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谢行逸

52020浏览    1303参与
星辰般若

【步夜X世子】救赎(49)认识一下,苍阳谢行逸

“念归……寓义很好,认识一下,苍阳谢行逸,旧时王谢的谢,森林隐逸的逸”


我愣住了,若说哥哥的笑容是不染尘俗中的温和,那谢行逸,就是红尘难度中的惑人


我一开始就想到,若那双绯红的双眸不是染满痛楚悲凉,而是染满笑意,那定是和他的模样一样,妖冶惑人!

                       ——救赎

🌸柿子失忆,以前叫花枝山,现在叫念归,小名阿枝...

“念归……寓义很好,认识一下,苍阳谢行逸,旧时王谢的谢,森林隐逸的逸”


我愣住了,若说哥哥的笑容是不染尘俗中的温和,那谢行逸,就是红尘难度中的惑人


我一开始就想到,若那双绯红的双眸不是染满痛楚悲凉,而是染满笑意,那定是和他的模样一样,妖冶惑人!

                       ——救赎

🌸柿子失忆,以前叫花枝山,现在叫念归,小名阿枝

🌸本篇出场小谢,因为最后结局一定是步世,所以打上步世标签




随着房门轻响着被关上,我终于挣脱了他的禁锢,踉跄着后退,他想拉我一把,未料又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手肘撑在桌案上,看到那张近在咫尺的妖冶脸庞,感觉冷干的空气都烧得稀薄


屋内,只有彼此的呼吸声此起彼伏,交缠缱绻出暧昧的气息


心下的忍耐己到极限,耳根悄悄的染上一抹红,咬牙切齿的忍住把他按在桌案上大战三百回合,心底跟明镜似的,连他攥着自己手腕都挣脱不开,搞不好下场就是被他摁在桌案上摩擦


真是人不可貌相,看着弱不禁风的病弱美人样,却……


咽下一口气,深呼吸一下,最终,还是用膝盖轻轻地顶了顶他的腰侧,强颜欢笑,语气抑制不住的不满


“你压到我了!”


美人一声轻笑,不急不缓的靠近,越来越近,直到几乎咬着我耳根,一字一句,每个字都染满暧昧不明


“阿枝…想起来了吗?”


他的呼吸灼热,尽数洒在耳边,手肘已经隐隐作痛,我坚持不住,放弃挣扎,摆烂似的躺在桌案上,看着他双眸中倒映出自己的模样,默然无言


此刻的脑子乱成一团,他怎么知道我的小名?


我努力在脑海中回想他的身影,他的五官那么陌生,可又那么出众,几番回想,我很肯定,印象中我根本没见过对方


“我……”我张了张口,把“我真的不认识你”给咽了下去,这种欲盖弥彰的话语只会让对方更加误会


“什么?”他的指尖顺着我的脸侧一路下滑,直到挑开我身上狐裘的领口缎带,身上一凉,我一把抓住他的手,以防下一步被他脱光


这美人怎么会有这种恶趣味?


他绯红的双眸尽是调侃,忍着给他一脚的冲动,唇角狠狠一抽,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又可怜巴巴的道


“我失忆了”


自己能明显感觉到身上之人的情绪,从怔然,到不可置信,到现在的震惊


“你……”他喉结上下滚动,一脸震惊,我趁着他震惊的功夫脚底抹油的想溜,却不想在他反应过来时,一把拉住我的手,然后才逃了两步路的我一个趔趄,下意识的就抱住了他的腰


真细啊……和哥哥一比,有过之不及


啊!不对,为什么我想到的是这个?


啧,看来最近美人图看多了,看得我都出毛病了


起初他身子有些僵硬,最后反攻为主,鼻尖的银杏清香更甚,我眼睛微睁,可他扣住了我的腰想动却又动弹不得


啊!美色误人!


此刻我的内心如万马奔腾,后悔不已,如果没有贪恋美色,可能现在已经逃之夭夭了!


在被迫的情况下搂着美人细腰的我,感觉好像也不亏?


“放开!”


内心万马奔腾,面子可不能万马奔腾,我极为冷淡的想推开他,可他的手和紧锢咒一样,钳住了一般,过多的挣扎只会加剧腰上的疼痛,我暗骂一声,抬头望向他那似笑非笑的脸


至于为什么要抬头,因为这个美人比我高半截,这就是为什么被他压在桌案上我还要考虑会不会玩火自焚的原因


“笑什么!我腰被你搞疼死了!我真的不认识你……”


说着说着,心里渐渐委屈起来,连带着整个人都不好了,冷淡的神色绷不住了,满是委屈


不得不说,这招对于他这种不可貌相的人来说,的确管用


他当即松开了我,我退出十步之遥,与他“遥遥相望”,或说面面相觑


“你是……”


沉默的气氛终于被打破,他没说完整句话,我听都不听的就告诉他


“我是念归!念归!念君何时归的那个‘念归’   !”


他一怔,随即一笑,笑的恣意,与刚开始见到我那痛楚悲凉截然不同,现在的他,更多的是无奈和欢喜


“念归……寓义很好,认识一下,苍阳谢行逸,旧时王谢的谢,森林隐逸的逸”


我愣住了,若说哥哥的笑容是不染尘俗中的温和,那谢行逸,就是红尘难度中的惑人


我一开始就想到,若那双绯红的双眸不是染满痛楚悲凉,而是染满笑意,那定是和他的模样一样,妖冶惑人!










—————————————————————


@秀逗的阳光 

@九辞 你们的饭到了


为什么没有以前更的多?因为是我是按文章情节来定,如果长长的一篇文章没有段落,那看得就有点没有意义


官方设定小谢身高176,所以我设定的柿子身高是171,比步夜矮一个头,哈哈,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步夜摸摸柿子的头时候那种场面


我比较喜欢相差9cm的身高差😄



欧皇西柚柚
苍阳十八剪 我好爱谢老板!

苍阳十八剪


我好爱谢老板!

苍阳十八剪


我好爱谢老板!

俞笙

谢世

小学生文笔。


私设众多。


不喜勿入。


我流世子花毓逯轩字泽羽。


花毓逯轩醒时,身旁已经连余温都没有了。想必是早早起身去了无心苑。


他揉着酸疼的腰缓缓起身穿衣,一时心血潮来打开了窗子,看向窗外。


窗外飘着雪花,天气阴沉沉的,根本看不出现在是什么时辰。


“下雪了啊……”


“今年除夕的雪下的可真早啊。”


他想起认识谢老板时也是除夕,只不过没有下雪罢了。


花毓逯轩正在愣神时,屋外传来了谢流声的声音。


“夫人,您起了吗?”


“起了,你进来吧。”


谢流声进来,看到已经穿戴整齐、站在窗边的花毓逯轩时愣了一下,很快便恢复如常。...

小学生文笔。


私设众多。


不喜勿入。


我流世子花毓逯轩字泽羽。



花毓逯轩醒时,身旁已经连余温都没有了。想必是早早起身去了无心苑。


他揉着酸疼的腰缓缓起身穿衣,一时心血潮来打开了窗子,看向窗外。


窗外飘着雪花,天气阴沉沉的,根本看不出现在是什么时辰。


“下雪了啊……”


“今年除夕的雪下的可真早啊。”


他想起认识谢老板时也是除夕,只不过没有下雪罢了。


花毓逯轩正在愣神时,屋外传来了谢流声的声音。


“夫人,您起了吗?”


“起了,你进来吧。”


谢流声进来,看到已经穿戴整齐、站在窗边的花毓逯轩时愣了一下,很快便恢复如常。


“夫人,我来为您束发。”


“好。”


花毓逯轩身上还有些不适感,就没有反对。


谢流声为花毓逯轩束发时,我们的花世子却一脸复杂的看着谢行逸的那面巨大而精美的镜子。


收拾好后,花毓逯轩问谢流声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谢流声答将近午时了。


花毓逯轩:……


咔嚓一声,筷子断了。


花毓逯轩:“家主应当还未用过午膳吧?”


谢流声:“……是。”


花毓逯轩站起来,看着无心苑的方向咬牙切齿的道:“走!我们去给家主送、午、膳!”


谢流声:“是。”


谢流声:家主,您自求多福吧。


到了无心苑门口,花毓逯轩和谢流声分开走,谢流声从正门进去。而我们的花世子当然是努力无视身体上的不适感去“重操旧业”了。


………………



无心苑后门。


花毓逯轩熟练的翻上墙头,低头就和站在墙边的谢行逸面面相觑。


花毓逯轩察觉到不对劲。


“您这是准备上哪去啊?”


谢行逸看着他,轻笑一声。


“泽羽误会了,我不过是看外面下了雪,出来看看。”


泽羽是花家世子的字。


花毓逯轩想到他家谢老板畏热的毛病,心中已经信了大半。



未完待续。











星辰般若

【步夜X世子】救赎(48)你还活着!!!

毕竟人家长得那么好看,要温柔对待美人,谁料他张口就来


“你还活着!!??”


“………”我抬头看天,天还没黑,虽然我肤色稍比正常人要白,是近乎白雪的苍白,但不至于在青天白日之下,被认成鬼


大白天尽说晦气话

                                ...

毕竟人家长得那么好看,要温柔对待美人,谁料他张口就来


“你还活着!!??”


“………”我抬头看天,天还没黑,虽然我肤色稍比正常人要白,是近乎白雪的苍白,但不至于在青天白日之下,被认成鬼


大白天尽说晦气话

                                 ——救赎


🌸本篇出场小谢🌸柿子失忆🌸微糖

🌸最后的是中心!🌸因为结局会是步世,所以打着步世的标签



承永十八年的除夕冬雪,似乎比往年的寒冷,苍穹茫茫,大雪纷飞,冷风肆虐


毛绒雪白的狐裘把自己裹在风雪中,我穿着毛绒绒一大团,可是身子还是凉的怕人,拭了拭额边因剧烈的骨痛而滚落的冷汗,心中不免感慨这失足摔下悬崖的后遗症也真够自己受的


站在茫茫人海中,有些迷茫,我环顾四周,全是我不认识的陌生面孔


是的,我和哥哥走散了


此行苍阳,本来是奔着苍阳守岁宴而来,却不曾想除夕过节之人竟如此之多,和南塘除夕人数有过之而不及


我天生就是个路痴,在南塘时东南西北我都分不清,更何况是这从未来过的苍阳?


“哎呀我去!”我被撞得踉跄了几步,手上的绸伞差点拿不稳


“对不起啊小兄弟,撞到你了”


面前陌生的男子连连道歉,手中的宣传单也飘飞几张落地,我摇摇头,示意无事,然后忍着痛意捡起来,递给他


宣传单底面杏黄,标题的最顶端赫然写着“无心苑华裳会”


瞧出我是第一次来苍阳,这位当地人很热情的介绍起苍阳除夕的人土风情


“小兄弟,第一次来苍阳吧”


我点点头,刚想开口询问苍阳的巡抚衙门怎么走,结果不曾想这位苍阳大哥是个性热烈,性子也急,不等我开口直接滔滔不绝的开讲


“哎呀小兄弟你不知道吧,苍阳每年除夕都会有无心苑的华裳会,那个无心苑苑主所出的衣服那可是……”


后面的话我没听,因为我不关心什么无心苑,还有什么华裳会,我不喜欢凑这种热闹,默默的听了他一席话,终于有了关键词


“无心苑就在苍阳巡抚衙门对面不远处,小兄弟要不……”


“多谢”我淡淡道谢,然后作了一揖,和这茫茫飞雪一样,消失在茫茫人海


毕竟陌生人还是不要多说话


…………



那个陌生男子露出了诡异的笑意,也只是一瞬,就把手中的一小摞传单塞入袖子,环顾四周,确定无人关注,转身入了一个暗巷,然后脱下了一身黑衣,露出来的,亦是黑衣


“主上!”他单膝跪地,恭敬地唤着面前神秘的男人


面前的人戴了面具,一身暗色玄衣隐匿在暗处,似这暗巷之中的暗影,随时可隐


“如何?”


“一切如主上所料,鱼儿己上钩”


他露出了一丝冷笑,比这刺骨的风雪更让人不寒而栗


“很好!”




………………


我绕了半天,无心苑是绕到了,但周围没有那个陌生人所说的巡抚衙门


天色欲发黯淡,仰头看着灰蒙的苍穹,落在手上的雪花渐渐融化,刺骨的痛意将我飘离的思绪渐渐拉回,双手缩到袖子里,隔着袖子握住伞柄,面前依旧是那个金字牌匾:“无心苑”


淡淡的瞥了一眼,似乎是有那么一点那个陌生人所说的奢华而不俗,华美而不虚



绕了这么多弯子,乍还绕到这来了?


心里嘀咕着,一道焦急难耐的呼喊声划破了人群的熙攘声


“枝山!!!”


反正叫得不是我,还是回客栈问问店小二怎么走吧


还没走两步,一道生硬的力度攥住了我的手腕,本就骨痛难以忍受,被这一拉,直接把我疼得想骂人


抬眸那一瞬,惊住了


面前的男子肤色白皙,一头银发随意绾起,水红色的衣袍松垮的披在身上,有几分妖冶惑人


惊的不是他那惑人妖冶的貌美,也不是他那弱柳扶风的病美人气质,而是……


他那衣袍上的点缀着的银杏金饰


银杏………


头脑有点发蒙,似乎在哪见过……


梦里的大火里……


还没来得及深思一瞬,就落入了一个陌生的怀抱,鼻尖萦绕着他身上的银杏清香,很好闻,似秋季躺在银杏树下的那抹清香,似松香裹着银杏,萦绕在鼻尖


我怔然一瞬,嘈杂交织的人群望着我们,众目睽睽,很不舒服,我推开他,他松开了我,却死死地攥着我的手腕,忍着手腕上骤然加剧的痛意,试图和他讲道理


毕竟人家长得那么好看,要温柔对待美人,谁料他张口就来


“你还活着!!??”


“………”我抬头看天,天还没黑,虽然我肤色稍比正常人要白,是近乎白雪的苍白,但不至于在青天白日之下,被认成鬼


大白天尽说晦气话


“内个…”我顿了顿,想来这位病弱美人把自己错认成了故人,解释道:“这位…公子,你认错人了”


试图挣脱,可他的力道丝毫不减,挣扎除了加剧手腕处的疼痛,毫无作用


这美人看得弱不禁风的样,和病弱完全搭不上边!!!


“你…不记得我了?”美人似乎很伤心,那双绯红的眸子染满悲伤,眉宇微蹙,就差眼泪汪汪,就可惑人全心


啊,不对,关注点跑偏了,我根本没见过这个人啊!


“真的,你认错人了…”我试图解释,想起什么似的,脱口而出,“我叫念归,不叫枝山!”


美人一怔,但很快反应过来,手腕上的力道微松,我使劲挣脱,还没跨出一步,又给他拎了回来,那一瞬间,想着早知道从武就好了……


…………


我和他面面相觑,气氛一度尴尬,直到一道略显青涩的声音打破尴尬


“家主,你怎么……”


我和他同时转身,就看到了一张见鬼的表情


那个少年身着红衣,面目与这不讲理的病弱美人有几分相似,只有一头青丝与他不一样


“你,你还活着???”


少年瞪大了眼睛,与他不同,多的是惊异诧然,不可置信,少的是他深深的痛楚和悲伤


“流声”,美人声音微沉,打断了他,将我一拉,挡在我面前,“今日华裳会由你来主持吧,我有客人”














————————————————————


提醒:那个神秘人是暗斋领斋,为什么不是程筠?因为默认程先生没了


这个是铺垫~


最近写刀写得我都心疼,决定不刀小谢,把最甜的留给小谢!刀留给步夜哈哈(ಡωಡ)hiahiahia


毕竟把柿子的终身都给步夜了,所以把糖全给小谢!


@九辞 

@秀逗的阳光 你们的饭到了!







玖姮璃蒲

谢老板不愧是第一个让我一见终情的人……

谢老板不愧是第一个让我一见终情的人……

翡陶
“我深知得脱樊笼,并非易事。...

        “我深知得脱樊笼,并非易事。人世因果万千,唯独造化弄

       只愿郡主心似飞鸟,啸傲风月。天高地广,皆可一览怀中

       这是我没能拥有的男人呐(๑•́ωก̀๑)

       此为官方传记回信。

        “我深知得脱樊笼,并非易事。人世因果万千,唯独造化弄

       只愿郡主心似飞鸟,啸傲风月。天高地广,皆可一览怀中

       这是我没能拥有的男人呐(๑•́ωก̀๑)

       此为官方传记回信。

YD

【花亦山】当我用f5的语气跟我妈说话

宣望钧篇

玉泽篇和文司宥篇已经有了,后续会有其他人哒!)

图个开心就好,期待点赞和评论鸭

彩蛋解锁谢老板

OK GO!

----------------------------------------------


炎热的夏天清晨,我披上玄色的床单,抽出尘封已久的桃木剑,腰间佩戴一块玉佩(也许是玻璃),5点起床在阳台上舞剑。

妈:“呦,干什么这是,不容易啊起这么早,要当女侠吗,你的江湖话本我给你收了。”

我(因为话本被收心在滴血强装镇定):“王,本就当为民舍生!”

妈:“还王,顶多是个王八,演戏演上瘾了?”

我(一把搂过妈妈纤细的腰肢):“这天下盛景...

宣望钧篇

玉泽篇和文司宥篇已经有了,后续会有其他人哒!)

图个开心就好,期待点赞和评论鸭

彩蛋解锁谢老板

OK GO!

----------------------------------------------

 

炎热的夏天清晨,我披上玄色的床单,抽出尘封已久的桃木剑,腰间佩戴一块玉佩(也许是玻璃),5点起床在阳台上舞剑。

妈:“呦,干什么这是,不容易啊起这么早,要当女侠吗,你的江湖话本我给你收了。”

我(因为话本被收心在滴血强装镇定):“王,本就当为民舍生!”

妈:“还王,顶多是个王八,演戏演上瘾了?”

我(一把搂过妈妈纤细的腰肢):“这天下盛景,我只愿与你共赏~”

妈:“说得很好,现在,滚去写作业”

我:“咳,母亲,慎言。”


妈妈在我写作业的时候送了水果进来

我:“谢谢,但我不缺这些”

妈:“我说你缺你就缺”

我:“我身边的人向来都是有目的的,只有你不同”

妈:“我也有目的,我要你考个好学校”

我:“你也知道我生活在什么地方,身边能信的除了爸爸,也就只有你了”

妈:“你生活在什么地方,狼窝吗还是虎穴呀,神神叨叨的”

我:“知彼知己者,百战不殆”

妈:“你倒是提醒我了,来,考考你昨天的古文”

我:“如今,唯有碎玉以求全!”(作势一头撞向墙)

妈:“干什么干什么,行了今天不考了,明天,明天好吧”

解落三秋叶

【花亦山乙女向】听说您又加推了是吗

·文司宥/宣望钧/季元启


·摸个短打复健一下


·彩蛋是谢行逸


-


「文司宥」


文司宥向来是个基于现实依据的人。发现你又加推大概是因为这个月家里的开支突然蹭蹭地上涨。


“我没有,你别乱说。”


被他问了一句,你严肃地开始狡辩起来。


“我没有加推,也没有拿你的钱去养新男人。”


文司宥蓦地轻笑了一声,缓缓扬唇道:“可是夫人,我还没开始问呢。”


“啊,是吗。”你摆了摆手,“那你当没听见。啊呀都这个点了!我新老婆要直播了,我先下了,拜拜!”


呵,新老婆。


他无声地磨了磨后槽牙。


喜新厌旧......

·文司宥/宣望钧/季元启


·摸个短打复健一下


·彩蛋是谢行逸


-


「文司宥」


文司宥向来是个基于现实依据的人。发现你又加推大概是因为这个月家里的开支突然蹭蹭地上涨。


“我没有,你别乱说。”


被他问了一句,你严肃地开始狡辩起来。


“我没有加推,也没有拿你的钱去养新男人。”


文司宥蓦地轻笑了一声,缓缓扬唇道:“可是夫人,我还没开始问呢。”


“啊,是吗。”你摆了摆手,“那你当没听见。啊呀都这个点了!我新老婆要直播了,我先下了,拜拜!”


呵,新老婆。


他无声地磨了磨后槽牙。


喜新厌旧,还是要付出点代价才好。


-


「宣望钧」


宣望钧对你又加推的感想:猫猫委屈。


女人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昨天还口口声声说只爱他的,今天又对着新男人“妈妈爱你妈妈爱你”。


“师兄,你快看看我可爱的宝贝儿子!”


“嗯嗯,甚是可爱。”


你被他敷衍的态度给噎了一下,上上下下打量了宣望钧一会儿,弄得他老不自在。


“师兄你不会是吃醋了吧?”你没忍住笑了起来,“这是我儿子啦,别多想嘛。”


“咳咳。”宣望钧清了清嗓子,“师妹若是真想要,我们也可以生一个……”


你:……?


-


「季元启」


“你又喜欢上了哪个男人?”


“什么叫又!多不礼貌啊!”你不高兴地反驳道,“我明明对每一个都是认真的,我只是想给他们每个人一个家而已。”


季元启撅了噘嘴,小声嘀咕道:“小爷才不允许他们进我家。”


“没事,我可以出……”


察觉到你要说什么,修勾扑过来从后面抱住你,毛茸茸的头发蹭得你脖子痒,开口时像个蛮横的小孩。


“不许去!”


“我开玩笑的嘛,乖乖乖……”


顺毛顺毛,呼噜噜。

西星祈

论摆摊茶点被买光那些事

步夜你怎么回事?!不愧是你,除了你也没人能干出这种事。除了那个b🌚🌝


再看看我们家小谢!这么好这么温柔~你再看看你


看到步夜我人都傻了,就知道戏弄我!!

虽然我不介意多来点🥵

论摆摊茶点被买光那些事

步夜你怎么回事?!不愧是你,除了你也没人能干出这种事。除了那个b🌚🌝


再看看我们家小谢!这么好这么温柔~你再看看你


看到步夜我人都傻了,就知道戏弄我!!

虽然我不介意多来点🥵

千山芜Yanagi

“嘘,别出声”

小情侣贴贴!!王权之争版本了我还在为燃灯守岁落泪˃ʍ˂

上接我这张夜逸 


“嘘,别出声”

小情侣贴贴!!王权之争版本了我还在为燃灯守岁落泪˃ʍ˂

上接我这张夜逸 


 

珂露西亚废材

花亦山角色曲判词整理(实时更新)

☛自己做的一个收集整理,真的很喜欢每首角色曲简介里的判词,感觉是对每个角色的人生、信念、选择、结局都浓缩在几句话里,很有意境。

☛大家如果也对这些词句有些许感触,欢迎评论留言分享~


————分割线————


【宣望钧】

疏雨半生,信手画残笼。指尾残烛落,万灯皆明。


【季元启】

快意乘乐,灵透恣性。暗影不灭清烛灯,相逢一曲,半枕春风。


【凌晏如】

落子无悔,闭目无念。盛景江山向清晏,藏不住,三千白发绕青莲。


【文司宥】

星初转,千金算,浮世万千皆虚愿。利益易得,人心难断。


【玉泽】

狐语不识人心处,残月独照晴崖间。


【未央】

知音识曲,闻花解......

☛自己做的一个收集整理,真的很喜欢每首角色曲简介里的判词,感觉是对每个角色的人生、信念、选择、结局都浓缩在几句话里,很有意境。

☛大家如果也对这些词句有些许感触,欢迎评论留言分享~


————分割线————


【宣望钧】

疏雨半生,信手画残笼。指尾残烛落,万灯皆明。


【季元启】

快意乘乐,灵透恣性。暗影不灭清烛灯,相逢一曲,半枕春风。


【凌晏如】

落子无悔,闭目无念。盛景江山向清晏,藏不住,三千白发绕青莲。


【文司宥】

星初转,千金算,浮世万千皆虚愿。利益易得,人心难断。


【玉泽】

狐语不识人心处,残月独照晴崖间。


【未央】

知音识曲,闻花解语。玲珑巧思,皆付山水间。


【月怜】

珠帘摇曳,顾盼生姿。香雾空濛随风,尽在一笑中。


【了了】

山展千色,月映万川。若能幻色万千,便可心向无滞。


【星河】

妙手铸幻,星火映夜。幻作翩然飞鸟,肆意穿行云间。


【步夜】

银阙续昼饮苦寒,烟笼星斗,雪霁灯燃,慢转青瓷送夜晗。


【谢行逸】

半衾旧梦冻香寒,红绡藏雪,杏黄犹萦处,燕掠不剪。


【弋兰天】

松子南落,甘入幽篁困境,无故亦无妨。


【十四夜】

灼灼夜烧之影,妄言入宵。茫茫旧忆之囚,此身为月。

叶墨园

点❤️我❣️看💞白💝丝💛小💗猫💘咪💞直💖播🥵


(被殴打)

点❤️我❣️看💞白💝丝💛小💗猫💘咪💞直💖播🥵


(被殴打)

&.

郡主寻师记(小谢篇)

题外话:(怎么没有人写小谢,太不合理了,那我自己产还不行么,上学没什么时间写,估计一天写不完一篇了,本篇偏乙向,注意避雷哦~)

(华裳会的前段时间——)

谢行逸:催什么催,这不还没到时间么。

谢行逸:嗯?是你?

谢行逸:找我什么事?

谢行逸:想学制衣?为什么?

谢行逸:嗯,这样啊,那为何来找我?

谢行逸:(轻笑)算你有见识,不过···你没看到我很忙吗?

谢行逸:教你制衣可能会有灵感?嗯···勉强算是个理由吧。

谢行逸:嗯,我同意了,怎么?

谢行逸:你可会刺绣?

谢行逸:那便展示于我看看吧。...

题外话:(怎么没有人写小谢,太不合理了,那我自己产还不行么,上学没什么时间写,估计一天写不完一篇了,本篇偏乙向,注意避雷哦~)

(华裳会的前段时间——)

谢行逸:催什么催,这不还没到时间么。

谢行逸:嗯?是你?

谢行逸:找我什么事?

谢行逸:想学制衣?为什么?

谢行逸:嗯,这样啊,那为何来找我?

谢行逸:(轻笑)算你有见识,不过···你没看到我很忙吗?

谢行逸:教你制衣可能会有灵感?嗯···勉强算是个理由吧。

谢行逸:嗯,我同意了,怎么?

谢行逸:你可会刺绣?

谢行逸:那便展示于我看看吧。

(郡主简单绣了朵花)

谢行逸:噗···看来你女红也不怎么样。

谢行逸:所以才让我教啊?其实···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优点吧。

谢行逸:至于是什么优点,你到时自然会明白。

(谢行逸也随便绣了朵花)

谢行逸:不用这么夸张,学久了自然熟练。

谢行逸:确是没教过他人。你是第一个。

谢行逸:所以,好好学吧,我不教第二次。

谢行逸:谢家独门绝技?你也太高估自己了。

(郡主认真绣发发,谢行逸在一旁指点)

谢行逸:其实你可以尝试些新的,不必一直绣花。

谢行逸:花最简单?那你可就理解错了。

谢行逸:这花,自然也有难易之分。

谢行逸:银杏么···可以一试。

(郡主一个手抖正中手指头)

谢行逸:怎的这么不小心?

谢行逸:我吗?自然也是有的。

谢行逸:止血?就这样啊···

(谢行逸轻轻含住郡主受伤的手指)

谢行逸:怎么?不是止住了么。

谢行逸:还继续吗?

谢行逸:嗯,那继续吧。

(在谢行逸的教导下,郡主成功学会了怎样把银杏叶绣好)

谢行逸:好了,先这样吧。

谢行逸:你来找我我自然是有空的。

谢行逸:参加华裳会?好。

谢行逸:那到时,我可会关注你一些了。






细砂糖producer

【花亦山/all郡】采薇(第十二章)

*坠崖后正剧向,郡主第一人称视角,伪重生后游历四方;

*含all郡,情感不一。

*背景简介:郡主落崖,改头换面,更名采薇。


昨夜降了一场雪,清晨时窗外透过的光比前几日明亮些。我提着小小的包袱蹑手蹑脚地往后门走去,眼见要到门口,斗篷却被人轻轻扯住。

谢行逸吐着白气,一瞬不瞬地看着我,脸上明明没有表情,却让人心虚不已。

“早……早啊。”我僵硬地打了个招呼,偷偷将包袱藏在身后,不自然的地笑了笑。

“守岁宴将近,你真的要走?”他走近了些,放开我的斗篷,别开眼睛看着院中的枯枝。

“……嗯,”我咬了咬下唇,终于还是说了出来,“除夕之时,我想回南塘看看。”

“毕竟你是南塘人,......

*坠崖后正剧向,郡主第一人称视角,伪重生后游历四方;

*含all郡,情感不一。

*背景简介:郡主落崖,改头换面,更名采薇。

 

昨夜降了一场雪,清晨时窗外透过的光比前几日明亮些。我提着小小的包袱蹑手蹑脚地往后门走去,眼见要到门口,斗篷却被人轻轻扯住。

谢行逸吐着白气,一瞬不瞬地看着我,脸上明明没有表情,却让人心虚不已。

“早……早啊。”我僵硬地打了个招呼,偷偷将包袱藏在身后,不自然的地笑了笑。

“守岁宴将近,你真的要走?”他走近了些,放开我的斗篷,别开眼睛看着院中的枯枝。

“……嗯,”我咬了咬下唇,终于还是说了出来,“除夕之时,我想回南塘看看。”

“毕竟你是南塘人,”谢行逸缓缓转过脸,不加掩饰的失落覆了满眼,“我实在是不喜欢冬天。”

突兀不接的两句话,我却听懂了他的意思。冬天对于谢行逸来说,意味着疾病、伤痛、背叛、失去,与寻常人家的团圆美满背道而驰,听闻谢流声因值守之职,开春后才会回来,他难免更孤寂些。

“要不……”思及此处,我心下不忍,天平的指针从南塘微微倾斜过来。

“不用考虑我,”未等我说完,谢行逸开口打断了我的话,将我的斗篷帽子拉起戴上,“你想做的事就去做吧,把握时机,不要留下遗憾。”

他隔着斗篷牵起我的手,带着我走出无心苑后门,关门时墙头的积雪颤抖着洒下来,我抬手拂去他肩头的寒意,看见他微小却温暖的笑容,告别的勇气再次蓄上心中。隔着街道,我多次回头挥手,谢行逸站在原地,面容逐渐模糊,只有衣角的银杏叶反射着暖色的光。

 

“终于让我逮到你了!”接应点在两条街外,我一边走一边思考着接下来的行程,冷不防被小巷子里跳出来的言千晓吓了一跳,他夸张地喊了一声,周围人纷纷看过来,一瞬间我竟然有了做小偷被抓的感觉,连忙拽着他往旁边走去。

“欸欸欸慢点慢点!我们去哪儿啊?”我一心想避开人群,脚步急促,冷不防踢到一块埋在雪中的石砖,踉跄了一下。言千晓眼疾手快地拉了我一把,还是那副自来熟的样子,笑嘻嘻地问到。

“我还没问你,突然跳出来拦我是怎么回事?”我站定,欲抽出手臂,却被他攥得更紧,言千晓的笑容下眼神不善,看起来早有预谋。

“我们可是交了朋友,这几天老谢藏着你见不到,还好今天让我蹲到了!作为朋友,一起行动也很正常吧?”言千晓狡黠地眨了眨眼,摘下头上的一根毛笔舔了舔,“元辉二年冬,东巷恰逢友采薇,相与同游蝶谷……”

“等下,谁说要带你去蝶谷了?”我见他越写越起劲,只觉得头隐隐发痛,扶着额角反问到。

“除夕将至,你不回家?”言千晓停下笔头,将册子揣回怀中,好奇地看着我。

“我不……我有别的地方去!”我一手挡着继续凑近的言千晓向后退去,脑袋里思索着脱身的方法。

“去哪?我跟你一起!”大景第一采风官好像一块新出炉的牛皮糖,任你东扯西拽就是摆不脱。

我提起裙角快步走着,尽量忽略身边人喋喋不休地询问。突然间,眼前跑过的一只看门犬让我有了新的想法——古校场!那里树木繁茂,本就容易迷路,冬日落尽叶片后更是扑朔迷离,是个摆脱尾巴的好去处。只是大雪封原,狼群势必缺少食物,现在去似乎过于危险……

“我们到底去哪儿啊?”言千晓适时打消了我的顾虑。我停下脚步,看着他真诚地笑了笑,言千晓见我愿意理他,激动地想要继续说下去,却被我拉进肉铺,“言公子既然这么闲,就帮我扛点东西吧。”

“啥?哦~你是要买年货对吧!”言千晓锤了下手心,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我笑而不语,转身向肉案上一指,“老板,这板子上的所有肉,还有挂着的那些,都包起来!”

“姑娘,这可是几十斤啊!”肉铺老板对着我摆摆手,“且不说要多大的家户才吃的完,你自己也拿不走啊!”

“这不是还有一个吗?”我拍了拍言千晓肩膀,“我家老爷养了狼,叫我们买肉去喂呢。”

“啊?哪来的老爷?什么狼?”言千晓一脸疑惑地在肉和我之间看来看去。

我凑近他,压低了声音,“你不是想去蝶谷吗……”

听到蝶谷,言千晓的双眼陡然一亮,挺直身体拍了拍胸膛,“你都这么说了,交给我就是!”

“好!”我抚掌轻笑,“看你的了。”

 

约莫两刻钟,我们来到了古校场。原本烧毁的痕迹被掩在雪下看不真切,通向林间的道路倒是清楚,似乎有清扫过的样子。我踏上斜坡望向树林,干枯的枝条纵横交错,仿佛巨幅空白上胡乱勾勒的杂线,封锁着背后的秘密。言千晓在后面慢慢爬了上来,背篓掉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

“重死了!”长呼一口气的他活动着肩胛,龇牙咧嘴地喊到。

“辛苦了,”我笑了笑,指着前面的树林,“还差一点点了,加油!”

“什么?!还要走啊!”言千晓倒在空白的雪地上,苦哈哈地看着我,手上还顺势搓了个雪球。我盯着他的动作,在他坐起时略略偏身,躲过了那团匆匆凝聚起来的冰花。

“既然想去蝶谷,自然要经受住考验才行。”我毫不留情地将他拽起来,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言公子,看好你哟~”

几只觊觎筐中肉食的山雀被言千晓懊恼的叹息吓跑,往着枯树林中躲去。我掏出路上顺便买的一盒棋子,黑色的石头很快被掌心捂热,又落在冰冷的雪地中。

 

“……采薇?喂!你在哪?”我听见言千晓在不远处唤我,将身体又趴低了些,刻意翻过来的斗篷与白雪融为一体,掩饰着我的痕迹。比起言千晓熟悉的街道,林中要甩掉他实在容易,沿路的棋子足以指引他走回去。

背篓里的肉就当赔礼吧,谁让他非要跟过来的……

呼喊声逐渐变低,隐隐地有狼嚎传来,我听到言千晓的匆匆远去的脚步声,想来是也反应过来,在寒冬的野外有着什么样的危险。总算是松了口气,我站起身拍了拍雪,预备从另一条道回去,转身间瞥见一只灰色的狼,正无声无息地向我靠近。

我心下一凛,抽出匕首藏在袖下,直视着它的眼睛。不知为何,它停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抬起鼻子嗅了嗅,毛发杂生的耳朵轻轻翕动着,就那样定定地看着我,不再靠近。

又一阵狼嚎声,我面前的灰狼反射性地支起耳朵,跟着嚎叫了起来,在它之后,枯白的草丛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似乎有什么更大的动物来了。

我尽量减小着动作幅度,轻轻地向后退去,脚步却在看清楚来人后停了下来。

封子羽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对灰狼斥了一声:“回去。”

灰狼起身蹭了蹭他的裤脚,但没有往深处走去,而是又向我走来,这次靠的更近,它的鼻子贴在我小腿上,呼出的热气有一丝渗透了进来。灰狼不断地嗅着,似乎终于确认了什么,在我左侧坐下,抬起头望着我。

我亦好奇地望着它,不知这亲昵从何而来。这么近的距离,足够我看清它的每一处皮毛,不明显的断尾落入眼中时,我终于想起了它,那只我和封子羽一起救下的小狼崽。

“是你啊。”我蹲下身,试探性地伸出手,灰狼将嘴鼻微微贴过来,迎上了我的抚摸。

“你认识它?”封子羽走了过来,语气仍是疏离冷漠的。

“算是吧,小时候喂过它。”我抬起头笑笑。

封子羽没有再追问,只是蹲下身跟我一起抚摸着灰狼的脊背,“能得到狼的认可,不容易。”

“机缘巧合罢了。”我扶着膝盖站起,视线中飘入一丛流苏,封子羽的弯刀柄上本没有多余的装饰,而今却系着青色的平安结。

“再见。”我默默收回目光,微笑着向他们挥了挥手,背后是没有尽头的道路。

封子羽站起身,灰狼也伏了起来,一人一狼在原地注视着我,仿佛将整个荒原的孤寂收在眼中。林中寂寂无声,时间的流逝变得模糊不清,我仿佛走了很久,才回到那时与同砚一同嬉笑的地方。回头望向山坡,旧时的记忆闪在眼前,我好像看到封子羽的身影还穿梭在苍老的树丛,有如一匹高贵自由的野狼,不屑于人间的种种污秽龃龉。我接住一片雪花,北风掀起枯黄的草梗,摇摇晃晃地向前路飘去。

 

除夕将至,该回“家”了。

o

总之就是各种旧图。蹭下tag(。)

总之就是各种旧图。蹭下tag(。)

_997229
谢老板来捧场了!好开心!

谢老板来捧场了!好开心!

谢老板来捧场了!好开心!

燃灯续昼

[花亦山心之月]锦绣

*是谢行逸的轩窗絮语!别人有的我们小谢也要有,谢老板不能输!

[图片]

*重新编辑一下,救命啊为什么我的加粗显示不出来,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老福特的问题……


前情提要:书院教学任务,寻找一位身负巧技之人作为老师,进行课外辅导。


谢行逸:哦?课外辅导……?

谢行逸:为何会想到我?

谢行逸:……你这么说,倒是让我不好拒绝你了。

(布料摩擦声)

谢行逸:还愣在那里做什么?随我来吧。

(脚步声)

谢行逸:我虽生在富足之家,但自幼体弱,终日缠绵于病榻,能见的也只有那小小一方囚笼似的房间。

谢行逸:若论剑术骑射,我自是不会的。思来想去,能教你的也只有这一...

*是谢行逸的轩窗絮语!别人有的我们小谢也要有,谢老板不能输!

*重新编辑一下,救命啊为什么我的加粗显示不出来,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老福特的问题……





前情提要:书院教学任务,寻找一位身负巧技之人作为老师,进行课外辅导。

 

谢行逸:哦?课外辅导……?

谢行逸:为何会想到我?

谢行逸:……你这么说,倒是让我不好拒绝你了。

(布料摩擦声)

谢行逸:还愣在那里做什么?随我来吧。

(脚步声)

谢行逸:我虽生在富足之家,但自幼体弱,终日缠绵于病榻,能见的也只有那小小一方囚笼似的房间。

谢行逸:若论剑术骑射,我自是不会的。思来想去,能教你的也只有这一手制衣手艺了。

谢行逸:(轻叹)多一门手艺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当年家中突逢变故,落魄之时,还能靠这点才能果腹,不至于冻死在街头。

谢行逸:……你这是什么表情,看起来很傻。

谢行逸:无需多想,往事如风,过去的便都让它过去吧。

谢行逸:(轻笑)自己说过的话,这会儿倒是忘了个彻底。

(脚步声停)

谢行逸:到了。

(推门声)

谢行逸:此处是我平日裁剪样衣时的工作间。无心苑的新品,大多诞生在这里。

谢行逸:说起制衣,你第一个想起的会是什么?

谢行逸:设计?

谢行逸:一份好的设计确实是裁制成衣的根本,便如树根之于巨木,是它的立足之所。

谢行逸:不过这一样,我却是没有办法教你的。所谓设计,便是在正确的时刻抓住一线灵感,灵感闪过的那一刹那,便可心领神会。

谢行逸:哦?你的那副表情,似乎不是很赞同我说的话?

谢行逸:拖延症?(轻哼)设计一事,怎能用拖延来形容。

谢行逸:除却设计,你还能想到什么?

谢行逸:布料……是了,南塘织锦,确实是极出名的。

谢行逸:昔年苍阳织造局,最受欢迎的便是来自南塘的云锦与蜀中的蜀锦。大概也只有那等清灵秀越之地,才能生出这样出众的人和物吧。

谢行逸:如果可以的话,倒真想去那里看看。

谢行逸:……“南塘灵秀不就近在眼前?”(笑)油嘴滑舌。

(纸张窸窣声)

谢行逸:你在剪什么?

谢行逸:……你说这是明雍院徽?

谢行逸:虽然我未曾入学明雍,但也知晓明雍曜日金鹿之绮丽,你……

谢行逸:(轻叹)看来比起制衣,还是要将你的剪裁手艺拉到正常水平。

谢行逸:罢了,过来吧。

(布料摩擦声)

(凑近)

谢行逸:你的脸很红。

谢行逸:为什么要握住手?这是为了让你熟悉手腕的使力和刀锋的走向。

谢行逸:光是看的话,是看不会的吧。

谢行逸:不要分心,将注意力放在剪刀上。

谢行逸:(剪刀开合,刀刃裁过衣料)注意……手要稳,刀刃不要偏离。

谢行逸:(呼吸声)你的手在抖。

谢行逸:……嗯?太近了?

(衣袖摩擦声)

谢行逸:当心些,剪刀也是利器,不抓稳小心刺伤自己。

谢行逸:怎么捂住了脸?……因为太热了?

谢行逸:也是,窗外的蝉也叫得有些烦人了。

谢行逸:嗯?不要盯着你看?

谢行逸:只是有了些新灵感。

谢行逸:(轻笑)新荷初绽,白玉点朱……很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