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调料

6394浏览    524参与
华三少老潼关肉夹馍
凉皮调料炒香打成粉末备用。
凉皮调料炒香打成粉末备用。
大萝卜的厨房
简单又好吃的豆角焖面,两种调料就可以
简单又好吃的豆角焖面,两种调料就可以
爱做饭的小妹
做鸡汤不需要加花里胡哨的调料,原滋原味才鲜美。
做鸡汤不需要加花里胡哨的调料,原滋原味才鲜美。
玲清美妆
调料:葱姜,桂皮,八角,良姜,香叶,陈皮,花椒,干辣椒
调料:葱姜,桂皮,八角,良姜,香叶,陈皮,花椒,干辣椒
豆豆汉堡店
炸酱面这样做才好吃,简单方便,只需一包调料
炸酱面这样做才好吃,简单方便,只需一包调料
玲清美妆
调料:葱姜,花椒,八角,桂皮,香叶,白芷。
调料:葱姜,花椒,八角,桂皮,香叶,白芷。
贰馬
番茄虾滑汤,不放调料就能让宝宝吃光,赶紧get
番茄虾滑汤,不放调料就能让宝宝吃光,赶紧get
搞艺术的十三
在家,只能画画这些厨房调料了,太难了
在家,只能画画这些厨房调料了,太难了
韵味小厨
火锅调料的灵魂配方,蘸啥都好吃
火锅调料的灵魂配方,蘸啥都好吃
疯狂掌门人记录者
怎么利用固定的勺子来量化调料的用量?
怎么利用固定的勺子来量化调料的用量?
天天美食分享
宝宝不爱吃辅食,试试这番茄牛肉浓汤,无添加调料,汤底鲜甜美味
宝宝不爱吃辅食,试试这番茄牛肉浓汤,无添加调料,汤底鲜甜美味
阿星谈电影
恐怖片:餐馆的生意惨淡,老板将调料撒自己身上,顾客才蜂拥而至
恐怖片:餐馆的生意惨淡,老板将调料撒自己身上,顾客才蜂拥而至
跟手机说再见的这里

“如果少主要把食魂分解了。”——陆

上刑场的心头肉:调料、复合调料、猫耳朵、月饼、龙井虾仁、冰糖湘莲


*脑洞+点梗+点菜。

*无CP,嗑到恭喜。


——快乐拍走作者的分割线——


  ༂调料、复合调料


  听过夜里叮铃铃的声音,是孩子们来与你挤同一张床的温暖、是信任带来的充实感。他们集世界上的美味来与你分享,也与食魂们共同将空桑变得更美好。


  一旦周遭没了声音、没了温度,漫漫长夜,梦果真会更多更长。


  梦里的小调料戒备地看着少主,他岂料世上最信任的人会如此待他?不自觉地呜咽声透漏出他的惶恐和难过。是,哪一个食魂曾经怀疑过?是,他们就算猜过,最后也放下防备选择信任。


  小调料水汪汪的眼...

上刑场的心头肉:调料、复合调料、猫耳朵、月饼、龙井虾仁、冰糖湘莲


*脑洞+点梗+点菜。

*无CP,嗑到恭喜。


——快乐拍走作者的分割线——


  ༂调料、复合调料


  听过夜里叮铃铃的声音,是孩子们来与你挤同一张床的温暖、是信任带来的充实感。他们集世界上的美味来与你分享,也与食魂们共同将空桑变得更美好。


  一旦周遭没了声音、没了温度,漫漫长夜,梦果真会更多更长。


  梦里的小调料戒备地看着少主,他岂料世上最信任的人会如此待他?不自觉地呜咽声透漏出他的惶恐和难过。是,哪一个食魂曾经怀疑过?是,他们就算猜过,最后也放下防备选择信任。


  小调料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少主,他倒是真的没想到。


  他终于学会说“喜欢你”,而你学会不需言表的抛弃。


  复合调料隔着玻璃和小调料贴着手,笑容也再挂不住。


  “没事的,小调料!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有了少主,我们就能……”


  调料和复合调料同时哭着转向少主,由复合调料开口,他们二人真的无法理解这一切的变卦。


  “我们不能!不能!……呜呜……少主……为什么?香香不懂,为什么……!”


  二人向少主敞开手臂,哭着喊道:“‘少主,抱抱……拜托!’”


  夜半梦醒,少主再也没有睡意,执起笔记本和笔,踯躅良久。


  多日过去,早寻遍了空桑,没有就是没有。


  笔落在二人名字后方,郑重写下二字——


  “失踪”。


  ༂猫耳朵


  猫耳朵恰恰泡了一杯拿铁咖啡,少主刚到咖啡店便闻到一室咖啡香。悄悄来到猫耳朵的身边正欲开口,叮铃一声他转头向人竖起食指,转而又看向那杯咖啡。


  猫耳朵将咖啡上的奶泡小心翼翼地塑形,那人也跟着一起屏气凝神;待一只酣睡陆吾彷彿活生生地躺在咖啡上时,就连空桑少主都止不住惊呼出声。


  “好胖……咳嗯,好厉害!感觉已经听到打呼声了……”


  “这杯是特意做给少主的,这个惊喜我研究了好久,终于有了现在这样的成品。今天就让你嚐嚐!”


  再犹豫就没有机会了。


  猫耳朵笑着将最后一句隐藏在笑容里。


  空桑少主看了半天终于舍得喝了一口,一开始喝下去时没什么特别的,一样好喝——直至舌尖碰到什么,那人瞪大了双眼。


  “猫、猫耳朵?!”


  “嗯——嗯!我在这里!”


  “咖啡里也有!”


  “少主喝到啦?感觉怎么样?”


  “很特别呢!而且又是出自你的手,更有味道了!”


  “这样很好,嗯,很好!”


  猫耳朵话里的落寞层层躲进淳淳的咖啡香中,他迳自收拾起咖啡馆,还被其他客人搭话,问他怎么收拾得这么早。他笑了笑,只说是心血来潮。


  待到少主喝完咖啡,猫耳朵将跟了自己许久的制服褪下归还,随人回到空桑。


  那咖啡馆仍然继续营业,人来人往理当有人好奇。可惜到底于他人而言只不过少了一个咖啡馆店员,而不知是全世界少了一样美食……但他们不会知道,他们不需要知道。


  ༂月饼


  “少主,你就是小英雄要打败的那个坏人吗?”


  月饼泪眼汪汪,握紧双拳满脸难以置信;那可是空桑少主,那个充满温暖的人,怎么可能做出其他食魂所谈论的那些坏事?


  “小英雄,你都来这里对我提出质问了,表示你已经开始相信那些流言蜚语了,对吧?”


  月饼一愣,发现自己无法否认。


  空桑少主在一个屋子前静静看着月饼自我怀疑和纠结,可知已经有过多少经验了呢?月饼仍在踯躅。


  自己呢?接下来又将何如?


  这傻孩子,是不是还没发现自己在哪里?


  空桑少主等着等着,还是将门打开,轻飘飘地开口:“英雄?这世上真的需要英雄?真的有英雄?”


  月饼闻声望去,那运转的阵法一如当时少主将每个食魂带回家的阵法般闪烁着明亮的光芒。唯一的差别是一个很温暖,一个特别、特别冷。


  当时自己可是追着温暖的光芒远赴空桑,冰冷的月亮上没有他的容身之地,难道这里也没有吗?月饼腿一软跪坐在地上,他只知道这个地方和月宫的兔子一样,都变得冷冰冰的,空虚、失去灵魂……


  “少主……少主你……不会也把柳丁哥哥……”


  问出口了又如何?得知答案又如何?少主已经回答过了。


  柳丁哥哥可以把冰冷的兔子变得有温度,但是少主的心变得越来越冷,也许,他现在只能祈祷一切发生得晚一些……


  ……他,不得不承认了。


  “我、我明白了……!”


  月饼蹦地跳起,拉开架势一拳挥向少主,却只是轻轻地碰上少主的肚子。


  “这是不需要英雄的世界,小英雄不用变成大英雄,因、因为……这是不需要英雄的世界!”


  月饼勇敢地走进阵法,主动接过阵法的主导,这是他鼓起最多最多勇气的时候。


  “小英雄,退场!”


  ༂龙井虾仁


  “龙井……”


  “喀”地一声,屋内之人发丝些许凌乱、衣衫不整,少主从未见过这样的他;而他手里的茶杯碎了,那一声响应是听见少主唤他,愤而动了魂力捏碎的。


  空桑少主举步踏入屋内并摊开他的手,抽出帕子替人将手擦拭干净,碎片一片片一块块地收拾,还替人斟了一盏新茶。


  “生气归生气,可别不珍惜自己。”


  龙井头也不抬,一点点眼神都不屑分给人。


  “不珍惜自己,也别糟蹋这组你心爱的茶具吧?”


  “……不必惺惺作态。”


  见那人终于答话,空桑少主无奈地笑了。


  “这碎茶盏我收走了,然后……那日和你提的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进去。有什么要收拾转赠的,都可以和我说。”


  龙井冷笑一声,还是不愿看一眼少主。


  “我即便想将这些物什交给其他人,那些我想传承下去的人也早都被你给送走了。”


  也算是想像中的忿詈,更是意料中的反应。空桑少主一言不发站在原地,只见那人摸索着整理起自己的衣着,重新将发丝梳整;不消一会便是往时一丝不苟的模样,表情却更为淡漠。


  居士一词,似乎又有更深刻的意味在了。


  “五十年、五十年,祂们不必等我五十年。此去能否相见?”


  这话少主听了也知道不是在问自己便识趣不答,孰料龙井突然看他,眼神冷若冰霜,让人不禁背脊发寒。


  “呵。”


  五十年之约?当初哪里来的自信认为是自己须担心那人无法赴五十年之约?赔了自己的友人,还没等到五十年!可笑至极,果真没学乖。到底是拿什么信这群短命又无情的凡人?


  “你再说一次子推兄说什么?”


  空桑少主张了张嘴,心虚道:“他说,是他自己选择的……”


  “你,倒是真敢说。”


  龙井居士步出屋外,向着那间屋子方向疾行而去。


  那里有人在等。


  ༂冰糖湘莲


  冰糖湘莲明明没有表现出情绪,却能让大家知道他的心情有多落寞。他将他的房间附近全给冻了,连倚靠糖醋沅白的毅力都无法靠近半分。


  “少主,你如果是开玩笑的就赶紧和他说呀,我可没见过他这样!”


  沅白本是看着那冰霜说话,没听人回答才回头,可他看见少主的眼神却彻底噎住了。


  那哪是开玩笑的表情?


  他退了两步以后狼狈而仓皇地逃了,他明白这事已经无法靠那人,只能靠自己。


  只剩空桑少主一人隔着一段距离看那房间,这周遭太安静,静得跟没有活物似的。但这么下去不是个事,那人还是被迫得主动打破这场没有意义的冷战。


  “你这样封着有比较好吗?


  “这样的行为无法消除你的存在感。


  “你出来吧,我们谈谈。”


  突然,冰糖湘莲出现在少主面前——他其实一直站在他面前,只不过用了隐身符咒。冰糖湘莲眼眶有些红,估计他也没弄清这是怎么回事,脸上还挂着一丝茫然。


  “谈?谈什么?”


  “你想谈什么?”


  冰糖湘莲沉默,他也知道没什么好谈的。


  众食魂被分解没道理他除外,只是他突然明白了许多事,尤其是人们向他许愿时心里抱持着什么样的想法;他嫌烦的一切,他自己也步上了后尘。


  “你说的屋子,在哪?”


  妥协吧,至少不用再被打扰了。


  糖醋沅白那小子似乎很着急,但是也无所谓了。


  这次是无法实现的愿望,他真的做不到。


  冰糖湘莲随着少主走着走着,他逐渐感到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一如既往地冷却万般翻湧的情绪,不再动摇了。


  他在那屋子前变出一朵冰花,那花在他手上转呀转,飞到了少主面前。


  “仙人也可以许愿吗?”


  空桑少主一愣,微微颔首。


  “我能步步生莲,但求你日后亦能步步生怜。”


  他向少主浅浅的笑了,此时的他,想必不知道自己就真像个仙人吧。


  冰糖湘莲踱入屋内运转阵法,他的身影消失时,小小的冰晶和魂玉一块落地,而那冰晶落地也似种子落土,缓缓长成一朵永远阖上的冰莲。

韵味小厨
万能调料变好吃,只需记住这首诗
万能调料变好吃,只需记住这首诗
韵味小厨
万能调料变好吃,只需记住这首诗
万能调料变好吃,只需记住这首诗
厨房时间
为啥饭店炒的油麦菜那么好吃?诀窍都在这,不加任何调料也特脆爽
为啥饭店炒的油麦菜那么好吃?诀窍都在这,不加任何调料也特脆爽
书生说电影
豆腐这样做简直太好吃,我一次吃一盘,方法调料告诉你,一学就会
豆腐这样做简直太好吃,我一次吃一盘,方法调料告诉你,一学就会
小美
老豆腐最新做法,只用一种调料
老豆腐最新做法,只用一种调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