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诺顿.坎贝尔

439浏览    4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5 15:02
ink

人偶师与失忆的“人偶”

诺顿是镇上出了名的人偶师,但他过于追求完美,普通的委托基本上都推掉了,那一天,他发现了街上昏倒的男孩,他本不想理会,但是男孩的容貌深深地吸引了他,诺顿将男孩带回人偶馆,先是将身体上的伤口一一治疗,遮盖,十分仔细的为男孩搭配,设计,那天,那个他认为最完美的存在,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人偶师与失忆的“人偶”

诺顿是镇上出了名的人偶师,但他过于追求完美,普通的委托基本上都推掉了,那一天,他发现了街上昏倒的男孩,他本不想理会,但是男孩的容貌深深地吸引了他,诺顿将男孩带回人偶馆,先是将身体上的伤口一一治疗,遮盖,十分仔细的为男孩搭配,设计,那天,那个他认为最完美的存在,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叒莔

【第五人格//蜥勘//杰佣//遗照//现代paro】奈布今天又双叒叕被啄了(1)

*一群年轻人与成精宠物的沙雕轻松日常


*现在自家宠物竟然会用电子设备?!


*聊天式文体,ooc不可避,祝使用愉快


*有一天,他们路过一家宠物店...


(1)

野狼耳朵:


喂,怎么第一个就是我。


诺顿说,既然我们都那么不喜欢现在的生活,那么与其对别人大发牢骚,还不如找个地方发泄一下。没想到他是认真的,在我们手机上创建了一个自成系统的聊天群。


典型的理工科思维,是吧?


好,话归正轨。当时我在租房网上找到了这个合租房,每个人都有单独的房间。还认为是什么实惠的好地方,开开心心交了房租就搬了进来。


事实证明,我基本回到了原始人时代。


第一,这...

*一群年轻人与成精宠物的沙雕轻松日常


*现在自家宠物竟然会用电子设备?!


*聊天式文体,ooc不可避,祝使用愉快


*有一天,他们路过一家宠物店...


(1)

野狼耳朵:


喂,怎么第一个就是我。


诺顿说,既然我们都那么不喜欢现在的生活,那么与其对别人大发牢骚,还不如找个地方发泄一下。没想到他是认真的,在我们手机上创建了一个自成系统的聊天群。


典型的理工科思维,是吧?


好,话归正轨。当时我在租房网上找到了这个合租房,每个人都有单独的房间。还认为是什么实惠的好地方,开开心心交了房租就搬了进来。


事实证明,我基本回到了原始人时代。


第一,这里离最近的便利店有三英里。


第二,网络时有时无,特别慢。


第三,整日漏水招蟑螂。


而且我的隔壁都是些什么人啊!


算了,我们刚才路过一家宠物店,伊索坚持要停下来看看,等会再写。

(2)

驱魔人:


奈布好不容易才被说服了,不过这里真的有很多可爱的动物。


我倒是感觉,公寓蛮不错的。


好久没有来宠物店了,况且学业真的很繁重,今天的机会很难得。


这个宠物店装修很宽敞明净,气氛也很温馨,真的是一个难得的静处。


其他人都去自己逛了。


对于我来说,我比较喜欢犬科,所以...


哇,这只白色的长毛犬好棒啊!!


(3)

探矿鼹鼠:


说真的,我倒没感觉这里有什么好东西。


伊索貌似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宠物,现在正抱着那只大狼狗玩呢。


它的确品种很优良,不过应该价格不少,估计那个电冰箱又要等几个月才能光顾我们的厨房了。


等等。


刚刚店主说它脾气太坏,到处拆迁家具被子,所以免费送人?


伊索的运气倒真好。


如果我也有些好运,说不定当时不会...


不,我不能胡思乱想。再说,早过去了。


诶,那个玻璃缸里的是什么?


(4)

探矿鼹鼠:


这只亮闪闪的蜥蜴长得真奇怪。


我很喜欢。


小家伙,我把你买了吧。


那边伊索已经给他的狗起名了。


给你取什么名字呢?


嗯...“卢基诺”怎么样?


不喂你是什么你怎么过来了别啊啊啊噢噢噢


(5)


夜鹰眼:


抱歉,诺顿。我相信哈斯塔不是故意的。


我养过一些海洋动物,那只是它们亲近的方式


大概章鱼都比较容易激动哦。它很漂亮,而且很聪明。


诺顿,别发脾气了。


缸有点沉,奈布你过来帮我——


奈布?你在哪儿?


奈布!!!!你等等我放下鱼缸就来帮你!


(6)

野狼耳朵:


现在是晚上九点。


对不起,打字很慢,我的右手基本残废了。


那只叫杰克的死鸟。。


不你别瞪着我我只是说说玩玩!!


伊莱把它平静下来后,店主赶紧没要钱就把我们轰了出去。


(7)

野狼尾巴:


真想把这叫“鹗”的猛禽扔出窗外。


不过它现在看起来还不太危险,只是用坚硬的鱼钩喙梳理红色的羽毛。


还真是有洁癖的家伙。


现在宿舍里还比较平静,诺顿正在给蜥蜴喂食,伊索一边摸着约瑟夫的毛一边逗它,伊莱的那条紫红色的鱼在水中吐出了一个硕大的水泡。


好像只有我和杰克在冷战。


哎哟!


(8)

探矿鼹鼠:


奈布,它会慢慢习惯的。


还有,哈斯塔是一只软体动物,并不是鱼。怪不得你的生物总是60多分。


请问有谁能把明天考试的重点发一下?


我刚才好不容易找到了网络,得感谢楼下的瓦尔莱塔,她“织网”的确很在行。


学校官网上说,最近学校要举办一个比赛,一切关于动物的事物都可以作为参赛作品。


优胜者有奖。


稍等一下,我去整理一下我那个商业网站的账目。


我下午听说,伊莱那只章鱼是一种罕见的动物,粘液好像很值钱。


(9)

驱魔人:


不愧是你。


(10)

夜鹰眼:


不愧是你。


(11)

野狼耳朵:


不愧是你。


再说你成绩那么好要什么重点。


(12)

驱魔人:


明天重点考微积分,注意计算。


伊莱,约瑟夫好像饿了,该不该给他加餐?


(13)

夜鹰眼:


原来他是个男孩。


不要多喂他,容易消化不良。


不早了,快睡觉吧。


诸位晚安,明天好好发挥。

————————

(14)

月下绅士:


呼,伊索终于睡着了。迪鲁西,杰克,哈斯塔,你们在吗?


我得小心点,刚才又弄掉了一撮毛发。

                                              TBC.

叒莔

【第五人格//蜥勘//杰佣//遗照//黄占//现代paro】奈布今天又双叒叕被啄了(2)

*一群年轻人与成精宠物的沙雕轻松日常第二篇


*现在自家宠物竟然会用电子设备?!


*聊天式文体,ooc不可避,祝使用愉快


(15)


结晶体:


在。


蜥蜴的活跃时间一般在晚上8点至清晨7点左右,所以熬夜不是什么问题。


我和约瑟夫在宠物店里大致分析了一下我们现在的处境,马上就简单叙述一下。现在我仍旧无法唤起关于在宠物店苏醒之前的任何回忆,估计有生之年不会知道了。


诺顿.坎贝尔的确很聪明,但看来他没学会怎么保护他的系统。我们可以使用这个聊天平台,并且留下的信息不会被其他人发现。


??!诺顿你大半夜说什么梦话!!吓我一跳!


抱歉,他睡觉似乎很不...

*一群年轻人与成精宠物的沙雕轻松日常第二篇


*现在自家宠物竟然会用电子设备?!


*聊天式文体,ooc不可避,祝使用愉快


(15)


结晶体:


在。


蜥蜴的活跃时间一般在晚上8点至清晨7点左右,所以熬夜不是什么问题。


我和约瑟夫在宠物店里大致分析了一下我们现在的处境,马上就简单叙述一下。现在我仍旧无法唤起关于在宠物店苏醒之前的任何回忆,估计有生之年不会知道了。


诺顿.坎贝尔的确很聪明,但看来他没学会怎么保护他的系统。我们可以使用这个聊天平台,并且留下的信息不会被其他人发现。


??!诺顿你大半夜说什么梦话!!吓我一跳!


抱歉,他睡觉似乎很不踏实。


杰克,你可把你家那小伙子害惨了。


(16)

害惨?


他差点拔光了我的羽毛。


人会脱发,鸟也会掉毛的哦。


卢基诺,身为一条蜥蜴,你不知道华丽而光滑的羽毛对一位绅士来说多么重要。你的鳞片固然很奇特,但我的羽翼可是...


(17)


月下绅士:


我不确定把自家主人的作业糟蹋是一个非常绅士的做法()。


卢基诺,你的语言如论文一般准确严谨,我怀疑你是不是做过高等的科学研究。


伊索看来是没有听从伊莱的意见,给我热了一些松饼。真的特别好吃,我很庆幸我的品种没有限制我的饮食。法式的覆盆子果酱,太美味了。


等等...哈斯塔怎么还没有上线?


(18)


Hastur:


sursiof segfussen,ecrest uiquen.


weursut,ecoigserut?


(19)


绯羽雾鹗:


上帝保佑,刚才怎么回事?服务器差一点崩溃了。


哈斯塔,那是你吗?!


(20)


Hastur:


是吾。


看来于这个世界里,凡人也无法懂悟吾的语言。


吾虽无法记起吾之过往,但吾不似其他海之造物,无需水的依托即可行动自如。


键盘为古怪之物也,吾之触手卡于其中,不能拔。


结晶之蜥蜴,请叙述汝之故事。


(21)


结晶体:


难道你真的是神明吗?


好的。


我的第一个记忆就是在那家宠物店醒来,发现自己是一条蜥蜴,却带着身旁动物生命体不拥有的思考能力。


(22)


结晶体:


我懂得这个世界的基本运转规律——也就是基本的生活常识,所以才能在这里敲键盘,发消息。


...顺便击破自己主人的防御系统。


但是在外貌,作息习性和饮食方面,我和在我身边的上百只普通蜥蜴没有什么差别。


各位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23)


绯羽雾鹗:


我有。


在休息时,我忽然会毫无原因地失去意识,记不起自己做过的一切事。


等我醒来时,我身旁的器物会显示破坏的痕迹,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破坏的。


但我敢确认,啄奈布完全是我的自主意识。


那个粗鄙的暴徒。


(24)


月下绅士:


我的经历与迪鲁西基本是相同的。


这样吧,我们休息一下,待白天趁主人们不注意查一些资料,说不定我们会对现在的处境有更深的认识。


夜安。


或者说...早安?


毕竟,已经凌晨三点半了。


(25)


Hastur:


吾皆是如此。


后会。


(26)


绯羽雾鹗:


先生们,请允许我向你们表达最——等等怎么回事哦哦哦噢噢噢喔喔


(27)


结晶体:


杰克?杰克你还在吗?杰克?!杰克!!!!!


————————


(28)


野狼耳朵:


早上好。现在脑子里一团糟。。凌晨三四点逮住臭鸟在迫害我的电脑,给了他点颜色看看。


对了,昨晚我还梦到一个高高瘦瘦,左手有钢爪的人在窗外,所以没睡好。我给你们画一下。


【一个丑陋得令人无法辨认的东西】


你们不要误会,我脸上的肿和杰克那破爪子没有丝毫关系!

                         


                                              TBC.

ink

俱乐部首次活动传画
被屏了,再发一次,想加俱乐部的找我吧,好像不让推销qun号这种东西

俱乐部首次活动传画
被屏了,再发一次,想加俱乐部的找我吧,好像不让推销qun号这种东西

ink

是炎寒劳斯的神父x恶魔梗,卑微大头不敢艾特劳斯

是炎寒劳斯的神父x恶魔梗,卑微大头不敢艾特劳斯

余白

当他们叫你起床

ooc警告,小学生文笔◎


内含伊莱,诺顿(我大早上更文可能是想猝死


其实我一直喜欢写温柔的人设,所以经常崩,就是套个名字然后写奇奇怪怪的东西,我真的自闭了。


我一直觉得伊莱是贤妻良母(划掉


-


【伊莱的场合】


“咕——咕-咕咕咕”深蓝色的役鸟站在你的床头看着你。


说实话,你是被他的役鸟叫醒的。


醒了之后闻到厨房飘来一阵香气,


循着香气走了过去。


“xx,你怎么没穿拖鞋就出来了?”他语气似乎有点怪罪。


“昂?是吼。”


然后你屁颠屁颠(划掉 走回去房间穿鞋


看见伊莱做好的菜直接上手就来了一口。


“意外的好吃!”你没...

ooc警告,小学生文笔◎


内含伊莱,诺顿(我大早上更文可能是想猝死


其实我一直喜欢写温柔的人设,所以经常崩,就是套个名字然后写奇奇怪怪的东西,我真的自闭了。


我一直觉得伊莱是贤妻良母(划掉


-


【伊莱的场合】


“咕——咕-咕咕咕”深蓝色的役鸟站在你的床头看着你。


说实话,你是被他的役鸟叫醒的。


醒了之后闻到厨房飘来一阵香气,


循着香气走了过去。


“xx,你怎么没穿拖鞋就出来了?”他语气似乎有点怪罪。


“昂?是吼。”


然后你屁颠屁颠(划掉 走回去房间穿鞋


看见伊莱做好的菜直接上手就来了一口。


“意外的好吃!”你没想到伊莱做的菜这么美味。


“xx,我还没尝到味道,你怎么能偷吃啊?”


然后只觉得唇上软软的触感碰了上来,勾走了你口里的一块肉丝(?)


“嗯,不够咸,再放多一点盐好了。”


-


本来想打他,结果看到他这么认真做菜,觉得不该计较了(?)


-


“当是早餐吻好了?”


-


其实他早就知道你要偷吃菜了,只是因为没有找到吻你的机会才故意没阻止你而已。


-


——


【诺顿的场合】


“xx,起床了。”他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


“唔...再睡一会”


“起床。”


“不嘛,再睡一会儿。”你揉了揉眼睛


-


然后余光看到他拿起一块磁铁直接往你身上扔。


-


你和他牢牢吸在一起。


他身上的柠檬香窜进你的鼻腔,你瞬间清醒了很多。


“xx,都说了起床了啊。”他眯了眯眼睛。


“唔,今天假日想休息...唔...唔?”


直接被他堵住了嘴巴。


-


“早安吻,清醒了?”


他的耳尖很红,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


-


他的柠檬香包裹着你,像极了你爱吃的柠檬糖味。


——


后记:哈哈哈操,我就是可爱的鸽子精,放着别人的点梗不搞,肝这种题材,一点都不甜,我要死了(原地去世


(。•́︿•̀。)我太难了,小学生文笔完全写不出什么好东西,但是我想日他们(划掉


小红心+小蓝手=带走伊莱和诺顿这两只小可爱


【顺便教你们一个魔术!上面有一个绿色按钮,按了会变白色!最上面,右上角(快去试试吧】


余白

诺顿X你 吃醋梗

是 @粥粥 点的吃醋梗,别说了,我的文笔没她好,赶紧去看她的文(bushi


不是修罗场!刚才看见粥粥的勘杂修罗场,我突然爱上麦克(bushi


巨型ooc警告,小学生文笔警告◎


-


“麦克先生,您的杂技真的很不错。”你称赞道。


“哈哈,那就谢谢姐姐了。”麦克先生对你眨了眨眼,他的星星眼睛真的很好看。


你默许了这个称呼,至少对你来说很贴切。


你年龄比他大了一些。


说实话,你对这个刚进庄园的新伙伴还是很欢迎的,至少他和人相处的时候真的很风趣幽默。


-


“喏,姐姐请你吃糖。”他递给了你几颗糖。


你伸手接下了。


空气中弥漫着糖的气息...

是 @粥粥 点的吃醋梗,别说了,我的文笔没她好,赶紧去看她的文(bushi


不是修罗场!刚才看见粥粥的勘杂修罗场,我突然爱上麦克(bushi


巨型ooc警告,小学生文笔警告◎


-


“麦克先生,您的杂技真的很不错。”你称赞道。


“哈哈,那就谢谢姐姐了。”麦克先生对你眨了眨眼,他的星星眼睛真的很好看。


你默许了这个称呼,至少对你来说很贴切。


你年龄比他大了一些。


说实话,你对这个刚进庄园的新伙伴还是很欢迎的,至少他和人相处的时候真的很风趣幽默。


-


“喏,姐姐请你吃糖。”他递给了你几颗糖。


你伸手接下了。


空气中弥漫着糖的气息,你满意的眯了眯眼。


看向了手中的几颗糖。


有一颗是柠檬味的,你记得诺顿喜欢柠檬味的糖,拿给他吃好了。


-


你和他聊了一会儿就回房间休息了,但是你完全没有发现暗处那个黑发少年看着你们沉默了很久。


-


第二天的狂欢游戏,你看了看参加名单,麦克,诺顿和你都在名单里面。


——或许,是个送糖的好机会?


-


开局照例修机,诺顿和你在差不多的出生点。


“诺顿!”你叫了叫他,他却往更远的地方走。


情急之下,你直接往他那边跑了过去。


他随手丢了一块磁铁,没想到却把你吸往他身边。


“……”他没说话,只是把挨在他身上的你扶了起来。


你看他一直不理你,直接把口袋里的柠檬糖掏了出来,二话不说戴在他的嘴巴里。


-


“好吃吗?”


“我记得你喜欢吃柠檬糖喔,昨天麦克给我的时候就打算拿给你了。”


“嗯”他朝你意义不明的看了一眼。


“那我下次还找麦克拿!”


“下次我自己找他要。”他皱了皱眉,说了一句。


“你不准去。”


-


后来你又莫名其妙被诺顿抓到了角落,壁咚没错(划掉


“?诺顿找我什么事”


“柠檬糖,还有吗?”


“啊哈哈哈,还有,诺顿你想要吗?”


“嗯...”诺顿的眼神到处乱瞟,就是没好意思直视你。


-


“哈哈哈,那我自己吃,不管你了。”


你直接撕开了糖的包装纸,把糖含进嘴巴里。


“哈...唔……?”你只感觉到嘴巴里的糖被勾了出来。


“糖很甜。”


脸红的你完全不能听到任何话,只听到你自己碰碰的心跳声。


也只看到他微红的耳尖。


-


后记:妈的,我写了什么乐色🌚🔫(自宫为敬


我也想要甜甜的恋爱!!!


故人

瞎画,真的是瞎画

  灵感来自我哥和他的朋友

瞎画,真的是瞎画

  灵感来自我哥和他的朋友

ink
是传画的图,解禁成功 是唱见和...

是传画的图,解禁成功

是唱见和舞见的设定
麦克是唱见
诺顿是舞见(╹ૅ×╹ૅ)

是传画的图,解禁成功

是唱见和舞见的设定
麦克是唱见
诺顿是舞见(╹ૅ×╹ૅ)

ink

是本次群活的中秋贺
感谢参加活动的劳斯们!辛苦啦!(˶˚  ᗨ ˚˶)
如果想来勘杂俱乐部里来玩的话可以私信我((ᵒꈊᵒ᷅ ू‖))՞
那么祝大家中秋快乐喔~(。•ᴗ-)_

是本次群活的中秋贺
感谢参加活动的劳斯们!辛苦啦!(˶˚  ᗨ ˚˶)
如果想来勘杂俱乐部里来玩的话可以私信我((ᵒꈊᵒ᷅ ू‖))՞
那么祝大家中秋快乐喔~(。•ᴗ-)_

ink

中秋图集终于赶出来了
6p7p请注意🍩🍩🍩
最后两p是昨天想出来的设,恶魔女仆和杀手执事(管家)
过几天再把设定细化一下🕊️🕊️🕊️🕊️

中秋图集终于赶出来了
6p7p请注意🍩🍩🍩
最后两p是昨天想出来的设,恶魔女仆和杀手执事(管家)
过几天再把设定细化一下🕊️🕊️🕊️🕊️

一枕南柯梦

突如其来的是……

*刚开拍就出事是不是不太好?


*私设有,ooc


*望喜


*非常感谢您的观看(鞠躬)


你再一次在门外看着他们的拍摄,虽说是综艺节目

但其实说白了就是真人秀啦

不知道为什么,公司特地点名你去跟进他们

看到你不知道第几次的叹气,莱利用笔点点你的鼻尖,示意你看向他

“莱利先生?”你好不容易能与一个已经有了伴侣的Alpha相处一会,脱离那群可怕的Alpha的视线之外


你随手抽了张纸,在上面随意划了几笔,再漫不经心的将它团成一团,丢到垃圾桶里

莱利没有说话,“诶呀我知道您要说些什么,保护好自己,对吧?”

莱利点头,他的电话响了,他向你做了个抱歉的口型,出去了

你扯扯自己僵硬的脸,感受到自己...

*刚开拍就出事是不是不太好?


*私设有,ooc


*望喜


*非常感谢您的观看(鞠躬)




































你再一次在门外看着他们的拍摄,虽说是综艺节目

但其实说白了就是真人秀啦

不知道为什么,公司特地点名你去跟进他们

看到你不知道第几次的叹气,莱利用笔点点你的鼻尖,示意你看向他

“莱利先生?”你好不容易能与一个已经有了伴侣的Alpha相处一会,脱离那群可怕的Alpha的视线之外









你随手抽了张纸,在上面随意划了几笔,再漫不经心的将它团成一团,丢到垃圾桶里

莱利没有说话,“诶呀我知道您要说些什么,保护好自己,对吧?”

莱利点头,他的电话响了,他向你做了个抱歉的口型,出去了

你扯扯自己僵硬的脸,感受到自己的体温好像比平时高了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唔……抑制剂应该有,回去找找看








不过这次情况出乎你的意料,还没走几步你的呼吸就变得沉重,走得晃晃悠悠,眼前的景象也有点模糊起来

甜甜的草莓牛奶味开始弥散,不远处的Alpha只是轻微一嗅便分辨出这是属于你的信息素

正巧的是,节目的访谈算是完成了,下午才开始正式拍摄

这对你来说可是很不幸的,那可是十个Alpha啊

光一个放出信息素就够你受的了,十个?你还是跑吧








现在的你只想赶快拿到抑制剂,踉踉跄跄的却不小心撞到了人

熟悉的味道侵占了你周身的空气,与你身上放出的气味交织在一起

你抬起头想看清他是谁

结果你看到的是……

















–诺顿


“嗯?××,你好像,需要帮助”由于身高原因,他俯下身子凑到你跟前,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哈……你有……抑制剂吗?”你拽住他的衣角,眼神迷离的询问

Alpha的信息素瞬间放出,引诱着Omega一起

在诺顿看来,就像你在说着,“请标记我”

还真是,更想让人欺负了

他举起手中的东西晃了晃,你看清了,那是抑制剂

你伸手想去抢,被他举高的抑制剂你完全碰不到,还因为动作的原因让你扑到他的怀里

“呜……请……给我抑制剂……”你趴在他身上,只想着拿到抑制剂,下巴无意识的在他胸膛上来回的蹭

烟草的味道更浓了些

他把你带回你的房间,又把你带进了浴室

诺顿将信息素释放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包裹住你的同时还蔓延到更远的地方将其他觊觎你的Alpha的信息素全然隔绝

Omega的本能告诉你听从他,理智告诉你,你不能,绝对不能

“呜……哈”你只是乖巧的被他圈在怀里无力的喘息,完全的瘫在他怀里

诺顿再次凑近你,“我说,换种方式吧,用抑制剂的话,对身体不好的”

你只感觉到热,好热,顺从了Omega的本能的你,开始不安分起来

“啊……不行呢,还没到时候,先临时标记一下好了”诺顿咬住你细长脖颈后的腺体,信息素慢慢交融

牙齿刺破皮肤的那一瞬间,你有片刻的清醒,随后你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诺顿看上去心情很好的又在你脖子后面亲了一口,留下一个红红的痕迹

“该回去了,不然,大家可是会怀疑的”

你颇为羞恼的一把推开他,他也任由你推开,待你接受了自己被他临时标记了的事实后,他又一次的凑近你

“下次发/情的话,还来找我吧?”

然后?然后你就通红着脸把他赶出了房间
























碎碎念:私心先写了诺顿的

评论区告诉我下一个想看谁的!按顺序来哦

虽然十个人都会写到啦

开车嘛,得等后面

/满脑子黄色废料只想嫖诺顿的南某人

/逐渐成为日更选手


ink

是之前说的短漫,可能分成三到四部分发(因为我还没搞完)是根据俱乐部里曦曦的文改编的
PS:我画画好蔡

是之前说的短漫,可能分成三到四部分发(因为我还没搞完)是根据俱乐部里曦曦的文改编的
PS:我画画好蔡

余白

那些让你心动的瞬间(诺顿)

OOC警告,是校园pa(*´◐∀◐`*)


-


【诺顿的场合】


你一直关注着坐在你后座的那个男生,


他的脸上有一片被火烧过的痕迹。


你总是觉得他很阴沉,


平时和他搭话也总是不理你。


总看他玩弄着手中的两个磁铁(其实你特别想借来玩ww


也不见他和别的同学说话。


可你似乎总是忽略了你和他搭话时他红着的耳朵,


和那随便乱飘却不看你的眼睛。


-


有一天上课的时候你睡着了。


有一种温暖的触感在你的头顶拂过,你睁开了眼睛。


“诺顿同学?”


你转头看他,


他只是侧了侧脸,


把刚才放在你头上的手收了...

OOC警告,是校园pa(*´◐∀◐`*)


-


【诺顿的场合】


你一直关注着坐在你后座的那个男生,


他的脸上有一片被火烧过的痕迹。


你总是觉得他很阴沉,


平时和他搭话也总是不理你。


总看他玩弄着手中的两个磁铁(其实你特别想借来玩ww


也不见他和别的同学说话。


可你似乎总是忽略了你和他搭话时他红着的耳朵,


和那随便乱飘却不看你的眼睛。


-


有一天上课的时候你睡着了。


有一种温暖的触感在你的头顶拂过,你睁开了眼睛。


“诺顿同学?”


你转头看他,


他只是侧了侧脸,


把刚才放在你头上的手收了回去。


见他半天没说话,你把头转了回去。


只听见,他闷闷的说了一句。


“别睡了,老师在看你。”你又转过了头看了看他。


因为侧过了脸,他通红的耳朵暴露在你面前。


可爱,这是你第一个想到的形容词。想日(划掉


正当你想入非非(bushi 的时候一支粉笔精准的掉在你头顶。


“啪”


“看什么呢?你和坎贝尔同学聊的挺欢?他比我教的书更有趣?”


是的(划掉


最后你和他被罚站在了教室外面。


后来只知道,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他在你耳边说了一句话。


“你头发的质感真的很软。”


你只知道,你们现在的距离近到让你的心不能够停止强烈的跳动。


你能闻到他身上的柠檬香。他说话的余温在你脸颊旁边徘徊。


诺顿只是笑了一笑。


说实话,你没见过他笑,从开学到现在。


你和他前后座做了很多年了,从来没见过他笑。


这么一看,其实真的很好看。


就算脸上有那道烧过的痕迹,


但是不影响他给你的心动的感觉。


“扑通——扑通”夏天到了,恋爱的季节又到了。


-


hiahiahia,我就是这么短小粗劣(¦3[▓▓]

我没梗了,要是有人点大概今天还能更。

我好🍋,我也想要甜甜的恋爱。

柠檬香是我瞎掰的,轻点喷

此文是在推演公布前写的,小警察别喷了🌚

那个时候我文笔还稚嫩着的(淦

被封号于是就再发了一次🌚


余白

陪伴 诺顿X你

日常向◎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


夜深了,你却还没睡着。


躺在身边的人呼吸浅缓,平静。


只在你面前放下了戒备,


那位勘探员很少信任别人,


你知道他做过什么。


他也为那事受了伤,在脸上留下了烧伤的痕迹。


他从来不算是好人。


可是你却把心交给了他。


-


似乎察觉到你的未眠,


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xx……”


传来沙哑的嗓音使你清醒不少。


“还不睡?”


-


他把手搭在你的软发上揉了揉,


他总是能撩拨你的心弦,


后来便是无尽的心动,


便是无法自拔。


你想...

日常向◎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


夜深了,你却还没睡着。


躺在身边的人呼吸浅缓,平静。


只在你面前放下了戒备,


那位勘探员很少信任别人,


你知道他做过什么。


他也为那事受了伤,在脸上留下了烧伤的痕迹。


他从来不算是好人。


可是你却把心交给了他。


-


似乎察觉到你的未眠,


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xx……”


传来沙哑的嗓音使你清醒不少。


“还不睡?”


-


他把手搭在你的软发上揉了揉,


他总是能撩拨你的心弦,


后来便是无尽的心动,


便是无法自拔。


你想,若是他要诱惑你下地狱,


是极易的。


你会愿意的,因为那双可以摄人心魄的眸子,


因为他能带给你的感觉。


-


你无法救赎他,只能一同坠入深渊。


-


不知不觉的睡着,是他给你盖上的薄被。


是他在你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


是他躺在你的身边。


是他身上的柠檬香。


是他,


一切的心动,


都只来源于他。


-


“早上好,xx。”


“想吃什么?”


依旧是他。


或许这种相依为命的陪伴,是你和他互相的救赎。


——


晚安好梦,望你的身边也有爱你的人。


無睦
emmmmmmm 算是,摸了个...

emmmmmmm 算是,摸了个阿勘的鼹鼠先生皮肤吧。也就是个线稿,上色什么的,随缘吧。有点丑了。。。 希望不要被嫌弃∠( ᐛ 」∠)_

emmmmmmm 算是,摸了个阿勘的鼹鼠先生皮肤吧。也就是个线稿,上色什么的,随缘吧。有点丑了。。。 希望不要被嫌弃∠( ᐛ 」∠)_

一枕南柯梦

说明:第五人格乙女接龙【Day7社交恐惧症】

前一位: @没有杰克给我吸,我要死了

*私设有ooc

可能会偏题,乙女成分可能不太明显

望喜,非常感谢您的观看

推荐配合BGM:《命に嫌われている。》食用更佳

又下雨了

你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点亮手机打开音乐播放器,指尖滑过,停留在《命に嫌われている。》上

刚准备点下去,另一只手出现帮你点选了另一首

耳机里是少年暖阳般的音色,你顺着手看过去

诺顿朝你笑笑,你呆愣愣的看着他,突然想起了这首歌的歌名

朗朗晴天

诺顿一边给你披上外套一边为你撑伞,“听我翻唱的怎么样?”

你点头,悄悄的往他那边靠了点,诺顿也不动声色的揽过你的肩,...

说明:第五人格乙女接龙【Day7社交恐惧症】

前一位: @没有杰克给我吸,我要死了

*私设有ooc

可能会偏题,乙女成分可能不太明显

望喜,非常感谢您的观看

推荐配合BGM:《命に嫌われている。》食用更佳


又下雨了

你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点亮手机打开音乐播放器,指尖滑过,停留在《命に嫌われている。》上

刚准备点下去,另一只手出现帮你点选了另一首

耳机里是少年暖阳般的音色,你顺着手看过去

诺顿朝你笑笑,你呆愣愣的看着他,突然想起了这首歌的歌名




朗朗晴天






诺顿一边给你披上外套一边为你撑伞,“听我翻唱的怎么样?”

你点头,悄悄的往他那边靠了点,诺顿也不动声色的揽过你的肩,你们就保持着这个姿势走了一路

诺顿把你送回家之前,特别郑重的跟你说,“以后我接你回来”

你掏出手机打开备忘录,敲了几个字,将屏幕转向他

「不用……这么麻烦的」







他好像是想叹气,但最终只是呼出一口气来,你看着白雾出现又消散,张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想起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在外面开口跟别人说过话了

诺顿知道你的顾虑,“放心,这附近没有人的”

你环顾四周,发现的确是的,勉强牵动唇瓣生硬的吐出音节

“我知道……只是”

“不要想那么多”









的确,现阶段能与你交流的人寥寥无几,有时你甚至害怕和家人交谈

同学,老师,还是其他的什么人都好

他们三三两两组成一个或大或小的圆圈,你不出意外的总是那个被隔绝在外的

每每想张嘴解释什么或者融入他们时,不是冷场就是讥讽

可惜的是,诺顿在分配高中时没有和你上一所学校








好像也没那么可惜

你时常这么想着,突然又笑起来,不知道在笑些什么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句

诺顿曾经也是个轻度抑郁症患者

在病情越发严重的时候是你以一个有些强硬却还固执的有些温柔的形象,闯进他的生活

其实那次你不过只是在那里做义工,谁知道呢?

他和你有同样的兴趣爱好,有着同一个梦想









互相约定好要一起实现,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快的

那天也是下雨天,你和父母大吵一架后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以为这样就能逼迫他们妥协

结果是早就固定好了的

你太天真了

你被强制扭送到一所私立高中,没有认识的人,一个都没有

录音的设备也都被父母扔进垃圾桶,有时连家都回不去









那天偶然间点开一首推荐歌曲,熟悉的嗓音让你发愣

随后罕见的露出笑来,感叹句真美好啊便戴着耳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便拿起手机给他发了条私信

「很好听,我很喜欢哦」

打字打到一半又觉得不对劲,点开他的个人主页才发现他已经做了很久了,再次笑了下,删掉原来的字

在歌曲下面评论了一句

「很美好的声音」












每一天的开始都是个噩梦,你这么想着,从床上不情不愿的爬起来后,听着雨点敲打玻璃,倒还是挺好的

你面无表情的走出房间,家里空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又出去了」

在桌上寻找便签纸,发现连张便签都没有

客厅摆满的玩具,大多都是小女孩的娃娃,和几辆在娃娃堆里感觉到突兀的汽车模型










忘了说,你还有个妹妹

你这个妹妹和你相差12岁,客厅里的全家福照片也早已被替换

你那个小妹妹坐在众人中间,众星捧月,而你被挤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像是个被抛弃的孩子

父母对你也不再上心,也许你就是个棋子,现在成了没用的弃子

饭菜早就凉透了,你抬眼看了眼钟,指针准确的指向12和10

倒是够准的








也许你不该这么悲观,你有股冲动想冲出去敲响隔壁的门

诺顿在那里

但很快你就放弃了

胃里翻涌着什么,向上反出一股子酸味儿,在冰箱翻找一通后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们根本忘了你的存在

你打了个哈欠,突然盯着餐桌旁那个儿童座椅发呆











想想你都不曾坐在那个柔软又舒适的椅子上,被父亲和母亲温柔的对待

想想你也曾在母亲的怀里安稳睡去

或是牵着父亲的手逛遍整个游乐园

不过也只能想想








好像就是从那天开始的吧

你努力回想着什么,以失败告终

今天是周末,还有一天可以挥霍的时间,你干脆也不找了,套了件衣服推门出去,敲响了隔壁的门












诺顿对你的到来一点都不惊讶,你看见他脖子上还挂着耳机,是无线的那种

大概在录歌或者在直播吧

你把手伸向口袋,在意识到没带手机的时候你毫不犹豫的对他摇头,转身回去了

过了几秒你再次来到他面前,举着手机示意他看

「有吃的吗」

诺顿在你头顶一顿乱揉,又细心的为你捋了捋

“进来吧”









你想了想,又打了几个字,「你在录歌吗」

诺顿看完后却把你的手机拿走放在了柜子上,“嗯,是,唱一首怎么样?”

你无奈之下只好开口,“能不能把手机,先给我”

诺顿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尾音拉长,“不——行——”

说实话,你很喜欢唱歌,或者说是,热爱它

被强制要求按在了电脑椅上的你看着电脑显示器发呆,直到脸侧凑近的麦克风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很久没唱过了











诺顿用口型告诉你不用紧张

你不知道唱些什么,打算唱首熟悉的歌

随便唱了几句后你听见耳机传出其他人的声音,你猛的看向诺顿,诺顿耸耸肩,在桌子上轻敲几下

“先吃点东西”












耳边无非是赞美的话语,什么声音好干净,听起来特别舒服

你只是瞪大眼睛,听着那些字句一点一点如同邪恶的坏女巫诅咒你的咒语一般进入你的大脑,最后变成了辱骂的话

『装什么清高』

『长得好看就可以勾引人了?』

『恶心』

『真做作』

『去死啊废物』

『没用的垃圾』











「不……不是的,我……」

诺顿也没料到情况会这么糟糕,他捧起你的脸,试图安抚,“你听,大家都在夸你呢”

「我知道……」

“我知道……”

下一秒你就推开他跑出去,再次将自己锁住房间里

诺顿看着大开的门,有些怅然若失

「没关系,可以慢慢来」

「如果还来得及……」















雨没有停,更加变本加厉

房间内阴冷还因雨带了点潮湿,你蜷成一团,拼命的缩小自己,呼吸一下子变得困难,肺部像是涌进了无数的水,无法呼吸

只不过是惧怕和孤独联起手来决心一起吞噬你,一阵强大的名为悲伤的情感不断敲打着你薄弱的防护,最后将你淹没

恐惧悄悄包围住你,从你筑起的高高的城墙的缝隙中渗透进去,再慢慢摧毁你

背部的骨骼因为过度挤压发出咯吱声,痛感都无法拉回思绪和沉陷在恐惧中的灵魂

每一个感官都变得无比的灵敏,任何细微的声响都容易惊动你,尘埃仿佛在这一刻成了主角,在空气中喧嚣,鼓噪你的耳膜











不经意间泪水流了满面,你抬起头,书桌上的梳妆镜正对着你,映出你那张惨白的,毫无血色的,狼狈不堪的脸

而眼神中的光亮却还未完全的消散

看了有些好笑,可你又不知道你在笑什么,于是你扯出一个笑来,配合着脸上不断流淌着的眼泪

画面甚至还有些滑稽

引人发笑

你在心里给此刻的你贴上这么一个标签










想到刚刚诺顿的神情

温柔又缱绻,真像是个完美的情人

不过你年纪也不大,不适合谈那些伤人的东西

谁能想到那样一个人曾经是个抑郁症患者呢?

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你喜欢他

你爱他

你将一半爱给了音乐,这份爱被别人打着为你好的旗帜实则是自作主张的『亲人』亲手摧毁

另一半爱则全部都押在了诺顿.坎贝尔的身上

你并不求什么,只是寻找了个寄托











要是说他也喜欢你,那你那被毁掉的爱说不定还能死灰复燃

不过他们摧毁的时候,连灰都没给你剩下

情绪过去了,就那么理所当然的好了

没了巨浪一般的绝望,你大口喘着气

「活下来了」











在学校的日子是数着时间过的,一分,一秒,一小时的数着,像被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一样踩着既定的步伐走完这一天的流程

唯一流逝的是时间和期望

增加的是恐惧

你的手机绝对不离身,上到学校领导下到老师同学全都知道

随随便便路过哪个教室办公室都能在课后或是午休时间听见关于你的闲言碎语










你也并不是能把那些话全都当没听见或是当耳旁风,只会一点点的在心里积攒起来化作恐惧,等待着下一个合适的时机将你拽下深渊

天台足够高,风吹过的感觉很是不错

不知道摔下去会不会死?

小小角落能给你带来安全感,你一口一口的咽下冰凉的饭菜,将时间拖到最后一点你才迈着虚浮的步子压线进了教室








『又是这个时候回来』

『真可怜』

『可怜虫』










诺顿就是你的光,你的救赎

可身在黑暗的人时间一长,便会忘记这世上曾有光存在

曾经救赎别人的你,如今自甘堕落的堕入深渊

你尚在清醒时给了自己这么一个评价

这可真是令人难过









你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有时也会觉得自己需要走出来,自己需要寻找一个解脱

但当你终于将全部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时

你已经无法被救赎了

你已经没有被救赎的资格了











风吹得你很舒服

旁边散落了一地的易拉罐,晶莹的酒液撒在黑色的石砖,顺着缝隙蔓延出一片水渍

你打了那通电话

片刻过后听筒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喂?××?”

你开了免提,手机扔在身后,砸在了易拉罐空瓶上

你自顾自的开口











「嗯,是我」

诺顿似乎是听见风的声音,语气明显焦急了起来

“你在哪?!回答我!”

「我想听你唱那首歌」你对着下面笑了笑,双腿搭在围栏上轻晃,不知道看些什么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

“……好”



『ねぇうちにおいで温めてあげるよ

呐 来我这里吧 我会给你温暖

今までよく頑張ったよね

一直以来都很努力了呢

ここらで休んでみませんか

不在这里稍作休息吗 』








你听到一半再次露出笑容,今天你心情真的很不错,笑的次数多到,大概是要把之前的都补回来一样

“……你在哪?”

你笑而不语

“你……我去找你,你不要乱跑,好不好”

你想了想又捡起手机拍了张夜景图片发给了诺顿

“算我求你,不要乱跑”他声音染上了轻微的哭腔

「没有什么的」









「只是每次在情感快要喷涌而出的时候」

「迫使它回去」

「回到那个狭小的,几乎快容不下它的红色容器里」

「最后啊」

「容器坏掉了    它们全散了」

诺顿的声音再次传来,你甚至能想到他颤抖着手握着手机的模样

你突然觉得有点难受,心里仿佛被什么牵绊住了,然后被人挖掉了一块









「我好喜欢你什么的,该怎么说给你听呢」

手机再次被扔了回去,落在地面上发出重响

你故意捂起耳朵,不去听他说了什么

你心里很清楚他会来的,他肯定知道你在哪里

你清清嗓子

『「死にたいなんて言うなよ。」

「不要说想死这种话。」

「諦めないで生きろよ。」

「不要放弃继续活下去。」

そんな歌が正しいなんて馬鹿げてるよな。

这种曲子居然是正确的简直太可笑了。

実際自分は死んでもよくて

实际上是自己死了也无所谓

周りが死んだら悲しくて

但是如果周围的人死去就会悲伤。』






歌声戛然而止





碎碎念:其实这篇是女主视角,乙女成分可能不多,等之后写一篇诺顿视角,会写出些女主不知道的事情

后一位:【 @祁苏

补好了!

请教我画画!!

来一起磕cp吗
我爱蜥勘
诺顿大宝贝儿~~

来一起磕cp吗
我爱蜥勘
诺顿大宝贝儿~~

无毒油藕
“在吗?你的外卖。”我不够快,...

“在吗?你的外卖。”
我不够快,但是我还是赶了
我也想要点金拱门
的某位外卖小哥

“在吗?你的外卖。”
我不够快,但是我还是赶了
我也想要点金拱门
的某位外卖小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