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谢道长

585浏览    94参与
Gasoline

暖风机

现pa

暖风机可谓是冬天的宝藏,谢老师坐在办公室里这样想着,今年他新搬了办公室,不大,只有四个工位,在教学楼顶楼,冬天到了办公室还没来得及装暖气


于是他买了暖风机放在脚边吹着甚是舒服,所以等同事都下班回家,留下来加班的谢老师就把门窗一关,等着暖风机吹暖整间办公室


往往这个时候门都会被敲响

“进来”

得到了谢怜的允许,花城推门而入,外套随意一丢倒是把谢怜抱个满怀

“在干嘛?”花城抱起谢怜,自己先坐在办公椅上再把谢怜放在自己腿上

“在改你们的论文”谢怜一头闷进自己男朋友怀里梳理自己一天的疲惫


谢怜本是花城高一的班主任,因为花城是孤儿院出来的,谢怜便让他住进自己家,在...


现pa

暖风机可谓是冬天的宝藏,谢老师坐在办公室里这样想着,今年他新搬了办公室,不大,只有四个工位,在教学楼顶楼,冬天到了办公室还没来得及装暖气


于是他买了暖风机放在脚边吹着甚是舒服,所以等同事都下班回家,留下来加班的谢老师就把门窗一关,等着暖风机吹暖整间办公室


往往这个时候门都会被敲响

“进来”

得到了谢怜的允许,花城推门而入,外套随意一丢倒是把谢怜抱个满怀

“在干嘛?”花城抱起谢怜,自己先坐在办公椅上再把谢怜放在自己腿上

“在改你们的论文”谢怜一头闷进自己男朋友怀里梳理自己一天的疲惫


谢怜本是花城高一的班主任,因为花城是孤儿院出来的,谢怜便让他住进自己家,在花城高二时谢怜调了工作单位去了大学教书,结果花城高考完就对他表白,还进了他工作的学校


“困”谢怜揉揉眼睛,花城捏住他下颌在薄唇上落下一吻

“那我们回家?”

“但是我还想再吹一会暖气”

“家里有空调,比这个更暖和,走吧回家”谢怜不肯动,暖风吹的脸红红的,花城忍不住嘬了一口

“走吧,再晚就更冷了”花城俯首凑到谢怜耳边,道“乖,洗完澡我就让你热起来”


然后不容谢怜拒绝的关掉暖风机



Gasoline

美好的清晨,谢怜醒了,准确来说是被弄【】醒的,因为某个死【】鬼直接松开了他的上衣,正在吮【防】他的小红


谢怜揉揉花城的后脑勺,但是花城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还加大【防】力【防】度


谢怜无奈,捧住花城的脸强迫他抬起头,自己试图把小红豆从花城嘴里【chou】出


chou出的时候发出了“啵”【防】的一声


谢怜弯下腰,两人额头抵着额头,花城眼神中透露出无辜,明显是还没eat够


“三郎,是不是小时候没喝够【nai】?”

“是啊,三郎自小贫寒还处处遭人嫌弃,所以哥哥现在不能满足我一下吗?”

谢怜在他脸上亲一口,“如果我拒绝呢?”

花城的表情肉眼可见的【垮】了,扁着嘴,在谢...

美好的清晨,谢怜醒了,准确来说是被弄【】醒的,因为某个死【】鬼直接松开了他的上衣,正在吮【防】他的小红


谢怜揉揉花城的后脑勺,但是花城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还加大【防】力【防】度


谢怜无奈,捧住花城的脸强迫他抬起头,自己试图把小红豆从花城嘴里【chou】出


chou出的时候发出了“啵”【防】的一声


谢怜弯下腰,两人额头抵着额头,花城眼神中透露出无辜,明显是还没eat够


“三郎,是不是小时候没喝够【nai】?”

“是啊,三郎自小贫寒还处处遭人嫌弃,所以哥哥现在不能满足我一下吗?”

谢怜在他脸上亲一口,“如果我拒绝呢?”

花城的表情肉眼可见的【垮】了,扁着嘴,在谢怜怀里一通乱蹭,还尽是蹭谢怜的敏【防】感【和】点,等他闹够了,谢怜已是软【协】了身【防】子由着他继续【防】胡【和】来


——————————

烦死了!审核!



Gasoline

一个小片段

反正lof肯定发不出求放过 

致力于细节描写?

一个小片段

反正lof肯定发不出求放过 

致力于细节描写?

Gasoline

又是一个小片段

穷书生花X戏子怜


雷点:殉情


“诶,听说了吗?”

“啥事儿啊?”

“白府昨天出事儿啦!”

“是县令白大人?官大一级压死人,他能出什么事儿啊?”

“昨天啊,白府死人啦!”

“呔,我还以为啥事呢,他是白无相能干出来的事儿,白府这一年到头,死的人还少么?”

“嚯,这回这白大人打死了一个书生!”

“书生?”

“对,一个穷书生”

“又是来讨好县令老爷,想着进仕途的,可怜人啊,白搭进去一条命”

“诶诶,不是,我听说啊,是这个书生有一个相好,被白老爷抓去白府戏班子,这个书生就求着老爷放了他相好,结果白老爷让他拿赎金来赎”

“到底还是个痴情人”

“是啊,可怜这书生,辛苦...

穷书生花X戏子怜


雷点:殉情



“诶,听说了吗?”

“啥事儿啊?”

“白府昨天出事儿啦!”

“是县令白大人?官大一级压死人,他能出什么事儿啊?”

“昨天啊,白府死人啦!”

“呔,我还以为啥事呢,他是白无相能干出来的事儿,白府这一年到头,死的人还少么?”

“嚯,这回这白大人打死了一个书生!”

“书生?”

“对,一个穷书生”

“又是来讨好县令老爷,想着进仕途的,可怜人啊,白搭进去一条命”

“诶诶,不是,我听说啊,是这个书生有一个相好,被白老爷抓去白府戏班子,这个书生就求着老爷放了他相好,结果白老爷让他拿赎金来赎”

“到底还是个痴情人”

“是啊,可怜这书生,辛苦攒了十年金子昨天一早就来赎人,结果白老爷是什么人呀,翻脸不认账,那书生也也不肯走,白老爷动了私刑,给人活生生打死了”

“他那相好知道不?”

“怎会不知道,那白老爷也真是个狠心人,给人家相好带过去看尸首了,那相好也痴情哪,抱起那书生尸首冲出白府就往河里跳”

“啧啧啧啧,”

“我就说今天早上一堆人围在河边干啥,听人说,把他两尸首捞上来后,那小戏子的手哇紧紧抓着那书生,谁也不敢上去给他两分开”

“可怜,可怜啊……”

——————————

ps:脑袋里一直在循环黄诗扶版的探清水河

Gasoline

以前做过一个很奇妙的梦,我决定把它改一改


架空世界观,同时代一下民国时期和工业革命时期那种蒸汽朋克的感觉,或者可以套一下昭和时代的感觉?


探险家🌸X花魁怜


怜是花街的顶流花魁,只卖艺不卖身,整天被关在阁楼里的花魁想见一见外面的世界,于是他乔装打扮跑出楼去


路上遇到了探险家🌸,🌸给他讲了许许多多有趣的事情,怜不想回花街,就对🌸隐瞒了他是花魁的事情,🌸让他在自己的旅社住下来,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没喝两杯怜就瘫倒了,还一边说着糊话,🌸猜到了怜的身份,还在犹豫要不要将怜送回花街的时候,怜开始耍酒疯,一个翻身骑到🌸腿上然后怜就亲了一下🌸的脸,环住🌸的脖子...


以前做过一个很奇妙的梦,我决定把它改一改


架空世界观,同时代一下民国时期和工业革命时期那种蒸汽朋克的感觉,或者可以套一下昭和时代的感觉?


探险家🌸X花魁怜


怜是花街的顶流花魁,只卖艺不卖身,整天被关在阁楼里的花魁想见一见外面的世界,于是他乔装打扮跑出楼去


路上遇到了探险家🌸,🌸给他讲了许许多多有趣的事情,怜不想回花街,就对🌸隐瞒了他是花魁的事情,🌸让他在自己的旅社住下来,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没喝两杯怜就瘫倒了,还一边说着糊话,🌸猜到了怜的身份,还在犹豫要不要将怜送回花街的时候,怜开始耍酒疯,一个翻身骑到🌸腿上然后怜就亲了一下🌸的脸,环住🌸的脖子


🌸手忙脚乱,把怜揽在怀里,怜开始哭,怜告诉🌸自己不想回去,花街的人只不过把他当成赚钱的工具,根本不在乎他的感受,怜想走,但是辛苦赚来的钱全被妈妈sang扣下了,没有钱赎身,没有亲人更没有地方可以去


怜哭着哭着睡着了,🌸搂着蜷成一团还瘦瘦小小的怜,思考了一晚


第二天,怜在摇晃的马车上醒来,🌸摸了摸他的额头,告诉他今天早上花街的人在附近寻找他,🌸自作主张带他走了,怜攀上🌸的肩头,双唇若即若离,怜的唇被🌸按住

“不要用花街那套,吻我之前先想想是不是真的喜欢我,而不是因为别的什么”

“喜欢……喜欢的”怜直视🌸的眼睛,清澈的双眸倒映出🌸的面容“我觉得你很有意思”

“是吗?”🌸捧住怜的脸庞,距离骤然缩进“那我会让你无法控制的爱上我的”

——————

ps:怜穿那种花魁的衣服肯定很好看!

白白嫩嫩的脖子!!

Gasoline

现pa双向暗恋

(一)

自从父母去世后,谢怜就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最近经别人介绍,谢怜学了一手纹身手艺


“诶,小谢,有个客人找你”店长指指门口,谢怜感觉有点反光,眯了眯眼睛,才看清楚


居然是花城!自己暗恋了小半年的学弟


(二)

谢怜是A大的大二学生,所处的文体部主要工作就是搬砖,所以迎接新生入学当天谢怜坐自己专业的迎新入口处登记报道人数


从白天坐到傍晚,谢怜终于等到了最后一个新生


“同学麻烦你报一下名字”

“花城”

花城,谢怜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偷偷瞄了一下眼前戴着眼罩人高马大的男生,心想,这名字还挺适合他


花城交完材料谢怜递给他宿舍的钥匙“花...

现pa双向暗恋

(一)

自从父母去世后,谢怜就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最近经别人介绍,谢怜学了一手纹身手艺


“诶,小谢,有个客人找你”店长指指门口,谢怜感觉有点反光,眯了眯眼睛,才看清楚


居然是花城!自己暗恋了小半年的学弟



(二)

谢怜是A大的大二学生,所处的文体部主要工作就是搬砖,所以迎接新生入学当天谢怜坐自己专业的迎新入口处登记报道人数


从白天坐到傍晚,谢怜终于等到了最后一个新生


“同学麻烦你报一下名字”

“花城”

花城,谢怜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偷偷瞄了一下眼前戴着眼罩人高马大的男生,心想,这名字还挺适合他


花城交完材料谢怜递给他宿舍的钥匙“花城同学,你的宿舍是28号楼503,你的宿舍在我隔壁,我带你过去吧!”


花城比谢怜高半个头,花城这个角度谢怜的眼睛里闪着星星,亮亮的


像一只小兔子


花城笑着跟着谢怜一起去宿舍楼,一起吃了晚饭


两人边吃边聊,谢怜对这个出生福利院却很有礼貌的学弟好感倍增


(三)


快半个学期过去,谢怜不得不认真思考一个问题,花城似乎过于黏人了


每天都等着他一起去吃饭,每天早上都会帮他去教学楼接开水……


虽然只是一些琐碎的事,但是谢怜总觉得花城每一次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有一种莫名的炽热


感觉好像在搞暧昧……谢怜扶额,说不定人家只是单纯的想跟学长搞好关系,谢怜双臂交叠,把脸埋在手臂里叹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花城是怎么想,但是自己好像确实有点喜欢他,谢怜越想越离谱,最后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结束了乱七八糟的想法


(四)


星期五晚上,舍友都回家了,谢怜坐在书桌前盯了一会电脑屏幕,闭上眼揉揉眉心,最近部门的工作量有点大,谢怜一忙就忙到了两点多


眼睛的疲劳感稍稍减弱,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一下,谢怜打开锁屏,一个小红花的头像弹出来


“学长,休息了吗?”过了两秒以后发了“探头”的表情包

“还没,怎么了?(〟-_・)ン?”

等了几秒,对面发了一个“害羞”

“哥哥,我能去找你嘛?”

“好啊”

宿舍的隔音不是很好,谢怜承认自己不是有意的去听,但是花城下床发出的吱嘎声却清晰的从墙的对面传到谢怜耳里


宿舍的门被轻轻推开,花城抱了一个抱枕钻进来,见谢怜还在打字,花城搬了张椅子趴在谢怜右手边


谢怜保存完最后一份文稿,很顺手的摸了摸花城的脸


好光滑……嗯?等等,我为什么要摸他的脸?


谢怜的手僵硬在花城脸上,更要命的是花城反扣住谢怜的手,光滑的脸颊蹭的谢怜手心痒痒的


“学长,我们班昨晚团建看恐怖片”

花城突然来了一句,谢怜耳尖微微泛红,花城的眼神看上去有些勾人

“学长,我害怕”

“那……那你要跟我一起睡吗?反正我舍友都回去了”谢怜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话吓到了


怎么感觉好奇怪???


但是花城没有给他更多的反应时间,应了声好,谢怜感觉那眼神似乎更加赤裸一些


灯熄了


宿舍的床不大,两个成年男子躺下略显拥挤,若是一个人抱着另一个倒是刚好


于是谢怜打着“你睡里面我怕你掉下去”的名头让花城睡在靠墙的一侧,谢怜本想等花城睡着以后自己去舍友的床上睡


但是当谢怜躺下后,花城把抱枕塞进谢怜怀里,自己再抱住谢怜,比谢怜大两圈的少年收紧手臂,谢怜被箍住了!


前胸贴后背,谢怜甚至能感受到花城的呼吸喷在他后颈上,痒痒的


谢怜扭了扭脖子


花城怀里特别暖和,谢怜没躺一会儿眼皮就开始打架,沉沉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醒来,花城已经离开了,谢怜被被子裹的紧紧的,抱枕还塞在他怀里


谢怜收拾了一下床铺,走到花城宿舍门口准备把抱枕还给他,敲了几下门没人出来,谢怜又把抱枕拿回宿舍里,给花城发了个微信


“你的抱枕在我这,敲了几下门没人开,我又拿回来了”

“我有点事,出校了,麻烦哥哥保管一下啦!”

“好的”


哥哥……吗……谢怜抠了抠手机壳


可能只是把我当兄长对待了吧……谢怜上齿咬下唇,对着聊天框发了会呆


(五)


所以当谢怜下午在打工的纹身店里看到花城惊讶了很久


他从来没有告诉花城自己在纹身店打工的事


这么巧的吗?


“哥哥,哥哥?”谢怜恍惚之间花城走到谢怜面前“哥哥是在这边打工?”

“嗯”谢怜揪住裤腿边


花城掏出手机划了几下,递到谢怜面前,谢怜认真的看了一下隐约能辨认出来应该是一个人的名字


花城有喜欢的人!


心中冒出浓浓的失落感,谢怜努力的压住跳的飞快的心脏问“是名字吗?”

“对,”花城笑了一下,补充道“我写的,我喜欢的人”


像是从云端跌到了泥潭里,谢怜忍着鼻头的酸楚,放大看了看图片

“那你要纹吗?纹哪?”声音依旧平静,内心早已下起了小雨

“纹在手臂上吧,大概这么大”花城比了个大小


花城纹完,谢怜刚好下班,两个人走在回学校的路上


“哥哥,稍微等我一下好吗?我买点东西”谢怜点点头,看着花城跑向了隔壁的商场


谢怜在商场前的喷泉边上逛了又逛


喷泉边上有几个拿着花束的小孩子在打闹,其中一个小男孩跑急了撞在谢怜身上,谢怜赶忙扶了一下他,小孩子楞了一下,把手中的花递给谢怜


“谢谢哥哥,这朵花送你”


看到这个男孩送花,其他小朋友纷纷跑过来把自己手里的花塞给谢怜


谢怜一头雾水,刚想叫住一哄而散的孩子们


一捧玫瑰花挡住了谢怜,花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谢怜身后

“哥哥,我,我喜欢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平时口齿伶俐的人居然在这个时候磕巴了,谢怜转身捧住花城的脸颊

“哪有人表白不看着人讲话的?”

少年人的表白是生涩而热切的就和他们的吻一样,火苗似的窜上全身,就算只是贴着唇瓣瞎蹭两个人也亲的浑身燥热


一吻终了


“我也好喜欢你”谢怜抱住花城的腰,话锋一转“不过你这字可是要好好练一下了”

“哥哥不喜欢嘛?”花城手臂一收,两人的腰腹贴的更紧了

“喜欢啊,但是连我都看不出来这是我名字!”

“那我今晚回去把哥哥名字写一百遍!”

“你说的,好好写!”

“嗯!”



(六)


后来,谢怜用标准的行书纹了花城的名字,至于纹在哪了,倒也不是什么明显的地方,但是花城一扒他👖就能看见


——完



————————————————

花:我有自信能让哥哥认不出来我写的是他名字



Gasoline

体育课跳长绳,10个人一组,谢怜不负众望的肩负起摇绳的重任,然后,然后就把手摇肿了,为什么呢?因为绳子太长,如果将一段缠绕在手上长度就刚刚好,在绳子的磨擦下手指就开始发肿,很不幸的是这还是右手,于是大家就在食堂里看到了花城一口一口喂谢怜吃饭的场景,还被裴茗拍下来传到了校园帅哥墙上,据和他俩一个宿舍的好兄弟的透露,那天晚上他俩跟粘了502似的连洗澡都在一起

可能这就是情侣吧,一个不知名的好兄弟感叹道

体育课跳长绳,10个人一组,谢怜不负众望的肩负起摇绳的重任,然后,然后就把手摇肿了,为什么呢?因为绳子太长,如果将一段缠绕在手上长度就刚刚好,在绳子的磨擦下手指就开始发肿,很不幸的是这还是右手,于是大家就在食堂里看到了花城一口一口喂谢怜吃饭的场景,还被裴茗拍下来传到了校园帅哥墙上,据和他俩一个宿舍的好兄弟的透露,那天晚上他俩跟粘了502似的连洗澡都在一起

可能这就是情侣吧,一个不知名的好兄弟感叹道

Gasoline
上学也能捡老婆 abo设定 高...

上学也能捡老婆

abo设定

高中生花x速写老师怜

上学也能捡老婆

abo设定

高中生花x速写老师怜

Gasoline

圣主

魔龙花和(伪)圣主怜

请自动带入西幻的赶脚


魔龙站在布满藤蔓的城堡露台上,远处是人们的歌唱,歌声悠扬,仔细听歌词,这是一首歌颂圣主的赞歌,魔龙闭上眼,随着歌声轻轻吟唱


20年前的小教堂里,化作医生的魔龙捧着带血的婴儿见了他母亲最后一面,这个可怜的女人闭上她精()疲力尽的双眸前给这个孩子起了一个名字———怜


到还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魔龙宽大的手掌为他擦去血痕,小小的手掌握住魔龙的一根手指,有节奏的心脏跳动让魔龙感慨了一下生命的奇妙


怜住在教会里,偶尔魔龙会来看一看他,怜也很喜欢这个神秘的朋友


在怜成年祭血典礼上教会就发现了一件事,这个孩子的血可以变成金...




魔龙花和(伪)圣主怜

请自动带入西幻的赶脚


魔龙站在布满藤蔓的城堡露台上,远处是人们的歌唱,歌声悠扬,仔细听歌词,这是一首歌颂圣主的赞歌,魔龙闭上眼,随着歌声轻轻吟唱


20年前的小教堂里,化作医生的魔龙捧着带血的婴儿见了他母亲最后一面,这个可怜的女人闭上她精()疲力尽的双眸前给这个孩子起了一个名字———怜


到还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魔龙宽大的手掌为他擦去血痕,小小的手掌握住魔龙的一根手指,有节奏的心脏跳动让魔龙感慨了一下生命的奇妙


怜住在教会里,偶尔魔龙会来看一看他,怜也很喜欢这个神秘的朋友


在怜成年祭血典礼上教会就发现了一件事,这个孩子的血可以变成金子


他被关起来了,谁也没法见他,教会还请了女巫施法防止魔物进入,魔龙呆在城堡里,嗅到了空气中的血腥


教会把怜捧成圣主,对外宣称怜会点石成金的法术


怜有了很多座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庙宇


他们开始给怜扎针


“为什么要我的血?”

“因为我们可以用你的血求助一些穷苦百姓”教皇微笑着装鼓了腰囊


第二天早上施法的女巫暴毙在教会里,修士们闻道了魔龙的气息


与此同时,教皇的脑袋被魔龙嫌弃的扔掉,他信步走进关着怜的阁楼


他看到了真正的天使,柔和的月光洒在少年温润的脸上,少年抱着膝盖像小鹿一般的眼神纯洁善良,于是魔龙没有当着他的面撕开血淋淋的真相


教会发生变故,圣主驯服了魔龙,人们发现了已故教皇的狡诈,那些金子被用来救济穷苦的人


怜被奉为了神,真正的神,他们开始为他唱起赞歌


只是在魔龙的城堡里,他变成了堕神,魔龙的鲜血糅()合进圣主的生体,魔龙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圣主的名字,干()着充满兽性的事


人们在欢呼,他们也在,人们不知道他们的相爱,但是魔龙知道,这一天圣主在他怀中死去,堕神在他给予的世界中醒来

Gasoline

花冠舞神

七月半,鬼门开,对于人间来说是不宜出门的日子,可对于鬼市来说堪比新年


半个月前,鬼市众鬼就在准备中元节的庆典


今年要弄一些什么乐子呢?只要城主开心大家就能开心,众鬼沉默,不知道是谁的提议,主办鬼们找到了谢怜


“表演?”千灯观后门,谢怜刚好收完衣服主办鬼就找上门来


“是的大伯公,我们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玩的点子了”


“所以大伯公能不能上一个才艺?”


“这个庆典一年一次,我们也想让城主看的开心”


“随便什么都好,跳舞也行”


“好吧,那我想想”


“哇,谢谢大伯公!”


“大伯公再见”


谢怜拿着主办方给的邀请函认真想了一会


胸口...



七月半,鬼门开,对于人间来说是不宜出门的日子,可对于鬼市来说堪比新年


半个月前,鬼市众鬼就在准备中元节的庆典


今年要弄一些什么乐子呢?只要城主开心大家就能开心,众鬼沉默,不知道是谁的提议,主办鬼们找到了谢怜


“表演?”千灯观后门,谢怜刚好收完衣服主办鬼就找上门来


“是的大伯公,我们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玩的点子了”


“所以大伯公能不能上一个才艺?”


“这个庆典一年一次,我们也想让城主看的开心”


“随便什么都好,跳舞也行”


“好吧,那我想想”


“哇,谢谢大伯公!”


“大伯公再见”


谢怜拿着主办方给的邀请函认真想了一会


胸口碎大石什么的好像有点过时了


表演什么呢?谢怜灵光一闪,起身奔向鬼市的歌舞坊


花城发现他的哥哥最近早出晚归


他关心的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总是被谢怜乐呵呵忽悠过去,花城莞尔谢怜不想说的事他就不会强迫他,只是连着好几天谢怜都不让他碰,他还委屈了好久


于是,庆典当晚,花城百无聊赖倚在长椅上,谢怜今天早早的出门,只留下了一张字条


花城只好一个人在鬼市里瞎转悠,等到傍晚都不见谢怜回来,发了几次通灵谢怜好像都在忙


庆典开始了,鬼市上下灯火通明,花城坐在珠帘后边面无表情的看着节目


终于熬到了最后一个节目


外场的灯光忽然暗下来,吵闹的众鬼也安静下来,花城觉得奇怪,走出珠帘却看见自己最意想不到的人站在舞台上


音乐响起,花城依稀记得这是以前仙乐国的宫廷舞曲,台上的人青衣飘飘欲仙,不对,他本来就是神仙,只是这随着动作飞舞的青纱把人笼罩在茫茫的朦胧中


这身舞衣做的巧妙,上衣只遮到了胸口下面一点,要是伸伸手就好像能看得到那两个粉嫩的小点


下身更是精巧,白色的阔腿长裤开叉到了大腿,外罩着的青纱给人一种穿了但是又没穿的感觉


白嫩的腰肢扭动,若是换成女子跳这样一段舞可能会略显俗气,但是谢怜居然跳出了超凡脱俗的美感


“哇!大伯公的腿好好看啊!”


“嘘,闭嘴,想死吗?城主过来了”


“我们不是都已经死了吗?”


“大家差不多就撤哈!乱都乱了东西明天再收拾!”


音乐终了,谢怜做了一个“收”的动作,却脚底没踩稳,向舞台下摔去


疼痛感并没有传来,他跌入了一个怀抱,花城接住了他


飘飘然的神明被他接住了


于是收紧双臂,神明在和他拥吻,额头抵着额头,明明鬼没有温度,谢怜却感觉花城的脸发烫


众鬼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溜个精光


周围没人于是他干脆捧住那张漂亮的脸蛋

“三郎,那个,我跳的怎么样?”


“好看极了哥哥,三郎都看呆了,哥哥好美”


知道自己嘴皮子上斗不过花城,谢怜刮了刮他的鼻尖,环住他的脖子


“我们回家吧,连着好久早起,我好困”


“行啊哥哥,不过还是要麻烦哥哥再劳累一会”


“?”花城抱住谢怜往上颠了颠


“哥哥的腰太好看了,三郎忍不住想亵渎神明了”


“不是,这衣服是歌舞坊老师给我的”


“哥哥还背着三郎去了歌舞坊,罪加一等,看来今晚三郎要好好振振夫纲了”


第二天谢怜肚子上多了好几个红红的小点点,其实不仅是肚子上,所有露出来的地方都被花城嘬了个遍,导致他第二天早上起不来


“诶,听说了吗?今天寅时,猪屠夫起来进货的时候,看到千灯观的灯还没熄”


“我倒是要看看最新的风月本子怎么写”


“嘿嘿嘿”


——————————

想象力不丰富的我丢张图,一贯的潦草

我微博发了我才想起来我没有写花冠



Gasoline

天官新闻

“根据记者前方的报道,在xx省xx县开凿出了疑似古代仙乐国的陵墓,下面由前方记者为我们持续报道”


“好的主持人,我现在是在仙乐地宫考察现场,据考古队长说这个仙乐地宫可能会超出我们的想象,我也从周边村民那里了解到,一直以来都有人来此祭拜,据村民介绍是有自称仙乐国皇族后裔居住在附近,很荣幸我们邀请到了这位道长,道长,有没有什么可以告诉大家的?”

收看新闻的观众看见屏幕上出现一张漂亮的脸,笑眯眯的说“可不可以不要刨我家祖坟?”


“根据记者前方的报道,在xx省xx县开凿出了疑似古代仙乐国的陵墓,下面由前方记者为我们持续报道”


“好的主持人,我现在是在仙乐地宫考察现场,据考古队长说这个仙乐地宫可能会超出我们的想象,我也从周边村民那里了解到,一直以来都有人来此祭拜,据村民介绍是有自称仙乐国皇族后裔居住在附近,很荣幸我们邀请到了这位道长,道长,有没有什么可以告诉大家的?”

收看新闻的观众看见屏幕上出现一张漂亮的脸,笑眯眯的说“可不可以不要刨我家祖坟?”



Gasoline

当魔龙花捡到了奶猫怜!


魔龙花捡到了一只小奶猫,魔龙感觉自己的心里得到了净化,但是小奶猫却感觉这一只庞然大物有点凶


奶猫怜刚到魔龙巢穴时缩在魔龙的茶几下面不肯出来,魔龙拿着逗猫棒逗了好一会小猫猫还是不肯出来魔龙只好让他自己适应一下


小猫猫见魔龙离开以后,立即从茶几下面钻出来,开始探索魔龙的巢穴,对于一只小奶猫来说,什么东西都值得他好好转悠一番,于是小奶猫东闯一个房间,西瞧一个房间,然后他发现,这个魔龙的巢穴好大好大啊,他感觉自己走了好久好久都没有走完,小猫咪肚子饿了,他趴在地上,尾巴胡乱的甩甩,过了一会儿,他闻到了一股好香好香的味道,奶猫一下子就来了精神,认真的嗅着味道的...

当魔龙花捡到了奶猫怜!



魔龙花捡到了一只小奶猫,魔龙感觉自己的心里得到了净化,但是小奶猫却感觉这一只庞然大物有点凶


奶猫怜刚到魔龙巢穴时缩在魔龙的茶几下面不肯出来,魔龙拿着逗猫棒逗了好一会小猫猫还是不肯出来魔龙只好让他自己适应一下


小猫猫见魔龙离开以后,立即从茶几下面钻出来,开始探索魔龙的巢穴,对于一只小奶猫来说,什么东西都值得他好好转悠一番,于是小奶猫东闯一个房间,西瞧一个房间,然后他发现,这个魔龙的巢穴好大好大啊,他感觉自己走了好久好久都没有走完,小猫咪肚子饿了,他趴在地上,尾巴胡乱的甩甩,过了一会儿,他闻到了一股好香好香的味道,奶猫一下子就来了精神,认真的嗅着味道的来源


越来越近,他感觉眼前有东西在晃,小猫咪自然是调皮的尤其看到一直在晃动的东西,于是他跳起来,抓住了那个晃来晃去的东西,抓住时它才看清楚原来这是魔龙的尾巴!他着急想要跳走,但是魔龙一巴掌的兜住了他,软软的肚子暴露在魔龙的掌心,但是奶猫翻不过身了!他听到魔龙低低的笑了一下,自己的视野就变高了,魔龙把他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小猫咪有些害怕,抱着魔龙的脖子在魔龙耳边叫唤,魔龙正在做饭,听到奶奶的叫声伸手揉揉奶猫脑袋,耳边的叫唤声没一会就变成了舒服的呼噜声


魔龙准备吃饭,他给小奶猫冲了羊奶,由于没有奶瓶,小奶猫只能埋头在碗里喝羊奶,喝着喝着就成了“洗面奶”,魔龙笑着为他擦干了脸

小奶猫心想,这条龙居然还挺好的!


Gasoline

ABO设定

想搞一个破镜重圆

很雷⚠️ 

花和怜是被迫结婚的,被迫有了一个崽

然后花觉得自己的工作太危险了,经常不着家怕给怜和孩子带来麻烦

因为经常没见面,怜又从别人那里听说花有喜欢的人,怜一直在自责,觉得是自己插足了别人,又不想打扰花,就自己买了一套在郊区的房子,把自己和崽的户口迁出去,然后给花发了线上离婚申请,花打电话给怜,怜不肯接,花不想让怜再难受,就签字了

花回到家看着空空荡荡的房子emo了

花发微信问怜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解,但是怜已经陷在长期没有A的极端情绪里,挂了电话

怜很难受,把崽送到自己父母那边,跑到师青玄的酒吧喝酒,师青玄吓了一跳,通过贺玄...


ABO设定

想搞一个破镜重圆

很雷⚠️ 

花和怜是被迫结婚的,被迫有了一个崽

然后花觉得自己的工作太危险了,经常不着家怕给怜和孩子带来麻烦

因为经常没见面,怜又从别人那里听说花有喜欢的人,怜一直在自责,觉得是自己插足了别人,又不想打扰花,就自己买了一套在郊区的房子,把自己和崽的户口迁出去,然后给花发了线上离婚申请,花打电话给怜,怜不肯接,花不想让怜再难受,就签字了

花回到家看着空空荡荡的房子emo了

花发微信问怜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解,但是怜已经陷在长期没有A的极端情绪里,挂了电话

怜很难受,把崽送到自己父母那边,跑到师青玄的酒吧喝酒,师青玄吓了一跳,通过贺玄告诉了花

不坏好意的人趁师青玄离开,故意放出很浓烈的信息素,呛的怜很难受,那人想摸怜,被赶来的花一巴掌拍翻,怜有点上头了,晕乎乎的,花抱起怜把他包裹在自己风衣里,带回家,借着酒精怜哭成泪人,误会解开了,他们两大do特do了一晚

怜清醒以后被花抱了好久,然后花给怜戴上戒指,嗯嗯,他们又结婚了

Gasoline
ooc注意 隔岸在酝酿了 就是...

ooc注意

隔岸在酝酿了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自己想要的感觉

不知道这一篇的描写会不会比之前好一点……

ooc注意

隔岸在酝酿了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自己想要的感觉

不知道这一篇的描写会不会比之前好一点……

Gasoline

原著向婚后

🌸🌸的撒娇也很棒棒呢!


好像被惯娇了


谢怜撸着怀里毛茸茸的脑袋这样想着


花城最近越发的黏人了,谢怜出门前要抵着额头亲好久,谢怜去上天庭办事空闲时间要通灵,谢怜回来了还要扑上来,往他怀里钻


花城的身子板大他将近两圈,却努力的把自己往谢怜怀里缩,光缩着还不够,不安分的手在腰线上下滑动惹得谢怜发痒,想动弹一下但被怀里的人牢牢按着


谢怜才到家,鞋都没脱就被家里的大狐狸抱个满怀,谢怜一边挣扎着脱下靴子,一边安抚这只大狐狸


鞋子脱完就被打横抱起,花城把他放在柔软的榻上,一条腿卡进谢怜双膝之间,压着谢怜胸膛,俊美的脸渐渐放大,谢怜眯了眯眼,唇上没有印上柔...

原著向婚后

🌸🌸的撒娇也很棒棒呢!


好像被惯娇了


谢怜撸着怀里毛茸茸的脑袋这样想着


花城最近越发的黏人了,谢怜出门前要抵着额头亲好久,谢怜去上天庭办事空闲时间要通灵,谢怜回来了还要扑上来,往他怀里钻


花城的身子板大他将近两圈,却努力的把自己往谢怜怀里缩,光缩着还不够,不安分的手在腰线上下滑动惹得谢怜发痒,想动弹一下但被怀里的人牢牢按着


谢怜才到家,鞋都没脱就被家里的大狐狸抱个满怀,谢怜一边挣扎着脱下靴子,一边安抚这只大狐狸


鞋子脱完就被打横抱起,花城把他放在柔软的榻上,一条腿卡进谢怜双膝之间,压着谢怜胸膛,俊美的脸渐渐放大,谢怜眯了眯眼,唇上没有印上柔软,倒是面颊被一下一下的蹭着


没错,花城在用自己的脸颊蹭他的脸颊,还蹭了他一脸胶原蛋白,结束了风餐露宿的生活在鬼王悉心照料下,谢怜的脸终于有了肉感,花城变着花样蹭他,最后在谢怜脸上响亮的“啵”了一下又蹭着脖子滑到了颈窝


谢怜无奈的摸着鬼王的脊背,继续纵容鬼王在自己身上作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