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谢菲尔德

1771浏览    247参与
南京莽子
《尼古拉斯·飞达...

《尼古拉斯·飞达·弗瑞》

这是在谢菲尔德达西庄园里拍的老薛头。他背着手让我给他拍一张,我说你这得加个道具。于是我就把Leica镜头盖塞他眼镜里了。哈哈,有点尼克弗瑞的意思。

明天就是年初五了,想念去年来爱丁堡看望我的老薛头,以及老薛头带的烧鸭,还有我们作的打油诗:

谢非城外老薛头,

红掌乘风北地游。

金银财宝不相换,

飞黄腾达莫强求。

无须更进一杯酒,

山海关外故人眸。


《尼古拉斯·飞达·弗瑞》

这是在谢菲尔德达西庄园里拍的老薛头。他背着手让我给他拍一张,我说你这得加个道具。于是我就把Leica镜头盖塞他眼镜里了。哈哈,有点尼克弗瑞的意思。

明天就是年初五了,想念去年来爱丁堡看望我的老薛头,以及老薛头带的烧鸭,还有我们作的打油诗:

谢非城外老薛头,

红掌乘风北地游。

金银财宝不相换,

飞黄腾达莫强求。

无须更进一杯酒,

山海关外故人眸。


Miss。Y's日常幻想

【及影】Lost in Sheffield

【食用说明】

1.这是作为及我党(坚定!)的笔者第一篇及影文,鉴于用意不良,很可能造成食用效果不佳的后果(正色);

2.从去谢大读书到回国家里蹲,到再就业,这篇一直就放在我的草稿箱里不见天日,原本是2017年给学长的生贺,居然拖到现在……我对不起学长啊!!!!

3.本篇及川视角为主,私设影山大一,及川学长大三在谢大交流学习,虽然打了及影tag,但口味极其清淡,祝食用愉快。



【Sheffield,虽然与你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我也真实地感受过你的脉搏和呼吸,感谢相遇。】


——————【我不要肺炎,我还要回帝都和小哥哥谈恋爱呢!】——————————


及川在Line...

【食用说明】

1.这是作为及我党(坚定!)的笔者第一篇及影文,鉴于用意不良,很可能造成食用效果不佳的后果(正色);

2.从去谢大读书到回国家里蹲,到再就业,这篇一直就放在我的草稿箱里不见天日,原本是2017年给学长的生贺,居然拖到现在……我对不起学长啊!!!!

3.本篇及川视角为主,私设影山大一,及川学长大三在谢大交流学习,虽然打了及影tag,但口味极其清淡,祝食用愉快。

 


【Sheffield,虽然与你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我也真实地感受过你的脉搏和呼吸,感谢相遇。】


——————【我不要肺炎,我还要回帝都和小哥哥谈恋爱呢!】——————————


及川在Line上收到影山的短讯时,是和女朋友分手后的第三天。


——这个人难道是天煞孤星吗?


哪怕手机屏幕上显示他们上一次联系的时间是在半年前,及川还是将自己近日的糟糕运气归咎于万里之外的臭屁后辈身上。


“及川学长,这周六我要去S市,参加大学组织的游学活动,会在那边停留一周。”


——所以呢?然后呢?


及川盯着手机足足五秒后,那股上司般的“通知语气”,促使他迅速在脑海里搜寻起影山令自己不爽的瞬间。


——清晰得可怕。


于是,在后来的三秒钟内,及川先生因无法理解自己对近两年没见面的臭屁后辈的记忆,竟会清晰到表情和神态,感到无比震惊。


“请问您现在课业忙吗,是不是也在放假呢?”


在及川愣神的时候,另一条讯息传了过来,也许是看到信息“已读”却没有得到回应,这条看起来十分礼貌的问句里藏了几分焦躁。

他自然是知道影山的,那样一个单细胞笨蛋,即使在乌野学到了一些与人相处的技巧,并且开始尝试委婉地表达想法,却依然难掩字里行间的笨拙。


“航班发给我,这段时间有空。”

“嘀——”


第三条讯息比之前的两条发来得更快,简直像是早就复制粘贴好了。


及川在笔记本电脑上核对着航班信息,看了一下当天的天气情况,推掉了原本安排在前一天晚上的Party,打电话找朋友借了车。



————————【段落分割线】————————


周六下午四点,及川如约来到朋友公寓楼下,接过车钥匙,热情的意大利小伙儿吹着口哨,高呼“为了Bella!”他笑着附和几句,匆忙转身。


——分手这件事,他还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并非他没有勇气去正视“被甩了”这个事实,而是因为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想明白被甩的原因——和高中时无比相似。


那段恋情开始于半年前的圣诞节,对方是一个来自东京的女孩。

女孩很漂亮,性格也很好。本来就不擅长拒绝异性的及川先生,在灯火流转,白雪初覆的平安夜,接受了女孩的表白。一切都挺顺理成章的——气氛,时机,刚刚好。


人气很高的及川先生,从中学时代起就不乏异性的青睐。但是,每段恋情无一不走向失败的结局。


“总觉得彻君并不想谈恋爱,给人的感觉很冷漠啊。”


——还真是毫不留情的评价啊……


再次想到女孩说的这句话,及川的思绪仍会停顿一下。在他的概念里,“冷漠”一词可是和自己完全搭不上边的,但不管怎样否认,他还是无法为自己彼时一瞬的心虚找出一个具有说服力的理由。


陷入失恋痛苦的及川先生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和神采,整个人都有些萎靡不振。本来他想靠参加Party麻痹自己,没想到将他从萎靡状态“拯救”的却是“天降灾星”。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以毒攻毒”吧……


只是,不管及川为“影山的突然到来”赋予了怎样的含义,由此又生出多少对臭屁后辈的不满和抱怨……笼罩在他身上的失恋阴霾都已被不断驶向目的地的车轮碾碎了。


——————【段落分割线】————————————


在曼彻斯特机场接到影山的时候,及川感到一秒的恍惚。

仔细想来,他与影山已经近两年没有见面了。不过,倒不至于因此感到陌生,毕竟影山的每一场比赛他都有看。如今,“本尊”就出现在眼前,背着半人高的运动袋,顶着一张仿佛被人欠了八百万的臭脸。


“你好像长高一点了——”


——及川先生准备了一个小时的华丽丽开场白怎么突然就变成老人家的俗套问候了?!


及川欲哭无泪,却只能继续保持镇定,就差凹一个潇洒的造型唬一下影山了。

接着,视线几乎与他持平的后辈,认真地点了下头,“是长高了一些。”


“……我们去停车场吧,我开了车。”

“好。”


及川想,他或许应该有点前辈的样子,详细询问一下影山到S市参加的游学活动是什么,问问他旅途是否疲劳,问问他进入大学后,排球训练还有没有在定期进行……但不知为何,这些本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问句,面对影山的时候,他怎么也问不出。


车行驶在不算宽敞的高速公路上,及川视线的余光里盛满了绿色,和几抹突兀的黑色。


——他在想些什么呢?

——作为观光客,好歹也要感叹下这里景色真美吧?


尽管车厢内弥漫着沉默的尴尬,但以及川的立场来说,实在无法责怪影山。两人寥寥几次独处,一般都是他更“聒噪”一些,再说这后辈一说话就少有不让他生气的时候。

最终,还是及川先开了口。


“晚上想去吃什么——”


虽然看不到少年的表情,及川也能猜到影山的眼睛肯定亮了起来,就像每次在坂下商店门口遇到他时一样。


“没有猪肉咖喱温泉蛋。”

“也没有包子。”


料定影山一定会说这些的及川提前封死了选项,果然,影山张到一半的嘴又缓缓合上。

及川憋住笑,考虑到影山可能不太适应这边的饮食,提出去日料店的建议。

影山表示赞成,及川却对于后辈表现得过于“乖巧”而感到别扭。



回到市区的时候,下起了雨。餐厅内的音乐轻缓,由于下雨,来往的顾客并不算多。

影山的食量很大,在及川说“随便吃”之后,真的就在埋头吃饭。

及川托着下巴,不理会不远处“狼吞虎咽”的后辈,飘向窗外的视线有些漫不经心。


——真是个排球笨蛋。


及川不否认这句评价也包括自己。这或许是当他意识到自己与影山之间,一旦脱离了“排球”这个话题,就无话可说的窘态后,最诚实的反馈。

他是该问问影山近期的状况如何,有没有遇到强大的对手,有没有受挫——哪怕这些信息他早就熟知。


——不想问,不想聊“排球”,不想让臭屁后辈发现自己对他的关注。


当及川仍未消解掉心中莫名的纠结时,影山已双手合十,“及川学长,我吃完了。”言罢就去掏运动包里的钱包。

及川没打算让影山付饭钱,但见他这么积极,心说算你这个饭桶还有点良心;然而,当影山拿着几张日元“大钞”和服务员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他十分后悔没有早点拦住影山。


——————————【段落分割线】——————————————


“所以为什么一定要去我宿舍住???”

“……”

“你们学校没有给学生安排住宿吗?”

“……”


半小时后发生的一件事让及川认定这个后辈与两年前并没有什么不同——本来想开车载影山去住处,结果这个笨蛋后辈极其郑重其事地提出留宿他宿舍的请求——真令人火大!

及川之所以极其反对这个提议,倒不是他真的对影山厌恶到无法与其共处一室的地步,而是前几天因失恋过于颓废,现在宿舍乱得简直没眼看,他可不能被影山看了笑话。

显然,影山完全无法理解及川气急败坏的理由,几轮追问后,只剩沉默以对。


“哼,才不要管你,笨蛋飞雄!”及川把影山丢在路边,驱车而去,然而车开出两百米远,又掉头开了回来。


此时雨还没有停,少年站在蒙蒙细雨中,岿然不动,像一尊阴森森的雕像。

最终,他们在市中心的一处酒店投宿,标准双人间,房费AA。


经次一遭,及川多少感到了一些不对劲——这个既笨又天才的后辈,若是有什么不擅长的事,那说谎必然是其中之一。考虑到对方刚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便是身体素质极好,也难免疲惫,他没有立刻抓住影山问个明白。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及川洗漱完毕后就瘫倒在床上,反倒是影山更磨蹭一些。

酒店的环境就性价比来说,还是极其超值的,但不知是不是影山存在于这个空间的缘故,明明远在异乡,他却像是回到了某个高中排球队合宿的晚上。


——不知道笨蛋会不会需要倒时差……


灯光熄灭,厚重的窗帘阻隔雨声,当听到影山平稳的呼吸声后,及川才笑自己的担心太过多余。



时间流向凌晨,当指针划过12——

及川从半睡半醒的状态中猛然惊醒。


模糊视线中突然出现的巨大阴影令他迅速摆出防卫状态。


“及川学长——”

黑影说话了。

“飞……飞雄?????”

下一秒,白光从床下打到了黑影上,黑影脸色惨白,面容可怖。

“祝您生日快乐。”


“啊———!!!!!!”


被后辈的祝福吓得半死的及川先生,差点把已经忘掉的生日过成了忌日。


——————【段落分割线】——————————


清晨,及川的脸色有点差,“罪魁祸首”却在补了一大觉后精神饱满。


“你不用和其他同学汇合吗,带队老师呢?”

以及川目前的精神状态,他确实恨不得将对方打发走,自己回宿舍好好补一觉。

然而影山停顿了好久,最后只没啥底气地吐了一句,“老师说可以自由活动。”


——这算哪门子游学?不给学生安排住宿,甚至连学生都不管了???


槽点太多,及川不知该如何吐起,见影山用不亚于向他求教托球建议时的眼神死死盯着自己,他全然没有了“拍照调戏”的兴致,不消片刻工夫,便败下阵来。


S市不算大,从及川的宿舍到S市中心,走路也只需半个小时。他们把车还掉后,就沿着电车轨道闲逛。

行至大教堂的时候,又下起了雨。

影山很快躲到了电车站的等候区,看到及川还在慢悠悠地溜达,不禁感到奇怪。

“及川学长吗,您不躲雨吗?”

“你哪懂,淋雨才是融入本土的做法。”


这倒不是及川瞎编,初到S市的时候,他也是一下雨就撑伞,结果发现这脾气不定的雨实在太过折腾人,而大街上鲜少有年轻人撑伞,尤其是在气温转暖的夏季。


淋雨,似乎是这个国度的人,与自然亲近的特殊方式。


“哦——”影山应了一声,从等候区走了出来。

“你干什么?”

“淋雨。”

“……”


不知为何,在S市生活的这段时间,养成的各种习惯,一旦和影山扯上关系,就会变得毫无美感。


——或许影山飞雄这个名字,本就与“情调”两字无关吧。


及川看着少年蹲在广场的石板上,笨拙地喂着鸽子,活像一只企图混入其中的孤鸦。

但他知道的,影山早就不再是孤鸦。


即便已经从乌野毕业,他也不会缺少同行的人。


而他,无敌帅气无敌厉害的及川先生,能做的或许只是将笨蛋后辈送回该去的地方,不动声色地抹掉自他出现在面前就不够安分的心思。


“飞雄,你还打算在S市逗留多久,L市飞东京的航班今晚就该起飞了吧?”及川将今早岩泉发给他的邮件举到了影山面前,内容是关于影山所在大学的暑期游学安排,“如果不赶回去,会被学校记处分的。”


影山站起身,面露窘色,像极了做错事被发现而不知所措的小孩,半晌,才猛地90度鞠躬,“及川学长,对不起!”


————————【段落分割线】——————————


直到去到S市火车站的候车区,影山也没有讲出一个能令及川信服的理由——关于他为何冒着被记处分的风险,非要跑到S市。


“及川学长应该很喜欢这里吧——”

“你连假期都不回国……”

“所以我想来看看——”


影山的说辞多少还是让及川有些“措手不及”的,毕竟在他的概念里,很难将影山与任何情绪化的内容联系在一起。

何况,他对S市,实在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假期不回国,仅仅是因为在这边的课余生活过于丰富,比如忙着谈恋爱。


——这个家伙果然是在瞧不起我吗?以为把锅推到我身上,就能蒙混过关???


然而,影山还是成功“蒙混过关”了,特别是当影山煞有介事地说要送他生日礼物的时候。


影山在他的运动包里掏了好久,才掏出了一个类似钥匙扣的东西。

及川不由得松了口气,想着要是影山从包里掏出一个发霉的肉包,他一定会拔腿就跑。

然而下一刻,他嫌弃地把钥匙扣塞回影山手里。


“咿——小飞雄,你干嘛送我你的照片啊,好恶心!!!”


钥匙扣上挂着一个小相框,里面有一张照片,准确的说,那并不是影山的照片,而是乌野第一次战胜青城后的合照。


“这个,我也有!”言罢,影山从背包里掏出另一个同款钥匙扣。


“啊啊啊啊,变态,变态飞雄!你干嘛拿我照片,而且表情还那么狰狞!”


影山钥匙扣的照片,是及川的一张单人照,应该是乌野和青城第一次正式交手时拍的。


“因为我要时时提醒自己,如果松懈,就会被前辈超越!”


——哈?

及川的表情有了一瞬的停滞,思考着有没有影山在说胡话的可能性,判断着对方是不是想讽刺自己,最终在得出“影山这种单细胞生物肯定不会这般复杂的语言技巧”后,表情终于恢复了正常。


“所以也请学长不要松懈,如果你松懈,就会被我超过去的!”


及川最终还是将那句“不是已经超过了吗”的反驳咽回了肚子,糊里糊涂地收下了影山的生日礼物。

少年渐远的背影,最终消失在站台的入口。


——这家伙,怎么不到两天工夫,好像就又长高了一点。



————————【段落分割线】——————————


那天之后,及川去体育馆的次数变多了,暑假结束后,他加入了向他发送了多次邀请的排球部,在校际赛中,协助S大摘得冠军桂冠。 

而更多的课余时间,他都会带着相机在S市闲逛,似是要在所剩不多的交流时间里,将这个城市的一颦一笑都记录下来。


真的有人会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吗?

一如《迷失东京》中的那对失意孤独的男女,把爱情写做诗歌,镌刻在车水马龙的街道,写进酒吧门口的炫目霓虹,和着恋人的细碎耳语吟诵。


浪漫到失真。


或许,浪漫和真实原本就是无法调和的。好比异性总是对他怀有关乎温柔与浪漫的期待,但及川彻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者。


浪漫会模糊掉真实,在一个不清晰的世界,人会迷失。


对方明明是那样一个完全不可爱又笨拙的人,可一旦想起,漾在他心底的感情又会像窗外即将没过山尖的云,大朵大朵地聚在一起,压向大地,颇有风雨欲来的气势,却仍未找到倾盆而落的时机。


是因为他出现在自己的失恋低落期?

是因为他乡遇故人生出的亲切?

是因为他的生日祝福显得那么不可思议……


又或者,是因为这座城市过于缠绵的雨柔软了少年的棱角和轮廓,间歇探出的日光偏又落在他的眉间。于是,那双总是写满倔强的眸子里,忽然多了几分更加清澈的颜色,像雨后的晴空,蓝得令人心醉。


无论那份不会轻易提起的情愫因何而生,及川彻觉得,现在的自己确实比以前更爱这座城市了。

爱她教堂前慵懒散步的白鸽,爱她从市郊缓缓驶来的电车,爱她一眼望到尽头的街道和不算拥挤的巷口……就连那恼人的雨和骤冷的气温,也因流转的记忆多了几分暖意与感伤。

 

那个沉淀在及川心底,不知在何时被暧昧包裹起的世界,经过雨水的冲刷,逐渐变得清晰了。

所以,他并不会迷茫。

他知道自己是爱着这座城市的,她的脉搏,她的呼吸都曾无比深刻地打动着他。

但是,他更爱的是有那个人在的地方。

那里也许是一座城,也许是一所学校——

也许,只是一个球场。


————————【END】————————————


QIQIQIQI

这里是2019的,大半夜思考人生的我哦

这里是2019的,大半夜思考人生的我哦


口菇
“难道主人终于意识到自己属于大...

“难道主人终于意识到自己属于大型不可燃垃圾的一种,良心发现想让我处理一下…什么的—开玩笑的,请稍等,我去泡茶。”
是列表点的谢菲尔德

“难道主人终于意识到自己属于大型不可燃垃圾的一种,良心发现想让我处理一下…什么的—开玩笑的,请稍等,我去泡茶。”
是列表点的谢菲尔德

鸽手茶悦

画了要给基友定做生日礼物(钥匙扣)的企业和自己老婆(被群殴)谢菲,我枯了我怎么这么辣鸡

画了要给基友定做生日礼物(钥匙扣)的企业和自己老婆(被群殴)谢菲,我枯了我怎么这么辣鸡

Ivan Young
Be happier with...

Be happier with my friends.
23rd April 2018

Be happier with my friends.
23rd April 2018

Ivan Young
Let's have a di...

Let's have a dinner.
22nd April 2018

Let's have a dinner.
22nd April 2018

Ivan Young

Traditional English breakfast
19th April 2018

Traditional English breakfast
19th April 2018

砂糖橘兔

碧蓝航线,涂鸦集合,习作为主。。

我知道长岛那句日文写错了!别说了呜呜


碧蓝航线,涂鸦集合,习作为主。。

我知道长岛那句日文写错了!别说了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