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诺顿

15.9万浏览    3918参与
一条延咸鱼WD
  好可爱hhh小熊猫好可爱?...

  好可爱hhh小熊猫好可爱🤤🤤

  好可爱hhh小熊猫好可爱🤤🤤

洵

只能独活(七)

  诺顿这段时间一直浑浑噩噩的。

  “立下大功”的他获得准许,搬出了病房,住进了更加舒适的员工宿舍,便再也没见过那个小男孩儿了。

  或许,要去看看那个小男孩......

  可以吗......

  想去看看啊......

  或许是因为想念那个如白鲸游过的海面一般纯净的蓝眼睛,或许是思念那一个个用稚嫩声音讲出的故事,或许是牵念痛的死去活来时安慰的童歌,又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诺顿心中想去看看那个小男孩儿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当后来诺顿得知,奈布就是小男孩儿曾经跟他提到过的在他之前住在那个病房的大哥哥,心中却不禁起了些许不知何物的别扭情绪,不知以该以什么面目去看他,便是拖了好长时间才下定...

  诺顿这段时间一直浑浑噩噩的。

  “立下大功”的他获得准许,搬出了病房,住进了更加舒适的员工宿舍,便再也没见过那个小男孩儿了。

  或许,要去看看那个小男孩......

  可以吗......

  想去看看啊......

  或许是因为想念那个如白鲸游过的海面一般纯净的蓝眼睛,或许是思念那一个个用稚嫩声音讲出的故事,或许是牵念痛的死去活来时安慰的童歌,又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诺顿心中想去看看那个小男孩儿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当后来诺顿得知,奈布就是小男孩儿曾经跟他提到过的在他之前住在那个病房的大哥哥,心中却不禁起了些许不知何物的别扭情绪,不知以该以什么面目去看他,便是拖了好长时间才下定决心,悄悄来到了小男孩儿的“病房”外。

  小男孩,不在。

  诺顿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小男孩大概被带去做实验了,只得浑浑噩噩的离开,任由自己的双脚带着自己移动,直到一阵孩童凄惨的哭喊声将他惊醒——是哪个小男孩!

  不知什么时候,诺顿的双脚竟把他带到了实验室外,没时间多想,诺顿下意识踹开门,就看见了里面凄惨的一幕——一个小男孩儿的嘴里,耳朵里,都插入了仪器,看得出仪器插的很深,因为小男孩口鼻都在窜血,哭声已经渐渐微弱了下来。

  诺顿瞳孔骤缩,身体便如箭般冲了出去,可下一秒就被几个“医护人员”拦住了,诺顿奋力挣扎着,可惜无果,他只能绝望的吼叫着,嘶吼着,却无法阻挡小男孩儿的哭声越来越微弱,最后,小男孩儿的身体抽搐了一下,不动了。

  那一瞬,诺顿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破裂了。

  爬回来探个头。

  

缘风讲漫威
盘点:诺顿版浩克“对战”马克版浩克,谁更强?
盘点:诺顿版浩克“对战”马克版浩克,谁更强?
师乱祸源。

开始做饭,感觉诺顿可以k死所有人。(奈布只出现了一个角,等本菜狗慢慢画完TT)

开始做饭,感觉诺顿可以k死所有人。(奈布只出现了一个角,等本菜狗慢慢画完TT)

俏俏
  来迟啦速摸 实在没时间画...

  来迟啦速摸 实在没时间画 质量就这样了凑合看

  来迟啦速摸 实在没时间画 质量就这样了凑合看

白兔藻

  拍的生日坎坎,小诗人这个皮真是太可爱啦(˵¯͒〰¯͒˵)

  拍的生日坎坎,小诗人这个皮真是太可爱啦(˵¯͒〰¯͒˵)

憨蛋没磁铁

第一张是贺图,但也不清楚自己想表达什么

P2是《我是幸福的人类》

  

总之,生日快乐

第一张是贺图,但也不清楚自己想表达什么

P2是《我是幸福的人类》

  

总之,生日快乐

阿哒开摆中
送给诺顿一只卢卡吱吱!之后会帮...

送给诺顿一只卢卡吱吱!之后会帮忙修车!

二编 忘记画车印了

  彩蛋看无车印憨蛋帅脸

  点赞的事情就拜托了!

送给诺顿一只卢卡吱吱!之后会帮忙修车!

二编 忘记画车印了

  彩蛋看无车印憨蛋帅脸

  点赞的事情就拜托了!

燕鸻

【蜥勘/教勘】论我的化石突然变成蜥蜴了怎么办?

*之后更全文

怀着厌倦的落魄,

我每时每刻都在

填平希望的湖泊。——阿多尼斯《风中的树叶》


一、

诺顿·坎贝尔最讨厌上等人。

这样的厌恶更是在他第十五次被珍宝行赶出来后达到顶峰。

“去去去,别耽误我生意。走远点!”

欧根斯这片是有名的富裕街,行经的人们无一不高贵且优雅,每一个细小的褶皱都在诠释着金钱的魅力。而穷人,总是止步于欧根斯的第一家店铺——这家承接典当的珍宝行。

小眼睛的市侩商人半靠在柜面,还未听完便不耐烦起来,堆满褶子的脸上收了笑,轻蔑地摇摇手,像扫除微不足道的浮灰似的,要诺顿离开。

这比实际的推搡来的更侮辱人:对方甚至根本不愿意碰到他...

*之后更全文

怀着厌倦的落魄,

我每时每刻都在

填平希望的湖泊。——阿多尼斯《风中的树叶》

 

一、

诺顿·坎贝尔最讨厌上等人。

这样的厌恶更是在他第十五次被珍宝行赶出来后达到顶峰。

“去去去,别耽误我生意。走远点!”

欧根斯这片是有名的富裕街,行经的人们无一不高贵且优雅,每一个细小的褶皱都在诠释着金钱的魅力。而穷人,总是止步于欧根斯的第一家店铺——这家承接典当的珍宝行。

小眼睛的市侩商人半靠在柜面,还未听完便不耐烦起来,堆满褶子的脸上收了笑,轻蔑地摇摇手,像扫除微不足道的浮灰似的,要诺顿离开。

这比实际的推搡来的更侮辱人:对方甚至根本不愿意碰到他的旧衬衫,仿佛什么脏东西。尽管它被他洗的洁净干燥,但劣质粗糙的布料就好像一张身份牌,将他尽力掩于人前的贫穷和落魄抖落得干干净净。

“等着瞧吧,你们会后悔的。”诺顿啐了口,一脚将石块踹很远,直到它滚到珍宝行门前,期望这哪个不长眼的客人为此绊上一跤,叫这些眼高于顶的“上等人”也尝尝泥地的滋味。那才叫人好笑呢!

 

不过他失算了,接下来的一刻钟内,铺面依旧络绎不绝,金钱不断落入商人荷包的样子让人恨得牙痒痒。

要是我也能挣到这么多钱就好了!

诺顿坐在喷泉边,借着免费的清水抹了把头脸去去晦气,顺便研究下那块卖不出去的“货”。

作为一名勘探员,他经常能从地底掘出不少东西,这块古怪的化石就是从一个小渔村的后山里捡的,跟了他已有小半个来月。化石圆润的形状类似于某种动物的蛋,坚硬光滑的像是某种山石,诺顿几乎能肯定它是个好东西,只可惜店老板们不这么认为。宝石和金银可比一块破石头要好脱手。

老板们同样也看不起诺顿,尽管他拥有不俗的地质知识和丰富的勘探经验,但在他们眼里,地位和学识要比这些重要的多。哪怕那些地质学家只会带着人白绕圈子,他们也很少愿意雇佣诺顿试试。

 

“跑了十五家店,没一个识货的。”

左右是卖不出去,丢了还能少带点重量。

诺顿叹口气,摸着又舍不得。化石冰冷的表面残留着他手指的余温,就像一个幼小的活物,他捏着它,陡然生出些与之相依为命的错觉。

 

“唉”在裤腿上擦擦手,他又把化石挂回腰上。“既然你也没人要,那就留着吧。”

万一哪天卖出去也好,或许能换一两块白面包吃呢?总比现在居无定所,只能啃糙米做的杂粮饼好。

石头沉默着,冰凉且坚硬,在腰间硌成一份沉甸甸的重量。

 

二、

诺顿难得有看走眼的时候。

或许是那块“古物化石“太硬,表面留下岁月的痕迹太多,他怎么也没料到,那竟是个生命体!

诺顿有些悲哀的意识到,把它转手出去的美梦破碎了——若说化石还能遇见个投缘的买家,那一只丑陋的绿蜥蜴就更不可能被人看上,除非买家的脑子也长成了蜥蜴。

“或许它可以卖给实验室“他灵活的头脑很快想到了解决办法”叫什么汤姆还是汤普森的家伙,之前好像在收这类冷血动物。“他不自觉地念出声,但无所谓,这只从壳里爬出来的怪东西,不会懂他的打算的。

 

诺顿端详着:它的面孔有些类似人,布满尖锐鳞片的四肢显得极具攻击性,但未被鳞片覆盖的皮肤却是肉粉色,看起来干燥且温暖,更像是哺乳动物。在某一瞬间,他甚至在那大而明亮的瞳孔中瞧见了一丝人性化的轻蔑。

“或许他们现在已经不收了。“蜥蜴咧开嘴,长长的舌信子一闪而过。

“……“诺顿眯眯眼,神色却越来越冷。他一面扯过藤蔓绕个活扣,把躲避不及的蜥蜴牢牢拴住,一面自言自语道:”该死的,我应该是饿昏头了,蜥蜴怎么会说话呢?“

“等等“卢基诺意识到,面前这个高大男人比他想象中的难搞,他根本不畏惧蜥蜴口吐人言的异象,也没表现出对有人性的生物的同理心和怜悯,他甚至在自欺欺人,假装毫无所觉,好没有心理负担的把他卖出去!

“我能给你钱。“

钱么,是个好东西。诺顿果决的手指果然顿了一下,旋即迅速收的更紧,将蜥蜴扯的一个咧跌。

他冷笑道:“还算聪明,可惜,我从不相信天底下有不劳而获的好事。即使有,也一定轮不到我头上。”


坎贝尔手套
祝诺顿•坎贝尔先生生日快乐!!...

祝诺顿•坎贝尔先生生日快乐!!!!


最近忙不过来了很紧急的画了><,呜呜有点潦草但是赶上了

  

碎碎念网易什么时候回调勘探啊啊)

祝诺顿•坎贝尔先生生日快乐!!!!


最近忙不过来了很紧急的画了><,呜呜有点潦草但是赶上了

  

碎碎念网易什么时候回调勘探啊啊)

YF
  差点就忘掉了   照旧  ...

  差点就忘掉了

  照旧

  抱图留名

  差点就忘掉了

  照旧

  抱图留名

安默
  我那天带你去看一些花,我说...

  我那天带你去看一些花,我说它们都很像你。你说他们都不像你,你是什么也没有的。

  我那天带你去看一些花,我说它们都很像你。你说他们都不像你,你是什么也没有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