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诺蒂卡

1216浏览    1065参与
MaskWho

她们真可爱😊

*后2p是动图

她们真可爱😊

*后2p是动图

这个池澜真的屑啦

08画风真可(fang)爱(bian)

p2是懒得勾线(?)的诺妹子_(:⁍」∠)_

08画风真可(fang)爱(bian)

p2是懒得勾线(?)的诺妹子_(:⁍」∠)_

七五与祈舞

有关大家知道荣格是元始天尊的脑洞

看完难以置信还有失落之光以后,每次回翻看他们喊普神,尤其是漂移我都在想:

荣格他们在喊你,你快应啊!

漂移快把荣格供起来,光谱教教主显灵了还不快快跪下!背离快拍照,去找啰嗦显摆,我可是给神调过酒的酒保!

所有领导模块的信仰者:普神在上,普神显灵了

刹车:粗眉……啊普神,请问您还需要拼模型吗?

小淘气、发条、夜巡:请问……各种历史谜题疑问大轰炸

小淘气写下来《神在我身边之诺蒂卡自传》发条拍下来《元始天尊本纪》夜巡记下来,好,下一个问题来了……

红色警报:哦天尊啊怎么办我以前找他做心理咨询那么麻烦他万一他想起来我会不会被神罚我充不了电了我得逃跑去哪地球有水有短路的风险……

补天士:...

看完难以置信还有失落之光以后,每次回翻看他们喊普神,尤其是漂移我都在想:

荣格他们在喊你,你快应啊!

漂移快把荣格供起来,光谱教教主显灵了还不快快跪下!背离快拍照,去找啰嗦显摆,我可是给神调过酒的酒保!

所有领导模块的信仰者:普神在上,普神显灵了

刹车:粗眉……啊普神,请问您还需要拼模型吗?

小淘气、发条、夜巡:请问……各种历史谜题疑问大轰炸

小淘气写下来《神在我身边之诺蒂卡自传》发条拍下来《元始天尊本纪》夜巡记下来,好,下一个问题来了……

红色警报:哦天尊啊怎么办我以前找他做心理咨询那么麻烦他万一他想起来我会不会被神罚我充不了电了我得逃跑去哪地球有水有短路的风险……

补天士:哦,他太不显眼了,他是真的吗,信天尊的都逊爆了!因为我是他的船长!我是天尊的船长!

救护车:好吧神存在,漂移你赢了,饶了我吧,靠,他除了不用看医生,和普通人哪里不一样!

小诸葛:要不要偷偷下药解剖一下荣格……啊,算了我已经创造时间机器证明多元宇宙了,还差个天尊机体奥秘来证明我是天才中的天才吗

感知器:这不符合科学

通天晓:这不符合常识,呃,这船上到底有多少个不符合!

电脑怪杰:没我啥事,我就陪着发条拍片,啊我好喜欢他讲历史拍电影的感觉

速率:天娇在上,天尊显灵了,我给神看过病!

威震天:铁通头我实在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机器狗:靠,他居然是原始天尊这世道真没救了


这个池澜真的屑啦

传统艺能半拟人(?)

p1自带空调补天士

p2可可爱爱诺妹子

(发出去了才发现有bug,撤回重画再发一遍😂)

传统艺能半拟人(?)

p1自带空调补天士

p2可可爱爱诺妹子

(发出去了才发现有bug,撤回重画再发一遍😂)

豆浆机
苟… 没苟完 也不想苟了 (死...

苟…

没苟完

也不想苟了

(死)

劣质塑料感不可避

下次再试试吧.jpg

苟…

没苟完

也不想苟了

(死)

劣质塑料感不可避

下次再试试吧.jpg

这个池澜真的屑啦
第一次画IDW机型献给诺蒂卡_...

第一次画IDW机型献给诺蒂卡_(:⁍」∠)_

诺蒂卡她真的好可爱啊(〃艸〃)

(oh I'm so vegetable(?))

第一次画IDW机型献给诺蒂卡_(:⁍」∠)_

诺蒂卡她真的好可爱啊(〃艸〃)

(oh I'm so vegetable(?))

荒川不渡人

第二十章 清霜残淡月

诸君安康。

私设如山,OOC都是我的。

是桶与寻光号。

和十六章《难问云中客》配合食用效果更佳

——————————————————————

第二十章 清霜残淡月


(也不过是弦上血红,无所适从)


他花了好几星秒才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


人们聚在房间中央那轮巨大的环形桌子边,被五颜六色的,旋转的,甚至可以说是翩翩起舞的灯光所笼罩,视线都被最前方站在高台上的那具红黄相间的机子所吸引。他关上门的那刻那小子恰巧说完最后一句,几乎是忽然之间,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巨浪般裹挟着玻璃杯碰撞的叮当作响给他的音频接收器狠狠来了一下。


威震天...

诸君安康。

私设如山,OOC都是我的。

是桶与寻光号。

和十六章《难问云中客》配合食用效果更佳

——————————————————————

第二十章 清霜残淡月


(也不过是弦上血红,无所适从)

 

他花了好几星秒才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

 

人们聚在房间中央那轮巨大的环形桌子边,被五颜六色的,旋转的,甚至可以说是翩翩起舞的灯光所笼罩,视线都被最前方站在高台上的那具红黄相间的机子所吸引。他关上门的那刻那小子恰巧说完最后一句,几乎是忽然之间,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巨浪般裹挟着玻璃杯碰撞的叮当作响给他的音频接收器狠狠来了一下。

 

威震天近乎瞠目结舌地看着那群年轻人一跃而起,开始几个几个相对地— 补天士究竟是什么毛病又想出了这么个蠢主意?——以一种简直可以称之为浮夸的,滑稽可笑的姿势在那让人心烦意乱的音乐声里恣意扭 ——不,他拒绝把视线停留在任何一个家伙的后挡板或者腰部连接件上。

 

“嗨!老威!”补天士成功地在他和门把手只差毫厘时蹦跶着跳到了他面前,活像只浑身着火的石油兔子,在隆隆作响的乐声里不得不扯着嗓子,像个上蹿下跳的小丑似的朝他嚷嚷,“你居然会赴约!我还跟老通打赌呢——”

 

约?什么约?威震天惊恐地迅速回顾了一下好几天的生活,噢普神啊,当他回想起自己看都没看就顺手把某个装饰俗艳的邮件扔进回收站的时候(谁第一眼都会觉得那是个垃圾文件吧!),他竟然有一瞬间想要把自己的火种给扯出来,先不说他每天都有浩如烟海的无聊文件要处理,补天士的荒唐小party不该都被限制在——

 

“等等,补天士。”满地转来转去的光圈都快把他的光镜晃瞎了,“谁批准的?公共休息时间公共场所,背离记作为酒吧——”

 

“我批准的呀!”那家伙蹦跳着在他面前环着手转了个华丽丽的圈圈,“而且按理说我作为舰长是可以强制要求所有人参加的嘛。”

 

“你忘了我是联合舰长吗?”看在魔力神球的份上!战场上的炮击声和这破音乐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这个嘛~”补天士踮着脚从他的左边跳到了右边,又用一种荒唐的姿势弓着背拿脚板在地板上前前后后摩擦来摩擦去,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你又没回复我,我就当你没有异议咯~”

 

看看他,这混小子的嘴角得意地都快咧到音频接收器了。哦不,饶了我吧,我得离开这里,可察觉到他意图的补天士抢先一步到达了门口。

 

“别这样。”咔哒一声,很明显小舰长锁上了背离记的大门,普神啊,他无可奈何地瞪着对方,你以为我作为联合舰长可能不知道密码?“你想给大家留下不近人情的印象么?”

 

“而且。”小舰长在重新滑回舞池前贱兮兮地冲他一笑,“这新密码只有我和背离知道。”

 

***

在吧台边发现把自己藏在阴影深处的通天晓大概是今天唯一一件好事。

 

而老通看上去就像是有人把他四肢紧锁在了一台电椅上还刚刚给了他十万伏特一样。

 

然后他悲伤地发现阴影面积并不足以同时给他们两个大块头提供适当的荫蔽。

 

威震天艰难地穿过了人群,终于缩着身子坐在了吧台面前,你能相信发生了什么吗?连救护车都在一堆小伙子的起哄下开始了一段热舞!这世界疯了,简直疯了。

 

“道德沦丧。”他清晰地听到通天晓僵着发声器小声又不断地嘟囔着,光镜毫无神采地瞪着不知何处,活像个被僵尸病毒攻击了只会重复简单指令的扫地机器人。

 

“他怎么了。”他终于忍无可忍朝一边擦着杯子一边跟着音乐扭来扭去还时不时嚎两句的背离问道。

 

“额?”背离好不容易才把自己从那段走音的咏叹调里收了回来,“刺激太大了吧——”

 

“玩物——丧志!”忽然一阵闷响(当然,这声音在目前的环境下几乎是微不足道的)把他俩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通天晓啪地一声把脑袋磕在了背离的吧台上,高纯溅得到处都是,看在火种源的份上,背离剧烈地瑟缩了一下,咋又这样了*。

 

“我搞不懂。”威震天同情地伸出手去把通天晓手里快被捏碎的酒杯给抢救了下来,“补天士疯的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又一声巨响,是旋刃跳上桌子举着一大杯高纯开始纵情高歌,还手舞足蹈地把桌子踩得啪啪直响。

 

“泥球传统?反正叫蹦什么的。”背离吹着口哨又开始左摇右摆起来,“据说那群碳基能扭一晚上呢!”

 

那还不如直接让我回归火种源,威震天在芯里大声地哀叹道,把背离怂恿自己进场的小小建议给扔到了九霄云外,甚至开始期盼现在的自己和通天晓角色互换。

 

当光镜的余光撇到一直规规矩矩坐在角落里的荣格都被拖进舞池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芯里的那股子惊惶几乎是达到了顶点,不不不不不,他猛然发现发条居然一直在录像,不不不不不,狂飙那如痴如醉的模样都快把他的处理电路给烧穿了。

 

一只手恰在此时拍上了他的肩膀。

 

***

不。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踉跄着打翻了手边那杯满斟的高纯,却不想碰到了一块坑坑洼洼,粗糙得让人发毛的金属,哦普神啊,他几乎是在回头的同一刻闭紧了光镜,背离瞪着空洞的眼窝直直地逼视着他,那些让人作呕的绒毛在他锈迹斑斑的装甲上恣意弥漫,而他整个人浸泡在那滩不知是发臭的高纯还是锈水的,几近凝固的胶冻状液体里,腐烂得几乎只剩下了金属骨架,而整个背离记中,那些刚才还在蹦蹦跳跳的人们全都已化作了一具具冰冷空洞的尸体,能量液河流般溢满了整个空间。旋刃四肢分离地倒在桌子上,火种熄灭的最后一刻都还保持着战斗的姿势,刹车像个破娃娃似的倒在地板上,胸口被轰出了一个狰狞的大洞,救护车,诺蒂卡,荣格。。。。。不不不,这不是真的,他终于意识到这空间里只剩下了自己的排风扇疯狂转动的声音,不,他瞪视着仍在自己的双手上不断滑落的能量液,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的手臂上还挂着那柄还热乎着的融合炮,为什么,渣的,这到底是——

一双手忽然从背后抓住了他。

 

普神在上,他几乎是感激涕零地转过去面对幸存者,却不想对上了通天晓被轰得只剩了半边的头雕,被碾压继而变形得简直看不出原样的手臂钳子一般抓住了他,他随即被那浓稠得快要溢出的愤怒和绝望给死死地钉在了原地,于是那半截身子摇晃着攀了上来,你!对方黑洞洞的嘴里满溢出锈水和死亡的气息,你!那些装甲随着他一声又一声的嘶喊渐次剥落,金属骨骼劈里啪啦犹如被烈火熏烤般呻吟着断裂, 擎天柱信任了你!!!!!你这死性不改的伪君子!两面三刀的暴君!

 

我们竟然信任了你,我们——

 

“威震天?”一个嗓音迟疑地问道,“舰长?”

 

他眨了眨光镜,通天晓依旧一动不动地趴在桌上睡得正酣,而自己正像个变态疯子一样直直盯着那个方向看,诺蒂卡清了清发声器,不得不再一次呼喊他们明显正神游天外的联合舰长。

 

“发生什么事儿了吗?”物理学家抱着手,用眼神恶狠狠地赶走了那群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围观群众,得了吧,她撇了一眼还在那儿探头探脑的补天士,你觉得他这个情况还能给你拉出来跳舞?

 

“我。。。。。”前暴君转过身来靠在吧台边,不得不捂住了额头以遮掩自己的窘态,他掩饰得很好,可那散热风扇实在是转得太快了,虽说费了点力气,但诺蒂卡依旧敏锐地追逐到了一丝迷茫——甚至可以说是颓败?——的气息,这可和平日里运筹帷幄的舰长先生太判若两人了。

 

“我不知道。”他有气无力地低声说,“我想我不太舒服。”

 

“不太舒服?!”旋刃欢脱地在空中打了个旋儿一跃而下,“完美着陆!——你只需要一杯武器级核子能!”

 

看在魔力神球的份上,诺蒂卡无可奈何地看着前回收救援队队员在几星秒内迅速囤囤囤了一大杯劲酒,然后迈着招摇的步子回到舞池中央,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礼貌地帮威震天推开了那杯冒着不详红光的饮品。

 

不出所料的,她又收获了一大波蠢蠢欲动又失望至极的眼神。

 

“你该回去休息,或者找救护车帮你看看。”

 

“不。。。。我想我只是——可能只是这音乐。。。。。”威震天最终还是摇晃地站了起来,朝她低声道了个谢,便径直朝门口走去,扭动着身躯的人们自觉自动地为他让开了一条可以说是过于宽阔的大道,而诺蒂卡确信自己在这一团嘈杂里听到了好几段截然不同却又此起彼伏的嘘声。

 

***

“你会受到一些念头的困扰吗?一些不太好的念头。”

 

“困扰?那是什么意思。”

 

“一些侵入性的思维。”小巧的芯理学家顿了顿,把模型搁回了自己的膝盖上,“和你的过去息息相关的东西。”

 

“你这是在暗示我不够真诚吗?究竟是哪一点让你们这些汽车人到现在为止还觉得我的投诚是另有所图的?”

 

“这和其他任何人的看法都没有关系,威震天。”荣格依旧用那种平静而温和的声音说道,“包括我。”

 

“但直面过去并不应当是一件羞于启齿的事情。”

 

那只是对你们而言,他在内心深处不屑地哼了一声,不,他听见自己说,补天士的烂摊子就够我忙的了。

 

没有任何侵入性思维在影响我的生活。

 

那不是真的。

 

威震天盯着舷窗外浩渺无垠的星空,第二十次对自己暗示道。

 

那不是你。

 

你永远不会对他们做出那种事。

 

你不是他。

 

光镜闭上又睁开,舷窗倒影里的那抹鲜红令人安心地依旧停留在他的胸口,你只是被那破音乐给影响了,威震天敲了敲自己的头雕,终于迈步朝自己的舱室的方向走去,可此时此刻,一阵不明来由的悉索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疑惑又警惕地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是哪个不守规矩的小子——拐角的那端空荡荡的,盛着令人芯里发悸的,诡秘的寂静。神经过敏,他在心里嗤笑了自己一番,就是有人大晚上地在船上瞎晃悠也轮不到你来管。

 

他把头雕缩了回来,拐角处那块铮亮的金属却在此时好巧不巧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可就是这不经意的一瞥让他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

那血色光镜不怀好意地,用一种寒意彻骨的眼神冷冷地逼视着他,弧形金属面上,银色暴君的脸被扭曲得愈加阴晴不定,他就映在那里,如同月亮倒影在涟漪骤起的湖心,在水波荡漾的最深处一眼就把他瞅了个通透,那个威震天轻蔑地看着他,缓慢地朝他扯出了一个阴恻恻的,饱含着鄙夷和轻慢的笑容。

 

懦夫。

 

他不得不被朝后退去,可那个威震天却如同长在了里面一般,不依不饶地张着光镜瞅着他,里面的冷傲却愈深了。逃兵,过去的那个自己张口唾骂道,彻彻底底的逃兵!

 

威震天瞪视着那个自己,那个沾满鲜血却丝毫不知悔改的自己,他终于是被那得意洋洋的混帐样子给激怒了,你什么都不懂!他在火种深处咆哮道。

 

我什么都不懂?又是那熟悉又傲慢的大笑——该死的,停下来!——有点自知之明吧!你是这么多个威震天里唯一让我们所有人引以为耻的逃兵!

 

你们?这下倒轮到他冷笑了,你们如此愤怒只是因为我否决了你们罢了,一群傲慢又无知的蠢货——

 

连承认自己的过错都做不到的懦夫!

 

那家伙的面甲明显地僵了一下,可随即便被他再熟悉不过的阴沉和冷暗所笼罩,那我们就走着瞧吧——拙劣的激将法,他在芯里讥讽道,并百分百保证自己把这无声的嘲讽扔到了对方脸上——

 

等我们杀死了你的那群汽车人朋友,所有人都会知道你和我们没有任何区别。

 

那笑声,在他挥拳而去,在他终于击碎了那面金属时,那层层叠叠又充斥着奚落的笑声依旧在整个廊道中不知疲倦地回荡盘旋,无数个威震天在嘲笑着他,炉渣的,他只得一拳接一拳地朝那面早已被他打得凹下去的墙面挥去,闭嘴!他的脑模块,他的火种,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关节不在挣扎怒吼,我不是你!我不是你们!我他渣的不是那个暴君!!!

 

一个一闪而过的身影猛然打断了这场荒唐的闹剧。

 

他宛如被下了抑制指令似的定在了原地,两星秒后才意识到自己的拳头还卡在墙上的凹陷里,普神啊,他仓皇地把手收了回来,于是能量液滴滴答答地,劈里啪啦地立马落了个满天满地,不得不说这让他更加难受了。

 

“额。。那个。。我可以——”可走廊那头的挡板看上去比他还尴尬,小个头的家伙局促不安地不停摩挲着手掌,“我是不是打扰到。。。不好意思。。我。。。。”

 

“你。。你没在背离记。。。。。”他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语调保持了一贯的平静,甚至还带着些若有若无的,舰长的不容置疑,可是看着火种源的份上,在明显被这语调吓得有些害怕的挡板开口道歉之前他就意识到这不是他的本意了。

 

“不不,不是那个意思。”好歹是赶在了挡板开始歇斯底里之前,“你可以在任何地方。这儿出了点紧急状况,需要。。。额。。。。一点比较极端的手段。”

 

“考虑到大家现在都在背离记——”那个词儿叫什么来着?

 

“蹦什么的。”

 

“对。”他长松了一口气,“蹦。。。什么的,而且这里也没什么事儿了,挡板,所以你忙你的去吧。”

 

“可是,舰长。”小家伙抬起手指了指他因为用力过猛而破碎不堪的,外翻内卷的指节,以及那堵被砸得凹进去一大块的墙壁,“真的不需要帮忙吗?什么都行。”

 

“不,而且你最好别过来,这边不太——”他偏偏头指向了挡板看不见的那道走廊,很高兴地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了然的神色,“我一个人就能搞定,但的确有个事儿得拜托你。”

 

“您说。”

 

“别给任何人说起这件事,这处理得太难看了。”威震天佯装轻松地指了指那堵墙,“虽然明早之前我保证会还给你们一个完好无损的走廊,但——”

 

“若是任何人因为这事儿误会了什么,那可就太尴尬了。”

 

小家伙朝他点了点头,然后飞速地消失在了走廊那头,普神啊,松了一口气的威震天任由自己脱力靠上了那堵破破烂烂的墙,捂住了额头。

 

或许我应该加大傻瓜能量的剂量或者。。。。威震天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他还得想想回舱室后怎么给充电的机器狗解释手上的伤,真是疯狂的一天。

 

良久他终于撑着墙准备把自己支起来,可还未等到他完全站起,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便吸住了他,扭曲的墙面里陡然伸出了一双手,在威震天的机体产生任何反应之前便毫不留情地将他狠狠拽入了下一场极致癫狂 ——


你终究还是害死了他们,不是吗?

 

————————————————————

*MTMTE#12  老通被武器级核子能灌醉过。

#题注来源:《清平误》- 小曲儿



合集回顾:

第一部:

第一章→《眼见迷途》                      

第二章→《执火入夜》

第三章(上)→《哭泣的角斗士》(上) 

第三章(下)→《哭泣的角斗士》(下) 

第四章 → 《雾霭深深》                     

第五章 → 《拔云见日月》

第六章 → 《相煎何太急》                  

第七章 → 《行行日已远》

第八章 → 《薄暮无宿栖》                  

第九章(上)→ 《殊途同归》(上)

第九章(下)→ 《殊途同归》(下)  


第二部:

第十章 → 《痛觉残留》 

第十一章(上)→ 《幸存留白》(上) 

第十一章(下)→ 《幸存留白》(下) 

第十二章 → 《道阻且长》 

第十三章 → 《重峦暮雪》 

第十四章 → 《逆位螺旋》 

第十五章 → 《霸天虎之罪》 

第十六章 → 《难问云中客》 

第十七章 → 《荒川不渡人》 


第三部:

第十八章 → 《山重水复处》 

第十九章(上)→ 《星沉月落时》(上) 

第十九章(下)→ 《星沉月落时》(下) 


番外:
番外(一)→ 

 《归去来兮》-1 


建档部分: 

 一点个人理解(1)——黑狗队(D.J.D, Decepticon Justice Division)  

 一点个人理解(2)——威震天(Megatron)  

 一点个人理解(3)——拾荒小队(the Scavengers)



Light

还是刹车和小淘气,太可爱了,忍不住

还是刹车和小淘气,太可爱了,忍不住

AYK
可是我还是想吃这对嘛,拟人注意

可是我还是想吃这对嘛,拟人注意

可是我还是想吃这对嘛,拟人注意

Pum—Pum—Pump—kieeeeee!!!

【诺帝卡×威震天】棉花糖(无脑拆卸)

是诺帝卡拆威震天

威右 威受

OOOOOOOOOOOOOOC

请谨慎食用

前几天还说自己不吃逆机型差,今天就

真香啊

传送门:

https://shimo.im/docs/yXDWrwVh6LwBeXSz/ 《棉花糖》,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是诺帝卡拆威震天

威右 威受

OOOOOOOOOOOOOOC

请谨慎食用

前几天还说自己不吃逆机型差,今天就

真香啊

传送门:

https://shimo.im/docs/yXDWrwVh6LwBeXSz/ 《棉花糖》,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啊喂我饿了...
好喜欢这对,算是最遗憾的一对了...

好喜欢这对,算是最遗憾的一对了...不知道为啥感觉idw里面都是拼命拆bg

话说官方好像没有出过漂呆的全息吧?

突然想起来刹车眼睛是黄的,怪不得觉得哪里不对劲,改好了

好喜欢这对,算是最遗憾的一对了...不知道为啥感觉idw里面都是拼命拆bg

话说官方好像没有出过漂呆的全息吧?

突然想起来刹车眼睛是黄的,怪不得觉得哪里不对劲,改好了

Light

最好的舞伴
看到诺蒂卡抱着刹车的尸体真是心疼爆了

最好的舞伴
看到诺蒂卡抱着刹车的尸体真是心疼爆了

极光庆典

吴吴物物捂捂呜呜,这还是在刹车死之前画的呢

吴吴物物捂捂呜呜,这还是在刹车死之前画的呢

糖番茄

Kids-追随者

BY:糖番茄

说明:这是和 @_宛在水中坻_ 讨论到威震天一些想法时产生的灵感。

非CP文。威震天、诺蒂卡、塔恩。父爱向(?)。

IDW背景

==================


安顿好界标后,威震天发现自己根本无芯下线充电。这一天实在太过跌宕起伏,即使那些已经躺下的船员们,或许也无法真正平静下来。在翻来覆去几个周期后,他放弃充电,走出去巡逻营地。

灵魂行者的小城堡基本上已经毁坏了,救护车和高速把有限的充电床都安排给了伤者,剩下的金刚只能自己找地方充电了。作为舰长,他小小利用了一下职权,为界标争取到了一张充电床。他得回了曾经的友人,为此他愿意无数次地感谢灵魂...

BY:糖番茄

说明:这是和 @_宛在水中坻_ 讨论到威震天一些想法时产生的灵感。

非CP文。威震天、诺蒂卡、塔恩。父爱向(?)。

IDW背景

==================


安顿好界标后,威震天发现自己根本无芯下线充电。这一天实在太过跌宕起伏,即使那些已经躺下的船员们,或许也无法真正平静下来。在翻来覆去几个周期后,他放弃充电,走出去巡逻营地。

灵魂行者的小城堡基本上已经毁坏了,救护车和高速把有限的充电床都安排给了伤者,剩下的金刚只能自己找地方充电了。作为舰长,他小小利用了一下职权,为界标争取到了一张充电床。他得回了曾经的友人,为此他愿意无数次地感谢灵魂行者。

一阵轻轻的呜咽声从有机复生舱那儿传出来。是又一个被带回的金刚苏醒了吗?威震天走了进去。小小的紫色背影,坐在一个已经空了的舱盖上——诺蒂卡。

来自西梁丸的姑娘垂着头,肩膀轻微地耸动。听到脚步声,她扭头看向来者——哦,她在哭。看起来医生们还来不及修好她,清洁液从那只坏光镜的伤口流出来,全顺着脖子淌到了身上。

“舰长。”

“怎么了?”威震天走过去。

“刹车……”她抽噎着说不出话。

威震天沉默了,感觉有些尴尬。他不擅长处理这个:一个来自殖民地的、伤心的、年轻金刚——无论哪种角色他都相当不习惯。他想到自己的老对手:擎天柱——他肯定知道该怎么做。前霸天虎首领开始在处理器里模拟汽车人领袖碰到这类状况时会如何应对:

别伤心,他为了拯救大家而牺牲了自己,他是个真正的英雄。

即使火种熄灭,他仍然活在我们的记忆芯片里。

我们要继续战斗,为了守护他为之牺牲和奉献的东西。

说话的同时,应该还要配合拍拍肩膀、摸摸脑袋、用力握拳等一系列动作。

威震天处理器哆嗦了一下。汽车人领袖总是能发自内芯、毫无尴尬地说出让别人装甲上起静电的话。好像那些词注定就该从那张让人生气又正义凛然的嘴里冒出来。

他可做不到。从霸天虎首领口中说出的只有命令和训斥,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安抚一个因为男朋友死亡而哭哭啼啼的小丫头。但他也没法就这样走开,不管怎么说她刚才还糊着一面甲清洁液叫了他一声“舰长”。

舰长……他记得登上寻光号时,诺蒂卡是第一个这样称呼他的船员。不像其他汽车人,要么不愿正眼看他,要么就是看过来的光镜中只有怨恨、恐惧和怀疑。

这是一颗没有被战争毁坏的火种。

“呃……”他清了清发声器,“别哭了,大家都在充电。”

“哦,哦,对不起。”

很好,他一句话就把她搞得更难过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试图挽救场面,“要是真的太伤心,还是哭吧。哭完就去充电。”

看起来这句话有效果。诺蒂卡止住了哭声,开始奇怪地看着他。炉渣的这种事还是让擎天柱来处理好吗!几百万年的战争都没让他这么手足无措过!

威震天犹豫了几星分,最后决定采取一个他认为属于表达友善的举动——他坐到诺蒂卡的身旁,“好吧,或许我很难给你恰当的安慰。但我想我可以在这里坐一会儿。”

“别害怕,大家都能理解。”也许失去男朋友让她害怕了。

“不是的。我不觉得害怕,你会保护我们的。”她说得如此自然,把他视作某种可以全芯信任的依靠,“我就是想着刹车……我们才刚结为挚友。但他不是火焰之道的信徒,在我死后我们也无法重聚在赛天骄的火焰之下。”

“虽然我本人不信这方面,但据说塞伯坦人死后都是回归火种源的。考虑到赛天骄也是塞伯坦人,或许火焰之道和火种源之间会有什么通道可以互相拜访的。”这种蠢话像他会说的吗?好吧,他说了。

“真的吗?听起来好有道理。”

这个小丫头居然挪了过来,靠在他胳膊上,现在那些清洁液在他的臂甲上蹭得到处都是!可以这样吗?可以吗?!

诺蒂卡不再说话,只是轻声抽泣。

威震天僵硬地坐着,忍受着滴滴嗒嗒的清洁液。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想起了塔恩。就在几个周期前,他亲手杀了塔恩。因为机器狗,因为战争中死在DJD手下的金刚,因为那么多死去的寻光船员……他可以给自己很多理由,但复仇不是全部的原因,他芯里很清楚。

他记得丧门神刚来投奔自己时的情形:带着年轻的憧憬,以及渴望改变世界的热切,站在霸天虎创始人面前,拿出那本《通向和平之路》,说自己把这本书读了一遍又一遍,那些文字惊醒了他,那种力量鼓舞了他,他想要成为霸天虎大业的一份子……

但自己当时看到的,只是一个异能金刚,一块好材料,一个汽车人的叛逃者。自己接纳了他,训练他,使用他,让他成为DJD的头目——在两边都声名狼藉的机构。塔恩发自内心地崇拜他,他看得出来,几乎不求回报的忠心,一次随性的视察就能让他高兴上好几天。

之前那次会面,塔恩差点把他揍成渣。关于这件事,其实威震天并不责怪他。在那些切齿痛恨的咒骂和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下,他看到一颗信仰破碎的火种,一颗迷失方向,迷失自己,愤懑无处发泄,只想要屠戮一切的火种。

是自己带坏了他。当他追随自己的时候,传递给他的不是书写《通向和平之路》初版时的理想,而是扭曲、败坏和暴戾。他亲手把异能者塑造成了疯狂的刽子手、虐待狂。难道他创立霸天虎的时候,是希望未来的塞伯坦由这样的金刚组成?

成千上万的年轻金刚投身霸天虎大业,而自己要么是毁坏他们,要么是让他们去送死……霸天虎大业成了彻头彻尾的谎言。他背叛了自己,把它变成一个蔓延在宇宙里的噩梦,一边吞噬生命,一边制造恶魔。

即使他真的能够找到骑士团,找回塞伯坦逝去的信念和美德,又要用多少个世代来洗去所有火种上的阴影?

诺蒂卡的抽泣声终于停了,“谢谢你,舰长。我觉得好多了。”

他站起来,轻轻拍了拍西梁丸姑娘的肩,“去充电吧,明天找些什么修修。”


-FIN-

nautica
❄️🎵Oh the weat...

❄️🎵Oh the weather outside is frightful but our cable knits are so delightful 🎵❄️Check out our cold weather gifts while they last! 🎁Shop the styles seen here with the link in our bio! 👆🏼😉

❄️🎵Oh the weather outside is frightful but our cable knits are so delightful 🎵❄️Check out our cold weather gifts while they last! 🎁Shop the styles seen here with the link in our bio! 👆🏼😉

nautica
Happy #National...

Happy #NationalUglySweaterDay ! Now we wouldn't go as far as to say these vintage Nautica sweaters are 'ugly' but- we did want to participate!! 😊🤓

Happy #NationalUglySweaterDay ! Now we wouldn't go as far as to say these vintage Nautica sweaters are 'ugly' but- we did want to participate!!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