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读书

2.2亿浏览    12.8万参与
枳娆

蒲公英

到底是风吹走了蒲公英

还是蒲公英在追着风

是从泥泞中开出花的嫁纱

还是蒲萤挡臂般取灭亡

“春日知我心事多迢迢”

  

到底是风吹走了蒲公英

还是蒲公英在追着风

是从泥泞中开出花的嫁纱

还是蒲萤挡臂般取灭亡

“春日知我心事多迢迢”

  

一只胖鱼

【摘抄】《一间自己的房间》

弗吉尼亚·吴尔夫

◆  一间自己的房间

>> 

  不过,此刻,我已经来到了图书馆的门口,我一定是打开了那扇门,因为门口立即出现了一位和善的绅士,满头银发,像守护天使一样,但却不是以洁白的翅膀、而是以一袭黑袍,不以为然地挡住了我的去路,他在挥退我的同时,低声抱歉说,女士只有在学院研究员的陪同下或持有引荐信,才能获准进入。

>> 

  因为,向大学捐资,必然无法顾及家庭。发一笔大财和生养十三个孩子——没有哪个人能够同时兼顾二者。想想看吧,我们说。孩子出生前,先有九个月的......

弗吉尼亚·吴尔夫

◆  一间自己的房间

>> 

  不过,此刻,我已经来到了图书馆的门口,我一定是打开了那扇门,因为门口立即出现了一位和善的绅士,满头银发,像守护天使一样,但却不是以洁白的翅膀、而是以一袭黑袍,不以为然地挡住了我的去路,他在挥退我的同时,低声抱歉说,女士只有在学院研究员的陪同下或持有引荐信,才能获准进入。

>> 

  因为,向大学捐资,必然无法顾及家庭。发一笔大财和生养十三个孩子——没有哪个人能够同时兼顾二者。想想看吧,我们说。孩子出生前,先有九个月的妊娠期。随后,孩子出生了。接下来有三到四个月的哺乳期。在此之后,显然还须付出五年的时间陪孩子玩耍。

>> 

  我想到小教堂里轰响的管风琴和图书馆紧闭的大门;我想到给人拒之门外有多么不愉快;转念一想,给人关在门里可能更糟。

>> 

  继牛桥的午餐和晚餐之后,遗憾的是,似乎必然要访问大英博物馆。我必须滤掉所有这些印象中的个人和偶然因素,留取原汁,也即事物的本真。因为牛桥之旅,连同那里的午餐和晚餐,引出了许多问题。为什么男人饮酒,女人只能喝水?为什么此一性别的人如此富裕,彼一性别的人却如此贫穷?贫穷对小说有什么影响?艺术创作必须具备哪些条件?——无数个问题涌上心头。

>> 

  因此,一个大家长,需要征服,需要治理,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俯视众生,觉得有无数人,其实占了人类的一半,天生比他低贱。力量的一个主要来源,想必就在于此。

>> 

  千百年来,女性就像一面赏心悦目的魔镜,将镜中男性的影像加倍放大。没有这种魔力,世界恐怕仍然遍布沼泽和丛林。

>> 

  拿破仑和墨索里尼大谈女人的低贱,原因就在这里了,女人倘若不低贱,他们自然无从膨胀。这就部分解释了男人为什么常常如此需要女人。这也解释了男人面对女人的责难,为什么会很不自在;女人数说这本书写得不好,那幅画没有力度,或者其他什么,为什么往往会刺痛男人或激怒他们,而别的男人作同样的批评,伤害就小得多。因为一旦她开始讲真话,镜中的影像便会萎缩;他在生活中位置也随之动摇。叫他如何继续宣布判决,教化国民,制定法律,著书立说,或者盛装打扮后到晚宴上去高谈阔论,除非他在早餐和午餐时看到自己的形象比实际大出一轮?

>> 

  如此一来,就出现了一个非常古怪和复杂的造物。在想象中,她尊贵无比,而在实际中,她又微不足道。诗卷中,她的身影无处不在;历史中,她又默默无闻。她主宰了小说中帝王和征服者的生活;其实,只要男人的父母能强使她戴上戒指,她就成了那个男人的奴隶。文学中,时时有一些极其动人的言辞,极其深刻的思想出自她口中;而现实生活中,她往往一不会阅读,二不会写字,始终是丈夫的附庸。

>> 

  猫进不了天堂。女人写不出莎剧。

  无论如何,望着书架上的莎士比亚著作,我禁不住想,主教至少在这一点上是对的;没有女人、绝对没有女人能够在莎士比亚的年纪上写出莎士比亚那样的剧作。既然很难找到事实,我不妨想象一下,假如莎士比亚有一个天资聪颖的妹妹,比如叫朱迪丝,情况会是怎样的。

>> 

  不过,只要读到女巫给人溺死,女子遭魔鬼附体,兜售草药的看相女人,甚至出类拔萃的男士背后的母亲,我想,追踪下去,必会发现埋没的小说家,受压抑的诗人,某位默默无闻的简·奥斯丁,某位将血泪抛洒在沼泽地里,或者在路边游逛,装神弄鬼,给自己的天赋折磨得发狂的埃米莉·勃朗特。

>> 

  那么,一个具有诗人气质的女人,生在十六世纪,必是不幸的女人,只会自己折磨自己。要想释放头脑里的无论怎样的才智,需要具备某种精神状态,而她周遭的所有条件,她的全部直觉,处处都与这种精神状态相抵牾

>> 

  贝恩太太是一位中产阶级女子,身上不乏平民的一切美德,幽默、活跃、勇敢;丈夫的死和生意上的失败,迫使她不得不靠自己的才华谋生。男人怎样做,她也得怎样做。她勤奋写作,挣的钱足够维持生活。这一事实本身其实比她究竟写了些什么更重要,即使算上那两首了不起的诗歌——“一千次的献祭”和“爱在狂喜的星期六”,因为女性从此开始享有心智的自由,或者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将随心所欲,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 

  埃米莉·勃朗特本该写诗剧;乔治·爱略特思想开阔,无遮无拦,本该将创作冲动用于历史和传记。然而,她们都去写小说了。

>> 

  我想,这是一处生硬的转折。突然扯出格雷斯·普尔,毕竟缺了铺垫。内容的连贯性给打断了。我把此书与《傲慢与偏见》摆在一起,接着又想,人们或许会说,写下这些文字的女子要比简·奥斯丁更有天赋;然而,细读一遍,注意书中的这种突兀,这种激愤,你就会知道,她的天赋永远不能完整和充分地表达出来。她的书必然有扭曲变形之处。本该写得冷静时,却写得激动,本该写得机智时,却写得呆板,本该描述她的人物时,却描述了她自己。她与命运抗争。除了承受重重禁制和挫败,早早离开人世,还能怎么样呢?

>> 

  就小说家而言,所谓诚实,是他让人相信,这就是真。

>> 

  愤怒干扰了作为小说家的夏洛蒂·勃朗特应当具备的诚实。她脱离了本该全身心投入的故事,转而去宣泄一些个人的怨愤。她记起她给人剥夺了获取适当经验的机会,不得不困在牧师寓所里缝补袜子,而她本想自由自在地周游世界。她的想象力因为愤怒突然偏离了方向,我们都能感受这一点。

>> 

  所谓困难,指的是她们身后缺乏一个传统,或者这个传统历时很短,又不完整,对她们帮助不大。因为我们作为女性,是通过母亲来回溯历史的。求助伟大的男性作家其实于事无补,不管我们能从他们那里得到多少乐趣。

>> 

  要想写小说或诗歌,必须有五百镑年金和一间带锁的房间。

>> 

  心灵的自由依赖物质的东西。诗歌依赖心灵的自由。女性始终是贫困的,不仅仅二百年来如此,有史以来就是这样了。说到心灵自由,女人还不如雅典奴隶的儿子。女人时乖命蹇,没有机会写诗。这就是为什么我会一味强调金钱和一间自己的房间。

>> 

  我希望大家能想方设法拥有些自己的钱财,允许你去旅游,无所事事,去思索世界的未来或过去,沉湎在书本中或在街头闲荡,让思绪汇入街上的潮流中。

春风词笔.

【摘抄】

○叹人生在世间犹如梦境,一路上俱都是黄土新坟。

——《御碑亭》

○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东西:音乐,自然,诗,孤独。

——茨维塔耶娃

○不要寻求担保,也不要指望可以在某件事、某个人、某台机器或者某个图书馆中寻求解脱。要自己解救自己,如果你沉溺了,至少在死的时候,你知道自己正在游向岸边。

——《华氏451》

○时候到了,他得往北去,赴场没有人来的春三月。

——唐酒卿《将进酒》

○渺小造物如我们,唯有通过爱才能承受住宇宙的浩瀚。

——卡尔·萨根

○人们总是把读者的水平看得太低,读者不需要我来教他怎样是好怎样是坏。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可以当什么灵魂的工程师,我更多的是和...

○叹人生在世间犹如梦境,一路上俱都是黄土新坟。

——《御碑亭》

○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东西:音乐,自然,诗,孤独。

——茨维塔耶娃

○不要寻求担保,也不要指望可以在某件事、某个人、某台机器或者某个图书馆中寻求解脱。要自己解救自己,如果你沉溺了,至少在死的时候,你知道自己正在游向岸边。

——《华氏451》

○时候到了,他得往北去,赴场没有人来的春三月。

——唐酒卿《将进酒》

○渺小造物如我们,唯有通过爱才能承受住宇宙的浩瀚。

——卡尔·萨根

○人们总是把读者的水平看得太低,读者不需要我来教他怎样是好怎样是坏。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可以当什么灵魂的工程师,我更多的是和读者在平等对话,是一种交流。

——王小波

若水君之

《乌合之众》中念念不忘的26句话(议论文可参考)

若水君之(寒冰玉)


1.很多时候不真实比起真实蕴含着更多的真理。如果按照事物真实的几何形状来呈现它,很可能恰恰是在歪曲这个事物,使之变得难以辨别。


2.群众缺乏推理能力,却急于行动。他们组织起来后获得了巨大的力量。


3.领导与创造文明的,从来就是少数知识贵族而非群体,群体拥有的只是巨大的破坏力。历史上群众无一例外地证明了——靠他们,文明是不可能实现的。


4.稍微对群体心理有所了解,就能知道法律和制度对他们的约束不值一提,才能理解除了被强加于观点,群体是多么没有坚持己见的能力。


5.想要领导他们,不能依靠所谓的平等原则,而是要靠寻找到能让他们动心,能诱惑他们的东西。......

若水君之(寒冰玉)


1.很多时候不真实比起真实蕴含着更多的真理。如果按照事物真实的几何形状来呈现它,很可能恰恰是在歪曲这个事物,使之变得难以辨别。


2.群众缺乏推理能力,却急于行动。他们组织起来后获得了巨大的力量。


3.领导与创造文明的,从来就是少数知识贵族而非群体,群体拥有的只是巨大的破坏力。历史上群众无一例外地证明了——靠他们,文明是不可能实现的。


4.稍微对群体心理有所了解,就能知道法律和制度对他们的约束不值一提,才能理解除了被强加于观点,群体是多么没有坚持己见的能力。


5.想要领导他们,不能依靠所谓的平等原则,而是要靠寻找到能让他们动心,能诱惑他们的东西。


6.在群众的眼里,最不公正才是最好的,只有那些既不是很清晰明了,造成的负担又最小的方法,才是最容易接受容忍的。


7.在某种激烈的情绪下,无数原本互不相关的个人也会表现出心理群体的症候来。


8.一个偶然因素就足以使他们闻风而动聚集起来,立刻形成群体行为特有的属性。很多时候,五六个人就能构成一个心理学的群体,而几千人偶然聚在一起却不会发生这种现象。


9.那种一个人性格一生保持不变的事情,只在小说里才可能发生。只有单一性的环境,才能造成单一性的性格。


10.在属于情感领域的宗教、政治、道德、爱憎等等上,最杰出的人不见得比凡夫俗子更高明。


11.智力上,一个伟大的数学家和一个鞋匠之间可能有天壤之别,但从性格角度看,他们的差别微乎其微,甚至毫无差别。


12.在群体中,每种情感和行为都具有传染性,其严重程度足以让群体中每个人随时都准备为集体利益牺牲个人利益。


13.由此可见,仅仅是成为有机群体的成员,就能使个体在文明阶梯上倒退好几步。独立的他可能是个有教养的人,但在群体中他却变成一个行为受本能支配的野蛮人,甚至一个动物。


14.每个人作为个体时都是温文尔雅的开明公民,但当成为群体一员时,却不假思索地听命于最野蛮的提议,把完全清白无辜的人送上断头台。


15.在群体中没有不可能的事,要想理解那种编造和传播子虚乌有的神话,故事的能力,必须牢牢记住这点。


16.神话之所以能轻易在群体中产生并流传,除了极端轻信,也是因为人群的想象总是会对这些神话加以神奇的加工和曲解,让它变得更加容易被接受。


17.没有必要考虑组成群体的个人的智力品质,在群体中这种品质无足轻重。从成为群体一员之日始,博学之士便跟白痴一样失去了观察能力。


18.受到最严重怀疑的事件,一定是那些观察者人数最多的事件,说一件事同时被数千个目击者所证实,这通常也就是在说真相与公认的记述相去甚远。


19.那些史学著作只能当作纯粹想象的产物,它们是对观察有误的事实所做的无根据记述,混杂着一些作者对结果的思考与解释。


20.群体随时会欺凌软弱可欺者,而对强权低声下气,如果强权时断时续,而群体又总是被极端情绪左右,它便会反复无常,时而无法无天,时而卑躬屈膝。


21.不要以为,一种观念仅仅因为正确,就至少能在有教养者的头脑中产生作用。


22.群体的推理类似于因纽特人的方式,他们从经验中得知,冰这种透明物质放在嘴里可融化,于是认为同样属于透明物质的玻璃放在嘴里也会融化。


23.一个人,一件事或一次事故,就足以在他们头脑中唤起栩栩如生的形象,但只要他们能开始思考,这种形象也会迅速消失,因为群体没有思考和推理能力。


24.如何影响群众的想象力呢?我们很快就会知道。这里只需说明,要想掌握这种本领,万万不可求助于理性或推理,也就是说,绝对不可以去论证。


25.群体对观念要么全盘接受,要么全盘拒绝;对它产生影响的那些暗示,会征服它的理解力。


26.如果只崇拜某个神,一个人还算不上虔诚,只有当他把自己的内心、所有的资源、心甘情愿的服从、发自肺腑的幻想热情全部奉献给一项事业或一个人,并当这项事业、这个人是自己思想、行动的目标与动力时,才能称其为虔诚。


乐园

  一谈到爱情哲学就避免不了两性问题。

  一谈到爱情哲学就避免不了两性问题。

一拾树色

重生之江玉燕40

单左挥手让剩下几个早就在旁战栗不止的人退下,道:“督主,属下此番回来正是来复命的。那日我和单右分头行事,我直接根据江别鹤提供的线索去了慕容家查探。慕容家被慕容无敌辖治得如同铁桶一般,属下费了颇多功夫才买通了一名负责给后厨采买的下人。”


“两日前,这人传来消息,有一个颇为健壮的中年大汉,带着一群小辈去了慕容家。这名大汉武功十分高强,一见到慕容无敌两人就打了起来。他还听见二人说道‘为谁报仇’的话。只是后来,慕容无敌让下人都退下了,所以后面的消息也就无从得知。属下将铁如云的画像给那个人辨认,已经基本肯定那名中年汉子就是铁如云。”


刘喜眼中的阴狠一闪而过:“慕容无敌...

单左挥手让剩下几个早就在旁战栗不止的人退下,道:“督主,属下此番回来正是来复命的。那日我和单右分头行事,我直接根据江别鹤提供的线索去了慕容家查探。慕容家被慕容无敌辖治得如同铁桶一般,属下费了颇多功夫才买通了一名负责给后厨采买的下人。”

 

“两日前,这人传来消息,有一个颇为健壮的中年大汉,带着一群小辈去了慕容家。这名大汉武功十分高强,一见到慕容无敌两人就打了起来。他还听见二人说道‘为谁报仇’的话。只是后来,慕容无敌让下人都退下了,所以后面的消息也就无从得知。属下将铁如云的画像给那个人辨认,已经基本肯定那名中年汉子就是铁如云。”

 

刘喜眼中的阴狠一闪而过:“慕容无敌可真是好样的!对着本督也敢阳奉阴违。前头帮助本督抓铁如云,后脚就打伤我的人救走了他!白白浪费本督为他治伤,还想多留慕容家一段时间的好意!”

 

刘喜接着道:“既然如此,你去!”他看向了单左:“告诉宫里的丽妃娘娘那个计划可以开始了。然后再去给本督把红叶叫来,本督这就要双管齐下,叫慕容家灰飞烟灭!”

 

红叶匆匆而来,看见气怒的刘喜,心中暗暗打鼓:“见过督主!”

 

“你快!给本督想个好计策,本督要让慕容家死无葬身之地!还有,本督的二阴,除了慕容淑之外,还差一个没有下落。你也赶紧给我想个法子!”刘喜催促道。

 

红叶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拿他来出气就行:“督主想想,慕容家一直和您作对倚仗的是什么?”

 

刘喜问道:“是什么?”

 

“当然是宫里淑妃娘娘的宠爱和他所谓武林世家大族的人心所向啊!”红叶答道。

 

“那又如何?”

 

“在下来的时候听大档头说了,慕容无敌…耍了您…,救走了铁如云,”红叶手指动了动,又看了看刘喜的眼色,没再往下继续说,转而开始献计:“慕容世家享誉武林,那咱们就要让它声名尽失。倘若武林中人知道慕容无敌偷袭囚禁了义薄云天的武林盟主会如何?”

 

刘喜拊掌大笑:“好!还有吗?”

 

“接着就是宫里的淑妃娘娘。淑妃娘娘听说了家里的事,万分担忧。十三皇子担心父皇,希望娘娘多多关心皇上圣体,淑妃大怒出言不逊教训十三皇子!”

 

“好!接着?”

 

“接着,皇上念及一日夫妻百日恩,只对淑妃小惩大戒。岂料淑妃娘娘急昏了头,辜负圣恩。督主您万般无奈,为了宫里能有可心的人照顾皇上龙体,只能另择一知冷知热的美人,献于皇上。”

 

“那这个美人又是谁呢?”刘喜继续追问。

 

“谁对督主您忠心耿耿,只能仰您鼻息而活呢?”红叶又反问道。

 

“你是说江别鹤?”

 

红叶但笑不语,接着道:“和江大侠仁义无双的名号一样响彻江湖的还有他的女儿美貌之名。督主要是能为皇上找到一个容貌绝美,又事事以皇上为先,且这个人的身家性命都握在您手中的人进宫为您扫平一切!督主何愁大事难成啊?”

 

“很好,红叶!你很好!”刘喜得了良策,心情大悦:“不枉本督当初选择扶持红叶斋!”

 

红叶连声自谦,口称督主言重了。

 

刘喜又问道:“那寻找二阴你可有良策?”

 

“此事也不难,督主可立刻召集天下相士,以相命之名,即可快速获取天下之人的生辰八字!只是大举召人恐会泄露消息,督主也需做好相应防范。”

 

刘喜听罢,看了一眼单左:“听清楚了吗?速速召回单右,移花宫暂时不必再盯着了。你俩协办此事,待我神功大成,再去收拾移花宫那两个娘们!”

 

单左领命前去。当日江别鹤就被刘喜传到了东厂。

 

刘喜将红叶关于进献江玉凤入宫的事告知了江别鹤,引得他神色大变。江别鹤对这个女儿多少还是用了一些心思的,突然要被送进宫,一时之间自然是舍不得。

 

江别鹤顾左右而言他,推诿几回之后却惹恼了刘喜:“江别鹤,你可别忘了你是靠什么有的这江湖地位!本督此番可不是在同你商量!”

 

出了东厂的大门,江别鹤垂头丧气地往前走着,不妨前路被人挡住:“江大侠,家主人有请!”


一拾树色

重生之江玉燕39

江玉燕正视着慕容仙道:“因为他受了伤。”刚刚慕容无敌二人打斗时,她就隐隐觉得慕容无敌的功力有所增加。可是这是十分困难的事,武功越修炼到后面,就越难以进阶。月前她和慕容无敌交手时,他的功力离如今的境界还相去颇远,不可能仅仅月余就进阶如斯!


果然把了脉后,她就发现慕容无敌如今的真气运行十分顺畅,且经脉也拓宽了不少。所以她可以肯定,慕容无敌之前是受了伤,而刘喜给他的承诺就是帮他疗伤。刘喜的武功在慕容无敌之上,要想助他轻而易举。只是恐怕刘喜帮助慕容无敌的目的,不只是要抓铁如云那么简单……


“受了伤?”慕容仙跑到慕容无敌的身边:“爹你怎么受伤了?现在如何了?您怎么也不...

江玉燕正视着慕容仙道:“因为他受了伤。”刚刚慕容无敌二人打斗时,她就隐隐觉得慕容无敌的功力有所增加。可是这是十分困难的事,武功越修炼到后面,就越难以进阶。月前她和慕容无敌交手时,他的功力离如今的境界还相去颇远,不可能仅仅月余就进阶如斯!

 

果然把了脉后,她就发现慕容无敌如今的真气运行十分顺畅,且经脉也拓宽了不少。所以她可以肯定,慕容无敌之前是受了伤,而刘喜给他的承诺就是帮他疗伤。刘喜的武功在慕容无敌之上,要想助他轻而易举。只是恐怕刘喜帮助慕容无敌的目的,不只是要抓铁如云那么简单……

 

“受了伤?”慕容仙跑到慕容无敌的身边:“爹你怎么受伤了?现在如何了?您怎么也不告诉我啊?”

 

慕容无敌摸了摸小女儿的头,安抚道:“爹爹无事!”

 

江玉燕接着道:“如果我没猜错,慕容家主是因为修炼过于心急,受了内伤。家主一人担着慕容家的未来,受伤之事不能外传。可是虽然保住了秘密,稳住了人心,但却无法疗伤。或许您也曾想办法自行疗伤,可是功力到了您这样的水平,内伤疗愈不是一件易事。”

 

“您的伤势最终被刘喜知晓,他以帮您疗伤作为交换,请您助他擒住铁前辈。您和铁前辈素无往来,况且不过一次短暂的合作,您也无心去探究刘喜究竟为何要抓铁前辈。”

 

慕容无敌对江玉燕的话无话辩驳:“没错,刘喜答应助我疗伤,我助他擒住铁如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慕容无敌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人皆自私,对此我无可置喙!”江玉燕说道:“可我还是要叹上一句慕容家主您糊涂。那刘喜修炼的什么功法,想必您也清楚。他以此掠夺了江湖中多少顶尖高手的内功心法。您在同意他为您疗伤后,便入了他的圈套!他在助您疗伤的时候,就已经探知了您的命门所在。”

 

“况且,你当他为何要对付铁前辈。刘喜有一门武功,名唤隔空吸功,一旦练成,即使隔着万千阻碍,也可将别人的功力占为己有。

 

据传要练成这门武功,就要在七星连珠夜连吸五阳二阴的功力。铁前辈修炼的正是纯阳内力。而您的两个女儿,小仙女和淑妃娘娘,正是他要找的二阴!”

 

小鱼儿在旁补充道:“所以,刘喜一直以来和慕容家作对,不只是要在朝堂上培植自己的势力。还是为了扳倒慕容家,捉住淑妃娘娘练他的邪功!要是他知道小仙女是他要找的二阴之一,只怕更是要加快对付慕容家的速度!”

 

“阉狗敢尔!”慕容无敌是第一次听说刘喜练的功法,在知道他慕容家早就被刘喜算计,身在毂中,怒而一掌拍碎了园中的假山!

 

“现在不是愤怒的时候,”花无缺似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江玉燕,见她不再言语,方开口道:“我探查到,刘喜将另外四阳囚禁在蟠龙镇的地下监牢。我们要兵分两路,一路人去蟠龙镇救人,一路人在这边绊住刘喜的步伐,让他无法部署转移蟠龙镇的人。”

 

慕容家此刻就是吸引刘喜最显眼的靶子,所以慕容家按兵不动继续和刘喜周旋。而另一边,铁如云作为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前辈,带领铁心兰小鱼儿和慕容仙几人前往蟠龙镇救人。

 

慕容无敌的命门被刘喜掌握,慕容家必须留下能与刘喜匹敌之人助阵,所以江玉燕和花无缺留下。

 

铁如云带着几人走了之后,慕容无敌就开始部署往宫里传信,一面告知慕容淑一切来龙去脉,叮嘱她当心刘喜;一面联络几位朝中反对刘喜揽权的朝臣,将之前被诬告的大臣保出天牢。

 

刘喜本就因为排除异己,手段残忍,引人战栗而为朝臣忌惮。慕容家连番部署下来,刘喜日日在朝堂上被朝臣参奏。手中权柄不得已部分下移让刘喜焦躁不已。

 

距离七星连珠仅剩不足半月,慕容无敌不接招不出手,让他一时之间难以对慕容淑下手。

 

“废物!一群饭桶!是不是看本督接连失利,你们也开始有二心了!”说着,刘喜连连吸了几个立在身边侍候下人的功力,这才勉强冷静下来,对单左道:“之前去查铁如云被人救走的事有什么结果了?”


一拾树色

重生之江玉燕38

江玉燕和铁心兰相视而笑:小仙女是真的很可爱啊,难怪能降住小鱼儿那个小恶魔。


而江玉燕的感慨更深,上辈子小仙女早早就因为被刘喜吸干全身功力而衰老至死,小鱼儿花了许久才慢慢走出这种伤痛。这一次还能看到如此鲜活的小仙女和小鱼儿对她来说就是上天怜悯,她也绝不会让人有机会伤害到她在乎的人!


三个少女笑着聊了大半夜,这才沉沉睡去!


第二日,慕容仙就带着一行人回了慕容家。慕容中和慕容正看见不请自来的一行人,甚至其中还有武林盟主铁如云,一时乱了方寸,生怕家中出现什么纰漏,慕容无敌归家时难以交代。所以众人甫一进府,慕容正就飞鸽传信给了慕容无敌交代家中情况。...

江玉燕和铁心兰相视而笑:小仙女是真的很可爱啊,难怪能降住小鱼儿那个小恶魔。

 

而江玉燕的感慨更深,上辈子小仙女早早就因为被刘喜吸干全身功力而衰老至死,小鱼儿花了许久才慢慢走出这种伤痛。这一次还能看到如此鲜活的小仙女和小鱼儿对她来说就是上天怜悯,她也绝不会让人有机会伤害到她在乎的人!

 

三个少女笑着聊了大半夜,这才沉沉睡去!

 

第二日,慕容仙就带着一行人回了慕容家。慕容中和慕容正看见不请自来的一行人,甚至其中还有武林盟主铁如云,一时乱了方寸,生怕家中出现什么纰漏,慕容无敌归家时难以交代。所以众人甫一进府,慕容正就飞鸽传信给了慕容无敌交代家中情况。

 

慕容无敌收到飞鸽传书,不过一个半日就回到了慕容家。

 

“铁盟主此番不请自来,不知来我慕容家有何要事,犬子二人未免招待不周啊?”慕容无敌一进门就嘲讽铁如云领着一群小辈不请自来的做派。

 

铁如云并未回应,反而在看见慕容无敌龙行虎步过来时脸色微变。只见慕容无敌话音刚落,铁如云猝然出掌引得他慌忙闪避,二人瞬息之间已经过了数十招。

 

一番试探,铁如云已经确定了心中猜想:“果然是你,慕容无敌!老夫玩玩没想到,你竟然和刘喜狼狈为奸,引我前去然后使计擒我!”

 

慕容无敌脸色大变:“你血口喷人!狂狮铁如云就是如此的为客之道吗?”

 

“休要多言!”铁如云打断道:“今日老夫就要为自己讨一个公道,也为被刘喜囚禁的其他四阳讨一个公道!”

 

铁如云一见慕容无敌就察觉到他的身形和当日暗算他的人十分吻合,出掌试探一番后,果然发现他的真气运行方式,出掌的力度和习惯皆与当日之人如出一辙!

 

二人越战越酣,慕容无敌的武功本及不上铁如云,只是铁如云伤势未愈,二人才胶着了许久。眼见铁如云就要体力不支败落下阵,慕容无敌瞅准时机就要重伤他。

 

这时,铁心兰飞身挡在了铁如云面前:“要伤我爹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一旁的慕容仙也飞身出去阻止道:“爹!你不要伤害心兰姐和铁伯父!”

 

眼见二人就要因为功力不济被慕容无敌二人外放的真气罩震伤,江玉燕和花无缺同时从人群后面飞身而出。

 

江玉燕抬手就捏住了慕容无敌的手腕,阻挡了狂龙掌的去势。而花无缺则提起真气攻破了真气罩,接住了被震飞的铁心兰后,又飞落在铁如云的背后,扼住他的退势。

 

江玉燕在握住慕容无敌手腕的同时,也摸到了他的脉象,心中对于刘喜是如何收买慕容无敌的也有了猜测。

 

小鱼儿扑上去扶助慕容仙:“小仙女,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见小仙女平安无事后,他再也难忍心中的怒气:“慕容前辈这是恼羞成怒,狗急跳墙了吗?为了杀灭证人,连自己的女儿也要伤害!”

 

慕容仙扯了扯小鱼儿的衣袖:“小鱼儿,别这么和我爹说话,我爹他不是故意要伤害我的!”她又看了看对峙着的双方:“还有,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杀灭证人?”

 

小鱼儿的目光转而落到慕容仙的身上:“小仙女,我本来想今晚就告诉你的。”他伸出双手扶住慕容仙的肩膀:“我们查到,当日帮助刘喜抓捕铁前辈的就是你爹。你爹在刘喜设下圈套时,用狂龙掌暗算铁前辈!”

 

慕容仙简直难以置信:“这不可能,我们家一直与刘喜为敌,刘喜在宫里还一直欺负我姐姐,和我姐姐做对!我爹不可能会帮助刘喜的!”

 

江玉燕这时方才开口:“或许我知道原因。”

 

众人看向江玉燕,只见她神态坦然说道:“慕容家主还是让不相关的人先行退下吧。我怕如此说出来,伤害您的颜面,也让慕容家众人恐慌啊!”

 

慕容中慕容正看了一眼沉默的慕容无敌,知道这是默许江玉燕话的意思,于是压下心中担忧,挥退了围观在此的下人和几个慕容家的客卿。

 

慕容仙问道:“玉燕姐,你说的是什么事?现在你能告诉我了吗?为什么我爹会帮助刘喜?”


一拾树色

重生之江玉燕37

小鱼儿微微点头:“没错,我正是有此怀疑。但这件事毕竟是和小仙女的父亲相关,我没有立场去对付他,再加上当时刘喜暗中在对付慕容家,我只能先找理由带小仙女离开,这也是淑妃娘娘吩咐的。所以更多的线索我暂时没有,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花无缺拍了拍小鱼儿的肩膀:“这个消息很有用!我之前救出铁如云时就有此疑惑。铁如云掌管武林盟数十年,不可能没有一点保命的手段。要擒住他,单靠刘喜手底下那些人根本做不到,而刘喜在江湖中赫赫有名,他不可能亲自出手,那样目标太大了反而容易走漏风声!”


“所以他肯定是暗中收买了一些江湖高手代他行事。如果这个人是慕容无敌,那一切就能说得通了!为什么我...

小鱼儿微微点头:“没错,我正是有此怀疑。但这件事毕竟是和小仙女的父亲相关,我没有立场去对付他,再加上当时刘喜暗中在对付慕容家,我只能先找理由带小仙女离开,这也是淑妃娘娘吩咐的。所以更多的线索我暂时没有,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花无缺拍了拍小鱼儿的肩膀:“这个消息很有用!我之前救出铁如云时就有此疑惑。铁如云掌管武林盟数十年,不可能没有一点保命的手段。要擒住他,单靠刘喜手底下那些人根本做不到,而刘喜在江湖中赫赫有名,他不可能亲自出手,那样目标太大了反而容易走漏风声!”

 

“所以他肯定是暗中收买了一些江湖高手代他行事。如果这个人是慕容无敌,那一切就能说得通了!为什么我们上次来查访铁如云的下落时,慕容家的戒备如此森严,为什么在发现铁心兰的身份后,仍然继续出手重伤了她!”花无缺和小鱼儿对视着,不断重复推演着月前在慕容家发生的一切。

 

小鱼儿道:“慕容无敌是心虚!怕我们查出一切!他明面上和刘喜针锋相对,可实际上他早就已经向刘喜臣服?向东厂臣服?”

 

花无缺倒不同意这样的推测:“也不尽然。慕容无敌毕生所愿就是让慕容家成为名副其实的武林第一世家,若向刘喜臣服,那他的夙愿一辈子也不可能达成。”

 

“你的意思是……?”小鱼儿问道。

 

“刘喜肯定是牺牲了某些利益作为交换,请慕容无敌出手相助!这个利益是慕容无敌迫切需要的!利益交换得来的短暂合作,合作结束,双方当然就各归各位,互不干扰!”

 

“他们二人现在合作结束,我们明天可以放心地进入慕容家,必要的时候可以用这个秘密交换慕容无敌为我们所用!”小鱼儿说道。

 

花无缺和小鱼儿眼中都闪过笃定的笑意。不论慕容无敌与刘喜交换了什么利益,只要知道这个消息,那主动权就会掌握在他们的手中。更何况慕容无敌未必不想合作,当一条让人招之则来挥之即去的走狗,又如何比得上自己翻身做主人?

 

另一边,江玉燕、铁心兰和慕容仙三个人也住进了一个屋里。

 

“玉燕,之前在江家你和花大哥突然不告而别,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吗?”铁心兰担忧道。

 

“是遇到了一些事,不过已经解决了,心兰姐不必担忧。”江玉燕想,被移花宫两位宫主当成花无缺的心上人带走了,这种事就没必要说出来让心兰姐担忧和误会了:“倒是心兰姐你这一路上如何了?”

 

铁心兰见江玉燕不欲深聊也不再继续探究,转而说道:“其实来之前我就问过了我爹,我爹说当日有人在暗中相助刘喜,这才导致他被擒。而且他看那人的武功路数十分眼熟……”

 

江玉燕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慕容仙,她的功力足够让他听清整间客栈的所有动静。而铁心兰和慕容仙的功力不及江玉燕,故而没有听见小鱼儿和花无缺在屋内说的话。

 

不过虽然是对付刘喜,但说到底也和慕容仙有关,所以这件事她没有多置一词,就让小鱼儿自己和小仙女说吧!

 

“这次我们去慕容家,请慕容家主帮忙查一查刘喜暗中有什么势力也未尝不可。”江玉燕说道。

 

慕容仙也附和道:“对,我会求我爹帮我们的。其实我知道之前是我爹用狂龙掌打伤了心兰姐之后,我就很想帮你们做些什么。”她顿了顿继续道:“我爹之前和你们大家是有一些误会,但他最疼我了,我们好好跟他说,他会听我说的。”

 

“刘喜一直和我们家不对付,这次也是他使计让我姐姐提前离开。而我爹过去数十年如一日地潜心修炼慕容家的武功,想把我们家发扬光大。他是绝对不会让刘喜一家做大的,所以我觉得我爹肯定会帮我们的。”


夜雨独酌

读书 2023022

而对于特别爱说话,一开口就没玩没了的话痨司马牛,孔子告诉他,仁就是说话谨慎,不会说就把嘴闭上。

——半小时漫画论语

而对于特别爱说话,一开口就没玩没了的话痨司马牛,孔子告诉他,仁就是说话谨慎,不会说就把嘴闭上。

——半小时漫画论语

简白幽

看来奥古斯都当年被你骗得挺惨

简介戳这里《星际特工退休后》【简介】【目录】 

第067章

  当天下午,戚尘远抵达帝国皇宫。

  刚一下飞船,戚尘远就马不停蹄地拉着源晓竹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最后下结论:“暂时没有基因污染的风险,但接下来几个月的观察治疗依旧马虎不得,以免发生意外。”

  得知自己暂时没有受到基因污染后,源晓竹轻轻地松了口气。

  奥古斯都在一旁看见了,冷哼一声道:“明明怕得要死,还非要装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何苦呢?”

  正在给源晓竹嘱咐医疗事项的戚尘远闻言,冷冷剜了奥古斯都一眼。

  奥古斯都毫不客气地回瞪了回去。

  戚尘远:“……”看来他多次拒绝帝国橄榄枝的行为果然是无比明...

简介戳这里《星际特工退休后》【简介】【目录】 

第067章

  当天下午,戚尘远抵达帝国皇宫。

  刚一下飞船,戚尘远就马不停蹄地拉着源晓竹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最后下结论:“暂时没有基因污染的风险,但接下来几个月的观察治疗依旧马虎不得,以免发生意外。”

  得知自己暂时没有受到基因污染后,源晓竹轻轻地松了口气。

  奥古斯都在一旁看见了,冷哼一声道:“明明怕得要死,还非要装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何苦呢?”

  正在给源晓竹嘱咐医疗事项的戚尘远闻言,冷冷剜了奥古斯都一眼。

  奥古斯都毫不客气地回瞪了回去。

  戚尘远:“……”看来他多次拒绝帝国橄榄枝的行为果然是无比明智的。

  戚尘远:“奥古斯都陛下,如果不能帮病人分担痛苦的话,那么就请你闭嘴,不要在一旁说风凉话。”

  “晓竹是朕未来的皇后,朕和她说话,轮不到你来置喙。”奥古斯都毫不客气地回呛。

  “她不是你的皇后。”戚尘远冷冷道。

  奥古斯都嘴角勾出一个略带血腥的微笑:“是不是不是你说了算。不过婚礼日期已经定好了,可惜那时候戚博士你已经回联邦,见不到这场世纪婚礼了。”

  因为源晓竹的身体原因,原本准备尽快举行的婚礼推迟到了三个月后,等源晓竹观察治疗结束后才会举行。

  源晓竹皱眉看着奥古斯都:“奥古斯都陛下,请您先出去行吗?您留在这里会干扰戚博士的判断。”

  奥古斯都心里有点难受:“朕就在这里看着,不会打扰你……”

  “我听你们吵架听得心烦。”源晓竹揉了揉眉心,“最近我一直在担惊受怕,不想再听你们吵架了。”

  所以只好请奥古斯都出去了,毕竟戚尘远作为医生是要留下来给源晓竹治疗的。

  奥古斯都心知源晓竹是在维护戚尘远,也知道源晓竹和戚尘远多年来一直关系不错,但事关源晓竹的安全,因此他虽然妒火中烧,还是不情不愿的出去了。

  门口的侍官一见皇帝陛下那阴沉的脸色,立马吓得不敢说话了,眼观鼻鼻观心地盯着自己脚尖,生怕被殃及池鱼。

  奥古斯都出去后,戚尘远凉凉道:“虽然奥古斯都话不中听,但这次的情况确实很危险,你未免冷静过头了。”顿了顿,又说:“你应该提早想办法在出境前跟联邦取得联系的,以你的能力应该可以做到才是。”

  源晓竹低声说:“中途出了点其他事,我不能过早和联邦方面取得联系。”

  当时她一心想着拿到郑云从和星际海盗勾结的证据,没有想到后面会发生那样的意外。而且郑云从一定会从中阻挠,她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是。

  戚尘远无奈道:“那你就不考虑自己的安危了吗?”

  “我遇到过很多更危急的情况,这不算什么。”源晓竹低声说。

  眼见戚尘远还要追问,源晓竹叹了口气,淡淡道:“我有做过最坏的打算,如果真的受到基因污染的话,至少我会有和拉斐尔一战的能力,反正我已经退休了,大不了以后去星际间流浪。”

  源晓竹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拉斐尔被这想法惊了,好笑道:“你还真是看得开。”

  “这个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源晓竹淡淡道,“人类是很顽强的,再艰难的境遇都有办法克服。”

  “那我是不是还要恭喜你没有陷入最坏的局面?”戚尘远收了笑容,一脸严肃地说:“比起拉斐尔,奥古斯都至少还是个人类?虽然他现在铁了心要抓住你不放,但起码将来你还有可能跟他离婚?”

  “……”源晓竹,“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不要说得那么信誓旦旦,我是绝对不会嫁给奥古斯都的。”

  “我看奥古斯都对你挺上心的。”戚尘远冷笑,“路长卿都当着联邦政府的面拒绝联姻了,他还非要坚持。”

  源晓竹:……

  一个两个没完了是吧?

  “你不觉得这种差点被敌国女间谍害死,结果过了近一百年还痴心不改的情节太扯了吗?更何况奥古斯都还是个皇帝。”源晓竹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奥古斯都爱的不是我,是那个他日思夜想出来的幻象,这是种执念。”

  戚尘远挑眉:“话是这么说,不过他哪儿来这么强的执念?”

  “这跟当年的一些事有关,”源晓竹扶额道:“不过当年的事情涉及保密内容我不方便说……”

  戚尘远挑眉:“看来奥古斯都当年被你骗得挺惨,这么些年还没走出阴影。”

  源晓竹苦笑:“算是吧。”

  趁着房间内其他人不注意,戚尘远把一个巴掌大小的硬物塞给了源晓竹。

  那东西触手冰凉,颇有金属触感。源晓竹借着手心的触感,判断那是某种用于谍报工作的精密通讯器。

  源晓竹抬头和戚尘远对视了一眼。

  后者回以源晓竹一个胸有成竹的表情。

  ·

  联邦和帝国双方政府为戚尘远安排了为期三个月的学术访问行程,但双方都心知肚明戚尘远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于是行程十分松散,基本以帝国皇宫为中心四散开来,极大程度地配合着戚尘远的治疗流程。

  原本奥古斯都很不怀好意地把戚尘远的住处安排在皇宫外,但戚尘远再三表明源晓竹的情况不能松懈,他必须要能在第一时间到达源晓竹身边,否则出了意外谁都负不起责。

  奥古斯都不敢拿源晓竹的安危开玩笑,于是咬牙切齿地给戚尘远安排了临近源晓竹的住处,同时加强了附近的守卫,一有异动立即向他汇报。

  ·

  源晓竹很快找到机会使用拉斐尔给她的通讯器。

  奥古斯都为免意外,一直严禁源晓竹和联邦政府联络,为此还派了一大批女官跟着日夜随行,搞得源晓竹一直没找到机会跟联邦政府联络。

  如今戚尘远私下把通讯器塞给源晓竹的举动,可谓是解了源晓竹的燃眉之急。

  通讯器内事先预存了一个联系人,源晓竹猜想应该是某个联邦工作人员。毕竟戚尘远此举很可能是受联邦政府所托,他本人不至于弄个这种高精尖级别的通讯器给源晓竹。

  源晓竹试着发送了通讯请求。

  路长卿的身影很快出现在屏幕上。

  源晓竹一惊:“执政官?”

  这个通讯器居然是直接和执政官路长卿联络的?联邦政府居然重视她到了这个地步?这不合常理啊。

  对面的路长卿似乎正从某个会议上抽身下来,他微微颔首:“是我,你的最新情况戚尘远已经报告给我了。你不必担心,联邦政府这边……”

  “执政官!”源晓竹打断路长卿的话,“我有事情要告诉您,很重要的一件事。”

  路长卿被源晓竹打断倒也不生气,柔声道:“你说。”

  “郑云从和星际海盗有勾结。”源晓竹压低声音:“虽然还没有证据,但事关重大,这件事我必须告诉您。”

  源晓竹低声把自己从星际海盗袭击到潜伏战舰上的一系列经历都说了一遍,一个细节都没有漏过,末了还不忘提醒路长卿要尽快采取行动。

  她原本不打算这么早把事情和盘托出,毕竟郑云从在联邦政府根深蒂固,难保自己提供的信息不回被郑云从拦截,到时候对方再倒打一耙,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自己说都说不清。

  但对面的人是路长卿就完全不同了,虽然没有证据在手,但她至少可以越过郑云从提醒联邦政府,路长卿得知这一消息后自然会采取相应措施。

  “郑云从很狡猾,没有留下任何把柄。”源晓竹说,“但我相信我的判断不会出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出于意料的事,路长卿对此事似乎并不惊讶,他对源晓竹说道:“这件事情你暂时不要管,等回联邦再说。”

  “可是……”

  “这件事不是你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还有别的隐情在内,等你回联邦后我会告诉你。”路长卿顿了顿,说:“我会派人走特殊渠道接你回联邦,具体安排之后告诉你。”

  “走特殊渠道”就是采取非正常手段接源晓竹回联邦,大概情形类似于当年源晓竹诈死遁走,安全局派了飞船偷偷将源晓竹带出了帝国。

  虽然名字听起来高大上,但这种方式其实类似于偷渡,通常来说不到迫不得已不会采用。

  “联邦政府不同意奥古斯都联姻的提议,但奥古斯都固执己见,双方各执己见都没有松口的意向。”路长卿解释道,“你的治疗期是三个月,这三个月内联邦政府会尽可能和帝国斡旋,争取让帝国主动放你离开。但这种可能性不大,以防万一,三个月后我会安排人,走特殊渠道把你接回联邦。后面的事情会有联邦政府处理,你不用担心。”

  虽然路长卿说得轻描淡写,但从一开始派戚尘远来帝国,之后拒绝联姻,到现在为源晓竹谋划出路,哪一项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换言之路长卿所做的,已经超出了源晓竹所认为的自己对联邦的价值了。

  他其实完全没有这个义务替源晓竹操心的。

  源晓竹不傻,微微愣神后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我很感谢您的帮助。但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您这样尽心尽力地帮我……我能问问是为什么吗?”

•  

PS:彩蛋是下一章:第068章 执政官可能确实对我有一点哪方面的想法。

点击下方【赠礼获取】,赠送粮票及以上礼物即可解锁彩蛋

Zedeo

未见的故乡

在遥远的似未见过的故乡

东海的风一直吹着

吹老了年轻的欢笑

吹散了韶光的梦

吹啊吹,吹上了谁人的发梢

领着过客

一会朝西,一会向东

路上的粉色脚镣羁绊住了路

跌在了金色滩涂上

看不见了面容

跫音如钟

抬起头,忽才惊见

那是遥远的仍未见过的故乡


二零二三年二月六日

在遥远的似未见过的故乡

东海的风一直吹着

吹老了年轻的欢笑

吹散了韶光的梦

吹啊吹,吹上了谁人的发梢

领着过客

一会朝西,一会向东

路上的粉色脚镣羁绊住了路

跌在了金色滩涂上

看不见了面容

跫音如钟

抬起头,忽才惊见

那是遥远的仍未见过的故乡


二零二三年二月六日

Zedeo

三个夜

当冬雪飘落在你的发梢

当夕阳挡不住你的情怀

若你无法忘记诗意隽永

记得找我,同我相谈


当北冰洋破旧的风吹来

当全世界的梦撩动婆娑

若你忽地追逐恬静气息

记得找我,同我相倚


当田家镰刀金色地微笑

当心中的眼泪落成条河

若你记得马儿相依相伴

记得找我,同我相忆


二零二三年二月六日

当冬雪飘落在你的发梢

当夕阳挡不住你的情怀

若你无法忘记诗意隽永

记得找我,同我相谈


当北冰洋破旧的风吹来

当全世界的梦撩动婆娑

若你忽地追逐恬静气息

记得找我,同我相倚


当田家镰刀金色地微笑

当心中的眼泪落成条河

若你记得马儿相依相伴

记得找我,同我相忆


二零二三年二月六日

虾茹

重来

  “我以前说我最喜欢春天了 不仅因为春天明媚温和 也因为在春天无论是谁都有重新发芽的权利”

  “我以前说我最喜欢春天了 不仅因为春天明媚温和 也因为在春天无论是谁都有重新发芽的权利”

闲读与苦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