫诺埃尔。”亚尔塞奴蹲下身来用一尘不染的洁白手套拂去男孩头发上的污垢:“诺埃尔,那位是我的管家,他跟你是同族人,所以你不用害怕他,我不在的时候他会照顾你的。”

  男孩终于抬起头怯怯地打量了他一眼,他也礼貌性地微微鞠躬:“你好,我是古暮。”

  但他不喜欢诺埃尔,从见面的第一天他就知道。

  他看着亚尔塞奴给男孩换上了干净整洁的衣服,手把手地教男孩制造和保护密藏,将那些作为心腹管家的他也无法接触的鲁邦家核心机密毫无保留地袒露在男孩面前。他一点也不意外,因为他太了解亚尔塞奴了,在此之前鲁邦家虽然救济过各种各样的异族人,但亚尔塞奴从来没有将年纪这么小的异族人带在身边过。自家主人把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同族男孩接回家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也承认这个男孩极其俊朗聪明,一眼就能看懂那些复杂的密藏,在同族人里也是佼佼者,但这都不影响他不喜欢诺埃尔的心情。

   他是服侍亚尔塞奴的管家,才没空照顾这个一出现就吸引了主人所有注意力的小鬼。

  不过实际上诺埃尔倒也没怎么要他照顾。男孩乖巧懂事,没来几天就获得了鲁邦家上下一致的疼爱,连聒噪又总有小脾气的Good Striker也跟他混熟了。唯一需要古暮操心的大概就是男孩一研究起来密藏就忘记了吃饭,他一百个不愿意也只能像个尽心尽力的老父亲一样一遍遍地催促。后来某一天他才意识到,诺埃尔对于什么时候需要吃饭是没有概念的。

  “我们也需要像人类那样按时吃饭吗?”

  诺埃尔带着像学习制造密藏时那样认真的表情问他,他愣了愣:“虽然我们跟人类的身体构造不同,机能也比人类强些,但吃饭还是必要的。”看着男孩恍然大悟的表情他忍不住又问:“这些事情以前在家乡的时候你父母没有告诉过你吗?”

  “那个啊……”男孩有点困惑地挠了挠头:“我好像最开始还有一点父母的印象的,但后来在人类世界头受了几次伤,就一点都不记得了。”

  他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只能把餐盒留下默默退开。Good Striker一见他离开就飞速地凑到男孩身边嘀嘀咕咕,他远远地看见男孩笑了一下,只有怦然的一瞬却莫名地让他有点恍惚。

  他久违地想到了故乡的景色和人。他想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他们都还在自己的世界,他和诺埃尔大概只会在街角偶然遇见,男孩穿着父母给买的新衣服去上课,他拿着妻子开的清单去买东西,他们只会擦肩而过,或许他还会发一句年轻真好的感慨。

 

【二】

  亚尔塞奴在诺埃尔按照人类年龄成年的时候正式将X变身器交给了他。

  古暮万万没想到当年那个怯懦懵懂的小鬼头会变得像第二个亚尔塞奴一样令他头疼。亚尔塞奴年轻的时候整天飞檐走壁收集密藏就已经够古暮操心,那个时候他的头发还比现在多些。他以为自家主人年纪大了就会安稳起来,谁知道反而变成了大小两个神出鬼没的怪盗。于是他只能一边撕支票本一边扯自己所剩无几的头发,再被忽然把一盏热茶放到他面前的少年吓到。

  “古暮先生也要注意身体呀。”出落得如他料想般英俊的同族少年半真半假地皱着眉:“要是古暮先生生病了谁来给我付账呢。”

  “一边去,我还不知道你,什么都学会了就是学不会像亚尔塞奴大人那样花钱”。他轻车熟路地扔过去一沓支票,语气却依旧嫌弃:“出去别给鲁邦家丢人啊。”

  “我哪能跟亚尔塞奴比。”诺埃尔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放心,我会让亚尔塞奴今天早点回来的。找个什么理由呢……就说我饿了吧!”

  鲁邦家虽然富有也待人宽和,但能直接跟古暮要钱又直呼亚尔塞奴名字的也就只有诺埃尔一个,鲁邦家上下对诺埃尔的身份都心照不宣。年轻的时候亚尔塞奴收集密藏时古暮也经常变装辅助,现在这个能打又聪明的少年至少比当年的自己靠谱,于是他也逐渐习惯了这回事。

  只是他没有想到,下一次他越过少年跟亚尔塞奴的合作,是为了精心创造一场少年所不知情的死亡。

  他看着亚尔塞奴把鲁邦家的一切安排到自己手里再从容赴死,又看着诺埃尔惊慌失措地跑进来跪倒在失去温度的白色手套旁。那天明明没有下雨但他觉得诺埃尔好像又变成了当年那个浑身湿透也一声不响的孩子,不过也只是在复活亚尔塞奴的计划拟定之前而已。

   这是古暮一个人无论如何也不敢想不能完成的计划,但诺埃尔筹划这一切的神情俨然就是亚尔塞奴的重现,这一点连少年自己恐怕也不知道,但古暮看得清清楚楚。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跟这个一直看不顺眼的小鬼一起支撑鲁邦家,不过眼下事实已然如此,他想不到第二个能够跟他一起做这件事的人。

  “……古暮先生”。在前往法国之前诺埃尔忽然小声地问他。

  “亚尔塞奴真的会复活吗?“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边厌恶地想这讨厌的小鬼从小到大都只会问这些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奇怪问题,一边却郑重地点了点头。

  “会的,只要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去做。”

 

【三】

    得知诺埃尔要从法国回到日本亲自参加战斗的时候,古暮追着他劝了好几天也没什么实质效果。他思虑再三终于明白,自己的意见根本影响不了这个操纵密藏就能在几分钟之内从巴黎到达东京的怪盗兼国际警察。于是古暮只能叹着气把支票本甩到对方面前:“我就知道你跟亚尔塞奴大人一样不让人省心……”

  “什么什么?您说我跟亚尔塞奴一样?”结果诺埃尔根本只听到了前半句就凑过来兴奋地嚷嚷,气得他的头发又掉了几根。

  他不愿意其他人因为鲁邦家的事丢掉性命,所以他从来都见不得魁利他们战斗,但他和诺埃尔不同,他们是原本就应该为鲁邦家放弃生命的人——他一直都是这样劝说自己的,所以他能够面不改色地拦住那三个心急如焚的人类,真正地不像个人类那样说出那些冷冰冰的话,就像当时眼睁睁地看着亚尔塞奴的死亡一样。他听见Good Striker气愤地说最讨厌自己这一点,心想到最后竟然是这个聒噪的密藏看到了所有的事实。

  诺埃尔从来没有跟他说过到了关键时刻该怎样为鲁邦家放弃生命的事,或者说他根本不可能从诺埃尔嘴里听到这样消极的话,但他清楚地知道对方心中所想。因为自从亚尔塞奴去世后,诺埃尔便不再以鲁邦家的继承人自居,只自称为服侍鲁邦家的人。

  不是继承人,便没有被保护的必要,可以像任何一个侍从一样为主人的性命赴死。而没有继承人,也就说明亚尔塞奴这一页还没有翻过去,传说中的大怪盗还随时会出现。

  古暮也偷偷苦笑过相信诺埃尔所说的这些人类的一根筋,毕竟怎么想鲁邦家也不会把密藏的技术随便教给一个普通的侍从,但他最终苦笑的还是自己跟诺埃尔的这种莫名其妙的默契。

  他一点也不稀罕这种默契,但他还是要替诺埃尔完成这个默契。

 即使亚尔塞奴大概不会喜欢用诺埃尔的命换来的复活,他想,但原本就不可能所有人的愿望都得到实现。

  那个小鬼的愿望也破灭太多次了,这次就让他先实现吧。

  

【四】

  就这样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古暮觉得自己大概比真实年龄老了十岁都不止。

  所幸并没有无辜的人因为鲁邦家的事受到牵连,害死亚尔塞奴的凶手也得到了惩罚,人类的世界再次恢复了宁静。他觉得自己变了很多,或许是因为真的老了,他渐渐难以回想起跟亚尔塞奴一起当怪盗四处闯荡的日子,反而更喜欢坐在午后的阳光下喝着咖啡看魁利和初美花他们打闹。他想亚尔塞奴当初让他留下的初衷也莫过于如此,密藏得到很好的保管和使用,再也没有分离、欺骗和背叛,所有人都能获得幸福。他甚至觉得人类世界已经成为他的第二个故乡,鲁邦家还会继续帮助遇到困难的异族人,但没有僵格拉捣乱的话,想必异族人也能逐渐融入人类的世界吧……

  于是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晚上,他像往常一样把密藏库细心地打点好,又整理了鲁邦家的账簿,最后目光终于落在了自己的变装箱上。

  还没等他想好到底把这一堆稀奇古怪的变装道具扔到哪里才不引人注目,他就听见窗户哗啦一声开了,银色怪盗装的少年飞快地转了下手里的X变身器,朝他打了个招呼。

  “看来古暮先生也做好准备了啊,那现在就开始吧!”

  “做……做好什么准备?”他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问,诺埃尔眨了眨眼睛:“当然是去抢回其他的密藏,复活亚尔塞奴。”

  “什么?”

  “现在又没有僵格拉了,他们留着密藏也没什么用。古暮先生不也准备好了变装箱要支援我吗?还是说,古暮先生已经放弃了我们的计划?”少年半真半假地皱着眉。

  “才……才没有!不管什么时候复活亚尔塞奴大人都是第一位的!”他条件反射一般大喊起来,诺埃尔满意地笑了笑:“那就拜托古暮先生了。”

  他看着怪盗少年银色的衣角被风吹起来,跟背后的月光融为一体,那一瞬间他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遇见亚尔塞奴的时候,还年轻的大怪盗笑着跟他说,今后就拜托他了。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捡起了地上的变装箱。

  “荣幸之至。”他说。

 

  【FIN.】

 


ごま狐璃

继梵天的另外两个

开始肝桃喜了

可以在评论区选自己喜欢的恶灵(花灵)让我来画哦!

未开画:梵天等堕落前形态

露缇娜、五月、普雅、玫杜莎、乔罗、弗雷德、年、稻荷。

继梵天的另外两个

开始肝桃喜了

可以在评论区选自己喜欢的恶灵(花灵)让我来画哦!

未开画:梵天等堕落前形态

露缇娜、五月、普雅、玫杜莎、乔罗、弗雷德、年、稻荷。

世界第一黑魔法师吹

是表情包(!)

P1-P2是双标西蒙

P3是来自盖恩的赞许

P4-P10诺爹在线揍百结


(不知道该怎么打tag就瞎打一气了)

是表情包(!)

P1-P2是双标西蒙

P3是来自盖恩的赞许

P4-P10诺爹在线揍百结



(不知道该怎么打tag就瞎打一气了)

猛楠落泪

我爬回坑了,恶灵们好香啊。

我爬回坑了,恶灵们好香啊。

叒叕
诺埃尔生日都没人发贺图…… 1...

诺埃尔生日都没人发贺图……

1.11生日快乐!!!

喝醉酒好可爱

诺埃尔生日都没人发贺图……

1.11生日快乐!!!

喝醉酒好可爱

星晨之夜
小诺!!好久好久没看到他的消息...

小诺!!好久好久没看到他的消息了啊!

跟以往一样帅~😍

果然还是我心目中最喜欢的追加战士~❤

图片来源: 截图自社团(欢迎告知出处,我是真的不知道😅)

小诺!!好久好久没看到他的消息了啊!

跟以往一样帅~😍

果然还是我心目中最喜欢的追加战士~❤

图片来源: 截图自社团(欢迎告知出处,我是真的不知道😅)

槐灯
希望沒畫錯惡靈諾埃爾的設定有點...

希望沒畫錯惡靈諾埃爾的設定
有點地方搞不太懂

希望沒畫錯惡靈諾埃爾的設定
有點地方搞不太懂

铭子静
好像很久没画nuo了,来更新炸...

好像很久没画nuo了,来更新炸个尸什么的

好像很久没画nuo了,来更新炸个尸什么的

郭德纲于谦

摸了。脑袋,脑袋,还是脑袋

摸了。脑袋,脑袋,还是脑袋

吃口烤兔压压惊

普雅和诺埃尔之间没有感情,因为他们的心本就是冰冷的,又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感情?


想写出不ooc的文

普雅和诺埃尔之间没有感情,因为他们的心本就是冰冷的,又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感情?










想写出不ooc的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