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谢晗

58083浏览    836参与
BigBarrr
day17 来自咸鱼老师的晗猫...

day17

来自咸鱼老师的晗猫妖脑洞

儿媳谨慎地推测:我疯了?

day17

来自咸鱼老师的晗猫妖脑洞

儿媳谨慎地推测:我疯了?

BigBarrr
day15 很久远的 00晗和...

day15

很久远的

00晗和S大闹皇家赌场!

儿媳妇:真正在动脑袋的人

儿子:花瓶和钱包

设定是把老毕在管的黑赌场钱都赢走了。

『老毕:小赤佬!

day15

很久远的

00晗和S大闹皇家赌场!

儿媳妇:真正在动脑袋的人

儿子:花瓶和钱包

设定是把老毕在管的黑赌场钱都赢走了。

『老毕:小赤佬!

BigBarrr
day13 我儿:老婆下面给我...

day13

我儿:老婆下面给我吃(*σ´∀`)σ

意外啊,素面就可以养活了。 ​​​

day13

我儿:老婆下面给我吃(*σ´∀`)σ

意外啊,素面就可以养活了。 ​​​

BigBarrr

day12

邪典预警!血腥预警!断之预警! 你们想象一下欢乐树朋友那种东西(在p2)

今天是:如果我儿和儿媳没有活着遇上

他们上吊/跳崖之后遇到第二春

干,我知道我很怪的但我画好开心。如果被吓到了:对不起!

明天搞点正常的哈。 ​​​

day12

邪典预警!血腥预警!断之预警! 你们想象一下欢乐树朋友那种东西(在p2)

今天是:如果我儿和儿媳没有活着遇上

他们上吊/跳崖之后遇到第二春

干,我知道我很怪的但我画好开心。如果被吓到了:对不起!

明天搞点正常的哈。 ​​​

BigBarrr
day11 still瞎搞中...

day11

still瞎搞中

赶紧趁心情搞搞雷雷的山寨au

所以今天碰瓷吊带袜啦[亲亲] ​​​

day11

still瞎搞中

赶紧趁心情搞搞雷雷的山寨au

所以今天碰瓷吊带袜啦[亲亲] ​​​

BigBarrr
day10 代餐物语 无力呐喊...

day10

代餐物语

无力呐喊:色差

妈妈可是天河区小学生鼠绘竞赛一等奖选手

day10

代餐物语

无力呐喊:色差

妈妈可是天河区小学生鼠绘竞赛一等奖选手

SOPHIST

【谢晗/Ramsay Bolton】(现代)死于爱—01

前提:

疑🚛有据

纯黑无糖

墙头之间拉郎,两篇文变成一篇文,这样我就可以少打字了😃

不过我确实觉得这两人配一脸😃

———————————

  米兰达是个笨蛋,彻头彻尾。

  只有笨蛋才会窝藏他这个弑父的逃犯。

  可说她是笨蛋似乎抬举她了,因为他不会反悔,不会感激,也不会负责。

  但米兰达就是那么傻,照样死心塌地的给他身体和心灵上的服务,照样每个月把自己到处打工得来的那点微薄的工资给他。

  她本来只是多了一个累赘。

  但更糟糕的是,血腥的事情...

前提:

疑🚛有据

纯黑无糖

墙头之间拉郎,两篇文变成一篇文,这样我就可以少打字了😃

不过我确实觉得这两人配一脸😃

———————————

  米兰达是个笨蛋,彻头彻尾。

  只有笨蛋才会窝藏他这个弑父的逃犯。

  可说她是笨蛋似乎抬举她了,因为他不会反悔,不会感激,也不会负责。

  但米兰达就是那么傻,照样死心塌地的给他身体和心灵上的服务,照样每个月把自己到处打工得来的那点微薄的工资给他。

  她本来只是多了一个累赘。

  但更糟糕的是,血腥的事情过过一天就会上瘾,温饱的生活过过一天就放不下。

  她那点微薄的工资无法满足他,他需要更多的饭票。

  拉姆斯•波顿会站在公路上假装那种恬不知耻的少年,他很适合扮演这种人,娃娃脸、乱蓬蓬的黑头发和不高的个字很招各种有怪癖的人的喜欢,经常性的光着两条腿,他那双脏冰色的眼眸和满脸温柔的笑意足够骗过任何人——

  坐上他们的车,来到他们的家里,割了他们的喉或者砸烂他们的脑袋,拿走他们的钞票,再把它们花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他才不愿意只把自己推到极端去。

  所以,为了他,她也成为了亡命之徒,改掉名字,伪造证件,从一个州逃到另一个州。

  她够笨。

  但也是,不笨怎么会跟拉姆斯•波顿。

  她差点为他送了命,奉命来追捕他的琼恩•雪诺的一颗子弹,本来射向拉姆斯•波顿的肩膀,去擦过了她的脖子。

  再回不了头。

  本来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活一天是一天,走到哪儿算哪儿。

  杀人可以带来短暂的快乐,快乐之后的恐惧又正好可以由米兰达来慰藉。

  米兰达重塑了本来由席恩•葛雷乔伊,他的臭佬,所构建的平衡,即使他们再不能在阳光下生存,要被琼恩•雪诺那些人弄疯,拉姆斯每个晚上都要拿着刀才能勉强入睡。

  这仍然是新的平衡。

  可正好又是米兰达在这个风口浪尖打破了平衡。

  她仿佛对他变了心。

  他知道她不会,但是这不意味着没有危机。

  他控制米兰达,他可以阻止她不去爱上什么其他的人,但是,他不能阻止她吸引人家,因为米兰达是个美丽的女人,美丽狂野又大胆。不管是什么样的装着都不能改变这一点。

  她最近和一个人走得太近了。

  他们最早的交集在超市里,他要她买酒,她不同意,他给了她一耳光,她同意了,后来发现他们根本付不起,那个人帮他们付了。

  本来这样也就算了,拉姆斯对于招惹无聊平凡的好心普通人没有兴趣。

  但是,那个人自寻死路。

  他看到那个人在米兰达打工的地方,摘下墨镜,把手放在她的手上,微笑,彬彬有礼。

  一个男人,亚洲男人,似乎还是个华裔,他是那个人。

  他抢了他的东西!

  如果那家伙是那种普通的留学生,或者没钱没势的打工者,事情很简单,一刀下去,结束了。

  可他似乎不是那种,他的着装和气质都表现出优雅和贵气,这意味着如果像对待饭票那样对待他,自己能够拿到更多。

  拉姆斯在尊严、米兰达和生活之间犹豫了0.1秒,他选择了生活。

  听说那人英文名叫Jabber,姓谢,一点也不像拉姆斯刻板印象里那种矮个子小眼睛只会武术的中国人,相反,他高高瘦瘦,鼻梁高挺,有双深黑的大眼睛,仿佛是混血,下垂的眼角似乎很和气,但他却怎么看怎么冷淡。

  照道理他是应该对谢这种人产生施虐欲望的,越是高位,越是文雅的人,他会越想要把他们训练成自己的狗,让他们颜面尽失,就像从前的席恩•葛雷乔伊。

  那时候他还没有杀掉自己的父亲卢斯,他勾引那个同样西装革履但是自命不凡的席恩•葛雷乔伊进入他的房间,他成为了他的狗,他的“臭佬”,甚至是在卢斯和琼恩的帮助下获得自由以后,他仍然叫他“主人”。

  这是一种游戏。

  而谢,没有给他一丝一毫的游戏欲,他只想施暴,把他撕成碎片……

  这是一种退化。

  应该是处境不同了吧!

  拉姆斯•波顿是惯犯,他的特长是跟踪和投其所好,找到到谢很简单,勾引他也一样简单。

  越是这种人,越是禁欲,越是禁欲,越是禁不起诱惑。

  他故意选择了那种最可能勾引到这些人的服装,裤子过于短,但是刚好能够把他腿上绑的枪遮的严严实实。

  他站在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手臂贴在墙上,扭曲着身体。

  赤裸裸的勾引。

  “你来吗?”

  多不要脸的话语,可从拉姆斯嘴里说出来那么自然,不会任何一方以负罪感。

  谢看了他一眼,那张冷冰冰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像他那件价值不菲的白衬衣一样无聊,从底扣到顶。

  “来。”

  拉姆斯从他的裤袋里抓出他的手,带着它伸进自己的衣服,在光滑肉感又富有弹性的躯体上游走,对方没有任何反抗,只是挑了挑眉。

  其实拉姆斯知道,他的黑眼睛出卖了他,他的内心充满了的是欲望。

  “这种行为,不太有礼貌吧。”

  回答如他所想。

  “你不是也没有制止这么没礼貌的行为吗?”

  拉姆斯笑着,露出牙齿,小虎牙看上去比他雪白的皮肤更加白,指引着他捏该捏的地方,一寸寸,往下,再往下,再到后背。

  “舒服吗?”

  拉姆斯是知道相比享受,对方现在遭受更多的应该是折磨。

  “……”

  沉默不语,欲望却写在了脸上。

  真恶心,这种脸拉姆斯看过太多,从父亲到上个月的那个倒霉鬼,瞬间想出了一百种让他惨死的办法,完美的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

  “你肯定舒服——啊——因为你想——”

  声音越来越软糯,他带着他做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

  “因为她,因为莉莉,对吧,我看见了,你是她的男朋友,莉莉不愿意跟我,因为你。”

  莉莉是米兰达在这个州的化名。

  “因为钱,亚洲小子,因为钱,我需要你,你有不少钱,我就是干这行的……啊……”

  他带着他去了不该去的地方,两个人同时兴奋了起来,虽然都暗自有着不同的打算。

  “其实我一开始喜欢的就是你,我自己不愿意承认。”

  谢说,说得很认真。

  “舒服吗?”

  拉姆斯确定他是舒服的。

  他眯起眼睛,虽然黑眼睛里的情感是拉姆斯琢磨不透的,但是确定的一点是,拉姆斯现在只差一步。

  凑近他,他身上没有香水味,华人和日裔似乎都不怎么用香水,即使用,也是淡的,因为他们无聊。

  拉姆斯凑到了他耳边,笑着,因为他就要得手了,腿上绑的枪支和刀具摩擦着衣料,他很激动。

  “舒服,就带我回你家,我让你舒服个够。”

  这是欲望的声音,他理所当然的兴奋,眼睛睁的老大,里面照样是那种不知名的感情。

  “那,你喜欢我吗?”

  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

  “想舒服吗?”

  压抑住内心的厌恶,拉姆斯说。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喜不喜欢我。”

  他竟然这么坚持。

  “没有心的人怎么可能喜欢?你知道,你想要,我也想要。”

  他得提醒他不要浪费时间。

  “我叫谢晗。”谢晗沉默了一会儿,微笑了,把手从他的衣服里伸出来,又用另外一只手捧住了他那张脸,手指碰了碰他的嘴唇。

  “跟我来。”

  他为他打开了车门,脸上是非喜非怒的平静。

  有那么一瞬间拉姆斯真的不愿意上去,可他想杀他,他能够这么做,为什么要放自己讨厌的人一条生路。

  坐在副驾驶座,拉姆斯•波顿闭上了眼睛,压抑自己内心的厌恶情绪,却不由自主的回忆起自己死掉的父亲来——

  他父亲从来不待他好。

  其实用恶毒来形容那种畸形的关系,更加贴切。

  他是他父亲的奴隶,各种方面。

  这一点,连在追捕他的琼恩•雪诺都知道。

  那个人又是个过于感性的人,没办法不对他产生怜悯。

  此刻远在办公室里的琼恩•雪诺警官喝了口黑咖啡,把内心对拉姆斯所有的怜悯情绪压下去,看着监控视频里的拉姆斯•波顿尾随那个高瘦的亚洲男人走出画面,暗中祈祷着——

  “真希望他没事。”

  虽然这句话多半是多余的,因为没有意义,结局不难猜。

  琼恩•雪诺发誓一定要把这个疯子抓捕归案。

  他知道吗?

  他不知道。

  其实在世界的另一边,有很多人也想做同样的事。

—TBC—

———————————

*谢晗是《他来了,请闭眼》中的一个人物

*拉姆斯•波顿(Ramsay Bolton)是《权力的游戏》里的一个人物

*两位的品味都比较独特

BigBarrr
day8 都这样了我还厚着脸皮...

day8

都这样了我还厚着脸皮打tag

今天是少女恋爱特辑

恭喜我女儿领养冬菇妹❤

day8

都这样了我还厚着脸皮打tag

今天是少女恋爱特辑

恭喜我女儿领养冬菇妹❤

BigBarrr
day7 這個小男孩不太冷 一...

day7

這個小男孩不太冷

一般通過石老師 ​​​

day7

這個小男孩不太冷

一般通過石老師 ​​​

BigBarrr

day6

what lovers should do

用生命喊出:沒窗

再喊出:色差 ​​​

day6

what lovers should do

用生命喊出:沒窗

再喊出:色差 ​​​

晨曦已不可能脱宅_咸鱼附体

【狗带衍生/威廉女装梗】沉沦——我来迫害小哥哥最攻的角色啦

威廉女装梗——前提剧情基本源自动画思维覆写pet


注意全文出发点视角是变态,反社会的,两人相处的关系,感情也基本是病态的,切不可代入过度。


1.

威廉是个心狠手辣的小混混,作为黑帮的二把手,以暴力立威,平时爱拿棒球棍打砸,谢晗有意搞垮威廉所在帮派,于是从威廉下手。


但谢晗对威廉催眠时偶然发现了他的童年秘辛。


童年的威廉被父亲抛弃,而母亲十分病态,把他当做女孩子洋娃娃来养,且不允许他做出任何男孩的行为,如果违背就要虐打他。他不得不女装上学受尽同学欺辱,因此从小就学会跟别人干架,弄脏了衣服回家再被母亲毒打。


他想去找父亲,但是父亲已经重新组建家庭并且生了一个男孩。他...

威廉女装梗——前提剧情基本源自动画思维覆写pet


注意全文出发点视角是变态,反社会的,两人相处的关系,感情也基本是病态的,切不可代入过度。


1.

威廉是个心狠手辣的小混混,作为黑帮的二把手,以暴力立威,平时爱拿棒球棍打砸,谢晗有意搞垮威廉所在帮派,于是从威廉下手。


但谢晗对威廉催眠时偶然发现了他的童年秘辛。


童年的威廉被父亲抛弃,而母亲十分病态,把他当做女孩子洋娃娃来养,且不允许他做出任何男孩的行为,如果违背就要虐打他。他不得不女装上学受尽同学欺辱,因此从小就学会跟别人干架,弄脏了衣服回家再被母亲毒打。


他想去找父亲,但是父亲已经重新组建家庭并且生了一个男孩。他偷偷看着父亲送给自己“弟弟”一根棒球棍时心生嫉妒,在弟弟独自一人的时候前去把球棒抢走。


结果父亲这时候赶来怒斥他是小偷,将他推倒在地。这以后他再没有去找过父亲。


直到有一天威廉回到家,发现母亲被交往的男人勒晕在地上只剩一口气,家里的钱也被抢走。威廉拿起家里能用的棍状物狠狠向母亲砸去,直到把母亲杀死。


威廉从少管所出来后混迹街头热衷暴力,被现在的老大在街头发现,并送他一根棒球棍,从此以后威廉就对自己老大十分忠心。


谢晗在了解威廉的过去之后,改写了他的认知,让他把老大看做了自己曾经的父亲。于是威廉突然性情大变,重新穿上夸张的女装涂脂抹粉,在一次帮会集会时,当着所有兄弟的面用球棍把老大活活打死。


虽然至此威廉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但谢晗仍把他从即将被其他黑帮成员枪杀的现场救了出来。


谢晗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曾经的威廉和现在的威廉反差巨大,不仅仅是说人格,外形也天差地别。


他本来以为威廉的外表粗野硬朗,没想到成为“女人”之后的威廉外表柔美到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只是可惜因根本不会化妆所以混乱的妆面胜似恐怖片。


那之后,谢晗用自己替代了威廉心目中老大的位置,将威廉变成了自己忠心不二的下属和“女人”,饶有兴致的在调教中,激发他属于杀人魔的那一面。


2.

我在肮脏的酒吧后巷邂逅了一名女郎。

她的眼睛很大,小巧的嘴唇很柔软,唇峰微向上翘,像向你无声倾吐她的欲求。她身量很高,但是意外的并不显得粗壮,圆润的线条更衬托她柔美。可是这份婉约容颜外的气质却十足冷硬,她看你总是不抬眼,敷衍冷漠的样子,如果她站在你面前,你一定会相信你欠着她深重的情债。她的帽衫和裙摆是美的,高跟鞋底踢踏着无名的焦灼,长腿之间透过的彩色迷幻的灯光,给修长的线条打上了朦胧光影。只是不知为何,旁边隐隐有些不明长条状物在仿佛的摇晃,不确定自己看走了眼,定睛看时,才发现一道残影已经到了面前……


啪!咚!——噗……


血浆喷涌的声音被掩没在了电灯的滋滋声后,根本来不及反应,接连不断的击打降临在了那头顶,飞散的血沫妆点了女郎的漂亮身段,更给污脏的后巷增墨添彩,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一句,便已成为用于宣泄的肉块,路人来不及咽下尚未出口的溢美之词,融化在了夜晚的空巷里,只有隐隐约约仍然传来的击打声,证明女郎至少从自己的赞美者身上,获得了足量的喜悦。



3.

威廉被养的白净了很多,工作性质改变以后,谢晗才发现她其实是易白体质,不再帮黑帮走街串巷之后,她迅速变得比其他女孩更白净。


她因为母亲曾经的影响,因此莫名的偏好轻巧可爱的打扮,因此在强化暗示的过程中,她险些自己把身体纹身部分的皮给割下来。


谢晗带着她去洗掉了纹身,又亲自给她选出较为适合她的打扮。


轻巧可爱并非不适合她,她的脸其实很有潜质,她的头发柔软的垂下来时,注视着你的眼睛会因为清澈而显得依赖而且懵懂。可是她作为女孩子有点太高大了,总是比较适合用宽大休闲的服饰来使其看起来娇小。


在精心的妆点下,她变得更像一个洋娃娃,这一点使她获得了无上的安心和快乐,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发展势头,她得找到自己的平衡点和安全的逃避区域,这让她能够在被暗示的时候更好的解放她矛盾的另一面。现在谢晗要做的,就是使她学会并且习惯现在为她安排好的生活作风。


为了承袭她母亲给她留下的基础印痕,她不被允许成为那种举止粗鲁的女孩,她需要美艳,需要娇柔,但威廉本身没有这样细腻的天分,于是内敛成为她最合适的行为标准。她在教导下渐渐变得少说话,多以眼神媚人,被改掉了大开大合的动作姿态,成品的步伐是机械的,不惹眼的。


她很有魅力,总是可以不动声色的站在那里,凭借包裹着杀戮欲的湿润眼神吸引成片成片的人的目光。她的身体是矛盾的,裹挟着冲动却不敢为此向前走哪怕一步,为了保障淑女的姿态她的球棒吃尽了压抑的苦头。而在终于可以释放的一瞬间,满足的她会感谢赐予她这份自由的【主】并在杀戮之后虔诚的吞咽那人的滚烫,无论是用上面还是下面。


她需要去容纳其他男人的欲望吗?这视情况而定。本身她伫立在街边看起来就像一个等待援交的淑女,可是她永远只负责吞噬生命的光彩而不负责照顾那些额外的期望。可是有的时候她需要学会做一个女人,尤其因她始终并不擅长这一点。即使她拥有压倒性的魅力,却不意味着她能够压制和修饰好自己在黑帮时沾染到的粗鲁的内心。


为此她需要更多的臣服,在这样的过程里学会用被征服来征服其他男人,以完成自己由身到心的完美枷锁。



4.

威廉在不穿女装的时候其实并不容易看起来像符合标准的女孩子,他是被约束着去做到女性化的那一切的,为此他其实不应该被过度的强调“你是女人”。从头到尾,他被要求的都是“像个女人”,无论内心还是外在,他不去主动认同的遵循别人的要求,这对于形成认知夹缝非常有好处。他不可以暴露男性的一面,但是冲动会在被压制的时候变得强烈,在被释放的时候成为瘾品,没有人能戒掉这一点。


他在家的时候不用时刻受约束,这也是谢晗为了建立自己在他意识里的独特性而设置的,但是他需要保证在穿着男装的时候也要维持体态,不可以肆意流露本性。因此他现在在餐桌上拘谨的与谢晗对面坐着。


他对谢晗很尊敬,本身棒球棍的暗示就使得谢晗犹如威廉父亲一职的替代,具有可以放下心防和提供精神依赖的意义。威廉会看着谢晗很单纯的笑,然后又由于违背内敛的规则而羞愧的低头,但无论如何,眼里的憧憬总是抹不掉的,他会一直期待的跟在近旁,不多说话,等待谢晗提出诉求,任何能令威廉起到作用的事都会让威廉非常期待。期待自己在谢晗眼中拥有价值。


在家里威廉穿着白衬衣休闲裤,头发很舒适的放下来,因为再也不剪已经留长到近乎及肩了。他本来的容貌看起来很显小,加上长发以后其实已经像一个女孩子,可是威廉笨拙的姿态并没有真正刻上女孩的柔美,反而像个十几岁的傻小子一样,装扮自己用滑稽讨别人欢心。


可是他在床上总是可以表现的很好,像个瘾君子一样无畏,逐欲,因此怎么摆弄都可以得出良好的效果。


他没事干的时候就会坐在庭院台阶上发呆,毛躁的扯草丛来给自己长期的压抑以舒缓。


这时候的谢晗会坐在客厅内放松的欣赏起来,这样的威廉向来很可爱。

BigBarrr
day5 沒品段子 回歸我最愛...

day5

沒品段子

回歸我最愛的土味沙雕小情侶

媽媽希望你們不要太勉強自己

🍃🍃🍃 ​​​

看到這條順便看看我昨天那條吧昨天的好看嗚嗚嗚

day5

沒品段子

回歸我最愛的土味沙雕小情侶

媽媽希望你們不要太勉強自己

🍃🍃🍃 ​​​

看到這條順便看看我昨天那條吧昨天的好看嗚嗚嗚

BigBarrr
day4 沒窗 不知道為什麼這...

day4

沒窗

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畫的

不要問我求求了

給雙方留點體面

day4

沒窗

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畫的

不要問我求求了

給雙方留點體面

阿拉阿拉拉拉

血色(谢晗蒙少晖暗黑风短篇NO.12)

本篇暂时无法显示


就是


有车开过


滴滴——


然后


******

窗外,黑暗的天幕隐隐透过黎明的光亮。

本篇暂时无法显示


就是


有车开过



滴滴——



然后


******

窗外,黑暗的天幕隐隐透过黎明的光亮。

阿拉阿拉拉拉

血色(谢晗蒙少晖暗黑风短篇NO.11)

之前的被删了。

补。

————————————————————


“滴答。”地下室里水滴不尽,潮湿幽暗。蒙少晖眉头微皱,后背被坚硬的墙壁硌疼了,湿冷湿冷。他猛地醒转,眼前却是一片虚无。


蒙少晖挣扎着缩了一下腿。不良的坐姿和恶劣的环境让他的腿都麻痹了。两手背在身后紧紧束缚,似乎是被绳子绑着。他迷迷糊糊回忆起自己昏迷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他都记起来了。


瞳孔骤缩,蒙少晖使劲扭着身后的绳子,却越扭越紧。他张口呼救:“喂!有人吗!”黑暗潮湿的环境会给无所依靠的人难以言喻的重大压力。蒙少晖喊了几句,觉得呼吸有些困难。空气里的水汽不是虚的,他感觉到裤脚已经被浸湿了。...


之前的被删了。

补。

————————————————————


“滴答。”地下室里水滴不尽,潮湿幽暗。蒙少晖眉头微皱,后背被坚硬的墙壁硌疼了,湿冷湿冷。他猛地醒转,眼前却是一片虚无。


蒙少晖挣扎着缩了一下腿。不良的坐姿和恶劣的环境让他的腿都麻痹了。两手背在身后紧紧束缚,似乎是被绳子绑着。他迷迷糊糊回忆起自己昏迷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他都记起来了。


瞳孔骤缩,蒙少晖使劲扭着身后的绳子,却越扭越紧。他张口呼救:“喂!有人吗!”黑暗潮湿的环境会给无所依靠的人难以言喻的重大压力。蒙少晖喊了几句,觉得呼吸有些困难。空气里的水汽不是虚的,他感觉到裤脚已经被浸湿了。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那里?怎么这么多水,无尽的漫延的水。


“谢晗?!”事已至此,他不得不呼叫那个不愿提起的名字。


地下室顶的角落,忽然响起机械转头的声音。蒙少晖寻声望去,是一个摄像头,幽幽的红点光芒闪烁,像是打招呼。

蒙少晖心里一凉。


镜头转移,地面以上的百年老木楼里,突兀地响起留声机的乐声。昏暗的主卧里,破败的老旧外表下自然镶嵌着现代的设备。谢晗喝了口咖啡,看眼手表估计水流的速度,安在墙壁背部的监视屏幕此时已经翻到外部,忠实地记录地下室里惶恐无措的小白鼠。


谢晗踢踏脚步,转身拉下木床上的银质挂钩,床底豁然翻出了数个格挡开的木盒,盒子里分门别类,放置着数个一模一样的药瓶,还有现金,漆黑刀片,精致的手术刀具,电池,螺丝和胶线。隐藏在纱帐顶端的灯咔哒一声,苍白明亮。


木床的摇摇欲坠不是错觉,因为它的底部已经被完全掏空成了储藏柜。柜子里零零散散的小器具可不能保持固定,借用木头朽晃的声音才掩盖了存在。


谢晗微笑,他在阴暗的灰幕里将这座江南老楼改造成了自己的城堡。

而他神经质的可怜猎物毫无所觉。


“宝贝......”谢晗从唇齿间叹息着,呢喃着爱意,从床底柜中取出了药瓶。

乐曲逐渐慷慨昂扬。


视频内,地下室的水流已经放到了蒙少晖腰际。逐渐加强的水压压迫蒙少晖的下半身,而他被绳子牢牢固定在地上,连站起来都不行。水里漂浮着未成熟的青梅果和青梅叶子,蒙少晖恍惚记起小镇上的河面便是如此。暴涨的雨水冲下了许多刚挂上枝头的果子,有老人惋惜过。


可是,这些河水是怎么出现的?蒙少晖疯狂思考,手上动作也没停。

绳索已经磨破了他的腕部皮肤,细细密密的小血珠渗出来,被冰冷的河水冲刷,熬得刺疼。水很凉,泡久了体温流逝,蒙少晖已经感觉到紧张。求救无门,难道谢晗要他死?


蒙少晖想到那个人总是似笑非笑的脸,又想到梓菲。她被父母带走前望向他的绝望不舍。

厌恶恐惧,还有深深的不甘。


这一切思绪在不间断的水声中化为虚幻,又将他带入更久远的过去。那段被封印的老旧记忆。

他童年的真相。


他曾有一个妹妹。

那年大水,仓皇逃窜。母亲和他,还有未满周岁的妹妹。

固定的载荷。两难的母亲。


他一把夺过那个小小的身躯,将其抛入水底。

噗通。

耳边是不断的水声和母亲的哭嚎,渐渐远去。


水漫过了口鼻,蒙少晖也闭上了眼睛。


谢晗喝完咖啡,视频里的蒙少晖,也美到了极致。

幽蓝的水光中,脆弱的猎物合上他摄人的双眼,陡然无害,柔软的发丝随着水波轻晃,面孔白如羊脂,细小的水泡一串串点缀他的面庞,宛如传说中的塞壬水妖。


谢晗陶醉地伸出右手,覆在了视频里的蒙少晖脸上,五指张开,又缓缓收紧。是一个绝对控制的动作。

“真美......”谢晗眯起眼睛,流露出一丝病态的满足。

然后按下视频边的按钮。


如此绝景,欣赏一次便够了。还有更多的,需要宝贝本身给他满足。


“叮。”清脆的陶瓷敲击声。


“呼——”蒙少晖深吸口气,魂魄仿佛从地府拉回人间。


刚刚的水刑像是一场过于真实的梦境,如果他的浑身不是湿透的话。


他回到了老屋,回到了他的卧室。虽然他也不敢确认是不是他的卧室。

此时的老屋,和他记忆里完全不同,木板的房屋里充斥着奇异的现代金属制品,他叫不上名字的眼熟。比如面前,圆形的金属桌。


谢晗穿着他第一天见面时的那件衬衫和西裤,干净整洁,绅士优雅地用三根手指为他奉上一碟小巧的甜品。


陶瓷在金属桌面上无声滑过,洁白莹润的瓷器边缘嵌着一丝金黄,雅致品味,还有一根小叉子。

杯子里的液体也是白色的,像极了他每晚都要喝的牛奶。


蒙少晖呼吸一滞,眼睑一缩。


“宝贝,到了吃甜点的时间了。”

谢晗的笑容像是程序一样完美工整,眼里的兴味还有躁动的气息却无法掩饰。


蒙少晖眼中,他这个人都笼罩着难言的暗色。

谢晗感受到蒙少晖的视线,“哦”了一声:“不好意思宝贝,我忘了。”话音刚落,谢晗身上的情绪色骤然退去,变得和一开始一样没有颜色。蒙少晖虽然之前心里有过猜想,但第一次能看见一个人如此有力掌控自己的情绪,瞬间心里只有一个词:可怕。


他没有情感的阻碍,不被情绪影响,也不为其动摇。

这还是人吗?



发现蒙少晖的神情更加恐惧,谢晗露出苦恼的神色:“宝贝,你想怎样呢?你说。”

蒙少晖摇头。他何德何能能够动摇这个魔鬼,他自己也很疑惑。


谢晗像是看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包容宠溺:“那就喝了吧。”


面前的小瓷杯瞬间恐怖。蒙少晖抱住头,大吼:“不要!我不要!”那里面有什么他不知道,但是不能吃!不能吃!


谢晗终于无奈地叹息了:“唉——”话语无助,可手上动作却干脆利落。

他一把上前薅住蒙少晖的头发,将他拽得仰头。蒙少晖来不及反应就头皮一痛,一双手忙着去掰谢晗的手。这个看似文质彬彬的医生力气出人意料的大,蒙少晖根本反抗不得,就被那乳白的液体倒了一脸。


“咳咳咳!”杯子被摔碎在地。蒙少晖也被那满溢的不明液体呛得连连咳嗽,鼻子口腔里都是甜味。

真的是甜的,甜到发腻。


蒙少晖咳得恨不得把肺咳出来,整个人都缩到一起,把身下的床单都揉皱了。谢晗耸肩:“不听话的小坏蛋,非要灌。”

蒙少晖痛苦地咳不出来,直接伸手去扣自己的喉咙。谢晗很不能理解地将他双手按住,压着他,摆正他的身子,用绳子绑住手脚,让他呈大字型。


“为什么要反抗呢?是我对你那里不好吗?”谢晗这么问。不过他没有得到蒙少晖的回答。蒙少晖已经被折腾够呛,双手挂在床头,正面袒露自己。他喉咙呼噜噜发哽,眼泪汗水糊了一脸,那双迷人的桃花眼泪水涟涟,过长的眼睫还挂着几滴水珠,眼角泛红,失神地看向床顶。


谢晗爱死了这副模样。粗糙的手指擦过蒙少晖被自己咬的微肿的唇,然后深入口腔。到底是医生,谢晗熟稔地卡住他的下颌,让他只能张口,任由亵玩。


舌头很滑,又软又小。

呀,流口水了。


*****

后面大家自行脑补,不然可以点回第一章,看看神仙大大的视频

BigBarrr
day2 双性转斯德哥尔摩 隆...

day2

双性转斯德哥尔摩

隆重介绍

凄丽的大丽花石泓泓

太太谢晗晗目前跑路中❤

day2

双性转斯德哥尔摩

隆重介绍

凄丽的大丽花石泓泓

太太谢晗晗目前跑路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