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谢耳朵

15941浏览    347参与
h了个h了个y

《发际线的重要性》

(虽然本来也很帅

但我实在忍不住想看看jim没有光洁的额头会怎样:D

《发际线的重要性》

(虽然本来也很帅

但我实在忍不住想看看jim没有光洁的额头会怎样:D

Arleneyane

不知道是第几次从后往前刷了,突然发现两则谢米小伏笔/可能持更

--背景回顾--

谢耳朵研究弦理论进入瓶颈期,他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

图1 Sheldon想换个研究方向,但别人说什么都要挑刺;Amy感叹要是和他分手的是自己,耳朵会不会也这样大闹一场。带预言家(S07E20)

图2 无限可能周四夜Penny拉着Sheldon去测灵力,对方说……联想到耳朵是在和Amy的婚礼上产生了诺奖灵感,谁看了不说一句编剧牛逼(S07E21)


不知道是第几次从后往前刷了,突然发现两则谢米小伏笔/可能持更

--背景回顾--

谢耳朵研究弦理论进入瓶颈期,他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

图1 Sheldon想换个研究方向,但别人说什么都要挑刺;Amy感叹要是和他分手的是自己,耳朵会不会也这样大闹一场。带预言家(S07E20)

图2 无限可能周四夜Penny拉着Sheldon去测灵力,对方说……联想到耳朵是在和Amy的婚礼上产生了诺奖灵感,谁看了不说一句编剧牛逼(S07E21)


水星路由器
big romantic mo...

big romantic movie time

(这个描述好™有感觉)

big romantic movie time

(这个描述好™有感觉)

阿卡索资讯
九岁读博!现实版“谢耳朵”?
九岁读博!现实版“谢耳朵”?
Eudaemomo

小谢尔顿 可能有剧透 慎点

刚补完最新一集小谢尔顿

大胆猜测耳朵爸爸要和Breda(隔壁养鸡少年Billy的妈妈)婚外情了

这个剧情走向我直接鼓掌

虽然大爆炸里就说过耳朵爸爸出轨了

可是这

也太离谱了🙉


刚补完最新一集小谢尔顿

大胆猜测耳朵爸爸要和Breda(隔壁养鸡少年Billy的妈妈)婚外情了

这个剧情走向我直接鼓掌

虽然大爆炸里就说过耳朵爸爸出轨了

可是这

也太离谱了🙉


德音

求助贴

有没有铁汁知道哪里可以看《少年谢尔顿3》的第十集到第二十四集啊?
[图片]

求助贴

有没有铁汁知道哪里可以看《少年谢尔顿3》的第十集到第二十四集啊?

叶子一号

“即使害怕,也要一往无前。”


“即使害怕,也要一往无前。”


缘更机甲战士

【无CP】当谢尔顿遇上夏洛克 chapter3

昨天深夜,清澈无云。

流浪汉乔伊靠在巷边抽着劣质香烟,明灭的火光在黑暗中像魔鬼的眼睛,典型英国人灰绿瞳眸映着天空针尖一样的圆月,忽然本来微微的月光被什么东西彻底遮住,与此同时乔伊的瞳孔猛然收缩。

他手上香烟震动了一下,流浪汉有些呆愣地紧紧盯着天空,乳白的烟雾从他满是胡茬的唇边溢出:“这什么见鬼东西?”


空中一个巨大的气球遮住月光,一条隐隐约约的人影被拉扯着持续上升。


“就在今天凌晨,在庞德街上,出现了詹姆斯·安德森议员的尸体残渣。”麦考夫微笑着说。

“为什么是残渣?”谢尔顿没有反应过来。

夏洛克无声嗤笑,换来谢尔顿的白眼。

麦考夫绅士...

昨天深夜,清澈无云。

流浪汉乔伊靠在巷边抽着劣质香烟,明灭的火光在黑暗中像魔鬼的眼睛,典型英国人灰绿瞳眸映着天空针尖一样的圆月,忽然本来微微的月光被什么东西彻底遮住,与此同时乔伊的瞳孔猛然收缩。

他手上香烟震动了一下,流浪汉有些呆愣地紧紧盯着天空,乳白的烟雾从他满是胡茬的唇边溢出:“这什么见鬼东西?”

 

空中一个巨大的气球遮住月光,一条隐隐约约的人影被拉扯着持续上升。

 

“就在今天凌晨,在庞德街上,出现了詹姆斯·安德森议员的尸体残渣。”麦考夫微笑着说。

“为什么是残渣?”谢尔顿没有反应过来。

夏洛克无声嗤笑,换来谢尔顿的白眼。

麦考夫绅士地解释:“安德森议员被氢气球带往天空,但他显然不是柯希莫男爵*,他并没有永远升往天空,大气层的低气压和过冷的温度让气球爆炸,没过四个小时他就回归了地球,只是回归后并不完整。”

“废话。”夏洛克说。数百英里的高空坠落下来,人体保持完整的可能性跟谢尔顿不在周二早上吃菠菜蘑菇鸡蛋卷的概率一样大。

麦考夫停顿了一下,面无表情地开口:“和他一起坠落的还有一个白色T恤衫,上面用鲜血写着‘PENISLESS’。”

“我亲爱的弟弟,”麦考夫有些牙疼地说,“他失去了雄性生殖器。在他活着的时候。”

 

在场的三位男士都同时沉默下来。在这样一个晴朗明媚的早晨,公寓里三个在似乎任何事情上都绝对达不到共识的男人们都不约而同感到了同一种俗称“蛋疼”的联系。

 

终于夏洛克抱起他的小提琴,不怎么礼貌地拨动了一下:“不感兴趣。明显的国际杀手犯案,你们要找的凶手现在可能在迪拜享受假期。”

看着夏洛克手中微微震颤的小提琴琴弦,麦考夫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的弟弟现在极力抑制思考的冲动,而思考代表他多少有兴趣,至少他有时间将精力放在这个case上:“凶手无关紧要,只要你能证实这位可怜的美国议员并非死于英国政府之手——”他转而问谢尔顿:“库珀先生,您愿意帮忙吗?”

谢尔顿瞪大眼睛手指指向自己:“你认真的吗?我?”

“您愿意变成英美两国人民的英雄吗?”麦考夫循循善诱。

“噢天,我当然愿意!”谢尔顿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失风度,于是咳嗽一声挺直了胸膛,“我是说,是的,先生,我愿意担此重任。”

“噢天,我当然愿意。”夏洛克翻了个轻微的白眼,扯着嘴角无声重复谢尔顿的话,然后转身面向沙发不说话了。

 

庞德街与其说是一条街,不如说是伦敦的时尚购物中心。尽管云集在此的奢侈品牌阻挡了大部分人的脚步,但是其展览在外的精致橱窗设计完全免费,并且凭此吸引着源源不绝的游客——持有相机的游客。

“好了女士们还有寥寥可数的几位先生们,这里禁止拍摄——!重复一遍!禁止拍摄!”警戒线外伦敦警察极力地将怼在跟前的相机和手机战斗。尽管这里的距离保证了外面的游客拍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但是这可是庞德街——不是什么死个把人都悄无声息的偏僻小巷,而是该死的他妈的宇宙级焦点庞德街!

“我仿佛站在了宇宙焦点。”零碎的尸块边上,谢尔顿捂着脸上的三层口罩说,“呕——我想要非条件反射呕吐,我呕——需要呕吐袋!”

“你不是超级英雄吗?”夏洛克“咔擦”收起便携放大镜,站起身不无嘲讽道,“这种程度就受不了?”

谢尔顿瓮声瓮气地反驳:“诸多英雄里除了绝对没有呕吐反射神经的非人类,钢铁侠有贾维斯,蝙蝠侠从不杀人!他们都不用闻这令人作呕的腐败的血腥气味!”

夏洛克忍无可忍叫过来旁边等候的警员,对着警员、准确地说是他手里的Skype页面咬牙切齿地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让这个羸弱的理论物理学家来命案现场!”

“因为他是美国的著名‘正直’的羸弱的理论物理学家。”画面里的麦考夫不急不慌从紧急会议中抽身出来,“有什么发现?”

“著名正直的理论物理学家沉溺于学龄前儿童漫画。”夏洛克快速嘲讽,在谢尔顿反击前又转向案件,“这case比我预想中的无聊。查找布洛克街区*所有地下情趣场所,筛查近一天内未登记的BDSM的女性妓女行踪。我们的这位议员有特殊性癖,跟‘the woman’绝配。”

夏洛克话音刚落,视频里麦考夫就转身挥来一个手下,紧接着界面显示断开。

谢尔顿:“……”

夏洛克在谢尔顿开口前打断:“从你这仿佛一个被揪住耳朵的土拨鼠的表情可以看出在你那‘天才’的脑袋瓜里现在有很多问题,但毕竟你是美国‘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我相信你可以很快明白整个推理思路,最关键的是我知道你现在急迫需要——”夏洛克伸手一把扯下谢尔顿脸上的三层口罩,同时一个塑料呕吐袋撑开在谢尔顿眼前,于是谢尔顿把头埋进去吐了。

“呕吐袋。”

身裹修长风衣的侦探伸直手臂抻着袋子,望天吐出最后一个单词后,紧紧闭上嘴巴。

 

夏洛克接到麦考夫的电话是在当天晚上,此时谢尔顿正大发慈悲地分享自己的中餐,作为白天室友为他处理呕吐袋的酬劳——是的,谢尔顿不认为夏洛克单单是撑呕吐袋值得嘉奖,这是他作为室友应该为自己做的事情,而将呕吐袋扔走则是良好典范。

“惠灵街*23号出租屋……窒息……更复杂……过去看看。”

嘟——


夏洛克切断电话,出神地盯着桌上的宫保鸡丁。

 

谢尔顿责备说:“在哥哥还没有说再见前就挂电话是不礼貌的。相信我,我懂得作为兄长被弟弟提前挂断电话的愤怒。”

中餐里的菌菇汤热气腾腾上升,紧接着被猛然起身的男人打散。

“双重杀手!毫无痕迹!”夏洛克麻利地穿上风衣,神情是谢尔顿首次见到的极端亢奋,“噢我亲爱的谢尔顿圣诞节快乐!”

谢尔顿怔愣地看着突然发疯的室友:“这是你智商的问题才没有让我听明白这句话的逻辑。”

夏洛克飞扑过来捧住谢尔顿脸颊,引得谢尔顿打了个激灵,他想要挥开这个野蛮人的手臂,但是他那点力气完全无济于事。谢尔顿瞪大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几乎是眉飞色舞:“凶手找到了,国际流窜职业杀手阿黛斯,但是被发现在出租屋中全裸窒息,如果往常这一定是源于英国政府的暗杀,但是此次除非他们脑子全部被驴踢了才私自下手,退一步讲英国其他杀手也完全在监控中,因此这背后一定有其他人——”

“啊哈其他人——!”夏洛克猛地松开谢尔顿的小脑瓜,在屋中神经质一样反复踱步,终于他停下来,“我要去看命案现场,‘蝙蝠超人’一起去吗?”

谢尔顿一摔筷子火大地纠正道:“是蝙蝠侠和超人!不是蝙蝠超人!”

“谁介意,”夏洛克说,“你去还是不去?”

谢尔顿:“吃完中餐前谁也不能出去!”



——————————————————————

*柯希莫:《树上的男爵》主角,死后被热气球升往天空。

*布洛克街区:编造的莫当真。

*惠灵街:同上。

落日放映厅

美剧 | 小谢尔顿(2017)

美国 / 剧情 喜剧 家庭 / 评分9.2

美剧 | 小谢尔顿(2017)

美国 / 剧情 喜剧 家庭 / 评分9.2

氺肆儛

灵魂拷问:我的十万字哪去了???

在老福特几个月,三个合集、四十余章节、共计超六位数的更新,一瞬间全没了???

看合集的章节数量让我慌得一批,镇定下来一找,发现丢失的章节变成了仅个人可见???

讲真,手冢国光的骨科同人就写了个额头吻,这也给我🈲了也是hin无语诶。

要感谢官方还给我留了R宝的两篇能连上的章节吗?

怕了,真的惹不起,溜了溜了。

在老福特几个月,三个合集、四十余章节、共计超六位数的更新,一瞬间全没了???

看合集的章节数量让我慌得一批,镇定下来一找,发现丢失的章节变成了仅个人可见???

讲真,手冢国光的骨科同人就写了个额头吻,这也给我🈲了也是hin无语诶。

要感谢官方还给我留了R宝的两篇能连上的章节吗?

怕了,真的惹不起,溜了溜了。

洛洛洛洛kitty
表白谢尔顿同学 太可爱了!!!...

表白谢尔顿同学

太可爱了!!!!!!!!!

表白谢尔顿同学

太可爱了!!!!!!!!!

氺肆儛

【综影乙女】你×Sheldon(06)

前情提要:套路都快用完的你终于冠上了谢耳朵女朋友的名号。


       Sheldon在用备用钥匙打开你的公寓大门后,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浑身滚烫的你。

       “看,Leonard,”Sheldon睨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舍友,“我就知道除了你,没有人会拒绝获得帮我做早餐的殊荣。”

       “你确定你不去看看她?”不想和Sheldon就此话题展开探讨的Leonard指了指面...

前情提要:套路都快用完的你终于冠上了谢耳朵女朋友的名号。


       Sheldon在用备用钥匙打开你的公寓大门后,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浑身滚烫的你。

       “看,Leonard,”Sheldon睨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舍友,“我就知道除了你,没有人会拒绝获得帮我做早餐的殊荣。”

       “你确定你不去看看她?”不想和Sheldon就此话题展开探讨的Leonard指了指面色潮红、正无意识呻吟的你。

       “Well,”Sheldon朝沙发走了两步,在自认为安全的距离内遥望明显感冒发烧的你,“虽然我很害怕我孱弱的身体没有办法抵抗这么凶猛的感冒病毒,但是介于恋爱合约,我别无选择。幸好,我已经鼓起勇气走到我能接受的范围极限,履行完我探望的义务了。现在,我们可以去上班了,Leonard。”

       “嘿,Sheldon,”Leonard用不赞同的眼神看着他,“她可是你的女朋友,她现在生病了,你应该留在这照顾她。”

       Sheldon惊讶地看着Leonard,声音里充满了不理解:“Why?我已经按照合约探望了她,接下来和我没有关系了。”

       抽了抽嘴角,Leonard不愧是和Sheldon相处已久的朋友,一下子就戳中了Sheldon的软肋,“好吧,那你就把她丢在这别管了,反正餐馆的陈皮鸡柳也挺好吃的,让她多病一会,这样她就不会来骚扰你,你也可以一个人挤公交去火车模型展了。”

       在Leonard话音落下的那一刻,Sheldon的表情立马变了,他僵硬得像个机器人,放下背包后,同手同脚地磨蹭着走向沙发,不甘愿地说:“Leonard,如果我不幸染上了这个未知名的病毒,请记得在我的墓碑上刻上‘死于未知名病毒的伟大的世界上第一聪明的Dr.Cooper’,然后帮我留书给后人,时光机发明出来后,记得回到现在来阻止我自寻死路。”

       早就习惯Sheldon这种做派的Leonard没有试图和Sheldon争论什么,他只是默默地点头,“我会的,”然后准备转身离去。

       “Leonard?”对Leonard转身离去的感到惊讶的Sheldon开口叫住舍友,“你要去哪儿?”

       “我当然是要去上班啊。”Leonard看着Sheldon脸上浮起的微妙表情,顿时觉得不妙,“你该不会以为我也要留下来吧。”

       “显然易见不是吗?”Sheldon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想说些什么的Leonard,“既然我今天已经决定请假了,作为司机的你还有什么必要去。”

       “嘿,Sheldon,”Leonard不满了,“我也是在加州理工学院从事研究工作的博士,才不是专业给你开车的司机。”

       “呵呵,”Sheldon呆板地朝Leonard翘起嘴角,“这是最新的笑话吗,Leonard?”

       “随便你怎么说,Sheldon,”Leonard发现和Sheldon较真的他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他再次转身离去,并在Sheldon大叫着他走了自己该怎么办的时候,恼怒地反问道:“IQ187的你难道还不会照顾病人吗?”

       被Leonard问住的Sheldon闭上了嘴,他很认真的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然后发现他还真不会。

       对此诧异的Sheldon并没有过于纠结,毕竟他是研究弦定理搞科研的,又不是那种像Penny一样智商平平只能干些普通的工作来养活自己的普通人,不会家政人员或医院看护的工作很正常。

       可是现在不会照顾人的Sheldon遇上了大麻烦,他想了想,回自己的公寓拿上他的紧急急救箱,戴好防护口罩和医用手套,全副武装地向你进发。

       ……

       先小心翼翼地把温度计塞入你的腋下,Sheldon纠结着接下来是应该给你擦酒精散热还是喂退烧药,最后由于不想接触全身都布满未知名病毒的你,他决定强行喂药。

       虽然意识不清醒,但你还是感觉到有人在用什么撑开你的嘴,这让你不舒服地动了动,接着,一股微甜的药水流进了你口中,本来就感觉嗓子渴得冒烟的你忍不住大肆吞咽着。

       “哇,”看着自觉吞下退烧药水的你,Sheldon自言自语道:“如果我现在给她喂毒药,她也会这么迫不及待地咽下吗?”

       然而,喝下退烧药的你并没有如Sheldon期待的那样瞬间恢复健康并给他奉上迟来的早餐,相反,原本安静的你开始细细呻吟着,药效让你满头大汗。

       于是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Sheldon在给你唱完那首“Soft Kitty,Warm Kitty,Little ball of pur.Sleepy Kitty,Happy Kitty,Purr purr purr.”无果后,愁大苦深地盯着他的手机看了很久,才拨通了某个电话。

       电话很快便接通,听筒那头的女人似乎很惊讶,“噢,Shelly,真意外你会主动给我打电话,还是说发生什么了吗?”

       “唔,Mum,”Sheldon不想多说,“现在有一个被不知名感冒病毒放倒的女性正像讨厌的鸟一样叫个不停,我要怎么才能让她闭嘴。”

       知道自家儿子是什么德性的女人来了兴趣,“她和你是什么关系,Shelly?难道终于有女生愿意和你交往了吗?”

       “Mum!”Sheldon不满母亲询问和他的问题无关的事情,“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她竟然对‘Soft Kitty,Warm Kitty,Little ball of pur.Sleepy Kitty,Happy Kitty,Purr purr purr.’完全无感。”

       “喔~”发现儿子意外的认真后,女人边偷笑边指导还没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改变的Sheldon。

       照母亲的指示一丝不苟地行动完,Sheldon终于看到你呼吸变得平缓,他想了想,还是没有按照一开始的打算叫醒你,而是根本不考虑你作为主人的意愿,自顾自地进入了你公寓的主卧,准备视察你的生存环境。

       ……

       当你舒服地从感冒发烧中脱离出来时,Sheldon已经离开了。

       醒来的你看到自己跟前的茶几贴着一张便签,上面的字迹以一种规律的方式排列着:给我的女友,希望你醒来后能想起自己该做的事情,以及你的卧室陈列不太符合科学规划,我已帮你调整,不用太感谢我。PS:我希望在今天下午五点前你能看到这张纸条,这样我就能安心地享用今天的烧烤培根芝士汉堡,不用担心再也吃不到正宗的陈皮鸡柳了。

       明白被Sheldon照顾并不是你的臆想后,你得意地勾起唇角,然而等到你进到卧室,看到面目全非的陈列后,你就笑不出来了。在花费两小时、大汗淋漓也没能把原有物品找齐、让卧室恢复原样的你终于受不了了,你决定要去找罪魁祸首解决这个问题。

 

渣作者有话要说:二次元的村哥同人反响热烈多了诶,谢耳朵真是太没人气了【斜眼看.jpg

氺肆儛

【综影乙女】你×Sheldon(05)

前情提要:饥渴难耐的你,把可怜、弱小又无助的谢耳朵打包回了家。


       再次被你捡回家的Sheldon不得不开始了和你这个三番五次非礼他的人文学女博士的同居生活。       

       “唔,看样子公寓的整齐度果然和受教育程度是成正比的,”满意地巡视完你的公寓客厅,Sheldon站在客厅里左顾右盼后,才决定了他的专属座位,即放着叮当猫抱枕的布艺沙发的左边,“Penny...

前情提要:饥渴难耐的你,把可怜、弱小又无助的谢耳朵打包回了家。


       再次被你捡回家的Sheldon不得不开始了和你这个三番五次非礼他的人文学女博士的同居生活。       

       “唔,看样子公寓的整齐度果然和受教育程度是成正比的,”满意地巡视完你的公寓客厅,Sheldon站在客厅里左顾右盼后,才决定了他的专属座位,即放着叮当猫抱枕的布艺沙发的左边,“Penny差点让我对自己的理论产生了怀疑,但是幸好,你的存在证明了我才是正确的。”

       “那你有和我交往的想法了吗?”将一杯无糖健怡的冰可乐放在Sheldon面前的茶几上,你自然地坐到了Sheldon的身边。

       “事实上,我并不打算把时间浪费在所谓的男女交往上,”Sheldon喝了口他喜欢的饮料,认真地对你说着他的想法,“我无法忍受有人顶着女朋友的称号来影响我的科研,影响弦理论的未来,还影响我的乐高欢乐时光。”

       “可你不是辞职了吗?”你故意嘟着嘴望向Sheldon,可惜情商为-187的Sheldon并没有被你戳中萌点。

       “Well,亏我还觉得你很聪明呢,”Sheldon看向你的眼神变得鄙夷,“我还没拿到诺贝尔奖,怎么可能就此放弃科研。”

       “额,”你发自内心地产生了把Sheldon强行扒光然后扔出家门的冲动,天知道你忍得有多辛苦,“那Sheldon你的身体还好吗?我是说,你那个……”

       没等你说完,Sheldon竟然就知道你想问什么了,对于这种问题深恶痛绝的他迅速地回答了你的疑问,“说明一下,我有生殖器——不但功能强劲而且外形健美。”

       “!”好像被Sheldon直白的回答惊倒的你垂下眼帘,几乎无法压抑住内心的躁动,白嫩的脸颊逐渐染上两抹好似因羞涩而出现的红晕,“是这样呀。”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完全没有这方面意识的Sheldon猛地站起来,“该不会是感冒了吧?天啊,你离我远点,我可不知道我带的药品能不能解决你身上携带的病毒。”

       “……”Sheldon的话语好像一盆透心凉的冰水般从你的头上倒下,彻底浇灭了你心底刚燃起的欲火。

       ……

       在经过一番长达一小时的解释后,Sheldon总算相信了你并没有患上感冒,此时,要求吃陈皮鸡柳和西兰花的他正规矩地坐在饭桌旁,等待着为了睡他而妥协去做菜的你的投喂。

       “切丁的西兰花,”系着叮当猫围裙的你端出一个瓷盘,上面放着的是排整好的鲜绿的西兰花丁,放在桌上后你折回厨房,又端出了一个瓷碗,“还有正宗的陈皮鸡柳。”

       “呵,”Sheldon挑剔地看着桌上的食物,“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嘿,Sheldon,”把干净筷子和装了三分之二的黑米饭的瓷碗递给Sheldon,你不满地瞪着他,“这可不是身为一个知礼的客人该说的话哟。”

       “好吧,”像气球一样被戳破的Sheldon恹恹的,语气满是应付,“哇,这可真是丰盛。”

       “我觉得你还是闭上嘴吃饭吧。”你把剩下的小炒肉和西红柿鸡蛋汤端上来,也入座准备吃饭。

       Sheldon熟练地用筷子夹起陈皮鸡柳放入嘴中,浓郁的香味瞬间在他的味蕾中扩散开来,他又惊喜地夹起一块西兰花丁,发现不论是大小还是味道都恰到好处,再夹起一块米饭端详着黑莹透亮的米粒,这才满眼亮晶晶地看着你,“哇哦,我必须得说这超出了我的意料,你的手艺简直是太棒了。”

       “哦,是吗?”暗爽的你保持着脸上淡然的表情,第N次试图挑逗Sheldon,“那考虑和我交往怎么样?”

       本以为这次也会败兴而归的你其实并没有抱多少希望,但没想到Sheldon反而开始认真地考虑起来。

       默默地吃完饭,Sheldon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不想被他气出心梗的你开始了清洗工作,当你收拾好残局后,Sheldon已经拿出笔记本在客厅里敲击键盘很久了。

       “Well,你总算出来了。”Sheldon朝你招手,示意你坐到他身边。

       “唔,怎么了吗?”内心OS这货又要出什么幺蛾子的你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下,盯着Sheldon转向你的电脑屏幕,“emmm…恋爱合约?”

       “没错,”Sheldon点头,“介于你无数次向我表达了求欢的想法,并且烧的一手正宗的中国菜,所以我决定宽容地不去计较你只是个人文学博士的事实,只要你签下这个合约,我就答应和你组成恋爱关系。”

       再一次亲身体验到Sheldon神奇脑回路的你僵住了,第六感对你疯狂预警,再这样下去,还没等你在床上找回场子,你就先被Sheldon给玩坏了。

       ……

       虽然觉得很荒唐,但你还是抓紧机会签下了那份丧失主权的恋爱合约,于是Sheldon又多了一个可以欺压的对象。

       值得庆幸的是,你并非马上就要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甚至还获得了不长的一段缓冲时间,因为Leonard、Howard和Rajesh在四处想寻找Sheldon无果后,终于通过找上你而领走了Sheldon。

       这可真是疯狂。躺在沙发上凝视着刷得粉蓝的天花板,你脑海中有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只觉得心累。不只是因为应付Sheldon而产生的生理上的疲惫,更多的是由心理上而引发的难受。你想起被世界意志排挤出上个世界的时候,Spencer Reid那充血的眼睛和满是伤痛的表情,这让没能睡到可爱小博士的你越发难过,迷迷糊糊间,被往事纠缠着的你就这样睡过去了。

       ……

       第二天一早。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Sheldon在久等你不见人影的情况下,终于忍不住跑上楼关心他昨天刚签完恋爱合约的女友你。

       可是你并没有如同以前无处不在的一样马上出现。

       “难道她还在睡?”不可思议地扬了扬头,Sheldon持之以恒地敲门扰邻着,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而此时面色潮红、全身发烫地躺在沙发上的你正在清醒迷糊间浮浮沉沉,你似乎听到了Sheldon的声音,可是无力躯体就连睁开眼睛都很困难,你的嗓子更是渴得冒烟,只能弱弱呻吟。

       “嘿,Sheldon,好了吗?”Leonard在楼下喊着自己舍友的名字,“再不出发就要迟到了。”

       没过一会,Leonard就看到Sheldon嗒嗒嗒地下楼了,“Leonard,我刚在上面敲了不下十次的门,都没有人来开门,我合理怀疑我的合同女友已经在房内失去意识了。”

       Leonard无语地看向Sheldon,“你确定她在房子里?”

       “当然!”仿佛不高兴被质疑,Sheldon快步走近自己的房子拿出备用钥匙,“我要上去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好吧。”无力地叹气后,对Sheldon还是心存内疚的Leonard跟着他上了楼。

 

渣作者有话要说:饿了,又是一个加班夜,身为社畜太难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