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谷嘉诚

19.9万浏览    11534参与
GG
人家回头一笑百媚生,你这是回头...

人家回头一笑百媚生,你这是回头一笑,嗷,好可爱~!!!!!!

人家回头一笑百媚生,你这是回头一笑,嗷,好可爱~!!!!!!

GG

😂😂😂😂这父子俩是我的快乐源泉~

图源logo. 

😂😂😂😂这父子俩是我的快乐源泉~

图源logo. 

苏九玖。
自己心里所想,不喜勿扰🙂 看...

自己心里所想,不喜勿扰🙂


看了这个真的贼难受,只有1/3的人在,幸好上面还写着X玖少年团,不然能直接崩溃吧😂一切


都是未知,所以才心存幻想

自己心里所想,不喜勿扰🙂


看了这个真的贼难受,只有1/3的人在,幸好上面还写着X玖少年团,不然能直接崩溃吧😂一切


都是未知,所以才心存幻想

叶钊

挖机年会  2020.01.16


谷、凡、赵天宇演唱【年少有为】


后半段约01:50开始看到光磊嘉给谷凡打call


只想点播一首【永不下线的,才算爱吗】


挖机年会  2020.01.16


谷、凡、赵天宇演唱【年少有为】


后半段约01:50开始看到光磊嘉给谷凡打call


只想点播一首【永不下线的,才算爱吗】


叶钊

挖机年会  2020.01.16

粤:看来还是我们X玖红一点  
光:头好大头好大 
磊:郭子凡郭子凡郭子凡(超强音浪)
磊:老谷  你裤子要掉了
光:老谷你能不能穿的好看一点
谷:你又不借我  我怎么穿
光:你还要我借 
嘉:(全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拍照时
谷:你们照完了吗  你们上来一块儿啊
凡:(小声)一块儿啊
粤:(拍了一下谷的肩膀)快点
光:我们是师弟
最后光:太帅了太帅了

大概是这样,听错了别打我。
“上来一块儿啊”好想哭啊😭😭😭


挖机年会  2020.01.16

粤:看来还是我们X玖红一点  
光:头好大头好大 
磊:郭子凡郭子凡郭子凡(超强音浪)
磊:老谷  你裤子要掉了
光:老谷你能不能穿的好看一点
谷:你又不借我  我怎么穿
光:你还要我借 
嘉:(全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拍照时
谷:你们照完了吗  你们上来一块儿啊
凡:(小声)一块儿啊
粤:(拍了一下谷的肩膀)快点
光:我们是师弟
最后光:太帅了太帅了



大概是这样,听错了别打我。
“上来一块儿啊”好想哭啊😭😭😭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1/15

谷嘉诚 IG更新:

see yah the lit trip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1/15

谷嘉诚 IG更新:

see yah the lit trip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苏九玖。

一年半后,这里的名字会变成八个吗?

一年半后,这里的名字会变成八个吗?

爱是纯白的愿意💋

云中Angel 第二部

9

@仙狗💛️@只能旁观

“你们在看啥呢?看这么起劲。”温柔的蜜嗓响起。

“吃瓜。”蹲地的人头也不回,默契的四道声线完美契合。

“哇!我第一次见我姐姐这么……害羞。”宸磊觉得自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开心。

“曦儿好可爱。”金凌佑由衷说到。

“是的是的!”慕容凡忙附和,我姐姐最可爱了。

“所以溪乐哥就这么把我姐给拐走了?”小嘉嘉似乎有点小怨念,啊!我的姐姐。

“好吃吗?”身后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吃!夕茗哥,你没看……等一下!”宸磊兴奋的说,不过说完一半发现有那么一丝不对劲?“这个声音,不是夕茗哥。”

“啊!溪乐……”金陵佑连发惊呼,这个人什么时候过来的,太可怕了。

站在他...

9

@仙狗💛️@只能旁观

“你们在看啥呢?看这么起劲。”温柔的蜜嗓响起。

“吃瓜。”蹲地的人头也不回,默契的四道声线完美契合。

“哇!我第一次见我姐姐这么……害羞。”宸磊觉得自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开心。

“曦儿好可爱。”金凌佑由衷说到。

“是的是的!”慕容凡忙附和,我姐姐最可爱了。

“所以溪乐哥就这么把我姐给拐走了?”小嘉嘉似乎有点小怨念,啊!我的姐姐。

“好吃吗?”身后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吃!夕茗哥,你没看……等一下!”宸磊兴奋的说,不过说完一半发现有那么一丝不对劲?“这个声音,不是夕茗哥。”

“啊!溪乐……”金陵佑连发惊呼,这个人什么时候过来的,太可怕了。

站在他们面前的妖孽美男不是尹溪乐还会是谁。

“嗯~”

“溪乐哥,我,我们,我们……”被当事人抓包,一向沉稳的凡凡说话都有点打结,要怎么解释啊!

“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一道低音炮随后响起,林熠嘉你怕不是个傻子,完了!三个哥哥瞬间扶额。看到三个哥哥扶额,面前还有一个妖孽似的哥哥微笑地看着自己,小少年嘉嘉有点懵了,我说错了吗???

​中午时分,vipA病房充满了欢声笑语。

三太子围坐在姐姐身边,其他哥哥们则坐在病房一旁的沙发上,一群人有说有笑。

‘咚咚咚’随着一阵敲门声,一身白大褂的韩程冰走了进来,准备为曦儿例行检查。

“再治疗一个星期,曦儿就可以出院了。”细细检查完,韩程冰如是说。

“谢谢韩医师。”嘴里吧唧着嘉嘉递过来的棒棒糖,曦儿第一次对韩程冰道了谢。其实自己一直想谢谢他还有谷释阳,不仅是为这么久以来的照顾,更是因为是他们救回了自己的一条命。

​“小妹妹,其实你可以不用叫我韩医师,我是金凌佑的哥哥,你可以和他们一样直接叫我程冰就好了。”

被这样一个妙人说谢谢,而且被这样看着,韩程冰第一次觉得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什么?我听到了什么?”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嘉嘉歪歪脑袋,看了看韩程冰,又看了看病床上叼着棒棒糖,一脸无辜的自家姐姐,总觉得哪儿不对。

“What?!”磊磊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凌佑哥,你表哥过了而立之年啦!”

“没!他就比我大两岁。”

凡凡戳了戳身后的金凌佑,两人正轻声耳语。

​“咋啦?叫曦儿小妹妹有啥问题吗?”

“小妹妹?”几道声音齐声响起。

三太子狐疑的眼神看向自家吃棒棒糖吃的香甜的人儿,只见她无辜的眨眨眼,意思很明显我啥都不知道。

“哥,你要不要看看病历本再说话。”金凌佑上前摸了摸自家哥哥的额头,没发烧啊!

“去,我第一天就知道了。”用手拍掉金陵佑的手,你才发烧呢?“难道你们没听过一首歌,它是这样唱的: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林小姐长得那么显小,而且萌的好像糯米团子,软萌易推倒。”

一时间,韩程冰感觉到了许多异样的目光射向自己,说话的声音明显底气不足。

沙发上的谷释阳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表示:兄弟你牛。

“哥,你推一个试试!”金凌佑看热闹不嫌事大。

“啊!我就这么一说,不推,不推”这哪能推,

这三孩子都跟护崽子一样护着他们的姐姐,怎么可能让人推。

​刚从外面回来的尹溪乐、裴夕茗推门而入,就感觉到了一屋子大眼瞪小眼的尴尬,忙问到。

“怎么了?”

“韩医师说我是小妹妹。”软糯的女中音响起。

“小妹妹~”刚把人参鸡汤取出来递给宸磊的尹溪乐狐疑地看着韩程冰:“你不是只比我大两岁?还是说你发烧了? ”

“我没发烧。”表面超镇定,内心却没那么淡定了,曦儿怎么可以说出来呢。

“还说我像个糯米团子软萌易推倒。”调皮的女中音继续响起。

“韩程冰,你想干嘛?”

“我……”

哎!哎!曦儿怎么切开是黑的。

“哈哈哈哈哈”

那边上演追逐打闹,这边曦儿早已迫不及待要吃裴夕茗手中的美食。

“今天又是啥好吃的?”

“今天给你炖了人参鸡汤、七草粥、贝母糖梨。”

“嘿嘿!”

“小心烫。”

时间分割线

“林曦月,别睡,别睡,我们快到了,快,快开车。”看到林曦月快要处于昏迷状态,谷释阳很着急,不能睡,曦姐姐不要睡,我们等等就到医院了。当年林氏夫妇的小儿子满月,小谷释阳在爸爸带领下去参加了林氏的内部宴会,那时候的林曦月很美,长头发,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再看看现在怀里浑身是伤处于昏迷的林曦月。谷释阳有点揪心,到底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人才会把这个美好的女孩折磨成这样,魔鬼吗?即使是魔鬼我也要为她讨回公道。

“快,让一下。快去通知Brown医师,准备手术。”抓住过道里遇到的小医生,韩程冰赶紧让他通知医院的另一个医生,和他一同担任林曦月的主治医生。

“你好!病人信息需要填写一下。”

“这位小姐的家人还没有过来,等他们过来再填写不迟,赶紧准备手术先救人。”韩程冰和谷释阳一路抱着林曦月跑进了手术室,准备开始手术,

“OK!”

“不用,我来填。”将林曦月放置手术台上,谷释阳用还沾满血渍的手接过护士手中的病例本,在韩程冰不可思议的注目下刷刷行云流水。

林曦月 ,女,1984.3.10

好你个谷释阳,你居然认识林小姐,等我手术结束再和你算账。等等曦儿居然这么大,看上去说18岁都不为过。

在之后的日子里,更加验证了韩程冰这一点,林曦月萌起来三岁不能再多了。

GG
久违的逗猫现场~! 哈哈哈哈哈...

久违的逗猫现场~!

哈哈哈哈哈哈,谷嘉诚你又皮~!!

久违的逗猫现场~!

哈哈哈哈哈哈,谷嘉诚你又皮~!!

爱是纯白的愿意💋

云中Angel第二部: CL(磊磊生日番外)

  磊磊生日快乐!

………………………………………………

“磊哥,明天就是你的生日啦!有什么愿望不?”

“嗯,我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姐姐能健健康康的,不再受到伤害吧!”​

宸磊望着玻璃屋内​的客厅,眼神里透露的满是温柔。知道曦儿有赤脚的习惯,小伍哥特地为曦儿铺上了雪白的毛毯,一个身穿同样白色系衣服的人儿现在正窝在懒人沙发里看着书,雪白的小脚丫有一下没一下地踩在雪白的毛毯上,尽显俏皮。

嘉嘉不再说话,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姐姐健健康康是所有人的愿望吧!

​“姐,我们把袜子穿上吧!”凡凡又开启了苦口婆心模式。

“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

“双脚也是需要呼吸的...

  磊磊生日快乐!

………………………………………………

“磊哥,明天就是你的生日啦!有什么愿望不?”

“嗯,我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姐姐能健健康康的,不再受到伤害吧!”​

宸磊望着玻璃屋内​的客厅,眼神里透露的满是温柔。知道曦儿有赤脚的习惯,小伍哥特地为曦儿铺上了雪白的毛毯,一个身穿同样白色系衣服的人儿现在正窝在懒人沙发里看着书,雪白的小脚丫有一下没一下地踩在雪白的毛毯上,尽显俏皮。

嘉嘉不再说话,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姐姐健健康康是所有人的愿望吧!

​“姐,我们把袜子穿上吧!”凡凡又开启了苦口婆心模式。

“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

“双脚也是需要呼吸的。”

“不可以!”

“凡凡,你变了。”

“脚不许再往里缩了,乖,袜子穿好,我们去吃甜点,嘉嘉磊磊回来了。”

曦儿满脸写着不情愿,但为了甜品只好乖乖地把缩进沙发里的小脚丫露了出来,任由凡凡给自己穿好袜子。

“我的凡凡小王子长大了,我老了。”生活不易,曦儿叹气。

“姐,你瞎说什么呢?”

“我没瞎说,你看,你们都开始照顾我穿袜了,就说明我老了。”

“那我们小的时候,也都是你照顾我们穿袜穿鞋的啊!那现在我们照顾你也是应该的,何况我们的姐姐正值青春,而且永远不会老。”

在我们的心里,你永远是最美的、最可爱的那一个女孩,这是别的女孩都替代不了的,因为你是我们最爱的姐姐。

“姐,我们回来了!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慕斯蛋糕。”

“慕容凡!你不要抢我的芒果班戟!”

“磊哥!说好了班戟是我的,你怎么肥四?”

“吃你的草莓小蛋糕去!还有,嘉哥你一个人吃得了那么多班戟吗?”

“姐,你看,他们是哥哥也不知道让着我点儿。”

看到三个崽子斗嘴,曦儿吃吃地笑着,真好!

“这感觉真好!”

“是啊!一家四口团在那真像四喜丸子。”

“哈哈哈,那曦儿肯定是最糯的那一个,不过,我们是不是得赶紧过去了,再不去怕不是…”

“那还等什么?”

下一秒,又有五个少年奔向了客厅。

“小崽子,给我留一点,别都给我吃了。”

“你们再不来,就没你们的份了。”

有了金陵佑,裴夕茗,伍函林,谷释阳,韩程冰几位哥哥的加入,客厅瞬间热闹了起来,几个男孩遇到一起,哪还有好好坐着吃甜品这一说,混战早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好热闹啊!千里之外都听到你们的笑声了!”

“外公,你怎么来了?”

走进玻璃屋的人拄着拐杖,不是叶老又是谁。

“来看看你们。曦丫头恢复得怎么样了?”

“谢谢叶老,我已经好很多了。”

“嗯,那就好。磊儿,你以后可得好好保护好你姐姐,再让你姐姐受这么大的罪,我可不会饶了你啊!”

“知道啦,外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一群人的欢笑中,曦儿低下了头,眼眶里氤氲着淡淡的雾气,原来自己被这么多人爱着,保护着。磊磊和他外公的心结看来已经解除了,他能慢慢地接受叶老,叶老也没再逼迫磊磊做他不愿做的事了。

“磊磊,这次我来,除了看看曦丫头以外,我还要带你去个地方。”

一个小时后,叶老将宸磊带到了洛杉矶的一幢精美小楼前。

“孩子,去打开门看看吧。”

叶老将一串钥匙递到了磊磊手上。

“这是?”

“你打开门就知道了。”

钥匙转动,宸磊轻轻推开门,眼前的一切是那么陌生却又那么熟悉:乐器、录音棚、办公桌、电脑设备……

“外公……”

“孩子,这里有份文件给你,你看看。”

这是一家公司的协议书,上面抬头写着:CL音乐工作室。

“你签上字,这家公司就算成立了,它是你名下的。这是你姐姐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她早在两个月前就把你的礼物准备好交到了我的手上。唉…我早应该发现这丫头不对劲的,你说好好的怎么会把送你的礼物提前交给我呢?”

清澈的眼睛里很快蕴满了泪水,星星点点。签好字交给叶老,磊磊转身就狂奔至马路中间拦下一个出租车,往玻璃房的方向开去,等叶老反应过来时大街上哪还有宸磊的影子。

玻璃屋内姐姐还是悠闲地坐在客厅里晒太阳,宸磊进门后也顾不得穿鞋,径直跑向姐姐的方向,一把抱住,她原来什么都知道。

“姐,姐。”

“磊磊,怎么了?”

看到磊磊直接过来抱住自己,似乎还哭了。曦儿眨巴眨巴眼睛,有点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不过联系下叶老带磊磊出门,也就猜到了来龙去脉。

“磊磊,你会唱更多更好听的歌曲给我还有大家听吗?”

“会,会的,姐,我会一直为你唱歌的。”

“我的磊磊小王子,生日快乐,要永远开心啊!”

“谢谢姐姐!”

因为我放弃了你最爱的音乐学院,这是我欠你的一份情,所以我送你的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抹茶百力滋

猫狗饲养指南(8)

🍀我说不想动正文是有理由的,的的确确不会写这块,无论是医学还是打斗方面都超出我的专业范畴,将就一下(抱拳


⚠️初次点进来的各位,请先👉🏻这里是文章提示请点这里!  (或者自行点进合集查看最前面两个说明),望互相尊重,谢谢。


---

好多年没发过高烧,这次的狠劲更胜以往。头疼脑热不说,一阵阵的心悸让彭楚粤喘不上气,真是年纪上去了,经不起折腾啊。

泡了感冒冲剂又吃了两颗强效感冒药,强迫自己不去想别的事情,只想在药效带来的困意下蒙头大睡一场。

等这场感冒过去,一切就都过去了。

偏偏缘分这东西,但凡老天说没到时间,就谁都过不去。

睡得昏天暗地的彭楚粤半夜...

🍀我说不想动正文是有理由的,的的确确不会写这块,无论是医学还是打斗方面都超出我的专业范畴,将就一下(抱拳


⚠️初次点进来的各位,请先👉🏻这里是文章提示请点这里!  (或者自行点进合集查看最前面两个说明),望互相尊重,谢谢。


---

好多年没发过高烧,这次的狠劲更胜以往。头疼脑热不说,一阵阵的心悸让彭楚粤喘不上气,真是年纪上去了,经不起折腾啊。

泡了感冒冲剂又吃了两颗强效感冒药,强迫自己不去想别的事情,只想在药效带来的困意下蒙头大睡一场。

等这场感冒过去,一切就都过去了。

偏偏缘分这东西,但凡老天说没到时间,就谁都过不去。

睡得昏天暗地的彭楚粤半夜被手机铃声吵醒,头疼得要炸开,黑暗中摁掉两次,铃声孜孜不倦地响起。

事不过三,这样还坚持打进来,看来是非常紧急的情况。

彭楚粤强忍不适,撑起身子接起电话,还没等他开口,对方急不可待的声音传来——

“小粤,帮我弄些麻醉剂和止痛药,立刻马上!”

这话一入耳,彭楚粤清醒了三分,深更半夜会找他要这些东西还用的没有备注的新号,只可能是他了。

“又有兄弟受伤了?”彭楚粤一开口发现自己嗓子痛得紧,声音也是沙哑得厉害,“需要我帮忙吗?”

听电话那头的紧急程度,彭楚粤边拿着手机边强迫自己清醒起来穿衣服准备出门。

“硬伤,你知道的,我可以处理。”电话里的人说这话似乎有些犹豫。

彭楚粤因为对方的拒绝感到意外,他不是第一天认识他,参与治疗也不是首次,更让他不解的是对方居然在犹豫。彭楚粤了解他,这个人做事果决,相识以来,似乎就没见他为什么事情犹豫过。

“老谷,你信不过我?”

“…你来吧,先把东西带来,剩下的我慢慢跟你说。”电话那头的谷嘉诚最后还是松了口。

谷嘉诚是当地派出所刑警支队的支队长,业内都清楚,每个做警察的都会有自己的线人,何况是他们刑警。为了搭建线索链,除了派去卧底的警察,黑白两道、各行各业,总还会有一两个“自己人”。由于他们身份的“不可公开性”,不论是线人还是卧底警察,有时受了伤只能躲着治。否则,被盯上遭报复的,不止是他自己保不住命,连家人都要被牵扯其中。

彭楚粤也是谷嘉诚的线人,不过不需要探入龙潭虎穴获取线索,是在有需要的时候帮他盯盯医院里的可疑人物,并且偶尔提供技术支持,就像现在,但——

“磊磊?!”

彭楚粤赶到谷嘉诚说的联系据点,看到里面躺的人身形轮廓眼熟,当场冲进去确认。尽管小孩周身都是血,还被打得鼻青脸肿,但天天心头惦念着的彭楚粤几乎一眼就认出赵磊。

“你们认识?”

“怎么回事?”

除了伤势严重迷迷糊糊的赵磊,彭楚粤和谷嘉诚两个互相不敢置信。

“OK,看来也没什么好瞒的了。”谷嘉诚起初的顾虑无非也是不知道怎么解释超科学的存在,现在看彭楚粤的反应,是不需要他解释这些问题了。

“先救他,其他的一会儿再说。”

赵磊浑身上下大伤小伤不等,腹部有道长五公分左右的刀伤,伤及内里,是出血的主因。

尽管彭楚粤是医生,但他只医过人。对于赵磊特殊的体质以及特殊的情感,致使他越发不敢出手救治。

比起彭楚粤这个正宗医生的束手束脚,反倒是谷嘉诚用药、缝合都大胆得多。只是谷嘉诚到底还是个糙汉子,手法简单粗暴,加上赵磊毫无血色的脸,让彭楚粤在一旁胆战心惊。

“把血止住,应该就没问题。”

“我知道。”

在医院见过比这更严重更骇人的伤,彭楚粤都不曾比现在心慌。他急,他急着想知道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更急着想知道嘉嘉在哪。

谷嘉诚缝合伤口也算经验老道,前前后后快折腾到天亮,才总算完工。

“没有别的小孩吗?”帮着做收尾工作的彭楚粤终于问出口:“他身边没有跟着一只小猫吗,白色的?或者一个比他小一点的小孩?”

听到这话,正在准备给小孩挂点滴的谷嘉诚一边拆封输液袋,一边问彭楚粤:“小猫是不是叫嘉嘉?”

“你见到了?在哪?”

“小粤,你冷静一点。”给小孩扎完输液针,总算喘了口气的谷嘉诚扶着彭楚粤的肩,“我没有见到,是他还清醒着的时候一直求我救嘉嘉,我才听过这个名字。”

谷嘉诚虽然还不清楚彭楚粤和他们的关系,但多少也能猜出几分。

“我已经让小伍去找了,你先冷静下来照顾好眼前的小孩。”

躺着的小孩麻醉没醒,满身的伤反复刺激着彭楚粤的自责:“到底是怎么了?”

好不容易养得会笑会跳的小孩,才几天不见,再见就成了病床上死气沉沉的伤员,任谁都无法接受。

彭楚粤拿热毛巾一点点给小孩清理身上血迹,小心翼翼避开大大小小的伤口,每避开一道伤,就多鼻酸一分。

·

“小伍,怎么样,有进展吗?”谷嘉诚为了不让彭楚粤难过,特意避开他接的电话。

“我把相关监控视频都发你了,暂时还查不到后续踪迹。”伍嘉成继续说:“那小孩怎么样,要带凡凡过来输血吗?”

“血已经止住,应该没事。”谷嘉诚看向房间,没有人比他更懂彭楚粤此刻的无力感:“先别让子凡过来,我怕他记起那些不好的事情。”

谷嘉诚永远记得郭子凡差点救不回来那次,他和小伍,出过无数次红色任务的两个人,第一次感受到绝望和崩溃,好在最后子凡和他们,都挺了过来。

希望这次,彭楚粤和他的小孩也能挺过来。

·

给赵磊擦完身子,盖好被子,彭楚粤寸步不离地在旁边守着,守着他醒过来。

谷嘉诚也在他旁边坐下,虽然他没有问,但有些事情他还是有向他的老伙计说明的必要。

“小粤,你不是想知道怎么回事吗。”谷嘉诚把手机里小伍传过来的东西打开,递给彭楚粤又迅速缩回,反复向他强调:“保证冷静地看完,不冲动。”

彭楚粤等不及上手抢过老谷手机,“你放心,我跟你保证。”

然而当冲击的画面在眼前铺开,什么保证通通都不管用。

监控里大雨下一个男的疯了似的踢着一狗一猫,小狗因为护着小猫都不曾反击,任他打骂。嘉嘉出事了,这是彭楚粤的第一反应。他俩不会傻到被欺负还不跑,怕是嘉嘉严重到动弹不得,赵磊才会宁愿挨打也要一动不动护着他。

彭楚粤攥紧拳头恨不得冲进去护着两个小家伙,然而他只能在屏幕前看着他们被打被欺负。

男人打得不过瘾,掏出身上藏着的刀朝他们示威,这下惹急了未曾反抗的小狗,不顾一切当着人面化成人形。

被吓到的男人一个回头被监控拍到正脸,彭楚粤看清那张脸,一个激灵起身,他记得那张脸,那次被嘉嘉咬、让磊磊起杀心的那个男的!

不止是彭楚粤认出了他,显然监控里的男人也认出了当初咬他抓他的就是眼前突然从狗变成人的男孩。不知他说了什么,赵磊突然冲上去夺他手里的刀,奈何早就是受伤的身体敌不过男人的力气,彭楚粤眼睁睁看着赵磊身上多出一道道被刀划破的伤口。眼见着敌不过,赵磊和男人撕扯间转头吼着什么,彭楚粤这才想起嘉嘉还在。

“嘉嘉,走啊。”

彭楚粤急出声,赵磊无外乎也是在吼焉栩嘉让他快走。大概是听到赵磊的话,拿着刀的疯子转而朝着焉栩嘉的方向过去,为了挡住发了疯的男人,赵磊硬是撑着伤痕累累的身子拼命锁住他腰拦着他的去向,腹部那道口子,就是这个时候伤的。

不忍心再看,彭楚粤红着眼眶把手机还给谷嘉诚。赵磊现在在他眼前,就够了。

“老谷,你知道这一切,就不怕他们吗?”

谷嘉诚救了赵磊,又知道这一切,他居然从头到尾都显得淡定从容,这不是正常人的反应。

“郭子凡,你认识的,他和床上的小孩一样。”

“难怪…”

彭楚粤是在实习的时候认识谷嘉诚的,那会他的实习指导老师是他的主治医师,他作为实习生负责对病患望闻问切。郭子凡那个时候就已经是以谷嘉诚弟弟的身份天天在病房里陪他。既然这样,谷嘉诚领郭子凡回家的时间应该还要早得多。

带了郭子凡这么多年,难怪他不仅比自己镇定,就连药的剂量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你呢,你和他还有那只小猫是怎么回事?”

“一言难尽……”

 

蜻蜓小虫

不开心☹️

我刚发现,《老友餐厅》里的一个女演员跟我合作过。还有老谷前段时间播的扑通扑通的青春也有我认识的演员。。。。。。。。啊。。。。为什么呀,我好几个朋友都跟他们合作过了。。为什么我还没有。😢😢。

我刚发现,《老友餐厅》里的一个女演员跟我合作过。还有老谷前段时间播的扑通扑通的青春也有我认识的演员。。。。。。。。啊。。。。为什么呀,我好几个朋友都跟他们合作过了。。为什么我还没有。😢😢。

一座城墙

每个节日都值得庆祝,星星,飞雪和你,都是上帝的礼物,冬至快乐。❄️

每个节日都值得庆祝,星星,飞雪和你,都是上帝的礼物,冬至快乐。❄️

十五

x玖小群聊

瞎想的一个脑洞

假的!

假的!

假的!

-------------------

今天难得休闲,郭子凡登录自己的微博小号去团超冲下浪,无意间看到一个视频剪的是战战和他的,标题是来自同一个爹的双标,好奇心使他点了进去,发现原来是高老师演了战战的爸爸,所以有人剪了个视频。

子凡顺手就把视频分享到群聊里

你凡哥两米八:[视频:来自同一个爹的双标](参考团超,独自莫凭澜的)

你凡哥两米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战战成了我哥

兔牙守护者:[疑惑. jpg]

我头一点都不大:有意思

虎牙小话痨:话说的我们关系是不是越来越乱了,一会凡凡是战战哥哥,一会战战又是凡凡哥哥,剪不断,理还乱�...

瞎想的一个脑洞

假的!

假的!

假的!

-------------------

今天难得休闲,郭子凡登录自己的微博小号去团超冲下浪,无意间看到一个视频剪的是战战和他的,标题是来自同一个爹的双标,好奇心使他点了进去,发现原来是高老师演了战战的爸爸,所以有人剪了个视频。

子凡顺手就把视频分享到群聊里

你凡哥两米八:[视频:来自同一个爹的双标](参考团超,独自莫凭澜的)

你凡哥两米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战战成了我哥

兔牙守护者:[疑惑. jpg]

我头一点都不大:有意思

虎牙小话痨:话说的我们关系是不是越来越乱了,一会凡凡是战战哥哥,一会战战又是凡凡哥哥,剪不断,理还乱😂

OG:比如他演我爸

你嘉哥不是你家鸽:这件事老谷要记一辈子😂

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剪不断,理还乱

你光哥世界第一帅:现在我们的关系越来越乱了

兔牙守护者:光光,有没有好好看医生

你光哥世界第一帅:没事,战战放心

我头一点都不大:光光要记住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

虎牙小话痨:对呀对呀,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心疼死了,现在腿还好吗?有没有好好看医生,摔到了就要好好听医生的话,伤筋动骨一百天呐

OG:一定要注意安全

你凡哥两米八:光哥,一定要注意安全,安全第一

你嘉哥不是你家鸽:放心放心,我们陪之光去医院看过了(被我和磊哥逼着去的)

你光哥世界第一帅:大家放心,没事

虎牙小话痨:[视频:夏之光一瘸一拐的好心疼]

虎牙小话痨:这样还说没事,光光,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一定要听医生话,有些动作就别做了,身体第一

兔牙守护者:光光长大了,但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呀

我头一点都不大:一定要听医生话,有些动作能不做就不做,@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你嘉哥不是家鸽好好看住他

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OG:话说磊磊是不是考试?

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对

虎牙小话痨:考试顺利,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兔牙守护者:考试顺利,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OG :考试顺利,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你凡哥两米八:考试顺利,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你嘉哥不是你家鸽:考试顺利,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我头一点都不大:考试顺利,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你光哥世界第一帅:考试顺利,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谢谢祝福😎😎

兔牙守护者:[微博:我觉得这个图今年是这样才合适](参考团超阿雨的那条)

兔牙守护者:[哭. jpg]

兔牙守护者:注定与雪无缘

你嘉哥不是你家鸽:哈哈哈,战战,想起我那天故意发那么多刺激你的图了😂😂

我头一点都不大:我也想起我的图了

兔子守护者:你们都是魔鬼,下线了再见😤

虎牙小话痨:哈哈哈,战战没事没事,我也没有看到下雪,初雪都没看见

OG :我也是

你凡哥两米八:我也…那天回北京也没看见

你光哥世界第一帅:我看见了😎

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1

兔牙守护者:突然想到我看到了初雪,比你们好😎

你嘉哥不是你家鸽:那天我们一起看的

你光哥世界第一帅:还有我!!

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还有我

虎牙小话痨:想想最近你们四个经常碰面,羡慕

你凡哥两米八:羡慕+1

OG :羡慕+1

我头一点都不大:羡慕+1

你凡哥两米八:好巧不巧他们在重庆的那几天要排练我也要拍戏,演唱会那天飞北京,就这样错过了

你光哥世界第一帅:凡凡我们会见面的😎(要我说出13号那一晚的故事嘛🙊)

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我来说

你嘉哥不是你家鸽:我说!!!

你凡哥两米八:我自爆,那天偷偷去看他们彩排了,顺便吃了个晚饭

我头一点都不大:[震惊. jpg]

虎牙小话痨:真的!有没有去一起去吃火锅,有没有彩排视频,凡凡有没有彩排视频!!!

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彩排视频我不知道,但是我这里有大鱼视频😏😏

你嘉哥不是你家鸽:我也有😏😏

OG :大鱼?难道那天有人说听见里面传出大鱼的声音就是这个?

你光哥世界第一帅:对,那天凡凡来看我们彩排,大家想看我和凡凡跳大鱼,我们就小小的表演了一下,然后团超,粉丝群都炸了,以为演唱会要跳大鱼

兔牙守护者:我要看视频!!

你嘉哥不是你家鸽:[视频]

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视频]

我头一点都不大:可以啊,子凡光光

我头一点都不大:人呢?去哪里了?

陈导:我在,我就睡了一下错过了这么多?

我头一点都不大:你错过的好多

陈导:我要爬楼
我头一点都不大:话说陈导,拖欠的工资什么时候发?
陈导:你说什么…我这里…这里信号不好,下线,再见

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学习中

兔子守护者:彩排中

你嘉哥不是你家鸽:彩排中

虎牙小话痨:拍摄中

OG :拍摄中

你光哥世界第一帅:彩排中

你凡哥两米八:拍摄中

end

全是自己瞎编的,有bug 还望指出,文中出现的微博都是团超的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2/13

谷嘉诚 IG更新:

△ thx for @fendi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2/13

谷嘉诚 IG更新:

△ thx for @fendi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