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谦果cp

239浏览    7参与
养只啾可兔

【菠萝果】 守甜待兔 C3

  • 伪现,爱豆谦果



日子就在金有谦的一半欣喜一半苦恼中不慌不忙地过去,约定的时间很快到了眼前。金有谦心里纠结得很,但还得应付着田柾国的兴奋。一会儿问金有谦到时该穿什么,一会儿又冒出新点子提议要不要换个地方。


柾国前辈......看来我的路还很长呢。


崔荣宰掰着手指数数,确定这是今天他第七次听到自家忙内的叹息了。这会儿他们俩准备外出,他要给自家狗狗备些狗粮,顺便被林在范拜托把这只窝在家里已经快一星期没出门的大菠萝带出去透透气。


“他再不动就要发霉了。”


家里都知道金有谦过两天会和97line的亲故们出去聚一聚,里...

  • 伪现,爱豆谦果



日子就在金有谦的一半欣喜一半苦恼中不慌不忙地过去,约定的时间很快到了眼前。金有谦心里纠结得很,但还得应付着田柾国的兴奋。一会儿问金有谦到时该穿什么,一会儿又冒出新点子提议要不要换个地方。

 

柾国前辈......看来我的路还很长呢。

 

崔荣宰掰着手指数数,确定这是今天他第七次听到自家忙内的叹息了。这会儿他们俩准备外出,他要给自家狗狗备些狗粮,顺便被林在范拜托把这只窝在家里已经快一星期没出门的大菠萝带出去透透气。

 

“他再不动就要发霉了。”

 

家里都知道金有谦过两天会和97line的亲故们出去聚一聚,里面还有他最喜欢的柾国前辈。但是哥哥们都摸不着头脑,忙内最喜欢的前辈和最好的亲故们,再加上他最喜欢的聚会,到底哪样会让金有谦郁闷成这样。

 

“有谦呐,走吧,我准备好了。”

“内。”

“今天穿得格外帅气噢!”

“是嘛...谢谢哥。”

“哦莫!Bam你听到了吗!有谦居然叫我哥!还说了谢谢!!!”

 

随后BamBam就听见崔氏鬼哭狼嚎响起,门一开一关,世界重新清净下来。他低头嘬一口热牛奶,轻笑一声。

 

 

 

【有谦呐,你到哪儿啦?】

 

田柾国出门前被金硕珍强行裹了一条围巾,这会儿热得脸蛋发红,再过一个红绿灯就是约定的烤肉店,红灯的数字才刚跳转到90,干脆掏出手机问问金有谦。有谦这两天好像挺忙的,不仅消息回得慢,也不怎么说话了。


对面的人依旧没有秒回,田柾国撇撇嘴,把手机揣回兜里,盯着红色的数字一个一个变小。金有谦慢悠悠走到红绿灯底下,一眼就发现站在人群中间那颗圆滚滚的栗子头。头顶还翘起了一小撮头发,可爱得不行。低落许多天的嘴角不由自主挂起来,他伸出手去按那搓撮不听话的头发,发觉这颗小栗子的手感比他想象中还要好,干脆多顺了几下。

 

“?!”

 

埋在围巾里的小脸只露了双大眼睛,奶凶奶凶的,转头看到自己的一瞬间又盛满了笑意。


什么啊.....这么可爱...真的太犯规了......金有谦内心作捧心状,面上只微微一笑,眼角的泪痣在冬日的阳光里格外显眼。

 

有谦的牙真的好白啊,脸也是……今天这家伙好像比平时更帅呢,田柾国感觉自己的脸又热了一点,掩饰地把脸往围巾里再埋了埋,跟着金有谦一起过马路。

 

店里生意很好,两个人专往隐蔽的角落钻,最后在大盆栽后面发现了金珉奎。金珉奎风风火火惯了,自己一个人先到了也没墨迹,上来就点了一桌的肉和酒。金有谦拍拍他的肩膀,这人扭过头来,嘴里还嘶哈嘶哈地嚼着刚夹起来的五花肉。本来都是正当青春年少的大男孩,正处在对肉的狂热渴求时期,再加上今天出门晚,早饭也是应付过去的,两个人也不多话,一落座就撸起袖子开吃。

 

今天的聚会计划变更了好几次,最后约好的人只剩四个,车银优没多久也到了,看着这帮人风卷残云的吃相哭笑不得。他倒是不着急,跟着几个人吃了两盘肉就放下了筷子,拿起杯子开始慢酌,目光有意无意落在他对面的田柾国身上。

 

田柾国吃相很好,是叫人看了也忍不住食指大动那种好,嘴巴鼓鼓的,有时是一边,有时两边一起,像屯食的仓鼠。金有谦大概也吃饱了,手里握着烤肉夹,专注盯着滋滋作响的食材,时不时翻动一下,烤好了就分给仍在大快朵颐的两个人。五块里分给田柾国的有三块,金珉奎的两块。田柾国最喜欢的是五花肉,烤架上四分之三都是五花肉,一大半还撒上了辣椒粉。大家聚餐多了,车银优也大概掌握了几个人的饮食习惯,金珉奎这人是不怎么吃辣的。

 

他打量的视线并不明显,喝了几杯后就直接收回了。许是觉得热了,他把敞开的大衣直接脱下,放在一边,一手搭在桌上,手掌托着脑袋,笑眯眯地看着田柾国。

 

“唔?怎么了?要吃香肠吗?”

 

小白兔单纯得很,见状叉起一段金有谦刚送过来的热腾腾的烤肠,直接递到他嘴边。金有谦也抬起头,却没看他,视线落在田柾国伸出的手上。田柾国一进门就把外套脱了,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卫衣,手腕上干干净净没戴任何首饰,肤色被衣物衬得愈发白皙。

 

车银优挑挑眉,毫不客气地张嘴吃了,“谢谢柾国儿~”


“呀车银优,”金珉奎干了一杯酒,脸上浮起红晕,大概有几分醉了,凑过来用手指戳戳车银优的脸,“虽然我也知道自己长得很帅啦,但是你这张脸到底是怎么长的啊?”


车银优对他眯眼一笑:“哦莫,原来你还会夸人啊?”又看向田柾国,“柾国也觉得我的脸好看吗?”


“这个嘛,”田柾国正要说话,被金有谦塞过来一块韩牛堵住了嘴,感受到某个人视线威胁的人笑容不减,坚持要田柾国给出一个明确答案。


“那当然啊,银优的脸简直不是人类的水准啊,是天神啊天神!”


“那我呢?我长得不好看吗?”金有谦放下夹子,捧住田柾国的脸让他直视自己,眼睛里都是认真。


“有谦你的话,......”


车银优依然笑眯眯地看着面前两个人突然拉近的距离,欣赏兔子耳朵染上粉色的过程,顺便对身边金珉奎神经的大条程度叹为观止,神啊,突然感觉身边都是小朋友。不过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满足了自己曾经想当幼师的心愿?


吃饱喝足,提出续摊要求的依然是金珉奎。几个人合计一番,最后决定去看电影。四个人都穿的长款大衣,身材也修长悦目,走在街上吸引了不少视线。他们打算去一家私人影院,据去过一次的金有谦说,里面有小包厢,保密性比一般的影院高很多,正适合他们四个。金有谦和田柾国并肩走在前面带路,车银优和金珉奎自然落在后面。金珉奎歪头看了一会儿,凑到车银优旁边压低声音说:“是我想太多吗,我怎么觉得他们俩之间的气氛这么微妙呢?”

 

车银优一笑,回他:“嗯,看来你也没笨到无药可救。”“是吧是吧!”得到肯定,金珉奎激动起来,也没顾得上反击好友的嘲笑,“我就说呢,刚刚有谦问柾国他帅不帅的时候,柾国的脸都红透了。你说你这张脸看他这么久他都没什么,换成有谦怎么就说不出话了呢!”

 

“是啊,嘴上说着我是天神,身体却诚实得一点反应都没有呢。”车银优脸上的笑还是温柔得很,金珉奎却敏锐地捕捉到一丝反常。太阳就要落山了,冬日暖黄浅淡的光辉洒在他脸上,为他平添两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只是这一瞬间的感觉太过短暂,几乎让他以为是他的错觉。他很快抛之脑后,抬起手挠挠头发,挺拔清俊的少年做出这样的动作也显得帅气逼人,低声嘟囔的声音大约只有自己能听见,“我也不差嘛,为什么就是这个臭小子啊……”

 

顶着天神脸蛋的人低着头,嘴角的笑逐渐收回,片刻后被身旁的好友揽住肩膀,冲到前面两个人中间,正值花样年华的男孩子顷刻嬉闹起来,看在旁人眼里,是一派无忧无虑的美好景象。

 

田柾国对其他人的心理活动一无所知,他是第一个从店里出来的,毕竟再待下去,他很担心自己的脸会不会像熟透的番茄一样,boom一下炸开。刚刚也是,明明前面喝了那么多酒脸上也没什么反应,不知道怎么有谦的手碰了一下,嗯,准确地说,是捧了一会儿,就像烧开水一样直线升温。他一会儿抬起脸让冷风吹过来降温,一会儿低下头用温度稍低的手背贴着脸,全然不知这些动作和红透的耳尖都被金有谦收进眼底。

 

刚才好像确实太激动了点,不过柾国前辈的脸手感未免太好了些!软绵绵又暖乎乎,白嫩的肌肤缀上了艳丽的红,像鲜艳的草莓,引诱人上前咬一口。而且柾国前辈的脸为什么这么小!他一个手掌就可以盖住!等待结账的时候,前辈害羞到先跑出去了,慌慌张张的,连围巾都忘了拿。金有谦于是不由自主地摩挲着手指,不断回味着方才柔软弹性的触感,不由自主地捞过那条黑色的围巾,在追上柾国前辈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偷偷把鼻子埋进黑色布料里,汲取一点点柾国前辈的气息。差点没忍住当场掏出手机上小号表演个心花怒放喜极而泣。总之,今天也是幸福到快要昏古七的一天。


好在电影院离得不算远,心思各异的四个人很快就面色如常,钻进小包厢里开始看电影。包厢里摆放着环形的长沙发,沙发和屏幕中间还放着茶几。顺应当下的氛围,他们点了两瓶红酒,边喝边看。电影是爱情片,但更吸引四个人的还是穿插整个剧情的音乐元素。最后男主抱着吉他,用音乐向女主表明心意的时刻,金有谦不知怎么,就想看看田柾国的反应。他们俩分别坐在沙发的两头,转头的动作会过于明显,因此他借着拿杯子的动作,往那边投去目光。

 

田柾国怀里放着一个抱枕,手肘撑在枕头上,两只手掌像花托一样托着脸,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他旁边的车银优突然探身拿起了纸巾,直接上手给田柾国擦去了眼泪。果然是感性的前辈啊。车银优擦完眼泪又把手臂搭在田柾国肩膀上,轻轻拍了拍,明明是很平常的安慰用的动作,金有谦看在眼里就觉得有几分刺眼。好在这个时候电影结束了,田柾国脸皮薄,知晓自己哭出来的事情其他几个人大概都发现了,借口要上洗手间溜了出去。金有谦放下酒杯,也跟在后面,在走廊拐角处被人拍了肩膀。

 

“电影好看吗?”

“挺好的,我看柾国前辈挺喜欢的。”

“是嘛,”对方轻笑一声,“那你喜欢吗?”

“电影,和柾国前辈,都喜欢吗?”

 


 

 

 

 

 


养只啾可兔

万年暖甜男家亲故金菠萝的第一次生气 C7

*菠萝果的第一个坑 现在填上!

*ooc


酒店的浴霸很尽职,田柾国在镜子前站了好一会儿,身上什么都没穿,体内的燥热也还是平息不下来。


浴室的布置颇有情趣,诸如挂了同不挂没什么区别的帘子,全透明的洗浴间隔板,浴缸旁边满桶的玫瑰花瓣,花瓣旁边一排不可描述的瓶瓶罐罐和各种工具......


“有谦知道他定的是什么酒店吗?”田柾国捧了几捧冷水浇在脸上,那两坨明艳的红色却顽固得很,甚至在刺激下又红了两分。金有谦带着他走进来的时候,面上是没有什么异常的,仿佛真的就是因为晚会结束的时间已经超过宿舍门禁,他才带着自己随便找了一家看起来格调还不错的酒店。


“...

*菠萝果的第一个坑 现在填上!

*ooc


 


酒店的浴霸很尽职,田柾国在镜子前站了好一会儿,身上什么都没穿,体内的燥热也还是平息不下来。


浴室的布置颇有情趣,诸如挂了同不挂没什么区别的帘子,全透明的洗浴间隔板,浴缸旁边满桶的玫瑰花瓣,花瓣旁边一排不可描述的瓶瓶罐罐和各种工具......


“有谦知道他定的是什么酒店吗?”田柾国捧了几捧冷水浇在脸上,那两坨明艳的红色却顽固得很,甚至在刺激下又红了两分。金有谦带着他走进来的时候,面上是没有什么异常的,仿佛真的就是因为晚会结束的时间已经超过宿舍门禁,他才带着自己随便找了一家看起来格调还不错的酒店。


“柾国,洗好了吗?你在里面呆了快一个小时了喔?”


“马上就好!”


田柾国拿过浴袍套上,随手打了结,带子紧紧勾勒出腰线。正要打开门出去,迈出的腿突然顿住,他想了想,将腰间的结拆散,重新绑了一个松松垮垮的。他低头看着自己露了一小半的前胸,若隐若现的一双腿,脑子里不由浮现起金有谦那句话。




两个小时之前的体育馆门口。


金有谦和田柾国,加上一大捧鲜花和一个亮闪闪的奖杯,饶是夜色已深,散场后的学生已经离开了大半,这个组合还是扎眼得很。远远望见闵玧其和朴珍荣走过来,金有谦突然低头,跟田柾国低语几句。


“......”田柾国脸色变幻几番,还是什么都没说,只翻出一个巨大的白眼。


金有谦一脸春风得意,拿过田柾国手里的鲜花,迈开长腿,几步就迎上两个哥哥,然后左手一递右手一送,留下两个人捧着花儿和奖杯在秋风里凌乱。


“拜托哥和玧其哥啦!柾国我今晚就带走了!”


后一句只有三个人听得到。闵玧其和朴珍荣一抬头,发现不远处的田柾国脸红成了小番茄,甚至都不敢跟他们俩对视,心下了然。


“好你个金有谦!果然见色忘哥!”

“嫁出去的弟弟泼出去的水,兔子大了留不住!”


当然这些咆哮都留在心里,两个人面上依旧一派和善,相约好去附近酒吧续个摊,顶着路人惊讶的眼神离开了。



“走吧~”金有谦心情好到就要飞起来,一把捞起田柾国的手揣进自己口袋里,拉着人往前走。


“诶!那个不是今晚跳舞的田柾国吗?”

“好像还真是!旁边那个人是谁啊?长得这么高!”

“隔壁学校的金有谦啊,这你们都不知道?”

“这个颜值我太可以了!简直配一脸啊!”


擦肩而过的几个女生嘻嘻哈哈笑闹着,田柾国的脸愈发热了,金有谦心里又生一计,侧过头凑近恋人红透的耳朵。


“宝贝耳朵好热啊,给你降降温好不好?”


在女生的惊叹声里,田柾国感觉耳尖被软软地碰了一下。金有谦的嘴唇确实是微凉的,他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着火了,热度好像把理智都烧干了一般。他顿了好一会儿,才一把推开还在坏笑的男生,拔腿往前跑了起来。


金有谦失笑,但也没急着追上去,甚至跟仍旧站在原地围观的几人解释说田柾国比较害羞,才迈开步子慢悠悠地往前走。


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他现在其实也是心跳不断加速的状态。田柾国已经这么害羞了,两个人里总要有一个更加坚定和清醒的担当。所以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甚至在深秋的晚风里解开了大衣的扣子,让凉风吹散几丝过激的兴奋。


果不其然,他在校门口的甜品店里发现了自己的小兔子。小兔子站在柜台前,低着头研究内容丰富的菜单,服务员也是极为耐心的样子,满脸笑容地介绍自家的招牌。不论纠结多久,或面临的选项又有多么丰富新鲜,田柾国最后的选择总是同一个,这一点和金有谦如出一辙。


所以他走上前,伸手摸摸手感极佳的小栗子,开口终止了田柾国的犹豫。“一杯芒果西米露,一杯巧克力奶昔,打包带走。”


服务员愣了一下,转向田柾国,后者点点头表示同意。


金有谦把两杯饮料拎在手里,另一手牵着田柾国,再次走入繁华的街头。“今晚就住在外面吧?这都快十二点了呢。”闻言,田柾国抬头看向自己的男朋友,后者笑眯眯地回望他,一幅【都听你的】随和模样。


然后的然后,金有谦邀请他共浴,被他一巴掌拍进浴室。再然后,他自己进了浴室,平时洗澡只要半个小时的人,今天磨叽了一个小时还没出去。深吸气,深呼气,深吸气,深呼气。深呼吸至少做了有十个,今晚上台之前他都没有现在紧张,但是,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鼓起勇气的田小兔打开门,一脚迈进房间,愣住了。


预想中的暧昧灯光,男朋友的风骚躺姿,激情四射的伴奏音乐,统统都没有出现。金有谦侧躺在床上,被子端端正正盖在身上,只给他留了一盏暖黄的床头灯。


满腔激情瞬间落空的田小兔 :???


愣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现在已经是深夜了,金有谦平时作息规律,每天十二点就会准点入睡,今天折腾到这么晚,睡着才是正常的嘛。田柾国轻轻拉开被子,小心躺在金有谦身边,伸手关掉床头灯,房间即刻陷入昏暗。全身肌肉放松,呼吸声逐渐平缓规律。


大约十分钟后,田柾国发现自己依然十分清醒。于是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噘嘴。身旁金有谦的呼吸很平稳,应当睡得很香。


他轻轻翻了个身,侧躺着,更加清晰地感知到对面人的温热呼吸落在自己脸颊上。虽然房间里没有灯光,他还是能大致看清金有谦的五官,还有他眼角的泪痣。像玛丽苏小说里的女主一样,他没忍住伸出手指,虚画着自己男朋友优越的五官轮廓,最后轻轻停在他的上唇。


“有谦好讨厌啊,怎么可以就这样睡着了呢?”


他自己也知道这句内心独白语气有多黏腻,知道胸腔里的心脏现在跳得多厉害,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冒出一股冲动,也不知道这股冲动自己还能压抑多久。


突然好想亲亲他啊。


田柾国收回了手指,轻声问了一句,“有谦?”


“嗯?睡不着吗?”


哦莫。田柾国在心里惊叹。“你怎么装睡啊。”手指戳戳金有谦的鼻尖。


“怕你睡不着啊。”声线好像有点沙哑。


两个人都睁着眼,在厚重的昏暗里对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呼吸声逐渐急促起来,空调房里的温度偏低,盖在身上的被子却不断压来燥热的温度,胸前的跳动愈发强烈。


田柾国张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虽然有谦醒了,但自己好像更想亲了怎么办......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也许过了一分钟,也许过了十分钟,终于有人探过头,打破僵持已久的沉默,让两张温热的唇贴在一起。


仿佛是一个信号,于是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田柾国失了思考的能力,一下感觉到自己被金有谦紧紧扣在怀里,一下又奋力翻过身把他压在自己身下,一下重温天翻地覆,手被金有谦压在头顶。两张唇自始至终都没有分开过。


暂停的间隙,两个人交颈喘息,被子早就被掀到一边,却根本感觉不到凉意。田柾国的右耳被咬了一口,金有谦低哑的声线灌进来,轻笑里带着假模假样的抱怨,“宝贝从来都不肯主动亲我。”


“刚刚不就是我主动的!”“唔,耳朵好热啊,第一次主动,所以特别害羞吗?”


没等田柾国想好怎么反驳,金有谦开始了新的动作,湿润的唇一路向下,生涩但坚定地在漂亮的锁骨处留下一颗一颗的草莓。


“呼~”


胸前一阵凉风,田柾国整个人都颤栗起来,“宝贝今晚穿衬衫的时候,这里特别明显呢,是太敏感了,被衬衫磨的吗?”


回答淹没在低哼里,金有谦的舌尖目标明确地游走,舔绕,钻弄。田柾国每每穿上浅色的T恤或者衬衫,动作幅度大的时候,他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发现这两只小可爱。这种程度,简直比女生还要敏感吧?


田柾国手按在金有谦头上,明明想把他拽起来,又怕弄疼他,最后不知怎么又按下去,把自己更用力地送进他嘴里。他从来不会关注的地方,怎么就能带来这样强烈的感觉,明明自己也不是女生啊?


被按在头顶的手终于得到了解放,跟着牵引向下,最后落在一根炙热上。田柾国喘得很厉害,身体也软得厉害,只知道顺着金有谦的指引,做出略显迟钝的回应。


他双腿大敞着,身后隐秘的地方此刻吞吐着男朋友纤长带着薄茧的手指,黏腻的水声在他耳边循环播放,酸胀的感觉慢慢在整个身体里扩散开来。金有谦把他的腿架在肩上,这个姿势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但是全身放松这个最简单的动作现在做来却力不从心。好在金有谦一向耐心极佳,对他更是温柔爱惜,是以他并没有觉得多痛,虽然他对疼痛的忍耐力很好,甚至有些时候还会沉迷疼痛的感觉。


满涨的感觉逐渐变得甜美起来,他听见金有谦性感的喘息,听见自己甜腻的低呼,他觉得难为情,但金有谦显然很喜欢,于是他努力抛开羞耻的枷锁,在金有谦弯下腰拉开他咬住的手之后,他紧闭着眼放弃了克制。床变成了一方汪洋,掀起滔天巨浪,他唯一能抓住的就是金有谦,抓住这个让他摇曳沉浮的罪魁祸首。


最终他被金有谦拉起来抱在怀里,这个姿势带来的冲击让他彻底昏了头,偏偏他又被金有谦拉住接吻。每一分每一秒,他都陷在快感里,被四面八方涌现的冲击埋头淹没。不仅如此,金有谦还要作弄他:“你在台上跳舞的时候,我就想把你按在这上面,”说话间又狠狠顶他一下,“这么性感的柾国,以后只给我一个人看,好不好?”


今晚的田柾国只能给出肯定回答。


所以这一次金有谦心满意足地实现了共浴的愿望,虽然两个人都是他洗的,金菠萝仍然快乐地哼起了小调。


后来的后来,名扬全校的田柾国同学,再也没有在学校舞台上露过面。因此舞蹈大赛的视频,也被当晚有幸记录下来的女同学,和男同学们,视为珍藏。


闵玧其和朴珍荣发展出了酒友情谊,每每提起两个人结识的契机——万年暖甜的金菠萝头一回对田柾国生气时,总是唏嘘不已。后来的谦果cp,总是致力于用狗粮噎死他们俩,至于生气,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金菠萝:对男朋友生气,那是不可能的。你说之前的第一次?咳咳,我发誓,那肯定也是最后一次!





-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