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谢怜

121.2万浏览    34117参与
见风🍃

唔,别吃我

蛇妖花X道士怜

误入蛇窝的怜崽与一只口是心非的蛇妖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

    花城是一只蛇妖。

  某日下山祸乱人间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小道士。

  小道士晕倒在山路旁,脸朝下呈狗爬状俯爬着。花城冷眼旁观,很挑剔地认为这个又瘦又矮的小道士还不够自己塞牙缝吃的。

  嗯,也就屁股上有些肉,看起来又肥又软,很美味的样子。

  许是因为肥软的屁股,花城将人拖回了老巢。

  他是只很会享受的妖,老巢占据了一整个山头。正值春天,黄嘟嘟的迎春花开的遍地都是,他用尾巴卷着小道士,将人丢进了池子里——他有洁癖,不想吃又臭又脏的人。

  “咕嘟咕嘟...

蛇妖花X道士怜

误入蛇窝的怜崽与一只口是心非的蛇妖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

    花城是一只蛇妖。

  某日下山祸乱人间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小道士。

  小道士晕倒在山路旁,脸朝下呈狗爬状俯爬着。花城冷眼旁观,很挑剔地认为这个又瘦又矮的小道士还不够自己塞牙缝吃的。

  嗯,也就屁股上有些肉,看起来又肥又软,很美味的样子。

  许是因为肥软的屁股,花城将人拖回了老巢。

  他是只很会享受的妖,老巢占据了一整个山头。正值春天,黄嘟嘟的迎春花开的遍地都是,他用尾巴卷着小道士,将人丢进了池子里——他有洁癖,不想吃又臭又脏的人。

  “咕嘟咕嘟咕嘟……”小道士沉到了池底。

  花城静候三秒,然后长尾巴一甩,跟着跳了下去——还是活着的人比较好吃罢。

  他将小道士从池子底捞出来,洗净泥污,控干水分,露出一张白白净净的脸蛋来。

  啧。花城想,除了屁股,脸长得也不错——他有些不想吃他了。

  小道士长长的睫毛颤了几下,慢悠悠地睁开眼睛。

  那双眼睛又圆又亮,好似天上十五的月亮,又好似正月十五人世间挂上的那一盏盏明灯。

  花城决定不吃他了。

  可小道士还不知道,他吓坏了,一双眼睛都汪起了水雾,可说出来的话却仍不卑不亢的。

  “我乃仙乐宫弟子谢氏,师承忘情道长梅念卿。今下山除妖,不料遇险,昏迷不醒。”小小的人板起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花城暗暗好笑,闭紧嘴巴,等着小道士接下来的话。

  “……你不要吃我,我很瘦,不好吃。”小道士说完了,一双大眼睛汪着泪珠,眼巴巴地看着大蛇。

  好嘛,这才是有话直说的好孩子。

  花城点点头,坏心眼地吓他:“养肥了就能吃了。”

  “不不不不……”小道士瑟瑟发抖:“养不肥的。”

  “能的。”花城继续吓他。

  “不、不能……”

  “能的。”花城斩钉截铁。

  “……”小道士终于被吓哭了,豆子大的泪珠沿着脸颊两侧滑落。

  花城好心眼地把尾巴借给他擦眼泪,小道士伤心欲绝来者不拒,双手握着足有五棵大树的尾巴,细细地擦着眼泪。

  擦完了,他似是很不好意思。红着脸将尾巴放回原位,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花城无语,晃着尾巴走远了。

  过了一会,他将一堆野果丢到小道士的眼前。

  小道士继续瑟瑟发抖,下定决心不肯进食长胖,绝不给大蛇妖任何养肥自己的机会。

  花城继续努力,没过一会,又丟来一只烤得香喷喷的山鸡。

  小道士咽了咽口水。

  小道士的坚持,终结于一个白胖白胖的馒头。

  花城低头看着他狼吐虎咽地吃馒头,有些无语,也有些好笑。

  “别急,还有很多。”他忍不住开口道。

  小道士点点头,还不忘将馒头忍痛掰下一半,割爱给大蛇妖:“你吃、你吃……”

  吃饱了就不会吃他了。

  花城从善如流,两人一口气干掉近百个馒头,双双圆了肚皮,仰倒在山洞里。

  “你、你别吃我了……”小道士昏昏欲睡。

  “你姓谢,叫什么名字?”花城答非所问,还不忘威胁道:“告诉我便不吃你。”

  小道士软糯糯地道:“怜,我叫谢怜。”

  一边说,一边伸出小手,在大蛇的鳞片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别吃我了哦。”写完后,他对大蛇道。一副不许骗小孩的模样。

  花城不为所动:“今天。”

  他慢吞吞地说,看着小孩委屈地汪起了泪:“今天不吃你,以后……”

  “看你表现。”

  ————完————

云水禅心

【奉子成婚】㉚你把我儿子放下!

今天是两个宝宝的满月酒,鬼市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谢怜也出了月子,他的身体在花城体贴入微的照顾中好转得很快,现在可以算是完全康复了。


各路鬼神纷纷前来,恭喜谢怜和花城。当然,大家最想看的还是两个招人爱的宝宝。


谢怜亲手推出摇篮给大家看,摇篮里的两个宝宝脸庞白胖可爱,比起刚出生时只会哇哇哭,现在已经会流露出许多小表情了。谢怜摇着小铃铛给宝宝们听。两个宝宝一听铃声,发出了咿唔两声,小手朝空挥舞了几下,这可爱的动作立刻引起了围绕在左右的鬼神们一阵欢喜的笑声。


花城每天都要看两个宝宝,宠得如珠如宝,笑容布满了脸颊眉梢,将两个宝宝抱了起来。


谢怜的笑容当然更甜,...

今天是两个宝宝的满月酒,鬼市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谢怜也出了月子,他的身体在花城体贴入微的照顾中好转得很快,现在可以算是完全康复了。


各路鬼神纷纷前来,恭喜谢怜和花城。当然,大家最想看的还是两个招人爱的宝宝。


谢怜亲手推出摇篮给大家看,摇篮里的两个宝宝脸庞白胖可爱,比起刚出生时只会哇哇哭,现在已经会流露出许多小表情了。谢怜摇着小铃铛给宝宝们听。两个宝宝一听铃声,发出了咿唔两声,小手朝空挥舞了几下,这可爱的动作立刻引起了围绕在左右的鬼神们一阵欢喜的笑声。


花城每天都要看两个宝宝,宠得如珠如宝,笑容布满了脸颊眉梢,将两个宝宝抱了起来。


谢怜的笑容当然更甜,他的心中充满了喜悦、满足的感觉,笑道:“像三郎疼宝宝这样的,真就没见过呢。有一回半夜里宝宝们醒了,也不哭也不闹,所以极乐坊里所有人都不知道。三郎不知怎么倒知道了,跟我说宝宝们醒了。去房里一看,果然宝宝们瞪着大眼睛呢。”


各路鬼神听了都忍不住感慨:“血雨探花疼起宝宝们来也和寻常人不一样,连梦里都睁着一只眼。”再看两个宝宝,虽是刚满月的襁褓婴儿,可喜竟不惧人,因此无不喜爱,争着说些吉庆赞美的吉利话。


慕情送给宝宝们两件亲手缝的小棉袄,暖和的红色的小棉袄穿在宝宝身上,宝宝的小粉脸被衬得如花蕊一般。


风信因为被宝宝刚出生时的事吓怕了,给两个宝宝带了一堆保平安的寄名符、玉坠子、金铃铛……礼物在宝宝们颈上腰间累累垂垂系了好些。风信这才满意道:“这样好,这样坠得住,什么神鬼都带不走了!”


慕情翻白眼道:“你傻吗?他们的双亲一个是花冠武神,一个是绝境鬼王,还能有什么鬼神敢抢啊?”


师青玄送了套精致的文房四宝,说给宝宝们长大以后写字用。谢怜正好犯愁这个呢,担心宝宝写字不好看,连忙道谢收下了,想着等宝宝们能写字就赶快操练起来。


梅念卿送了棵铜炉山土生土长的人参给谢怜煨汤喝,谢怜感谢之余不免疑惑,铜炉山还能长人参?


君吾还是老样子,送了两个小版的悲喜面,说要亲自给宝宝们戴上,还说等宝宝们长大了要亲自教导他们成就一番事业。谢怜听了哭笑不得,花城听了差点当场拔刀,幸亏被谢怜劝住了。


其余鬼神见两个宝宝如此可爱,也都情不自禁,各自取出自己准备好的礼物来赠给小宝宝。


花城也早有东西要送给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他给两个宝宝都戴上了一枚银色的长命锁,长命锁在宝宝们小小的颈项上显得大了些,但是,做工绝美,精巧玲珑的长命锁衬着宝宝圆嫩的身子,非常好看。即使是这许多见惯了稀世珍宝的鬼神们也一起发出了赞叹。


到满月宴结束,两个宝宝已经玩累了,呼呼大睡,众鬼神也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极乐坊里只剩下谢怜和花城两人相对。


“三郎……这个,送给你……”谢怜用指尖轻轻地抚摸着自己手中的围巾,略显羞涩地说道。


围巾上排列着麻花图案,下摆通过复杂的编织法呈现花纹,绵密交织光泽亮丽。


“原本是想在宝宝出生的时候织好送给三郎,只是宝宝突然早产,没有织完。只能拖到宝宝满月送给三郎了……”


花城微微一愣,一双手轻轻地抚着围巾:“哥哥,有身孕的时候那么辛苦,居然还亲手为我织了围巾……”


谢怜轻轻依偎在他怀中,道:“三郎,照顾我,你也很辛苦啊。有你在,我一点都不觉得生宝宝是苦差事,反而觉得很幸福。”


花城也紧紧抱着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笑道:“对了哥哥,我也有份礼物要送给你。这件礼物,可难得了,我早就准备好了。”


说着取出一件衣服来。


谢怜看了,顿时红了脸,一把抢过那件衣服扭身就跑进了屋。花城在后面追,硬是没追上,谢怜“砰”一声关上了门,把他关在了门外。


“哥哥,我只是开个玩笑……哥哥不喜欢,不穿就是了,千万别生气啊……”


花城在门口喊道。


里面老半天没动静,正在花城怀疑谢怜是不是真的生气了的时候,谢怜忽然隔着门道:“三、三郎……你进来吧……”


花城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以至于愣在了原地,他没想到谢怜居然真的穿上了那件又轻又软的薄纱透装。


谢怜双颊微红,双眼蒙眬,散发披肩。他背着月光,面目不清,似天神一般伫立着,仿佛珍珠刚刚自蚌壳里走出,身上都是温润的光辉。


看到这种景象,谁能克制住啊?花城微微一笑,一把将谢怜揽入怀中。


这一晚两人极尽欢畅,花城已经好久没碰谢怜了,终于等到他身体康复,自然是使劲浑身解数,梅开数度。两人直到东方曙色初现才安歇,谢怜被折腾得神魂颠倒,一觉睡到第二天正午还起不来。


花城想让他好好休息,便一个人在大厅照顾宝宝们。


没一会儿,贺玄愁眉苦脸地过来了。


花城直截了当道:“借多少?”


若是平时,贺玄不等他问就会把数目说出来,今天倒是格外奇怪。花城都问了,他也不答言,却取出两块玉佩来,道:“小玩意儿,给宝宝们摔着玩儿吧。”


“嗯??”花城挑眉道,“你发财了?有钱先把债还了。”


贺玄唉声叹气道:“血雨探花,你看你,不就是欠了你亿点钱,至于成天挂在嘴边吗?我都快愁死了,是兄弟也不帮帮忙。”


花城拿着玉佩逗闺女,逗得小宝宝地发出了高兴的咿呀声,他问道:“你现在有什么好愁的,师青玄也追到了,成天借我的钱,不愁吃不愁喝,小日子过得不错啊。”


贺玄道:“是青玄的事……”


花城又抱起儿子,道:“你家那位昨天来参加满月酒不是还挺高兴的吗?”


贺玄叹了口气,道:“当时是挺好啊,回去之后就出问题了。青玄他啊,明明之前看太子殿下生产之后吓得要死,回去之后还跟我约定说他怕痛,绝对不要生宝宝。我也不想多个烦人的小不点儿跟我抢爱人,当然就同意了。谁知昨天,他越看你们的宝宝越喜欢,回去之后就茶不思饭不想,也想有个宝宝。”


花城挥手道:“这有何难,得子丸,赊账给你了,拿去用吧。”


贺玄道:“可是会很痛啊,太子殿下生的时候半条命都搭进去了。青玄他又喜欢宝宝又怕痛,纠结了一整晚,我也舍不得他痛……”


花城随口道:“那你生呗,你化个女相,让他*你。”


贺玄脸上现出一丝悻悻之色:“别开玩笑了……还是谈正事吧。那个,我今天来,就是想……”


花城专心逗宝宝没搭腔。他伸手碰碰儿子的脸蛋,又亲手抱过闺女来,在脸颊上来了两下,还一边对她轻声细语地道:“父亲的小不点儿、惜惜,乖女儿,快快长大哦!”


贺玄眼珠子转了转,继续慢吞吞道:“所以,我今天来,就是想……血雨探花,你看你多好,一下子有了两个宝宝,其实有一个就已经很好了呀……”


花城道:“嗯?你要说什么?”


贺玄慢慢靠近摇篮,道:“我知道,你那么心疼你那个闺女,肯定不肯让人的……反正你有一个闺女就够了!把儿子给我吧!”


说着,抱起刚被花城放回摇篮里的儿子,撒腿就跑。


花城吃了一惊,他未料到贺玄会有如此举动:“操!你干嘛?!你抢我儿子!”


贺玄一溜烟儿似的跑到门口,喊道:“算、算我借的!回头和钱一起还你!”


花城还来不及放下怀里的女儿,只好抱着她飞奔了出去,边追边喊道:“你什么时候还过钱!把儿子还我!”


贺玄边跑边气沉丹田,用内力把话迫出,发声道:“血雨探花,别追了!我会对你儿子视如己出的!”


声音远远传去,花城听得火冒三丈,抽出刀来:“去你妈的视如己出!那是我儿子!你把我儿子放下!”


“我会好好照顾你儿子的!等他长大了我让他管你叫大爷!”


“我去你大爷的!把儿子还我!”


……


最后,好不容易追回儿子的花城,把鬼市门口原本写着“戚容与狗禁止入内”的牌子改成了“戚容与贺玄与狗禁止入内”。


—————————————————


泥萌要是觉得小宝宝没看够的话可以再写一期,要是觉得差不多了的话,下一章就是宝宝一岁了哈,会发生什么泥萌可以猜猜😂

大概还有三四章完结,泥萌有什么想看没看到的可以留言哈,尽量安排



小白花
看到花哥哥打篮球的样子被帅呆了...

看到花哥哥打篮球的样子被帅呆了。本来还有一半是花城打篮球的,但是那一半的动作太复杂了,画的惨不忍睹。再加上我真的不会画花花的头发,更别说是飘逸的花城的头发。我加油努力。争取早日画一个帅气的花花。

看到花哥哥打篮球的样子被帅呆了。本来还有一半是花城打篮球的,但是那一半的动作太复杂了,画的惨不忍睹。再加上我真的不会画花花的头发,更别说是飘逸的花城的头发。我加油努力。争取早日画一个帅气的花花。

小白花
白雪公主!花花的头发我真的不会...

白雪公主!花花的头发我真的不会画,虽然很多不足,但是我还是不要脸的发出来了。

白雪公主!花花的头发我真的不会画,虽然很多不足,但是我还是不要脸的发出来了。

小白花

一些练习🙉🙉,不要脸发出来

一些练习🙉🙉,不要脸发出来

小北鹤

猜猜我画的是谁(画技不好见谅)

猜猜我画的是谁(画技不好见谅)

?
《草纸上的太子》

《草纸上的太子》

《草纸上的太子》

爱做白日梦的失忆
水下渡(jie)气(wen)

水下渡(jie)气(wen)

水下渡(jie)气(wen)

人云

一个隐藏的信息:我们都知道花花找了殿下800年,但是作者没有明着写的是在这八百年里风信也在找殿下,殿下第三次飞升之后风信骂骂咧咧的出现了,灵文说的是他不常在天上,常在哪里,自然是在人间,在人间干啥,这个时候的风信根本不知道剑兰与儿子的存在,所以除了处理点祈愿就是一直在找殿下,可惜殿下运气实在太差,纵使800年也没有被找到。而一旦殿下出现,风信同花花一样就再次护在了殿下身边,所以风信也真的很好。

一个隐藏的信息:我们都知道花花找了殿下800年,但是作者没有明着写的是在这八百年里风信也在找殿下,殿下第三次飞升之后风信骂骂咧咧的出现了,灵文说的是他不常在天上,常在哪里,自然是在人间,在人间干啥,这个时候的风信根本不知道剑兰与儿子的存在,所以除了处理点祈愿就是一直在找殿下,可惜殿下运气实在太差,纵使800年也没有被找到。而一旦殿下出现,风信同花花一样就再次护在了殿下身边,所以风信也真的很好。

演员的细节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原图塞在回礼啦

图cr.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原图塞在回礼啦

图cr.

月小夏

今天早上谢怜起床,出门,跑了五公里。谢怜得到一个教训:当你的车在山坡上的时候,千万不要用推的方式来发动车。

今天早上谢怜起床,出门,跑了五公里。谢怜得到一个教训:当你的车在山坡上的时候,千万不要用推的方式来发动车。

温渡
重新临摹的太子悦神图~

重新临摹的太子悦神图~

重新临摹的太子悦神图~

羡

论怜怜第一次害羞❤️

论怜怜第一次害羞❤️

木雨蔓

小花第一次来易感期


小花第一次来易感期

是在体育课上,信息素不受控制的爆发,在空旷的操场都浓度高的可怕。

Omega同学呼吸不畅,体育老师派同学去医务室取阻隔剂,同为Alpha的同学都被他压的暴躁的想挠墙。

老师让他先去器材室隔离等校医过来,花城委屈的看了一眼谢怜,谢怜便跟他一起进去了。

花城也没想到第一次这样猝不及防,他不想吓到谢怜尽量的表现又淡定又酷,可毕竟没什么经验,浑身躁动。

谢怜搂着他,释放了一点信息素安抚,Alpha立马变得乖顺,他脸贴在谢怜的腺体上不敢亲。

老师让谢怜进来陪他已经是通融了,他要是把谢怜带的被迫发··情,他不会原谅自己。

可他现在就是想粘着谢怜...


小花第一次来易感期

是在体育课上,信息素不受控制的爆发,在空旷的操场都浓度高的可怕。

Omega同学呼吸不畅,体育老师派同学去医务室取阻隔剂,同为Alpha的同学都被他压的暴躁的想挠墙。

老师让他先去器材室隔离等校医过来,花城委屈的看了一眼谢怜,谢怜便跟他一起进去了。

花城也没想到第一次这样猝不及防,他不想吓到谢怜尽量的表现又淡定又酷,可毕竟没什么经验,浑身躁动。

谢怜搂着他,释放了一点信息素安抚,Alpha立马变得乖顺,他脸贴在谢怜的腺体上不敢亲。

老师让谢怜进来陪他已经是通融了,他要是把谢怜带的被迫发··情,他不会原谅自己。

可他现在就是想粘着谢怜,霸道的占有。

他用手指若有似无的划过谢怜的腺体,很想自己的信息素和他缠在一起。

“三郎,乖一点。”

“哦”花城不动了,任由谢怜抱着。

“哥哥。”

“嗯?”

“你会不喜欢我么?”

谢怜笑了,捏了捏他的手心“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刚刚没控制好。”

谢怜哄小孩似的给他‘要面子’的Alpha拍背,“喜欢,三郎做的很好。”而且很乖,谢怜知道他在自己面前用了多大的意志力忍耐。

半晌,谢怜有些害羞的在他耳边说:“三郎的信息素很好闻。”

白露提书

一直忘记发这套!看我崽崽!

一直忘记发这套!看我崽崽!

春風化雨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你若不离不弃,    我必生死相依。

          ——花城为谢怜吸蛇血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你若不离不弃,    我必生死相依。

          ——花城为谢怜吸蛇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