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谦少

2772浏览    25参与
La Lindita
【关于意象】 李家的玫瑰,郑家...

【关于意象】

李家的玫瑰,郑家的梅花,和罗家的松柏。松柏长青,但是许熙和许朗父子只会爱上玫瑰和梅花。

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只会因为你而走下神坛,堕落成一个凡夫俗子,你怎么能不为之心动?所以许熙被李祝融诱惑。或许只有像许熙这样活在象牙塔里的人,才能让李祝融被引诱。

人会注目极致的美丽,不管它是否危险、脆弱或者易逝。真是坏啊。这么一想,松柏实在是太可怜了。明明它最长情。人却不喜欢。大概是因为人生本来就过于短暂,想要轰轰烈烈和刻骨铭心,只能被玫瑰和梅花吸引。

【关于意象】

李家的玫瑰,郑家的梅花,和罗家的松柏。松柏长青,但是许熙和许朗父子只会爱上玫瑰和梅花。

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只会因为你而走下神坛,堕落成一个凡夫俗子,你怎么能不为之心动?所以许熙被李祝融诱惑。或许只有像许熙这样活在象牙塔里的人,才能让李祝融被引诱。

人会注目极致的美丽,不管它是否危险、脆弱或者易逝。真是坏啊。这么一想,松柏实在是太可怜了。明明它最长情。人却不喜欢。大概是因为人生本来就过于短暂,想要轰轰烈烈和刻骨铭心,只能被玫瑰和梅花吸引。

我没有不开心

西子绪及其亲友干的事有多么ex

被屏蔽了,但我实在不知道我哪里说错了,再发一次。

可能会比原来短吧


西子绪和她的亲友,真的是当代择友反面案例


西子绪的亲友们,其中一个选择了背叛西子绪,并且在背叛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回踩,在微博上发声,想“揭露”西子绪的怼作者和任粉丝骂墨香铜臭行为。


西子绪粉另一位亲友则强烈谴责,并在激愤之下做出了自打嘴巴的可爱行为。


真是一出好戏啊?(发出了雪姨的声音)


这是背叛西子绪的那位

我不知道她说的Jh具体指谁,不过和我想的估计八九不离十。

[图片]
[图片]

至于是什么语音呢?


又是一出大戏,待会讲。


dissJh专用发布的,西子绪和祥瑞两面...

被屏蔽了,但我实在不知道我哪里说错了,再发一次。

可能会比原来短吧


西子绪和她的亲友,真的是当代择友反面案例


西子绪的亲友们,其中一个选择了背叛西子绪,并且在背叛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回踩,在微博上发声,想“揭露”西子绪的怼作者和任粉丝骂墨香铜臭行为。


西子绪粉另一位亲友则强烈谴责,并在激愤之下做出了自打嘴巴的可爱行为。



真是一出好戏啊?(发出了雪姨的声音)



这是背叛西子绪的那位

我不知道她说的Jh具体指谁,不过和我想的估计八九不离十。


至于是什么语音呢?


又是一出大戏,待会讲。



dissJh专用发布的,西子绪和祥瑞两面派行为图证



祥瑞这种自打自脸的行为,

和暴露出的,她是墨香铜臭黑粉的事实,

都不禁让我发出了杠铃一般的笑声。



西子绪有跟没有似的的制止,各位看在眼里,我不说什么了。


我真正讨厌她,是因为她可爱的站队行为。


我只见过小学生吵架会不分青红皂白的站队帮好朋友,没想到西子绪这么大了也有这种童心?


这里还得再提一个西子绪的亲友

谦少(臭名昭著,拉踩上位出名的不知名作者)

下图来自ZH网友

谦少口吐芬芳针对的就是君子在野这事,

骂为君子在野澄清的粉丝nc,

拒不承认自己的污蔑行为,

尽显低素质本色。



受害者君子在野,则被谦少和为他站队的亲友撕退圈了。


君子在野事件,我这里不多说,来日方长,我们有的掰扯。


西子绪就是为谦少站队的小可爱之一

谦少不看澄清,你无/脑站队,

不就是装睡叫不醒么?

双标哦,妹妹?


哎呦,我忘了,西子绪双标不是一天两天了呢。
人家君子在野写抗日,不够光伟正,直接联合亲友把人撕走,你写jia  bao就是文学上的事,艺术题材的一种?


您当代孔乙己???

“写jia bao,不宣扬jia bao”感情您知道啊?


您也知道只是写,不宣扬啊?


那君子在野怎么就不是了呢?


你西子绪的粉丝有主见有三观感情好啊,可是怎么你眼里别人粉丝就这么傻呢?




西子绪和谦少一定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就连蹭热度、拉踩的姿势都如出一辙。


先造谣,两家粉丝撕,能卖惨卖惨,能造谣造谣


要是被碰瓷的作者不火,出不了圈(西子情事件)

要是被碰瓷的作者太刚,出了圈也得挨骂(淮上事件)



于是西子绪和她的亲友终于动脑子想了想,谁又火又好黑呢?



哎呦,这真是开卷考试,不就墨香铜臭吗?



墨香铜臭粉丝傻逼多出名的啊!

这对比,真惨烈啊,好平的一条直线啊


别跟我扯别的,西子绪是不是因为和墨香铜臭撕才火出了圈的?

这个没得狡辩


就连西子绪火出圈,上热搜都没她的名字,挂的还是墨香铜臭和魔道祖师


妹妹,你不行啊



西子绪和墨香铜臭这事,她自称被rr,抱着猫逃回老家了。


事实却是,西子绪厉害到,一分钟就从茫茫人海找到了黑,截频并四分钟内发微博。


这个黑也在短短时间内改名换头像,反侦察能力强的不行。


但聪明如那个黑也没想到一点,

如果西子绪发现的晚,ta换名字头像就没用了,不还是ta么。

我真诚建议,两位冰释前嫌,这种宛如“世界上的另一个我”的天选之人,错过也太太太太可惜了


当然前提是真有“两”个人



西子绪跑回家,亲友声称陪着回了,定位显示却不对。


刚被rr威胁了,激情双更文,没断更一天。

我不知道你是被rr刺激出了灵感,必须天天诉诸在作品上,还是心大到这个地步,觉得rr小事,换个地方就没了。


哦,也是,那个黑叫你还叫西子绪,估计名字都不知道。


你行为上这么不把rr当事,怎么微博里可劲卖惨呢?真是可怜见的,给我们白莲花吓坏了吧?


我选择性眼瞎nc忽略上面的疑点后,发现,

我还是没法完全认同西子绪是受害者这回事。


在西子绪挂墨香铜臭粉丝后,

她就不能算是单纯的受害者了,

在当时那种风口浪尖上,

西子绪把墨香铜臭粉挂了,

在明知道很多人黑墨香铜臭,

“仇视”墨香铜臭和墨香粉的时候,

把墨香粉挂了。


那个时候,你敢说西子绪不是加害者?

她这种行为就是给rr者递刀子。



如果你说,西子绪被那个墨香粉黑过,西子绪挂她没错。

我请你看看受害者原话。

十五分钟就删除了,

本人也郑重道歉过了,

西子绪还是不依不饶的挂了她,

让她付出代价。



西子绪的理由是
笑死人了,你西子绪是普通人,墨香铜臭粉丝就不是了?


她就挺的住rr,挺得住恶意辱骂了?


西子绪,双标爽吗?


好的嘛,墨香铜臭粉丝被你粉丝人肉了,你管不了,因为粉丝行为不上升正主。


你粉丝被墨香铜臭粉人肉了,死命骂墨香铜臭本人


相信你的粉丝和墨香铜臭粉丝不一样,


可听正主西子绪的话了,


那么那些仍然上升墨香铜臭的粉丝,


我是不是可以认为


她们不配当你西子绪的粉丝呢?


毕竟你西子绪这个正主这么明事理。




刚我说的有一点,没有说完。

QQ语音

西子绪造谣墨香铜臭的证据

是曾为亲友的,dissJH发出来的,现在还找得到


语音,真是个好东西啊,西子绪不得不,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歉,而一些墨香铜臭粉丝估计脸都被扇肿了。


这是语音曝光前



没必要@西子绪?脸疼不疼?




我想着,这样总得给墨香铜臭点同情了吧?


西子绪和自己的亲友撕,墨香铜臭这不就是被拖下水的么?


本来人家跟隔壁pl的事就挺烦了,还被白莲花蹭热度造谣。实惨


结果呢?


哎呦,是我太天真了,总有一万种理由黑墨香铜臭的


在?注意下时间可好?(如果你瞎,当我没说)







西子绪行不行我不知道,我快笑的不行了


我黑西子绪还讲讲道理,怎么有些人黑墨香铜臭道理都不讲的?直接扭曲时间?


你把墨香铜臭想的好神通广大哦


你把西子绪想的好可怜哦


被rr还被按头道歉的从头到尾都是墨香铜臭好叭?

墨香粉丝澄清,你说人家洗,

如果有些人不去泼脏水,乱咬人,

人家粉丝何苦去洗?

西子绪、祥瑞和dissJH撕的时候,

有墨香粉关注吗?搞的西子绪当时多火似的。

谁拖墨香粉下水的?


先撩者jian不懂啊?


diss贱黑专用微博各位可以好好看看,她可能是想借墨香铜臭粉丝多,揭露西子绪造谣怼作者(不止墨香铜臭一个)


但是她没想到讨厌墨香铜臭的人已经这么多了,


这我估计墨香铜臭自己都没想到。



看西子绪微博,是不是觉得挺可爱、活泼一小姑娘啊?


那她手撕各作者、拉踩上位、实力卖惨的样子,还可爱吗?


这上面的她哪个都洗不清


我原耽圈最讨厌的作者:无仪宁死、西子绪

因为讨厌墨香铜臭,于是帮另一方说话,这种心理真的没问题吗?

帮这俩洗的,有多少是,自己心里清楚。







SHEN

【bl强推】刺猬by谦少

文案:主角林睢,音乐人,十八线艺人,睢是暴戾恣睢的睢,人如其名,刺猬的名字因他而来。嘴贱,自私毒舌,防备心重,偶尔歇斯底里。这篇文讲的大概是一个人不断成长不断改变的故事。在路上遇见一些人,错过一些人。温柔时光,惊艳岁月。关于孤独和防备的故事。不虐,最多有点怅然若失而已。陆宴很好,纪先生更好。

cp 纪容辅X林睢

第一人称(我第一次读第一人称bl,没什么违和感,作者写的挺好的)

——攻情话真的绝了,撩死人不偿命。截取一些如下:

      1.  他说:“那天在喷泉边,我其实没有在听歌,我一直在看着你。当时我在想,这个...

文案:主角林睢,音乐人,十八线艺人,睢是暴戾恣睢的睢,人如其名,刺猬的名字因他而来。嘴贱,自私毒舌,防备心重,偶尔歇斯底里。这篇文讲的大概是一个人不断成长不断改变的故事。在路上遇见一些人,错过一些人。温柔时光,惊艳岁月。关于孤独和防备的故事。不虐,最多有点怅然若失而已。陆宴很好,纪先生更好。

cp 纪容辅X林睢

第一人称(我第一次读第一人称bl,没什么违和感,作者写的挺好的)

——攻情话真的绝了,撩死人不偿命。截取一些如下:

      1.  他说:“那天在喷泉边,我其实没有在听歌,我一直在看着你。当时我在想,这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他这样狼狈,却仍然像一只落入陷阱的鹤。” 
        我的心脏狂跳,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我的脸颊滚烫,一直烧到后耳根,像是点了一把燎原火,几乎要连心中壁垒都烧塌。 
        纪容辅拿下我的手,按在他胸口,然后他抬起手指,点在了我心口上。 
        他说:“林睢,你看,你以为我比你强大,所以你总想刺伤我试试看。然而此刻你手掌下的这个,和我手下的这个,是完全相同的灵魂。”


2.“纪先生,你多久没睡了?” 
      他垂下睫毛,思考了一下。 
     “四十二个小时。” 
       那就是我走之后没睡过了。 
     “有重要工作?”我倒是挺喜欢现在这样略带迟钝的纪容辅,伸手摸他的脸。 
     “不是,”他侧过脸来亲了亲我手指尖,琥珀色眼睛慵懒眯着竟然也十分好看:“我只是觉得,你不在身边的时间,我不工作,拿来睡觉,有点不太划算。” 
        真要命。 
        明明生硬到情话都不算,我还是一瞬间心都酥下来。


ps.喜欢作者写的两句话(改了穆旦《隐现》的词):

      我们出生在时间的旷野上,我们流浪在黑暗里。 
      我们有复杂的感情却无处皈依,我们拥有同一份深情却各自藏起。

虞四野
重看《刺猬》 “那天在喷泉边,...

重看《刺猬》


“那天在喷泉边,我其实没有在听歌,我一直在看着你。当时我在想,这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他这么狼狈,却仍然像一只落入陷阱的鹤。”


太久没写字了 一遍比一遍丑 还疯狂写错字


重看《刺猬》


“那天在喷泉边,我其实没有在听歌,我一直在看着你。当时我在想,这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他这么狼狈,却仍然像一只落入陷阱的鹤。”


太久没写字了 一遍比一遍丑 还疯狂写错字



瓜瓜-二瓜
那样东西很轻,轻得像一片羽毛,...

那样东西很轻,轻得像一片羽毛,一只蝴蝶,一个吻。

或者是一份卑微却干净的爱情。
——谦少《小九》

那样东西很轻,轻得像一片羽毛,一只蝴蝶,一个吻。

或者是一份卑微却干净的爱情。
——谦少《小九》

瓜瓜-二瓜

借我一个理由,穿过漫长暗夜,与命运握手言和。

——谦少

借我一个理由,穿过漫长暗夜,与命运握手言和。

——谦少


陆岁

摘录

我爱你,是百分之百的投入,是百折不挠的固执,是连我自己都戒不掉的恶习,是仰望,是卑微,是一天一天带着笑意的注视,是只要想到你的名字就觉得欢喜,是把整颗心拿去献祭,筚路蓝缕,生死未卜。

你说你要拿东西来换,那样东西很好,非常好,很诱人,散发着香味,可惜那终究不是爱情。

                            ...

我爱你,是百分之百的投入,是百折不挠的固执,是连我自己都戒不掉的恶习,是仰望,是卑微,是一天一天带着笑意的注视,是只要想到你的名字就觉得欢喜,是把整颗心拿去献祭,筚路蓝缕,生死未卜。

你说你要拿东西来换,那样东西很好,非常好,很诱人,散发着香味,可惜那终究不是爱情。

                                                                                 ——《如人饮冰》

陆岁

自我

深夜看文,稀里哗啦

攻这个大猪蹄子

第一次看谦少的文是在初二,是与光同尘,现在想来那可能是鲜有的一部不怎么虐的,攻性格正常的文了。小攻程曦不是被捧着长大的,他很小就体会过失望与不甘,不同于郑野狐郑敖等其他的攻,他有自己的骄傲与恶劣的癖好。作为一个见不得光的年少轻狂的产物,他也明白碰到珍宝时如何保护,如何正确的拥有。再者大概也因为林郁的性子迟钝,情商又低,连虐都虐不起来吧。

配角也都很治愈,虽然仍然有遗憾,但也是少有的治愈的文了

深夜看文,稀里哗啦

攻这个大猪蹄子

第一次看谦少的文是在初二,是与光同尘,现在想来那可能是鲜有的一部不怎么虐的,攻性格正常的文了。小攻程曦不是被捧着长大的,他很小就体会过失望与不甘,不同于郑野狐郑敖等其他的攻,他有自己的骄傲与恶劣的癖好。作为一个见不得光的年少轻狂的产物,他也明白碰到珍宝时如何保护,如何正确的拥有。再者大概也因为林郁的性子迟钝,情商又低,连虐都虐不起来吧。

配角也都很治愈,虽然仍然有遗憾,但也是少有的治愈的文了


切切偲偲

纪予舟x林湛

之前说打算换个地方开店,予舟帮我又选了个店址。地段不错。装修之类这这那那的事情折腾了挺久,不过我也不急。东西正在陆续往新店搬,沐蓁那丫头每周还是会到原来那边帮几天忙。本来我是打算直接关门一段时间的,但沐蓁说万一错过大主顾多可惜。我猜她纯粹是在家里待不住,也就由着她了。她也的确给我揽了几笔不错的买卖。



下午刚下过一场雨。雨水润湿的海棠叶绿得发亮,还沾着水珠的海棠燃得灿烂,着实讨我喜欢。欣赏了一阵刚动画几笔的念头,一个电话打来。还好我还没开始动笔。



“师兄,冰山大魔王没在边上吧……”



一上来就问予舟这还是头一回。语气还这么小心翼翼地,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

之前说打算换个地方开店,予舟帮我又选了个店址。地段不错。装修之类这这那那的事情折腾了挺久,不过我也不急。东西正在陆续往新店搬,沐蓁那丫头每周还是会到原来那边帮几天忙。本来我是打算直接关门一段时间的,但沐蓁说万一错过大主顾多可惜。我猜她纯粹是在家里待不住,也就由着她了。她也的确给我揽了几笔不错的买卖。




下午刚下过一场雨。雨水润湿的海棠叶绿得发亮,还沾着水珠的海棠燃得灿烂,着实讨我喜欢。欣赏了一阵刚动画几笔的念头,一个电话打来。还好我还没开始动笔。




“师兄,冰山大魔王没在边上吧……”




一上来就问予舟这还是头一回。语气还这么小心翼翼地,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予舟今天有个挺重要的商谈,一大早就出门了。




得知予舟不在后沐蓁整个人都欢腾起来。“师兄师兄,店里又来了个找你的客人。很高,很好看,你猜是谁呀~”




一般朋友沐蓁认得会直说,顾客的话她不会这么闹着玩儿。把认识的人筛了几遍我还真没想出来是谁。




沐蓁那边似乎是开了外放,那位客人应该就在边上。他俩说了句什么,具体我没听清,但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一个人。




“廖子墨?”




“师兄你可算猜到了!廖先生刚说他是瑞瑞爸爸呢。师兄你很可以啊,之前消失三个月就给瑞瑞又找了个爹。师兄你放心啊,我绝对不会把把你跟你姘头的事儿告诉冰山大魔王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沐蓁最近怎么疯疯癫癫的,还敢开起我的玩笑来了。可能是一个月五张画不够她打发时间吧,赶明儿我就跟沐老头儿说一声沐蓁还要多加练习才是。廖子墨来了倒是让我有点小惊喜,好歹邻居三个月大老远跑来还是要招待一下的。“廖子墨你等会儿,我马上来。”




予舟说晚上会回来吃饭,打个电话问了下他介不介意多个朋友一起。“什么朋友?我认识吗?”我想他大概是不认识的。现在我的社交圈实在小的可怜,他不认识的朋友就只能是那三个月里新认识的了。予舟应该也是很快反应过来,也没再细问下去。“行,我早点回。”“嗯。”




廖子墨说他是来我们这儿有点事,忙完了时间还早就想着来找我玩儿。我接上他一起去接瑞瑞放学回家。瑞瑞出校门时候看到我和廖子墨很是激动,看来他的确是很喜欢这个好看的不打针的医生。尽管我现在还没搞清楚廖子墨到底是怎么忽悠到我儿子的。不过看到瑞瑞开心我也开心。




廖子墨来还给瑞瑞带了小礼物。他俩聊了一路到家后瑞瑞还拉着廖子墨介绍院子里的他最喜欢花花。我看他俩玩的挺开心就先去准备晚餐了。




予舟回来就看到的是瑞瑞在兴高采烈给廖子墨介绍他的宝贝玩具们的温馨画面。他向廖子墨打了个招呼就到厨房来找我了。晚餐不算特别丰盛,已经做的差不多准备装盘上桌了。我把予舟推出去让他叫瑞瑞洗手吃晚饭了。他上次进厨房打碎我两个很是满意的青花瓷盘的惨案我还记忆犹新,哪敢还让他来厨房“打下手”。




瑞瑞小主人似的向予舟介绍廖子墨。




“这是廖爸爸……”




予舟一愣,“你叫他什么?”




“廖爸爸呀。”得,瑞瑞叫他干爹叫习惯了。




予舟转过来看我,眼神中质问意味很明显。




“之前邻居。一法医。瑞瑞喜欢他。不知道怎么认了干爹。”我并不觉得需要也不打算解释太多。廖子墨可能也是觉得他让瑞瑞认他做干爹现在气氛有点不对,“我之前和林湛邻居,挺喜欢瑞瑞的。我跟你们家林湛就是朋友,对他绝对没有非分之想!!我喜欢的是妹子!!!”廖子墨说着还竖起三根手指发誓。场面一度十分寂静,静得我都听到瑞瑞的小肚子开始抗议了。“吃饭吃饭,瑞瑞都饿了,哪来那么多事。”




餐桌上予舟开启商业外交模式,和廖子墨表面上倒是相谈甚欢。加上瑞瑞一直在说今天在学校好玩的事,气氛还挺融洽。




吃完饭廖子墨说要赶晚上飞机先告辞了,予舟让卫平送他去机场。我们一起在院子里散了会步瑞瑞就自己去写作业了,我到书房里打算再临一幅海棠,予舟在边上看文件,我们各做各的互不打扰,但知道对方在旁边就很心安。




我画画时候一向感知不到时间流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临完的,看了看还算满意。予舟也凑过来,还没看一会儿又开始啃我脖子。




“你那个朋友,认识才几个月?”还记着这事呢。“嗯。也不太熟。回来后这么久才第一次见。这次来出差的。”




“瑞瑞……之前那么几年,一直都只叫我纪先生。”




原来重点是这个吗哈哈哈。谁叫你那么冷冰冰的呢,小孩子感觉最准了。我内心有点小欢乐,但看着予舟这时候整个人平时张扬得不行的气焰几乎消失殆尽了,像只满怀希望等着主人回家却发现什么零食都没给自己带的失落的等着被顺毛的大型犬,还是没嘲笑他几句。现在予舟能直接的跟我表达一些想法,我发现他有时候醋劲儿还挺大,以前倒是没发现,真可爱啊。




我回应了他一个吻,顺手拿起墨还没干的毛笔给他在手背上勾了朵海棠。“好了,你永远都是我最爱的予舟,永远是瑞瑞唯一的纪爸爸。给你个专属logo,独一无二绝无仅有。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直到永远的永远。”



轻薄的阿左_
【第一封】 我爱你,是百分百的...

【第一封】

我爱你,
是百分百的投入,
是百折不挠的固执,
是连我自己都戒不掉的恶习,
是仰望,是卑微,
是一天一天带着笑意的注视,
是只要想到你的名字就会觉得欢喜,
是把整颗心拿去献祭,
筚路蓝缕,
生死未卜。


                              ——谦少《如人饮冰》

【第一封】

我爱你,
是百分百的投入,
是百折不挠的固执,
是连我自己都戒不掉的恶习,
是仰望,是卑微,
是一天一天带着笑意的注视,
是只要想到你的名字就会觉得欢喜,
是把整颗心拿去献祭,
筚路蓝缕,
生死未卜。


                              ——谦少《如人饮冰》

潘德拉贡

关于学者

医生没有国界,但是医生救的人有国界。学者有国界,但学者的成就没有国界,甚至没有时间,没有朝代。造纸术是汉朝的还是唐朝的,又有什么关系?巴比伦已经消失,埃及也不是几千年前的埃及,朝代会过去,国家会消失,而学者的成就一直在这里。

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大多数学者都活得很超脱,不懂政治,不懂时势,连对金钱的概念都淡薄得可怜,他们对自己生活的标准低得让人无语,概括下来只有五个字:饿不死就行。

人生百年,不过转瞬间,很多物理学家穷尽一生都只能窥到已知的物理世界的边缘。但如今物理学的基础,正是一代又一代的人用短暂的生命一层层累积起来的。有时候,你一句话就可以念完的一条定律,也许是几百年前某个人穷尽一生才探索...

医生没有国界,但是医生救的人有国界。学者有国界,但学者的成就没有国界,甚至没有时间,没有朝代。造纸术是汉朝的还是唐朝的,又有什么关系?巴比伦已经消失,埃及也不是几千年前的埃及,朝代会过去,国家会消失,而学者的成就一直在这里。

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大多数学者都活得很超脱,不懂政治,不懂时势,连对金钱的概念都淡薄得可怜,他们对自己生活的标准低得让人无语,概括下来只有五个字:饿不死就行。

人生百年,不过转瞬间,很多物理学家穷尽一生都只能窥到已知的物理世界的边缘。但如今物理学的基础,正是一代又一代的人用短暂的生命一层层累积起来的。有时候,你一句话就可以念完的一条定律,也许是几百年前某个人穷尽一生才探索出来的。牛顿堪称天才,也只能奠基经典力学,爱因斯坦的大脑堪称神迹,但也只能止步广义相对论而已,也许几百年后,广义相对论也会成为中学课本上必背的定律,成为短短的几行字,而到了那时候,我们都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人类的历史,其实就是无数人的人生累加而成的,那些简短的名字,都是曾在这个星球上生存过的人,而科学史,更是一代代学者生命的原始累积,从茹毛饮血,到笔墨春秋,到蒸汽时代,电气时代,宇航时代,相比之下,那些被称为钱的小小纸张,那些华丽的符合潮流的衣服,那些在舌尖味蕾上转瞬即逝的美味,都太不值一提。

很多人为了活而活,而对于像林郁这种人来说,食物和衣物,都只是为了活下去,而活下去,是为了探索这个世界的本质。


来自谦少《与光同尘》

潘德拉贡
第一次刻签章……

第一次刻签章……

第一次刻签章……

众生有毒

《刺猬》by谦少:第一人称,不作白不作

不少读者认为谦少笔下的受大多很“作”,林睢当然在其列,加之第一人称,难免指向“自我意识过剩”,但谁说“作”不是萌点呢?不是说人物性格有多萌,而是说如此认识一个人的方式。何况这世界并非只有好脾气识大体的人才配被爱,更值得珍惜恰是那些有怪癖的不可靠的人,“作”不可用来考验爱情忠贞,但至少能建构爱情的独特。何况本文“作”还未作到要妨害爱情的地步,多安全——如谦少说,只是有点惆怅而已。

比起爱情,更出彩的是娱乐圈这方面。谦少写娱乐圈未必客观,或许神化它吃人不吐骨头的一面,但因为是“作”者的第一人称,这样的认知反倒容易被接受。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行业剧——也正因此我反而觉得纪容辅最后发力煞了风景,爱情的...

不少读者认为谦少笔下的受大多很“作”,林睢当然在其列,加之第一人称,难免指向“自我意识过剩”,但谁说“作”不是萌点呢?不是说人物性格有多萌,而是说如此认识一个人的方式。何况这世界并非只有好脾气识大体的人才配被爱,更值得珍惜恰是那些有怪癖的不可靠的人,“作”不可用来考验爱情忠贞,但至少能建构爱情的独特。何况本文“作”还未作到要妨害爱情的地步,多安全——如谦少说,只是有点惆怅而已。

比起爱情,更出彩的是娱乐圈这方面。谦少写娱乐圈未必客观,或许神化它吃人不吐骨头的一面,但因为是“作”者的第一人称,这样的认知反倒容易被接受。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行业剧——也正因此我反而觉得纪容辅最后发力煞了风景,爱情的神话因此显灵,自我奋斗的神话却被抹消,只是如今再提“自我奋斗”的神话,焉知是否还有人相信?

又,猜测作者笔下人物背后原型本该颇煞风景,但“大共识”(窃挪用“大叙事”的造词法)下解码反而成为读者乐趣。因此今天看到林宥嘉《自然醒》歌词,竟有种“猜中”的窃喜。

轻薄的阿左_
我爱你,是百分百的投入,是百折...

我爱你,
是百分百的投入,
是百折不挠的固执,
是连我自己也戒不掉的恶习,
是仰望,是卑微,
是一天一天带着笑意的注视,
是只要想到你的名字就会觉得欢喜,
是把整颗心拿去献祭。
筚路蓝缕,生死未卜。

                            ——谦少《如人饮冰》

我爱你,
是百分百的投入,
是百折不挠的固执,
是连我自己也戒不掉的恶习,
是仰望,是卑微,
是一天一天带着笑意的注视,
是只要想到你的名字就会觉得欢喜,
是把整颗心拿去献祭。
筚路蓝缕,生死未卜。

                            ——谦少《如人饮冰》

恋尘

人间四月天

《人间四月天》
林徽因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声点亮了四面风
轻灵在春的光焰中交舞着变换。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鲜艳。
百花的冠冕你戴着,你是天真,庄严,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片鹅黄,你象新鲜初放的绿。
你是柔嫩喜悦。
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的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气,人间四月天,天也正好,花也正好。
没有早一点,也没有晚一点。
你是那一树一树的花开。

最近重温了谦少的小说《妖孽横生》,果然还是最喜欢这篇文。
喜欢稳重温暖淡笑的夏宸,安静的君子去。夏宸总是说,他知道世界...

《人间四月天》
林徽因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声点亮了四面风
轻灵在春的光焰中交舞着变换。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鲜艳。
百花的冠冕你戴着,你是天真,庄严,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片鹅黄,你象新鲜初放的绿。
你是柔嫩喜悦。
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的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气,人间四月天,天也正好,花也正好。
没有早一点,也没有晚一点。
你是那一树一树的花开。




最近重温了谦少的小说《妖孽横生》,果然还是最喜欢这篇文。
喜欢稳重温暖淡笑的夏宸,安静的君子去。夏宸总是说,他知道世界上没什么是注定的,想要得到,就必须自己去争,去抢。哪怕是骗,只要得到就好。但事实上,夏宸对待陆之翊,却从不刻意欺骗。或许用了些手段,但比起他的真心对待,都让人觉得温暖。不由想起那一句,唯其不争,故可争。

曾经和一个喜欢看古言的妹子谈小说,我看的言情文不多,大多是在中学时代看的,现在早已忘了大半,还能记得的钱,都是些追了多年的长篇。两人说道了沧月的《镜》系列。我说,或许我真的是个奇葩,整个故事我最爱的,不是笑容温暖的皇太子真岚,也不是坚定执着的左权使炎夕,而是阴枭冷傲的傀儡师苏摩。那时候总觉得那种我爱你,与你无关的气势很霸气很有型。然而,看完《妖孽横生》却改变了想法。并不是不再喜欢苏摩乐趣,而是觉得去,如果真的想要恋爱,一定要找的夏宸一样的人。安静温暖,真心相待。只要并肩坐在一起,就能觉得岁月安好。

恋尘

如人饮冰

这两天在看谦少的一本新书,《如人饮冰》,讲的是许朗暗恋郑敖的故事。故事我还没有看完,才看了一半。或许在后一半种,他会变成一个相爱的两人一起面对家族的阻力的美好故事,可惜,我才看了一半,并不知道后面的结果。

故事是第一视角写的,从许朗大四的时候开始,开篇寥寥数语之后就是一段回忆,许朗对自己和郑敖小时候的回忆。回忆里的郑敖用许朗的话说,是一个温暖漂亮的小男孩,安静的陪伴,像是一个天使。大抵所有的记忆都是带有美化色彩的,在许朗的描述中,我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一种恬静的幸福。

然而,转瞬之间,时光飞转,曾经那个安静如同天使一般的小男孩悄悄消失在了许朗的记忆深处。许朗在此处的自白很有意思,他说自己对郑...

这两天在看谦少的一本新书,《如人饮冰》,讲的是许朗暗恋郑敖的故事。故事我还没有看完,才看了一半。或许在后一半种,他会变成一个相爱的两人一起面对家族的阻力的美好故事,可惜,我才看了一半,并不知道后面的结果。

故事是第一视角写的,从许朗大四的时候开始,开篇寥寥数语之后就是一段回忆,许朗对自己和郑敖小时候的回忆。回忆里的郑敖用许朗的话说,是一个温暖漂亮的小男孩,安静的陪伴,像是一个天使。大抵所有的记忆都是带有美化色彩的,在许朗的描述中,我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一种恬静的幸福。

然而,转瞬之间,时光飞转,曾经那个安静如同天使一般的小男孩悄悄消失在了许朗的记忆深处。许朗在此处的自白很有意思,他说自己对郑敖是注定没有结果的暗恋。郑敖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他始终没有表现出来。而许朗自己,却是万分肯定的,他确信郑敖不会爱上自己,于是决定悄悄地暗恋,假装一个朋友在郑敖身边陪伴。

在很多关于暗恋的故事里,都有这么一个人,他们切实地应验着那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他们有一个深爱的人,或许知道原因,或许不知道。他们会做很好的家务,会照顾人,微笑起来的弧度天生带着忧伤或是纯净。在他们身边,任何人都会觉得平静。他们往往很平凡,甚至丑陋,但却被无数的人莫名地喜欢着。而他们也从来对此不自知。在他们的世界里,仿佛只能看见他们爱得那个人美丽的背影,和自己几乎湮没在黑暗中丑陋、贪婪的模样。

许朗说,他爱着郑敖,但很清楚郑敖不会爱上自己。所以让选择成为郑敖的朋友。他努力让自己变得体面,不软弱,不亏欠。他说他要成为一个像冰一样的人,沉默,坚强。

但我觉得他有些奇怪。

我确实能看到他的努力,但更多的时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怯懦。或许我这么说他并不公平。对于一个从小寄人篱下的孤儿,我没有权利要求他活得多么多么硬气。但从我的角度,我只能用一个词语来形容他的性格,女气。

不是娇弱,也不是妩媚,而是别扭,扭捏,口是心非的女气。

他常说他并不恨李祝融,也不恨李貅。可是从我的角度,我总觉得他这句话带着一种求而不得的嘴硬。在他的回忆中,对夏宸有着很好的印象。确实,夏宸算是谦少笔下难得的君子,温润端方。但我觉得,事实上,许朗向往的,实则是夏宸对陆之翊的态度,那种真正在意的人才会有的包容,并不是毫无条件的纵容,听之任之的娇宠,而是真正的为了对方好,希望对方快乐才会面面俱到准备好一切的包容。

他见到过这样的温暖,于是也是向往。在他刚认识许煦的时候,他或许也幻想过,自己以后会拥有一个怎样温暖的家。只是李祝融的存在,李貅的存在,让这些幻想都仅仅成了幻想。李家人从来都自私有又骄傲,许煦是李祝融和李貅生命中的意外,他们真的投入了感情去爱他,所以他变得和其他很多人不一样。即使这样,许煦也曾经差点被李祝融亲手逼死。何况他许朗,不过是一个许煦在意,李祝融却并不想承认的人。只是李家不缺钱,李祝融不想许煦不开心,无所谓接受了这么一个人而已。对于这样的一个人,你让他们怎么拿出夏宸对陆之翊一样的真心来对待?

他说他知道郑敖不会爱自己,所以并不像苛求。可是事实上,他一直都在期待这。他把自己放在自以为是普通朋友的位置,却会为郑敖的不关心而生气发脾气。他明明应该知道,正常普通朋友的距离,不该包含这种撒娇一样的情绪。

而郑敖,在许朗的描述中,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因为聪明,所以贪心。我觉得这种人应该很常见,家世好,相貌好,人生没有什么需要操心的事情,自然可以肆意地游戏人间。但我的感觉,他并不怎么聪明。如果他足够聪明,他完全可以让许朗对他死心塌地。按照许朗说的,暗恋的人很容易满足,偶尔的关心,也可以记挂很久。然而他把很多话说得太明白,于是只能和许朗越走越远。

这里要说到郑野狐的父亲为郑敖说情那一段。为了说清,郑野狐翻出了自己的旧伤,许朗却并不领情。看到这里我其实是觉得好笑的。按照他们那个圈子的游戏规则,许朗不过是个什么都不算的人,他怎么会有勇气这样和郑野狐说话?他自己口口声声说得对郑野狐犯怵,难道只是说说而已?而郑野狐,其实也完全不必说那么多话来“打动”许朗。或者,我应该这么理解,他那个时候,只是想要找个人说一说,把一些尘封太久的事情讲出来而已。

我正在看得部分,郑敖决定联姻,又不肯放许朗走,于是把他锁在家里。许朗于是找关映帮忙,想要潜逃离开。这一段莫名觉得有些熟悉,曾经李祝融也把许煦关起来过。我不得不想,这是不是他们这个阶级的通病,留不住人,就锁起来,反正有军衔在,总归保得住。

还有罗熙。在文中感觉是个很奇怪的存在,他好像是专门被安排出来暗恋许朗的存在,就像《许君一生》种他父亲对许煦一样。悄然出现,在许朗的身边停留一段时间,然后被郑敖赶走,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总感觉,许朗和郑敖的这段感情,有点李祝融和许煦的影子在里面,只不过郑敖更加年轻,因为从小被放养,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自己从此有了弱点而要亲手把这个弱点杀掉之类的念头。

才看了一半,可能很多事情还没有真正看明白吧。


我到底都看了些啥

[扫文]

谦少《如人饮冰》

这篇文是《许君一生》的下一代。高干,第一人称受,he。有些地方还是挺虐的。攻作够了之后认得清心意肯重新追回受,受矫情来矫情去一个老爷们儿快膈应死我了,而他矫情的有些地方我居然还能理解……第一人称心理描写实在是太多了,但是也看得出作者文笔真的不错。反正就是“爱有千百种”,俗世折腾呗。我很喜欢一系列故事穿插着讲了一伙人,好想看双夏的展开啊……

谦少《如人饮冰》

这篇文是《许君一生》的下一代。高干,第一人称受,he。有些地方还是挺虐的。攻作够了之后认得清心意肯重新追回受,受矫情来矫情去一个老爷们儿快膈应死我了,而他矫情的有些地方我居然还能理解……第一人称心理描写实在是太多了,但是也看得出作者文笔真的不错。反正就是“爱有千百种”,俗世折腾呗。我很喜欢一系列故事穿插着讲了一伙人,好想看双夏的展开啊……

我到底都看了些啥

[扫文]

谦少《网游之与光同尘》

谦少《网游之与光同尘》

七七の读书笔记

129《大当家》谦少

可爱萌文!腹黑攻 X 面瘫受。

可爱萌文!腹黑攻 X 面瘫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