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谢怜

46.7万浏览    19199参与
华枝君.

【花怜】听说男孩子的喉结不能摸

现代pa,沙雕产物,一颗小糖,

ooc我的,要sha要剐任君处置


——————

谢怜知道男人的喉结摸不得。

自从和花城在一起后,除了在做某些事之外,谢怜好像没摸过花城喉结。

他喝水的时候,那里滚动一圈,显得性感,勾得谢怜有点失魂。

嘿汰渍垫夏,那个想法很危险。

·

亥时。

谢怜和花城沐浴后身着中衣,在床上一块看某本泛黄的小话本子。

某皮皮怜看了不一会儿,转过身软软趴在了花城怀里,探出手小心摸了摸大鬼王喉间突起。

大鬼王:“……哥哥别闹。”

皮皮怜:“感觉怎么样?”

花城习惯性挑挑眉,扔了小话本,手环着身上人腰。

“哥哥觉得会怎么样?”

“唔……很...

现代pa,沙雕产物,一颗小糖,

ooc我的,要sha要剐任君处置


——————

谢怜知道男人的喉结摸不得。

自从和花城在一起后,除了在做某些事之外,谢怜好像没摸过花城喉结。

他喝水的时候,那里滚动一圈,显得性感,勾得谢怜有点失魂。

嘿汰渍垫夏,那个想法很危险。

·

亥时。

谢怜和花城沐浴后身着中衣,在床上一块看某本泛黄的小话本子。

某皮皮怜看了不一会儿,转过身软软趴在了花城怀里,探出手小心摸了摸大鬼王喉间突起。

大鬼王:“……哥哥别闹。”

皮皮怜:“感觉怎么样?”

花城习惯性挑挑眉,扔了小话本,手环着身上人腰。

“哥哥觉得会怎么样?”

“唔……很痒?……吗?”

“……”

花城只是意昧不明地看着他。

皮皮怜再次伸手,半路上却被截了道。

大鬼王反身把皮皮怜压在身下,低头吻了吻谢怜的喉结。

“????”

“哥哥想不想当娘亲?”

谢怜猛地摇头。

“撩了就跑,这可不行。”

“三郎想当爹爹了。”

 


刹车。



end.


                                      by:小昭(华枝.)


YeHei_7

【花怜】与君书(04-06)

04

殿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铜炉里会有一群活人。

一群人有老有少,看上去像是被吓破胆了,抱团四处逃窜。

     大概是误闯进来的吧,要知道,在铜炉这种地方,普通人是绝对活不下去的。

     我一直带着他们,至少逃的时候,能有个正确的方向。

     呵,说来也奇怪。我不是个善良的人,明明已经自身难保了,还硬带着一群拖油瓶。...


04

殿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铜炉里会有一群活人。

一群人有老有少,看上去像是被吓破胆了,抱团四处逃窜。

     大概是误闯进来的吧,要知道,在铜炉这种地方,普通人是绝对活不下去的。

     我一直带着他们,至少逃的时候,能有个正确的方向。

     呵,说来也奇怪。我不是个善良的人,明明已经自身难保了,还硬带着一群拖油瓶。

    尽管我知道过不了多久,就会遭遇无数的袭击和威胁,我还是带着他们,夹缝中求生。

    殿下,如果你是我,你也会这样做的,对吗?殿下曾说,要拯救苍生,那我自然站在殿下身旁。

    我不信什么因果报应,好坏之分,我只信殿下,我也只会站在殿下这边,永远都是。


05

殿下:

     在铜炉这样的地狱里,护着一群凡人,实在太难了。

     意料之中的,最后还是被众鬼围攻了。

     退无可退,正面迎击更是只有被削成渣的份。再一次,我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我很清楚,现在只有炼出血器,才能杀出重围。可是这可不是容易的事,炼血器,祭品必不可少,虽然眼前就摆着活生生的人,但是,我不可以。

     我不可以动他们。

     殿下……我怎么可以伤害你所要保护的苍生呢?哪怕魂飞魄散,我也绝不忤逆殿下一分。

     所以,殿下。

     我动手了。亲手挖下了一只眼睛。

     我清醒地感觉到眼眶传来的猛烈的疼痛,犹如一瞬间山崩地裂。

     可是,再疼又怎样呢……再疼也始终不及眼睁睁看着心爱之人百剑穿心的千万分之一。

     我恨每一个拿起剑的人,每一个推倒神庙的人,我恨每一个曾经伤害过殿下的人。

     我更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的没用。那索性让这痛再狠些吧,狠狠烙在心上。

     我必须更强,我必须忍受所有痛苦,我必须回到殿下身边……

     殿下……我会更强的,一定会。


06

殿下:

    挖下眼睛炼血器,实属冒险之举。其实我也不确定,以我这情况,还能不能再受如此刺激。我也想过或许我就此彻底散架,可是我还是那么做了。

   或许有些自大了,但实不相瞒,殿下,我知道我不会,因为心事未了,因为心爱之人还在世上,所以我不会离开。

   所以就算一次次打入地狱,一次次将近魂飞魄散,只要还剩一口气,只要信念还在,只要想到殿下还在,我都能够重新站起来。

   殿下,你曾说,我适合用刀。

   我所炼出的这血器,也正是刀。兴许是我的执念太深,导致这刀出世,便是妖气横生,细微之间都昭示着它的强大。

   信念不灭,生生不息。

   我给它取名叫厄命。

   靠着厄命,这一夜算是挺了过来。

   殿下,不知道,此时此刻你在哪里?可还顺利?殿下放心,我正一步步走向你,信我。

稷川屿北
画宝贝们!(⑉• •⑉)‥♡...

画宝贝们!(⑉• •⑉)‥♡

花哥带着老婆和蝴蝶们一起快乐散步(养好多小福蝶给心爱之人!!!)

画宝贝们!(⑉• •⑉)‥♡

花哥带着老婆和蝴蝶们一起快乐散步(养好多小福蝶给心爱之人!!!)

师走策划组
「灯映元夕天街明,朝岁相依共长...

「灯映元夕天街明,朝岁相依共长生」

  🦊🐇2020元宵花怜活动二宣

  「夜」为「宵」,正月十五为一年中首个月圆夜,因此称正月十五为「元宵」,又名「上元」。为三元初始,天官司赐福之辰。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零点】@-狮蓝- 

【壹点】@满船清梦压星河

【贰点】@桥半舫

【叁点】@繁缕荧惑

【肆点】@声声慢

【伍点】@concanna

【陆点】@夏衣xy

【柒点】@铁锅炖大雕

【捌点】@稷川屿北 

【玖点】 @世有笙桃 

【拾点】@认真磕粮的小呆

【拾一...

「灯映元夕天街明,朝岁相依共长生」

  🦊🐇2020元宵花怜活动二宣

  「夜」为「宵」,正月十五为一年中首个月圆夜,因此称正月十五为「元宵」,又名「上元」。为三元初始,天官司赐福之辰。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零点】@-狮蓝- 

【壹点】@满船清梦压星河

【贰点】@桥半舫

【叁点】@繁缕荧惑

【肆点】@声声慢

【伍点】@concanna

【陆点】@夏衣xy

【柒点】@铁锅炖大雕

【捌点】@稷川屿北 

【玖点】 @世有笙桃 

【拾点】@认真磕粮的小呆

【拾一】@閃電椒

【拾二】@继续画不准停

【拾叁】 @小舟入江去

【拾肆】 @楠树色冥冥

【拾伍】 @沐千秋

【拾陆】 @迷惑型画手

【拾柒】 @蝴蜜_humi

【拾捌】  @Cc发芽了吗

【拾玖】  @安井汐子

【贰拾】 @芝士鹅六 

【贰拾壹】 @与树荫 

【贰拾贰】 @鱼闲

【贰拾叁】@isnotkeira

【节日彩蛋】@离草原- @Mebius.Yang


🌸感谢各位参与活动的老师!

🌸活动当天记得来tag吃粮哦!希望大家快快乐乐过大年~

🌸红红火火!福利抽奖!评论里抽一位小伙伴送活动专属的无料大礼包o(* ̄▽ ̄*)ブ (花怜立牌+透扇+全套明信片+全套吧唧) 另有神秘彩蛋持续放送!



江肆
占标签致歉。这群是黑秀秀以及墨...

占标签致歉。这群是黑秀秀以及墨香三部曲的。骂不过把我踢了。一个人和我私聊,骂不过把我屏蔽了。呵,真牛b

占标签致歉。这群是黑秀秀以及墨香三部曲的。骂不过把我踢了。一个人和我私聊,骂不过把我屏蔽了。呵,真牛b

Xkf
-这方面,我真是知之甚少.....

-这方面,我真是知之甚少..

-没事哥哥,三郎一时兴起提个问题罢了。


小小花和哥哥的谈天论地。(顺带刷哥哥好感

-这方面,我真是知之甚少..

-没事哥哥,三郎一时兴起提个问题罢了。



小小花和哥哥的谈天论地。(顺带刷哥哥好感

流光记

天官赐福阅读体.忆昔.(四)

    【“恭喜你,太子殿下。”

闻言,谢怜抬头,未语先笑,道:“谢谢。不过,能不能问一下恭喜我什么呢?”

灵文真君负手而立,道:“恭喜你摘得了本甲子‘最盼望将其贬下凡间的神官’榜的第一名。”

谢怜道:“不管怎么说,总归是个第一名。但我想既然你恭喜我,那应该的确是有可喜之处的?”

灵文道:“有。本榜第一,可以得到一百功德。”

谢怜立刻道:“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榜,请一定再捎上我。”

灵文道:“你知道第二名是谁吗?”

谢怜想了想,道:“太难猜了。毕竟若论实力,我一人应当是可以包揽前三甲的。”

灵文道:“差不多了。没有第二名。你一骑绝尘,望尘莫...

    【“恭喜你,太子殿下。”

闻言,谢怜抬头,未语先笑,道:“谢谢。不过,能不能问一下恭喜我什么呢?”

灵文真君负手而立,道:“恭喜你摘得了本甲子‘最盼望将其贬下凡间的神官’榜的第一名。”

谢怜道:“不管怎么说,总归是个第一名。但我想既然你恭喜我,那应该的确是有可喜之处的?”

灵文道:“有。本榜第一,可以得到一百功德。”

谢怜立刻道:“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榜,请一定再捎上我。”

灵文道:“你知道第二名是谁吗?”

谢怜想了想,道:“太难猜了。毕竟若论实力,我一人应当是可以包揽前三甲的。”

灵文道:“差不多了。没有第二名。你一骑绝尘,望尘莫及。”

谢怜道:“这可真是不敢当。那上一甲子的第一名是谁?”

灵文道:“也没有。因为这个榜是从今年,准确地来说,是从今天才开始设的。”

“咦,”谢怜一怔,道,“这么说,这不会是专门为我设的一个榜吧。”

灵文道:“你也可以认为只是因为你恰好赶上了,就恰好夺魁了。】

[我怜怜怎么傻憨憨的亚子?]


[这是有多缺功德???]


[乖乖,跟姐姐走,保证不缺功德~]


[楼上的,你想多啦!]


[怜怜,你真“幸运”啊……]


灵文:太子殿下,您要我怎么办😱……


花城一手揽着谢怜,一边眯眼盯(划掉)着灵文,眼神…………很有灵性。


谢母谢父:倒是挺护着怜儿的亚子……这个儿婿可以要。


【谢怜笑眯眯地道:“好吧,这么想的话,我会更高兴一点。”

灵文继续道:“你知道为什么你会夺魁吗?”

谢怜道:“众望所归。”

灵文道:“让我告诉你原因。请看那个钟。”

她抬手指去,谢怜回头望去,所见极美,望到一片白玉宫观,亭台楼阁,仙云缭绕,流泉飞鸟。

但他看了半天,问:“你是不是指错方向了?哪里有钟?”

灵文道:“没指错。就是那里,看到了吗?”

谢怜又认真看了,如实道:“没看到。”

灵文道:“没看到就对了。本来那里是有个钟的,但是你飞升的时候把它震掉了。”

“……”

“那钟比你的年纪还大,却是个好热闹的活泼性子,但凡有人飞升,它都会鸣几下来捧场。你飞升那天震得它疯了一样狂响,根本停不下来,最后自己从钟楼上掉下来了,这才消停。掉下来还砸着了一位路过的神官。”

谢怜道:“这……那现在好了没?”

灵文:“没好,还在修。”

谢怜:“我说的是被砸到的那位神官。”

灵文道:“砸的是一位武神,当场反手就把它劈成了两半。再来。请看那边那座金殿。看到了吗?”】

[众望所归23333……]


[你看那边的风景,多美啊!]


[楼上的你要笑死我吗?]


[那个钟好无辜]


[慕情好暴躁啊……]


[楼上的,你不怕风信打你哦]


    短短半个小时,谢怜的脸色变化多端,此时此

刻,他的脸再一次红的可以煮鸡蛋了……


慕情的脸色黑的赛锅底,尤其是看到“风信打

你”时,格外的冰冷……至于风信嘛……他的脸

和谢怜差不多了。


【她又指,谢怜又望,望到一片渺渺云雾中璀璨的琉璃金顶,道:“啊,这次看到了。”

灵文道:“看到了才不对。那里本来什么都没有。”

“……”

“你飞升的时候,把好些位神官的金殿都给震得金柱倾倒、琉璃瓦碎,有的一时半会儿修不好了,便只好临时搭几座新的凑合了。”

“责任在我?”

“责任在你。”

“唔……”谢怜确认了一下,“我是不是刚上来就把很多神官都得罪了?”

灵文道:“如果你能挽回的话,也许不会。”

“那我要怎么样才能挽回呢?”

“好说。八百八十八万功德。”

谢怜又笑了。

灵文道:“当然,我知道,十分之一你都是拿不出来的。”

谢怜坦诚地道:“怎么说呢,虽然很不好意思,但你就是要万分之一,我也是拿不出来的。”】

[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


[害呀!怜怜还给你们盖了一座金殿呢。]


[为难了我怜怜]

[找你家相公吧!他肯定有办法。]


谢怜看见周围一圈憋笑的神官,扭扭捏捏道:“我当时的功德的确少之又少,纵然是万分之一也当然拿不出来啊……”


花城豪迈地道:“没事哥哥,要是当时我在,肯定想办法解决!”


谢怜小 鸟 依 人地靠在他旁边,一头扎进花城的臂

弯:“谢谢你,三郎。”


清愿现场看花怜夫夫秀恩爱,恨不得原地升天。


风信眼神飘飘,仿佛忘记自己也是一个x x了……


【凡间信徒的信仰化为神官的法力,而他们的每一份香火与供奉,则被称为“功德”。

笑完了,谢怜严肃地问:“你愿不愿意现在把我一脚从这里踢下去,再给我八百八十八万功德。”

灵文道:“我是个文神。你要人踢也该找个武神。踢得重一些,给得多一些。”

长叹一声,谢怜道:“容我再想一想怎么办罢。”

灵文拍了拍他肩膀,道:“莫慌,车到山前必有路。”

谢怜道:“我是,船到桥头自然沉。”

若是在八百年前仙乐宫最鼎盛的时期,八百八十八万功德又有何难,太子殿下挥出去眼睛都不眨一下。但今时不同昔日,他在凡间的宫观早就烧得一间都不剩。没有信徒,没有香火,没有供奉。

不消说了。反正就是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

一个人蹲在仙京大街边头痛了半天,他才忽然想起来,他飞升快三天了,还没进上天庭的通灵阵,方才忘了问口令是什么了。

上天庭的神官们联合设了一套阵法,可以令神识在阵法内即时通灵传音,飞升之后必须要进阵。但需要知道口令,神识才能搜到特定的通灵阵。谢怜上次入阵已经是八百年前的事了,压根不记得口令是什么了,他神识放出去搜了一通,看着一个阵有点像,胡乱进去了。甫一入阵便被四面八方涌来的狂呼冲得东倒西歪:

“开盘下注买定离手,来赌这次我们太子殿下到底能坚持多久才会再下去!!”】

[一脚踢下去?你确定???]


[灵文的话要笑死我啊。]


[我赌一包辣条,永远不会。]


谢怜又一次恨不得现在就钻到地缝里去。


毕竟,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总是会格外多在意

自己的形象一点。


花城看出他的心思,温和道:“哥哥,我是你最忠诚的信徒,你不用顾及那么多的。”


“谢谢你,三郎。”




                            未完待续



       

鹤竹

是昨天展子是俺出的花城QAQ

眼罩是因为本来买的溶血蝴蝶眼罩结果发错货了而展子临近就没办法QAQ 我跪下道歉Orz

人丑求轻喷 俺爱花怜Orz

是昨天展子是俺出的花城QAQ

眼罩是因为本来买的溶血蝴蝶眼罩结果发错货了而展子临近就没办法QAQ 我跪下道歉Orz

人丑求轻喷 俺爱花怜Orz

鱼鱼鱼scarlet

关于一只死灵蝶的自述:痴汉花花的日常🌸🌸🌸


关于一只死灵蝶的自述:痴汉花花的日常🌸🌸🌸


赴凡趋实
换上这个头像,太子殿下与您一起...

换上这个头像,太子殿下与您一起对抗病毒!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回头再p个城主的凑凑对!)

换上这个头像,太子殿下与您一起对抗病毒!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回头再p个城主的凑凑对!)

3001

【花怜】【忘羡】【晓薛】义庄旧魂(引子)

ooc预警,文笔预警

保证HE,但晓薛一定会有玻璃渣,慎点

大概三天更一次

第一话是忘羡主场,第二话花怜,之后都有,薛洋出现时间未定

————————————————————

引子

千灯观,灯火阑珊。

花城将毛笔随手一掷,正中厄命。若邪本缠在上面,此时急忙躲开。

一旁,谢怜咳了一声:“认真练。”“练不下去。”语调中透着无趣,却有挑逗之意味。

“三郎……”谢怜搁笔,正欲“说教”,花城顺势枕上他的腿,嘴角一勾。“练字多麻烦,不如说点有意思的。”谢怜低首望着鬼王,眸中含笑,算是默许了。花城见状跷起腿,娓娓道来。

“这鬼市,最近来了个鬼,要求见我,说要我帮忙杀一个人,复活一个人。”...

ooc预警,文笔预警

保证HE,但晓薛一定会有玻璃渣,慎点

大概三天更一次

第一话是忘羡主场,第二话花怜,之后都有,薛洋出现时间未定

————————————————————

引子

千灯观,灯火阑珊。

花城将毛笔随手一掷,正中厄命。若邪本缠在上面,此时急忙躲开。

一旁,谢怜咳了一声:“认真练。”“练不下去。”语调中透着无趣,却有挑逗之意味。

“三郎……”谢怜搁笔,正欲“说教”,花城顺势枕上他的腿,嘴角一勾。“练字多麻烦,不如说点有意思的。”谢怜低首望着鬼王,眸中含笑,算是默许了。花城见状跷起腿,娓娓道来。

“这鬼市,最近来了个鬼,要求见我,说要我帮忙杀一个人,复活一个人。”

“复活?”

“是啊,杀人我倒还在行。”花城伸手捏了捏谢怜的脸,“不过最奇怪的是,他敢来找我办事。”

“那想必是个狠角色。”

“是啊,是个厉害的鬼,可惜不是绝。”

玖辞.(找文请事先说明cp)

[找文344](寻找中)

占tag致歉

找文小可爱:@South west

内容:花怜,大概是怜有三重人格,道长怜,太子怜还有一个,怜和花还没有在一起

请各位小可爱们帮忙寻找,谢谢

占tag致歉

找文小可爱:@South west

内容:花怜,大概是怜有三重人格,道长怜,太子怜还有一个,怜和花还没有在一起

请各位小可爱们帮忙寻找,谢谢

流鵹Aurora
师青玄:你不是太子殿下,你谁...

师青玄:你不是太子殿下,你谁

谢怜:我花冠武神

师青玄:你不是太子殿下,你谁

谢怜:我花冠武神

棉桃世子
这里也发一下! 就是想画画小怜...

这里也发一下!

就是想画画小怜穿红斗篷  没有带若邪玩是因为不会画。。bug很多,大概会改。

新年快乐!

这里也发一下!

就是想画画小怜穿红斗篷  没有带若邪玩是因为不会画。。bug很多,大概会改。

新年快乐!

沐沐沐沐沐须肉(更新不定,不要催更)

[花怜]泥足 06

[006]

      谢怜一言不发站在那,看着狱警抬走尸体,饭堂里最后只剩下他二人,花城的步话机一直在响,这人似乎也被吵的不耐烦,啧了一声干脆关了步话机。闹出这么大的事,下午的劳动势必要取消了,谢怜正要问他下午什么安排,腰间忽然搭上一只手。

     他那里非常怕痒,不禁微微一抖,花城会错意,赶忙把手挪到他手臂上,以一个右手环住他肩膀,左手托着他左手的诡异姿势,把人往外面搀:“我送哥哥回去休息。晚点医生到了,给哥哥做详细检查。”...


[006]

      谢怜一言不发站在那,看着狱警抬走尸体,饭堂里最后只剩下他二人,花城的步话机一直在响,这人似乎也被吵的不耐烦,啧了一声干脆关了步话机。闹出这么大的事,下午的劳动势必要取消了,谢怜正要问他下午什么安排,腰间忽然搭上一只手。

     他那里非常怕痒,不禁微微一抖,花城会错意,赶忙把手挪到他手臂上,以一个右手环住他肩膀,左手托着他左手的诡异姿势,把人往外面搀:“我送哥哥回去休息。晚点医生到了,给哥哥做详细检查。”

     师青玄的嘴又发挥作用了,谢怜总觉得这个姿势像在搀老佛爷。

 

     两人走到大厅,正撞上狱警带刚才那人报道。

     来人一头浅棕长发,穿着条波西米亚风的长裙,手腕上一堆丁零当啷的,头发给风吹的乱七八糟,一双眼亮晶晶的,嘻嘻哈哈不知道在跟狱警说什么,年轻的狱警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这人也不恼,自顾自笑起来,露出虎牙和一对酒窝,左手一只亮黄色行李袋,右手拿着冰淇淋,一抬头见到两人,热情挥舞冰淇淋:“这位是监狱长吗!旁边那是……老佛爷?”

     谢怜恨不能扶额叹气。

     来人居然是师青玄。

 

     小年轻上前敬礼,道:“报告长官!这位是新调来的医生!”

     师青玄把冰淇淋换到左手,走过去和花城握手:“您好,叫我青玄就好,希望我的办公室能也能像大厅一样凉爽。”

     话毕,他又转向谢怜,表情微微惊讶:“这位……怎么会单独在这?”

     花城抽回手,点头示意小狱警该干嘛干嘛去,继续搀着老佛……谢怜,带师青玄上楼:“登记的事等下会有专人上门负责,医生,这位哥哥方才饭菜中可能被下了毒,还麻烦您帮忙检查一下。”

     师青玄吞了剩下一块冰糕,小跑两步把木棍扔掉,站在那等他二人上来,笑道没问题,胃镜还是肠镜,您随便选。

     花城:“……”

     谢怜轻咳一声,见左右无人,低声道,二位,我们不如先进屋。

 

     医务室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师青玄进了门,眼疾手快打开空调,一把扯下假发:“热死我了!我的妈!太热了!”

     他咋咋唬唬就要脱衣服,谢怜上前按住他躁动的手,温声道:“三郎还在,你这样不合适。”

     花城:“????”

     师青玄:“????”

     好,女装大佬最终选择了矜持,从包里抽出把扇子,啪地一声打开狂扇,谢怜,你怎么跟监狱长搞到一起了?

     谢怜纠正他,这不叫搞到一起,这是正常的伙伴关系,师青玄指出,正常伙伴关系他为什么要帮你遮掩信息素?光是闻味儿我现在根本认不出你。

     谢怜抬手嗅了嗅,觉得和平时没什么区别,皱眉敲了下师青玄脑袋:“平时随意拉郎也就算了,说正经的呢。”

     他背对着花城,看不见花城看向友人的视线有多奇幻,转头的时候花城早就换上了往日那副乖巧甜弟弟的表情:“哥哥?”

     谢怜叹了口气,拉开椅子坐下,挑重点讲了下这几天和刚才发生的事,师青玄越听表情越凝重,几次欲言又止,谢怜见他是顾忌有花城在场,边安慰道,三郎是自己人,但说无妨。

     于是师青玄压低声音说,我来的路上,看见有辆冷冻车开过来,没走正门,往楼后去了,你们监狱运食材这么保密吗?

     医务室里能坐人的地方只有一张椅子和检查床,师青玄坐在床上,花城干脆跟谢怜挤一把椅子:“惭愧,后备供给我没怎么放在心上,不是很清楚。”

     谢怜隐约觉得不对,看了他一眼,正要说话,又听师青玄说:“既然谢怜觉你是自己人,那我就不瞒着了,谢怜,你出来第二天,梅老师就被调走了。”

     “什么?!”谢怜一惊,差点把花城挤下椅子。

     梅念卿也许是派遣局里唯一知道他任务细节的高层人物,谢怜此次任务全部与他单线对接,上线离职却未告知外派特工,是消息传递出了问题,还是根本就没传出来?

     “我按照原计划‘调入’这里,车离监狱还有几十公里就听见司机对讲机里说你们这儿死人了,吓死我了,”师青玄拍拍胸口,“幸好你没事。”

     谢怜仍沉浸在梅念卿被调职的震惊中,直到师青玄给他做完一系列检查,才冷静下来:“我需要尽快拿到尸检报告,你辛苦一下,任务结束我请你吃旋转餐厅的甜品自助。”

     仙京之珠电视台顶上的旋转餐厅,甜品自助698一位,师青玄乐了,拍拍他肩膀:“晚上来找我!吃完蛋糕我还要去玩水!”

     谢怜:“只要你哥同意,我带你去酒吧都没问题。”

 

     监狱中出了这么大事,花城实在不好继续玩隐身不出面,前脚带上医务室的门,后脚就听有人追出来。

     他转头,果然是谢怜。

     “哥哥要问什么?”

     谢怜眨眨眼:“不急,晚点我再问。”

     花城却说,我有件事一定要现在就说,谢怜点点头,就听他表情为难语气腼腆,道,哥哥,你们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我也想去。

     谢怜哈哈大笑,跳起来揉揉他头发:“好呀。”

     甜弟弟笑得眯起眼,倒退着进了电梯,谢怜目送电梯门关上,沉下脸,转头回了医务室。

 

     “我去你怎么了!黑面小阎王啊!”

     谢怜抬手按住他肩膀:“梅老师调职是公开的吗?”

     师青玄点点头,是,局里还闹了好几天,你知道,君吾老大执行任务一去好几年,梅妈管着大大小小的事,他一走,这些事全得灵文姐管,我走的时候,见她脸上都爆痘了。

     “老师办公室的文档也被调走了吗?”谢怜接过师青玄递来的扇子,抽出一截扇骨,在膝盖上磕了几下。

     激光亮起,键盘浮在腿上,配合投影,赫然是台便携电脑,他飞快输入一串代码,弹出个error的红框。

     “你真狠,连自己的密钥都删掉了。”

     谢怜却摇摇头:“不是,局里的系统破译难度很大,删掉密钥攻破防火墙需要的时间太久,这不是我删的。”

     师青玄劈手夺过扇骨,输入自己的密钥,果然也是无效。

 

     失去派遣局系统支持的特工,无异于断了线的风筝,师青玄脸色发白,又试了一串代码,居然也是无效。

     “你哥的?”

     “嗯,”师青玄又打出一串,谢怜奇道这次又是谁的,你怎么有那么多密钥?

     裴茗的!他有次喝多了非要用我的电脑,我看到的!

     这次终于进去了,谢怜飞快浏览过首页通知,师青玄会意,搜索“白无相”,咦?了一声。

     谢怜正在消化刚刚看到的内容,听到声音抬头一看,一股寒意直冲脑门。

 

     白无相的资料,第一栏真实姓名写着梅念卿,照片是他的老师五十岁生日时,谢怜给他拍的那张。

 

     师青玄声音有些发抖:“谢怜,你再看看这个。”

     他点开刚刚压在下面的窗口,那是谢怜本人的资料。

     上书标题,通缉令。 

 

     内网登陆时间有限,他二人抢在被强制断线前,点开师无渡的资料,却发现资料不存在。

 

     师青玄收回扇骨,声音还是有点抖:“我刚一出来就发现我的资料被删除了,那时候密钥还能登陆,修改这一切的人应该就是在那之后删掉了密钥。”

     谢怜沉声道:“局里有权限修改后台的,没有几个。”

     是啊,师青玄那扇子啪啪敲肩膀,老大算一个,梅妈没走的话也算一个,灵文姐如果交接完估计也有,剩下的就是咱们几个,谁没事破译后台去?

     反正桥到船头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呗,师青玄抻了个懒腰,我先去把尸检做了,你晚点来吧,帮我带盒饭!

     谢怜背对他摆摆手示意听见了,握住门把手想了想,还是退回来,踩着桌子,翻身进了通风管道。

     师青玄目瞪狗呆,赶紧拿抹布擦桌上脚印:“这就是传说中的外勤人员吗?”

 

     与排水管道不同,也许本来就不会有人借助通风管逃跑,管道内可容一人爬行,谢怜凭着记忆,潜到监狱长办公室的通风口,往下一看,见花城正背对着他打电话,往手上喝了口气,搓搓手。

     他用花城的洗脸发夹无声无息地拆掉通风口螺丝,一手举着铁板,一手攥着螺丝,双脚勾住固定管道的支架,身体倒挂下来。

 

     通风口的挡板被他悄悄放在椅子上,谢怜扭身把早上顺走的发夹悄悄放回原位,正要起身,手腕忽然啪地一声给人抓住了。

 

     他抬眼,撞上花城笑盈盈的目光。

     “我的好哥哥,你们特工还个东西也这么大张旗鼓的?”

 

谢     怜就算全身长嘴也说不清了,只好僵硬地挂在那,花城把人轻松取下来——他居然知道要先把人往上举一下让卡住的脚抽出来——谢怜翻身把自己放正,蹲在桌子上,恨不能抱头装蘑菇。

     花城担掉他肩上蹭上的灰,轻声说,哥哥,我知道你在查什么,听我一句,别再查下去了。

     “你的内应,应该已经死了。”

     谢怜猛地抬头:“你怎么知道?”

     花城轻轻笑起来,抠走他手里的螺丝,把铁板安回去,叹了口气。

     他走过来,一反常态,主动抱了下谢怜肩膀:“我定对哥哥知无不言,所以,接下来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

     “这是我捡到的东西。”花城从柜子里翻出一只手提箱,递了过去。

     谢怜打开,入眼赫然是一本带血的任务书。

     他粗略浏览,翻到最后,惊讶发现,这位同伴,名叫“鉴玉”。

 

     这位鉴玉,在他刚刚浏览内网时,名字就挂在首页。

     显示“已牺牲”。

 

tbc


被南风打断的柱子

【花怜】只一眼就心动

高中生花和他的美人老师的爱情故事

角色有ooc,文笔渣,文章有私设,可能会有考场作文的感觉,很沙雕


——————————正文——————————


血雨探花,是一个只报名号就让人闻风丧胆的人,据说,他的名字叫做花城,放荡不羁,对别人从来没有好脸色

——可谁想得到呢,大名鼎鼎的血雨探花,不过是个上高中的学生,还喜欢上了自己的老师。只不过喜欢老师是他一个人的秘密罢了。

说起花城的老师——谢怜,那也是一个传奇。

放着好好的仙乐集团的总裁不当,非要跑到一个学校去当老师。明明是老师,却没有其他老师的严厉和“地中海”。相反,这位谢老师一路跳级毕业,现在年仅21,长着一张能迷倒一大批女孩子...

高中生花和他的美人老师的爱情故事

角色有ooc,文笔渣,文章有私设,可能会有考场作文的感觉,很沙雕


——————————正文——————————


血雨探花,是一个只报名号就让人闻风丧胆的人,据说,他的名字叫做花城,放荡不羁,对别人从来没有好脸色

——可谁想得到呢,大名鼎鼎的血雨探花,不过是个上高中的学生,还喜欢上了自己的老师。只不过喜欢老师是他一个人的秘密罢了。

说起花城的老师——谢怜,那也是一个传奇。

放着好好的仙乐集团的总裁不当,非要跑到一个学校去当老师。明明是老师,却没有其他老师的严厉和“地中海”。相反,这位谢老师一路跳级毕业,现在年仅21,长着一张能迷倒一大批女孩子的慈眉善目的英俊脸庞,却不失青春的朝气,无论走到哪里浑身上下都似散发着光芒

——总之,是一位非常…优秀的老师,而这位老师教的是语文,教的班级,刚好是花城的那个班。


三个月前。

在上一任语文老师梅念卿被花城气出心脏病成功入驻医院后,花城如愿以偿的在第二天来了一位新的老师,他本想着也欺负一下这位新来的语文老师,但看见他的侧颜后,就放弃了。应该是,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从未看见过这样好看、如天神一般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光芒的人,一笑,整个世界都暗淡无色。

也是那一笑,花城如注定般心动了。

“咳…大家好啊,我是你们新来的语文老师,我叫谢怜,你们可以叫我谢老师。”

如花城愣住了一般,全班都愣住了,导致除了花城以外没有一个人说谢老师好。谢怜感到有些尴尬,又很感激那位搭话的同学,想看看是谁。


一抬眼,就沦陷了


看见花城后,谢怜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慢吞吞的问了一句:

“这位刚才和我搭话的同学,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听到这句话,花城微愣,随后站了起来,扯起嘴角弯出一抹诱人的弧度,十分真诚的笑着对谢怜说


“谢老师好,我叫花城。”


班上同学对花城的反应感到十分惊讶,毕竟,谁都没见过平时只会假笑的花城露出如此真诚和善的笑容。只有引玉微惊:“老大这……是喜欢上谢老师了么……”

然而谢怜根本没注意到班上同学的反应,只想:

花城吗……他的名字真是好听呢……很适合他。想到这,谢怜脸微红,随即回道

“花城同学你好,请坐下吧。”

听到意料之中的这一句,花城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坐下了。像是在炫耀“我是班上第一个和谢老师搭话的谢老师还回我了”

站在上面的谢怜却只以为那是学生在老师面前留下好印象去,开心罢了

而故事,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茶霂

魔改《牵丝戏》

好了,小学生文笔,狗头保命!

很好听的一首歌,我超爱

我错了!文笔很差,不过歌很好听啊哈哈


白衣仙坠落尘渊

挑红帘嫁衣如枫

上元灯漫天

回首往事已阑珊

恨缘浅  谈笑尽欢颜

悦神舞衣袂蹁跹

银蝶繁随尔身畔

愿苦乐都跟随

清辉温抚心微悸

斩利剑  看落鸿行远

是你抚手芊芊

激起流星涟涟

三千明灯只为你而燃

长夜无眠独叹

半轮皓月映墨兰

问世间   那有此笑颜

红衫翩然   血雨倾伞

一朝封神    一夕坠无间

身...

好了,小学生文笔,狗头保命!

很好听的一首歌,我超爱

我错了!文笔很差,不过歌很好听啊哈哈


白衣仙坠落尘渊

挑红帘嫁衣如枫

上元灯漫天

回首往事已阑珊

恨缘浅  谈笑尽欢颜

悦神舞衣袂蹁跹

银蝶繁随尔身畔

愿苦乐都跟随

清辉温抚心微悸

斩利剑  看落鸿行远

是你抚手芊芊

激起流星涟涟

三千明灯只为你而燃

长夜无眠独叹

半轮皓月映墨兰

问世间   那有此笑颜

红衫翩然   血雨倾伞

一朝封神    一夕坠无间

身在无间   心在桃源

一心只愿救苍生

终得一人伴

相守共此生


城主别打我!狗头保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