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诺艾尔 原神

184浏览    59参与
乐容雪

提瓦特猫咖馆(诺艾尔)

诺艾尔猫猫是很可爱的波斯猫。


它似乎。无处不在。


蒙德区的大家也是这么觉得的。


“喵——”诺艾尔猫猫出现在了阿贝夕猫猫面前。


“喵——”诺艾尔猫猫又到砂糖猫猫那里去了!


“喵呜——”诺艾尔猫猫又出现在可莉猫猫身边了!


看着诺艾尔猫猫身后都快拖出残影了,你叹为观止。


“诺艾尔,来”


然后诺艾尔猫猫又马上钻到你怀里了。真是随叫随到的好猫猫。你摸了摸它的脑袋。


诺艾尔猫猫并不粘人,它好像每天都是跑来跑去,随叫随到的。大概正是因为这样,才显得诺艾尔猫猫无处不在吧。


诺艾尔猫猫经常在骑士团猫窝附近出现。很向往又不敢靠近的样子。


你也不......


诺艾尔猫猫是很可爱的波斯猫。


它似乎。无处不在。


蒙德区的大家也是这么觉得的。


“喵——”诺艾尔猫猫出现在了阿贝夕猫猫面前。


“喵——”诺艾尔猫猫又到砂糖猫猫那里去了!


“喵呜——”诺艾尔猫猫又出现在可莉猫猫身边了!


看着诺艾尔猫猫身后都快拖出残影了,你叹为观止。


“诺艾尔,来”


然后诺艾尔猫猫又马上钻到你怀里了。真是随叫随到的好猫猫。你摸了摸它的脑袋。


诺艾尔猫猫并不粘人,它好像每天都是跑来跑去,随叫随到的。大概正是因为这样,才显得诺艾尔猫猫无处不在吧。


诺艾尔猫猫经常在骑士团猫窝附近出现。很向往又不敢靠近的样子。


你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害怕骑士团的猫猫们吗?但是明明不管是琴猫猫还是凯亚猫猫都没有这种表现诶。就连一向看不惯骑士团的迪卢克猫猫,也不难看出对诺艾尔猫猫的赞赏。


真是让人头疼呢。


诺艾尔猫猫很喜欢清洁。总之看到哪里不干净是一定要叼着纸巾或者手帕去擦干净的。猫咖馆能这么干净整洁有一半功劳在诺艾尔猫猫身上。

真不错。


诺艾尔猫猫的力气很大。为了猫猫的身体健康,适量的娱乐运动是有必要的。于是你准备了猫猫拔河比赛。


绝对不是因为疫情隔离太闲了。绝对不是。


其实诺艾尔猫猫是被你叫去当中间那个小裁判的。但是两方猫猫势均力敌的时候,诺艾尔看见绳子对面有一个玩具没有被收起来。于是冲过去了。


然后这一冲,把绳子带飞了。绳子两头的猫猫们也飞了。


然后二十多只猫猫倒在一起,场面极其壮观。事后仔细检查猫猫们有没有受伤。尤其是诺艾尔猫猫,它看起来那么……冲动。


还好还好,没有猫咪受伤。诺艾尔猫猫似乎也知道自己做错事,乖巧地低下头,你佯怒不轻不重地训了它几句,又把它抱起来亲了亲,叮嘱它下次一定要注意安全。


你本身体质并不好。生病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你坐在床沿端着温水看着诺艾尔猫猫轻晃着尾巴在药箱里给你翻找感冒药。打心底涌出一股无力感。


细数来。你除了带着猫咪们出门玩,看医生,好像有你没你都是一样的。他们照样在猫咖馆玩的开心。


而且现在生病了。还要轮到它们来照顾你。


算了,养猫千日用猫一时。以后的日子还长着

呢。


……


…………


………………


“迪卢克,你不要死死盯着我啦,有诺艾尔呢,它会照顾好我的,你昨晚是不是又偷跑出去了?乖,下楼去好好休息吧。”


有迪卢克猫猫在,诺艾尔猫猫显得有些拘谨。


于是你把迪卢克猫猫赶出去了。


诺艾尔猫猫被琴猫猫叫出去了。门外有一群猫猫。


好想吸……


“诺——艾——尔——!!”


刚刚还在门口把诺艾尔围成一圈的猫猫们瞬间四散开来。然后诺艾尔光速出现在你面前,蹭了蹭你搭在床沿的腿。喉间微微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它突然蹿了出去,听声音是下了楼。不一会,给你叼来一朵开的灿烂的玫瑰。


——那是它最喜欢的植物,送给你大概是因为,它也最喜欢你。







最后这句是私设啦,诺艾尔并不是喜欢玫瑰,而是玫瑰在蒙德象征“守口如瓶”

角色故事片段,关于玫瑰的警示。如图。


阿巴阿巴
哟西,是诺艾尔,当时没有太好的...

哟西,是诺艾尔,当时没有太好的笔,痕迹很淡啊hh🌚,与上个作品一样,咱说咱画的也不好,就别盗图了,随便康康

哟西,是诺艾尔,当时没有太好的笔,痕迹很淡啊hh🌚,与上个作品一样,咱说咱画的也不好,就别盗图了,随便康康

弗兰鸽斯坦
25.邀约时的派蒙 弗兰的原神...

25.邀约时的派蒙 弗兰的原神之旅

首发于米游社id:弗兰鸽斯坦

25.邀约时的派蒙 弗兰的原神之旅

首发于米游社id:弗兰鸽斯坦

潇潇明月

真的好像在约会呀,这个邀约任务

真的好像在约会呀,这个邀约任务

画画的老kk
画画诺艾尔(假装别人不知道这是...

画画诺艾尔(假装别人不知道这是几个月前画的图现在又拿出来水……)

呜呜暑假一定努力画画

画画诺艾尔(假装别人不知道这是几个月前画的图现在又拿出来水……)

呜呜暑假一定努力画画

万象

我总是喜欢画我不会画的画

25级前都是诺艾尔把我带大的,现在也还在用,最喜欢的原神女角色,太可爱了

人体还是不行啊

我总是喜欢画我不会画的画

25级前都是诺艾尔把我带大的,现在也还在用,最喜欢的原神女角色,太可爱了

人体还是不行啊

苜孜栗
“交给我吧!什么都可以交给我!...

“交给我吧!什么都可以交给我!”


老婆,你好美,你真的好爱可😭,嫁给我吧🤤🤤🤤

“交给我吧!什么都可以交给我!”





老婆,你好美,你真的好爱可😭,嫁给我吧🤤🤤🤤

H一y
《花与重剑之梦~诺艾尔》 即使...

《花与重剑之梦~诺艾尔》

即使有些困难与疲惫,但不断朝梦想前行,一定会成为梦中的样子吧

《花与重剑之梦~诺艾尔》

即使有些困难与疲惫,但不断朝梦想前行,一定会成为梦中的样子吧

速溶霓虹

两个月以前画的了,前一阵子在备战高考,没来得及发,今天突然想起来了,晚上拍不太清楚,明天早上再发一个重制的,(告诉你们个秘密,我的生日是高考的最后一天)

两个月以前画的了,前一阵子在备战高考,没来得及发,今天突然想起来了,晚上拍不太清楚,明天早上再发一个重制的,(告诉你们个秘密,我的生日是高考的最后一天)

顺拐的桃酱
(速摸) 李姐和她的朋友们系列...

(速摸)

李姐和她的朋友们系列之我们都是谁带大的

最后一个属实是有点无语(这位仁兄世界4,他家魈满命,甘雨两命,刻晴四命……(世界六李姐抱着零命温迪和零命魈瑟瑟发抖

这里面的崽都是我们的自设oc(这个系列应该还会再更


(速摸)

李姐和她的朋友们系列之我们都是谁带大的

最后一个属实是有点无语(这位仁兄世界4,他家魈满命,甘雨两命,刻晴四命……(世界六李姐抱着零命温迪和零命魈瑟瑟发抖

这里面的崽都是我们的自设oc(这个系列应该还会再更


白无夜【求迪卢克ing】
今早喜提最后一个命座,是谁在魈...

今早喜提最后一个命座,是谁在魈宝池子里一个魈宝没捞出来却把诺艾尔捞了满命?

​tnd是我QAQ

虽然小可爱满命很强,但是我没养啊!QAQ

今早喜提最后一个命座,是谁在魈宝池子里一个魈宝没捞出来却把诺艾尔捞了满命?

​tnd是我QAQ

虽然小可爱满命很强,但是我没养啊!QAQ

爱喝饮料QWQ

[原神/糖文]唔,小空的味道,甜甜的...

“二人坐在了海边的山顶,黄昏已至,被夕阳染成橙黄色的海,映射着火红而带着微黄的云彩,彩霞勾勒着整个天空,海的尽头,一轮橙红将息的太阳遮在朦胧的云层后方,浪潮缓缓地抚摸着被抹平的沙滩,海面闪烁的白光在金黄而微弱的阳光下显得更加梦幻。”

 “空痴痴地望着远方的太阳,甘雨眺望着天空的彩霞,云朵被太阳的金光染上,又被那微弱的红光环绕,半片天空都欢送着这一天的结束,为日落将息的黄昏献上一片绚丽的美景......”

“空悄悄的转过头,想看看甘雨的表情,但看到的却是她温柔的目光...”

“四目相交,空似乎是被吓到了一样,脸颊瞬间变红,又紧张害羞的低下了头。”

“甘雨笑了笑,将自己的目光慢慢......

“二人坐在了海边的山顶,黄昏已至,被夕阳染成橙黄色的海,映射着火红而带着微黄的云彩,彩霞勾勒着整个天空,海的尽头,一轮橙红将息的太阳遮在朦胧的云层后方,浪潮缓缓地抚摸着被抹平的沙滩,海面闪烁的白光在金黄而微弱的阳光下显得更加梦幻。”

 “空痴痴地望着远方的太阳,甘雨眺望着天空的彩霞,云朵被太阳的金光染上,又被那微弱的红光环绕,半片天空都欢送着这一天的结束,为日落将息的黄昏献上一片绚丽的美景......”

“空悄悄的转过头,想看看甘雨的表情,但看到的却是她温柔的目光...”

“四目相交,空似乎是被吓到了一样,脸颊瞬间变红,又紧张害羞的低下了头。”

“甘雨笑了笑,将自己的目光慢慢从空的身上移开。”

 “海风轻轻撩动着甘雨的发丝,他将自己的身体和空贴近了一些,甘雨伸出胳膊,揽住了空的肩膀,空有些不知所措,脸红的延伸到了耳根。”

“呃...空,要不...来聊一些什么吧....”

“好啊...聊什么呢?”

“嗯...什么都行”

 “远处的天空,仍旧散发着黄昏的光彩,细雨一点一滴的落下,如丝线般划过,远处的天空,若隐若现得显现着彩虹。”

 “空享受着这种感觉,不是因为这一片美景,而是自己心爱的人,陪在自己的身边。”

“嗯...甘雨...我...我.想...”

空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放低了自己的声音,悄悄的含糊了一句:

“我喜欢你....”

甘雨愣了几秒,随后调皮的说着:“诶?你刚刚说了什么啊...我怎么没听清啊....”

“唔...空忍不住自己害羞的情绪,只是满脸通红的闭口不语...”

“这...怎么能好意思...我...”

“我喜..喜欢甘...?甘雨”

甘雨仿佛是得到了什么满足一样,爽朗的笑着,笑声在海边荡漾,她强忍着自己开心的情绪,看着身边扭捏的空,她伸出手,将双手贴住空通红的脸颊,摆正到自己的面前,欣赏着空躲闪的眼神,她凑到了空的耳边,柔声说着:

“嗯...我也喜欢你!...”

甘雨将自己的脸和空凑的更近了些,两人四目相对,基本着实有些暧昧。

“空...要不,我们来做一些什么吧”

“好呀,就来多一些变大人的游戏吧...”

“讨...讨厌,谁让你这么做的,今天有...”

夕阳落幕,小雨的拍打声中,二人的唇紧紧吻在了一起,爱人相拥,从黄昏,直到星辰漫天,他们的唇才意犹未尽的分开...

“唔...亲了好久...”

“但是我看你的表情很享受的样子嘛”

“诶!你偷看我...”

“啊哈哈哈...那个娇羞的样子,真的让人很喜欢呢~”

“好吧好吧,我认输啦”

“但是我刚刚吻过去的时候,你不知所措的呆住的样子真的好好笑呢”

“不要再说啦...咱们是不是要回家了...”

“不嘛,我还想和你多待一会...”

“嗯...宝贝,既然要多待的话,那可能就要捅川玻璃纸喽...

白长离兮

原神·诺艾尔(同人文)

          “为什么……为什么是岩?”小诺艾尔想要的是风的力量,但事与愿违。

        “岩石是很坚强的,无论是什么样的元素都是神灵的馈赠,我们不应该有所偏颇。”老人摸了摸诺艾尔的头,“在蒙德,感受风,感受自由。”

         “好。”小诺艾尔每日都在蒙德城外与岩石为伴,不断地提升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是岩?”小诺艾尔想要的是风的力量,但事与愿违。

        “岩石是很坚强的,无论是什么样的元素都是神灵的馈赠,我们不应该有所偏颇。”老人摸了摸诺艾尔的头,“在蒙德,感受风,感受自由。”

         “好。”小诺艾尔每日都在蒙德城外与岩石为伴,不断地提升自己……

        “诺艾尔还在外面?”

        “对啊,她是一个乖孩子。”老人望着远处的一个渺小身影,“风神将她带到了我们这里,她同样对风有着将近偏执的追求,我本以为她在得知自己不是风元素的时候会……”

         “那孩子肯定是有的吧。毕竟当初我们也都这样以为,不过……”他也顺着老人的目光看向远方,一个渺小的,固执的身影。

        起风了,这样的风在蒙德并不起眼,但是每一次的风都会带来不一样的东西。晚风吹拂在诺艾尔的脸颊,往蒙德吹去。

       “天色晚了。”残阳撒在她的身上,风提醒着她,该回家了。

       “你想加入骑士团?”琴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诺艾尔。

        “你有家吗?”           

         “蒙德就是我的家。”

         “你还太小,不能成为骑士。”琴实在是不舍得让面前这个单纯的女孩冒险。 

        “我可以的!我都可以的!”诺艾尔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了,“实在不行……就让我当一个女仆吧!”

       “哎,行吧。”琴之前也了解过她,毕竟都住在蒙德。

        “好!”虽然离自己的目标还是有一段距离,诺艾尔已经十分满足。

       “我?我当然是在做大剑,也就是你们说的双手剑,这是给一个姑娘的,起初啊,我还以为是她使用方式不对,无论我做出怎样的剑,她每次都只要用上几次就会崩刃,结果到头来,是武器强度不足,我就只好赌上自己的名誉,专门为她定制一柄。”瓦格纳说着,一边不断加大敲打的力度,“不过啊,那丫头是真的刻苦……”瓦格纳似乎意识到自己多嘴了,“哎,跟你说这么多干什么,不过幸亏有她自己的岩元素加固,勉强还能用,别看那丫头柔柔弱弱的,要是真这么以为……呵呵呵,好了,没事别打扰我。”瓦格纳又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中。

        “旅行者,我们先去骑士团吧。”派蒙已经等不及了。

         “好。”

         骑士团门口。我还没敲门,耳畔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是来找琴团长的吗?”

         “嗯。”我倒是没什么感觉,派蒙天天在旁边突然出现,对此早已习惯,但是派蒙却被吓得不轻。

         “你好,我是西风骑士团的女仆诺艾尔,我来带你参观一下这里吧。”诺艾尔很热情,“你应该不是蒙德人?是从哪里来的?璃月?”

         “他是个旅行者。”派蒙说道。

         “原来如此……”诺艾尔也不多问,开始向我介绍了起来。

         “这里是禁闭室,虽然不是什么禁区,但还是建议不要靠近这里。”禁闭室中隐约传来了一声爆炸声。

        “旅行者,你一定累了吧,去那边休息一下,我去为你沏茶,全糖,半糖,还是无糖?”诺艾尔立马将我拉到了一间屋子里,似乎是琴的办公室?

        看着诺艾尔有些慌张的神情,大概禁闭室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吧。

        “半糖。”

        “原来是这样。”我听说了诺艾尔的许多事情。

        “就工作状态而言,琴团长是「太累」,诺艾尔是「太忙」。”一向悠闲的凯亚先生如此评论。

         “诺艾尔可真是个万能女仆呢!”派蒙想了想,“那为什么不让她加入骑士团呢?”

        “这个嘛……”丽莎考虑了一下,“虽然她很强大,但是有的时候还是会太冲动……怎么说呢?之前她独自一人去救困在雪山上的冒险家,结果自己差点就没命了,我们商量过,还是先维持现状吧,况且诺艾尔还没成年。”显然,未成年并不是真正的理由。

        …………

        “诺艾尔?当然认识,她简直无处不在,按照她的话,她仅仅只是将一条准则贯彻到底「一个不多,一个不少,该有的全都有,不该有的不能有」。” 凯瑟琳说道,“如果可以的话,交给她一些安全的工作,实在不行的话可以「发明」一些工作,毕竟在那件事后蒙德人都达成了共识,真有什么大事交给骑士团的凯亚就行了,琴团长是这么说的。”

        “难怪凯亚经常呆在蒙德,原来是为了诺艾尔啊。”派蒙猜道。

        “这只是原因之一,话说你是什么?好像之前没见过这种生物。”  

        “当然是应急食品。”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了凯瑟琳的疑问。

我和诺艾尔的故事并不重要,终将随风而去。龙灾来临时,诺艾尔跃跃欲试,想亲自解决灾害的源头,但是在凯亚的悉心安排下,她被无数个「紧急任务」支开……

          大家都是为了她的安全,可是……

         “遭了!大家的衣服还晾在外面!我先回去收拾一下!”诺艾尔正在帮忙运输酒桶,可是天色突然暗了下来。

         “没关系,你先去吧,这里不着急。”本来这些任务就是刻意安排的,老板当然不在意这些。

        “爸——爸——”路上,诺艾尔听到了一个小孩的声音。

        “怎么了?”诺艾尔的耳朵绝对不会漏听任何有需要的人的呼喊。天下起了小雨,诺艾尔将小孩顺手送到了瓦格纳的铁匠铺。

        “我爸爸到现在还没回来——”

        “你爸爸去哪里了?”

        “我爸爸说要去一个新发现的遗迹,但是到了现在还没回来。”

        “遇到打雷还是呆在屋子里比较好哦,像这样有非出门不可的事,就交给我吧!”诺艾尔打算先去一趟骑士团,探索遗迹的事情应该会向骑士团报备。

        “哦?诺艾尔,你来的正好,我这里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凯亚思前想后,如果老是让诺艾尔呆在蒙德也不行,正好来了个比较有“难度”的任务。

        “遗迹?”诺艾尔本来是想拒绝,可是一看到上面的任务……

        “对,这个遗迹是最近骑士团刚发现的,初步推测是已经覆灭的某个时期的国度,现在有人被困住了,希望你能够将他带回来。”凯亚说道。

         “其他的骑士呢?”

         “死了。”凯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消息可是过路的冒险家带回来的。那附近正好有一个传送锚点,你在救援的过程中顺便探索一下遗迹,如果他平安回来,我会捏爆水晶给你发信息的。”凯亚丢给了诺艾尔一个小水晶,看样子也就是个一次性用具。

        “好。”诺艾尔没有任何疑问,确认自己的剑还能使用后便出发了。

        凯亚松了口气:“嗨,本来就是个探索任务,那人找到遗迹后就回来了,希望两个人别碰到。”凯亚觉得自己十分机智,“把诺艾尔吸引到完全背离风魔龙遗迹,这样就安全多了吧,只要时间差不多再叫回来……嗯!万无一失!”

        “呼……”天色暗淡,诺艾尔已经赶了一整天的路,已经不知道斩杀了多少丘丘人,她是不喜欢暴力的,也不主动去惹麻烦,但丘丘人总是主动攻击。

       “是风神的声音。”刚刚攻破一个营地的诺艾尔正用剑支持着自己的身体,单膝跪地以做休息,“果然,听到风的声音就能够平静下来。”感受着风,诺艾尔感觉自己燥热的血液开始风凉,诺艾尔将剑收起,“果然还是要来一份满足沙拉。”

        诺艾尔丝毫不敢有所松懈,这次的放松令她下意识地产生了负罪感,迫使着她加速向前:“不行,还有人需要我。”

        诺艾尔毕竟是第一次去,总共花了将近两天才找到遗迹,点亮设置好的传送点。

        “这样就能够将受伤的人快速送回蒙德治疗了。”诺艾尔揉了揉已经猩红的双眼,“休息一小时……算了,半小时吧,不能拖下去。” 诺艾尔知道,如果一现在的状态进入遗迹可能会拖后腿,必须快速调整状态。

         …………

        “这曾是何等的文明啊。”诺艾尔不由得感慨,仅是从面前的这些断壁残垣就足以想象当年的昌盛。可惜这路上走来,却只见它落得一个禾黍故宫。

       “即便是这般文明,也会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吗?”诺艾尔触摸着冰冷的大门,这里剩下的仅仅只是个可悲的轮廓,曾经的干城之将又在何方?

       “风会告诉我你们的故事。”诺艾尔闭上了双眼,感受着风的弥音。要说真的听到了什么吗?当然没有。但是可以感受,风从万千年前吹来,诉说着它曾见到的景象,风穿越了时空,也超越了文明,来到我们的面前……

        即使是已经断绝传承的文明,也还在用着其他的方式来彰显着自己强大的力量。诺艾尔在探索的过程中确实发现了许多现代无法超越的技术——却也已经败落。

        “有人吗?”诺艾尔来到了一处高低,这里能够看到大半的遗迹,“嗯?回去了?”诺艾尔悬着的心安了下来,水晶消散在空中。

        “嗯?那是什么?”一处破碎的封印。

        附近异常地空旷,后面便是城郊,到底是什么建筑会建在如此偏远的地方呢?

        “发现……入侵……者。”突然,诺艾尔身后传来了一个机械的声音。

        “居然是遗迹守卫?!”诺艾尔怎么也没想到,曾经在书上出现的东西会出现在这里。

        古老的人形战斗机器,传说是已覆灭的国度留下的战争机器,但也有人说,这机器诞生的目的不是为了杀戮,而是守护。守护着这过去的,不会在出现的曾经……

        “看来……不得不战斗了。”诺艾尔拿出了双手剑,岩元素不断地汇聚。

         “丘丘人?”诺艾尔才意识到,这里已经有些偏向郊外,白天看不到营地的火光。

         诺艾尔往丘丘人方向冲去,但并没有展开攻击,而是不断迂回,直到守卫发出制导飞弹时才凝聚护盾跃入丘丘人之中。

         “呼……”所幸诺艾尔的护盾足够坚固,这一下只是将她击飞,虽然显得狼狈了些,但还是安全着陆。

        “还有?”

        似乎是受到了声音的吸引,又有一个遗迹守卫出现在这里,身边的好像还有……遗迹猎者?

        “轰——”遗迹猎者一招激光割裂直接将诺艾尔慌乱之下凝结的护盾击碎。

        “仅仅是废弃的古代兵器就有这样的能力吗?”诺艾尔发现,旁边的两个守卫准备发射飞弹了,赶忙继续汇聚岩元素,将大剑挡在自己身前,“曾经能生产这种兵器的文明又是如何……”诺艾尔已经来不及多想。

        “咔——”大剑连同护盾一起破碎,诺艾尔看着手中的剑柄,“谢谢你陪了我这么久。”她将剑柄收回,背后出现了一柄钟剑,上面的激光齿轮已经损坏,但是剑本身的威力可丝毫不减,这是她不久前祈愿时得到的,她不喜欢暴力,所以武器一直都是普普通通,这把剑她一直以为将无用武之地,没想到……

        “来——”诺艾尔身上的岩元素已经到达峰值,飞弹与她擦肩而过,黄昏下燃着的是无尽的战火,周围已经变成了熔炉,两只遗迹守卫,一个遗迹猎者,就算是西风骑士团的人也会闻之色变,但是诺艾尔依然一只手提着剑,轻蔑地看着面前的怪物,颇有初生牛犊不怕虎之意。

         诺艾尔举起了剑,身上被岩元素包裹着,那股力量竟让毫无感情的机器后退了半步。

         “果然,还是岩石的重量最令人安心。”

         …………

        红日初升,诺艾尔看着地上的残骸,正在纠结要不要带走还是直接回去叫人过来研究。细想之后还是打算自己全部带走,毕竟这也是女仆的工作。

       “愿风神护佑你们。”诺艾尔闭上了双眼,为面前消散的文明祈祷。

        尽管文明已然失落,但还有风在守护。

(很久之前在B站写的同人文之一,文笔比较烂希,大家将就将就)


呦,来自深渊的履刑者呀!

第一次用这个弹,还跑调了,但隐约应该可以听出是《两只老虎爱跳舞》吧😭😭😭下次练练再发😭😭😭

第一次用这个弹,还跑调了,但隐约应该可以听出是《两只老虎爱跳舞》吧😭😭😭下次练练再发😭😭😭

FQAMXF
“让骑士团…蒙羞了……” ‼️...

“让骑士团…蒙羞了……”


‼️诺艾尔潦草的战陨,注意!

‼️在学校画,细节可能有问题,注意!

‼️作者又拉垮又爱搞,注意!


战陨是好文明——【震声】


“让骑士团…蒙羞了……”



‼️诺艾尔潦草的战陨,注意!

‼️在学校画,细节可能有问题,注意!

‼️作者又拉垮又爱搞,注意!


战陨是好文明——【震声】


TRiddle[中考版本]
《关于我的官服新号新手池出爆了...

《关于我的官服新号新手池出爆了那件事》

《关于我的官服新号新手池出爆了那件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