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谜语cp

108浏览    5参与
ws

《哥谭》里的谜鹅

我太喜欢谜语人了,他太优雅太聪明了。谜鹅CP绝了。小企鹅不敢轻易说出我爱你的眼神,他一次次排练告白场景,被谜语人枪击前的话。

也许爱德是狗谜。但是真的打动我的是他枪击企鹅后出现幻觉愤怒承认“我杀了你,也是杀了一部分我自己”。

他被严刑拷打直至处决也没有出卖企鹅人在哪里。

他本来想逃出哥谭后又返回来坚定地说“不,是31个”

他说“我接受真实的你,就像你接受我这个冷酷的逻辑学家”

总之这里的爱情太高级了,既像小孩子一样互相打闹又互相救对方命,既智商高的犯罪也一起拯救哥谭

“人这一生只有一次真爱,当你遇到他,就奔向他”

“I can't be bought...

我太喜欢谜语人了,他太优雅太聪明了。谜鹅CP绝了。小企鹅不敢轻易说出我爱你的眼神,他一次次排练告白场景,被谜语人枪击前的话。

也许爱德是狗谜。但是真的打动我的是他枪击企鹅后出现幻觉愤怒承认“我杀了你,也是杀了一部分我自己”。

他被严刑拷打直至处决也没有出卖企鹅人在哪里。

他本来想逃出哥谭后又返回来坚定地说“不,是31个”

他说“我接受真实的你,就像你接受我这个冷酷的逻辑学家”

总之这里的爱情太高级了,既像小孩子一样互相打闹又互相救对方命,既智商高的犯罪也一起拯救哥谭

“人这一生只有一次真爱,当你遇到他,就奔向他”

“I can't be bought


But I can be stolen with one glance


I'm worthless to one, but priceless to two


What am I?”

寒四

【邵米/邵宇寒x米佧】邵宇寒的非正常情绪波动

CP配对:邵宇寒x米佧

Tip:把米佧调去急诊后,邵宇寒的情绪出现了小小的波动。


“贾立,如果你今天是为了米佧的事情求情来的,那你可能要白跑一趟了,她调到急诊是正常的人事调动,已经决定了。”

邵宇寒抬头看向那个嘴还没有张开的年轻医生,直接把他的话堵在了嘴里。

贾立尴尬的站在那边,嘴里哦哦了好几声,从他提米医生那一嘴开始,他感觉四周都弥漫着一股低气压,仿佛他戳到了邵主任什么痛点,他自知不可久留,便说了一句那我先去工作了就悻悻地离开了。

贾立刚走出办公室门外,就被神外的医生呼啦的围住了,“怎么样贾医生?邵主任松口没有?”

“…”贾立摆出了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围着他的医生...

CP配对:邵宇寒x米佧

Tip:把米佧调去急诊后,邵宇寒的情绪出现了小小的波动。

 

“贾立,如果你今天是为了米佧的事情求情来的,那你可能要白跑一趟了,她调到急诊是正常的人事调动,已经决定了。”

邵宇寒抬头看向那个嘴还没有张开的年轻医生,直接把他的话堵在了嘴里。

贾立尴尬的站在那边,嘴里哦哦了好几声,从他提米医生那一嘴开始,他感觉四周都弥漫着一股低气压,仿佛他戳到了邵主任什么痛点,他自知不可久留,便说了一句那我先去工作了就悻悻地离开了。

贾立刚走出办公室门外,就被神外的医生呼啦的围住了,“怎么样贾医生?邵主任松口没有?”

“…”贾立摆出了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围着他的医生便都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张医生在那边长叹一口气,“邵主任态度怎么这么坚决,米医生什么时候才能调回来阿。”

“我怕是难了。”贾立眉毛都拧成一团了,“你们不知道,我前面汇报病情的时候邵主任还好好的,我一打听米佧的情况,他就气场突然就沉了下来,一口气回绝了,坚决到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那我这吃人的嘴软阿!”张医生哀嚎着,抖了抖手中的肯德基袋子,脸摆成了贾立二号。

周围的护士和医生纷纷点头,深情的凝视着自己眼前的外卖袋子,最后一齐叹了一口长气。

就在这个时候,贾立身后的办公室门被推开了,他回头看见邵宇寒手里端了个水杯推门而出。邵宇寒什么都没说,抬头看了一眼人群,护士医生们作鸟兽散。

邵宇寒心知肚明他们在干什么,晃了晃手中的水杯示意自己是去接水的,他眼神装作不经意的扫过去,扫到了护士台上搁着的一排子肯德基外卖袋,明明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还是开口问道,“你们集体点的早餐?”

“是米医…”贾立的话刚脱出口,就被张医生打断了,“是我们自己点的,您要不要拿一份。”

“我…”邵宇寒本应该很爽快地拒绝,但一想到是米佧请吃的早餐又有些犹豫,但没犹豫几秒,理智已经战胜了情感,抛下一句我在家里吃过早饭了,便往茶水间走去。看人走远了,低气压也跟着飘走了,张医生这才松了口气,“这要让邵主任知道是米医生点的,他就会知道是米医生点给我们让我们帮她吹耳边风的,千万别被他发现了,不然,他气压还得再沉一点。”

已经走了十几米开外的邵宇寒顿住了脚步,露出了一个苦笑。他还真不觉得自己气压沉,也没有这么想过米佧。他对米佧太熟悉了,知道这个小姑娘直来直去的性格,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送早餐给神经外科,但是她绝对不是那种用早餐试图贿赂同事在他耳边吹风的人。

说实话的,这些天这些小医生一直在他耳边吹风。先是米佧最好的朋友许妍珊,说着说着就拐到了米医生多负责之上;然后再是那个张医生,时不时的提起两句要是米佧在,这些天他都听遍了大江南北的各款求情,所以当贾立站在他面前说米佧两个字,他基本就能猜出来,这又是个替米佧求情的人。说实话,在这个节骨眼上顺水推舟调米佧出去,确实可以很好的锻炼到她,但是一想到小姑娘的难过和委屈,邵宇寒又变得不忍心起来。

“哎,还真是你,你怎么在这儿?”邵宇寒的思考被打断了,他站在茶水间里,侧头看见卫兰伫立在茶水间门口,手里夹着一些看上去像报告的文件看着他,“我记得你办公室里有茶壶可以烧水阿。”

“烧水要时间,我急着泡咖啡。”邵宇寒面不改色的转向卫主任,后者看着他空空如也的杯子,决定不揭穿这个蹩脚的谎言,打了声招呼就打算走。

眼看卫兰快离开,邵宇寒在她身后叫住了她,“那个,我这儿不是新往你这儿调的那个米佧…”

她就知道。卫兰在心里翻了个巨大无比的白眼,邵宇寒这个老狐狸,三天两头问一次他家实习生的近况,就差给她笔和纸做一份笔录了。明明心里就是舍不得,但非要往她手里塞。

“她最近好多了,比刚来时候那个不靠谱的样子强多了。”卫主任看见好友听见她夸赞米佧后忍不住想要上扬但是强行压下来的嘴角,又在心里翻了个更大的白眼。

邵宇寒明显是松了一口气,脸上紧绷着的肌肉也松弛下来了,“我就知道把她交给你手里调教是正确的。”

卫兰莫名感觉老友的表情又有些许松动,她毫不客气地应下了他的赞赏,转头又准备离开,结果又被他在身后叫住了。

“你知道,就这个节骨眼把她调出去,虽然说是人事调动,但是她心里肯定也会有点自己的想法…”邵宇寒在那儿疯狂暗示,卫兰也不是什么傻子,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在心里头翻了一个史诗级白眼,给邵宇寒打了包票,“你放心,我会点拨她一下的。”

邵宇寒这会没话说了,他闭嘴安静的目送卫兰离开,没想到卫兰走了两步突然一个回头,“对了,那个邢克垒你知道吧,他用米佧的名字给你们全科定了早饭,我在走廊里无意间听米佧打电话听到的,没有要窥视你家实习生隐私的意思阿。”

邢克垒送的?那怪不得。邵宇寒觉得心里那股莫名其妙的没吃到早饭的遗憾劲儿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酸溜溜的情绪飘在心头,他不动声色的走回办公室,一气呵成的关门坐下开始办公。

“我怎么觉得主任去趟茶水间气场突然变了。”护士台那边窃窃私语,“怎么感觉主任身边原来那种紧绷的感觉没了,但有种更奇怪的感觉出现了。”

“同感,自从米医生调去急诊,总觉得邵主任怪怪的。”

邵宇寒工作起来素来两耳不闻窗外事,这些话自然进不了他的耳朵。而那些进办公室的医生们有了这些日子的惨痛教训,也不敢多问什么和米佧有关的事情,他的“平静”时光一直维系到了下班时间。邵宇寒今天下班打卡打的格外准时,但他刚下电梯快步走了没几步,就被熟悉的声音喊住了:“邵主任!”

米佧从他身后小步追赶过来,他下意识地喊了声米佧。小姑娘支支吾吾的用寒暄开场:“下班阿。”

“是。”邵宇寒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它产生波动。

“晚上有空吗,我想请您吃饭。”米佧试探性地问她,他回忆起早上卫兰那句点拨一下,瞬间就明白了,他的嘴角微微翘起,一声好就应了下来。

“对了,你那个送到神外的早餐…”邵宇寒在小丫头兴高采烈的时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那是邢教官以我的名义送的,我没有。”米佧随口回答,“您吃辣吗?”

“我都可以。”邵宇寒看向米佧的眼睛,“那他是你的男朋…”

“没有阿。”米佧对于邵主任今天格外的八卦丝毫没有起疑心,“那听我安排咯?”

“好。”邵宇寒把头撇到了一边,然后把自己抑制了很久的笑容绽放出来,他和米佧并肩走出仁心的大门,余晖落在两个人的肩头,把两个人的影子照在了一起。

第二天的神经外科多了两件反常事情。米佧突然不往神外开始送早餐,让习惯了投喂的神外一片哀嚎,但这还是小事,真正的大事是他们的邵主任

“太恐怖了。”贾立关上了邵主任办公室的门,心有余悸的快步走向护士台,“张医生,你是第一个汇报工作的,你有没有觉得邵主任哪里不太对劲?”

“春天到了,笑意多一点也很正常。”张医生郑重其事的拍了拍贾医生的肩膀。

两个人说笑着离开了邵宇寒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在认真低头工作的邵宇寒突然把头抬了起来,浅浅的笑了一下。


寒四

【邵米/邵宇寒x米佧】脑了一个大纲,关于邵米的爱情故事

脑完了,很快乐,在大脑里滚过了一遍邵米的爱情故事,大纲基本上是这样的,正文应该就不会写了,太长了,估计没有5-10W字下不来

邵宇寒第一次遇见米佧的时候是坐电梯被米佧劫,非要把手里的病例袋让他看一眼,他本来没打算接手,但是小姑娘追了他一路还搬出了他没法拒绝的理由,他让助手拿着装病例的袋子健步如飞的去赶飞机,一边走一边想小丫头刚刚的话,越想越觉得自己答应的莫名其妙。

邵宇寒第二次见到米佧是让她带病例来做个脑CT,小丫头听说朋友有救后感激到眼眶都红了,还要在他面前保持形象。邵宇寒看见她帮自己的朋友治病这么上心,内心触动也很深,多看了米佧两眼,但是那个时候邵宇寒还是认为米佧只是那种为朋友两肋插刀...

脑完了,很快乐,在大脑里滚过了一遍邵米的爱情故事,大纲基本上是这样的,正文应该就不会写了,太长了,估计没有5-10W字下不来

邵宇寒第一次遇见米佧的时候是坐电梯被米佧劫,非要把手里的病例袋让他看一眼,他本来没打算接手,但是小姑娘追了他一路还搬出了他没法拒绝的理由,他让助手拿着装病例的袋子健步如飞的去赶飞机,一边走一边想小丫头刚刚的话,越想越觉得自己答应的莫名其妙。

邵宇寒第二次见到米佧是让她带病例来做个脑CT,小丫头听说朋友有救后感激到眼眶都红了,还要在他面前保持形象。邵宇寒看见她帮自己的朋友治病这么上心,内心触动也很深,多看了米佧两眼,但是那个时候邵宇寒还是认为米佧只是那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医生,实际上也并不是很认同她的不专业。

第三次就是电梯里做的穿刺手术,米佧一出来邵宇寒就发觉穿刺是她做的,小丫头明明自己也很紧张但是本着医者仁心的原则毫不犹豫的帮病人做了穿刺,邵宇寒那个时候第一次开始认同米佧的专业性,也有了想把她招到自己科室的想法。

然后就是震惊贺主任的神外能不能留两个实习生的事件。成功收米佧为徒的邵宇寒心情极度喜悦,结果刚带上小米佧没多久就接到了紧急的手术通知。刚开始一个指标明显另一个不明显他只打算做一个,但是后来两个指标都显著了,两个人如果同时做手术都可以救。他本身也不是一个特别墨守成规的人,也不惧怕承担责任,所以,他想了下就两台手术一起开了。

他听见许妍珊的话其实并不意外,让他意外的是米佧的认同,他知道开两台手术是很冒风险的事情,虽然他自己几乎肯定不会出事,但是有人这么信任他理解他也让他感觉很好。

手术做完被开批斗大会是意料之中的,米佧有一次站出来帮他说话是意料之外的。当米佧把那些话说出来之后,邵宇寒对米佧的情绪是很复杂的,一个是对小丫头不谙世事的冲动的意外,一个是对米佧一直坚持帮自己说话的感动,还有莫名其妙的喜悦。

在那之后邵宇寒和米佧显然亲近了很多,两个人经常出去约饭(实际上是米佧想让邵宇寒帮她开小灶)邵宇寒甚至抽空陪米佧一起去送叶小满出院,结果小丫头舍不得小满哭的稀里哗啦,在电梯里都没止住眼泪,搞得两个小护士以为他批评了米佧,他其实对小插曲没啥太多的想法,但小丫头总觉得让他名誉受损请他喝咖啡吃蛋糕,正好这一幕被卫主任看到了,卫主任就提醒他说医院人多眼杂注意社交距离。

邵宇寒因为那句话没有再和米佧那么亲密,恢复了普通的师生关系,但是在米佧查房的时候他还是会多看两眼,也会关注米佧的工作状态,越关注越发现小丫头的勇气和果敢。

结果没过多久小丫头就出事了,因为要把紧急手术做过开颅的病人推去做CT插了病人的队伍,被病人动手了,邵宇寒当时正在边上和其他学生说病人情况,正好看见了现场直播,他走上去帮米佧挡了一下,挨了病人几下推搡,但是他对这种情况不会束手无措,几句话就把病人说的哑口无言,他让米佧先把病人推进去,自己在外面做扫尾工作。

这事儿没多久全院就知道了,虽然老师帮学生处理问题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因为之前他们的亲密关系医院里还是传出了一些流言蜚语。邵宇寒本身是不在乎流言蜚语的,但是他怕流言蜚语对米佧有伤害,于是邵宇寒就去找了卫主任帮忙,让卫主任帮他把米佧调到急诊,对外就说是人事的正常调动。卫主任问他是不是对米佧真的有意思,他矢口否认,说是为了锻炼米佧和避嫌,实际上他自己明白,他除了想锻炼米佧,也想让自己和米佧有点距离,不要产生不应该有的情愫。

调到急诊后小丫头成长的很快,虽然对他的决定感到委屈,但还是很认真的完成了所有工作,卫主任有点不忍心,就私下里偷偷告诉米佧是邵宇寒为了锻炼她才让她来的,米佧知道之后约邵宇寒出去吃了顿饭,跟他坦白了自己知道了,然后表达了对他的感激。

邵宇寒其实对自己把米佧调到急诊也有点小小的后悔,和米佧分开的时间并不让他好受。本来不在一个科室还好,一见面所有的情绪都爆发出来了,他绅士的送米佧回家,自己在车上坐了很久,然后给卫主任打电话坦白说他自己好像喜欢上米佧了。

卫主任对于好友的铁树开花并没有很意外,她早就看出来邵宇寒对米佧的有所不同,她在电话里说让邵宇寒想好后果再决定要不要追,邵宇寒答应了。

邵宇寒沉思了很久,最后决定先浅显的试试看。他就下班几次假装偶遇顺便带米佧回家,发消息问米佧要不要一起进手术室观摩做手术,在学术上帮助他,久了陈韬觉得邵宇寒对米佧感情不一般,但米佧坚决地认为邵宇寒只是她学术上的好导师。

米佧的好友许妍珊爱慕邵宇寒已久,看到邵宇寒这样对米佧妒火中烧。邵宇寒在借口把米佧调回神经外科之后,许妍珊的嫉妒到达了极点,她甚至觉得这种偏袒会影响她的评绩,所以最后失去理智的她动手删掉了米佧的论文数据,但正好被邵宇寒看见了。

邵宇寒自己手头恰好有一份相似的数据,在米佧论文数据被删后,他第一时间把数据给到了米佧,并且直接去找许妍珊对峙,让许妍珊哭的一塌糊涂,但他没有告诉米佧数据是许妍珊删的,他不想让米佧被这种背叛伤害。

但许妍珊后来洗心革面后自己找米佧坦白了一切,并且告诉米佧是邵宇寒来找自己对峙的,米佧突然情绪变得很激动,说什么都要去找邵宇寒。

邵宇寒听到米佧问为什么不告诉她,决定把自己的喜欢向米佧坦白,他邀请米佧去他租住的房子把事情讲清楚,结果米佧刚到房子就委屈上了,她觉得邵宇寒明明不喜欢她却对她那么好很过分,她向邵宇寒坦白,她很早之前就喜欢上邵宇寒了,但是无意间听到邵宇寒和卫主任说自己不喜欢她,她就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邵宇寒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怎么追老婆都追不上是因为自己的口是心非被当事人听到了,邵宇寒诚恳的向米佧道歉,并向她表达了自己的心意,米佧答应了。

结果第二天到了医院就发觉气氛不对,原来米佧坐他的车回他家这件事情被医院副院长看见了,院长过来找他谈话,他承认了自己确实和米佧在一起了,院长表明了自己的无奈,告诉他如果这样的话医院可能会要求米佧离开,邵宇寒表示理解,并且告诉院长他会想办法,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他会自行离职。

天无绝人之路,正好叶小满那边的国外研究所给他发了一所邮件,说是想招一名实习生,问他有什么推荐,他想起那是米佧的梦想,就把这个机会给了米佧,米佧非常感动,抱着邵宇寒说了好久自己的以前的故事,邵宇寒发觉自己越来越喜欢米佧。

他只是尝试一下,却没想到米佧那么优秀,过五关斩六将最后拿下了去学习的名额,米佧欣喜若狂的告诉了邵宇寒,邵宇寒非常高兴。但是上班的时候米佧突然想到,自己不能邵宇寒放弃自己这么好的工作和她一起出国,于是考虑再三,她决定找到邵宇寒告诉他她放弃。

结果到了办公室才发觉,今天早上邵宇寒就向医院递交了辞职,她刚懵上邵宇寒的微信就发了过来,告诉她自己辞职了,想陪她一起去国外,并且告诉她,自己是终身受聘于那个机构的,所以不需要担心他的职位问题。

故事的结局是两个人一起坐飞机出国,仁心医院的张院长一天连接两张辞职申请,痛苦万分。

进修了两年后,邵宇寒向米佧求婚,米佧因为优异的成绩继续留在机构进修,邵宇寒也继续在机构工作,两个人相辅相成,没有为彼此放弃任何。



寒四

【邵米/邵宇寒x米佧】一些戳到点的图

师徒组真的戳到了莫名其妙的雷达,一些很喜欢的日常(cp向,非官配慎入)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师徒组真的戳到了莫名其妙的雷达,一些很喜欢的日常(cp向,非官配慎入)






寒四

【邵米/邵宇寒x米佧】谣言

小甜饼一发完。

CP为:邵宇寒x米佧 非官配!非官配!请自行避雷

设定背景:邵米互相暗恋

“欸你听说了吗,邵主任和米医生好像两个人有点事。”

“真的吗,什么事儿阿?”

米佧单手插着兜,拿着一杯咖啡路过神外那层楼,两个保洁阿姨在那边鬼鬼祟祟的说话,动作不大,声音不小,正好被风刮到米医生的耳朵里。

“上次有人餐馆看见两个人在医院外头单独吃饭!”

“诶哟!”

米医生翻阅了自己的脑子,发觉还真有这么一回事。她确实单独约了邵主任去餐馆吃饭,但是他们那是私下授课,她请邵主任帮她开小灶呢!她点了份生脑花让邵宇寒帮自己补课,顺便吃了点脑花,都是顺便,怎么能叫单独外头吃饭呢,谣言,赤裸...

小甜饼一发完。

CP为:邵宇寒x米佧 非官配!非官配!请自行避雷

设定背景:邵米互相暗恋

“欸你听说了吗,邵主任和米医生好像两个人有点事。”

“真的吗,什么事儿阿?”

米佧单手插着兜,拿着一杯咖啡路过神外那层楼,两个保洁阿姨在那边鬼鬼祟祟的说话,动作不大,声音不小,正好被风刮到米医生的耳朵里。

“上次有人餐馆看见两个人在医院外头单独吃饭!”

“诶哟!”

米医生翻阅了自己的脑子,发觉还真有这么一回事。她确实单独约了邵主任去餐馆吃饭,但是他们那是私下授课,她请邵主任帮她开小灶呢!她点了份生脑花让邵宇寒帮自己补课,顺便吃了点脑花,都是顺便,怎么能叫单独外头吃饭呢,谣言,赤裸裸的谣言!

“还有人看见邵主任送米医生回家!”

“诶哟!”

那是吃完饭邵主任有车刚好送她回家,不然那地方那么远,邵主任还能让她一个人步行十公里走回去吗!米医生贴在墙上,头凑得更近了,这是掐头去尾,谣言!

“还有人看见邵主任从医院接走了米医生!”

“诶哟!”

那是她扫不开共享单车,正好偶遇了邵主任,邵主任人好正好让她搭了个便车,那是邵主任人帅心善,怎么能叫两个人有点事儿呢,谣言!!

“还有人看见米医生给邵主任天天送咖啡!”

“诶哟!”

这能叫天天吗,哪里有天天了。米医生掰起了手指头,礼拜一为了感谢邵主任送了咖啡,礼拜二邵主任手术幸苦了送了咖啡,礼拜三邵主任值早班送了咖啡,礼拜四邵主任要值晚班送了咖啡,礼拜五,嘿,礼拜五是今天,今天手上有杯咖啡,因为邵主任工作了一礼拜幸苦了。

嘿,还真是天天,不是传谣。米医生沉默了。

“米医生不是天天和邵主任一起搭伴食堂吃饭吗!”

“诶哟!”

她这不是正好下手术,正好一起吃了;正好遇见了,正好一起吃了;正好和主任一起查完房,正好吃了;正好…反正这都是凑巧,他们正的刚刚好。

“听说米医生论文数据丢了,邵主任还给她了自己的数据呢!”

“诶哟!”

这有啥诶哟的!她是他的学生,她数据丢了,他…米医生卡住了,好像邵主任确实没有理由帮自己,但他就是帮了,毫无理由的。

“他们楼下的说哦,邵主任为了那些数据下班之后不走,翻自己的病例翻到第二天早晨,是有个护士下班之后发觉东西落了回来拿,才发现邵主任办公室灯火通明的!”

“诶哟!”

翻到早晨?米医生愣住了,邵主任不是说以前做过相似的课题研究吗?他…帮自己理数据理了一整个通宵?米医生迷迷糊糊的,不知不觉往前走了好几步。

“而且那个米医生,她看邵主任的眼神哦…额米医生,中午好。”

“中午好。”米医生尴尬的站在那边,尽量让自己的笑看上去自然一点,“我路过,回办公室来着。”

“哦刚路过阿。”那个保洁阿姨松了一口气,“刚路过就好,米医生再见…欸米医生,那儿是邵主任办公室的方向!”

米医生没听见,她迷迷糊糊的往前走,她眼神好像也没有那么明显吧,有那么望眼欲穿的感觉吗?她好像克制的也还可以吧,好像邵主任也没有表示什么…他应该不会知道她喜欢他这事儿吧?

“米佧,别走了,撞桌了。”

米医生回神,才发觉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邵主任办公室,是她推开的门还是邵主任帮她开的门?她忘记了。但她看见邵主任站在办公位旁,一脸无奈的拿手挡着桌角。

“邵,邵主任中午好。”

“中午好,来给我送咖啡了?”邵宇寒挑眉,看向她手里那杯咖啡。

“是…”米医生刚准备把手里的咖啡塞过去,又想起保洁阿姨的话,手缩了回来,“没,我自己喝来着。”

为了看上去真实,米医生打开了黑咖啡盖子喝了一口,苦的她呛的咳嗽。

“开始喝黑咖啡了?不喝香草拿铁了?”邵宇寒拍拍米医生的肩膀,看到米佧被苦的整张脸都皱成一团的样子,憋了好久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想试试。”苦完的米医生面不改色的撒谎。

邵宇寒把她手里的咖啡杯放回桌上,“午餐点了,既然碰到了,要不一起去吃饭搭个伴?”

“好阿。”米医生欣然同意,一脸正气,她就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邵主任肯定看不出来她喜欢他。

两个人打了餐刚搁那儿一座,周围的目光就齐刷刷瞟了过来,刚碰见他们就赶紧挪开,有人遮着嘴看向他们,有人嘴角都快扬上眉毛。邵宇寒假装啥都没看见,嘴角忍不住往上扬,拖开凳子坐在米医生对面,

“您看出来了吧。”米医生故作镇定,“都是谣言传的。”

“谣言…”邵宇寒故意看她,米佧眼神都不敢对上他,“你说呢,想怎么办?”

“澄清一下呗。”米医生把脖子梗直了,头抬得老高。

邵宇寒憋不住笑了,“那想怎么澄清呢?”

“我没想好。”米医生泄气了,她私心里甚至不想澄清,但她真怕邵主任知道她那点单恋的心思。

“先吃饭。”邵宇寒低头,“下午还要做手术,手术室里别想这些谣言。”

米医生进了手术室就把谣言全忘了,出来那些谣言又钻进了脑子里。米医生慌得不行,趁着身边的邵主任在脱无菌手术服,想转头溜走,被邵主任在背后叫住了。

“米佧,跟我去趟办公室。”

米医生垂头丧气,她表现得太明显,邵主任肯定看出个了个一二,他会怎么处理?会不会把她调走,不让她再跟着他学?她越想越失落,低头跟在后头走,自然没看到邵宇寒脸上收不住的笑意。

“米佧,再走,又要撞桌角了。”

邵主任看着面前人沮丧的样子,嘴角笑意快憋不住,“关于谣言,你想说点啥?”

他故意加重了谣言两个字。

听到邵主任的话,米医生灰心丧气了,把头低的老低,“就,那些谣言都是假的,虽然也逃不过您的眼睛,我确实喜欢您,但是其他的我都知道是假的,我也不知道是谁先传的谣…..”

“其他什么?”邵宇寒问她。

“就什么实验数据是您下班后不走去加班翻出来的,特地为我去找的数据。”

“是真的。”邵宇寒点头。

米医生猛地抬头,有一点点发懵。

“我还听到了一个谣言的版本,说邵主任喜欢米医生很久了。”还没等米佧张嘴,邵宇寒就继续说了下去,“我没辟谣,因为这不是谣言。”

米医生彻底懵了,对面的邵宇寒拿起桌上冷掉的黑咖啡喝了一口,“所以,这谣言我恐怕不能澄清了,还有,黑咖啡下次还是买给我喝吧,香草拿铁比较适合你。”

米医生成为邵主任的米医生一个礼拜之后,院长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宇寒。”张院长双手交叉,站在邵宇寒面前。

“您是为谣言的事情来的吗?”

“虽然医院确实有传言,但是我认识你这么久,别人不了解你,我了解你。”

“谢谢张院长,但这确实不是谣言,是事实。”邵宇寒微笑着点了头。

“我就知…”张院长目瞪口呆

“你说什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