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谢金

21.3万浏览    5297参与
斡於兮

原po地址>>>>>>


(竖屏变横屏)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眼里只有…那俩(◐‿◑)

原po地址>>>>>>


(竖屏变横屏)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眼里只有…那俩(◐‿◑)

未燃

这个红色的小野爷让我心悸aaaaawsl

(◍˃̶ᗜ˂̶◍)✩

阿伟乱葬岗!!!!!!!!

这个红色的小野爷让我心悸aaaaawsl

(◍˃̶ᗜ˂̶◍)✩

阿伟乱葬岗!!!!!!!!

斡於兮
根儿哥镜头下的老谢 真是娇艳欲...

根儿哥镜头下的老谢

真是娇艳欲滴(◐‿◑)

(还有李好车的羽绒服)

根儿哥镜头下的老谢

真是娇艳欲滴(◐‿◑)

(还有李好车的羽绒服)

不贰行

【DYS|金东】三心二意

·禁一切

·🚲,19岁小谢➡️31岁东⬅️37岁谢爷

·想看年下金东却又舍不得年上金东的激情产物

·乱写的,有bug,请不要在意

·谢文金:我狠起来连自己都绿。

·请不要吝啬你的评论好吗姐妹!!

·打不开链接的姐妹可以换个网络或者换网页端试一试哈


三心二意


石墨

图链


·禁一切

·🚲,19岁小谢➡️31岁东⬅️37岁谢爷

·想看年下金东却又舍不得年上金东的激情产物

·乱写的,有bug,请不要在意

·谢文金:我狠起来连自己都绿。

·请不要吝啬你的评论好吗姐妹!!

·打不开链接的姐妹可以换个网络或者换网页端试一试哈



三心二意



石墨

图链






Οο兎ふ

【金东】

德云社平行世界


“东子,你怎么了?”谢金看着自从录像回来就闷闷不乐的东哥,有些困惑,“去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


东哥面无表情的回了句“你不知道?”


“东子,是累了吗?来,我给你捶捶”说着就把手伸向东哥。


东子连忙打掉谢爷伸出来的手,“一边儿去,别拿你拉过别人的手碰我”


谢爷是情商多么高的人啊,怎么可能还不知道自家媳妇儿这是吃醋了,于是调笑道“呦,小东东,你这吃醋了啊?我这怎么的,也比刘老师高一辈儿,这不显得亲近吗?”


东哥听完谢爷的话,更生气了。“哦,亲近就得拉手啊?我怎么没看别人也这样”


看着东哥真的生气了,谢爷只能哄着东哥“东子,你看啊,我们多好啊...

德云社平行世界


“东子,你怎么了?”谢金看着自从录像回来就闷闷不乐的东哥,有些困惑,“去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


东哥面无表情的回了句“你不知道?”


“东子,是累了吗?来,我给你捶捶”说着就把手伸向东哥。


东子连忙打掉谢爷伸出来的手,“一边儿去,别拿你拉过别人的手碰我”


谢爷是情商多么高的人啊,怎么可能还不知道自家媳妇儿这是吃醋了,于是调笑道“呦,小东东,你这吃醋了啊?我这怎么的,也比刘老师高一辈儿,这不显得亲近吗?”


东哥听完谢爷的话,更生气了。“哦,亲近就得拉手啊?我怎么没看别人也这样”


看着东哥真的生气了,谢爷只能哄着东哥“东子,你看啊,我们多好啊,德云社这么多人,我们可是为数不多的原配搭档呢,你怎么能因为一点儿小事儿就生气呢?我可为了你才扮女装的,别气了”


“哦,不提这事儿还好。别的虽说不是原配,可也一个个拉手出来的,你呢?离我那么远,还当着我的面儿抱陶阳”


看着面前滔滔不绝的小人儿,谢爷感觉太闹腾了,只能使出必杀技了。


谢爷这么想着,也付出行动。二话不说把东哥抱着就往卧房去


“哎,哎,你个傻大个,快把我放下放下”


“小东东,你要乖哦。你不是生气了吗?老话说运动可以缓解,所以啊,我带你运动运动”


“谢金,不,谢爷,师爷,大金金,我错了,我不吃醋了,放了我吧”


谢金露出神秘微笑,“嗯哼,太晚了”


“别,别动”


“哦?还生气吗?”


“不,不气了”


两个气喘吁吁的人躺在床上,谢金看着身边安安静静的东哥,心里想着

“果然说(shui)服是王道”


有点儿短,哈哈。

昨天谢爷和东哥的镜头也太少了,不过不得不说谢爷真漂亮,真媚气;东哥真a,真霸气。

太配了



时间小姐姐❤️

总裁的社会妻--此生久伴

谢金没想到他一进屋会看到李鹤东在哭。

  

  

父母早逝小时候吃了不少苦,导致他没遇到谢金之前李鹤东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孤僻,不自信又很害羞的人。

  

  

简单说就是感觉全世界都会害他,他不相信任何人。但是他很少会哭,屈指可数。

  

  

尤其是遇见谢金之后,百般疼爱绝不是说说而已,和他在一起之后李鹤东再也没有受过半分委屈。

  

  

刚在一起的时候,李鹤东还抱着若即若离的状态。想着这人有钱又对我好,处就处着了,有钱有势的人最花心了,才不指望能长久呢。他还打算好多存点钱,要是谢金以后变心了他拿钱就走。

  ...













谢金没想到他一进屋会看到李鹤东在哭。

  

  

父母早逝小时候吃了不少苦,导致他没遇到谢金之前李鹤东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孤僻,不自信又很害羞的人。

  

  

简单说就是感觉全世界都会害他,他不相信任何人。但是他很少会哭,屈指可数。

  

  

尤其是遇见谢金之后,百般疼爱绝不是说说而已,和他在一起之后李鹤东再也没有受过半分委屈。

  

  

刚在一起的时候,李鹤东还抱着若即若离的状态。想着这人有钱又对我好,处就处着了,有钱有势的人最花心了,才不指望能长久呢。他还打算好多存点钱,要是谢金以后变心了他拿钱就走。

  

  

但谢金对他的好真的一点点改变了他,让他放下心防认真的和谢金期待着未来。

  

  

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开心,一天比一天好,但这大年29的马上新年也不知这心尖尖的宝贝怎么开始哭起来了。恰巧谢金只要见到这人哭就迷茫无措,平时满嘴情话的人一个字都蹦不出来,只会搂着他的宝贝儿慌慌张张的擦眼泪。

  

  

没想到李鹤东竟又笑了。

  

  

“谢金你傻不傻。”李鹤东骂完人拍掉他的大手钻进人家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拱了拱。

  

  

被自家媳妇的操作惊呆的人只能无奈苦笑顺便收紧了臂膀把人搂紧:

  

  

“宝贝,你这又哭又笑的老公心里可受不住啊。”

  

  

“我.................我就是很感慨.................谢谢你。”

  

  

“傻瓜,又胡思乱想什么了。”知道人没受委屈他也就放心了,又开始贱嗖嗖的:“是不是今年猪肉贵,这快过年了担心自己被卖了?”

  

  

“我揍你我!”李鹤东一拳砸在谢金胸口,谢金特别夸张的倒下去陪着一声:“啊!!抹杀亲夫啦!!”李鹤东笑着骑在他身上扯了他眼镜揉搓他的脸。

  

  

“你是不是说我胖!是不是是不是!”

  

  

“没有没有!我没有!我哪敢啊!”

  

  

“哼..........................”

  

  

李鹤东忽然就又红了眼眶居高临下的盯着他。谢金也不闹了,把人拉下抱着轻拍后背像哄婴儿一样。

  

  

:“到底怎么了能不能跟老公说说?嗯?”

  

  

李鹤东抹抹眼泪抽开身下人的皮带:“不说,要做。”

  

  

颠龙倒凤

  

  

翻云覆雨


  

洗澡

  

  

躺下

  

    

最后谢金收拾好一切躺到人身边的时候终于听到了答案。

  

  

“我感谢你。”

  

  

“感谢你真的爱我。”

  

  

“感谢你对我那么好。”

  

  

“感谢你给了我那么多包容和疼爱。”

  

  

“感谢你给了我一个家,让我有地方可以过年。”

  

  

李鹤东哽咽的声音听的谢金心里一阵阵发紧,心疼到无以复加。

  

  

感受到身边人的情绪李鹤东用力的抱了抱他的爱人:

  

  

“我爱你。想爱一辈子。”

  

  

千言万语说不尽,谢金只告诉他:“好。爱一辈子。”

  

  

李鹤东遇见谢金是缘分,谢金遇见李鹤东是天意。他们会携手并进,共度此生。

  

  

  

 

  

  

  

  

  

  

  

祝大家新年快乐

  

有期          有盼

无灾          无难 

 

(红包拿来)❤️

今天也很行.

【谢金×你】娇俏大辈儿在线撒娇

请勿上身正主

ooc警告⚠️

短短短


你正狂笑九良和孟哥“傻贝儿贝儿”


屋里传来敲门声,开门视线正对着大辈儿上下滑动的喉结,迷之性感


头顶传来热气“怎么了姑娘?想我了?”


抬头便看见谢金满是笑意的眸子,不知怎的,你竟红了脸


装作毫不在意的绕回沙发上,余光中满满都是谢金的影子。


“进来吧师爷”


他将外套挂在门口的架子上,在门口暖了好一会儿才靠近你


似乎生怕给你带来一丝冷气


谢金摘了帽子,依在你身旁


“哟,看九良呢?”


因为他的靠近,你燥的不行,胡乱点了点头


肉肉的臂膀,竟然还带点肌肉。或许是触感太过奇妙,又或许是身旁...

请勿上身正主

ooc警告⚠️

短短短



你正狂笑九良和孟哥“傻贝儿贝儿”


屋里传来敲门声,开门视线正对着大辈儿上下滑动的喉结,迷之性感


头顶传来热气“怎么了姑娘?想我了?”


抬头便看见谢金满是笑意的眸子,不知怎的,你竟红了脸


装作毫不在意的绕回沙发上,余光中满满都是谢金的影子。


“进来吧师爷”


他将外套挂在门口的架子上,在门口暖了好一会儿才靠近你


似乎生怕给你带来一丝冷气


谢金摘了帽子,依在你身旁


“哟,看九良呢?”


因为他的靠近,你燥的不行,胡乱点了点头


肉肉的臂膀,竟然还带点肌肉。或许是触感太过奇妙,又或许是身旁不断传来的热气,你心底竟踏实不少。


“我不好看吗?”


你回过神来


“你看周九良的时候,牙都呲出来了,眼睛一刻也不离开电视。”


“啊?”你有些摸不到头脑



“我好不容易有个镜头,你竟然跑神!”边说边眨巴眨巴眼睛,好像受了巨大的委屈。


“好看。”你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低头小声说


“啊?我没听清楚”谢金欣喜起来,眼睛里好像有光,又好像只有你。


他顺势将你揽在怀里,下巴轻轻搭在你的脑袋上


“乖,宝贝。再说一遍”


你默不作声,将头低的跟狠了


良久,他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是个木头疙瘩,可这么久了,木头疙瘩也该知道开花了。你知道我喜欢你的对吗?”


你点了点头


“答应我吗?”


你依旧默不作声。没办法的,不会有人长久的喜欢你的。你太害怕失去了。


他红了眼眶,再厚的镜片也遮不住。


你不用抬头也知道,他眸中的光,怕是已经被自己消磨光了。


“答应嘛!答应嘛~答应嘛~”他红着眼,用娇俏的声音和你撒娇。


“好。”


他猛的起身,悄悄抹掉了眼泪。蹲下身和你平视,很认真很认真。


“我知道你之前背负了太多太多,我想你和我分享,和我分享快乐,分享压力,分享所有你曾经历的糟糕的事。”


“我只想做你的杂货店。”








镜片

分享一个穿着白水裤的少谢爷!

还有被高老板捏脸的可爱谢!

分享一个穿着白水裤的少谢爷!

还有被高老板捏脸的可爱谢!

壹介

p1:瞅瞅这脚下生风的两口子,我东带着邪魅嘴角上场并努力跟上“媳妇儿”的jio步。

p2:我刷了三遍,终于找到了老谢的特写,爱奇艺指路01:42:26,小爷爷杀我。

p3:微博上某位长手长脚的“媳妇”。把腿给我放下!这还有外人呢!我仿佛看到了女装大佬攻?

p4:一个疯狂摆头的小爷爷,哈哈哈,爱奇艺的截屏让我郁闷,就两秒还不能慢速录,谢爷仿佛鬼畜kkk


p1:瞅瞅这脚下生风的两口子,我东带着邪魅嘴角上场并努力跟上“媳妇儿”的jio步。

p2:我刷了三遍,终于找到了老谢的特写,爱奇艺指路01:42:26,小爷爷杀我。

p3:微博上某位长手长脚的“媳妇”。把腿给我放下!这还有外人呢!我仿佛看到了女装大佬攻?

p4:一个疯狂摆头的小爷爷,哈哈哈,爱奇艺的截屏让我郁闷,就两秒还不能慢速录,谢爷仿佛鬼畜kkk






花生味瓜子

2020.01.23天津卫视德云社相声春晚《满床笏》

我等好久,陶老板太帅了,金花玉酒,蟒袍玉带,精彩绝艳。

2020.01.23天津卫视德云社相声春晚《满床笏》

我等好久,陶老板太帅了,金花玉酒,蟒袍玉带,精彩绝艳。

斡於兮

啊啊啊啊你这个不守妇道(?!?!)的男人!!!

媳妇儿(???)在呢你就跟别的男人手拉手!!!

但是西装老谢好杀我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

啊啊啊啊你这个不守妇道(?!?!)的男人!!!

媳妇儿(???)在呢你就跟别的男人手拉手!!!

但是西装老谢好杀我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

斡於兮

肯定剪了很多…

但好歹给老谢还留了句词儿ಥ_ಥ 后面还有一句话没给留的呢……

大姐,大姐夫(◐‿◑) 真好啊…

肯定剪了很多…

但好歹给老谢还留了句词儿ಥ_ಥ 后面还有一句话没给留的呢……

大姐,大姐夫(◐‿◑) 真好啊…

哒哒哒

遇见2 婚礼主持人

这一章云杰大哥出现!!两人关系突飞猛进~

金葛格表示“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

东哥表示为了谢金,我要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

  自从那次谢金请李鹤东吃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以后,谢金和李鹤东也熟悉了一些,没有那么尴尬了,不过也仅仅是知道了对方叫什么而已,李鹤东也是仅仅知道了谢金是学校的老师。但是因为这次经历两个人对彼此的印象没有像第一次见面那么糟,在李鹤东心里谢金就是一个有点傻有点奇怪又很善良的大傻个,在谢金心里李鹤东那可了不得了,虽然李鹤东一共也没跟他说几句话但是在谢金心里李鹤东是就算穿着大背心大裤衩也依旧抵挡不住他的帅气,就算是身上的纹身也依旧阻挡不了他害羞时...

这一章云杰大哥出现!!两人关系突飞猛进~

金葛格表示“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

东哥表示为了谢金,我要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

  自从那次谢金请李鹤东吃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以后,谢金和李鹤东也熟悉了一些,没有那么尴尬了,不过也仅仅是知道了对方叫什么而已,李鹤东也是仅仅知道了谢金是学校的老师。但是因为这次经历两个人对彼此的印象没有像第一次见面那么糟,在李鹤东心里谢金就是一个有点傻有点奇怪又很善良的大傻个,在谢金心里李鹤东那可了不得了,虽然李鹤东一共也没跟他说几句话但是在谢金心里李鹤东是就算穿着大背心大裤衩也依旧抵挡不住他的帅气,就算是身上的纹身也依旧阻挡不了他害羞时红耳朵的可爱.......

  李云杰和相亲对象登记结婚,李云杰的婚礼也是准备起来了,作为弟弟,李鹤东也是忙里忙外的,以前他和哥哥住在一起,前段时间哥俩拿着这几年挣得钱盖了个新房,婚礼前几天李鹤东忙着帮哥哥置办新房,婚礼定在半个月后,婚礼的一切都准备的不错,唯一就是婚礼主持人的人选没有定下来,小村子里有文化的人不多,以前村子里婚礼主持人都是去找村长帮忙,可是现在村长的岁数大了,身体不好需要静养,所以需要另找一个主持人,李鹤东和李云杰因为小的时候受过村长的照顾于是婚礼前拿着买的一些补品和茶叶去看村长,老村长看见他们两兄弟来看他非常的高兴,拉着李云杰的手问他们婚礼筹备的怎么样,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说到了还差一个主持人,老村长想了想说他知道一个人非常适合,“咱们村的老师谢金啊,小谢这个孩子是大学生,本来在城里前途无量,但是来我们村子里支教,咱们村子又穷又小,别的老师都不愿意过来,小谢老师没有嫌弃主动要求分配到这里来,小谢真的是文化高人品好的好孩子,这个主持人他来最合适不过了”李云杰听老村长这么说自然也是同意的,“那个前两天小谢老师来粮油铺子说是几天前来买米,鹤东看店不知道什么价格就让他有时间拿给我,那个小谢老师人真的不错,鹤东啊,你帮我去问问小谢老师能不能帮一下忙”李鹤东听完村长的话正想着原来谢金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时候听到他哥叫他连忙答应了一声却没听见后面那句让他去找谢金帮忙,后来直到他和他哥回去的时候他哥提醒他尽早去买些东西去问问谢金能不能帮一下忙,他才明白过来。

  李鹤东把他的摩托车停在有阴凉的路边,自己站在谢金宿舍院子的门前,脚边放着他哥哥让他给谢金带的水果和其他一些玉米油什么的,谢金去上课了还没有回来,李鹤东就在门口那棵大榕树下扇着扇子等他回来,谢金上完课去买了些菜打算回家吃饭休息,走到门口看见了在树下坐着的李鹤东“东哥,你这么在这呢”  李鹤东抬头看见谢金在门口“哦哦,我是来找你的”  谢金看在门口说话不方便就开门和李鹤东进屋说话,李鹤东进屋就把着水果和玉米油放院子里跟他说这是给你拿的,谢金被他弄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又不敢跟李鹤东说不要就呆呆的看着李鹤东,又想起来自己手里还拿着从菜市场买回来的菜,“东哥,你吃饭了吗?”  “还没” 从村长家回来李鹤东就领着东西在谢金家门口等着谢金回来,还没有吃饭。“那正好跟我一起吃饭吧” 谢金又是像上次那样拉着李鹤东给他泡了一壶茶,就去厨房里忙活了。李鹤东后知后觉自己找人家办事,事情还没说,就已经在人家蹭了两顿饭了,自己这叫办的什么事,将来一定要请谢金好好吃顿饭才行。

  谢金在厨房里快速的忙活着,生怕让李鹤东等着急了,其实当他看到李鹤东出现在他家门口的时候他还是挺开心的,自从上次他们认识之后,东哥冷酷帅气又有一些些可爱的形象就一直印在他的脑海里了,为了“偶遇”东哥,他每天上完课放学就去菜市场“路过”粮油店去买菜,然而这几天李鹤东为了帮哥哥准备婚礼一直忙着就没有去粮油店里,谢金每天见不到李鹤东也不好意思去问其他铺子的老板李鹤东干什么去了,毕竟他俩只是一面之交。这次李鹤东居然出现在他家门口真的是让他喜出望外!想起上次东哥夸他做饭好吃,他就更卖力气的做饭,尽量多做几个菜,于是他在厨房里喊道“东哥,你随便转转,我做饭时间可能长一些,别闷着你”  

  李鹤东本来有些无聊听他这么说就起来在屋里屋外转了两圈,这不看不知道,谢金的小院子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条,院子上的空地被他种了苋菜,小葱,空心菜,地瓜叶一些蔬菜,屋子里干净整洁,李鹤东想想自己和哥哥住在一起的时候刚开始生活的时候两个人根本什么都不会,后来还是李云杰学着做饭给他吃,后来他去外地打工就在外面饥一顿饱一顿,只要能活着就行了,他突然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觉得谢金有些奇怪了,那种奇怪是他感觉谢金是不属于这个村子的,他的穿着他的生活方式还有他的谈吐都让李鹤东觉得虽然谢金在这个村子里生活着,但是就好像他可以随时会回到他属于的地方去的,李鹤东上学的时候不愿意学习,但他现在脑海中蹦出来他学过的那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就在他逛到厨房看谢金做饭的时候,这句话就蹦出来了。谢金做饭的时候也是这样有条不紊的,细致的,尽管厨房里面不凉快谢金脑袋上出了很多汗他也是专注的,紧抿的嘴忘记了擦汗,李鹤东掏出了一张面巾纸,递给了谢金,谢金抬眼看到了李鹤东靠在厨房的门那里看他做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过手纸擦了擦汗就继续忙活了,李鹤东也没说话继续靠在门那里看他做饭,李鹤东觉得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他活了将近三十年自从他的父母去世了以后他就没有感受到的家的感觉居然在一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男人身上感受到了,他觉得谢金身上有一种干净温暖又有一点有距离的感觉。“饭好了~”谢金把菜做好了,看到李鹤东盯着自己发呆就跟他说“快点,帮忙把菜端到桌子上”语气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亲密和轻快。

  谢金做了三个菜,一个是虾酱清炒空心菜,一个小白菜猪肉丸子汤,还有一个丝瓜炒虾仁,李鹤东看这个菜觉得要是能喝一顿那就更开心了,“东哥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哦哦,那个我哥哥下个星期天结婚,但是婚礼的主持人还没找着,村长跟我们说你特别适合我就来找你想请你帮我这个忙” “哦,那没问题,我能去” 听到谢金答应了,李鹤东觉得自己的任务完成了,但是想了想又让人家帮忙又在人家里蹭饭的,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做饭真好吃” 李鹤东自己说完话又不好意思的耳朵红了,谢金看李鹤东说完这么句话后就猛的低头吃饭只留给他一个脑勺,看到李鹤东红红的耳尖儿,谢金觉得很好笑,“你要是喜欢吃我坐的饭那你常来我天天做给你吃” 李鹤东听到这句话立马抬头看谢金,这是怎么个意思?要天天给我做饭吃?是他想的复杂了吗还是谢金只是单纯的跟他客气客气?难道我被调戏了?李鹤东脑袋里的弹幕爆炸了.......而谢金就一直带着笑意温温和和的看着李鹤东愣愣的看着他,李鹤东看谢金说完话还那么温柔的看着他立马脑袋不会转个了,“不了不了,谢谢你了啊,那多麻烦你”  谢金看李鹤东这幅慌张的样子觉得超级可爱,也就没再说些什么,夹给李鹤东一块虾仁 “多吃些菜” 感觉不像是仅仅和李鹤东见过一面的人而是和他认识了很久一样。

  这顿饭就这样温馨又诡异的吃完了,一天的炎热也随着太阳的下山也消减下去了,谢金的小院子里凉风令人舒爽,小渔村的夜晚不会完全的黑下去,带着一些蓝一些紫还有海上吹来的白雾,凉风中带着丝丝的湿润和咸味,谢金和李鹤东在院子里坐着消化食,屋子里比较闷,李鹤东听着谢金讲着他刚来到这里的诸多不适应,闹了许多的笑话,李鹤东觉得谢金真的太像他想象中的可怜巴巴、耷拉耳朵的大金毛了,听到好笑的地方就更是止不住的笑了,他觉得谢金真的是一个有意思的人,那点距离感和尴尬也就都烟消云散了。

   谢金说他来这里工作以后还没有去过海边,因为自己从前生活的地方离海很远,他没有学过游泳,而且他的学校的同事都是本地的有自己的家庭的,他也不好意思要同事陪他去。说起来,可能他来这边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可能就是眼前这个只有两面之缘的李鹤东,他特别喜欢李鹤东整个人的感觉—利落干净,硬气中还带着不易察觉的腼腆温柔,所以当李鹤东提出要他帮忙的时候才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李鹤东正愁吃人家的嘴短呢,听到谢金说想看海,这又不是什么难事,“走啊,爷们,咱们看海去啊”李鹤东站起来拉着谢金就往院子门口走,谢金被李鹤东拽这一下懵了,说走就走啊,等他被拽到李鹤东的摩托车前才反应过来,李鹤东拍了拍摩托车后座,“你看,我还挺有先见之明,我今天要是开的是我送货的平板三轮车,你这身板到了海边都碎了,上车吧,爷们。”说完给谢金一个头盔让他坐在后座上。

  椰子树、灰蓝色的天、这一路上的风景谢金根本就没去感受,李鹤东的摩托骑的有些快,风吹在谢金的身上,可是谢金已经无法顾及到了,他离李鹤东是那样的近,近到可以看清李鹤东脖子上的汗珠,近到路上减速颠簸的时候他贴在李鹤东的后背上,近到他害怕李鹤东听到自己快要蹦出来的心跳。谢金闭上了眼睛,感觉胸口出有种情感涨涨的,想要破土而出,既兴奋又苦涩,就像他此刻的心跳一样,异常激动又带着他难以负担的重量。

 


哒哒哒

遇见1

男一:李鹤东(粮油店送货工)

男一:谢金  (乡村人民教师)

男二:李云杰 (粮油店老板)

故事背景:在南方的一个小渔村。

故事灵感来源于暑假的一次支教经历。

暑假的时候只写了个开头,想继续写下去。

           (1)初遇

  每年的夏天都是一样的热和闷,小村子的土路被晒的烫脚,路边的垃圾发酵出一种难闻的味道,谢金的举着一把遮阳伞,穿着与这个村子的夏天格格不入的衬衫长裤和一双不露脚面的休闲鞋,衬衫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男一:李鹤东(粮油店送货工)

男一:谢金  (乡村人民教师)

男二:李云杰 (粮油店老板)

故事背景:在南方的一个小渔村。

故事灵感来源于暑假的一次支教经历。

暑假的时候只写了个开头,想继续写下去。

           (1)初遇

  每年的夏天都是一样的热和闷,小村子的土路被晒的烫脚,路边的垃圾发酵出一种难闻的味道,谢金的举着一把遮阳伞,穿着与这个村子的夏天格格不入的衬衫长裤和一双不露脚面的休闲鞋,衬衫的后背已经湿透了,他的头发也湿答答的贴在头皮上,这让他像一只落汤鸡一样—一个一米九三举着伞的落汤鸡,至少在李鹤东的心里是这个样子的。

  谢金是这个村子小学的唯一的英语老师,独居在小学分配给他的宿舍里,这个宿舍其实就是一间离学校不远的小房子,他需要在这里解决自己的一切生活问题,宿舍里的米和油快不够用了,学校附近有一个露天的菜市场,他需要在中午学生放学的时候去买米和面,然后在宿舍里吃饭午休下午继续上课。

  李鹤东坐在自家的粮油店里闲着发呆就被马路对面的那个又高又奇怪的人吸引了眼球,他是生在这里长在这里的人,他穿着白色背心和大裤衩手里扇着蒲扇,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奇怪的人一直盯着到谢金到了他的铺子前仍然没有晃过神来,一双细长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给我来一袋米和一桶油”,李鹤东回过神来“哎”转身就回到身后的米面堆里拎出一袋面和一桶油,几乎是没有用想的,在放好米和油后就从纸抽里拿出几张纸递给了那个逆光的大个,谢金看到了李鹤东递来的纸以后愣了一下连忙说谢谢接过纸来擦汗,擦了擦额头上和脖子上的汉,他边擦汗边打量着这个面前的年轻人,和本地人一样的背心短裤的打扮扇着蒲扇,可是他左边胳膊上的纹身和肌肉硬是将这打扮变得社会起来,他望向李鹤东的脸,好俊美的男子,剑眉星目,一双大眼睛和右眼上一条刀疤让这个男人有一种让人难以接近的气质,李鹤东看着对面的人一直打量自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选择了瞪了谢金一眼,这一瞪吓了谢金一大跳,确认过眼神,是他惹不起的人。

谢金有些发颤的说道“多..多少钱老板?”这可难住了李鹤东,他哥哥是这个粮油铺子的老板,他是负责进货和送货的,今天刚好他哥哥李云杰有事去了城里—和相亲的对象登记结婚,于是李鹤东就在这里看着铺子。“哦,你等我一下啊,我打个电话问问我们老板”,就是这么巧,李云杰没有接电话,场面又再度尴尬下来了......李鹤东再度的变得不好意思,于是他的眼神愈发的冷酷了,谢金磕磕绊绊的说“要不,我改天再来买吧”,李鹤东抬头看谢金可怜巴巴的样子,头发湿答答的像一只可怜的大怂狗,他立马晃了晃头阻止自己这种奇怪的想法,就这样让他再走回去李鹤东觉得心里不落忍,于是就跟大手一挥“算了,你先拿着,改天再把钱送来吧”,李鹤东的语气让谢金不敢拒绝就磕磕巴巴的答应了,于是李鹤东对隔壁铺子的老板说“刘阿婆你帮我看一下铺子,我去送一下货”就拎着米和油放在了铺子旁边的平板电瓶车上,骑上了电瓶车回头对那个还愣在原地的谢金说“上来,我把货送到你家去。”言简意赅,谢金他蹬上了车然后把腿蜷了起来,尽力不去碰面粉上的灰好不让自己搞得更狼狈。1米93的大个子蜷起来特别的搞笑。李鹤东心想这真是一个奇怪的人。但是又觉得他有点可爱。问了他住在哪里以后。李鹤东说把坐稳了就开车走了,谢金坐在后面一面拿着伞一面握着平板边儿。

谢金的宿舍离菜市场不远很快就到了,李鹤东拿下米和油放在院子里就要开车会去,谢金叫住离他“那个,你就这么放心不怕我不给你钱吗?”说完又觉得不太礼貌毕竟人家也是信任自己,连忙补充了一句“就是想问您一下您什么时候有空我好还给您钱”         “你把钱给老板就行了”  “哦哦好的,谢谢啊大哥麻烦您一趟了”。

说时迟那时快,李鹤东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几声,李鹤东尴尬的红了耳朵,谢金看着这个样子的李鹤东觉得他没有那么凶了还挺可爱的,想起自己也没有吃饭呢,就想留下李鹤东和他一起吃饭,于是谢金弱弱的问他“那个,大哥其实我也没吃饭呢,你要不坐屋里等我一会儿,和我一块儿吃一点饭吧”,看李鹤东没有什么反应就鼓足了勇气,拉着李鹤东坐在屋子里的凳子上说“大哥你在这等一会我马上做好”就跑进厨房立马忙活了起来,根本没给李鹤东张开嘴拒绝的机会,于是李鹤东只好干坐在椅子上听着厨房起锅烧油叮叮当当的声音。他打量着这个屋子,屋子不大像是一个人住的,但是很干净整洁,一套木头家具—两个椅子一个小茶座,茶座上一套茶具,谢金虽然很匆忙却没忘了给李鹤东泡茶,李鹤东不懂怎么品茶,他从小家境贫困父母早逝和哥哥长大能够不缺衣少吃已是不错了,但他还是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等着谢金做好饭,过了大概是六七分钟,谢金的声音从厨房传来,“饭好了”语调轻快,谢金拿着两大碗面条端上了饭桌,招呼李鹤东去里屋饭桌吃饭,是西红柿鸡蛋面。“我做的不好大哥多担待一下”说完谢金就拿着筷子大口吃了起来,他上午上了三节课买完米以后已经有些饿过劲了,被面条的香味激的只想吃饱饭,李鹤东也是没有客气也拿着筷子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可能是饿了的缘故,他觉得这碗面格外的好吃,一时间整个房间只有吃面条的吸溜声,吃饱饭真的是一种心灵上和身体上的双重满足。

  这顿饭两个人吃的都非常的痛快,“谢谢你啊,你做的饭真的很好吃”“您夸我了”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谢金也没有那么害怕眼前这个有着纹身的男人了,李鹤东也没有当初那么不好意思了,就因为着一碗面,李鹤东感受到了一种来自面前这个有点滑稽的男人的温暖,他觉得谢金也越来越顺眼,面条吃完了,李鹤东要回店里了,为了感谢谢金的这顿饭,李鹤东开着车将谢金送回学校上班,谢金依旧奇怪的在平板上蜷成一团。

  小村子一切如常,不过又有一些不一样了。

 


陌上凤溪

【金东】胡同宅院 其二

金东 ooc

民国pa

圈地自萌,聊以自娱

请勿上升蒸煮 靴靴

正文  ↓


自李冬拜了师,头几天还算安分,请安练功一样不落,完成得十分认真。可没过多久,李冬身上的那份痞气又藏不住了,三天两头想往外钻。早先还没人拦着,跑出去与人一道喝酒,一身酒气得回来,运气好些,给那些个混的好的师兄弟们遇上了,送回去,悄着吩咐人煮些醒酒汤。但要是背起来,遇上郭德纲还好,小罚一下也就过去了,总也是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但这要是遇上李云杰,怕是得翻了一角的天。借着酒劲,李鹤东与李云杰总是不睦的,小到李云杰训斥时李鹤东的无数句顶撞,大到戒持罚跪,无一不做,有时连那...

金东 ooc

民国pa

圈地自萌,聊以自娱

请勿上升蒸煮 靴靴

正文  ↓





自李冬拜了师,头几天还算安分,请安练功一样不落,完成得十分认真。可没过多久,李冬身上的那份痞气又藏不住了,三天两头想往外钻。早先还没人拦着,跑出去与人一道喝酒,一身酒气得回来,运气好些,给那些个混的好的师兄弟们遇上了,送回去,悄着吩咐人煮些醒酒汤。但要是背起来,遇上郭德纲还好,小罚一下也就过去了,总也是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但这要是遇上李云杰,怕是得翻了一角的天。借着酒劲,李鹤东与李云杰总是不睦的,小到李云杰训斥时李鹤东的无数句顶撞,大到戒持罚跪,无一不做,有时连那些师兄弟也看不太下去了,一边把李云杰带走顺气,一边给李鹤东拉起谈天说地,到了了也还是兄弟。


日头也就这般一天天的过去,有人在渐渐地收心,有人也就在这一瞬动心。


过了学徒时期的李鹤东,李云杰试图让郭德纲安排跟自己,被他给拒绝了,他道:李鹤东性子野,你又总拘着他,搭档起来难免的纰漏,何必呢。李云杰虽心里仍旧不是很情愿,也还是应了下来。


自此,李鹤东就去了麒麟剧场和几个小园子里说说书和单口,从来不与人对搭,也从没有人招惹过他。


那日,李鹤东依旧在台上说着《西厢记》说到一半,上来人凑在耳前说了几声,李鹤东便草草结论这段且听下回分解了,倒是给台下来听的看官们闹了些小不愉快。

后台

”知道为师叫你来的目的吗?“郭德纲像极了当时李鹤东刚进德云社时的那个模样,手捧茶碗,轻吹慢饮。”弟子愚钝,不知。“李鹤东以为自己又犯什么大事了,每回郭德纲表现得这么淡然的时候,李鹤东总是被教训得很惨。说着便极为果断地噗通一声跪下来了“弟子知错,还望师傅明示弟子错处,烦请师父责罚得稍微轻些。”

“嗤,郭老板,这弟子倒是调教得不错啊,没错认错,佩服佩服,哈哈哈哈哈哈。”突然从屏风后头传来一阵笑声,紧接着一个身形极高的人从屏风后头走了出来,笑着直接坐在了上首的太师椅上,“这小徒弟倒是不错,我那是中意的很啊。不如郭老板将他给我,我替你管教管教?”

李鹤东想着来人看着年岁不大,行为语言却又极为放肆,才想会怼一句你谁啊你,却被郭德纲的一句话生生打了回去,他道“师叔,玩笑该开够了。您既也在我德云社中,也且收一收,你不是还有正事要说吗,人我也给你找来了。”

师叔!这一称谓让李鹤东一惊,这人也是说相声的?那岂不是自己的师爷,是个大辈儿啊,先前的行为倒也算有了解释。

"正事?我刚才就说了啊,把你这个小徒弟给我呗。我这不还缺个搭档嘛。“正了正身子朝向还跪在地上的李鹤东望上一眼,笑面嘻嘻道。

这倒是让郭德纲和李鹤东皆是一惊,郭德纲惊的是有人倒是看上了李鹤东,也还算不错;李鹤东可就不这么觉得了,忙道:“师傅,徒儿一人独身说书单口惯了,不想有人有啥牵绊,也不想耽误了师爷,这样对谁都不好。我,不会同意的。”

看李鹤东如此坚决的样子,郭德纲刚想答应的话反倒是不好说出口了。看到郭德纲略微有些尴尬的面色,谢金讪讪一笑:“算了,郭老板,早就料想这小子不会答应的,本就有被拒绝的准备,没关系,那我先告辞了,下次再来喝茶。”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呵,想跑,不可能。


谢金走后,郭德纲微叹一口气,李鹤东倒是松了口气:“那师傅,徒儿先行告退,那些个看官大爷们还等着徒儿说书呢。”

“去吧去吧去吧,”郭德纲刚想先随他去吧,转而又想到“诶,你当着点心,你说的那《西厢记》是先前的禁书,现在虽然解了禁,可还是得堤防了有些有心之人的参上一本。”

“徒儿记住了,师傅放心。”此话一出,李鹤东早已是走了老远了。

“哎,还是像个孩子啊。”




在李鹤东会小园子的路上,有一波人也在往小圆子出赶。








人间不直得er

西装老谢


牵手手的是东哥该多好(´・̥̥̥̥ω・̥̥̥̥`) 迎风泪流

西装老谢


牵手手的是东哥该多好(´・̥̥̥̥ω・̥̥̥̥`) 迎风泪流

斡於兮
新图。 大家都去看天津卫视了吗...

新图。

大家都去看天津卫视了吗?

我看完节目单就决定不看直播了

等着全放完了去优酷看最后一个节目就行。


皮埃斯

我在写老谢作死

好难写啊,虽然我以前写过老谢作死,但都是金东的老谢作死;这次是东金的老谢作死…

虽然都是作死,但作死的方向不一样…

于是我又去看老谢跳舞扭腰甩手绢“死鬼”“你坏你坏你坏”了(◐‿◑)

新图。

大家都去看天津卫视了吗?

我看完节目单就决定不看直播了

等着全放完了去优酷看最后一个节目就行。


皮埃斯

我在写老谢作死

好难写啊,虽然我以前写过老谢作死,但都是金东的老谢作死;这次是东金的老谢作死…

虽然都是作死,但作死的方向不一样…

于是我又去看老谢跳舞扭腰甩手绢“死鬼”“你坏你坏你坏”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