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谛听

71936浏览    674参与
Apolar

故宫联名谛听来了

白忘关注 短篇日常即将开始

故宫联名谛听来了

白忘关注 短篇日常即将开始

愚蠢碳基
是谛听大美女嘿嘿嘿嘿嘿嘿嘿x

是谛听大美女嘿嘿嘿嘿嘿嘿嘿x

是谛听大美女嘿嘿嘿嘿嘿嘿嘿x

这里原空

情人节!我爱谛泽♡

💦词穷致歉,我是垃圾文笔渣。

💦ooc

💦情人节专门搞的,一天写完不容易(对对对是我咕文),所以还是、不喜尽量勿喷。要喷私信我(如果是关于为什么是谛听而不是赛太岁的话就算了,那真对不起我  毫  无  理  由  喜欢谛泽谢谢)

今天,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情人节。

自从上次(见上篇)之后,白泽的身体弱了些(并没有)。谛听以此为由请了一年假。今天去的。(别问我为什么耽搁那么长时间,剧情需要可以吗)

然而,地藏今天正努力向杨戬解释自己和大士的关系——所以他的假条到八点才批下来。再从...

💦词穷致歉,我是垃圾文笔渣。

💦ooc

💦情人节专门搞的,一天写完不容易(对对对是我咕文),所以还是、不喜尽量勿喷。要喷私信我(如果是关于为什么是谛听而不是赛太岁的话就算了,那真对不起我  毫  无  理  由  喜欢谛泽谢谢)

今天,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情人节。

自从上次(见上篇)之后,白泽的身体弱了些(并没有)。谛听以此为由请了一年假。今天去的。(别问我为什么耽搁那么长时间,剧情需要可以吗)

然而,地藏今天正努力向杨戬解释自己和大士的关系——所以他的假条到八点才批下来。再从地藏家到大士家,他找到白泽时已经是八点半了。

门内是一阵吵闹声。

“他根本不喜欢你!”一个女声大吼道。“都几点了他还没来,你干嘛要白白浪费一天等他!”声音转而变得沮丧,“你今天应该陪我看电影的。你现在去还来得及。”声音是赛太岁的。

“不可能。我真的不喜欢你。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遍了好吗。你有一屋子的帅哥干嘛来找我。谛听会来的。”白泽的声音像机器一样没有感情。

谛听听了这几句,有一种莫名的开心。

他推开门走进去。白泽立马拉住他,“我就说了他今天一定会来,看到了吗。你现在可以走了。”赛太岁一脸怒气,狠狠瞪了谛听一眼,摔门而走。

“门没能被她摔坏真是三生有幸。”白泽自言自语,似乎还在生气。

接着他便一屁股坐在床上,一脸沮丧地看着谛听,“为什么这么晚才来?你知不知道赛太岁都来找我好几次了?你就不怕她把我拐走吗?”

这提问让谛听手足无措,“那个…先生,我今天去找地藏请假来着,但是他不在,然后…我……”

白泽看着他一脸惊慌的可爱模样,“扑哧”地笑了,“傻了吧唧的,你小时候我可真是白教你了。你去干什么了我还不知道吗?”

谛听吐吐舌头,“我是因爱而乱。”

白泽笑笑,摸出两张票,“真会说话,看来我还是没白教你的。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晚来,所以呢……买了游乐场的夜场票!”

谛听看见他比以往都要大的黑眼圈,“你熬夜了?”

“夜场票是限量的诶,我昨天熬了一晚上的夜抢票……我好不好?”白泽笑得像个小孩。

“就先生最好了。”谛听也笑了。眼里分分明明地流露出“啊啊啊先生太好了先生好可爱我爱先生”的…宠溺。

白泽仰头侧脸,“好就亲我一下。”

谛听眼里的宠溺更明显了。他轻凑上去,白泽微一转脸,两张唇刚好对在一起。金瞳带着惊讶张开,面前漂亮的丹凤眼里充满了笑意。

谛听起身,咂咂嘴,“先生怎么那么小孩子气呀。”

“整天说我像小孩你烦不烦!到底去不去?”

“好啦好啦我错了走吧。拿塑料袋了吗?”

“干嘛?”

“先生万一吐了怎么办?”

“你是在考验我吗。我今天做了一整天的心理准备诶!我不会白洗头的~快走啦!”

[游乐场]

[射击铺]

“小呱呱诶!我想要……你去帮我搞一个吧。”白泽看着一脸期待地谛听。

“好啊。你先试试。”

“啊……我不会啊。”

“试试看啦!”谛听一脸期待。

于是乎,七个子弹出去,一个气球破了。

谛听简直看呆了。“……你枪法真差。是不是射箭也是这样?我突然有点好奇你当年怎么活下来的。”

“去去去,那会我用得着自己动手吗?”

“那先生现在也别动手了,我养活你得了。”

“你先给我小呱呱。”

谛听挤挤眼,“我不用枪试试看。”说完把手一伸,“不知道气球耐不耐寒。

然后吧,一圈气球不是瘪了就是裂了。

“老板,这样算吗?”

此时的老板在一旁冻得恨不得再裹两层袄——“可以可以……快拿走吧。”(老板内心os:你如果这样的话,我可以直接把小呱呱送给你)

白泽笑嘻嘻地看着谛听,“我跟你在一起多难,还要自备耐寒功能。”

“得了吧,”谛听努力按耐住自己的得意,“拿着你的小呱呱走吧。”

[摩天轮]

“先生要不要坐摩天轮?”谛听一脸期待。

白泽挑眉道,“诶,狗不是都恐高吗?”

谛听气鼓鼓地看着他,“你才狗好吧,到底座不坐?”

“为什么不坐?小狗快走啦!”

摩天轮带着两人渐渐升高。

到顶时,外面“pong——”的一声,把两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先生快看,烟花诶!”谛听兴奋地把脸贴在玻璃上,“真好看。”窗外烟花的色彩映在他白嫩的脸上,像旧时的歌妓一样动人。

“没你好看。”白泽小声嘀咕。

但谛听还是听到了,转头靠近他,鼻子差点就碰到他的脸。“真的呀?”眼中闪耀的光彩比看到烟花还兴奋(现在你们知道五彩斑斓的黑是怎么来的了吧),“你再说一遍。”

白泽脸一红,“不要,你肯定听错了。”

“说嘛说嘛,我想听。”

“烟花没你好看。”白泽看着他的脸轻轻说。

“声音太小了,听不清!再说一遍。”谛听故意逗他。

白泽犹豫了一下,接着大声喊道:“谛听是最好看的!”

谛听笑了,也扯着嗓子喊道:“谛听的先生是最最好看最最善解人意的!”

两人笑了。谛听一转头,在白泽的脖子下印下了一个草莓。

[冰激凌铺]

“吃不吃?”

“吃。我要草莓味的。”谛听舔舔舌头。

“老板,一个大筒的草莓冰激凌。一个勺子,谢谢。”白泽边说边递上钱。

勤快的老板三下两下就打好了冰激凌,同时说:“同学吧?关系真好。看上去快毕业了呀……毕业以后要常联系,别生疏了。我和我大学同学一毕业就没联系过啦,现在还真想他呢。”

谛听脸一红,“谢谢老板!”

走远了之后,谛听问白泽为什么只要一个勺子。

“我想和你用一个。”

“为什么?”

“用你吃过的勺子吃比较甜。”

“不亏是先生,真会说话。”谛听笑了,“以后我住你那儿了,我给你做饭。餐具嘛,干脆只买一套好了。我觉得用你用过的筷子吃饭会比较香。”

“算了吧。”白泽摇摇头,“一起吃不好吗?”

[家]

“我给你准备了礼物诶!”谛听穿着浴衣出现在正收拾床铺的白泽面前。

白泽眼一亮,“什么啊!”

“当当当当——”他把背后的手伸开,打开手中精巧的小盒子,“我定制的对戒!是我们的眼睛哦~”他边说边拿出黑眼睛金瞳的那只给白泽戴上,“这是你的,然后……这是我的!”他给自己戴上黑色和钻石刻的丹凤眼。

“好看吗?”他像小孩子似的问道,“我自己设计的呢。”

“好看呀——对了,你不说我都忘了,你的礼物。”白泽左翻右翻,掏出一个盒子。“打开看看。”

谛听小心地打卡,里面是两个立牌。是两只在睡觉的神兽——一个是白泽,一个是谛听。

“啊啊啊啊啊好棒啊!我最喜欢先生了。”谛听抱住他。

“好了快去睡觉。”白泽笑着把他抱下去。“我专门准备了两个枕头。”

谛听撒娇道:“我要和先生用一个枕头!”

“你爱怎样怎样。”白泽起身,“但我只有一床被子哦。”

谛听挤挤眼,“那就盖一个哦。”说完就把被子在自己身上裹紧,伸出手来拍拍旁边的位子,“先生快来!亲一口睡觉。”

白泽在他脸上轻轻点了一下,转身去关灯。

恍惚间,他好像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时谛听还是一个小小的黏人的小白狗。

「先生,之前你给了我关心和爱。从今天起,我来把曾欠下的债还清。然后会继续像你爱我一样继续爱你。」

“先生?”

“嗯哼?”

“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都会喜欢你的。”

“傻子。我一直喜欢你,知道永远永远。”

甜粥配蛋
仪式感还是要有,给自己画个美女...

仪式感还是要有,给自己画个美女


仪式感还是要有,给自己画个美女


呵

照着哈士奇画的🐶🐶噗


 我好水

照着哈士奇画的🐶🐶噗

   









 我好水

珠江小离
进度 我也要当个小号遍地跑的臭...

进度

我也要当个小号遍地跑的臭小孩

进度

我也要当个小号遍地跑的臭小孩

柏森。

【谛君】谛君日常三十题(上)

挑了一些适合谛君的三十题来写,不确定有没有下,因为我是鸽子。一起来萌谛君吧!

————————————————————

  (1)早早准备好的营养早餐

  君阁之外永远是沉沉的黑夜,容易使人睡得天昏地暗,但总有这么一个人,他的作息严格按照生物钟规律,每天按时起床,完成他神圣的使命——给老君做早饭。

         今天,十项全能的谛听大兄弟用他的斥冰焰,烹饪出了香喷喷的早饭,小米粥、煎馒头加豆浆,然后他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叫老君起床。

  “老君,该起床了,早饭已经烧好了。”谛听绷着一张面瘫...

挑了一些适合谛君的三十题来写,不确定有没有下,因为我是鸽子。一起来萌谛君吧!

————————————————————

  (1)早早准备好的营养早餐

  君阁之外永远是沉沉的黑夜,容易使人睡得天昏地暗,但总有这么一个人,他的作息严格按照生物钟规律,每天按时起床,完成他神圣的使命——给老君做早饭。

         今天,十项全能的谛听大兄弟用他的斥冰焰,烹饪出了香喷喷的早饭,小米粥、煎馒头加豆浆,然后他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叫老君起床。

  “老君,该起床了,早饭已经烧好了。”谛听绷着一张面瘫脸,看着和被子相爱相亲到床底下的老君,非常淡定。(毕竟他已经看习惯了。)老君此人,一呼不应,扯其被,偏头皱眉,口中呢喃有声,曰:“使吾再睡。”若发生此情景,只能拿狗尾巴草挠其足,并之以捏鼻捂口之术,乃使其起。

  此时此刻,谛听就掏出了狗尾巴草,挠,再挠。“哈,别挠了,哈哈哈哈谛听住手啊!”老君抱着枕头在地板上滚来滚去最后坐起来把枕头砸向谛听。然后一把夺过狗尾巴草销毁,接着光着脚丫子跑到餐桌前乖乖吃饭。

  “谛听你的咸豆浆里面居然不放葱!你可知罪!”

  “……”

  (2)抱在怀里,帮你套上袜子

  众所周知,老君不喜欢穿袜子,仗着自己是神仙不会生病一天到晚光着脚在君阁里乱跑。直到有一天,从起床开始老君就一直打喷嚏。“谛……阿——嚏!谛听,是不是你在背后念叨本君!”

  “老君,炎帝大人,无限大人,罗小白,玄离都有可能在背后念叨您,为何非得是谛听呢?”谛听认真地打扫着书柜,闻言停了下来,往卧室走去了。

  老君也只是被喷嚏气着了,随口刁难一句。决定玩一会儿游戏转移注意力。当他面对着电脑聚精会神打游戏的时候,忽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谛听的卷发蹭过脸颊,痒痒的。使人脸颊发烫。“谛听,你干什么?”老君的声音有些慌乱。只见谛听手里拿着羊毛袜,手法娴熟地往老君的脚丫子上套:“神仙也要预防着凉啊。”

  (3)被吻干的泪痕

  那是一个安静的晚上,谛听解下腰带准备歇息了,房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老君抱着枕头站在门口,一张俏脸红彤彤的,“谛听,我想跟你一起睡。”随后怯生生地补了一句,“可以吗?”

  谛听微微一笑:“如果是老君的话,当然可以了。”

  熄了灯,老君说了晚安,然后就转过身去睡了。半夜,谛听听见声音,醒了过来。发现老君面朝着他,在梦中哭泣,他哭的没有声音,但边哭边说一个人的名字——“清凝。”

  她是他的求而不得,是他的夜夜梦魇。

  谛听所能做的,不过是吻干老君的泪痕,然后拥抱他,使他在冰冷的睡梦中有一丝温暖。

  (4)在有需要的时候迅速抵达身边

  这是谛听给老君打的第十个电话,照旧无人接听。谛听听着电话挂掉的声音,手上青筋暴突,然后揍了身边的鹰犬一拳。过了不知道多少分钟,手机响起欢乐的铃声,电话一接通就传来老君大大咧咧的声音:“谛听!什么时候回来呀?我新下载了一个双人密室逃脱游戏!快来陪我玩!”

  “您先放我进来……”

  “抱歉抱歉,我这就开门。”

  进门后第一件事就是揍老君。

  老君:“嘤。”

  (5)一个惊喜

  摸摸小肚腩,有点饿了,开了一包玉米片,边吃边看动漫。时不时看看门口,眼巴巴等着谛听回来。其实是等着带回来的周边和礼物吧!过了许久,一个提满手提袋的身影出现在了窗外,谛听打开门,看见老君迫不及待地冲过来,在他面前急刹住车。睁着星星眼看着手提袋,嘴上矜持地说:“谛听啊,有劳你了,这次带回来什么啊?”

  “罗小白家的汤圆。趁热吃,还有众生之门和一些周边。”谛听放下手提袋,拍了拍肩上的雪,“吃完了给您看一个惊喜。”

  “这个汤圆怎么是小海豹的样子?”“罗小白的妈妈太会做了……”

  “我吃完了,所以说,惊喜呢?”老君嘴角还有黑芝麻糊,谛听用手帕帮他擦拭干净,然后打了个响指。

  “看窗外。”

  只听得一连串的巨响,十几束烟火同时绽放,点亮星夜湖亘古不变的夜空,老君趴在窗沿上看着满天焰火盛过星芒,流星一般在漆黑的天幕中坠落,最终坠入星夜湖,他心头悸动,闭上眼眸,许了一个愿望。

  “但愿人长久……”

  (6)塞得满满的都是他的不可描述的本子

  谛听打扫书柜的时候经常会看到一些神奇的书,学习类的有《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学术类的有《围棋对弈技巧》,《母猪的产后护理》。这些都没什么,直到谛听不经意间看见了一本被翻得烂烂的《谛听饲养手册》,遂大惊,速阅之,乃老君之千层套路也。他从此关注起了老君的书架,大有所获,还发现了《谛听和玄离不得不说的二三事》一书。他翻了翻,是一些添油加醋过的神兽日常。

  谛听回想起了有次听到一阵敲击键盘的声音,一凑近老君就急急忙忙的把电脑屏幕遮住,讪笑着让他去整理书架,还有老君上网冲浪时那数不尽的小号……这书怕不是老君自己写的吧。

  于是谛听暗暗记下了作者的名字,上网关注了他。

  (7)特殊的手机铃声

  谛听在和罗小白逛漫展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起来:”声音是可以变的么么哒!声音是可以变的么么哒!”罗小白吓了一跳:“谁,谁在说话?”“是老君的千里传音器。”谛听淡定的掏出手机:“喂,老君,什么事?”

  (8)帮对方吹头发

  老君的头发特别多,还很容易打结,谛听总是边吹边用梳子梳。因为身高差的缘故,老君站着,谛听坐着。老君很没有耐心,总是吹到一半就想抓起游戏机,然后游戏机就会被谛听拍掉。

  (9)新消息,表白

  谛听打扫书柜的时候手机突然有了消息,他打开一看。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谛听gg人家好喜欢你。”

  谛听挑眉,看向在假装打游戏的身影:“老君,是你吗?”

  “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10)脱口而出的敬语

  “老君,早饭烧好了,您可以吃了。”

  “老君,罗小白想和您一起打游戏。”

  “谛听啊。”

  “在。”

  “我们已经这么熟了,就别用敬语了。”

  “此举不妥,因为您是老君。是谛听愿意誓死追随之人。”

  (11)突如其来的雨

  “可算是出阁了,宅了一百年,可闷死我了。”老君坐在船上,颇有些怀念地看着蓝溪镇。

  忽然有一滴水打在脸上,然后是两滴,三滴……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突然而至。蓝溪镇退了红漆的屋舍都氤氲在雨幕中,显得空灵而迷蒙。

  “呀,下雨了,烟雨行舟,多美啊,是吧谛听?”他一转头,发现原先站着谛听的船头空无一人。

  “这里的天气不都是由您控制的吗?”谛听站在不远处的屋檐下,面无表情地说。

  (12)为你点烟

  "好久没抽烟了……"老君恢复成人模样,摸出藏在一个地方的烟杆儿:"谛听,借个火。"

  谛听闻言走过去,用斥冰焰帮他点火。深吸一口,缓缓吐出。烟雾缭绕中,谛听看见老君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1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谛听!快来快来,我让罗小白给我推荐了几部恐怖电影!我们一起看吧!"老君裹着毛毯拍拍身边的座位,打开了一罐爆米花。

  看着看着,毛毯从裹着一个人变成了裹着两个人,老君从坐在谛听旁边变成了窝在谛听怀里。

  一罐爆米花很快吃完了,谛听那罐只吃了一点点,老君看了一眼谛听,他自觉地把爆米花递了过去,老君抱起剩下那罐爆米花开心地吃了起来。

  有谛听在,恐怖片一点也不恐怖了嘛。

  (14)讨论关于宠物的问题

  “宠物?以前玄离养的三只鹰犬,现在归我养,用作代步工具挺方便,就是继承了前主子的智商,比较欠揍。”谛听一边用鸡毛掸子掸灰尘一边淡淡地说。

  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老君眯起眼睛笑了笑:“以前我养过一只狗子叫玄离,大字不识一个,爱吃东西又爱打架。”

  “现在呢?”

  “现在我有谛听啊,”老君笑了起来,“是吧谛听?”

  (15)喝醉

  好渴啊,谛听想。他刚从外面逛漫展回来,忍受了骄阳的暴晒和拥挤的人群。"老君,有水吗?""桌上有。"他看见桌上有一杯酒,想也没想就拿起来喝了解渴。

  结果没想到一杯就倒。

  老君听到客厅里扑通一声,有些奇怪,放下游戏机跑过去看,看见谛听扶着桌子慢慢站起来。

  "谛听,你没事吧?"老君闻到了酒气,敏锐地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他看到了空空如也倒在桌上的酒杯,大吃一惊:“你把小白爷爷送我的酒喝了?”

  谛听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眼神迷离,脸颊和耳朵因为酒精显出红晕,他摇摇晃晃走了几步,坐到了沙发上。

  老君忽然玩心大起,他还没见过谛听喝醉的样子呢!他跑到谛听面前,开始逗他玩。

  “谛听,尾巴露出来给我摸摸!”老君兴奋地说。

  谛听歪着头,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尾巴。不得不说这样的谛听真是可爱炸了。

  老君对尾巴上下其手,玩了一会之后开始问问题:“喜欢玄离吗?”

  “喜欢。”

  “那地藏王菩萨呢?”

  “喜欢。”

  “那,”老君舔了舔嘴角,“老君呢?”

  “很喜欢。”谛听说完,眨了眨眼睛,拥抱了老君。

酒酒翼喝不了酒
肺炎期间,无事宅家。 学校让以...

肺炎期间,无事宅家。


学校让以“宅在家”为主题多种形式分享你在家干了啥。太体贴了生怕我们没事干。


睡了吃吃了睡累了玩手机不累看电视,偶尔打扫做做运动,偶尔看书陶冶情操。


学习……是不可能学习的下一个×


这么一看其实蛮丰富的吼_(:τ」∠)_


满脸写着高兴,放我出去!


【部分存在吸色】

【细节有bug】

肺炎期间,无事宅家。


学校让以“宅在家”为主题多种形式分享你在家干了啥。太体贴了生怕我们没事干。


睡了吃吃了睡累了玩手机不累看电视,偶尔打扫做做运动,偶尔看书陶冶情操。


学习……是不可能学习的下一个×


这么一看其实蛮丰富的吼_(:τ」∠)_


满脸写着高兴,放我出去!


【部分存在吸色】

【细节有bug】

—江茶—
是不务正业_(:з」∠)_

是不务正业_(:з」∠)_

是不务正业_(:з」∠)_

沧海若尘
元宵节啦,给白泽先生送汤(di...

元宵节啦,给白泽先生送汤(di)圆(tin)

元宵节啦,给白泽先生送汤(di)圆(tin)

阿秋呀呀呀

在家里快生霉的我,终于拿起了笔_(:3」∠❀)_(P2是俺的女儿,带个私货(「・ω・)「)

在家里快生霉的我,终于拿起了笔_(:3」∠❀)_(P2是俺的女儿,带个私货(「・ω・)「)

T_Killer
画爽了就完事了,谛泽真好(心满...

画爽了就完事了,谛泽真好(心满意足)躺

画爽了就完事了,谛泽真好(心满意足)躺

这里原空

不知道起什么,帮我?

#谛泽# 

我自己写的,微博:原空AK 

at过官方啦

————分割线:故事从这里开始————

白泽很难过。

原因是,大士决定要给地府换公职人员,地府不同意。谈判结果是,打一仗。

打一仗也没什么,重点是大士让他去把谛听杀了。

他怎么也不愿意。

他怎么可能愿意!

哪怕是大士已经答应他给他免一年房租还送他三箱小完能。

他和谛听的感情是一年房租和三箱小完能可以代替的吗?

[当天下午]

白泽怎么也不愿意动手。

大士叫他:“快去啊,白泽!”

他坐在那儿,低着头,一动不动。

倒是谛听带着小髅过来的。

“杀了我,先生。”谛听微笑着在他耳边轻轻说。声音很低很...

#谛泽# 

我自己写的,微博:原空AK 

at过官方啦

————分割线:故事从这里开始————

白泽很难过。

原因是,大士决定要给地府换公职人员,地府不同意。谈判结果是,打一仗。

打一仗也没什么,重点是大士让他去把谛听杀了。

他怎么也不愿意。

他怎么可能愿意!

哪怕是大士已经答应他给他免一年房租还送他三箱小完能。

他和谛听的感情是一年房租和三箱小完能可以代替的吗?

[当天下午]

白泽怎么也不愿意动手。

大士叫他:“快去啊,白泽!”

他坐在那儿,低着头,一动不动。

倒是谛听带着小髅过来的。

“杀了我,先生。”谛听微笑着在他耳边轻轻说。声音很低很好听。

他把头偏过去。

谛听又重复一边,“杀了我,先生。”

声音依旧平静,脸上的微笑毫不动摇。

这个声音叫了他多少声“先生”啊。他看着谛听长大。谛听一直这么叫他,也只称他为“先生”。

是不是再也听不到这个声音了呢?或许都不会有人再叫他“先生”了。

这么想着,他鼻头一酸,对着谛听轻吼一声,闭上了眼。

他亲口咬断了谛听的颈。

谛听一直很平静地看着他,他下口的时候也没有挣扎,像很早就准备好的一样。

一滴、两滴,热泪从他眼中流出,滴在谛听的鼻头。

[一个月后]

白泽自从打完那一仗之后就不愿意见人。

白兽王回来看他,他只是打了个招呼。

龙女来问题,他只是面无表情地讲答案。

大士来给他送小完能,他只是让大士放在门口。

那天,天庭毫无悬念地赢了。

是他亲手为谛听合的眼。

下雨了。好大好大。

他本想出去淋一下雨,以为会好一些,大概是觉得自己昏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但……没有。

据说他在雨里哭的不成样子,迷了路,最后在路边睡着了。

他做梦都是谛听。

梦里谛听笑着看他,“先生。”

声音很平静很轻很低很好听。

后来还是哪吒和敖烈把他拉回去的。

大士请来杨戬,让他看看白泽怎么了。

杨戬看了一眼,吃了一惊,吞吐地说——

“额……是……心病。”

大士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白泽什么都没说,只是把他们推出了门。

话说回来,他俩还是用备用钥匙开的门。

大士问了一圈,赛太岁、九月、小玉、十一月、哪吒、敖烈、哮天、刑天、精卫甚至老肚。

没人知道他怎么了。

[又一个星期]

走廊里响起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谛听(用为了来找白泽私配的白泽房门的钥匙)打开门。

白泽在床上把自己缩成一小团,面对着墙,脸埋下去。

他把口袋里的小髅轻轻地放在地上,然后坐在白泽床沿上,很轻地唤一声——

“先生。”

声音多熟悉,很低,很好听。

白泽猛地转身抬头,同时抬起手想要抓他,似乎是在判断他是不是真的,“谛听,你不是——”

话还没说完,抬起一半的手就被谛听紧按在床头的墙上,嘴边一凉。

是谛听的嘴啊。

他一脸惊讶,旋即笑了。笑得很浅。就像谛听当时的笑容一样。

谛听的手渐渐松开,白泽猛地抱紧住他,谛听也轻轻抱住他。两个人就这么抱着。

「你长大了。

从没轻没重的小孩长成了做什么都很轻的大人。」

「还不是因为小时候咬先生,先生总是嫌疼。

可不能伤着先生。」

两个人坐在床上聊天。白泽似乎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天我真的咬断你气管了?”白泽问。

“不然呢?”谛听浅浅地笑了,“我可不会演戏,尤其当着先生的面。”他脖子上还有白泽咬过的痕迹——两个很浅的粉色小圆点。白泽问他疼不疼。

“那你是——”

谛听笑得眼要弯成月牙,“先生是看书看呆了,还是想我想傻了?地府归谁呐,先生不清楚吗?”顿了顿,又说,“我在地府说话还算大半个说的(小髅拼命点头),做这种小法术很简单的。”

白泽脸红了,偏过去,“谁想你了!我才没有!”

“没想我脸红什么呀?先生,骗人是小狗。”谛听几近要笑出声来,“先生看过我小时候的样子诶,你可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也想看看小小的先生是什么样子的。”他抬手揉揉白泽的乱发,就像白泽小时候时揉他头一样,“一定很可爱。”

白泽拢着腿,低下头,他才不想让谛听看到自己的头红得像那天谛听的血。

青凌-Kasarume
绝望阴风【划掉】谛听大人和骷髅...

绝望阴风【划掉】谛听大人和骷髅猫小髅~

绝望阴风【划掉】谛听大人和骷髅猫小髅~

费柯
谛听果然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谛听果然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谛听果然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

【谛玄君玄三角恋】军妓

是三角恋的脑洞复述

少校玄离和少将谛听以及上将老君的故事

ooc有,雷有,爽脑洞,有车

更详细的预警在长图片里

可以的话走评论区链接

(是雷脑洞所以骂我可以但不准辱骂角色)

是三角恋的脑洞复述

少校玄离和少将谛听以及上将老君的故事

ooc有,雷有,爽脑洞,有车

更详细的预警在长图片里

可以的话走评论区链接

(是雷脑洞所以骂我可以但不准辱骂角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