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诺顿·坎贝尔

49641浏览    2728参与
诗意的戏剧暂停更(不要连赞)

[第五人格乙女向][D.Mx你x罗杰斯]《维多利亚的月光》

作者有话说:不知道罗杰斯是谁的,点这里 。

  维多利亚的月光


  “臭表子!”


  那个满脸横肉的凶恶男人向我扬起了马鞭,他粗鲁的叫骂声裹挟着伦敦东区贫瘠的灰尘,无孔不入的钻进了我的耳朵里。


  这是1887年的伦敦春天,一个对我而言,绝望,死寂,冷漠的春天。


  


  


  


  “你是谁?哪里来的?”


  诺顿.坎贝尔面色阴翳的盯着这个瑟瑟发抖的黑发女人,虽然黑发黑眼睛在欧洲人中很普遍(他自己也是),但是她过于清秀柔和的五官还是出卖了她的异国身份——一个来历不明的东方女人。


  更离奇的是,她身上的衣服非常古怪:她穿着一条...

作者有话说:不知道罗杰斯是谁的,点这里 。

  维多利亚的月光


  “臭表子!”


  那个满脸横肉的凶恶男人向我扬起了马鞭,他粗鲁的叫骂声裹挟着伦敦东区贫瘠的灰尘,无孔不入的钻进了我的耳朵里。


  这是1887年的伦敦春天,一个对我而言,绝望,死寂,冷漠的春天。


  


  


  


  “你是谁?哪里来的?”


  诺顿.坎贝尔面色阴翳的盯着这个瑟瑟发抖的黑发女人,虽然黑发黑眼睛在欧洲人中很普遍(他自己也是),但是她过于清秀柔和的五官还是出卖了她的异国身份——一个来历不明的东方女人。


  更离奇的是,她身上的衣服非常古怪:她穿着一条高开叉的红色长裙,后背luo露着大面积的雪白肌肤,在昏暗的煤油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芒,任何正常的男人见了都不免为之心头一颤。


  这样的衣服过于暴露性////感,就连曾经那些sao扰他的站街女都不敢穿的如此夸张放荡。


  她是妓女?可她的气质又是如此干净澄澈不染半点风尘,哪里像风月场合的女子?


  所以,他决定好好“拷问”一下她:她到底是谁,以及她为什么突然会出现在他的家中。


 




 


  “呜,先生。”我哆哆嗦嗦的看着这个面色不善的男人:他身材高大健壮,容貌俊美夺目,好莱坞的男明星都未必有他如此丰神俊朗,只是他满脸煤灰的脏兮兮的样子让这副出色的容貌大打折扣。


  我是在某天早上睡醒后发现自己身处于这个破旧阴暗的房子里,通过屋内那陈旧的家具以及一本英文日历,我才知道自己被上帝恶作剧般的送到了1887年的伦敦!这个最黑暗腐朽的时代!


  当我一脸懵懂茫然时,屋子的主人回来了,和所有遭遇了不速之客的主人一样,他不费吹灰之力制服了我,但是并没有将我送到警察局,而是将我五花大绑在椅子上,然后逼问我的来历。


  如果我说我是穿越过来的,那他一定会把我当成精神病送到疯人院里吧,于是我略一思索就想出了对策,撒谎自己随着父亲出海遭遇海盗,被海盗卖给了人贩子,我是趁着他们不注意偷跑出来,为躲避追杀才手忙脚乱的藏进了这个没有上锁的房子。


  这样悲惨的经历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可男人半眯着眼睛狐疑的神情表示出他并没有完全信服这个拙劣的谎言,他冷漠的瞥了我一眼,然后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


  “我很抱歉,你遭遇了如此不幸,但是我不能留下您。”


  意料之中的回答,看他的打扮家境也是一个挣扎在温饱线的穷人,怎么可能会收留一个来历不明的东方女人?他没有将我送到警察局就是最大的仁慈了。


  啊,一个没有身份的东方女人该怎么在这诡谲汹涌的伦敦生存下去啊?


  一想到前路茫茫黑暗无边,我的脸顿时就皱成了一只垂头丧气的苦瓜。


  “不过。”他停顿了一下,随即试探性的问道:“我朋友新开的酒馆正在招聘打杂的女工,不知道您是是否有意愿?”


   有,当然有!您真是个大善人!我抬起头以一种崇拜的目光看向他,仿佛他就是我的救世主。


  “很好。”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嘴角扬起一个极为浅淡的笑容,随后为我松开了束缚的绳子。


  “明天我就送你去,东方小姐。”


  他幽深漆黑的眼瞳闪耀着澄澈清美的光芒,宛如夜空中的点点繁星,美的令人目眩神迷。


  





  真是一个善良的人啊,躺在他家中唯一的床上,我看着床下已经酣然入睡的他,清冷的月光将他本就俊美的容貌映衬的更加出色,宛若古希腊神话中的天神。


  晚安,坎贝尔先生。











  


  “人面兽心的魔鬼!你居然骗我!”我哭得哆哆嗦嗦上气不接下气,冲着面无表情的坎贝尔愤怒的嘶吼着,我的身后是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死死的钳制住了我。


  “东方女人的初////夜很值钱呢。”妆容俗艳的中年妇人谄媚的笑着,她三角缝般的绿豆小眼不怀好意的打量着我,眼中全是贪婪和丑恶。


  诺顿.坎贝尔对我愤恨的咒骂置若罔闻,对于将我卖到妓院的这一丧尽天良的行为不仅没有任何愧疚和犹豫,反而还讥讽的嘲弄道:


  “您应该清楚,没有任何一个工厂,商店会收留一个来历不明的东方女人,所以这里才是您最好的去处。”


  “躺着把钱挣了,多轻松的事啊。”他恶劣的笑了笑,那双幽深的黑色眼睛里满是冷漠和讥讽。


  混账东西。我目眦欲裂的瞪着他离开的背影,眼底的怒意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是个上等货色啊。”老鸨油腻轻浮的语气将我拉回了现实,我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相比于诅咒坎贝尔下地狱,当务之急是如何脱身!


  我绝对不能葬送在腐朽肮脏的妓院里,我不想在一个又一个男人的身下辗转反侧,最后得了一身脏病凄惨的死去!


  于是我当即就褪下了那副张牙舞爪的暴怒姿态,故作柔软乖顺的样子开口道:“夫人,可以给我一些食物吗?我很饿。”


  老鸨挑起了那两根弯弯曲曲的粗硬眉毛,猩红的嘴唇微微扬起,我似乎闻到了腐烂恶臭的味道。


  “你刚才不还是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吗?怎么就想通了?”


  “夫人,我没有身份,又没有一技之长,承蒙您收留给我一口饭吃就是我的幸运了。”


  “对嘛,这才是聪明人,我喜欢。”她夸张了大笑两声,那张裹满脂粉的脸像是糊了石灰一样,还在咔咔的掉粉。


  她命令仆人为我端来热汤和面包,在我用餐的间隙,那个壮汉放开了对我的钳制。


  好,就是现在!我用眼角余光偷偷打量身旁那个男人的行动,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起那盆热汤就盖在了他光秃秃的头顶!


  “啊!”男人捂着脑袋痛的满地打滚,在老鸨惊慌失措的反应中,我拿起刚才盛热汤的盘子砸在了她的头顶!


  “去死吧,老妖婆!”


 




 


  人在极限状态下的潜力是无限的,我也没有想到我一个体育废柴逃命起来会是如此惊人迅速,身后那个男人咬牙切齿的追赶我,而我则像一个被猛兽追捕的羚羊般没命的奔跑在大街小巷。


  长时间的奔跑机会耗尽了我的体力,胃里一阵阵炽热的灼烧感,我的眼前更是泛起了一阵阵色彩斑斓的光晕,以至于我没有看到前方是车水马龙的马路,更没有看到自己已经冲到了一辆行使的马车前。


  “眼瞎了?!”车夫眼疾手快的拉住惊慌失措的马儿,才免于我葬身于它的铁蹄之下。


  可是这样的冲撞让我狼狈的摔倒在地,膝盖在剧烈的摩擦下破皮流血,烟灰混合着汗水渗透进伤口,尖锐的疼痛让我难受的快要哭出来。


  而此时此刻,那个男人已经追了过来,他冷笑着看着跌坐在地狼狈不堪的我,嘴里尽是一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臭表子,你跑啊!”他狞笑着对我扬起了马鞭,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酷刑和今后生不如死的生活。

  

  “住手。”

  

 


 


  

    

  

  “先生,谢谢您。”装潢精致的双轮马车内,我颤颤巍巍的裹紧了身上的外套,无比真诚的向这个将我从魔爪中拯救出来的男人道谢。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复古西装,面容英俊端正,棕色的头发被打理的一丝不苟,和电视剧里那种典型的英伦绅士一模一样。

  

  我用带着哭腔的声音断断续续向他哭诉着自己那“凄惨”的身世,妄图能博取他的同情。

  

  果然,他听完这份真假参半的陈述后沉默不语,剑眉微微蹙起,那琥珀色的眼睛流露着意味深长的光芒。

  

  良久,他才缓慢开口道,他的声音是标准的伦敦腔,华丽低沉带着阳春白雪的高雅:“这样吧,我可以为您在府中安排一份差事,不知您是否愿意?”

  

  如此相似的话语让我心中一惊,我一脸警惕的打量着他,然后不动声色的拉开了与他的距离。

  

  眼见我一脸戒备的模样,他宽容的笑了笑,随即温和的解释道:“不要害怕,我是梅洛迪伯爵的管家。”

  

  也对,看他的打扮和谈吐就知道他非富即贵,应该不会像那个男人一样为了钱出卖我吧。

  

  我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随即满口欣喜的答应了他的邀请。

  

 





 

  当马车驶入那座富丽堂皇的庄园时,我才确信他果真没有撒谎,这座庄园不同于英国人的回归自然,朴素清新,是繁重华丽的洛可可式风格,甜腻温柔的私家园林和纷繁琐细的建筑无处不在提现着主人堆金砌玉的财气。

  

  罗杰斯先生,也就是梅洛迪伯爵的管家吩咐女仆将我带下去梳洗打扮,然后给我换上了一身女仆装。

  

  他大发慈悲的拯救我当然不是为了带回一个大小姐,能容留我在他的府邸中,并且谋得这样一份养活自己的差事就足以令我感恩戴德了!

  

  “谢谢您,罗杰斯先生。”我几乎是感动的热泪盈眶,对着善良仁慈的罗杰斯连连道谢。

  

  “您客气了,这没什么。”他温和的笑了笑,那双棕色的眼睛宛如春天的湖水平静温柔,饱含柔情日光。

  

  我的心几乎在那一刻被爱神丘比特的箭矢射中,甜蜜的爱意如汪洋大海般宣泄而来。

  

  罗杰斯先生,我的救世主。

  

 




  

   

  在那之后我的生活一帆风顺,罗杰斯先生和梅洛迪伯爵都是一样宽容仁慈的人,虽然我身为仆人,但是根本不用做那些脏活累活,我的工作就是照顾梅洛迪伯爵的起居饮食,誊写手稿,他说他很喜欢我这种聪明伶俐,又有些学识文化的女仆。

  

  我的吃穿用度和罗杰斯先生是一个水平的,就算在21世纪也没用如此优渥富足。他为了让我安心,甚至帮我弄来了合法身份,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是那个游走于法律边缘的“黑户”。

  

  他会让我品鉴来自东方的茶叶,每当我点评完那些各色各样的茶叶后,他则会笑着夸奖我是来自东方的明珠。

  

  他是那样器重照顾我,甚至要求罗杰斯教导我学习各种礼仪,名酒品鉴,艺术知识,甚至是财产管理,当我疑惑的向梅洛迪问起这其中缘由时,他笑着回答道:

  

  “我的东方小玫瑰,我很喜欢如此聪明伶俐的你,罗杰斯下个月会回家乡处理一些事务,这么大的府邸需要一位优秀的管理者来管理,所以,你懂了吗?”

  

  他秀气的黑色眉毛微微扬起,那双美丽的蓝宝石般的眼睛盛满了明媚的春光,我看着他那张完美精致无可挑剔的英俊面容,就像是看到了驾驭马车遨游在天际的太阳神阿波罗。

  

  原来是培养临时管家啊,我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诚挚的感谢他对我的器重厚爱。

  

  我沉浸在这来的太过容易的幸福中,沉浸在对罗杰斯先生青涩甜蜜的爱恋中,早就忘记了那句曾令我震耳发聩的名言。

  

  “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今天梅洛迪庄园迎来了一位很特别的女客人。

  

  她长相非常美艳动人,金发红唇,肌肤胜雪,翠绿色的眼睛柔媚似水,走起路来也是摇曳多姿步步生莲。

  

  她暧昧的向我眨了眨眼睛,笑容神秘莫测意味深长,然后娇笑着和梅洛迪伯爵打情骂俏,言语动作暧昧至极。

  

  情妇。

  

  我的脑海中当即就闪现出了这两个字,不过这太正常不过了,欧洲贵族包养情妇早就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国王都有无数个情妇,何况是这些上行下效的贵族呢?

  

  我无奈的笑了笑,正要转身回避掉这副暧昧至极的画面时,梅洛迪伯爵却叫住了我,他命令我随他一起进入他的卧房。

  

  看着那张笑得满脸春风的脸,我的心里升起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装潢精致的卧房里舒适惬意,袅袅升起的乳白色香薰烟雾裹挟着轻柔芬芳的香气弥漫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梅洛迪伯爵搂着娇媚似水的女人坐在床边那张黑色沙发上,看着紧张瑟缩的我,他微笑着安抚道:

  

  “亲爱的东方小玫瑰,不要害怕,今天叫你过来,不过是想让杜娜小姐教你一些知识罢了,要知道在某些方面,她可是非常优秀的老师呢。”

  

  “伯爵,请问杜娜小姐要教我什么呢?”

  

  他的唇角扯出一个讳莫如深的笑容,像黑夜中绽放的曼陀罗花,致命却诱人,随后他如沐春风般的温柔声音响起,令我如坠冰窟:

  

  “教你从一位纯洁的处女,堕落为最yin媚的dang妇。”




未完待续

_CHRIS_

他如何勾走你的心(佣/先/勘/殓/锋/邮/守/囚/画)

◇就是说 这还需要理由吗😏(喂不是啊这样不就没东西写了(bushi

◇私设有 OOC致歉 幼儿园文笔注意

◇祝看得愉快


佣兵 奈布·萨贝达

也许是那双满是坚毅的蓝色眼眸。

也许是那个总是护在你背后的身影。

也许是那个带你躲避监管者的怀抱。

当两具躯体紧紧相贴,胸腔内的心脏为谁跳动?


先知 伊莱·克拉克

也许是那及时为你抗下一次又一次伤害的役鸟。

也许是层层劳神下那抹虚弱又坚定的微笑。

也许是那只轻揉你脑袋鼓励你的手。

守护者的誓言,应验在你身上。


勘探员 ...

◇就是说 这还需要理由吗😏(喂不是啊这样不就没东西写了(bushi

◇私设有 OOC致歉 幼儿园文笔注意

◇祝看得愉快




佣兵 奈布·萨贝达

也许是那双满是坚毅的蓝色眼眸。

也许是那个总是护在你背后的身影。

也许是那个带你躲避监管者的怀抱。

当两具躯体紧紧相贴,胸腔内的心脏为谁跳动?



先知 伊莱·克拉克

也许是那及时为你抗下一次又一次伤害的役鸟。

也许是层层劳神下那抹虚弱又坚定的微笑。

也许是那只轻揉你脑袋鼓励你的手。

守护者的誓言,应验在你身上。



勘探员 诺顿·坎贝尔

也许是那一直紧紧追随着你的炙热目光。

也许是一次次掩护你离开监管者视线的磁铁。

也许是那双黑暗中微微颤抖却依旧紧握着你的手。

谁都别想觊觎伤害他此生最珍贵的宝贝。



入殓师 伊索·卡尔

也许是周身萦绕那淡漠生死的气质。

也许是那张在口罩遮掩下总是看不清表情的脸庞。

也许是每一次返生后让你躲好的谨慎眉眼。

好好藏起来,其余一切交给我。



前锋 威廉·艾利斯

也许是那拉着橄榄球从监管手下救下你的身影。

也许是那不加掩饰的温暖笑容。

也许是你失误后那笨拙又小心翼翼的安慰。

放心享受每一场游戏,他将是你永远的后盾。



邮差 维克多·葛兰兹

也许是被夸奖后那个腼腆羞涩的笑脸。

也许是每封给你的信上那特殊亲密的称呼。

也许是抚摸威克时那温柔宠溺的眼神。

谁会发现信中那藏在字里行间的小秘密呢?



守墓人 安德鲁·克雷斯

也许是白发下那双浸满忧郁的双眼。

也许是苍白得好像易碎品的皮肤。

也许是那竭力想要远离你又忍不住被吸引的样子。

太阳的光芒,好像本就不该属于“恶魔”。



囚徒 卢卡·巴尔萨

也许是那醉心于科学的模样。

也许是肢体接触时微弱电流穿过的酥麻感。

也许是那给他添了些许可爱的小虎牙。

电流能否将心意传到另一颗心脏里?



画家 艾格·瓦尔登

也许是画画时那专心致志的神态。

也许是遇到瓶颈时那无意识抿紧的嘴唇。

也许是肆意在画布上挥洒时的自信。

艺术的真谛,本就是他。

——————————————————————————

感谢观看!请个为期两个月的假,八月尾要考试,作者这边赶着去内卷(bushi)有时间还是会更新的,谢谢大家的喜欢💐

罪应
用初始笔刷换了一种风格画坎贝尔...

用初始笔刷换了一种风格画坎贝尔

感觉只有局部能看,不放全图了就

不会画画(痛苦)

用初始笔刷换了一种风格画坎贝尔

感觉只有局部能看,不放全图了就

不会画画(痛苦)

蕈菌子啊啊啊啊

诺顿:我现实生活沉默寡言,我网络世界重拳出击

奥菲:你傻逼吧😅😅

(激情改图,原图P2)

诺顿:我现实生活沉默寡言,我网络世界重拳出击

奥菲:你傻逼吧😅😅

(激情改图,原图P2)

耶耶
不想再画这张了画的我高血压。。...

不想再画这张了画的我高血压。。。

不想再画这张了画的我高血压。。。

iEvco
需要一些被工友胖揍的勘🥺

需要一些被工友胖揍的勘🥺

需要一些被工友胖揍的勘🥺

躁郁症
🧲宣宣🧲 郁金香小猫开始先...

🧲宣宣🧲

郁金香小猫开始先入啦

喜欢诺顿的不要错过了🥺

价格暂定50—80

妈咪态度超级好,也很负责

🥰欢迎进群!!🥰🧲

🧲宣宣🧲

郁金香小猫开始先入啦

喜欢诺顿的不要错过了🥺

价格暂定50—80

妈咪态度超级好,也很负责

🥰欢迎进群!!🥰🧲

Norton·Campbell

[图片]

啧…为什么这里也没有…(烦躁的再次划去一处标记)只剩这一个地方了…这是我摆脱过去那段犹如阴沟里苟延残喘的老鼠一样的人生最后的机会,即使会为此付出些代价…也无所谓。

啧…为什么这里也没有…(烦躁的再次划去一处标记)只剩这一个地方了…这是我摆脱过去那段犹如阴沟里苟延残喘的老鼠一样的人生最后的机会,即使会为此付出些代价…也无所谓。

小诗人让我亲亲!!!
根据花花老师的美味饭饭画了图@...

根据花花老师的美味饭饭画了图@吃口饭   !!!!真的很香很香很香和猫咪碰碰鼻尖完全拒绝不了呃啊啊啊啊啊啊………。

没画过猫猫但尽力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根据花花老师的美味饭饭画了图@吃口饭   !!!!真的很香很香很香和猫咪碰碰鼻尖完全拒绝不了呃啊啊啊啊啊啊………。

没画过猫猫但尽力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茗茶白花

烟蒂

·勘探梦女向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救济院的水沟旁。那时的我怀揣一筐热血,希望能将社会的黑暗面揭露出来。我眼睁睁看着那些垂死挣扎的穷人们蜷缩在角落啃食的干面包,这让我很心寒。我将这一切记录下来——用我所能想到的最打动人心的语言。


正当我记录时,我察觉到有人在盯着我。我撇过头看,他正靠在水沟旁抽烟,眼皮轻轻撩起。被我发现后他并没有收回眼神,反而轻哼了一声,看起来不把我当回事。


他的举止让我奇怪,于是我主动走上前去向他问好:“先生你好,我是每日时报的记者,请问您有时间吗?”


他抬起脸来,我这才注意到他鼻梁两侧有一个鼻......

·勘探梦女向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救济院的水沟旁。那时的我怀揣一筐热血,希望能将社会的黑暗面揭露出来。我眼睁睁看着那些垂死挣扎的穷人们蜷缩在角落啃食的干面包,这让我很心寒。我将这一切记录下来——用我所能想到的最打动人心的语言。

 

正当我记录时,我察觉到有人在盯着我。我撇过头看,他正靠在水沟旁抽烟,眼皮轻轻撩起。被我发现后他并没有收回眼神,反而轻哼了一声,看起来不把我当回事。

 

他的举止让我奇怪,于是我主动走上前去向他问好:“先生你好,我是每日时报的记者,请问您有时间吗?”

 

他抬起脸来,我这才注意到他鼻梁两侧有一个鼻钉。本以为遇到了一个混蛋的人,但他却十分绅士的熄灭了烟,将烟蒂丢入水沟里。

 

我看着烟蒂顺着水沟留向镇子的角落,随后一个孩子便将那枚烟蒂捡起来,小心翼翼的装进破烂的口袋。

 

“看见了吗?”他问。

 

“什么?”我回过头来,却发现他也望着水沟的尽头。

 

“你知道他捡那个干什么吗?”他继续问。

 

我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还是顺着他的问题问了下去:“干什么?”

 

他忽然笑了,但仍然让人放松不下来:“他要那个去卖钱活命。”

 

“啊?”这个答案实在无法让人信服——至少对我来说,“可那东西根本不值钱,你已经将那根烟抽完了。”

 

“不,我没有。”他说,“那里还有最后的烟蒂,将那东西拆开晒干后再和其他烟蒂混合,又是一根新烟。

 

我呆呆的望着那个孩子,果不其然,更快他从兜里掏出更多的烟蒂数了起来。

 

“但……谁会抽那种……”我的脑中突然闪过救济院里面那些穷人的身影。

 

他垂下头望着我,轻声说:“明白了吗。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这里没有人想要得到关注和救赎,他们只要每天能按时得到自己的面包就感激涕零了。不需要你这种人来扰乱秩序。”

 

“但……”我还在为自己心中那一点热血作辩解,“我会让他们的生活改善……”

 

“改善?”他毫不留情的打断了我,“你用什么来改善?用你的笔杆子?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仗着有钱就拿我们这些人取乐子。”

 

我竟无法反驳他。稿件写好后确实不一定能刊登,刊登了也不一定能让他们的生活变好。

 

他是对的。

 

但不尝试又怎么知道他一定是对的。

 

一个想法在我脑中冒出。

 

他看着我垂头丧气的样子,以为我放弃了,转身便想走。

 

“等等!”我叫住了他。

 

他有些不耐烦的回头:“还有事吗?”

 

我望着他说:“你和他们不一样对吧?”

 

“什么?”他疑惑地皱起眉头。

 

“你和他们不一样。”这次我换了个肯定句,“我知道你有野心。”

 

他的眼神沉了下来,缓缓开口:“所以呢。”

 

“所以我邀请你加入我,每天为我提供素材。当然,我不会让你做白工,我每个月会给你结工钱,价格你定。怎么样,你来不来?”我知道他一定会答应我的,这对他没有坏处。

 

“价格我定?”他走上前一步,整张脸暴露在阳光下,鼻钉反着冰冷的光。

 

我点了点头。

 

他忽然开始打量起来我,我知道他在想着我能接受的最高上限的是多少,这个人的视线就像一条蛇在我身上爬行,眼中只有利益。

 

过了一会,他收回目光报了一个数字。这无疑对现在的我来说是一个天价,本来已经做好被宰的准备,却没想到这人狮子大开口。

 

“我……现在还没有……”我扭扭捏捏的说。

 

他却忽的笑了:“没叫你现在给,这些钱在你成名后应该只是一笔小数目吧。”

 

“那每个月……”

 

“至于每个月……你只需要给我两个干面包就够了。”

 

他说完后又退回了房檐的阴影之下:“你面前的这个人每天在抽的就是那种下水道烟,说不定还有严重肺病。我说过,我们这种人只要能活着就感激涕零了。抱歉,你看走眼了。”

 

他留下这一句话便打算走,但我也打断了他:“你不是用的'我们'这个词。你在形容那群人时一直是用的'他们'。抱歉,我是个记者,最擅长抠字眼。”

 

他听见我的话脚步一顿,但还是走了。

 

随后,我在救济院打探才知道他的名字:诺顿·坎贝尔。

 

 

 

--------------------------

大半年没打字了,复建一下。

想写出那种初出社会的理想主义者和经历了无数磨难的野心家的对峙。这个时候的诺顿还没有经历矿难,还没有完全黑,所以才会提出“两块干面包”。诺顿就是在面具下活太久了,突然有一个人看穿了自己很不爽,所以宁愿扭曲答案也不承认别人是对的。

之后的文大概也是以这种不连续小片段的形式掉落。

 

 

♠️⚜️¤神奇張心玥¤⚜️♥️

【第五人格2022夏日祭】

新情报公开第三弹!!


6月25日第五人格×アトレ秋葉原コラボ

第五人格夏祭り2022

キ一ビジアル第3弾公開しました!つままれたイラストがかわいい

詳細はこちら>

 identityv - summerfes . com

【第五人格2022夏日祭】

新情报公开第三弹!!



6月25日第五人格×アトレ秋葉原コラボ

第五人格夏祭り2022

キ一ビジアル第3弾公開しました!つままれたイラストがかわいい

詳細はこちら>

 identityv - summerfes . com

小诗人让我亲亲!!!

是不想画了版意识流小诗人。。

p2是大图🥀瓶颈太难受了呜呜呜呜

是不想画了版意识流小诗人。。

p2是大图🥀瓶颈太难受了呜呜呜呜

斐然向风
做了个动图,第一次做,很菜,大...

做了个动图,第一次做,很菜,大佬们多多指点我🙏🏻

就是退坑了两年买了号回坑,但是那个号五阶。。。我怕太坑被骂,有没有宝贝能平时随便匹配娱乐一下的呜呜呜

做了个动图,第一次做,很菜,大佬们多多指点我🙏🏻

就是退坑了两年买了号回坑,但是那个号五阶。。。我怕太坑被骂,有没有宝贝能平时随便匹配娱乐一下的呜呜呜

懒虫
有被诺顿涩到,晚自习的时候火速...

有被诺顿涩到,晚自习的时候火速摸了

有被诺顿涩到,晚自习的时候火速摸了

勘探不弹

性转勘,注意避雷!⚠️⚠️⚠️


有服装参考

背景想做出壁画的感觉,最后败在格子分布太稀疏了

很少用指绘上色,请多多指教

性转勘,注意避雷!⚠️⚠️⚠️


有服装参考

背景想做出壁画的感觉,最后败在格子分布太稀疏了

很少用指绘上色,请多多指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