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诺艾尔

11.3万浏览    1723参与
ten wold

Rose and love

实在不擅长上色就摸成了黑白😭

Rose and love

实在不擅长上色就摸成了黑白😭

郁兔

【优柏】冰忆难12 逢友 激战 交流

优菈x安柏cp向

刀子预警 

朋友的灵感 我们一起完善

可能略微ooc

若与原剧情有出入请当作私设(但不会有多少的呜呜)

这次依然会有一些战斗场景,卢卢起飞了,虽然也万不得使用了一些特别的力量。还有就是ban了蒙德目前的战力三幻神,即风色吟诗人温迪,最强人造人阿贝多,移动大伊万可莉,就是..去参加稻妻容采漫展了( ̄▽ ̄)

以上接受?

那么

开始啦!( ̄∇ ̄)

系列初灵感提供@晴柔  

本篇底稿提供即原灵感提供@晴柔 

——————————————————


风龙废坡中,一道可怖气息的裂缝凭空立在大地上,不断向外散发着黑...

优菈x安柏cp向

刀子预警 

朋友的灵感 我们一起完善

可能略微ooc

若与原剧情有出入请当作私设(但不会有多少的呜呜)

这次依然会有一些战斗场景,卢卢起飞了,虽然也万不得使用了一些特别的力量。还有就是ban了蒙德目前的战力三幻神,即风色吟诗人温迪,最强人造人阿贝多,移动大伊万可莉,就是..去参加稻妻容采漫展了( ̄▽ ̄)

以上接受?

那么

开始啦!( ̄∇ ̄)

系列初灵感提供@晴柔  

本篇底稿提供即原灵感提供@晴柔 

——————————————————


风龙废坡中,一道可怖气息的裂缝凭空立在大地上,不断向外散发着黑气,裂缝的前方有一位穿着白金色盔甲的白发少女正持剑对阵着几只全身布满乌黑鳞甲和深紫色纹路的狼形魔物,虽然之前在蒙德这种魔物并没有出现多少,但少女处理的非常干脆利落,如同处理了无数次一般熟练。

..漏跑出来的魔物越来越多了..也不知道两位前辈怎么样了,他们进去已经两星期多了....还遣返了之前一起来的骑士们..补给物资应该还充足吧..?

少女处理完后歪头看着裂缝,有些苦恼的自言自语着。她正是几个星期前离开蒙德城执行任务的骑士团女仆——诺艾尔。至于她口中的前辈则是和她一同来处理裂缝的两个高手,由于偷跑出来的魔物越来越多,那两位前辈便带队进去查探和清扫,将她留在外面处理那些漏跑出来的魔物,刚开始魔物几乎消失了,最近随行的普通骑士们也被前辈命令回了蒙德城,据他们说两位前辈打算稍微深入调查一下,因此多准备了一些物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深渊的魔物又开始出现,但两位前辈却一直杳无音讯。

“诺艾尔,小心!”

诺艾尔正发愣,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她刚转过头就发现一只和刚才的狼形魔物一样的怪物重重地落在了身后,它的身上还插着一支仍燃着火焰的箭矢,看样子是刚才趁着诺艾尔处理之前的魔物群偷溜出去又绕回来偷袭她的,不过刚巧被人发现给箭射死了...蒙德有这么强的火神之眼的弓箭手吗?等等..不会是?诺艾尔循着刚才声音的来源望去,-个熟悉的身影正不紧不慢的向这边走来。

“安..安柏?”

“嗯,诺艾尔你没事吧?”

安柏一面说着一面向裂缝投去视线 ,“这就是深渊裂缝...“不知道为什么, 从刚才看见这道裂缝开始,她的心里便莫名涌起一阵悸动 ,仿佛冥冥中有什么在吸引她一般。

没..没事。

安柏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 

诺艾尔看着突然出现的安柏有些疑惑,而且她发现,安柏的气场变得很冷,和那位浪花骑士前辈很像..却又有些不一样,就好比说如果优菈是冬阳下似暖似寒的暖冰,那现在安柏给她的感觉就是高山上寒凉无比的坚冰。不过还好,和她说话的时候并没有感受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哦,前两天偶然听到这边出事, 我过来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地方。”安柏环顾四周,皱着眉头说,“这么大的深渊裂缝,只有你一个在这里守吗?”

“并不是,还有另外两位前辈,不过他们进去查探了,我守在...”诺艾尔顿了一下,似乎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说起来..安柏你来这里和琴团长说过了吗?”

“琴?哼。”安柏听到琴的名字眼里闪过一道寒芒,冷哼一声便不再说话。

“嗯嗯 ? ”诺艾尔突然陷入了迷茫,为什么只是半个多月没有见,活泼开朗的安柏就变得如此冷漠啊,还有为什么看上去安柏对 琴团长充满憎恨的样子啊,最主要的是,那位前辈不是嘱咐琴团长不要让安柏靠近这里的吗,为什么安柏还是到这里来了啊? !

安柏并没有注意诺艾尔迷茫的表情,只是呆望着裂缝,她感觉到,来到这里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裂缝对她散发的莫名的吸引力越来越强烈。

“诺艾尔,你一个人守在这里没问题的吧?“嗯,当然没问题,安柏你回去路上小心啊”

安柏闻言看了诺艾尔一眼,有些纳闷的道“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回去了”

"诶?你刚才不是...“诺艾尔一脸疑惑地看着安柏。

“因为我要进去啊,所以问你能不能守好”

"嗯! ?”



与此同时 深渊内部某处


“在此,宣判!”

一只火焰化成的凤凰展开翅膀划破了黑雾的笼罩,黑雾散去,几只普境猎犬无力的倒在地上,而黑雾的中心,一位穿着高贵但伤痕累累的红发男子现出身来。如果是蒙德人一眼就能认得出来这位是晨随酒庄的老板——迪卢克。

“深渊的怪物就是麻烦。”

迪卢克扫了脚边的猎犬一眼,有些厌烦的道, 然后四周看了一圈,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不过周围除了缓缓靠近的黑雾,什么也看不到。

迪卢克咂了咂嘴,正准备离开这里。限神突然一凝,随即幻化出一把红黑色的巨剑向身后斩去。

爆炸声猛然炸响,迪卢克被爆炸产生的冲击力推出,踉跄着向前走了两步。但很快便稳定身形向后看去。

“有趣,蒙德民间居然还有你这般高手存在。”

一个浑身散发着黑紫色光芒的深渊咏者缓缓从黑雾中走出——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漂浮着出来。深渊咏者饶有兴趣地看着迪卢克, 如同在看一只毫无反抗之力的小白鼠一般。

“你是,深渊的雷之咏者?迪卢克有些戒备地看着面前散发着强大的深渊气息的人,他曾从这家伙背后的组织那里听说过他们的存在,但这还是第一次真正面对他。

“哈哈哈哈…有趣,果然有趣,现在的蒙德居然还有知道我身份的人存在。”深渊咏者大笑道。

“怪不得殿下会放你们进来,果然有意思。”

“深渊的殿下放我们进来的?“迪卢克闻言心下一惊。

似乎是看透了他的想法,深渊咏者继续说道“不然你以为风龙废墟那道裂缝能直达我们深渊内部?那些传送点的传送方向都是由我们控制的,如果没有我们的允许,你们两个蝼蚁又怎么可能进的到这里来啊?”

“哼,那么,你背后的‘殿下’又为什么要在风龙废墟那里撕开裂缝?你们还没有放弃带走特瓦林吗?”

“特瓦林?不不不,它对我们来说早就没什么用了“深渊咏者摇头说,“至于裂缝,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那么,只能打倒你,再和你的那位殿下谈了。”迪卢克握紧手中的狼末,作出一副准备进攻的姿态。

“哈哈哈哈,我是该夸你勇气可嘉呢还是说你盲目自信呢?全盛时期的你能不能打过我还是一说,鏖战了七天早已是强弩之末的你又怎么可能能打得过我啊?”深渊咏者的话中满是讥讽。

迪卢克井没有接话,事实上,对面这家伙说的一点也没错,经过这些日子的战斗,他的身体早就虚弱无比了,即使拥有足够的补给,精神上的消耗也是极大的。否则面对刚才的偷袭,自己也不至于被震的后退两步。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迪卢克深吸一口气,淡淡的说着。双手握起狼末做出横斩的动作,同时狼末的刃锋上燃起熊熊烈焰。“火焰,烧尽。”

随着狼末的挥斩,一只展翅的火鸟飞出,飞速冲向深渊咏者。让整个空间的温度瞬间上升了不少,但深渊咏者感受着扑面而来的热浪,只是淡淡一笑。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可完全不够看啊!”

深渊咏者面前突然出现一本翻开了的暗紫色的书本。书上闪烁了一下,一颗暗紫色的雷球随即出现并挡在深渊咏者和火鸟的中间。

火与雷引发超载反应,引发的爆炸催生了许多烟雾,挡住了深渊咏者的视线。

“借助烟尘逃跑?还真是老套的把戏!“深渊咏者叹了口气,本以为能找点乐子,结果也只是到这种程度。

“逃跑可不是我的风格!”一个声音从烟尘中传出, 下一秒, 迪卢克身体前倾着从尘烟中冲到深渊咏者的面前, 左手将半拖着的依旧燃着烈焰的狼末用力斜向上斩去。深渊咏者还没反应过来胸口便结结实实地吃上这迅疾如风并且蕴含着千钧之势的一刀。

“噗啊..”

“嘭——”

深渊咏者像炮弹一样被弹射出去,狠狠地砸进石壁里,石壁瞬间布满密密麻麻的蛛网般的裂痕,同时胸口的刀痕正不住地往外冒着暗紫色的鲜血,血液顺着铠甲路向下流淌,流到石壁上,沿着裂缝又流到地上。此时此刻深渊咏者已完全没有之前的气焰,如同丧家之犬般无力的嵌在石壁中。

“咳咳咳..”

“.....”


迪卢克单膝跪在地上,艰难地喘着粗气,一只手仍紧握着狼末的柄, 勉强地支撑着身体的平衡不让自己倒下去,另一只手无力的垂在地上,手心处攥着一个和神之眼形制很像的圆形坠饰。同时间还有一股黑色的气流从坠饰上流出缠绕着他的手臂。个空间陷陷入一段时间的沉寂。三人的喘息声清晰可闻。

“哈哈哈,好,好啊!”过了好一会,在石壁上嵌着的沉默了许久的深渊咏者突然大笑起来,有些癫狂的笑声回荡在这片空间,笑了一会,看着狼狈的半跪在地上的迪卢克说道"你果然很有意思,不论是见识还是实力,都能给我一次又一次的惊喜。”

“那还真是多谢你的夸赞了。”迪卢克微微抬起头,他的脸上已是毫无血色,如同被抽干了血液一般,但眼神依然坚定无比。

“为了..咳.表示尊敬,就让我....以最强的姿态..咳咳,送你上路吧"深渊咏者一边咳嗽一边说着,同时周身出现暗紫色的雷云,并且不断的向他体内钻去。

“嘭——”

强大的深渊之力凝聚在他的身上,直接将他的身形膨胀到挤出石壁的束缚。同时胸口的伤痕飞速的愈合着。挣脱石壁后,深渊咏者缓缓地向迪卢克的方向飘去。

“啊啊.好像被将死了啊”迪卢克在心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如果有什么遗言的话,就只能麻烦你去下面说了。“深渊咏者站在迪卢克的面前,伸出右手的食指对着迪卢克昂起的头,一枚散发着强大力量的雷球缓缓成型。迪卢克使劲地挣扎着想举起狼末或者是做出闪避的动作,但是身体却对他的指令毫无反应。

“那么,永别了,你值得死在我手上。”

“冰浪怒涛!”

正当迪卢克闭上眼准备等死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女音从背后响起,同时一股力量将他向身后拉去。


TBC

Maertuer
 我是诺艾尔,西风骑士团的女仆...

 我是诺艾尔,西风骑士团的女仆,从今天起会陪你一起去冒险。


 我是诺艾尔,西风骑士团的女仆,从今天起会陪你一起去冒险。


怂

今天做了风起鹤归,感触颇多

p1.p2:这......萤火虫转世x2?(当然本人看得挺清楚)

p3.p4.p5:哈哈哈!我之前就看到有人剧透说有彩蛋还特地查了下位置终于给我碰到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6:早上(提瓦特时间)还在打地基晚上就建成了??????凝光大人这么牛批的吗??????

p7:闺蜜同款姿势get!芜湖~爷真可爱,不愧是前有魈宝空中抱,后有阿鹤为爷大战奥赛尔他老婆(忘记咋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p8:?凝光大人您这么舍得?真不会在砸了之后又哭又闹?(欸嘿)

p9:仙人您好幼稚啊哈哈哈

今天做了风起鹤归,感触颇多

p1.p2:这......萤火虫转世x2?(当然本人看得挺清楚)

p3.p4.p5:哈哈哈!我之前就看到有人剧透说有彩蛋还特地查了下位置终于给我碰到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6:早上(提瓦特时间)还在打地基晚上就建成了??????凝光大人这么牛批的吗??????

p7:闺蜜同款姿势get!芜湖~爷真可爱,不愧是前有魈宝空中抱,后有阿鹤为爷大战奥赛尔他老婆(忘记咋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p8:?凝光大人您这么舍得?真不会在砸了之后又哭又闹?(欸嘿)

p9:仙人您好幼稚啊哈哈哈

宿不平

赎罪(八)

平行世界穿原著设定

有原创人物,私设有,剧情也有改动

私设主世界上位恶魔死亡,则所有平行世界中的同一位上位恶魔死亡。

话不多说,直接上文。(试图揭过鸽了许久的现实)


魔女之森事件已经过了许久,转眼间也到了炎夏时所有人都在期盼的星果祭。


夏洛特正在为爱拼酒,海底神殿的兄妹治好了喉咙和双腿在空旷的场地上表演着,诺艾尔再一次展现了她的贵族风度,极具勇气的说出了反对阶级歧视的话语……


随着活动进入高潮,我跟着人们来到了今夜重头戏的场地。


在星果祭骑士团颁奖仪式上,黑色暴牛出乎人们意料的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从原先的垫底一飞冲天变为榜二。


而被他们压下去的骑士...

平行世界穿原著设定

有原创人物,私设有,剧情也有改动

私设主世界上位恶魔死亡,则所有平行世界中的同一位上位恶魔死亡。

话不多说,直接上文。(试图揭过鸽了许久的现实)




魔女之森事件已经过了许久,转眼间也到了炎夏时所有人都在期盼的星果祭。


夏洛特正在为爱拼酒,海底神殿的兄妹治好了喉咙和双腿在空旷的场地上表演着,诺艾尔再一次展现了她的贵族风度,极具勇气的说出了反对阶级歧视的话语……


随着活动进入高潮,我跟着人们来到了今夜重头戏的场地。


在星果祭骑士团颁奖仪式上,黑色暴牛出乎人们意料的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从原先的垫底一飞冲天变为榜二。


而被他们压下去的骑士团则承受着来自于暴牛所有成员的嘲讽和笑声。


被嘲讽的人:呀嘞呀嘞daze,今晚的风儿甚是喧嚣啊。内心:可恶的暴牛!今晚就吃爆炒牛肉!


于是就有了之后所有出售爆炒牛肉的摊子被一扫而空的景象,当然这都是后话。


所有人在颁奖仪式完成后,继续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可以肆意玩耍的时光,希娅混在人群中,望了望尤里乌斯离开的背影,转身看着人们脸上洋溢的笑容,她自然也被星果祭中欢乐的气氛感染了。


可是……少了些什么呢,她拿着手中刚刚买的烤紫蛇,脸上的笑容慢慢淡了下去,此刻的她像是万里晴空中飘过的云,平静湖面上微动的涟漪……明明在这里,却又不应该在这里。


“希娅姐!要来尝尝夜见团长烤的鱿鱼吗?!”希娅闻声看去,只见阿斯塔求救般的看向他,手里还举着看起来很好吃的鱿鱼烧。


“嗯!马上就来!”


等到希娅吃完后,她才知道这个竟然是两位团长之间的对决,怪不得杰克用那种想要撕了她的眼神看着她。于是……夜见和杰克从看谁拉客多的较量,变成了谁让希娅吃的多的较量。虽然杰克在她那边的形象是冷漠的变态,但在这边好像就有点“热情”了。


还有原本开朗粘人的夏洛特竟然变成了高冷御姐,不过看那眼神还是喜欢夜见啊;凡强斯做事也严谨,一丝不扣了起来;诺赛尔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妹控,以前表现在外表,现在表现在他的眼神中;法格莱恩竟然从高冷男神变成了啰嗦老……;这些人里面只有爱丽丝和里尔没什么变化啊,嘛~毕竟一个每天都睡觉,一个痴迷于绘画,自己也很少了解。


不过也不错……至少大家都在这里,所有人之间的羁绊没有消失。希娅左手拿着鱿鱼烧,右手端着烤肉,坐在凳子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最后巴适的躺在了凳子上,一只手摸着肚子,一只手颤颤巍巍地举起来,“扶我起来!我还能吃!”阿斯塔端着手里几十个盘子看了一眼,眼皮跳了跳,“这怎么看也不是吃的下去的样子了吧!”诺艾尔不禁在旁边吐槽了一下。


回应她的是希娅幸福的笑声,“嘿嘿嘿嘿嘿嘿……”诺艾尔听着这笑声身体打了个冷颤,随后用手怼了怼阿斯塔问道:“阿斯塔,希娅姐姐这是怎么了?”阿斯塔思考了一下,“希娅姐好像中间吃的口渴喝了几瓶酒……”怪不得会这样,诺艾尔看着正在要求夜见和杰克继续烤肉的希娅,不由得捂住了眼,心中那个温柔美丽强大的形象骤然崩塌。最后还是马尔克斯找到了她,彼时她已经和夜见两人对骂了起来,马尔克斯看着暴怒的两位团长只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她带了回去。


被拉走的时候,希娅才迷迷糊糊想起了她现在的身份是被监视的对象,不过魔法帝对外宣称自己是他的义妹,所以自己也搬进了王宫里,王宫里面真好啊,嘿嘿嘿。不过说实话,有那么一瞬间,自己仿佛感觉那些痛苦的记忆都是梦境,她依然是哥哥的妹妹,是为人民所爱戴的战神,而不是…恶魔的走狗。


“希娅,今天玩的开心吗?”希娅抬起头,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一个花园,她整个人靠在了马尔克斯身上。看到花园的小路上正在看着她的尤里乌斯。希娅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很开心!尤里乌斯尼桑!”随后推开马尔克斯冲着尤里乌斯跑了过去。


希娅在距离尤里乌斯一米的地方站定,“夜见和杰克的手艺超棒,就是他们不想给我继续烤肉有点不好,他们竟然还拿没有食材这种理由唬我。我还买了个烤紫蛇,吃起来味道蛮怪的。”说这话的时候希娅观察着尤里乌斯的表情,果不其然,对方的表情不自然了起来。


“不过还蛮好吃的。”

“喜欢就好。”


此后两人无声的在花园里漫步,夜风吹散了酒意,月光不知何时洒满了庭院。


今夜的繁华喧闹也许是最后一次了。希娅看着天边的烟花默想着。


不出她的意料,魔法帝在第二天召开了一次会议,公布了白夜的据点位置,并为此从各个骑士团中选出精英前去讨伐。


而希娅也获得了第一次在多数人面前正式亮相的机会。空旷的战斗场地上有一个区域是专门供王族贵族以及魔法帝观看的位置。


随着魔法帝介绍的话音落下,除了认识希娅的人,其他人的眼神中有的带着好奇不解,有的带着恶意……


一旁的国王看着站在尤里乌斯身边的希娅,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他的眼神隐秘地在希娅身上扫来扫去,直到他看到希娅冷冽的眼神才讪讪地收了回去,内心却咒骂着这个女人的不知好歹。


希娅不着痕迹的翻了个白眼,这个国王竟然还是原先的配料。


其他人也没有继续花心思观察希娅了,因为战斗已经开始了。


希娅看着和原先世界同样的决斗方式,也发现了变数。


黑色暴牛的变数最多,原先她没有注意,但现在结合了原先的记忆自然是发现了不同。


虽然这些事情她记住的不是很清楚,但都有些印象。比如那个炎魔法的马格纳,她也只是听夜见提过,说是在一次帮助村民镇压野猪的任务,那个村庄遭遇了白夜魔眼的袭击,而他为了保护别人牺牲了。


还有拉克,这个比较清楚,因为那次魔宫任务哥哥也很重视,他好像是因为落单遇到了敌人战死了,随着一起去的芬拉尔也是重伤。


还有海底神殿的任务,整个黑色暴牛几差点全军覆没,但凡妮莎的线魔法也是在那个时候觉醒升级了才得以让所有人逃过一劫。


随后魔女王趁着夜见重伤,四叶草王国准备军事战争,而趁机抓走了凡妮莎,此后关于凡妮莎的踪迹或是事情都了无音讯。


但现在看来,似乎一切都是那个没有在她记忆中的少年改变了这一切啊,希娅并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的直觉告诉了她一切。


希娅站在尤里乌斯的椅子旁边嘴角勾了起来,那么……面对那种情况,阿斯塔又会怎么做呢?她的眼中闪出期待的光芒。

国常立姐姐我来啦
有人一辈子只配画草图。 老实说...

有人一辈子只配画草图。

老实说,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画画了。

有人一辈子只配画草图。

老实说,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画画了。

墨軒

應該不是只有我現在才發現拿大刀的角色

普攻長按可以轉圈圈吧?( ̄∇ ̄)

不過為什麼老爺不會(´・ω・`)

應該不是只有我現在才發現拿大刀的角色

普攻長按可以轉圈圈吧?( ̄∇ ̄)

不過為什麼老爺不會(´・ω・`)

  ⃒⃘⃤

是学校这个月新换的黑板报,这个叶宝真的太美了,每次路过都要看半天

果然校除我佬…

是学校这个月新换的黑板报,这个叶宝真的太美了,每次路过都要看半天

果然校除我佬…

幻灵星人

原神论破【处刑篇】

•又来迫害小姐姐的我是屑(ಥ_ಥ)

内容极有可能引起不适,不能接受的请速速离开以免被伤到!!!

•这次是诺艾尔的处刑…女仆大人我不是故意的!请爱诺艾尔的小伙伴别打死我555555——

•确定都能接受吗?…那就开始吧……

诺艾尔——未授勋之花

   “是你把迪卢克推下天台的吧,诺艾尔。”

    琴带着失望的眼神看向身旁早已一言不发的诺艾尔,这之前凯亚杀死了雷泽和菲谢尔并因此被处刑后,迪卢克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不肯出来。今天他难得出来一次,说是要去天台上透透风,可是…......


•又来迫害小姐姐的我是屑(ಥ_ಥ)

内容极有可能引起不适,不能接受的请速速离开以免被伤到!!!

•这次是诺艾尔的处刑…女仆大人我不是故意的!请爱诺艾尔的小伙伴别打死我555555——

•确定都能接受吗?…那就开始吧……

诺艾尔——未授勋之花

   “是你把迪卢克推下天台的吧,诺艾尔。”

    琴带着失望的眼神看向身旁早已一言不发的诺艾尔,这之前凯亚杀死了雷泽和菲谢尔并因此被处刑后,迪卢克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不肯出来。今天他难得出来一次,说是要去天台上透透风,可是…

     等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时,他早已变成了一摊又红又黑的“不明物质”。血腥味四散开来,先后赶到案发现场的众人无不感到恶心反胃,连一向镇定的荧在看到这可怖的场景时都忍不住开始干呕了起来。

   “啊,我是不是…就要被处刑了?”

   “也对,确实是我杀了迪卢克老爷呀。”

    诺艾尔站在原地不再出声,她沉默地看着众人投下了票。真相公开,黑白派蒙哈哈大笑道:“恭喜恭喜,在这绝望的氛围下,各位已经是第四次找到凶手啦!你们果然没有让本派蒙失望呢,唔噗噗噗噗——”

   “那么,这是为‘超高校级的女仆’诺艾尔特别准备的处刑哦,唔噗噗噗噗——”

     黑白派蒙拍下了处刑按钮,从天而降的锁链捆住了诺艾尔的脖子,诺艾尔被瞬间带离了学级裁判场…

    “未授勋之花”

   【处刑开始】

     诺艾尔向四周望去,在她周围密密麻麻长满了荆棘,茂密的荆棘丛林有至少两个她那么高。上面满是大大小小的刺,这些刺很尖很硬,稍微碰一下皮肤就会奇痛无比。

   “唔噗噗噗噗,诺艾尔小姐,这是本派蒙造出的巨大型荆棘迷宫哦——”

   “在迷宫的中心有一朵纸玫瑰花,如果拿到它的话,就不用死了哟——找花而已,想毕万能的女仆一定能做到吧?”

    黑白派蒙说完这话后就消失了,而诺艾尔也敏感地察觉到,身后的荆棘高墙正在慢慢的向她靠拢。慌乱之下,诺艾尔只能开始在这巨大的荆棘迷宫中寻找出路。

    可在这荆棘迷宫中转了好几圈,诺艾尔却感觉自己在兜圈子,因为她无论从哪里走或者遇到哪个岔路,走来走去总是会回到那个自己做过标记的原点。

   “怎…怎么办?”

    眼看着外面一层的荆棘墙靠得离自己越来越近,再不想想办法她可就要被夹死在这荆棘墙里了。似乎是故意让诺艾尔看到似的,诺艾尔面前的荆棘突然裂开了个小缝,里面似乎可以通向迷宫的正中心。

    但是这的确是个小缝——缝隙非常小,连诺艾尔都只能勉强挤进这个缝隙。即使再怎么小心,当诺艾尔从缝隙里出来后,她身上的衣服有些部分被荆棘挂破了,裸露在外的皮肤也大都被荆棘划伤了,留下了错杂的血印子,白净的脸上也满是血痕。

    然而诺艾尔缓过神来才发现,面前竟是长满了荆棘的悬崖!抬头向上看,放着纸玫瑰花的玻璃罩被放在一个石头亭子里,石头亭子刚好就在荆棘悬崖的最高点处。

    荆棘悬崖上的布满的尖刺锋利无比,如果非要上去,唯一的抓握点就是眼前垂下的这条同样布满尖刺的藤蔓。诺艾尔一咬牙一闭眼,还是伸手抓住了这条藤蔓。即使手上有手套保护,藤蔓上的尖刺还是透过手套扎进了诺艾尔的手,血从手心里流了出来,诺艾尔握过的地方都留下了刺眼的血迹。

    但黑白派蒙不会轻易放过诺艾尔。诺艾尔手心里流出的血迹滴在了荆棘悬崖上,那些荆棘感受到了鲜血,立刻肆意生长起来,粘上血的地方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一朵朵血红的鲜花,乍一看十分刺眼。随着鲜花的生长荆棘也越发粗壮,并开始在诺艾尔的身边游走,有几条不安分的荆棘甚至缠上了诺艾尔的胳膊,企图用疼痛刺激诺艾尔,让她从抓着的藤蔓上掉下去。

    诺艾尔的力气很大,她忍着痛誊出一只手来,硬生生把缠在胳膊上的荆棘一条一条地捏断了,而缠在她胳膊上的那部分荆棘则像毫无生命力一般主动松开了,像一条破烂的衬衫袖子一般掉了下去。

    荆棘悬崖不是一般的高,仿佛是一条无尽的痛苦之路,明明一直在向上走,却一直看不到尽头——诺艾尔早已被布满尖刺的荆棘折腾得身心俱疲。

    可是,为了活下去,为了拿到悬崖顶上的那朵纸玫瑰花,诺艾尔只能强打精神继续向上攀登。她的衣服已经被荆棘上的尖刺划得破破烂烂,破碎的衣衫之下满是横竖交错的伤口,有些伤口还淌着血,但有些更早划出的伤口处,流出的血已经干了。

   “好痛苦啊…但是…我还能坚持吗…”

   “我现在还算是一个合格的女仆吗…”

    就在诺艾尔的体力即将耗尽之时,她终于看见了希望的曙光:只剩最后一步了,只要再挣扎一下就能拿到那朵花了。还好,悬崖顶上并没有长出荆棘,至于诺艾尔,她已经变成了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血人”。

    看着眼前放在玻璃罩里的那朵鲜红如血的纸玫瑰花,诺艾尔跌跌撞撞地走进了石头亭子,她小心地拿起了玻璃罩,那玻璃罩便从透明变成了血色。当那朵血红的纸玫瑰花被她捧在手里时,她简直看不出,手中玫瑰花的颜色是否来自自己的血液。

   “终于拿到了…是赶得上的…”

    然而,诺艾尔的这句话还没说完,石头亭子突然抖动了一下,紧接着石头亭子的底部突然迅速抬起,将诺艾尔夹在了亭子顶部和底部之间。一切都安静下来了,浓稠的血液缓缓地从亭子的缝隙里渗了出来。

    “唔噗噗噗噗,传说中的万能女仆也没有那么厉害嘛。哎呀呀,身为一个女仆却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这可是大忌哦——”

【处刑结束】


菱妍绪

虐荧一时爽,追荧修罗场(2)

诺艾尔是三天前正在骑士团打扫时听到了荧失踪的消息的,只记得当时自己方寸大乱捏爆了扫把,吓到了正在和琴团长说话的派蒙

         而且当时自己急匆匆的道完歉就跑出了骑士团,根本没有询问详细情况就去快速的在蒙德找了很久很久的荧,等醒悟过来荧己经离开蒙德很久了,自己和荧也不再亲密了,诺艾尔才从摘星崖怅然若失的回了家

         诺艾尔曾经伤害过荧,那是在荧与莫娜分开后不久,记得荧当时将大部分财物都留在了家,......

诺艾尔是三天前正在骑士团打扫时听到了荧失踪的消息的,只记得当时自己方寸大乱捏爆了扫把,吓到了正在和琴团长说话的派蒙

         而且当时自己急匆匆的道完歉就跑出了骑士团,根本没有询问详细情况就去快速的在蒙德找了很久很久的荧,等醒悟过来荧己经离开蒙德很久了,自己和荧也不再亲密了,诺艾尔才从摘星崖怅然若失的回了家

         诺艾尔曾经伤害过荧,那是在荧与莫娜分开后不久,记得荧当时将大部分财物都留在了家,在离开莫娜后过的非常窘迫,而诺艾尔也在那时被荧愈发吸引,从而与荧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

         初见荧时,诺艾尔只单纯的觉得眼前的女孩非常美丽而且强大,是值得自己请教的荣誉骑士前辈

         在之后的相处当中,诺艾尔愈发对荧感到钦佩,似乎没有什么事能难倒这位旅行者,上到与风魔龙战斗,下到帮猎鹿人送餐,战斗跑腿,厨艺打扫无一不精通,诺艾尔那时天天都跟着荧,请教许多的知识

         更令诺艾尔产生好感并倾心的,是荧从来不会嫌她麻烦,一直用非常温柔细致的态度来周密地应对自己的每一个问题,而且在自己提出想要帮助她时,她也照顾到了自己的感受,让自己也为她做了许多的事情,获得了一份又一份满足感

        还有更重要的是,在与诺艾尔相处的过程中,荧一直积极引导着并言传身教着诺艾尔如何帮助他人,对于帮助他人的分寸、方法,及判断对象是否需要帮助等一系列事情,将诺艾尔的天性、责任、能力有机地结合了起来,早己爱上荧的诺艾尔也明白了荧对自己的帮助有多大,只是,只是

         只是荧己经和莫娜住在了一起,诺艾尔不想因为自己而去破坏了荧的幸福,所以诺艾尔即使一直与荧走的很近,也从来没有对荧吐露过自己的心意,直到,诺艾尔在那场大雨中捡到了一脸麻木地淋着雨的荧

         将荧带到了家中后,等荧洗完澡又换好衣服后,诺艾尔决定像往常荧帮助自己一样现在来帮助荧

        “荧?派蒙呢?”

        一脸呆滞的荧在被问起派蒙时才忽然有了动作,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诺艾尔,求求你!帮帮我,求求你了!”

         “好的前辈!您请说,请不要这么伤心了,我会帮您的!请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帮我把派蒙从梅…从莫娜那里接回来,拜托了,啊,不用现在去,雨停了也是可以的”

          “我知道,前辈,可是您能否告诉我您究竟发生了什么吗?我很担心”

          诺艾尔看着双眼通红,梨花带雨的荧,心中己经有了猜测,但她仍想确认一下,因为她也想要一个机会

         “…没有什么事”

         诺艾尔无视了伤心的荧的惊异,似乎是不满荧回答的敷衍,径直将荧紧紧地抱进了怀中,激动的开了口

        “我很担心你!前辈!我很担心你!请告诉我前辈为什么这么伤心吧!前辈教过我要尽力去帮助有困难却无力解决的人,我现在就想帮助前辈!所以,请不要再伤心的流泪了!前辈!”

         “为什么呢?”

          听出诺艾尔言语中的真诚停下了挣扎的荧开了口

         “我又有什么值得你关心的呢?诺艾尔?”

         “因为前辈帮助了我很多!我很感激前辈!所以我也想帮助回来!而且,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喜欢前辈!所以我不想见到您伤心!我会心疼的!”

          荧在诺艾尔怀中惊异地瞪大了双眼,眼泪也停了下来

         “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吗?”

         “真的!前辈!我真的很喜欢您!我并没有理由骗您!”

          “没有寻我开心的意思?”

         “绝对没有!”

           “……”

            “前辈?”

           荧不再询问,将自己如何这么伤心的过程在这个雨夜慢慢来地全部哭诉给了诺艾尔

          “前辈,我不会背叛您的!请和我在一起吧!我一定会让您幸福的!”

          听到原因的诺艾尔既气愤于莫娜与安柏的无情,又欣喜于自己有机可乘,所以即使可能不太合适,但她还是忍耐不住自己长久以来的心意,紧抱着荧大胆告白了

         “让我考虑一下吧”

          荧并未欣喜,默默推开了诺艾尔,收起悲伤面无表情的沉默了下去

         “嗯”诺艾尔不会气馁,因为她从不放弃,她有信心能赢得荧的心,而且看向窗外凌晨己到,雨势渐停

        “那我先去接派蒙了”

         那就先从帮前辈摆脱悲伤,找回派蒙开始一步一步攻略吧!

          荧也看了看窗外

         “嗯,记得多穿件衣服,刚下完雨,外面很冷”

          之后的事说来也很简单,因为接连的打击而变得脆弱不堪的荧激起了诺艾尔病态般的保护欲,荧被照顾的无微不至加上派蒙时常耍宝,在失意了很长时间后也重新振作了起来,并且住在了诺艾尔家,和以前一样开始教导起诺艾尔

         诺艾尔天资很高,人也很勤奋,再加上比往常更多的多的来自荧的教导,无论在哪个方面,诺艾尔都进步神速,而骑士团自然也不会注意不到这一点

         变强的能力所带来的,是诺艾尔的心赋予她的更多责任,加上骑士团的亲近与招揽,荧对她不断的关心与纵容,诺艾尔不会肆意,她只会麻烦自己,她累昏了头

        这充实的生活,反倒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那一天早上,荧已经说了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与她在摘星崖说,所以今天先分开行动,过会再汇合,但诺艾尔刚出门就被太多太多需要帮助的人所吸引

        她的能力变强了,所以她需要去帮助更多的人!她应当去帮助更多的人!这仿佛是她与生俱来的使命!啊啊啊,还有骑士团的工作要做,自己已经是正式骑士了,自己的工作又将帮助多少人?自己又要让多少人展露笑容?诺艾尔仿佛醉了,醉在了由蒙德城中的所有人的笑脸所酿出的美酒中

        直到晚上八点,下班的凯亚与她打了个招呼:

        “呦,诺艾尔,最近挺高兴了嘛,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吗?对了,荧呢?今天怎么没看见她?”

         诺艾尔一下子就醒了,仿佛被丢进了龙脊雪山的寒天之钉上,诺艾尔一下子想起了许多事,比如早上荧带着羞涩的笑脸上认真的嘱托,比如…摘星崖

          诺艾尔知道了荧要在摘星崖说什么了,这么简单的事!明明是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自己今天一直没能发现?!

         没人知道那天荧在摘星崖等了多久,等诺艾尔如同疯了般冲到了那里时,那只有一崖的,闪闪发亮的星星,一个人也没有

         回到了家,因为锁坏了被留下来看家的派蒙也不知所踪,故意弄坏的锁也修好挂在了门上,荧的痕迹消失的一干二净,仿佛她过去几个月从未在这里生活过般

        望着干净整洁,却少了什么的家,诺艾尔无声地滑坐在了地上

青栀🍁

几百年没动铅笔了👉👈

几百年没动铅笔了👉👈

渣角虫QWQ

【心碎,但是物理】


最近的涂鸦,涂了诺艾尔击倒(击碎?)遗迹守卫,起初主要是想试着解决老是想死抠细节和前中后景拉不开的问题,画着画着就放飞了,无果இ௰இ。


(碎碎念:最近看到AI画图真的很厉害,虽然我不能画的比AI好o( ̄┰ ̄*)ゞ,但是或许可以让AI帮我画画?(づ ̄ 3 ̄)づ


【心碎,但是物理】


最近的涂鸦,涂了诺艾尔击倒(击碎?)遗迹守卫,起初主要是想试着解决老是想死抠细节和前中后景拉不开的问题,画着画着就放飞了,无果இ௰இ。


(碎碎念:最近看到AI画图真的很厉害,虽然我不能画的比AI好o( ̄┰ ̄*)ゞ,但是或许可以让AI帮我画画?(づ ̄ 3 ̄)づ



快乐云
诺艾尔🌹🌹 岩石的重量让人...

诺艾尔🌹🌹

岩石的重量让人安心

♡(*´∀`*)人(*´∀`*)♡

诺艾尔🌹🌹

岩石的重量让人安心

♡(*´∀`*)人(*´∀`*)♡

一锅炖肉

两个都是我画的,虽然画的完全不一样跟盗图似的……

两个都是我画的,虽然画的完全不一样跟盗图似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