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诺埃尔

19133浏览    163参与
小呆子

用心画普雅,用脚画诺埃尔

用心画伊紫,用脚画蒂纹缇

用心画普雅,用脚画诺埃尔

用心画伊紫,用脚画蒂纹缇

地沟油拌饭

“这样,陪我做个美梦吧”


归来剧情中的一些无脑想象

“这样,陪我做个美梦吧”


归来剧情中的一些无脑想象

一城荒芜

诺埃尔你为什么这么好看 ٩(˃̶͈̀௰˂̶͈́)و


(孩子真的尽力了,依旧还原不出诺哥的帅气(*꒦ິ⌓꒦ີ))

诺埃尔你为什么这么好看 ٩(˃̶͈̀௰˂̶͈́)و



(孩子真的尽力了,依旧还原不出诺哥的帅气(*꒦ິ⌓꒦ີ))

地沟油拌饭
算是手书预告 梵诺(其实完全可...

算是手书预告

梵诺(其实完全可以当成无差)避雷

这个世纪内完成

算是手书预告

梵诺(其实完全可以当成无差)避雷

这个世纪内完成

言若

焰色

梵诺cp向

超短

复健作品

私设巨多

重度ooc

写得很差还请原谅我

不接受任何批评但可以提建议

———————————————————

又是一年夏季,拉贝尔的夏日庆典典将如期开幕。

夏日庆典最精彩的部分,应当属最后的烟花会,与亲朋好友亲密恋人等等等等的人在烟火的照耀下互诉衷肠什么的才是烟火会最好的打开方式。

总之梵天是这么想的,但是他现在遇到了一个大难题。他知道在哪里看烟花最好看,哪里坐着最舒服,烟火会最好吃的小吃在哪里,但他没有可以一起去看的人。

偌大拉贝尔他堂堂坦率花神之灵竟找不到可以一起去看烟火的人,这说出去小花仙都...

梵诺cp向

超短

复健作品

私设巨多

重度ooc

写得很差还请原谅我

不接受任何批评但可以提建议

———————————————————

又是一年夏季,拉贝尔的夏日庆典典将如期开幕。

夏日庆典最精彩的部分,应当属最后的烟花会,与亲朋好友亲密恋人等等等等的人在烟火的照耀下互诉衷肠什么的才是烟火会最好的打开方式。

总之梵天是这么想的,但是他现在遇到了一个大难题。他知道在哪里看烟花最好看,哪里坐着最舒服,烟火会最好吃的小吃在哪里,但他没有可以一起去看的人。

偌大拉贝尔他堂堂坦率花神之灵竟找不到可以一起去看烟火的人,这说出去小花仙都得笑死他。

可是现实就是这样。桃喜要多丽丝他们一起去看,顺便暗中助攻增进感情什么的;稻荷好不容易下定决心鼓起勇气邀请露缇娜去看烟花,而一直单身的他并不想去凑这个热闹;那对兄弟俩肯定又是一起去;玫杜莎对烟花会没有太大的兴趣;小吃货要守着他的小吃摊;年害怕烟花之类的东西;普雅要去冰雪国。

梵天邀请过五月,他最开始邀请的人就是他。

“诶,可是我答应的小花仙这次烟火会要陪她去看的。”

身边的人要么不去要么有约。到最后只有一个人……

“诺埃尔,可以陪我一起去烟火会吗?”

虽然也想过不去,但是真正要做决定的时候却还是来问了。

“你不是要和五月一起去吗?”

她坐在远古神魔殿的书上,发出了直击心灵又残无神道的疑问。

“五月他这次要和小花仙一起去。”

梵天坐在她身旁,百无聊赖地用手托住下巴。

“因为一个人去看很没意思的,所以可以请你和我一起去吗?”

“所以可以和我一起去烟花会吗?”

梵天的声音与灵魂深处的声音重合,诺埃尔愣了一下,几乎不受控制地说出。

“好。”

“那说好啦,烟火会的时候我来找你。”

梵天对她笑了一下,然后就离开去准备去看烟火会要用的物品。

“……算了,本来就想答应他的。”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听见那个声音,不过是烟火会的话,自己也应该去准备一下。

—    —    —    —    —    —    —    —    —    —

夏日的庆典十分有趣,每位花仙都对此赞不绝口。花精灵的表演很好看呀,小吃街的食物很美味呀,游戏兑换的衣服真美呀,淘米终于复刻花灵了啊什么的,然后都会归结于一句话。

“真期待最后的烟火会呀。”

于是在众人的期待之下,闭幕的烟火会终于开始。

烟火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道绚丽的尾焰,然后又猛然炸开开出火焰的花。

“不管是哪一次看烟火会总觉得十分惊艳啊。”

“是吗,我还以为你早就会看腻的。”

诺埃尔端着一杯花茶,看着远处炸开的沙漏烟花。

“我也没有看过几次烟花,所以每一次看都会特别惊喜。”

梵天用手支撑着自己,后来又嫌麻烦干脆直接躺下去。

“我也没看过几次,上一次看烟花的时候,还是和……没事,就这样吧。

梵天心下了然,便不再多问。只问一些平常的问题,气氛倒也不算太过尴尬。

“你今天似乎很开心。”

“难得看一次烟花,当然会开心了。”

诺埃尔放下手中的花茶。

“你记得你第一次看烟花吗?”

“第一次看烟花?”

在遥远的过去,一个与今天别无二致的夏日。

那时的梵天还没有正式从远古花神的手中接过花神之位。那时的薇拉还只是一个单纯天真的少女。

远古花神以探察民情为理由带他们两个来参加花仙们的庆典。

那时焰火的颜色永远的留在了他的心里。

为了夏日,为了尊师,为了血亲,为了那转瞬即逝的绽放。

再后来,成了花神之后。能看烟花的时间少之又少。但每一次的烟火,在梵天心里,都没有第一次烟火那样美丽。

“烟花每次都很好看啊……”没头没尾的感叹了这么一句,梵天哑然。这样说话可没人能听懂啊,但他又不是很想解释,就随便了。

干脆反问回去,“那你呢,你还记得你第一次看烟花吗?”

诺埃尔看他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又突然沉默,然后反问。这很难不让人茫然。但他没有解释的意思,也只好顺着他的话继续说。

“我的记性还算不错,倒不像某人容易忘事。”

梵天:我错了,我分明知道诺埃尔开口必是嘲讽,我不该问的。

诺埃尔的记忆力确实很好。即使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她也记得清清楚楚。那个女孩对自己伸出的手,那个女孩依靠在他身上的温度,与她眼中烟花的的颜色。一切都很清晰。

“这种花仙的庆典,让我这个灾厄神去,我觉得不行。”诺埃尔看向他的胞妹,语气温和的说,“要是我去了,你守护的那些花仙也不会在庆典上欢笑的吧。”白发的少女比他略矮一些,微微抬起头说:“没关系的,我出现的话,那些花仙也会很紧张的吧。而且说守护的话,明明哥哥也在守护花仙们啊。我不想让哥哥出了力,却连烟花都看不到。还有,哥哥就是哥哥,我才不会承认什么灾厄神。就算哥哥是这么想的,也不会改变我的想法。”光明的神微微嘟起嘴,表达自己的不满。“这还是不一样的啊,诺娅。那些花仙厌恶我,他们对我的情感以及到了一个临界点,只是因为我与你的关系,他们才忍住不发而已。”虽然诺埃尔本身并不在意那些花仙,但他不允许因为他使诺娅受到那些花仙的猜疑。他绝对不会让诺娅受到伤害的。“但是我还是想让哥哥和我一起去,我们偷偷藏起来,偷偷看。不让他们发现就好了。所以可以和我一起去烟花会吗?”诺埃尔拒绝不了诺娅,即使他努力过了。“好,诺娅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再之后,就是快乐的享受了与妹妹在一起的时光。幸好没有被其他人发现,不过被发现了也没关系,只要诺娅开心就好。

诺埃尔发现了不对劲,在梵天邀请她一起去烟花会的时候。她听到了她的声音。“所以,诺娅,是你还在这里看着我吗?是你想要我答应他的吗?”她在内心里询问,却没人回答她。“我知道了,这也是你的希望吧。”

“烟花每次都很好看。”诺埃尔又把这句话还给了梵天,也同样的不想解释。这也算是她的恶趣味吧。

梵天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坐起来说:“烟花会的高潮要来了,不看的话可是要再等一年了哦。”

下面的观景台传来了花仙的笑声,干扰了梵天轻飘飘的最后一句话,那句话很轻很轻,或者他本来就没打算让她听到,但她偏偏听清楚了。

“灾厄神什么的,在我的心里,你早就不是了。我只知道,你也保护着花仙,是契约承认的花神。就算你不承认,也不能改变我的想法。”

烟花猛然炸开,盛开成天空之花。诺埃尔看着梵天,他的眼睛里映着烟花绽放的模样。在那深处,蕴藏这与那个女孩相似的微光。与他自身的色彩相融,映照出绝美的颜色。是耀眼的光芒,是值得守护的焰色。


曦梓老阿姨今天还在嗑cp

(偶发摸鱼 的脑洞 没头没尾


"哎呀,稀客啊。"

恶灵优雅地吹了吹刚刚做好的玫红指甲,精巧的光泽流转于指尖,她将手臂搁置于交叠双腿的膝上,另一只手自颈侧揽过如海藻般墨绿长发,一股脑收至左肩。终于半笑不笑地抬起头,直视沉默地观看她一系列动作的灾难神。

见对方无动于衷,恶灵习以为常一样地耸肩,将略微有些下滑的薄针织外套重新拉回肩上:"这次居然有求于我,太令人震惊了一一啊不是,我实在是太荣幸了。"

诺埃尔仍是没有应答。眼前这位恶灵各种意义上说非常懂得享受生活,居然在恶德花园准备了这样的一处小居住地。此刻普雅舒舒服服地穿着宽松的居家长裙陷在沙发里,安逸地如同正享受老年退...

(偶发摸鱼 的脑洞 没头没尾


"哎呀,稀客啊。"

恶灵优雅地吹了吹刚刚做好的玫红指甲,精巧的光泽流转于指尖,她将手臂搁置于交叠双腿的膝上,另一只手自颈侧揽过如海藻般墨绿长发,一股脑收至左肩。终于半笑不笑地抬起头,直视沉默地观看她一系列动作的灾难神。

见对方无动于衷,恶灵习以为常一样地耸肩,将略微有些下滑的薄针织外套重新拉回肩上:"这次居然有求于我,太令人震惊了一一啊不是,我实在是太荣幸了。"

诺埃尔仍是没有应答。眼前这位恶灵各种意义上说非常懂得享受生活,居然在恶德花园准备了这样的一处小居住地。此刻普雅舒舒服服地穿着宽松的居家长裙陷在沙发里,安逸地如同正享受老年退休生活。

"好好好,反正我答应也是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恶灵又看了一眼指甲,确认已经半干不会花开了,甩甩头将长发扰至脑后,"反正是走一趟嘛,走吧。"

诺埃尔颔首,只留一个带着有一丝疑惑的目光给她,转身带路。


恶灵的能力可以相互感知,加之普雅也看得出诺埃尔虽与他同为恶灵,等级压制明摆在那里。于是她料想到眼前这位深藏不露的审判者估计早就看穿了她的能力,找她"去一趟"八成也与此有关。多说无益,反正是互有利用价值了。

当然,乖乖帮忙可不是恶灵的作风,诺埃尔也终于明白刚刚奇怪的预感从何而来一一普雅自出发时就开始唠唠叨叨,吵得他立马后悔一念之差下叫普雅来确认"那个东西"。不过对付话唠的最好方法就是不理她,深谙此道之下,并不远的一段路变成了恶灵的独角戏。

直到他们在那里停下。


"…"

喋喋不休了一路的恶灵忽然沉默,面对眼前的于心形瓶中半开的并蒂莲皱了皱眉。或许是计划宅在"家里"一整天,普雅连眼影都没上,只是就着唇脂点晕了眼角,连五官的邪气都收敛了几分。此时她聚精会神地凝视片刻,再转头时语气严肃了不少。

"…这是什么?"

"我就是叫你来确认这个,"诺埃尔神情未变,"这上面有你的力量。"

"确实如此,"普雅不太舒服地又皱眉,顶着奇怪的熟悉感与不适感上前一步,"但这不是我的,准确地说,不像是这里的[普雅]的。"

"…这是我需要的一处阵点,既然有你的力量,麻烦看看怎么处理这个。"

"哎呀,"普雅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但欠揍的笑容依然灿烂,"审判者大人居然会说麻烦耶,受宠若惊~"

她无视对方确实想揍她的眼神,忍着不知为何开始的疼痛前进至瓶前,观察片刻只觉头疼愈演愈烈,"啧"了一声幻化出一柄匕首,划过手腕带出猩红,刀锋直向瓶子而去。

随即周身像沉入冰冷湖水,她猛然向湖底一席红裙看不清脸的人游去。画面一转,一片焦黑的土地之上,并蒂莲的最后一片花瓣落下…


"退后。"

毫无情绪又不容置疑的语气,渗血的手腕被拽住拖向一边,随即天秤中审判的力量充斥于狭小的空间之中,压制陡增暴发的光芒。

普雅扶着石壁缓了口气,虽然几乎是立马意识到诺埃尔是担心她的所作所为会破坏阵点,她还是笑嘻嘻地撑起身,没心没肺地来了一句:

"没想到啊,你还挺会怜香惜玉的。"

"闭嘴。"







乔
晒一下下诺哥汗颜

晒一下下诺哥汗颜

晒一下下诺哥汗颜

Rui

黑白手绳

[图片]

买的材料包编的手绳,突然发现很诺埃尔配色,于是就发出来给大家乐一乐。


一边是玉米结,中间是三段绕线,另一边是像DNA螺旋一样的编法,用平结把两个轴线锁住,然后串上珠子就好啦~

[图片]

是我买的小花仙十周年设定集里的诺埃尔,不得不说这个配色的手绳真的像诺埃尔的性格,黑白分明,就像天平两端。


买的材料包编的手绳,突然发现很诺埃尔配色,于是就发出来给大家乐一乐。


一边是玉米结,中间是三段绕线,另一边是像DNA螺旋一样的编法,用平结把两个轴线锁住,然后串上珠子就好啦~

是我买的小花仙十周年设定集里的诺埃尔,不得不说这个配色的手绳真的像诺埃尔的性格,黑白分明,就像天平两端。




言若

大概是归来系列梵天的心理活动(?)

cp:梵诺,不过少到没有,放心食用

激情短打,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的产物

认为ooc的请自己离开,就当这是给我自己看的谢谢

——————————————————————

在世界树内部,梵天才明白恶灵诺埃尔所追求的到底是什么。那个叫诺娅的女孩子,纯洁又善良。这不可避免的让他想起那个同样善良的女孩。她们两个都可以使用同一个称呼———妹妹。

诺埃尔是个合格的哥哥,最起码他有行动来挽回他的妹妹。而不是像某个人一样,让她消失的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身为花神之灵,他当然能说他做的不对。而身为一名哥哥,不,是一名失败的哥哥。他却无法指责他一下。他又有什么错呢。身为哥哥,想要拯救妹妹有什么错呢?...

cp:梵诺,不过少到没有,放心食用

激情短打,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的产物

认为ooc的请自己离开,就当这是给我自己看的谢谢

——————————————————————

在世界树内部,梵天才明白恶灵诺埃尔所追求的到底是什么。那个叫诺娅的女孩子,纯洁又善良。这不可避免的让他想起那个同样善良的女孩。她们两个都可以使用同一个称呼———妹妹。

诺埃尔是个合格的哥哥,最起码他有行动来挽回他的妹妹。而不是像某个人一样,让她消失的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身为花神之灵,他当然能说他做的不对。而身为一名哥哥,不,是一名失败的哥哥。他却无法指责他一下。他又有什么错呢。身为哥哥,想要拯救妹妹有什么错呢?

而且,梵天也完全不能承认。在他重新见到她记住她又失去她之后,他完全没想过通过什么方式来让她复活。他也想过像诺埃尔一样,不在乎世界,不在乎所有人,将一切都作为代价来换回唯一的她。但他不行。倒不是说他做不到,只是这对他来说绝对不能做而已。梵天可以不在乎一切,梵天可以抛下所有来换与她的未来,但坦率花神之灵梵天不行。自他成为花神的那一刻起,梵天就不在是梵天了。他先是花神,再是梵天。他先是坦率花神之灵,再然后才是梵天。他早就失去了选择的权利,只能悲哀的微笑的淡然的被世界裹挟着向前。

这样的梵天,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他呢。

现在的他能做到的只有淡淡的叹一口气说

“真羡慕啊……”

地沟油拌饭
“请暂且期待一下神格的抉择”

“请暂且期待一下神格的抉择”

“请暂且期待一下神格的抉择”

啵啵一口贤贤

Q版诺埃尔来啦!


突然发现忘记画耳机了_(:з」∠)_

Q版诺埃尔来啦!


突然发现忘记画耳机了_(:з」∠)_

曲率出逃se-
近期突发心血来潮回忆童年()浅...

近期突发心血来潮回忆童年()浅摸一下小时候最喜欢的花灵(那什么我知道眼睛没画对 没那么画主要是因为我不会orz

近期突发心血来潮回忆童年()浅摸一下小时候最喜欢的花灵(那什么我知道眼睛没画对 没那么画主要是因为我不会orz

地沟油拌饭

祈判花神之灵年埃尔


整活()

祈判花神之灵年埃尔


整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