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谍中谍

1153浏览    24参与
妮妮妮妮萨酱
考古---阿汤哥 谍中谍吖!

考古---阿汤哥

谍中谍吖!

考古---阿汤哥

谍中谍吖!

花拾Natsumi
命运对勇士轻语:风暴将至。 勇...

命运对勇士轻语:风暴将至。

勇士低声回应:我就是风暴。

命运对勇士轻语:风暴将至。

勇士低声回应:我就是风暴。

EthanBrandt小站

EB:心累与炸毛2

OOC垃圾车一辆

  参谋的报复来了= =

   SY:http://www.mtslash.net/thread-267624-1-1.html

   WB:https://weibo.com/2087678653/GAoJMkJci

   WB要是图挂了告诉我声,我在评论补上

OOC垃圾车一辆

  参谋的报复来了= =

   SY:http://www.mtslash.net/thread-267624-1-1.html

   WB:https://weibo.com/2087678653/GAoJMkJci

   WB要是图挂了告诉我声,我在评论补上

EthanBrandt小站

EB:心累和炸毛

           论我在看碟6时的脑补

         如果你们喜欢,可以再按照这个基础写篇肉= =

==============================================


“你能想象吗勃兰特?”传奇特工在电话另一边快捉狂了,“万米...

           论我在看碟6时的脑补

         如果你们喜欢,可以再按照这个基础写篇肉= =

==============================================

          

“你能想象吗勃兰特?”传奇特工在电话另一边快捉狂了,“万米高空跳下来,还得去救他,救完还得被他讽刺!”

      “很心累?”首席参谋签下一份文件,笑起来。

       “勃兰特!”知道恋人是在打趣自己,伊森无奈地喊声,却勾起了嘴角,“你什么时候回来。”

        “伊森,别乱来。”勃兰特一边警告,一边将文件递给一位特工,示意他先离开,“你现在做的那档子事可是烫手山芋,CIA盯得很紧。”

        “你到底去哪了?”

        “秘密。”

        “勃兰特……”

        “伊森,尽量让自己活着。”

       近两个月来难得的一次通话,虽说不算很愉快,最起码勃兰特觉得伊森是妥协了。只是,首席参谋当时万万没想到,再次得到那位传奇特工消息的时候,是班吉火急燎原地来求救。

        “勃兰特,你会开飞机吗?”

        “会。”勃兰特皱起眉头,班吉忽然打紧急电话,就为了问他会不会开飞机?

         然而,知道了前因后果,首席参谋用极其低沉,压抑的声音对班吉说,“给我连线伊森。”

         “现在?”班吉有些不好的预感。

          “对。”

           于是——

         “你怎么会在飞机上面?”勃兰特捏了捏鼻梁,开口就问。

         “勃兰特,炸弹就来炸了。”伊森还在努力操稳飞机。

          “所以你是打算开着飞机撞过去吗?”勃兰特忽然呼吸困难地松了松领带。

           “勃兰特,炸弹就来炸了。”

            “Please,炸弹就来炸了。”班吉及时出声,制止两人越来越浓的火药味。

          勃兰特深吸一口气,开始隔着电话教伊森开飞机“拉杆……高度……载重……”

          “拉杆……”伊森一边重复勃兰特的话,一边开始控制飞机。

           勃兰特挂了电话,随后用加密设置拨通了CIA那女人的电话。

          然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勃兰特坐立难安,直到他看见手机上发来一条来自伊森的短信——

          安全


Ekkreth

【MI6】观影后的几句话(少量剧透慎)

谍中谍6中,局长质问伊森亨特:“对你来说,似乎很难在一个人的生命与几百万人的生命之间做出抉择。”表面上看起来,将人命放上数量的天平一称,抉择就可以轻松地做出,而实际上这又谈何容易。正如那“一个人”卢瑟所说:“恕我直言,局长,您当时并不在现场。”卢瑟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一则,置身其中,旁观者(以及事后诸葛亮)的所谓“人命天平”理性理论在朋友受戮的面前显得那么模糊不清。二则,丢了核弹的确将百万人生命置于危险之中,人们虽有深谋远虑、防患未然之说,但终究还是活在当下的。丢了核弹不一定导致灾难(在那一瞬人的思维是有限的,即使伊森真的想到了这个可能,也只能祈祷它不会发生),但离开却必定导致朋友的死亡。若...


谍中谍6中,局长质问伊森亨特:“对你来说,似乎很难在一个人的生命与几百万人的生命之间做出抉择。”表面上看起来,将人命放上数量的天平一称,抉择就可以轻松地做出,而实际上这又谈何容易。正如那“一个人”卢瑟所说:“恕我直言,局长,您当时并不在现场。”卢瑟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一则,置身其中,旁观者(以及事后诸葛亮)的所谓“人命天平”理性理论在朋友受戮的面前显得那么模糊不清。二则,丢了核弹的确将百万人生命置于危险之中,人们虽有深谋远虑、防患未然之说,但终究还是活在当下的。丢了核弹不一定导致灾难(在那一瞬人的思维是有限的,即使伊森真的想到了这个可能,也只能祈祷它不会发生),但离开却必定导致朋友的死亡。若说引爆核弹的过程中还有诸多不确定因素、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那么朋友的血却是一定会染上他的双手,人命在前,如何能弃之不顾。


卢瑟的话中之意,其实也在指责局长站着说话不腰疼。这让我想起了苏格拉底的一个著名论断:“无人明知故犯。”而实际上,多得是以局长为代表的旁观者们批评伊森的这种“明知故犯”的行为。那么,人们为何明知故犯?一种观点是否有理是一回事,是否有效又是另一回事。尽管人们不会反对明显有理的观点,但更可能以实际行为去拒绝或漠视它。大家可能会说:“很难做到不代表它就不正确,我们应当始终以做到最优选择来要求自己(将可能的伤亡降到最低,而不是寄托于运气)。”(当然,感觉这句话很大程度上还是用于要求别人)是的,如果用冰冷的数字来度量一切的话,牺牲一个特工来使百万人性命无忧无疑是正确的选择,而牺牲,也像史隆所说——是他的职责所在。但始终向最优的选择进发?这真的可能吗,或者说,这真的正确吗。


二战时的特工被要求在被俘后保持四十八小时的沉默,以便队友的撤离。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人道主义。如《萨利机长》中谈及的:“别忽略人性的因素。”不是所有人都是烈士,都能“宁死不屈”,四十八小时后的事,该当放下手上的戒尺,以人的身份去看待。人非草木,不在纸上。我们并非冰冷的机器,不能用计算代替我们做出一切选择。因为我们还有人性,是有心跳和脉搏,会呼吸、有感情的生物,而这必定会影响我们的选择。当旁观者们冷静理智地分析时,他们将人性的因素置于何地呢?抛开。原因显而易见,他们不能让软肋转化为对方的武器,因而直接将其归结为“性格中的缺陷”,而否认这是合理存在的人类天性。


在他们看来,人类应当始终向最优选择进发、改造“性格中的缺陷”,冷静、理性、无懈可击,并且始终如一。那么机器特工或许将是令人满意的部下。但没有谁能取代伊森亨特,有那些“出格行为”,才有一个又一个“不可能任务”的完成。他有他的能力、团队和运气,但他终究还是个人,会哭会笑,会冲动,也会犹豫不决,这一切都是我爱的那个IMF的传说。而机器永远无法取代。

 


(就是看完电影之后的几句废话,本来想联系另一主题扩展成一篇文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很幼稚的一点东西,搏大家一笑:P


EthanBrandt小站

EB:梦游症和过敏症(下篇)

     有粗言烂语,慎入

    下篇

     有粗言烂语,慎入

    下篇

EthanBrandt小站

EB:梦游症和过敏症(中篇)


  传奇特工在会议室YY首席参谋= =

  上篇  中篇


  传奇特工在会议室YY首席参谋= =

  上篇  中篇

EthanBrandt小站

群里闲聊的人鱼AU,水手一三和十八线过气王子参谋

【图片来自超级KKK】

竟然存在草稿里一直没法出去(捂脸


群里闲聊的人鱼AU,水手一三和十八线过气王子参谋

【图片来自超级KKK】

竟然存在草稿里一直没法出去(捂脸



Stephanie Grace Katherine

【EBE】假如生活欺骗了你01

     那你仍要保持坦诚。...


     那你仍要保持坦诚。

                                                ——题记

前言:

往往不是惊涛骇浪,却是琐碎和熟悉让亲密渐变疏离。那些隐隐作痛的伤口就是印记。疼痛不会忘记,但也在渐渐淡去。总有一个人要留在原地,否则我们都只能浪迹迷途。我们也许绕过了无数惊险,可生活一直向前,风浪从不停歇;我们正慢慢地驶向永恒的深海。而年轻人永远不会忘记,那两艘航船并肩航行在茫茫大洋中的时光,并期望着某一日,他们能在同一处港湾停泊。

 

Chapter1

 

  • From Brandt’s Dairy

     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这么说你真的不打算读那本书?-EH”

    Ethan和我安然无恙地过上了退休生活。我们知道彼此的住处,但不管我们开过多少次到对方家里做客的玩笑,没有一个人真正付诸实践。我的生活按照时间表进行,而多亏了福斯特太太,我的房东,这位老态龙钟但心态年轻的老妇人(但愿她不会知道我这样的描述),包下了我的管家这一不可或缺的职位,如此才能使我按部就班的生活容得下唯一的不确定与变数——给前传奇特工发短信。我不得不承认,IMF繁重的公务通讯并没有磨灭我开玩笑和聊没头没脑话题的能力,相反,在Ethan的刺激下,我竟然能和他不知不觉地聊到深夜,常常,聊到深夜。

       退休五个月后的一个下午,我收到了一封他寄来的信。寄信地址,他家,收信地址,我家,很不错的邮票,我收藏了起来。信是这样开头的:

 

“Brandt,

                这样的枪支管理办法是不科学的。我觉得。。。。。。”   

                                    

       当时,邻居紧张地敲我的门,问我是否安好,因为他在隔壁伺候花园的时候听见了恐怖的大笑声(他的原话,人们总是那么大惊小怪的)。福斯特太太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因为她正带着耳机用能吵醒楼上的我的音量听重金属摇滚。

我高兴地摊开信纸给他回信。我写了五页纸,这不能怪我,他写了六页。我一直写道傍晚。晚餐后我用固话联系他,我们天南海北地聊了很久,就是没有提信的事。

       为什么要提呢?提了可就不是写信了。

       挂了电话以后我拿出打字机敲了一页密码,放到信封里。前传奇特工应该要一眼就读出里面的信息,除非他比我愚蠢。事实上一阵一阵的,有时候他真的蠢得不可救药。

       这样的退休生活真20世纪50年代。

  

(二)   From Ethan’s Dairy

     “能安全地退休”这个说法对我而言一直是一个伪命题。“退休”意味着前额中弹脑死亡或者动脉喷血不可抑止;“安全地”意味着我会亲自面对上帝老爷子唠叨颠沛流离的特工生涯;“能”意味着在危险中死去。结果,显而易见地,我又一次——正如IMF的同事们所说——传奇地完成了一件传奇的任务:毫发无损地领着退休金隐居闹市,回归平凡。

       两天前我去看了心理医生,一位很会“洞察一切”的心理学女博士。她很快地得出我有类似刚下战场的士兵们通常患有的“战后心理障碍”的结论:我坐在她的对面,离她1.5米远,当她随手在本子潦草地写下“战后心理障碍?”的时候,我根据她笔杆的移动读出了她写的东西;她不经意地用手掀了掀衣襟,我立刻向腰后摸枪。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有时候我也分不清这是本能还是心理障碍,我不是说我笑这件事。她建议我写写日记或者博客,多与人交流,特别是朋友。我立刻回答她我没有朋友(friends)。她也笑了一下,朋友(friend)总是有的,她说。

       奇怪的是,当天晚上我的手机就收到了Brandt的短信。

     “今天去河里游泳。我说,连我都觉得秋天的河水冷了。-WB    20:05”

【以下是短信记录】

不会吧,你才退休三个月就开始服老了?-EH    20:07

老兄你明天自己去试试。早上5点的时候去。-WB   20:07

Fine.-EH   20:08

——五分钟后——

我今天去看了心理医生。-EH   20:13

巧了,我前天去看了。-WB    20:13

评价是我有战后心理障碍。-EH    20:15

巧了,我也是。你的医生是女的?-WB    20:15

别告诉我你的也是。-EH    20:18

正解,马普尔小姐。-WB    20:18

什么马普尔小姐?-EH    20:19

那位女作家笔下的乡村侦探。你没看过?-WB    20:19

很明显没有。你还福尔摩斯呢。-EH    20:22

好吧。一个问题,你有座机吧?-WB    20:22

有是有,这不是上个世纪的遗物吗。你不会想打电话吧?!-EH    20:25

很上世纪50年代,不是吗?-WB    20:26

你还真服老了,老兄。-EH    20:28

我还是会发短信的,要付费什么的,一个字一个字敲。如果有电报机我发誓遗弃手机短信。-WB    20:29

你个老古董。-EH    20:40

你说啥就啥吧。-WB    20:40

——23:30——

赌你没睡。-EH    23:30

老兄我刚刚惊醒摸枪。怎么了?-WB    23:30

早睡啊老人家。-EH    23:31

这下子没法睡了。来吧聊点什么?-WB    23:31

别了还是,晚安。-EH    23:33

混账,撩醒我你就挂。晚安。-WB    23:33

祝你早睡。勿回。-EH    23:35

 

Brandt大可不必立刻回我短信的。难不成他时刻守在手机旁边吗?  

                                                             Chapter1 FIN


Stephanie Grace Katherine

Blue sea blue


Dear Ethan,
希望你不要因为我动手写信而笑我老古董。你知道的,守着一点老东西更适合我,我是说写字,不仅仅是在文件上签名(比如你的损毁报告和病危通知单,我有私人存根)。
要说犯错误,我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我不应该接下了克罗地亚的任务,我不应该退出外勤去做参谋,我不应该在克里姆林宫之后还拿起那部手机。我知道自己在犯傻,拼上命去追逐危险,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在下一次任务时毙命,可是我还是去了。我跟你争吵,我一次又一次地反对你的想法,我的大脑尖叫着抗议,可我的心从一开始就告诉我,跟着他去吧。这成了我们达成一致的公式,无论如何我都会在最后同意你,支持你,为你的每一个冒险提心吊胆,为你的每一次性命攸...


Dear Ethan,
希望你不要因为我动手写信而笑我老古董。你知道的,守着一点老东西更适合我,我是说写字,不仅仅是在文件上签名(比如你的损毁报告和病危通知单,我有私人存根)。
要说犯错误,我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我不应该接下了克罗地亚的任务,我不应该退出外勤去做参谋,我不应该在克里姆林宫之后还拿起那部手机。我知道自己在犯傻,拼上命去追逐危险,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在下一次任务时毙命,可是我还是去了。我跟你争吵,我一次又一次地反对你的想法,我的大脑尖叫着抗议,可我的心从一开始就告诉我,跟着他去吧。这成了我们达成一致的公式,无论如何我都会在最后同意你,支持你,为你的每一个冒险提心吊胆,为你的每一次性命攸关强装镇定,为你的每一次苏醒祈祷——我真的在祈祷,我想有什么人能听见我的期望,你能活下去,在最危险的地方活下去,你能像从前的每一次那样给我一个奇迹。我没有为你睁开双眼而感到幸运,一次也没有。你就在我旁边,我安然无恙地坐着看文件,而你却拖着一口气为能醒过来搏斗。
我感到深深的痛苦,Ethan,就连在做外勤这一件事情上我都不能与你并驾齐驱,我受的伤全是在内里,没有人会关心我的性命安全,没有人会在我的房间外等候,就是最严重的一次骨折,醒来的时候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医生,他的工作是料理好我的苏醒,和出去通知参谋团把堆积的文件搬进来。我歪在病床上艰难地看着文件,而我想的,从苏醒的那一刻就在想的,是你的情况,要的第一份表格,是你的病情报告。老实说我不是医生,的确没有必要研究什么脑震荡,可是我没有办法去看你,我想以另一种方式在你身边。我不想让你一个人从死亡边界挣扎着回来,一个人面对着空荡荡的病房,听那些寂静,想那些已经无关紧要的导弹、阴谋。我怕你会开始恐惧独自一人处在安全里,没有事情需要你去拼命,你只能闻着刺鼻的药水味透过玻璃窗看下面遥远的平凡生活,大脑渐渐放空。我害怕那样的你,害怕因为你孤独的安全而让你迷失了自己。我在怕,Ethan,怕失去了我已经开始珍惜的东西。
我不能奢望你会哪怕那么一次听进我的建议,但是我一直渴求着有一回,我能不假思索地跟你去冒险,抛开所有的计划、风险评估,最好,我能在你面前被射中心脏而死。可是我做不到,我已经习惯了听你的主意,习惯了严密地做好防卫,看着你在最危险的第一线沐浴着枪林弹雨。你知道吗,每一次你在冒险,你的眼睛里都闪烁着危险的火花,就像在告诉我,这是最后一个动作,接下来的只剩死亡,所以你无所顾忌地厮杀着,追逐着。我爱你眼中的光亮,爱那时候的你,绝望又狠厉。我只能在那时,情况最危急的时刻给自己的大脑一个空间,骄傲地想着我爱的人是如此危险,让我沉迷,而这种温柔的想法只能维持几秒,因为下一刻,我就应该出手救你了。
可是,Ethan,我没能救你。我应该坚持让你带上那套水下传呼器,我应该坚持不能让你在暴风雨中开着水上摩托去追逐那名逃犯,我应该在你出发之前再叫一次你的名字,我应该在看见你的水上摩托被海浪吞噬的时候发疯一样冲进海里,撕心裂肺地痛哭。可我没有,我竟然在对自己说,他会回来的,他只不过是又一次有计划地失踪,只要我能找到他留下来的线索,我就能找到他,然后这一回,我能有足够的勇气对他说,能陪陪我吗,我有点累了。
Ethan,我的书桌上有一张照片,是在克罗地亚的时候我偷偷拍的你。你站在悬崖边上,插着兜,昂着头,微微眯起眼睛,山风吹起你的风衣,你的脚下大地苍茫,头顶天穹万里无云,你就像要乘着这一股风滑翔一样。你是那么自由,骄傲,无所顾虑,我却担心你会听见我的相机拍照的声音,破坏了这一幅景色。我好不容易梦见了你安然无恙地回来了,但就此突然惊醒,方知是梦,天地悠悠,怅然不已。
今天是地206天了,Ethan。
我很冷。
Brandt

剑指三秦

【bgm】盘点那些神一样的bgm(1)

*日语名字超级难打
*看了很多动漫或电影,从中挑出的自己喜欢的bgm,个人看法,仅供参考
*论bgm的重要性
*bgm是装逼之本

The game is on   《神探夏洛克》

Theme from mission impossible   《谍中谍》
【最具标志性的bgm了】

The arrival of Kai 《功夫熊猫3》
【反派超有气势地登场】

路飞猛攻   《海贼王》
【听完了特别想打群架^_^】

Shadow Dancing 《野良神》
【dededededededede,我承认这个叫阿三神曲233333】

悲运の巫女桔...

*日语名字超级难打
*看了很多动漫或电影,从中挑出的自己喜欢的bgm,个人看法,仅供参考
*论bgm的重要性
*bgm是装逼之本

The game is on   《神探夏洛克》

Theme from mission impossible   《谍中谍》
【最具标志性的bgm了】

The arrival of Kai 《功夫熊猫3》
【反派超有气势地登场】

路飞猛攻   《海贼王》
【听完了特别想打群架^_^】

Shadow Dancing 《野良神》
【dededededededede,我承认这个叫阿三神曲233333】

悲运の巫女桔梗  《犬夜叉》

哀歌    《犬夜叉》
【童年的回忆啊啊啊】

妖兄杀生丸   《犬夜叉》
【妖怪出来就是这个bgm了】

point zero 《fate/zero》
【气势宏大,给整个作品添上了史诗的感觉】

英雄王   《fate stay night》
【听着和声,中二病都要犯了:“杂修”!】

the battle is to the strong 《fate/zero》

Tragedy and fate  《fate/zero》
【总让我想起大帝悲壮的死QAQ】

get low  《速度与激情7》
【很有中东韵味的一首歌,不建议看mv不建议看mv不建议看mv】

コナソvsタ゛ークキツド   《名侦探柯南·业火的向日葵》

stories  《叛逆的鲁鲁修》
【比较悲伤的bgm,混响初听感觉很杂,听习惯了就觉得别有一番韵味】

continued story 《叛逆的鲁鲁修》

Madder sky  《叛逆的鲁鲁修》
【第二季最后一集大结局时的bgm,特别悲壮,荡气回肠的零之震魂曲】

preparation  《潘多拉之心》
【咏叹调,空灵,感觉有种淡淡的悲伤】

pandora hearts expanded  《潘多拉之心》
【战斗曲,一出场热血沸腾】

will  《潘多拉之心》
【欢快的曲调却带着伤感,绝望中给人希望的感觉】

Melody  《潘多拉之心》
【贯穿始终的八音盒,everytime you kissed me是它的变调】

殺せんせーをやっつけろ!  《暗杀教室》
【一听这个就想起全班起立端着枪向杀老师开枪的样子,特别带感!】

parting song  《潘多拉之心》
【很简单的曲调,如前面几首一样,希望里挥之不去的忧伤】

TBC

Stephanie Grace Katherine

【谍中谍/MI系列】视听世界【EBE无差/短篇完结】03

SY楼梯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92842-1-1.html


【笔者插一嘴】Brandt嘴炮模式强开


导弹计划。强烈的光束。那个人无神的双眼。


William Brandt。他的眼睛。导弹计划。那双无神的眼睛。Brandt。


计划夺回。Brandt。安置完毕。病床上的他双眼缠着纱布。Brandt。


他在最后一刻说,Ethan,手指着Ethan站立的角落。


Will。Will。他怎么知道我站在那里?Will?


“Will你怎么知道我站在那里...

SY楼梯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92842-1-1.html


【笔者插一嘴】Brandt嘴炮模式强开




导弹计划。强烈的光束。那个人无神的双眼。

 

William Brandt。他的眼睛。导弹计划。那双无神的眼睛。Brandt。

 

计划夺回。Brandt。安置完毕。病床上的他双眼缠着纱布。Brandt。

 

他在最后一刻说,Ethan,手指着Ethan站立的角落。

 

Will。Will。他怎么知道我站在那里?Will?

 

“Will你怎么知道我站在那里?”他猛然惊醒,右手紧紧握成拳头。他意识到自己嚷嚷得很响亮,因为病床左侧的人正不偏不倚地看着自己,像要说话的样子。

 

总部医院消毒水的气味,干净的床和被子,有色落地窗,左臂的包扎。

 

“我知道你在那里,我知道。”

 

Ethan扭头看向说话的人。

 

“导弹计划处理好了,Ethan。看来你的出院礼物应该是训练室的器械和一打训练员……”

 

“我不需要。”Ethan突然恼火地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William Brandt完整无缺地坐在自己床边的办公椅上,穿着浅灰色西装,打着深蓝色领带,左腕上露出手表的表盘,右手握着钢笔在文件上签名。他的眼睛随着笔尖运动着,却没有望向Ethan。

 

Ethan支起身子。他看见Brandt拿着钢笔在一张白纸上乱涂着,纸上已经写了“真相”“计划”的字样,但更多的是自己的名字,不同的字体,就像有五十多个人写过这个名字一样。

 

Brandt只好放下笔,皱着眉看向Ethan。

 

那双折射着灰色和蓝色光芒的眼睛,流露出复杂的情感。

 

复杂的?Ethan没心思层层剖析了。他尝试着勾起笑容,但面部肌肉僵硬地寻找“Ethan Hunt式笑容”的位置。唯一起作用的只有他的眼睛,他知道Brandt一定被自己盯得很不舒服。

 

“……我的视网膜还是有救的,只是视力还要慢慢恢复……噢,四个月前我就拆纱布了,总部要我重拾旧职,我马上就投入寻找你的工作中,呃,事实上这项工作早就开始了,我只是接过指挥权……嗯哼,导弹计划的后期处理由部长亲自监督,全球避免陷入核战争中……我很好!Ethan,我很好!Jane外派任务了明天回来,Benji在技术部计算程序,他也弄了点实用的发明……”Brandt的语速渐渐加快,他急切地想说明白事情的因由,眼神也有点慌乱起来。

 

最后,Brandt无计可施地闭嘴了。“Ethan?”他试探着说。

 

Ethan一字不落地听完了对方所有的话,他打算过一会儿再梳理那些忙乱的话语。他的眼睛一直盯着Brandt的双眸,急切、慌乱、关怀在富有生气的眼睛里一起浮了上来。当他看到悔意从那双眼睛里闪现的时候,他立刻说:

 

“不,Will,完全没有必要道歉,完全没有必要。我自愿的牺牲谈不上任何人对此表示悔恨。”他仍然盯着对方的眼睛。

 

不安的色彩第一次漫上了Brandt的双眼,Ethan听见Brandt提高音调说:“你当然可以这样说,Ethan!因为每一次都是一大票人用无数个目不交睫的夜晚换来零星的、你仍活着的消息,然后下一秒你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还奇怪我的视网膜怎么没在寻找你的时候松动……我是说,你能收起你的笑容吗,我在道歉!”

 

“Will,你没必要……”Ethan试图插话,但Brandt像是一个拔了保险的手雷一样,腾地从椅子上弹起来,大步地来来回回走动着,嘴里一刻不停地说:

“那个该死的导弹计划,没错它的确让我几乎失明。当然我知道你站在那里,我也知道你会独自去夺回导弹计划,而我居然以为你会在得手以后和我们联系!我虽然在医院,但你离开之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安排后援去接应你,我已经有了一个损失少且高效率的计划去补救,Ethan,在那之后我才稍微放心地上了手术台!但是你倒好,连让我告诉你计划安排的机会也不给我,反而是我派出的小组没能帮上你。不是每一个小组都像Benji和Jane一样默契的,Ethan,他们最后不得不全去寻找你的行踪!”

 

Ethan马上插话道:“但那是四个辛迪加的残部,也许你的计划只能协助我夺回那串密码,却不能消灭他们。我牺牲了一点自由,花了九个月的时间,他们都被我消灭了。”Ethan看着走动的Brandt,不由得和他争论起来。但Brandt似乎根本没有听他说话,现在Brandt的音量已经响亮到了能吵醒两间病房的病人的程度,完完全全盖住了Ethan的声音。

 

“九个月,没有任何线索能找到你,我甚至不知道该往你的资料上写[失踪]好还是[死亡]好。我没有收到任何谜语,你那些曾经设下过难倒全总部的谜语,只有我略略跟上了你的思路,然后才找到了一点你的踪迹,但是这回,没有,没有!Ethan Hunt,你能不能就那么一次,听从我的计划去完成任务?!哦你当然会说不能,因为Ethan Hunt觉得毫无察觉地单独行动就是百分之一百合情合理的事!”Brandt猛然刹住脚步,气喘吁吁地转身看向Ethan。

 

Ethan安静地接受了对方的怒视,他听见自己说:“所以?”

 

“所以什么?你英勇地干掉了辛迪加的残部,杳无音信的九个月之后却被横着送进这里治疗。我拿到的医疗报告上写满了各种程度的皮肉伤和多少条骨头的断裂记录,还有轻微精神分裂的诊断和脑震荡的手术通知书,你被抬下飞机的时候昏睡得不省人事,还乱说着我的名字……你觉得我会安心地接受一个失踪九个月的朋友被折磨得瘦骨嶙峋不成人样地突然出现在面前?!上帝作证,我还得亲眼看着这一切发生!”

 

Brandt简直是吼着说完了最后一句话。

 

“我的眼睛治好了,是想看到一个意气风发的Ethan Hunt来告诉我,任务完成了,要加入下一个任务吗,不是想看他无时不刻都露出那种安抚人心的笑容的!别笑了,Ethan。”Brandt一边说着一边给Ethan递过去一杯葡萄糖水。

 

Ethan一言不发地接了过去。他第一次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话,他不想反驳,更没有还口的冲动。Brandt终于闭上了嘴,气呼呼地盯着自己。Brandt的双颊因为激动而充血,眉毛皱成一团,眼睛瞪得又圆又大。Ethan终于注意到自己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听完了对方的话,自己的眼睛一直盯着对方的眼睛。Brandt开始回避自己的目光,但奇怪的是,自己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

 

“我都九个月没有笑了,这不用通过Will你的批准吧?”Ethan开口时说了这么一句。

 

Brandt嘟囔着“不用”,双臂环抱靠在了椅子上。他稳定了呼吸,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抬起头认真地迎接Ethan的注视。

 

灯光柔和地散落在Ethan的被子上,它充分地吸收,又吐露出更洁白的光线;病房里轻轻响动着秒针走动的声音,让人情不自禁地跟着数它走过的每一秒。Ethan感受到他不甘安宁的灵魂此时正安静地坐在自己体内,透过他的双眼看着Brandt的眼睛,在这一刻,它只想指使Ethan的情感去说一些话,或者听到一些话,又或者什么也不说、不听,只要享受此刻的平静。

 

但他又不愿再保持沉默,却也没有想好要说什么。面对任何敌人,他从来不会让嘴巴闲着,就是在囚禁的九个月里,只要有机会见到那四个残部,他都会想方设法地刁难他们、回讽他们。可现在,他的对面是Brandt,唯一一个让自己心甘情愿地选择闭口不说的人。他甚至想要听Brandt再抱怨一点什么,他想听Brandt的声音说教自己的任性自大,说自己没有团队意识,说自己是一个傻瓜。

 

是啊,Ethan宁愿自己在此刻就是一个傻瓜。

 

“你叫我什么?我是说,你刚才叫我什么?”Brandt脸上的潮红丝毫没有减退的意思。

 

Ethan被问得一醒,他觉得现在的他们就像两个小孩子,对着最后一刻糖你推我让,想吃又不好意思拿。

 

“Will,我记得我要这样称呼你。”Ethan喝了一口水,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两个顶尖特工,发傻一样相视而笑。

 

Ethan知道Brandt早晚会了解到自己九个月的生活(如果那也叫生活);他知道Brandt会内疚,会愤怒,但也会客观冷静地说,Ethan,在这种情况下你应该这样那样做。他尝试着想起被囚禁的日夜里那些如洪水一样涌来的记忆,可它们不知何时被上了锁,隐藏到哪一处沟壑中,也许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再也不用寻找它们。他早已忘记了放松的感觉,但此时此刻,病床就像一个柔软的洞,不疾不徐地拉扯他彻底地陷入。他可以放心地任由自己坠落,因为他知道,在洞底总会有一个皱着眉头的人看着自己满身伤痛。他不需要那个人为自己包扎伤口,那个人和那个洞底,就是他最信任的地方,只要那个人在,他可以慢慢地等待伤口痊愈。

 

我们都愿意展现伤口,但你无需问它们存在的原因。正因为这一没有任何条件的信任,你才会如此与众不同。

 

Ethan知道他必须说点什么了,他的笑容已经让Brandt的手脚无处安放了。

 

“Will,我建议你也给自己弄一个记忆宫殿。”Ethan放下杯子,舒服地陷在枕头里说。

 

“我有,否则我做不了移动维基。”Brandt倒毫不害臊地接话。他看到Ethan的笑容时立刻有了不祥的预感,“为什么这样说?”

 

“噢,哪天你也被犯罪集团关起来成了囚徒,除了庞大的信息和资料储备供你消遣,还有老朋友的笑容可以回忆。我的亲身经历强烈地推荐它的多功能用途,那可真不是一般的管用。”Ethan闭上眼睛,开始模拟Brandt朝自己咆哮的样子。

 

“Ethan,我发誓不会让自己落到那种地步,好歹我也会有计划地完成任务!再说了,这并不用你教!!”

 

Bingo。

 

-FIN-


Ekkreth

【谍中谍】Still You're In My Way【EBE无差/三次一次/2.12上】

校园生活的无聊产物)

无剧情,小随笔,大家随便看看【不就是个玩儿~╮(╯▽╰)╭】 

------

Chapter:1/2


三次Brandt和Ethan有交集,一次没有。


Still You're In My Way


For eons,the pounding waves ate away at the shoreline.


克罗地亚毗邻地中海,海风裹挟着微咸而潮湿的空气灌满了Brandt的鼻腔,让他精神为之一振。白色屋顶白色的帆,蓝色的大海卷起白色的浪花,缓缓地把一些白色的泡沫推上岸又躬身退去,宛如供奉礼品的使节。白色的细沙随着...

校园生活的无聊产物)

无剧情,小随笔,大家随便看看【不就是个玩儿~╮(╯▽╰)╭】 

------

Chapter:1/2


三次Brandt和Ethan有交集,一次没有。


Still You're In My Way

 

For eons,the pounding waves ate away at the shoreline.

 

克罗地亚毗邻地中海,海风裹挟着微咸而潮湿的空气灌满了Brandt的鼻腔,让他精神为之一振。白色屋顶白色的帆,蓝色的大海卷起白色的浪花,缓缓地把一些白色的泡沫推上岸又躬身退去,宛如供奉礼品的使节。白色的细沙随着潮涌潮退浮起又沉落,不断重复幸福,又重复决绝。

 

(正文)

*

克罗地亚经常出现在Brandt的噩梦里,队员的死——他们的血在核桃木地板上蜿蜒淌过、汇聚成圆圆的一潭,他的脊背靠在墙壁上,担心自己因支撑不住而倒下去,他的手指划过雕花墙壁,感受到指尖传来的凉凉的触感——Brandt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记得这么多,在沉重的痛苦几乎将他击垮的时候,他还会注意到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这些伴随着这件事印在他的记忆力,像恶意的赠品,将这件事全方位立体地、事无巨细地一次次在他眼前回放,提醒他这一切真实地发生过。       当他稍稍缓过来一些,有了思考的余裕,对Ethan·Hunt——这次任务的保护对象——的愧疚为他的痛苦添砖加瓦。Julia失踪了。Ethan留下几具尸体后被关进了监狱。Brandt见证了他们两个人之间深切的感情,他听见Ethan称呼Julia“一件大礼物,”这么说的时候,他凑过去亲吻了她。Brandt本该移开目光的,但在那个时候,他出神地看着他们接吻、分开。Ethan挑起嘴角露出一个有点调皮的笑容,目光却是出奇的温柔。Brandt承认他被吸引了,在此之前,他从没想过安定下来,只一心渴望生命的波澜。可能是他年纪大了,又或是那两个人之间真挚的感情触动了他,Brandt想。      他很抱歉没能守护好这份爱情,虽然不是他导致了这一切,无论如何他负有责任,没有什么比眼看着美好的东西被毁灭更让人痛心的了。

 

Ethan•Hunt的脸,连带着他的愧疚,被深深印在他的脑子里。

 

 

 

*

“这位是首席参谋,William·Brandt。”局长快速的说。

 

“Ethan•Hunt,”Ethan从前排驾驶座上侧过身来伸出手,Brandt起身迅速地握了握那只手,点点头,“你好。”

 

直到他和Ethan钻进了火车车厢改造的临时小总部里,Brandt还处于一种矛盾的情绪中——再次见到Ethan、看到他至少表面很健康,而且精神饱满。Brandt很高兴看到这些,同时感谢特工这个身份,给予他们足够坚韧的神经。如果他看到的就是全部,那么Ethan•Hunt显然是其中的佼佼者。又或者,他在执行任务时总是关掉自己感情的开关,将自己拼凑在一起,装进IMF王牌特工的模子里,而工作之外又碎成一块块……在这些喜悦与疑虑之外,Brandt不得不重新定位他与特工的相处方式。他要告诉Ethan他的任务、他的错误、他的忏悔和痛苦。也许Ethan并不在意他的道歉,但Brandt希望他的话,哪怕只有一点也好,减轻Ethan心头的负罪感——然而,现在显然不是时候。          这些想法,在Brandt跟着Ethan飞奔、一边躲避身后飞来的子弹时,破碎而混乱地在他的脑海中闪过。

 

Brandt被加进了队伍里,而且显然所有人都不信任他,这没什么奇怪的。但在他被要求跳通风井的时候,Brandt真是无比希望当初没有加入。

 

“上帝,”他瞪着在十米下方高速旋转、带起一阵疾风的扇叶“那完全可以把我切成碎肉了,你知道我是被安排来干什么吧,Benji?”通话机那边Benji假装不好意思地停顿了一会:“不会的,你会被气流托起来——现在,你只要尽量舒展四肢——还是有很大几率成功的!”

 

“见鬼的,你们总是这样对付新来的?”Brandt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果然即使是文职也要当炮灰了。他带着点悲壮想。

 

Benji在通话机那头笑了起来,这时Ethan的声音插了进来:“跳,Brandt。”

 

Brandt攥紧拳头屈起膝盖,打心眼里希望自己有选择的余地。

 

“跳。”队长命令道。

 

Brandt四肢伸展着纵身跃下。有一瞬间感觉自己像一片破碎的衣角那么浮在空中,飘飘荡荡。

 

 

 

*

“我来,是因为Ethan,你要明白这一点,”Luther低沉地说,黑色的眼睛从压低的牛仔帽檐下审视着他,“Ethan是我的朋友,而你不是。我会时刻盯着你的,如果让我发现你有一点要背叛他的意思——”Luther停了一下,似乎想欣赏一下自己的话产生的效果,“我不会饶了你的。”

=============

Brandt能做的只有沉默地聆听这些威胁。迪拜的任务结束后,Ethan告诉他克罗地亚的真相。他很高兴听到Julia平安无事,一时激动的心情让他迅速答应了参加下一个任务——他拿走了那部手机。但当他回到寓所,他感到那么一点点气闷:虽然为了保密起见这么做没错,但自己这些年的愧疚和自我否定,就被Ethan这么风轻云淡地一笔勾销,Brandt暗暗替自己感到不值。一方面Ethan•Hunt对他给予了一定信任的暗示让他心里微微一动。他没有明说,但当Brandt将双手插进口袋,略显急促地离开座椅,正准备仓皇地逃离时——他一生中很少有这样狼狈的时刻(不是身体,而是指精神上的),他怕Ethan会说什么,究竟是什么,他不知道,但他不觉得自己可以留下来,每天面对这个人,想起那些不眠的夜晚,蜿蜒流淌的鲜血和白的刺眼的雕花墙壁,破碎的水晶花瓶和间或闪烁的吊顶灯——他听见Ethan叫他,Brandt。他转过身,看到队长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淡的几乎看不出来,但确实有。Brandt不再想了,他的手臂在夜晚的寒气中微微颤抖,但其他的地方都很好、很舒适。他迎着Ethan的目光,等待着——

=============

“当然,”Brandt迅速地说,附带一个露齿的笑容。虽然预料到会经历这些,但被人当面表示不信任还是令他很不舒服。他莫名地联想到,与Ethan相关的事似乎总会让他感到难以负荷——双重意义上的。

 

比如这次绑架英国首相的行动计划,有那么一会他惊诧得几乎要掀桌咆哮:“我没听说过这样荒唐的计划!想死是吗?我打你一枪,比什么都快。”多亏了他出色的自制力和之前在迪拜的锻炼,他没有把这些冲口而出,Brandt都想给自己鼓掌了。

 

“什么?!”

 

……

 

Brandt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他。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想借敌人之手让他停下,但这是背叛,他不能这么办,他承担不起,道德上和现实上的。有时候,对于他们的职业来说,动机并不重要。

 

“你一双手真温暖。”

 

Brandt愣了一下,手上的动作微滞。首相迷迷登登的,显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Brandt余光感受到来自Ethan的目光,他看向他,Ethan眼珠揶挪地转动了半周,手臂微动,似乎想做一个美国式的耸肩。Brandt眨眨眼。这放慢的几帧很快过去,以至于让人怀疑它是否真实存在过。


TBC.


PS:标题来自蹲妹的《Call Me Maybe》.


落花狼藉

我就安利个战斗力爆表的女神补片指南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74936/


【日常安利】反正也没人看,就当顺手存档了,战斗力报表的女神电影合集,刺客法师狂战士射手神枪各类兵种一应俱全,总有一款适合你(≖ ‿ ≖)✧  

其实用来当个补片指南也不错(≖ ‿ ≖)✧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74936/


【日常安利】反正也没人看,就当顺手存档了,战斗力报表的女神电影合集,刺客法师狂战士射手神枪各类兵种一应俱全,总有一款适合你(≖ ‿ ≖)✧  

其实用来当个补片指南也不错(≖ ‿ ≖)✧  

Stephanie Grace Katherine

【原创:写给威尔的信】

【警告!全员年轻学生向!含分班!不要吐槽!】

嘿亲爱的,今天我暴走啦!其实我想说,霸霸每一天在等你们的时候都在我面前埋怨你们很迟下来,结果每一次她生气的说不等你们直接要走的时候,你们就下来了。我一直认为,我们分了科,理科的课后问题比较多,放学的时候你们一定要问问题的,所以霸霸生气的时候我都说,也许他们在问问题呢,也许他们正在下来呢。
今天中午我和班吉聊了聊这个事情,他说他也觉得几乎每次都让我们等那么久真的不太好。我觉得我和班吉朝夕相处了整整两年,他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好朋友肯定会有摩擦和误解,但是只要愿意说给对方听,无论用什么方式,误解就不会发展成隔阂。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觉,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有...

【警告!全员年轻学生向!含分班!不要吐槽!】

嘿亲爱的,今天我暴走啦!其实我想说,霸霸每一天在等你们的时候都在我面前埋怨你们很迟下来,结果每一次她生气的说不等你们直接要走的时候,你们就下来了。我一直认为,我们分了科,理科的课后问题比较多,放学的时候你们一定要问问题的,所以霸霸生气的时候我都说,也许他们在问问题呢,也许他们正在下来呢。
今天中午我和班吉聊了聊这个事情,他说他也觉得几乎每次都让我们等那么久真的不太好。我觉得我和班吉朝夕相处了整整两年,他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好朋友肯定会有摩擦和误解,但是只要愿意说给对方听,无论用什么方式,误解就不会发展成隔阂。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觉,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有点怪怪的。不见面的时候我们可以畅所欲言,但是见到面的时候,反而会不敢看对方的眼睛,也比不见面的时候沉寂。我总是觉得这应该是我的问题,我不太懂得经营友谊,连班吉也说我总是双方中安静的那个,高兴的不说,不高兴的也不说,如果不是班吉对我宽容理解有加,我觉得以我的坏脾气,我和他早就崩了。
所以分班以后,我开始提醒自己,与人交往的时候,多扮演班吉的角色,要多一点理解,多一点坦诚,多一点沟通,守好自己的幸福。能认识你们,能认识你,能和你成为朋友,真的是我的一个幸福。
我想说,亲爱的,容易造成我们四个隔阂的,真的是时间。不是时间的流逝会冲刷我们的关系,而是我们无心的迟到和不耐烦的等候会越积越多,总有那么一天爆发了,我们就像一块裂成四份的镜子,没有办法复原。我要为我今天不恰当的暴走向你道歉,也盼望你体谅一下霸霸和我每天的等待。
亲爱的Will,我承认我是一个有点轴的人,我总是把不开心的事情藏在心里,怕表露出来会让所有人不高兴。但是我愿意表达的时候,却往往使用了稍显粗暴的方式,反而伤了别人的心,也让自己更难过。我总是想得到别人的理解,但是更多时候我却没有充分地理解别人,而使自己落下了一个脾气不好,难以深交的评价;可是,我更想保住得来不易的缘分和值得一生珍惜的情谊。
所以,亲爱的Will,我们还要经过多少的碰撞和融合,才能见证友谊的坚实?我们可以预见,当然不会躲避的,对吗?
我想了很久,怎么用我擅长的方式较为恰当地和你说说我的想法,也许我擅长的方式就是文字了。但是写字也会有弊端,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和你当面说,因为我怕说到一半我就哭了,所以有可能我所表达的和我想说的会有偏差,而你的理解可能更会不同于我的想法。但是我还是坚持打下了这封信,努力表达出我的心迹。原本想着给你的第一封信就是生日的祝福信,但是今天中午的事情让我觉得,也许第一封信的内容要改变了。
还有19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两个月前开始我几乎每天都在倒数——我想在你生日的那天,高高兴兴地把礼物送给你,看到你开怀的笑容,我们不会因为那些小小的疙瘩而减少了笑意,最重要的是,17岁的第一天不应该有这样烦恼的污点。亲爱的Will,我很想听听你的心声!
现在很晚了,我觉得是时候关手机了,明天还要考数学(日)。可能你的生日礼物只有那个杯子了,那本小说集我不能在你生日之前完成,有很多的细节要继续推敲一下,而且我还不能老是写错字。但是我答应你,我会尽快完成我的第一本手抄小说集,作为我们友谊的见证送给你。
好啦,晚安了,亲爱的Will!

明月、窗口、谁的梦
飞机到了,好像有点儿不太一样呢...

飞机到了,好像有点儿不太一样呢,说不上来是做工还是压的…

飞机到了,好像有点儿不太一样呢,说不上来是做工还是压的…

★Fun Fun FACTORY★

Mission: Impossible – Rogue Nation 碟中谍5:神秘国度
Mission: Impossible – Rogue Nation is a 2015 American action spy film written and directed by Christopher McQuarrie. It is the fifth installment in the Mission: Impossible series and was preceded by Mission: Impossible – Ghost Protocol (2011). The film stars...

Mission: Impossible – Rogue Nation 碟中谍5:神秘国度
Mission: Impossible – Rogue Nation is a 2015 American action spy film written and directed by Christopher McQuarrie. It is the fifth installment in the Mission: Impossible series and was preceded by Mission: Impossible – Ghost Protocol (2011). The film stars Tom Cruise, Jeremy Renner, Simon Pegg, Rebecca Ferguson, Ving Rhames, Sean Harris, and Alec Baldwin with Cruise, Renner, Pegg, and Rhames reprising their roles from previous films. Rogue Nation is produced by Cruise, J. J. Abrams, and David Ellison of Skydance Productions. In the film, IMF agent Ethan Hunt (Cruise) is on the run from the CIA, following the IMF's disbandment as he tries to prove the existence of the Syndicate, an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nsortium.
Filming began on August 21, 2014, in Vienna, Austria, and concluded on March 12, 2015. The film was released in North America by Paramount Pictures on July 31, 2015 to critical and commercial success. In its opening weekend, it took in $55.5 million at the U.S. box office and has grossed over $483 million worldwide.
Storyline
CIA chief Hunley (Baldwin) convinces a Senate committee to disband the IMF (Impossible Mission Force), of which Ethan Hunt (Cruise) is a key member. Hunley argues that the IMF is too reckless. Now on his own, Hunt goes after a shadowy and deadly rogue organization called the Syndicate.
CAST
Tom Cruise as IMF agent Ethan Hunt
Jeremy Renner as William Brandt, Field Operations Director of IMF
Simon Pegg as Benjamin "Benji" Dunn, IMF agent and computer expert
Rebecca Ferguson as Ilsa Faust
Ving Rhames as Luther Stickell, IMF agent and Ethan Hunt's best friend
Sean Harris as Solomon Lane, a rogue MI6 agent who heads the Syndicate
Alec Baldwin as Alan Hunley, Chief Director of CIA
Zhang Jingchu as CIA analyst Lauren
Jens Hultén as Janik Vinter, also known as "The Bone Doctor", right-hand man of Solomon Lane
Simon McBurney as Attlee, MI6 officer and founder of the Syndicate
Hermione Corfield as an IMF agent who doubles as a record-shop keeper in London
America Olivo as Turandot
Rupert Wickham as the Chancellor of Austria, target of The Syndicate
Tom Hollander as the Prime Minister
STAFF
Directed by Christopher McQuarrie
Produced by J. J. Abrams, Bryan Burk, Tom Cruise, David Ellison, Dana Goldberg, Don Granger
Screenplay by Christopher McQuarrie
Story by Christopher McQuarrie, Drew Pearce
Based on: Mission: Impossible by Bruce Geller
Music by Joe Kraemer
Cinematography: Robert Elswit
Edited by Eddie Hamilton
Production companies: Bad Robot Productions, Skydance Productions, TC Productions, China Movie Channel, Alibaba Pictures
Distributed by Paramount Pictures
Release dates: July 23, 2015 (Vienna State Opera), July 31, 2015 (United States)
Running time: 131 minutes
Country: United States
Language: English
Budget: $150 million
Box office: $483.9 millio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