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诺顿·坎贝尔

6289浏览    397参与
一条咸鱼的依酱

【求生者F5和你】救赎(5)

这篇是勘探员篇,同样分上下两篇,这是上篇,私设有,可能会有ooc见谅,全文1500+

佣兵篇和杂技演员篇可以翻合集,诺顿的线别看前面这么快活但是做好心理准备后面可能……/住嘴


「因为置身于黑暗,所以才渴望阳光。」

——勘探员篇

"坎贝尔先生,植物要是像你这样不接受阳光的照耀是开不了花的。"

你看着灰暗的病房,在看了看病床那人正对着花瓶里的花蕾干瞪眼,无奈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猛然照进你不自觉用手挡了挡光线,继而转身对面前人说道。

"克丽丝特尔,您的新医生,先生。"

春风般温暖的笑容浮现在你脸上,面前人的眼睛闪过一丝亮光重复着你的名字,你疑...

这篇是勘探员篇,同样分上下两篇,这是上篇,私设有,可能会有ooc见谅,全文1500+

佣兵篇和杂技演员篇可以翻合集,诺顿的线别看前面这么快活但是做好心理准备后面可能……/住嘴


「因为置身于黑暗,所以才渴望阳光。」

——勘探员篇

"坎贝尔先生,植物要是像你这样不接受阳光的照耀是开不了花的。"

你看着灰暗的病房,在看了看病床那人正对着花瓶里的花蕾干瞪眼,无奈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猛然照进你不自觉用手挡了挡光线,继而转身对面前人说道。

"克丽丝特尔,您的新医生,先生。"

春风般温暖的笑容浮现在你脸上,面前人的眼睛闪过一丝亮光重复着你的名字,你疑惑问是否有事,他却摇头,略带点嘶哑的声音淡淡说道。

"一个很美丽的名字,女士。"

你对这番称赞挑了挑眉同时也放下心来觉得坎贝尔先生可能本人阴郁了点貌似也没像传言中说得像个吃人的猛兽。跟患者聊天是一个医生平日该做的事情,于是你就用床头的花作为切入话题,问这朵花是什么品种,他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只是听说是他在昏迷期的时候一个陌生人送来的。

「陌生人?」

你不自觉对这些字眼留了个疑问但并未深入了解,你跟他简单的寒虚问暖了一下,你发觉他对你的答话绝对不超过一句话,比如——

"今天天气不错先生,您觉得呢?"

"嗯,不错。"

"先生您在忙什么呢?"

"照看花朵。"

"先生今天您心情是如何?"

"还好。"

你扶额全身心透露出了一副我带不动的表情,你终于体会到一个聊天终结者是多么令人绝望。你坐在椅子上看着坎贝尔的病例单咬着笔头又另抄了一份做备案。

"诺顿·坎贝尔,男性,身体有一定面积的烧伤,是在矿难中唯一幸存下来的人……"

你停了停笔,看着病例上的那句话留了个心眼,忽然想到了什么立马打开抽屉拿出那份报纸,报纸标题是『矿难唯一幸存者发现』,你连忙哗哗地翻着他最新的病例单,突然停在了一页纸上目瞪口呆盯着病例上的字迹。

"诺顿·坎贝尔因矿难留下了心理阴影从而性格变得阴郁寡言……"

「这难道是……果然!他是目标!」

你把手中的笔一摔,拿着带着温热的咖啡望着窗外,听着鸟鸣声心里甚是愉快。

「这次找目标好轻松啊~那我要努力了!」

"早,坎贝尔先生。"

你依靠在窗台给他的植物浇水,病床上的人缓缓起身看着你不说话,你顺着那方向看去琥珀色的眼眸蒙上了一丝不快,你轻笑。

"请原谅我的擅自主张,可花朵是需要足够的光合作用,如果只是待在您的床头可照不到像窗台这么充足的阳光。其实人啊也像花朵一样渴望阳光,尤其是在黑暗中待久的人估计会比常人更渴望拥有阳光。"

他琥珀色的眼眸染上一丝色彩,垂眸,接着回应道语气中带着慵懒可能是因为刚睡醒。

"是啊,因为置身于黑暗,所以才渴望阳光。"

他目光看着窗台边的女孩久久没移开视线,你像是感受到了那炙热的目光扭头看向他,他轻轻一笑,你手里的水壶没拿稳水溅到你洁白的外套上,你惊呼了一声,他急忙起身问你是否有事,你连忙摇头然后看了一眼身旁人,因为高度原因你采取了仰视状态,内心不仅惊讶道。

「平常跟他都是我站着他坐着聊天的没怎么感觉到他这么高……」

身高带来的一丝压迫感让你感到有些不适,于是你命令他坐下这样好聊天,他也点头答应,你看他乖乖坐回原位不禁觉得好笑,对方听到你咯咯咯的笑声皱了皱眉。

"有什么好笑的?"

"哈哈哈……没事没事,只是觉得你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可怕倒有点可爱哈哈哈哈!"

"……"

他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眼神中透露出了不满,但是看到你的笑容后又不自觉叹了口气无奈地笑了笑。

"哦哦哦!!!!"

"……怎么了?"

"你笑了!我的天,阴郁寡言的坎贝尔先生笑了!"

"我笑了有这么让你稀奇的吗?没见过别人笑吗?"

「这股怼劲怎么这么像……」

"别人笑我倒见过,但是您笑我还真的头一回见。"

他继续窝回被窝,躺下,一气呵成,你立马跑到他床边。

"太阳都要晒屁股了你还睡!"

"病人是需要修养的,医生,这是基本常识。"

你无言以对选择了让步,准备出房间时你对他悄悄说了句话,那声音就像羽毛一样轻飘,但是病床上的人听得一清二楚,那便是——

"我觉得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以后可以尝试着多笑笑。"

关门声在说话人语毕后响起,床上人翻了个身望着门口在心里轻轻骂了句——

「傻瓜。」

有害垃圾⏱

可可豆太香了!!!

我流锅盖豆流浪豆

可可豆太香了!!!

我流锅盖豆流浪豆

不会画画的叶猫子
挑战寒假每日一画(不)什么时候...

挑战寒假每日一画(不)什么时候才能抽到他a——

挑战寒假每日一画(不)什么时候才能抽到他a——

深水
更新www。 哪里没画好就把哪...

更新www。

哪里没画好就把哪里截掉。不愧是我。嗯。

是诺顿大宝贝xixi。

更新www。

哪里没画好就把哪里截掉。不愧是我。嗯。

是诺顿大宝贝xixi。

白九山

开黑群明信片系列

NO.1【引魂人】诺顿·坎贝尔(勘探员)。


开黑群明信片系列

NO.1【引魂人】诺顿·坎贝尔(勘探员)。


小躍Yakuo🍄

大勘小冒的午後讀書🕯️📕


上色練習

然後是好久不見的奶爸系列(其實我也是畫完才想起來的(不你

該打新的設定啦

大勘小冒的午後讀書🕯️📕


上色練習

然後是好久不見的奶爸系列(其實我也是畫完才想起來的(不你

該打新的設定啦

ELEVEN(高考备战)

第五人格勘探员

诺顿·坎贝尔—魔物管理人

滤镜杀我

第五人格勘探员

诺顿·坎贝尔—魔物管理人

滤镜杀我

桃夭不会灼其华

【勘佣】当学霸遇上“校霸”

         无脑产物,之前答应各位小可爱们写的,算是校园pa,如果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多多谅解。当校霸萨贝达遇上学霸坎贝尔,会撞出什么样激烈的火花呢?


part  1


        “诺顿!!!你又偷吃我的甜甜圈!!!老子今天跟你没完!!!”本是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的美好清晨,但却被自家爱人的“河东狮吼”打得支离破碎。...



         无脑产物,之前答应各位小可爱们写的,算是校园pa,如果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多多谅解。当校霸萨贝达遇上学霸坎贝尔,会撞出什么样激烈的火花呢?



part  1


        “诺顿!!!你又偷吃我的甜甜圈!!!老子今天跟你没完!!!”本是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的美好清晨,但却被自家爱人的“河东狮吼”打得支离破碎。


         天知道一大早起来,我们可爱的“校霸同志”奈布·萨贝达,看到前一天晚上自己藏好的甜点被偷吃的一干二净时的崩溃心理。于是在饥怒交加的影响之下,便有了奈布坐在诺顿的肚子上,双手掐着诺顿的脖子,拼命的往死里摇的场景。


         “好啦好啦,别闹了,昨天晚上上自习回来太晚了,看见冰箱里有甜甜圈就吃掉了,我道歉还不行吗?大不了等会儿陪你出去吃,就去宿舍楼下的那一家。”说到这里,本来满脸睡意的诺顿,突然微笑的看着坐在自己身上撒泼的人,眼里冒出不知名的小星星。而奈布,则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脸涨得像一个红苹果,把头埋在诺顿胸前,无论诺顿怎么叫都不肯起来了。


        如果这时候让奈布手底下的那一群“小兵”看到了,恐怕会惊讶的连下巴都掉下来,毕竟,被誉为“第五高校的移动兵器库”的奈布·萨贝达,什么时候见过他有一点点的害羞呢,更不要说像现在一样,把头埋在其他人的胸前撒娇了。


         然而,这事还得从两年前说起……


part  2


        这里是被誉为“欧利蒂斯城中的最高学府——第五高校”,能够在这里就读的学生,不是自己本身有着超乎常人的能力,便是在背后有着一般人得罪不起的背景。而作为第五高校的校霸,有着“第五高校的移动兵器库”的奈布·萨贝达,则是两者备具。


        “毕竟萨贝达大人是雇佣兵出身,更何况还有第五高校的校长做监护人,谁敢去惹那尊大神?”这是第五高校的同学们对萨贝达的评价。然而,诺顿·坎贝尔的出现,恰巧印证了“不是不报,时机未到”这句话,而他做的事,也使第五高校中的广大学生群众(尤其是被奈布那像是在娘胎里被狗啃过的情商而深深伤过的迷妹迷弟们)不由得赞叹:“天眷我校!终于有人收了奈布·萨贝达那个小妖精了!!!”


        但没有人知道的是,这段搞得满校风雨,人尽皆知的绝美爱情,却是在一个不起眼的宿舍楼底下的一个不起眼的甜品店中的一块儿不起眼的甜甜圈而结缘的……


part  3


        “各位好,我叫诺顿·坎贝尔,是新来的转校生,请多指教。”……“搞什么?空降啊,现在第五高中的入学标准都那么低了吗?”“诶诶诶,别说了,别说了,你看他都看过来了”“看过来又能怎么样?你看他脸上,那么大一块儿疤,肯定没做什么好事儿。”“……”


        讲台下的同学们都议论纷纷,而我们被议论的主人公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被看到的同学,纷纷觉得背后莫名寒冷。一旁的老师看到这种尴尬的场面,一脸邪笑地对着同学们说:“不要这么说哦,诺顿同学可是特邀生。”


        不知中了什么魔力,听到了“特邀生”三个字的同学们纷纷安静了下来,一脸恐惧的望着这位脸色阴沉的新同学,因为他们都知道,“特邀生”这三个字都意味着什么——要么是深不可测的能力,要么便是深不可测的背景,反正不是他们能够招惹得起的。更何况,他们这群特邀生中,还有奈布·萨贝达那样一颗不定时炸弹,谁敢去主动招惹呀!


        杰克一脸欣慰的看着讲台下同学们恐惧却又期待的表情,认为达到了特效的预期,便将诺顿安置在了教室最后一排的空座上,准备开始今天的第一堂课程。然而就在这时,一名“不速之客”来到了教室。


        只见他大咧咧的踹开了门,大咧咧的向杰克道了一声好,大咧咧的在万众既害怕又向往的目光中走向了教室最后一排,大咧咧的坐在了诺顿的旁边,将书包随意丢在一旁,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啊!不愧是萨贝达大人,在杰克老师的课上也敢做的如此明目张胆。”“你是第一天认识萨贝达吗?这种事儿他做的还少吗?”“别说了,别说了,你看杰克老师,嘴角都快咧到眼睛旁边了!”众人背后一阵发寒,在杰克老师“和蔼可亲”的目光下,开始了艰难而又痛苦的一天。


        诺顿看了看旁边已经熟睡的人,结合之前同学们说的,将自己这位与众不同的同桌的身份猜了七七八八,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很快便释然,一心投入了手中拿的那套《朗道十卷》中去了。


part4


         “叮铃铃,下课时间到了,老师们,你们辛苦了”,“好了,这节课就到这里,下课”杰克说,“起立!老师再见!”刚一下课,诺顿身边就迎来了一大群满腹疑问的学生。


         “喂,新来的。你的脸咋回事儿啊?”有着异色虹膜,被称为“第五高校的‘慈善家'”的克利切问道。“克利切,你有病吧?哪有刚刚来就问人家隐私的人啊?需不需要我叫天使给你扎一针?!”一旁的“第五高校的园丁”艾玛说到。


         “你为什么会转来第五高校啊?”“你之前在哪个学校上学?”“你为什么会成为特邀生啊?”各类问题层出不穷,惹得诺顿皱起了眉。“轰”的一声,刚刚还在吵着提问的同学们立马鸦雀无声,只见前一秒还在诺顿旁边熟睡的奈布,这一秒却一脚踩在椅子上,一手扶着桌子,黑着脸瞪着眼前的同学们,仿佛下一秒就会随时暴走似的。


        “你们,都给我——滚!”顷刻间,除了奈布和诺顿两人,教室里连个人影子都找不着。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只是拍拍上衣,面无表情地对身旁的人说了一句“你是特邀生,别给特邀生丢脸,下次再有这种情况,直接打回去就好了。”说罢,便就又睡下了。


        诺顿看了看这位“身材娇小,气场强大”同桌,不知为何,莫名觉得他十分的——可爱,“我可能是疯了”诺顿这样想着,但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稍稍往窗子边挪了挪,帮同桌挡住了照在他脸上的太阳,又继续沉醉于题海之中了。


        这就是诺顿和奈布的初识,而现在若说起这一段往事,奈布只是表示:后悔,非常后悔!当初没事儿干去帮他出气;而诺顿则表示:当时应该趁奈布睡着,直接亲上去。。。


part5


        就这样,诺顿在第五高校中度过了“核平”的一年,虽然说有时的确太过于吵闹,但整体还不错。


        而在这一年中,我们的萨贝达同学也没闲着,当认清自己那面色阴沉的同桌,事实上是个嗜甜如命、段子成云的段子手时,便也彻底暴露了皮皇的本性,终于算是把自己“皮”了出去。


       “诺顿,诺顿!一起去打球吗?”奈布抱着篮球,一脸傻笑的盯着诺顿的脸说。“不去,我要看题,要期末考了,你不担心吗?”诺顿绷着他那张万年冰山脸说。


        “期末考?担心?诺顿,你今天怕不是吃错药了吧?”奈布一脸震惊的看着诺顿,“你觉得我是会担心那种东西的人吗?”“我说的不是你,是我”诺顿翻看着手中的资料,不经意的说。


        “哈?你?担心期末考?呵!你怕不是在逗我,就你的成绩,还用得着担心那些。”“文科,担心的是文科。”“哦,文科啊!文科你不会来问我呀,瞎担心什么呀?!(奈布是文科霸王,理科王八,诺顿正好相反)”


        于是,当威廉的人看到去叫诺顿的奈布迟迟没有从教室出来时,便抱着疑惑的心思走了进去,下一秒他们就后悔了:只见奈布和诺顿的周围冒着粉红色的泡泡,而我们的奈布,现在认认真真的给诺顿讲着文科的题目,反观诺顿呢?盯着奈布的侧脸看的那叫一个爽。


        <平常都没怎么注意观察,原来奈布的睫毛这么长吗?长得好秀气,像个女生(桃夭有话说:诺顿大人,停止你那恐怖的思想,万一被奈布知道了,你怕是要原地飞升)>诺顿心想。


       于是乎,看到这里的威廉等一行人,悄咪咪的从教室里晃了出去,当做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发生,若无其事的去操场打球了(威廉表示:大佬之间的恋爱我不懂,作为小弟的我太难了T^T)。


        ……


        很快考试结束了,迎接奈布他们的,则是恐怖的出成绩和美好的暑假。


part 6


        “诺顿诺顿!你这次考了多少啊?”成绩刚一发下来,奈布就屁颠儿屁颠儿的去同桌那儿找虐。“239(理科240是满分,文科360是满分)”诺顿紧锁眉头,死盯着丢掉的那一分。“我没问你理科,我问的是文科!”


         “……1,18……”“啥?18?你说清楚点儿,我听不见!”“183”诺顿叹了口气,无力的说出了自己的文科成绩。“嗨!不赖吗,成绩过半了呀!我还以为你这次又得考一个双位数呢。”“……,理科,你理科多少?”


        听了这话的诺顿,心里莫名冒上了一股火气,等到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已经问了奈布的理科成绩。“诺顿啊!没想到你切开还是个黑的……不谈成绩,我们还是好兄弟。”奈布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诺顿,无法相信这种“戳人伤口”的事儿是诺顿能够做出来的。


        然后,我们的白切黑诺顿眼彻彻底底的当了一回“芝麻汤圆”,威逼利诱的硬是把奈布的理科成绩给问了出来,“109……,你连一半都没过,还好意思说我。”诺顿看着眼前这张奈布的成绩单,觉得无语至极。


        “唉!理科那种东西随便学学就好了嘛,反正也不太重要。”“不重要?!!!”诺顿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奈布。“对呀,不重要,来来来,让本逻辑大师给你分析一下:你看啊!小学的时候学方程,初中的时候学勾股定理,高中学函数,大学学微积分,但最后上了职场呢,一台计算机搞定一切,所以说学那么多有什么用啊?还不如多学学怎么与人交流?”“……(好像很有道理的亚子,我竟然无法反驳)”


part 7


        考试过后,迎来的便是为期半个月的暑假,至于我们没心没肺的奈布,早已把成绩和老师的嘱咐忘的一干二净,约了一群狐朋狗友去了酒吧喝酒(桃夭有话说:所有人今年高三,已经成年,没有成年的孩子们禁止去酒吧等不利于未成年人成长的场所)。而这次约酒,也便成为了奈布把自己“送出去”的一个伟大奇迹。


        刚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的聊天还很正常,无非就是男孩子们之间的一些“闺房私语”,比如说像:×××今天段位又下降了,×××今天脱单了,×××今天跟女朋友分手了,诸如此类的话题。


        到后来,等到奈布发现不对劲时,已经太迟了。当他那被酒精麻痹了的脑子渐渐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带领着一大帮的小弟来到了甜品店,找到了坐在角落吃着甜甜圈的诺顿,进行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告白(我实在不会写告白的场景,各位小可爱们会原谅我的吧?)


        <我干了什么?我记得是和威廉他们在喝酒来着对吧?然后呢?然后发生什么了?好像玩了真心话大冒险?我好像输了,还选了大冒险?大冒险是什么来着?哦,对自己喜欢的人表白。所以我为什么会来找诺顿?我为什么会对他表白?难道说我喜欢他?喜欢诺顿=我是个基佬=我的性向是弯的=那么多女孩子我白撩了=我他妈当众表白了,诺顿他妈还答应了?!!!>


         意识到了这一点的奈布,在酒精的麻痹下已经不再反应的大脑一瞬间再次活跃了起来,致使奈布清醒了过来,<哦吼,完蛋,我这算是……自己把自己送了?(桃夭有话说:哦,奈布,不要用疑问句,把他说成肯定句吧!)>


        场面一度尴尬,表白的人正陷入人生思考,被表白的人答应之后雷打不动的继续吃着甜甜圈,后面跟着来的小弟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奈布,至于一旁的吃瓜群众,一致的表示:这个瓜够大够甜,你们继续,我们看着就行。


        吃完了整个甜甜圈的诺顿看了看对面毫无反应,陷入沉思的奈布,略微思索了一下,走上前去将人打横抱起,飞快的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诺顿:天呐,天呐,我抱到媳妇儿了;奈布:什么鬼?我怎么会在诺顿怀里?;威廉等人:什么情况?大哥被大嫂抱走了?;吃瓜群众们:快快快!拍照发校园网,这一对儿我(我们)锁死了


        据知情人士报道,这一个假期,都没有见过诺顿和奈布两个人,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只听说从那天,全校曾被奈布直男行为而伤过的人,欢呼雀跃,共同庆祝了整整一周,都感叹道:苍天有眼!终于有人收了奈布·萨贝达这个小妖精了!


part 8


        新学期开始了,与往常一样,诺顿和奈布依旧是同桌,相处方式也几乎没怎么变过,恐怕唯一不同的,便是时不时从后排冒出的粉红色泡泡和全班那发着亮的脑袋了。


        这段校霸和学霸的爱情故事,文科状元和理科状元的奋斗史,两年后的今天依旧该第五高校中广为流传,只不过多出了无数个版本,更能够满足广大cp粉的胃口,只是苦了威廉等人,今天依旧是为了消除一些不太正♂经的同人文而努力奋斗的一天呢!


        当然,这些在我们的当事人眼中,也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了。就在这段神奇的爱情被演绎得轰轰烈烈之时,我们的当事人正坐在甜品店中,享受着甜点带来的欢乐……


        毕竟,余生有你,便足以。



        终于算是完结了,写的累死了,没有咕咕!没有咕咕!没有咕咕!虽然到了寒假,但因为我们13号就要出发去福建,到了那边行程也不定,可能会去厦门和上海,所以嘛= ̄ω ̄=,更新随缘,不过还是尽量会更新的。


        同时,新作《我磕的cp怎么这么好》《这个侧写师叫萨贝达》即将正式开始更新,敬请期待!

GrenaTeya
引魂人,这个妆我有点迷ಠ_ಠ

引魂人,这个妆我有点迷ಠ_ಠ

引魂人,这个妆我有点迷ಠ_ಠ

呱呱子_NKunowa

整理了一下考试时候的涂鸦。决定把这个发上来。是根据马一甲老师与五千年间老师的背景设定延伸出的脑嗨向自设诺顿。画的太随便就不圈了怕给两位老师丢人/嘴边的花花是从嘴里出来的,花种在心脏。原定是蓝玫瑰,同时眼睛也随着花种的生长而逐渐被改变为花的颜色,是没有自我意识礼服诺顿。over

整理了一下考试时候的涂鸦。决定把这个发上来。是根据马一甲老师与五千年间老师的背景设定延伸出的脑嗨向自设诺顿。画的太随便就不圈了怕给两位老师丢人/嘴边的花花是从嘴里出来的,花种在心脏。原定是蓝玫瑰,同时眼睛也随着花种的生长而逐渐被改变为花的颜色,是没有自我意识礼服诺顿。over

阿巳妙妙屋
#是可可爱爱的玩偶勘勘~ #抱...

#是可可爱爱的玩偶勘勘~

#抱在怀里会呼呼叫哦!

#我来交党费啦!

#这里阿巳!

#禁止二改描图禁止商用

#是可可爱爱的玩偶勘勘~

#抱在怀里会呼呼叫哦!

#我来交党费啦!

#这里阿巳!

#禁止二改描图禁止商用

生涯不安症

憋不住了,俺要直接发。每次玩的很累的时候就都很想做被约瑟夫佛的春秋白日梦。

*完全玩家心理代入角色注意

*角色配对不代表cp向,但非要吃随你(?)

想给玩家心理代入的这套傻吊玩意搞个新合集,就叫【这游戏免费给你们玩真是亏了】。…

会加入自己和亲友快乐游戏时的各种梗。


草,手机端可以直接搞合集了,那不想了,我直接搞了。

憋不住了,俺要直接发。每次玩的很累的时候就都很想做被约瑟夫佛的春秋白日梦。

*完全玩家心理代入角色注意

*角色配对不代表cp向,但非要吃随你(?)

想给玩家心理代入的这套傻吊玩意搞个新合集,就叫【这游戏免费给你们玩真是亏了】。…

会加入自己和亲友快乐游戏时的各种梗。


草,手机端可以直接搞合集了,那不想了,我直接搞了。

跳坑狂魔谢谙安

第五人格勘探员娃衣记录

这只勘勘是@白卿退圈了家的孩子!夸夸太太的拍照技术!

他是真的可爱

第五人格勘探员娃衣记录

这只勘勘是@白卿退圈了家的孩子!夸夸太太的拍照技术!

他是真的可爱

6wxp丶嗝枭

诺顿·坎贝尔空中转体720

emmm

似乎所有监管的气球刀都会这样

诺顿·坎贝尔空中转体720

emmm

似乎所有监管的气球刀都会这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