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调香

6848浏览    177参与
司空琉雨
久违的摄香。 期末就想产cp图...

久违的摄香。

期末就想产cp图 (›´ω`‹ )


久违的摄香。

期末就想产cp图 (›´ω`‹ )


内个謝安

花亦山心之月UR名士文司宥印象调香

    ——《璇玑》

“时事如星轨,世人似星子。”


前调:菠萝 粉红胡椒

中调:肉豆蔻 薰衣草

后调:广藿香 香根草 雪松香


雍容尔雅、奢华、成熟和高级感,是我在调香时侧重的倾向,也是一直以来对大景第一富商文先生的印象。因香类制品的作用在外,所以没有赋予这个香方更多的内涵。提到“高级感”的第一反应是粉红胡椒,所以使用了粉红胡椒搭配菠萝作为前调。

曾受委托复刻过奢侈品香水,就在调制《璇玑》之前又在手里过了一遍,尽我目前所能使那种感觉重现。

花亦山心之月UR名士文司宥印象调香

    ——《璇玑》

“时事如星轨,世人似星子。”


前调:菠萝 粉红胡椒

中调:肉豆蔻 薰衣草

后调:广藿香 香根草 雪松香


雍容尔雅、奢华、成熟和高级感,是我在调香时侧重的倾向,也是一直以来对大景第一富商文先生的印象。因香类制品的作用在外,所以没有赋予这个香方更多的内涵。提到“高级感”的第一反应是粉红胡椒,所以使用了粉红胡椒搭配菠萝作为前调。

曾受委托复刻过奢侈品香水,就在调制《璇玑》之前又在手里过了一遍,尽我目前所能使那种感觉重现。

内个謝安

做着玩儿的蛊身香水。

是陈朵印象调香的香水版本

原地址:https://penglaixiecai.lofter.com/post/3199cc1d_2b4553464 

做着玩儿的蛊身香水。

是陈朵印象调香的香水版本

原地址:https://penglaixiecai.lofter.com/post/3199cc1d_2b4553464 

内个謝安

花亦山心之月UR名士星河印象调香

    ——《点雪星霜》

“喜欢天上的星辰?那只好摘一束赠你。”


前调:蓝莓 薄荷

中调:茉莉 绿茶 香草

后调:檀香 麝香 琥珀


以檀木为底香,或许可以再妖娆些,妖娆又温柔。因而选用了麝香与琥珀。茉莉、绿茶和香草,初调时发觉到其中的清凉,又颇感轻松,大抵如同云端奇术一般。再加少许薄荷激发凉意,他与你初识便是在雪中,相逢亦是雪中。

花亦山心之月UR名士星河印象调香

    ——《点雪星霜》

“喜欢天上的星辰?那只好摘一束赠你。”


前调:蓝莓 薄荷

中调:茉莉 绿茶 香草

后调:檀香 麝香 琥珀


以檀木为底香,或许可以再妖娆些,妖娆又温柔。因而选用了麝香与琥珀。茉莉、绿茶和香草,初调时发觉到其中的清凉,又颇感轻松,大抵如同云端奇术一般。再加少许薄荷激发凉意,他与你初识便是在雪中,相逢亦是雪中。

内个謝安

《一人之下》陈朵印象调香

    ——《蛊身》

“我不是蛊师,我是蛊。”


前调:甜橙 玫瑰

中调:安息香 香草 

后调:藏红花 广藿香 雪松香


比较满意的调香作品,是一眼就喜欢上了的角色。用安息香衔接藏红花的肃杀、广藿香的深旷与香草及前调的逐渐甜香和明快。

《一人之下》陈朵印象调香

    ——《蛊身》

“我不是蛊师,我是蛊。”


前调:甜橙 玫瑰

中调:安息香 香草 

后调:藏红花 广藿香 雪松香


比较满意的调香作品,是一眼就喜欢上了的角色。用安息香衔接藏红花的肃杀、广藿香的深旷与香草及前调的逐渐甜香和明快。

dajiano

之前发过调香跟祭司,现在改了个纽扣眼,纽扣眼yyds。

之前发过调香跟祭司,现在改了个纽扣眼,纽扣眼yyds。

零雨其濛

调香笔记(三)——幽谷

  倚空谷以流思,静风琴而不语。——[清] 袁枚 

   

  名称:幽谷

  前调:青草;中调:白茶、兰;后调:睡莲、迷迭香 

  (三调是店里精油的名字,不太准确,具体香型详见描述) 

[图片]


  香品描述: 

  山泉蜿蜒地淌下,撩过岩阶,撩过青草,撩过老桩,借着势能直向山谷而去。一株幽兰在此等候多时。空谷里静得连气息都是清冷的,屏住呼吸可以隐约闻到山外尘世的喧嚣。水汽流过兰花,自然弥漫开来,夹带着一丝山梢里的茶氛,似是隐居林涧的高士托溪水带给知音的问候。斗转星移,荣了枯了,山谷随时节流转而变化着,却也一...

  倚空谷以流思,静风琴而不语。——[清] 袁枚 

   

  名称:幽谷

  前调:青草;中调:白茶、兰;后调:睡莲、迷迭香 

  (三调是店里精油的名字,不太准确,具体香型详见描述) 



  香品描述: 

  山泉蜿蜒地淌下,撩过岩阶,撩过青草,撩过老桩,借着势能直向山谷而去。一株幽兰在此等候多时。空谷里静得连气息都是清冷的,屏住呼吸可以隐约闻到山外尘世的喧嚣。水汽流过兰花,自然弥漫开来,夹带着一丝山梢里的茶氛,似是隐居林涧的高士托溪水带给知音的问候。斗转星移,荣了枯了,山谷随时节流转而变化着,却也一贯地、清幽地氤氲着。 



  调香心得: 

  “清冷的花香”,是我对这款香的预先定位,最后基本上也是达到目的了。本想以梅花作为基调,但不同于梅花在文学作品中坚韧傲骨的性格,她的香味自带一点皂感,若是搭配不好会显得有点脂粉气似的轻浮。于是,同为四君子的兰花便成为了香品主调。 

  至于文学性格上,兰比梅还要内敛沉静一些,这点倒是和她的香气契合得很好。若将梅花比作雪,在凛冬里美得惊艳;那么兰花则是泉水,一道道涓涓细流,串联起高山的血脉。 


  最后是句题外话:我目前最喜欢的动漫人物是小排球的岩泉一,刚刚写到上一段忽然感觉这个描述极搭“岩泉”这个姓氏。有机会搞一个幽谷特典男香版,就叫岩泉好了。

       (图源网络,侵删)

零雨其濛

调香笔记(二)——野趣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唐] 贾岛

   

  名称:野趣

  前调:西柚;中调:野菊花;后调:琥珀 

  (三调是店里精油的名字,不太准确,具体香型详见描述) 

[图片]


  香品描述: 

  夜晚的溪流总是静谧的,但溪边的草地独独不然。微风带着离离草叶,杂而不乱,泛起阵阵幽香。草叶上总少不了野菊花,一片片的,恣意开放,仿佛全然不知如今已是凛秋时节。似乎是萤火,似乎是蛩鸣,随着夏日的辞别早已渐渐远去了,但总留下点什么作为光影和纪念,沉淀下来,渲在了秋夜的草坪上。 

[图片]...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唐] 贾岛

   

  名称:野趣

  前调:西柚;中调:野菊花;后调:琥珀 

  (三调是店里精油的名字,不太准确,具体香型详见描述) 


  香品描述: 

  夜晚的溪流总是静谧的,但溪边的草地独独不然。微风带着离离草叶,杂而不乱,泛起阵阵幽香。草叶上总少不了野菊花,一片片的,恣意开放,仿佛全然不知如今已是凛秋时节。似乎是萤火,似乎是蛩鸣,随着夏日的辞别早已渐渐远去了,但总留下点什么作为光影和纪念,沉淀下来,渲在了秋夜的草坪上。 


  调香心得: 

  本来是调给一位朋友的礼物。原计划是描绘一种所谓“高秋”的气息,蓝天白云衬着红墙绿瓦,明朗得近似张扬。我甚至已经为它命好了名:“胜春朝”。无奈能够达成这种效果的单方还是贫乏了些,故转而做出这款“野趣”。现实和理想状态虽有差距,但至少前者保留了后者最最本质的东西——虽写秋天,但不见悲苦凄凉之情,在容平之节里悟出别样一番趣味。 

  成品味道出来后,便无端联想起了高中时候,下了晚自习,走在学校旁边的一条小溪边。草木招摇着,一种不知品种的菊科植物从初夏开到晚秋。及笄之年的笔者,还完全是理想而浪漫的,一道草木的香气足以把思绪拉到很远很远。

       (图源网络,侵删)

零雨其濛

调香笔记(一)——君山

万里悲风过洞庭,无情芳草自盈盈。

湘妃竹上千斑泪,溅起秋凉又一声。——题记

名称:君山

前调:海洋;中调:莲;后调:药香

(三调是店里精油的名字,不太准确,具体香型详见描述)

[图片]


香品描述:

糅合着一层清凉感的水生调,缭绕在绿叶香气里扑面而来。那是一个潮湿的天气,上有浓绿的树荫,下有半枯的清莲,远方的草木不经意地繁荣又不经意地衰竭,湿乎乎的泥土上顽强地染着厚重的苔痕。似乎下了一场又一场雨,又似乎会一直一直下下去,或许这才是夏天的尾声...

[图片]


调香心得:

说来好笑,在正式发布出来已经改了两次名字了。最开始叫“乱蝉衰草小池塘”,后来改成“浮生一日凉”。直到...

万里悲风过洞庭,无情芳草自盈盈。

湘妃竹上千斑泪,溅起秋凉又一声。——题记

名称:君山

前调:海洋;中调:莲;后调:药香

(三调是店里精油的名字,不太准确,具体香型详见描述)


香品描述:

糅合着一层清凉感的水生调,缭绕在绿叶香气里扑面而来。那是一个潮湿的天气,上有浓绿的树荫,下有半枯的清莲,远方的草木不经意地繁荣又不经意地衰竭,湿乎乎的泥土上顽强地染着厚重的苔痕。似乎下了一场又一场雨,又似乎会一直一直下下去,或许这才是夏天的尾声...


调香心得:

说来好笑,在正式发布出来已经改了两次名字了。最开始叫“乱蝉衰草小池塘”,后来改成“浮生一日凉”。直到昨晚,忽然惊悟了些什么,遂再次易名“君山”。

这款香是十一假期最后一天调的,彼时刚从岳阳玩完,回到长沙。适逢全湖南大降温,去时35+℃回来只有20℃。抱着最后一晚总得玩点什么的心态,去店里调出了这款馥奇香。只是最初连我自己都没有品出其中的幽深沉寂之感,只觉得“清清凉凉的”,所以叫了小池塘和一日凉两个名字。最近,脑海里猛然浮现起了无边的洞庭湖,清寂的君山岛,刚柔并济的湘妃祠,以及那沉沉的秋风,幽幽的翠竹,方才发觉这灵感的来源。

在改名的同时,写了题记那首绝句。或许对于这款香,没有比这二十八个字更恰当的形容了。

青青子夜

今天份的香水

是人物香水那个系列的曹丕

买的葡萄香精到了,当然是要调一款葡萄味的香水啊。

葡萄味也适合女香,方子改改又调了一款女香。

曹丕的配方

前 葡萄 

    佛手柑 

中 橙花

    海洋 

后 愈疮木 

   公丁香 

   龙涎 

公丁香就是鸡舌香啦。

女香的配方

前 葡萄 ...


是人物香水那个系列的曹丕

买的葡萄香精到了,当然是要调一款葡萄味的香水啊。

葡萄味也适合女香,方子改改又调了一款女香。

曹丕的配方

前 葡萄 

    佛手柑 

中 橙花

    海洋 

后 愈疮木 

   公丁香 

   龙涎 

公丁香就是鸡舌香啦。

女香的配方

前 葡萄 

    佛手柑 

中 橙花 

    香草 

    尤加利 

后 琥珀 

    麝香 

试香以后,魏文帝就在试香纸上是愈疮木的味道。女款则是香草味。

这个香草香精没到手之前我还在想是什么仙女小清新的香气呢。拿到手,我去,这不就是小时候吃那个冰淇淋的味道嘛😂




北城
客定·胧曦(ED...

客定·胧曦(EDP)


夜月朝曦两不分

--------------------------------------

前调:薄荷 紫罗兰

中调:玫瑰 天竺葵 老鹳草

后调:紫檀 沉香 龙涎香

--------------------------------------

香气轻柔馥郁的一只木质花香调复方客定.


酒液般微凉醇厚的香气现于空气伊始便铺开,紫罗兰的柔软芬芳抹去薄荷的辛凉,只余清爽的微香荡漾其里.


前中香韵变化极快,紫罗兰温柔引出玫瑰的馥郁,老鹳草则延续了此前来源于薄荷的清凉,将花朵中本存的甜意释...

客定·胧曦(EDP)


夜月朝曦两不分

--------------------------------------

前调:薄荷 紫罗兰

中调:玫瑰 天竺葵 老鹳草

后调:紫檀 沉香 龙涎香

--------------------------------------

香气轻柔馥郁的一只木质花香调复方客定.


酒液般微凉醇厚的香气现于空气伊始便铺开,紫罗兰的柔软芬芳抹去薄荷的辛凉,只余清爽的微香荡漾其里.


前中香韵变化极快,紫罗兰温柔引出玫瑰的馥郁,老鹳草则延续了此前来源于薄荷的清凉,将花朵中本存的甜意释开,唯存浮活的馥郁,天竺葵似为香程中花的香韵描续了延伸开来的延长线,花香萦绕不息却不鲜明,如晨曦初现时朦胧美好的雾气.


紫檀显露时展出一瞬柔和的甜意,但这份香甜恰似花朵于晨间初开时一瞬的堆积,待甜意散尽,其下木质感渐渐明晰,与沉香糅于一处,在凉意中尽显沉厚馥郁,龙涎香如雾气般轻柔弥散其间,浸润了风,也软化了光明,待雾气随时间渐薄渐轻,才隐约窥见些许安稳而古旧的余烬.

--------------------------------------


非常温和且香气较显的一只,前调留存时间短,除初始的清透之外直至消失都呈现一种稳定而柔和的朦胧感,推荐花香调爱好者尝试.

北城
客定·宁静园庭(...

客定·宁静园庭(EDP)


飘如陌上尘.

--------------------------------------

前调:薰衣草 鼠尾草

中调:雪松 玫瑰 老鹳草

后调:沉香 熏香豆 

--------------------------------------

清凉而香气明晰的一支复方冷调客定.


初嗅是清新并隐含一丝凉意的鼠尾草香气,如初秋时集聚于初黄草叶上的露水,草木之外不至彻骨,却已初现寒凉.  不及那一点微末的甜意铺展,稀释后的薰衣草香便在其中现出毫厘,不过分张扬,却仍可称鲜明...

客定·宁静园庭(EDP)


飘如陌上尘.

--------------------------------------

前调:薰衣草 鼠尾草

中调:雪松 玫瑰 老鹳草

后调:沉香 熏香豆 

--------------------------------------

清凉而香气明晰的一支复方冷调客定.


初嗅是清新并隐含一丝凉意的鼠尾草香气,如初秋时集聚于初黄草叶上的露水,草木之外不至彻骨,却已初现寒凉.  不及那一点微末的甜意铺展,稀释后的薰衣草香便在其中现出毫厘,不过分张扬,却仍可称鲜明.


松针香以一种相对和缓的方式渗入其里,木质在其中被花香掩去,老鹳草则平和地贯彻着自伊始时沿袭下的凉意,玫瑰经风后仅余些许难辨的余韵,凉露带走其间馥郁.


沉香与熏草豆的糅合仿若寒凉时分裹覆于身的柔软织物,冷意并未直接褪去,但一点柔软已以其为根基蔓延铺及,并不急躁,如壁炉里闷闷燃烧的松木柴薪,宁和平静,只有贴得极近时,可隐约觉察些许脂粉的余烬.

--------------------------------------


将芬芳寒凉贯彻始终的一支,香气持续性较好,没有断层,但起伏不大,可称稳定.


融合度较高,大多数时候难以觉察单一一种味道,无冲突也无跳脱,自生宁静.


隐含安抚感,非是醒目的同行而是沉默的陪伴,如无人知晓处一座晨雾弥漫的园庭,雾气散去又凝聚,始终平和如一,永恒相伴,亘古寂静.

东云彰人先生真帅×

有无妈咪来一起吃ww

调价按照跨盒调的优先,b盒没人吃按照单盒调价买a盒

有想法的妈咪记得看下下面评论区,会不定时更新余量【记得一定要康哦w】

p1为单盒调价加一配排谷剩余图

p2为跨盒调价【优先】

p5为单领毯子【或者地毯?】

p6为所以谷的单个均价,会进行调价


有意向的妈咪可以私聊我或者加我QQ,扣扣放评论区了w

有无妈咪来一起吃ww

调价按照跨盒调的优先,b盒没人吃按照单盒调价买a盒

有想法的妈咪记得看下下面评论区,会不定时更新余量【记得一定要康哦w】

p1为单盒调价加一配排谷剩余图

p2为跨盒调价【优先】

p5为单领毯子【或者地毯?】

p6为所以谷的单个均价,会进行调价


有意向的妈咪可以私聊我或者加我QQ,扣扣放评论区了w

青青子夜

朋友开了一个工作室,有个项目是调香。今天有空就去玩玩。预想是搞一下大魏人物系列的。时间有限,有些人也没想好怎么调。这次就搞了两个。

金色盖子的是钟繇,银色盖子的是荀攸。

配方嘛,懂的都懂😂😂没想到还有花椒味的精油。那必然要给钟繇了。荀攸其实也没太想好。就以琥珀为主了。毕竟松香化琥珀嘛。😂

朋友开了一个工作室,有个项目是调香。今天有空就去玩玩。预想是搞一下大魏人物系列的。时间有限,有些人也没想好怎么调。这次就搞了两个。

金色盖子的是钟繇,银色盖子的是荀攸。

配方嘛,懂的都懂😂😂没想到还有花椒味的精油。那必然要给钟繇了。荀攸其实也没太想好。就以琥珀为主了。毕竟松香化琥珀嘛。😂

北城
客定·龙血蔷薇(...

客定·龙血蔷薇(EDP)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

前调:杜松 薄荷 艾草 

中调:玫瑰 雪松 广藿香 藏红花

后调:黑檀 杉木 白松香

--------------------------------------

一只冷感与芬芳并存的冷调复杂复方客定.


曝露空气的瞬间显露开来的便是杜松衔引而来的冷冽的酒香,如暗里递来一支正抵额头的左轮,艾草泛涩的微苦涮去薄荷最辛辣浓重的部分,仍遗下有如金属贴近血肉般鲜明的...

客定·龙血蔷薇(EDP)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

前调:杜松 薄荷 艾草 

中调:玫瑰 雪松 广藿香 藏红花

后调:黑檀 杉木 白松香

--------------------------------------

一只冷感与芬芳并存的冷调复杂复方客定.


曝露空气的瞬间显露开来的便是杜松衔引而来的冷冽的酒香,如暗里递来一支正抵额头的左轮,艾草泛涩的微苦涮去薄荷最辛辣浓重的部分,仍遗下有如金属贴近血肉般鲜明的冷香.


玫瑰与松针在冷韵边缘压抑片刻后齐齐迸出,藏红花于芬芳上覆一层冷涩,玫瑰封冻深雪下,雪水稀释后的余香依托草木辛凉肆意浮活生长,毫无甜美馥郁,反与松针共微苦陈旧的广藿香一道,糅生一种近乎金属的气味,有如过冷的酒,亦如苦涩的泪,是时间愈久,愈显苦涩寒凉的陈酿.


单薄却悠长的冷香随时间推移渐失潮意与芬芳,白松渐显,转为一种低迷而纯粹的冷感,如微醺时离散变换的思绪,深嗅后隐生些许黑檀糅合杉木带来的微末甜意,成为千帆过尽洞悉众生皆苦后的一点不足为道的细碎回甘.

--------------------------------------

纯冷调,凉意从头至尾非常稳定没有丝毫回暖,混合了酒液的辛涩和不那么明晰的花朵芬芳. 其间夹带些许金属气息,虽有木质成分但感触接近于近无,推荐冷调酒香爱好者尝试.

楠泽曦

镜中人

“我亲爱的女王陛下,我来了,不知您深夜召我来,是有什么事?”海伦娜说着进入了女王的寝殿。

       女王见她来了,高兴地迎接到:“哦,亲爱的海伦娜公爵,你来了,快坐下,我们聊聊。”

      “是,女王陛下。”海伦娜行礼说道。

      “你知道的,北边那个山庄,一直让我忧心,那些暴民回制造恐慌的,近期和法国的战争吃紧,英国此刻内外受敌,所以我希望你去帮我解决掉国内的麻烦。”...


“我亲爱的女王陛下,我来了,不知您深夜召我来,是有什么事?”海伦娜说着进入了女王的寝殿。

       女王见她来了,高兴地迎接到:“哦,亲爱的海伦娜公爵,你来了,快坐下,我们聊聊。”

      “是,女王陛下。”海伦娜行礼说道。

      “你知道的,北边那个山庄,一直让我忧心,那些暴民回制造恐慌的,近期和法国的战争吃紧,英国此刻内外受敌,所以我希望你去帮我解决掉国内的麻烦。”

      “北边的山庄…那里不是一片废墟吗?暴民?陛下恕罪,我这几年在府邸修养,我的眼睛,您也知道的……”

       “真是抱歉,提起你的伤心事了。是这样,几个月前,那片废墟里住进了一群‘老鼠’,每天嚷着让我退位、下台,还他们一个公道。很可笑不是吗?”

       “哦,是的陛下,这确实很可笑,也不可原谅。”

        “是吧,他们还上街游行,警卫派出去了好几拨,可他们总会用些诡计打伤派出去的人,你心思缜密,这事给你再合适不过了,你意下如何?”

        “唔…女王陛下既然开口了,我依然是义不容辞。”

        “好,那就这么定了,事成之后,我一定会好好奖励你的~”

       “遵命,我的陛下,那我先退下了。”

       “嗯,你去吧,对了海伦娜公爵,事不宜迟,你明天就出发吧。”

       “这么匆忙?好吧…”海伦娜有些诧异的问道。

        “嗯……”

         海伦娜回到府邸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我回来了,亲爱的美智子。”

        “哦,亲爱的公爵大人,您回来了!”美智子热情的回道。语闭,美智子便从客厅的沙发上起身走进厨房,冲了杯热牛奶,然后拿起毯子和牛奶走向海伦娜。

       她将热的牛奶递给海伦娜,然后轻声地问道:“怎么了?公爵大人,女王叫你过去说了什么吗?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啊。”一边说着,一边把毯子给海伦娜盖上。

       “哦,不,没什么,你知道的,我眼盲,做不了什么大事,除了匪乱罢了,还有,谢谢你的热牛奶。”

       “不用客气,公爵大人,去洗个澡吧,然后好好睡一觉。”

       “也好。哦,对了,叫人去收拾行李,把马喂饱,我明天就要启程。”说完,海伦娜走上了楼梯。

       “明天?这么匆忙?”美智子有些吃惊的问道。

       “哦,是的,陛下,希望我尽快动身。说来,你知道近几个月的暴民游行、伤人的事吗?我怎么闻所未闻?”海伦娜停下脚步,缓缓的回过头问道。

       “暴民?北边的?”

       “是,你知道?怎么不告诉我?”

       “哦,没有,只是听说过,怕您伤神,就没告诉您。”

       “听谁说的?我之前上街怎么没听到?”

        “半个多月前的事了,那天我去城外给您采鲜花的时候,遇见奈布先生了,他受了伤,我给他找了医生,问了他两句”

      “哦,这样啊。没什么事,我先上去了,刚才吩咐的事,早些去办。另外,你这次就留在家里吧。”

      “公爵大人的意思是,不要我同行吗?可是,您确定吗?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

       “我非常确定我的决定,美智子小姐,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多问的好。”

      “哦,好吧。”

       说完,二人各自散去。海伦娜神色如常,没有波澜。

       第二天早上,女公爵府上的雾气还未散去,海伦娜便坐上了前往北方废墟山庄的马车。

       那座山庄曾是女王在北方山脉的避暑行宫,后来,邻国侵犯,山庄就毁了,女王也险些被俘。

       海伦娜坐在马车上,回忆着那场战争,血液、尸体、哀嚎声充斥着海伦娜脑中的世界,这让她感到非常头疼。海伦娜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

       看着窗外的景色一点点的荒凉,海伦娜心中也越来越复杂。

       “公爵大人,我们到了。”

       “到了?这么快……”海伦娜正想掀开帘子质问车夫,利器刺破帘子的声音就从她面前传来。

       “你们是谁?”

       “土匪,您该知道土匪的目的,只不过公爵大人,除了钱,您还要把命留下,要是你报警,我的麻烦就大了,不是吗?”

       闻言,海伦娜轻笑一声说:“就算我要死,也要死个明白,不是吗?你说你是土匪,一个土匪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呢?我可是特意换了辆普通人家的马车,而且我鲜少来这里,听你的声音,可不像这儿或首都的人。”

        “公爵大人英明啊~但是一个死人不需要知道这些!”语毕,帘子那边的人冲了上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马车也开始颠簸,海伦娜重心不稳,倒在了坐垫上,恰好躲过了刺向她的匕首。

      海伦娜有些慌张,她不想就这么白白地死在路上,她有些后悔,昨天晚上的决定。只让一位驾车的仆人跟着,此刻,那仆人恐怕也是身首异处了。

      “中爵大人还真是幸运呢,居然躲过去了,只是接下来,啊哈哈哈哈……可能会有些疼哦~”

       过往回忆如走马灯一般闪过,海伦娜紧紧握着那根盲杖,闭紧了双眼,吞了口口水,静待死亡。

       就在海伦娜的脖子感到凉意的刹那,炽热的液体伴随着“土匪”的惨叫,见到海伦娜的脸上,和身上。

       海伦娜知道‘得救了’。

       海伦娜惊魂未定,血腥味充斥着整辆马车,刺激着海伦娜的神经。

       ‘那个土匪死了,是谁来了?’海伦娜这样想着,随即开口问道:“你是谁?”

       “公爵大人,是我,美智子。”

        闻言,海伦娜暗自松了口气,她抬起手,在空中挥舞,摸索着什么。美智子见状,赶忙握紧了海伦娜的手,说:“公爵大人,我在这,没事了。”

       海伦娜颤抖着声音回应道:“嗯,没事了…没事了…”可能连海伦娜自己都没注意到,此刻的她,整个人都在发抖,浑身冷的要命。

       美智子看着眼前如此狼狈的女公爵,心中不忍,上前抱紧了她,不断地用手轻拍海伦娜的背,安抚她。

       海伦娜因为在美智子的怀里,不断的回想着刚才的事。任由着美智子这般无礼的举动。

       大约过了一个半个小时,海伦娜冷静了下来,离开美智子的怀抱,说:“好了,谢谢你及时赶过来救我,不过你怎么知道我会有危险?”

        “哦…额,说来惭愧,公爵您这次不让我跟着,您的眼睛又…我放心不下你,所以一直在后面跟着,但是怕你发现后赶我走,就没敢靠太近。”

       “只是这样?好吧,如今也只有你了,走吧,我可不想一直这样,我要沐浴。”

        “好的,公爵大人。”美智子高兴的回答。

        夜里,他们来到了一家旅店,修整了一下,第二天继续启程,大概过了三天,海伦娜终于来到了那片废墟。

       望着眼前的废墟,海伦娜回忆着过往,回忆着他和维多利亚曾经的欢乐,关于这座山庄的过往,他们曾经是那么要好的朋友,可如今生分的只剩君臣之义。

       敌国趁守备松懈时偷袭山庄,侵入女王的寝殿。要挟英国,女王也因此被囚数日。数日之后,英国精兵潜入敌营,用“狸猫换太子”之计救出女王,前方士兵才得以攻破敌方。

       从那之后,女王修养了段时间,但之后便像换了个人似的,对以往的心腹大臣愈发疏远。甚至连她也……

       回忆拉回现在,如今这片曾经承载着她们许回忆的土地满目疮痍。还有许多的疑点埋藏在这。

      “公爵大人?公爵大人?” 美智子的声音将海伦娜从沉默中拉出。

      “怎么了?”

      “我看您一直在发呆,是想到什么事了吗?”

      “往事罢了,没什么。”

      “哦。原来是这样。”美智子点点头说道。

      “对了,美智子,你来我身边几年了?”

      “唔,约莫三年了吧。”

      “三年了…挺久的了,你…想回家去吗?”

      “不想,东京的街道到处都是沼泽泥潭,空气里除了腐烂的气味什么也没有,是您将我带出来的,如今我重新站在太阳下,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个普通人,怎么会想回去呢?”

       海伦娜听她言辞恳切地说完这些话,叹了口气,说:“但愿如此吧。”

      “嗯?公爵大人是要赶我走吗?”美智子有些惊恐地问道。

     “不是,我只是担心完不成女王的任务。有些冷了,回去吧!”

     “嗯,公爵大人别担心,我会保护好您的。”

     “嗯。”

       两人在草地上走着,风吹过灌木,树叶簌簌豹声音在耳边回响,偶尔几声鸟鸣划破寂静。

      荒凉,这地方太荒了,简直荒凉得可怕。

      海伦娜放大了声音:“美智子,我鞋带散了,给我系上。”

     “好的。”美智子同样大声地回道。

     等美智子弯下腰去,海子那边在她耳边低声说:“有东西靠近了,你该知道怎么做吧。”

     “是的,公爵大人,我知道。”语毕,美智子蹲下身去,佯装系鞋带,等声音靠近些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声源,惨叫声,大口喘息的声音此起彼伏,血腥味再次弥漫开来。

       “留活口!”海伦娜大声喊道。

       “遵命。”

       十几分钟恶战之后,“硝烟终于平息”,美智子将‘贼人’绑在离海伦娜最近的石柱上,擦了擦手,搀着海伦娜走过去。

       “谁派你们来的?”海伦娜冷静的问。

       “没有谁,成王败寇,你要杀就杀,哪来那么多废话?”艾玛.伍兹说。

       “就是!”其他人附和道。

       “好吧,既然你一心求死的话…不过,只是直接杀了你们的话,可久没得玩了~”

       “疯子!你这个疯子!”约瑟夫惊恐的说道。

       “哈哈哈哈~多谢夸奖~美智子,去废墟里面找找,有没有保存比较完好的宫殿,收拾出来,我们今晚住这。”

       “遵命,我亲爱的公爵大人~”说完,美智子便转身朝废墟走去。

       “你要杀就杀,给个痛快!当心你死后下地狱!”菲欧娜说道。

       “就是!疯子!”艾玛.伍兹附和道。

        渐渐的,海伦娜耳边只剩一群人的争吵,不再有脚步声。

       “好了,现在只剩我们了,我们聊聊吧,准确的说,我们做个交易,我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也告诉我一件事,怎么样?”海伦娜一转之前病态的语气说。

      “哦?这就奇怪了,你是公爵大人,是‘女王大人’的心腹走狗,你怎么会有不知道的事呢?”菲欧娜疑惑,又气愤地说道。

     “就是!别再是框我们的吧!”薇拉说道。

     “对啊!我可不想死的这么憋屈”约瑟夫说。

     “当然会呀,为什么不呢?”海伦娜轻笑一声说,“女王的心腹走狗?是啊,我是,我是维多利亚的心腹,不是现在这个。”

      “你知道些什么?”菲欧娜一转之前的语气,冷静又疑惑地问道。

      “不知道,只是怀疑,所以想找你们确认一下。”

       “我突然对您方才的提议有了兴趣,对了,初次见面,我叫菲欧娜,亲爱的公爵阁下。”

       “海伦娜。”

       “菲欧娜等等!你就这么答应了,万一他使诈怎么办?”约瑟夫见情况不对,赶忙说道。

      “呐…呐个,我觉得,约瑟夫先生说的…有道理。”一个温和的男声怯生生的说。

     “谢谢你,卡尔先生!”  约瑟夫感谢的说道。

      卡尔闻言腼腆的点了点头,耳朵变得通红。

      “这样吧,只要你们愿意相信我,并且帮我做些事情,我能保证你们所有人的安全,就算事情不成。”

      “你拿什么保证?”

      “我的性命。”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纷纷陷入沉默,过了一阵,菲欧娜开口说道:“现在的女娃确实是假的,她和真正的维多利亚长的一模一样,像照镜子,那是,镜中人。”

      “镜中人?你们是如何知道的?”

      “半年前,女王修养好之后,性情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所以我用水晶球占卜了一下,让我发现了这件事。”

       “连你们也发现她变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镜中人,她不甘心,只做一个影子,在某天出来,和当初入侵的敌国做交易,让他代替真正的女王被救,出去之后,会阻止前线的进攻,然后将北边这城池让给他们,只不过被救出去之后,她反悔了,任由皇室精兵攻破敌国阵营。”

      “那真正的维多利亚呢?她还活着吗?”

      “她还活着,真正的维多利亚要是死了,镜中人也会死。真正的维多利亚,我也看不清她到底在哪。”

       “那公爵呢?为什么要支开您的部下?”

       “美智子她…不是我的部下,她是镜中人的部下。最近几年,我的行踪,不为女王所知的行踪,全部被她知道,还会时不时写信给我,就不要到处乱跑我身边知道行踪的人,除了她,也没有别人了。”

       “公爵大人……这真是不幸。”薇拉说。

       “你们谁有刀?”

       “你想做什么?”

       “首先得让你们顺利逃走,我有带血包,你们藏在身上,一会我亲自来。”说完,海伦娜从口袋中掏出数个血包往前递出。

      “公爵大人,我们,还被绑着呢。”艾玛.伍兹说。

      “哦,真对不起!可我看不见,这可如何是好?”

      “这倒是难住我了。”菲欧娜说道。

      “我有办法了,来不及细说了,你们随机应变。”

      “好”众人齐声说。

       海伦娜站起身来,又飞快的往后倒去,随后大声喊道:“哦!该死!”

       远处的美智子听到动静,赶忙飞奔而来,上前去扶海伦娜。

      “公爵大人,您没事吧?”美智子关切的问。

      “没,不,有事该死的一定是这些混蛋绊倒我的!”

      “呵,走狗,绊你摔倒已经是轻的了?”艾玛.伍兹愤怒的说道。

      “就是!走狗!呸!怎么没摔死你?!”

      “好啊,你们既然你们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们!美智子!”

      “遵命,公爵大人。”语毕,美智子缓步向菲欧娜她们走去,刚抬起手,打算将手中的刀刺向眼前的‘贼人’时,海伦娜突然开口说道:“等等,把刀给我,我想亲自动手。”

       “好的,公爵大人。”

       “我告诉你,走狗,我的朋友们一定会为我们报仇的!”约瑟夫说道。

       “好啊,那就看看有没有那一天吧?美智子,告诉我他们的位置。”

       “公爵大人,在您正前方五步的位置。”美智子说道。

      等美智子说完,海伦那边向前走了五步,然后说:“离远点位置给别人血贱到你身上,我可不想回去时,一马车的腥味。”

       “哦,当然,公爵大人。”

       随后,海伦娜蹲了下去,伸出左手摸索,指腹触碰到菲欧娜的脖颈时,佯装用力的样子轻捏住了菲欧娜那个脖子,刺向了自己手臂上离菲欧娜脖子最近的地方,用力的往下刺去,越来越深。

       血液飞溅开来,见到海伦娜的脸上,也顺着海伦娜的手流到菲欧娜的脖子上,菲欧娜作势痛苦的叫出了声,随后垂下头去。

       接下来的几个也如法炮制,剧烈的疼痛让海伦娜感到愈发清醒,整个人也觉得越来越冷,她疼得想叫出来。

       美智子就在边上,她绝不能露出破绽。必须忍下来,脸上不能有任何痛苦的表情。

       在所有人带着旭红的玫瑰倒下之时,海伦娜将到往后递,说:“还你,把尸体扔……算了,就留在这吧,等着野兽的吃掉他们。这里脏死了,赶快回旅店,我要洗澡。”海伦娜把手藏在斗篷里,站起身来。

       “好的,公爵大人。”

       夜晚,海伦娜坐在浴缸里,心里想着接下来的事。他让美智子下去准备热牛奶和甜食,自己脱去斗篷,还有里衣,小心摸索着进入浴缸,现在得想个办法掩盖伤口。

       好另一边菲欧娜一行人也被确认安全后出现的伙伴们救下。

      “美智子!美智子!快来!有小偷!”海龙那惊恐的大声喊着。

       美智子闻言,飞快地赶到,旅店里的其他人的人也赶来凑热闹。到了现场,未知子只看到一个黑影飞离窗外,而海伦娜则极为不雅的倒在浴缸中,手上还有一个一直流血的口子。

       周围围观的人指点,议论着海伦娜。

      “美智子,帮我,我……”海伦娜心里想着:“至少,糊弄过去了”

       海伦那颤抖的声音说着,话还没说完,美智子便用厚厚的浴巾,严严实实地包裹住海伦娜的身子,轻声说:“公爵大人,别担心,等我处理完这些人,马上带你去医院。”

      不过一会儿,嘈杂声和议论声全都消失了。

      “你把他们杀了吗?”

       “没有,您说过不让我随意杀人,我只是戳瞎了他们的眼睛,还有拔了他们的舌头。”

       “下不为例…美智子,我好疼。”

        “好,我知道了。”说完,美智子就抱起海伦娜往医院赶去。

       包扎好了伤口,海伦娜躺在医院的床上休息。

      “美智子,我饿了,我要热牛奶,还有可可蛋糕。”海伦娜缓缓的开口说道。

      “好,我去准备。”

       用过餐后,海伦娜说:“美智子,保护我最后半个月你就回去吧。”

      “是我那里做的不好吗?我可以改的公爵大人。”美智子惊慌的说。

       “不,你很好,就是因为你太好了。所以我不能一直依靠着你,不是吗?”

       “不是的,公爵大人,我是您最坚实的左膀右臂,您可以依靠我!您一定是困了才会这么说的,好了,公爵大人,好好休息,不要再说这个了,好不好?”

       “……嗯……”

       后来的日子,海伦娜休养的十日期间买了不少布匹,还有首饰,以及其他一些细软物件。

       在修养的时候,菲欧娜他们偷偷来看望过她,医生帮他们联络。

      回首都的前一天晚上,海伦娜偷偷进了菲欧娜她们,让他们藏在装布匹的箱子里,和她一起回首都。

       回到首都府邸之后,海伦娜沐浴之后,进宫,面见了女王,汇报工作。

       而菲欧娜他们则趁机离开箱子,然后易容了一番,伪装了个身份混入人群之中。

      “见过,女王陛下。”

      “哦,亲爱的,你回来了,快和我说说怎么样了?”

      “任务完成的非常顺利,杀了一批土匪,不敢再闹了。接下来,再由皇室出兵,就能更方便,快速的彻底围剿他们了。”

      “哦,亲爱的,你做的很好,你想要什么奖励?”

      “哦,陛下真是客气了。您知道的,我一向爱吃甜食,城里最大的那家甜品店不错,我一直想买下他们的手艺,不如就那个吧。”

      “哦,亲爱的,你放心,我一定会满足你的,你先回去吧,明天,你只能吃到他们家的甜品了。”

       “多谢陛下,那么陛下,我先告辞了,哦,对了,陛下,这几天很忙吧,可以好好休息。过几周就是您的生日了。”

        “哦,天呐,多亏你提醒,我都忙忘了~”

        “不用客气,女王陛下,那么再见,陛下。”

       ……

       一周后,宫殿的花园里,摆满了生日的装饰物,鲜花,绸缎,美食,还有红酒,装饰着整个花园,这是女王的生日宴会,喷泉边,有一个小舞台,据说,女王请了当地最火的乐队和杂技团表演。

      “亲爱的女王陛下,我仅代表我们马戏团,向您表示最诚挚的祝福,生日快乐,亲爱的女王陛下。”菲欧娜行礼说。

      “免礼,免礼。哦亲爱的,你真会说话,以后就留在宫殿吧,怎么样?”维多利亚笑嘻嘻的说。

       “哦,这是真的吗?我的陛下,我真是太荣幸了,那就多谢陛下的抬爱了~”菲欧娜说道。

       “哦亲爱的,不必客气。”

        “亲爱的女王陛下,生日快乐,我托人给您定制了一款特别的蛋糕,您看看怎么样?”海伦娜行了礼说道。

       “哦天呐,亲爱的你真贴心,快让我看看,它长什么样。”

        “好的,我亲爱的女王大人~”

        随着红布掀开,一个精美的蛋糕显露在众人面前,雪白的底座点缀着海蓝色的珍珠,和波浪,立于那上面的是一个少女和花腾垂挂的拱门,周围有鲜花围绕,美极了。

       “哦天呐,亲爱的,她真是太美了,那是我对吗?真传神~”

       “多谢陛下夸赞,宴会快开始了对吗,一定有很多点心对吗?我都等不及了~”

       “是的,亲爱的,你还是个以前一样爱吃甜食啊,记得不要吃太多了哦,小心又闹肚子。”

        “…啊,是的,我会注意的。”海伦娜行过礼就退了下去。

       宴会上,贵族们围着喷泉起舞,而海伦娜则在边上吃点心,她看不见,无法融入进去。

       刚才维多利亚让她注意的时候,真的好想当初真正的维多利亚一样,一瞬间分不清当下。

       过了一会,海伦娜佯装吃多了闹肚子,让美智子去告知维多利亚,然后在原地等她,自己先和女仆去解决。

       女仆为海伦娜关门时,藏在暗处的薇拉出来打晕了她。

      听到动静后,海伦娜开口说:“走吧,去找找,这宫殿是新的,我不熟悉,一间一间来吧。”

      “一间一间找?这也太麻烦了,我有办法。来吧,公爵大人,大概往前十步。”

      “谢谢,薇拉。”

      “不用客气,公爵大人。”

       薇拉搀着海伦娜往前走着,看见途中路过的女仆,说道:“那边那个姐姐,能帮个忙吗?”

      女仆回过头,见到一旁的海伦娜,行礼到:“见过公爵大人。”

     “不必多礼,你和我朋友说吧。”

     “是。这位小姐,请问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到你的吗?”

     “是这样的,今天女王高兴,想留我们马戏团在宫殿里,这会休息,我想先转转,以免走错了房间,您能带我们转转吗?”

     “哦,当然,这边请。”

     “谢谢…”

     ……………

      “这间房间是个禁忌,女王曾下令谁也不能进去,打扫也不行,你们以后住进来,可要避这些走。”

      “哦天呐,真是多亏你了。不然我都不知道呢,到时候要是误闯了,可就小命不保了。”

      “不必客气,我应该的,我还有些事,先去忙了,你们请便。”说完,行了个礼,退下了。

       薇拉小声说:“你看,这不就找到了?”

       “做的不错,真有你的。”

       “那是。”

       薇拉推开门,抚着海伦娜一同进去这个房间。

       房间里几乎没什么东西,只有一面镜子,还有几个放着蜡烛的柜子。

      “这里什么都没有。”

      “有没有什么比较干净的地方?”

      “只有那面镜子了。”

      “菲欧娜说现在的女王是镜中人,那么,镜子里一定还有一个空间。”

      “有道理,走吧。”

      “嗯”

       她们伸出手,触摸那面镜子,但是手指传来的感觉不像是镜子,什么也没有,是空的!

     “进去吧。”

     “嗯。”

      走进这面镜子,里面很宽阔,这个布置像是一间卧房。

    “维多利亚?”海伦娜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是,海伦娜吗?你来救我了?!”

    “是的,是的,是我!维多利亚,你在哪里?”

     “衣帽间的尽头,海伦娜,你小心一点!”

     “好的。”

     “公爵大人,这边。这真是太好了!”

     “是的。”海伦娜激动的说

       二人一路走到衣帽间,将被绑在椅子上的维多利亚救下来。

      一路顺利地离开那面镜子。

     “不对,不对劲!”海伦娜突然紧张地说。

     “什么不对?”薇拉问道。

     “一切都太顺利,我离开这么久,那个冒牌货一定留意到了,更何况还有美智子。”

     “哈哈哈哈哈,我亲爱的海伦娜公爵,你真是太机智了,我都忍不住为你鼓掌了。”镜中人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镜中人也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到底想干什么!”维多利亚愤怒的说。

     “干什么?您不是很清楚嘛?您要是乖乖呆在镜子里,不就好了嘛,何必呢,弄得你们全军覆灭呢~哈哈哈哈”

     “全军覆没?你还真是愚蠢呢,你以为我们会孤身前来吗?”薇拉嘲笑的说道。

       随后,薇拉吹了把手指放在嘴边,吹了个口哨。不一会儿,艾玛.伍兹等人从四面八方赶到,包围住了镜中人。

      见状,镜中人只是轻笑一声,说:“美智子,还不来吗?”

     “这不是来了吗~”美智子的声音响起。随后,一声声惨叫声此起彼伏。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包围着的人都倒下了。

       美智子掸了掸衣服上的灰,然后从容且优雅的站到镜中人的背后。

      “这一天果然还是来了吗?”海伦娜这样想到。

      “美智子,我不怨你。”海伦娜冷静的说,眼神中只剩冷漠。

      “您果然早就知道。”美智子说。

      “是。”

      “公爵大人,和她废什么话,养不熟的东西,她只是个杀手!就算是豁出这条命也不会让你得逞的!我还有很多同伴会接二连三的赶来的!”

      “负隅顽抗,哼,够了,真是聒噪,美智子,动手,这次可不要再失手了,我先回去休息了,你知道后果的。”说完镜中人转过身向房间有去。

      “遵命,我亲爱的女王……”话还没说完,美智子便拿着刀刺向镜中人。

      “很好,美智子,你背叛了我!”躲过那一刀的镜中人愤怒的说道。

      “女王陛下怎么这么说?我可从来没有背叛您,我的主人可一直都是海伦娜公爵。”

       海伦娜闻言一愣,她怎么也没想到美智子潜藏了那么久,居然会背叛假女王。

      “海伦娜,你有一位不错的部下。”维多利亚感叹道。

      “不,维多利亚,她不是我的部下,她是我的朋友,和除你之外的依靠。”

      “公爵大人,谢谢。”美智子感动的说。

      “够了,我可不是来听你们歌颂友情的,既然如此,那你们一个都不能活着了!”说完,镜中人从口袋中掏出匕首,刺向海伦娜。

       美智子见状,飞快得用刀当下镜中人的匕首,轻笑一声说道:“想伤害公爵大人的话,得先让我倒下呢,陛下~”

      “哼,你可真是条好狗啊,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背叛我,美智子小姐!”说话间,镜中人的匕首绕过美智子的刀,直向着美智子的脖颈冲去。

       “小心啊!美智子小姐!”薇拉说道。

       美智子也应声往下仰去,顺势抬脚,踢掉了镜中人的匕首,然后又迅速站起身,将刀架在了镜中人的肩膀上。

      “你输了,亲爱的陛下~”美智子说道。

      “耶!干得漂亮,美智子小姐!”薇拉激动地说道。

      “干的不错,美智子。”海伦娜也附和道。

      “谢谢,非常感谢。”

      “哼,虚伪。”镜中人不屑的说。

      “那就当是夸赞吧,为了感谢您的夸赞,那就送您愉快的上路吧~”语毕,美智子的刀便划破了镜中人的脖颈。

       镜中人随之化作碎片掉在地上,然后随着风飘散成轻烟,消失在空气中。

      “公爵大人,我们成功了。”薇拉激动的说,“好了好了,朋友们游戏结束了!”

      “哎呦,终于好了,地板上凉死了!”艾玛说。

      “是啊,是啊!”其他人附和道。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说好了的?”海伦娜好奇的问。

      “嗯,是这样没错,我们入宫前美智子小姐来找过我们。怎么样公爵大人,我的演技不错吧!”薇拉有些骄傲地说。

      “你怎么只说你自己的?我们呢?”艾玛说。

       “公爵大人,很抱歉瞒了您这么久。”美智子低下头说。

       “又不是坏事,不必道歉。”海伦娜语气温柔的说。

      “是。公爵大人刚才说,我们是朋友,对吗?”

      “是,美智子,我们是朋友,我知道,你想直呼我的名字很久了,对吗?”

      “公爵大人见笑了,真是不好意思,公爵……海伦娜。”

      “好了好了,女士们,别在这说,宴会还没结束对吗?我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宴,一起去吧~”

     “好!”众人齐声说,然后一道往王宫花园的宴会上走去。

       将来会有很美好的日子等待着人们去探索。

北城
客定·庭绪(ED...

客定·庭绪(EDP)


天际晴云舒复卷,庭中风絮去还来

--------------------------------------

前调:鸢尾 老鹳草 常青藤 

中调:沉香 桂花 马鞭草

后调:檀香 楠木 马黛茶

--------------------------------------


舒缓宁静的一只复杂复方客定.


最先散入空气的是一阵温和舒缓的淡香,隐含些许常青藤带来的草木气息,却不辛不涩,鸢尾的回温虽未抹平香气间隐蕴的凉意,却也平添了一重柔和于清凉之上.


桂香凸显的瞬间...

客定·庭绪(EDP)


天际晴云舒复卷,庭中风絮去还来

--------------------------------------

前调:鸢尾 老鹳草 常青藤 

中调:沉香 桂花 马鞭草

后调:檀香 楠木 马黛茶

--------------------------------------


舒缓宁静的一只复杂复方客定.


最先散入空气的是一阵温和舒缓的淡香,隐含些许常青藤带来的草木气息,却不辛不涩,鸢尾的回温虽未抹平香气间隐蕴的凉意,却也平添了一重柔和于清凉之上.


桂香凸显的瞬间可辨一息与马鞭草糅合的茶绪,花香渐渐淡缓,泛微凉而不显,仅在细究时得以辨别毫厘,似出于习惯的隐藏,又似着意引人探寻,如气温适宜的午后,在茶香盘踞的园庭里,以只字片言拼凑和探寻某段难触及的过去.


沉香在一众木香间最先浮出,引带出楠木的坚硬与沉凝,随时间推移檀香渐起,其间沉重逐渐消匿,仅余微末泛暖的木质香气,马黛茶香气不厚,无太多草植气息,细究却仍可查茶的存余,如糖粒堆积于茶杯之底.

--------------------------------------


舒缓平和的一只,虽有花香但不显,茶香为主,整体偏淡偏中性,凉感与暖意并存,香程稳而内敛.

中后显出木质调的沉凝温厚,茶香贯穿头尾却无太多草植的辛涩,稍显古旧.

北城
客定·假面(ED...

客定·假面(EDP)


无解

--------------------------------------------------------

前调:柚子 老鹳草

中调:藏红花 紫罗兰

后调:雪松 沉香 白麝香

--------------------------------------------------------


一只层次感分明的复方冷调花客定.


馥郁寒凉的芬芳自接触空气伊始便迸发出来,柚子清香不厚,与老鹳草被花香稀释的清凉凝合成一种面具般的冷意,如乍见后展露的笑意,矜持但不乏亲切,但细究仍可自细微处觉察...

客定·假面(EDP)


无解

--------------------------------------------------------

前调:柚子 老鹳草

中调:藏红花 紫罗兰

后调:雪松 沉香 白麝香

--------------------------------------------------------


一只层次感分明的复方冷调花客定.


馥郁寒凉的芬芳自接触空气伊始便迸发出来,柚子清香不厚,与老鹳草被花香稀释的清凉凝合成一种面具般的冷意,如乍见后展露的笑意,矜持但不乏亲切,但细究仍可自细微处觉察到违和的刻意,令人一时不知是该假做不知,还是心知肚明地淡然以待.


紫罗兰的温和清甜涮去了藏红花中最锋锐的冷感,如同宴会女主人以折扇以笑容完美掩去心底的漠然,余留些微老旧书卷般隐含芬芳的纸面香,浑不在意各方打探般,礼节周到地引人渐渐行远,陈旧后余香仍浮冷韵幽然,纵知假意,也忍不住想前行一步,试图从层层假面下寻出些真实感.


白麝香的柔和与沉香的木质温厚如裙摆层叠,微末松杉里流出的轻柔一瞬,恰似面对不经意一问时面具自然开裂,但终究唯有一叹,付之无言.


--------------------------------------------------------


贯彻冷感,即便有花香从中调和,冷意也始终可查,于个人而言是画面感较强的一只,中后调时除木香外有淡淡的脂粉气,像破绽,像假面上的一道裂痕,也像失神时无意识的一声叹息.

豆瓣绿

(推文)《有钱君与装穷君》

《有钱君与装穷君》作者:橙子雨(晋江)

文案:

【冷漠脸总裁受】

没人爱老子没关系,老子包了一只超帅的鸭子。

花钱买爱我高兴,有钱任性=w=+

【超帅的鸭子/宠妻狂魔阔少攻】

名下资产是金主π的N次方倍=。=|||

怕你哭才给你养!

如、果、这、都、不、算、爱!

老狗哔受(裴缜)X小狼(Nai)狗攻(韩馥),甜+++

“不想继承家产,只想抱着宝贝儿的大长腿调香水。”

“就是穷,就是需要总裁关爱,撑死不掉马。”

内容标签: 强强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甜文 

主角:裴缜,韩馥 ┃ 配角:易长晴,余闻哲 ...

《有钱君与装穷君》作者:橙子雨(晋江)

文案:

【冷漠脸总裁受】

没人爱老子没关系,老子包了一只超帅的鸭子。

花钱买爱我高兴,有钱任性=w=+

【超帅的鸭子/宠妻狂魔阔少攻】

名下资产是金主π的N次方倍=。=|||

怕你哭才给你养!

如、果、这、都、不、算、爱!

老狗哔受(裴缜)X小狼(Nai)狗攻(韩馥),甜+++

“不想继承家产,只想抱着宝贝儿的大长腿调香水。”

“就是穷,就是需要总裁关爱,撑死不掉马。”

内容标签: 强强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甜文 

主角:裴缜,韩馥 ┃ 配角:易长晴,余闻哲 ┃ 其它:调香师,香

——————————

       裴缜被喜欢的人背叛,对爱情失望至极,决定包养个小鸭子来爽一爽,小鸭子又甜又软,每天“缜缜”,“缜缜”地叫着,把他伺候的舒舒服服,甚至再打一份工要给他买礼物,难得的是他还有罕见的调香天赋,裴缜惜才想把他送去学香,但是韩复只想着要做好本职工作,做一只兢兢业业的小鸭子。裴缜:...... 这么敬业,发个红包奖励一下?

        韩馥几年前就喜欢上了裴缜,但当时裴缜和渣渣在一起,自己还是个小矮个儿,裴缜和渣渣分手的时候,韩馥哭着去表白还被裴缜当成未成年摸摸头然后直接无视了,直到自己长了大长腿大高个儿被裴缜看上提出包养。韩馥:机会来了!

       调香题材的小甜饼,这个题材还挺少见的,还是我不是很吃的年下,但是越看越能咂摸出甜味。题材不熟算什么,年下算什么,只要文笔好一切都不是问题!

…………………………

广播剧:第二期(未完结)

裴缜:卡修【四月一日工作室】

韩馥:天花板【御】

ꉂ(ˊᗜˋ*)

第二期是最近才发布的,嗯,所以虽然更新慢但并没有坑!韩馥叫“缜缜”的时候真的超级甜!!!

北城
客定·酌甜(ED...

客定·酌甜(EDP)


劝君满酌君须醉

--------------------------------------------------------

前调:柠檬 桃子 

中调:檀香 茉莉 白麝香

后调:沉香 龙涎香

--------------------------------------------------------


一只清爽泛甜的冷调复方客定.


扑面而来的即是分明甜蜜的桃子气息,却并非一味甜腻,初始一瞬的甜意极快地被柠檬的清香压抑下去,如同盛夏时分入口的冰饮,淌于舌尖的甘甜消减后,只余芬芳...

客定·酌甜(EDP)


劝君满酌君须醉

--------------------------------------------------------

前调:柠檬 桃子 

中调:檀香 茉莉 白麝香

后调:沉香 龙涎香

--------------------------------------------------------


一只清爽泛甜的冷调复方客定.


扑面而来的即是分明甜蜜的桃子气息,却并非一味甜腻,初始一瞬的甜意极快地被柠檬的清香压抑下去,如同盛夏时分入口的冰饮,淌于舌尖的甘甜消减后,只余芬芳与直入脏腑的畅快凉意.


果香的余韵如若唇舌间残留的些许汁液,在茉莉显露之后变得清甜柔顺,白麝香为甜美轻快更添一重柔和,檀香温厚不显,注视着喧闹平静.


待果香只余最后一缕微末的香甜,沉香便从其中携着木质独有的温厚香气浮现,龙涎香的柔缓绵长伴随渐显,留存成浮华皆尽时温柔而又恒久的一瞥.


--------------------------------------------------------


桃子香甜气息分明的一只,轻快有活力,果香气息满溢,又兼夏日里冰饮一般的清爽,随时间推移柔和成温顺的馥郁.


整体而言轻松日常,前中甜意稍重,后期慢慢转柔转暖,日常无压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