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谪仙人

504浏览    19参与
窖小二
狂狼不羁的谪仙人李白,竟然还帮皇上写诗撩妹?
狂狼不羁的谪仙人李白,竟然还帮皇上写诗撩妹?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设计师:谪仙人 游戏id:41...

设计师:谪仙人

游戏id:4178492

设计师:谪仙人

游戏id:4178492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设计师:谪仙人 游戏id:41...

设计师:谪仙人

游戏id:4178492

设计师:谪仙人

游戏id:4178492

第6大陆新款情报局
设计师:谪仙人 游戏id:41...

设计师:谪仙人

游戏id:4178492

设计师:谪仙人

游戏id:4178492

梨白

太白先生

  从前的车马,无法走入时空的隧道,挚爱的人也终将留在泛黄的史书,只有那一抹恣意的身影,似弯月带刀,我在,前路无阻。

      君曾在,三千故土,万里河山。

梧桐叶落,一叶落而知秋;万花凋零,无限落红怅空山,星河坠落,满身星华,历史汇流,披星戴月,是你的笔,是宣纸,是酒气。不悲叶落,不悲残红,因为有剑,剑属大唐第一人。

       有时候,无限思念,无限惆怅。

       悲时写青蓬......

  从前的车马,无法走入时空的隧道,挚爱的人也终将留在泛黄的史书,只有那一抹恣意的身影,似弯月带刀,我在,前路无阻。

      君曾在,三千故土,万里河山。

梧桐叶落,一叶落而知秋;万花凋零,无限落红怅空山,星河坠落,满身星华,历史汇流,披星戴月,是你的笔,是宣纸,是酒气。不悲叶落,不悲残红,因为有剑,剑属大唐第一人。

       有时候,无限思念,无限惆怅。

       悲时写青蓬,喜时写诗仙,愁时写太白。

       诗词,君在,因而烟熠生辉

吴余
谪仙家的

谪仙【引子】

文.素生


暮色浓郁,皎月清冷。

静谧之中飘荡着三分彷徨,七分缥缈。

尘烟世俗,映着万籁俱寂,月影徜徉,诉说亘古悠悠。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月华万里,流淌在汩汩岁月,柔风拂过,裹藏你我,巧逢,相遇……


天云相接,千里朝岚,韶华交错,星移斗转,思绪杳然

“杀﹣----”那夜,黑云压城,战火燎原,长安沦陷。

玄宗委城而去,留下满目疮痍。

你遥望那零星碎片中映着昔日的盛世繁华,心中万千感慨化泪潸然。

金风玉露不解国殇,悠悠依旧,送一叶扁舟独行,入那庐山仙境

我化清风伴你,听你讲诉红尘往事,世态炎凉……


正是那碧瑾湖畔,秋风轻起,斯人如伊,缱绻撑篙,慵倦微倚...

文.素生


暮色浓郁,皎月清冷。

静谧之中飘荡着三分彷徨,七分缥缈。

尘烟世俗,映着万籁俱寂,月影徜徉,诉说亘古悠悠。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月华万里,流淌在汩汩岁月,柔风拂过,裹藏你我,巧逢,相遇……


天云相接,千里朝岚,韶华交错,星移斗转,思绪杳然

“杀﹣----”那夜,黑云压城,战火燎原,长安沦陷。

玄宗委城而去,留下满目疮痍。

你遥望那零星碎片中映着昔日的盛世繁华,心中万千感慨化泪潸然。

金风玉露不解国殇,悠悠依旧,送一叶扁舟独行,入那庐山仙境

我化清风伴你,听你讲诉红尘往事,世态炎凉……


正是那碧瑾湖畔,秋风轻起,斯人如伊,缱绻撑篙,慵倦微倚,席卷起一袭烟雨落下,是少年的意气风发。

轻舟一叶,载看满船清梦,在岁月里,行驶悠然……

月下水波漾起,是满心欢喜,“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佳句偶得。


五陵烈马,愁度半生赤诚;散发扁舟,笑历半生流浪;山河万丈,道尽一世温柔。

一曲“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梦幕起,笛声漫,余音未绝。

在狂妄不羁中一骑绝尘于儒生万两,进盛世长安享天子降辇步迎、御手调羹。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兴酣落笔留千古绝唱,若白月刺破苍晓,直入云霄。


谁曾知?青天大道无人相知相惜,高朋满座不解离愁别绪。

伶仃一人唱“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苦笑看官吏之家“前门长揖后门关,今日结交明日改”。

一腔热忱,玩弄于权贵之手,昔日风流,只剩弯腰屈膝;满心抱负,全然无施展之处,贞心不改,难学戏子阿谀。

月夜微凉,秋风映了长安玉宇琼楼,你落魄转身,厌了官场,倦了朝廷。玄宗赐金惹你诗名大噪,“力士脱靴”“贵妃捧墨”一个个传说接踵而至,在民间久久传荡……


庐山旧舍,清风朗月。你满上清酒,与清风对酌。忽有了兴致,拔出剑,月下

翩然----

寒刃四起,朔辉交相,人影仿徨

你望着青山黛草,高呼着“李白与尔同生死”,醉在了花间

遥想那“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句子是你刚出蜀,意气风发之时吟出

而如今,沧海桑田……


……


清风不解意,你留下了些什么呢,不过断章残句罢了

我亦在彷徨中化作清风

----千百年前,你亲吻着的盛世的唐风

我想,那些我不曾见的,清风应是见过了吧



一晃千年,俗世的人儿终是放不下

在中原的风吹向长安时,那谪仙或许在晃荡中又一次出现过



谪仙已去,风过无痕。

#这只是一个小引子,后续可能会不定期更一些有关李白的文,随缘更么么(。・ω・。)ノ♡

#顺便表白一下太白❤️❤️❤️

谪仙家的

谪仙【尾声】

文.素生


#我总觉得,英雄有英雄的落幕,谪仙便应有谪仙的结局


[一酒一剑一谪仙,一舟一楫一山湖]


“来,来喝!哈哈哈哈......”

他高举酒樽仰头望月,酒漾出来,盈了月光

月,遥


“哼,月..月既不解饮.......元..元丹丘,元丹丘快来陪我喝酒!........丹丘...浩然...季真!来喝酒啊!难..难得的好酒!......”

他站了起来,一步踉跄,酒撒了满船

——满船酒香


忽有了兴致----

龙渊刹出,寒刃映月光蹁跹,秋华难遇

玉腕轻挥,落叶半碎,长剑如芒

月影驳杂洒下,君子幽趣

淡紫的衣玦抚船底之荒芜,云衿似落雁徜徉

寒刃四起,朔辉交...

文.素生


#我总觉得,英雄有英雄的落幕,谪仙便应有谪仙的结局


[一酒一剑一谪仙,一舟一楫一山湖]


“来,来喝!哈哈哈哈......”

他高举酒樽仰头望月,酒漾出来,盈了月光

月,遥


“哼,月..月既不解饮.......元..元丹丘,元丹丘快来陪我喝酒!........丹丘...浩然...季真!来喝酒啊!难..难得的好酒!......”

他站了起来,一步踉跄,酒撒了满船

——满船酒香


忽有了兴致----

龙渊刹出,寒刃映月光蹁跹,秋华难遇

玉腕轻挥,落叶半碎,长剑如芒

月影驳杂洒下,君子幽趣

淡紫的衣玦抚船底之荒芜,云衿似落雁徜徉

寒刃四起,朔辉交相,人影仿徨


遥想,四十余年出蜀前,他也曾伴月随风舞寒刃

一晃,物是人非......


“嗯,乏了......”

他倏然跌入船箱,倚着酒罐子,双颊微霞,一副酣然醉态

月光在船底,在混沌间


“酒!官家,上酒!上好酒来!”

........孤舟独行,孤月独仙

“嗯?呃......没..没酒了,官家,上酒!官家?官家,我的酒......”

.........


“呃........呃?这是哪儿啊?

.....我的长安呢?嗯....大唐...大唐!大唐!!”


他望着一池秋水,撕心竭力地唤着


水中月影晃荡——是破碎的回应。

月影碎在水里,是打破的玉盘,但他分明在这破碎中看到了盛世长安


他恍惚地拿金樽,斟满杯月光,一饮而尽

他眼眶发红,雾色漫起,月光滚落,清影朦胧


他俯着身,用空酒罐舀了满罐江水——月在罐中

“哈哈哈哈哈我的酒!我的月!我的大唐...哈哈哈盛世!”

江水冰冷,冽酒灼热

罐中分明不是酒,分明没有月,分明——盛世已亡.......

——他全然不顾。


他抽出几张随身带的诗稿,大笑着撕碎,撒入江水

“哈哈哈哈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哈哈哈哈哈哈........”

漫天碎纸,似燕山雪飘

碎在水里,在月影上。


他望着水中的碎月,张开了双臂......

“月啊,我的......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飞度..飞度镜胡月......”


“......扑通”


..........


月,遥




————

后来,听说在那夜,采石矶的人们见一道白光自水中奔月而去

趁月华渺渺,投下白鲸似的影,他们亲眼见。

次日,满湖青莲开


后来,听诗圣说,尘世少了位谪仙

后来,听姮娥说,天宫多了个散仙

后来,听皓月说,他谪到世间游历了一遭,带着酒香回。稍顷,或将归......


————

“后来,当涂建了座衣冠冢,

后来,我在他枕边放了朵青莲......

你我可否,再见一面......”



梨白

谪仙人,青天明月,手摘星辰

谪仙人,青天明月,手摘星辰

弭节

【短歌行】劝龙各一觞

不知是他天生便沾染了仙缘,还是他多年殷切求道感动了仙神,夜间每每入梦即是天上白玉京之景,各路仙神纷纷露面,驾云乘鹤,神色悠然。

其中最常碰见的就是日神羲和的座驾,六龙回旋腾空,云中长啸,远远地在天际留下一抹金色的残影。

他也不着急,颇有几分洒脱意味地立在山顶上,同飒爽山风一道等着那金色的日车在主人巡视过一圈后再回转过来。甚至最近的时候,自山顶飞过的巨龙恰好从他头顶掠过,高亢的龙吟如滚雷般炸响耳畔,教他呆立恍惚了好一会。

不过,虽多次与日神御驾擦肩而过,他却始终无缘得见羲和面容,反倒是拉车的六龙神异非凡,令他记忆深刻,以至于平日里沉吟赋诗之时也常不自觉提及。对此,他亦束手无策——到底是天上...

不知是他天生便沾染了仙缘,还是他多年殷切求道感动了仙神,夜间每每入梦即是天上白玉京之景,各路仙神纷纷露面,驾云乘鹤,神色悠然。

其中最常碰见的就是日神羲和的座驾,六龙回旋腾空,云中长啸,远远地在天际留下一抹金色的残影。

他也不着急,颇有几分洒脱意味地立在山顶上,同飒爽山风一道等着那金色的日车在主人巡视过一圈后再回转过来。甚至最近的时候,自山顶飞过的巨龙恰好从他头顶掠过,高亢的龙吟如滚雷般炸响耳畔,教他呆立恍惚了好一会。

不过,虽多次与日神御驾擦肩而过,他却始终无缘得见羲和面容,反倒是拉车的六龙神异非凡,令他记忆深刻,以至于平日里沉吟赋诗之时也常不自觉提及。对此,他亦束手无策——到底是天上光景,凡人一旦见过便沉醉其中。

但这次入梦却和以往不同。他略带迷蒙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不是往日的山巅美景,而是华轩上金碧辉煌的车饰。他讶然抬手拂开遮挡的帘幕,伴着缀玉摇曳碰撞的清响,鸟瞰车下云海翻涌中隐隐苍山巍峨。六龙暂歇于云端,身躯无不绵延千里,遍身鳞甲熠熠生光,煞是威武。

他下意识伸手去捉,却是徒劳无用。而方才响玉之声已然将休憩的众龙惊动,皆折过身来伸颈探首地凑近看他,眼中倒是不含恶意,只一片纯然的惊异之色。离得最近的那龙通身玄甲,只有额上青纹错综勾勒,绘成不知什么玄妙的图案。

“这回你胆量为何如此之大?竟敢坐在羲和娘娘的御驾上?”

顿了一会,那青额龙率先开口道,语气熟稔,似乎掺着几分调侃之意。他脑中仍是一团糊,燥热的酒意仿佛也被带到梦里来了,此时也不管许多,爽声道:

“羲和娘娘乘得,我便乘不得么?”

“……我说怎么这样胆大,原来是醉了。”

那龙摇摇头,一泓寒泉水般的龙瞳中透出几许无奈来。其余五龙亦想到什么似的,俱一齐晃了晃头颅,低声交谈起来。

“醉?酒若不能使人醉,还饮甚么酒?”他朗声笑起来,“天下皆称白诗文,然白平生独好酒,弗饮则不成一词句。公且说之,无酒奈何?不醉亦奈何?”

“酒使人失礼数、乱分寸,吾等为日神驱驰,恐不得饮。”

“现今羲和娘娘不在,诸公且浅酌一杯,如何?”

“……盖不妥。”

他看出六龙已有动摇的神色,就不再多费口舌,一手揽却辔绳,随即催动日车朝天穹驶去。六龙受到牵引,习惯性腾跃而上,风一般翱翔起来。他放声开怀朗笑,如顽劣孩童般紧紧扯住辔绳,向前以臂撑靠在轼上,高声叫道:

“听闻瑶池有琼浆,何不一往?”

“王母严苛,许不肯与——”

或许是因为得了风势,浑身畅快,六龙放松下来,也有了玩笑的心思。其中答话的仍是那青额龙,远远回了一句,声音几乎被风声遮盖了大半,余音飘至他耳中,犹幸还能听个真切。

“华、嵩之间有仙馆,散仙所居,向有琼浆,宜之然乎——?”

“善哉!”

他快意答道,六龙便应声调转车头向西疾驰。一路上山河壮美、云涌波涛,他禁不住放声长啸,六龙悉以亢吟和之,竟让他生出一种就此远离尘世的冲动。再看看这渺渺山河之间,哪里又是大唐?哪里又是长安?他如今眼中所见,无非天上人间!

……

不是人间的宾客宴饮,同饮者又是神异之物,更别说他本来三分醉意如今已全数变作了十分,束冠不知落在了何处,鞋也早就不见了踪迹。他率性散发赤足跌坐在仙馆岩洞外的野坡上,抱着个酒坛子一边畅饮一边唱歌。唱的是什么自己也记不清了,大概是以前的一些诗作,或是随性而发的新篇,不过没有那些急性人围着急急忙忙来记录,生怕少了漏了似的,令他喝酒都不自在。

想到这,他突兀地笑了一下,抬起头看看四周已经酩酊大醉的龙,有的直挺挺躺在地上讫语,有的胡乱扭成一团在发酒疯,有的蜷在岩石上沉沉睡去,皆是一片天真散漫之色。

忽然——他与一双极亮的瞳仁对上了,那青额龙直直地望着他,秋水般的眸子一眨不眨,好似醉后呆住了,但看它一双炯明星子,却又不像呆住。他感到有趣,踉踉跄跄地走过去,手抚上它额前,歪倚着龙首,笑道:

“为何看我?”

“看你赋诗。”

“你知我是谁?”

“人间李太白。”

“太阴、太阳有常曦、羲和,昆仑有王母,九幽有东岳,人间便有李太白么?”

“然。”

他一时惊愕,本是玩笑,却没想到这青额龙当真是这个意思,本来戏谑的话也说不出了,只好叹口气,颇为无奈地拍了拍青额龙的额前,半真半假道:

“白的声名竟大到如此地步,连天上都有所耳闻吗?”

“吾昔年自蜀中过,信宿平羌,偶闻君夜诵《蜀道难》一篇,遂感于是,慨叹良久,弥月难忘。乃告于羲和大神,请期满则封于平羌。娘娘宽仁,未尝诘怪,只问予君何人氏,文才灼灼可动真龙。具以实相告,于是传阅,君名因而闻于上也。”

“……你当真醉了?”

青额龙点了点头,倒不似作伪。

他半晌无言,不知该气还是该笑,终是敲了一下青额龙的脑壳,心内带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道:

“你若携我乘奔御风,我便再给你赋诗罢。”

“好。”

青额龙闻言极为欣悦,立马就邀请他上到顶上两角之间,待他稳妥之后便腾身往霄汉而去。

“北斗参列,恰如柄勺,可以为樽。”

“倘真如此,星君且愠。”

“有期一日,当酣饮瑶池之中。”

“以误结友太白故,可怜小龙性命。”

“星华窈似影,清梦邈如胥。”

“尔后君如有难,即唤吾名,立之至。”

月渐东上,公子府中歌舞筳宴却还未散去。堂上银烛煌煌照耀着华美精致的鎏金器,光芒亮如白昼。

一个醉卧多时的男子忽然睁开了微阖着的眼,尚未完全清醒就先笑了开来,清朗面容上徐徐化了一分傲气,添了一分豪气。

他同坐的客人顿时注意过来,无不殷切地凑近道:

“敢问居士可是有了新句?”

“然,醉梦得之,可以为奇。”

“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满。苍穹浩茫茫,万劫太极长。

麻姑垂两鬓,一半已成霜。天公见玉女,大笑亿千场。

吾欲揽六龙,回车挂扶桑。北斗酌美酒,劝龙各一觞。

富贵非所愿,为人驻颓光。”

既闻诗,堂上左右无不震动,交口赞道:

“果真惊人奇句,非居士不能为之!”

“非也,无梦中神人相助,白亦不能为之。”

他稍稍弯起双眸,温声作答,声线难得的平和温柔。

……

后来,天宝之乱,天下动荡,山河飘摇。四方百姓纷纷奔逃躲避战乱,旧日贵胄豪族都弃了宅府仓皇南逃。他自然也是随着流离的人群一路行舟南下。

洛阳已为叛军攻陷,那晚灯火辉煌的公子府便成了记忆中渺茫的水上河灯,随着这岁月的长河逐渐远去。很多年间,他往往夜中惊醒就再也睡不着,常常披着单衣站在窗前,抬手悄然点起一星灯火。他亦是知晓,每一夜总有人如他一般无言默立,等待着拂晓天明。

南地的雨与夜一般漫长。他自幼生长于蜀中,却是早已习惯。他看着被灯烛略微照亮的镜中人影,一头青丝不知何时已变作白雪。岁月无情,公子府的欢声笑语恍如昨日,历历在目。他安静地敛了眉目,浅浅勾出一个笑来,疏疏寥寥似月下斑驳竹影,与记忆中的青年人一般无二,犹是清傲出尘的模样。

他这一生不言波澜遂意,但言风月从容。他饮了许多年的酒仍在饮,他吟了许多年的月仍在吟。他青衫落拓,入了长安,又出了长安。当年人物大都变了样,明皇年衰,杨妃已死,昔日满座高朋如今半是凋零,天各一方。

只有他这谪仙人,不通世情,未曾折损一分一毫的诗情与傲气,仍是当年模样。

月出,行舟,水声,人影。明月照亮的是他心头的积雪,舟上载着的是美酒与诗篇,水声是蜀僧多年未散的琴音。他放浪形骸,醉得如痴如狂,竟攀上舟沿俯身去触水面,以为水中月可捉起,不想子虚乌有,尽是惘然。

“月神捉得,我便捉不得么?”

他不知为何笑起来,喃喃自问。

“原来是醉了。”

他又自答。

“星华窈似影,清梦邈如胥。”

他叩着舟舷低吟,不过这次却再无人答他。

噗通一声,水波渐寂。

月凉,舟止,水静,人空。

——尔后君如有难,即唤吾名,立之至。

“君且慢,暂住一程。吾即携君往彼瑶池去。”



数年前的旧文,首发晋江。灵感源于太白诗中屡次提到“六龙”,进而对捞月而死一说更加浪漫奇幻的想象衍生。天生李太白,谪仙人总得有另一个更得他意的结局,即自天上来,归天上去。

疫情影响版

今天的源源太太太好看了吧!!!

今天的源源太太太好看了吧!!!

追风

寻李白

痛饮狂歌空度日 飞扬跋扈为谁雄
那一双傲慢的靴子至今还落在高力士羞愤的手里
人却不见了
把满地的难民和伤兵
把胡马和羌笛交践的节奏
留给杜二去细细的苦吟
自从那年贺知章眼花了
认你做谪仙,便更加佯狂
用一只中了魔咒的小酒壶
把自己藏起来,连太太也寻不到你
怨长安城小而壶中天长
在所有的诗里你都预言
会突然水遁,或许就在明天
只扁舟破浪,乱发当风
而今,果然你失了踪
树敌如林,世人皆欲杀
肝硬化怎杀得死你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
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
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从开元到天宝,从洛阳到咸阳
冠盖满途车骑的嚣闹
不及千年后你的一首
水晶绝句轻叩我额头
当地一弹挑起的回音
一贬世上已经够落魄
再放夜郎毋乃太难堪
至今成谜是你的籍贯
陇...

寻李白

痛饮狂歌空度日 飞扬跋扈为谁雄
那一双傲慢的靴子至今还落在高力士羞愤的手里
人却不见了
把满地的难民和伤兵
把胡马和羌笛交践的节奏
留给杜二去细细的苦吟
自从那年贺知章眼花了
认你做谪仙,便更加佯狂
用一只中了魔咒的小酒壶
把自己藏起来,连太太也寻不到你
怨长安城小而壶中天长
在所有的诗里你都预言
会突然水遁,或许就在明天
只扁舟破浪,乱发当风
而今,果然你失了踪
树敌如林,世人皆欲杀
肝硬化怎杀得死你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
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
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从开元到天宝,从洛阳到咸阳
冠盖满途车骑的嚣闹
不及千年后你的一首
水晶绝句轻叩我额头
当地一弹挑起的回音
一贬世上已经够落魄
再放夜郎毋乃太难堪
至今成谜是你的籍贯
陇西或山东,青莲乡或碎叶城
不如归去归哪个故乡
凡你醉处,你说过,皆非他乡
失踪,是天才唯一的下场
身后事,究竟你遁向何处
猿啼不住,杜二也苦劝你不住
一回头囚窗下竟已白头
七仙、五友,都救不了你了
匡山给雾锁了,无路可入
仍炉火未纯青,就半粒丹砂
怎追蹑葛洪袖里的流霞
樽中月影,或许那才是你故乡
常得你一生痴痴地仰望
而无论出门向东哭,向西哭
长安却早已陷落
这二十四万里的归程
也不必惊动大鹏了,也无须招鹤
只消把酒杯向半空一扔
便旋成一只霍霍的飞碟
诡绿的闪光愈转愈快
接你回传说里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