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谷围南亭

60.2万浏览    1756参与
swear_kylin

瓜•霆&高影

第二季要来了,开心~希望这季少点刀子。

瓜•霆&高影

第二季要来了,开心~希望这季少点刀子。

喻禾

【霆影】引渡人

·饮清拿刀架着我的脖子写的,校园暴力实锤了呜呜呜呜

  ·速赶一遍过,还没有仔细改过,虽然但是我也不会改,问就是懒狗

  ·本来计划be最后还是成了he

  ·我没看过南亭原作,在这种情况下试图不ooc好像有点难,反正如果ooc过分了就骂饮清吧呜呜呜我是可怜猫猫头我什么也不知道qaq

  ·是高影第一人称

  

   1)

  我叫高影,是个引渡人。

  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我成为引渡人一百年,即将去引渡我的第一个亡魂。

  呃,至于为什么一百年了才第一个,我拿孟婆私藏的瓜子保证,绝对不是我偷懒!

 ...

·饮清拿刀架着我的脖子写的,校园暴力实锤了呜呜呜呜

  ·速赶一遍过,还没有仔细改过,虽然但是我也不会改,问就是懒狗

  ·本来计划be最后还是成了he

  ·我没看过南亭原作,在这种情况下试图不ooc好像有点难,反正如果ooc过分了就骂饮清吧呜呜呜我是可怜猫猫头我什么也不知道qaq

  ·是高影第一人称

  

   1)

  我叫高影,是个引渡人。

  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我成为引渡人一百年,即将去引渡我的第一个亡魂。

  呃,至于为什么一百年了才第一个,我拿孟婆私藏的瓜子保证,绝对不是我偷懒!

  这要从引渡人这个职业说起——

  引渡人,是引渡亡魂的亡魂。是的,虽然叫做“人”,但是实际上我们还是亡魂,不过我们是有编号的专业员工,比其他亡魂地位高那么一丢丢,还有工资拿——尽管我现在也不明白没有地方花的工资到底有什么用!

  我们的工作写作“引渡”,读作“捡漏”。

  当一百年前一身白衣服的小姑娘笑眯眯地对我说“恭喜你成为第一百三万零八百二十三位引渡人,要好好工作哦”时,我满怀期待,对接下来的生活充满希望。

  ——随便谁在奈何桥当门神一样站了三百多年都会像我一样激动的。

  然后……

  我就过上了每天和白衣小姑娘——孟婆,以及其他引渡人嗑瓜子闲聊的日子。

  因为不愿意被黑白无常带到地府的亡魂太少了——要么不反抗,要么反抗了也打不过。

  引渡人就是捡黑白无常的漏,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把不愿意被引渡的亡魂带回来。

  大概是一对一比黑白无常一对多的成功几率高些。

  2)

  孟婆忧心忡忡地磕着瓜子:“可怜的娃哦,可别被那个亡魂给剁了啊。”

  “是啊,黑白无常都拉不回来的亡魂……唉,想想就恐怖。”引渡人992563也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说话。

  说起来,大家用的都是编号,只有我用的是自己的名字——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啊不,一个鬼,还记得自己生前的名字了。

  说实话我紧张不起来,我身手敏捷地和992563抢着瓜子,满不在乎地说:“反正都死过一次了,他还能再杀我一次不成?”

  孟婆把我手里的瓜子一把抓了过去,神叨叨地摇头:“可怜的娃,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呢。”

  “你就是想抢我瓜子而已!”我当场拆穿。

  孟婆俏皮地眨眨眼,没说话。

  3)

  谁他娘的会知道孟婆说的是真的啊!

  这个女鬼一天到晚不正经说啥都像在骗鬼!

  我往后缩了缩,换上谄媚的笑容:“这位大哥,要不,你跟着我回地府吧。”

  在此之前我不要命地想直接把这位大神用绳子捆起来带回去。

  然后,我距离再次死亡不到一毫米。

  他比我高了不少,掐着我脖子的时候我完全反抗不了——这个男人,啊不,男鬼,身上的气势很强,比我见过的黑白无常加起来还强,浑身上下写着“我不好惹”四个大字。

  谁让孟婆那个不靠谱的女鬼要给我绳子!我还以为我能直接把他绑回来!

  在我感觉又要死一次的时候他松开了手,面带疑惑地后退了两步,碧绿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我——哦,我亲爱的玛蒂尔德,这可比隔壁玛丽莲太太的苹果派还要糟糕,我发誓我差一点就死在那里了。

  然后就出现了这样尴尬到静止的画面。

  我懂了。佛,我悟了,我彻底悟了,怪不得黑白无常不能把他带回地府……等等……黑白无常都不行,难道我就行吗???我怎么这么倒霉要来带这个鬼回地府啊啊啊啊!

  尽管他现在一脸的无辜迷茫,但是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会马上再把我掐死在这?呜呜呜,孟婆姐姐我想念你和你的瓜子了。

  4)

  “你是谁?”

  诶?问我吗?

  “我?我是地府引渡人1030823,特地来引渡您回地府。”

  淦,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像某种奇特的台词——“主人,我是应您的召唤而来的魔法精灵,将为您实现您的愿望。”

  鬼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这种时候脑子里居然还是马猴烧酒,大概率是没救了。

  “……你也没有名字吗?”

  他定定地看着我,眼神平静,一点也不像刚刚要掐死我的模样。这样的眼神让我不由自主地收敛了心里跳脱的想法,虽然他本来也不知道我会想些什么。

  “我叫高影,影子的影。你呢?你叫什么啊?”

  “我没有。我不记得了。”

  他刚刚好像说的“也”……完了,我好像踩雷了,他是不是又要一言不合把我做掉。

  “刚刚是习惯性动作,我不喜欢别人过来……特别是以你刚刚那种方式。”无名兄似乎看出了我的念头,解释了一句后坐到河边的一块大石上。

  我有点没搞懂,没过脑子的一句话脱口而出:“你既然连名字都不记得了,为什么不跟着黑白无常回地府去投胎转生呢?反正也什么都不记得了,应该了无牵挂吧?”

  无名兄转头看着我,似乎有点意外:“一定要跟着他们回地府吗?他们问了我要不要去,我说不想,然后他们就走了。”

  震惊!男默女泪!冷酷无情的暴力执法管黑白无常居然说出这样的话!这位无名兄到底是多厉害才能让黑白无常都直接放弃暴力啊……好家伙,这种任务干嘛让我来?我这不是送菜?

  5)

  “我在等人。我想不起在等谁,可能太久了,连自己是谁也忘了。”

  这里本来就水秀山青一片养眼的绿色,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的眼瞳更绿了,一片纯净。

  老实说,我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样的牵挂才能等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却还是知道自己要等那个人。所以我有点不想劝他回地府了,绝对不是我对无名兄束手无策的缘故。

  沉默实在有点尴尬,我尝试性提了一嘴:“你真的都想不起来了吗?比如那个人长啥样喜欢啥之类的?”

  “记得一点。”无名兄转头看着我,表情很认真。他指着我,思考了片刻,然后很笃定地开口:“眼睛。你的眼睛,和他一样,但是他的眼睛比你亮一点。”

  亮?难道是个眼睛会发光的灯泡精?

  “哈哈,那挺好的……那个,老兄,你不回地府的话我就先走了啊,拜拜。”黑白无常都没办法的鬼,我一个啥也不会的亡魂能干啥?重生之我是降魔大师?还是洗洗睡吧。

  “你不是来引渡我的吗?这就走了?”

  不是你自己不走的吗!!!

  我挂上一个假笑:“我们地府很民主的,尊重广大冤魂的意愿,不会使用强迫手段的。”

  无名兄却一本正经地拆我的台:“但是我看到过黑白无常强制带着亡魂回地府,那个亡魂反抗得很激烈。”

  有必要吗有必要吗有必要吗!

  我破罐子破摔:“那是他们打得过啊!我又打不过你,我还能把你绑了带回去不成?我还想留着命回去嗑瓜子吃点心呢。”

  6)

  “我可以和你回去。”

  什么?我没听错吧?

  “啊?那你不等了吗?”

  淦,我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天上掉馅饼我都要把馅饼扔了再踩两脚是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无名兄居然在笑:“不等了。”渣男啊这是,我一来立马不等了。

  不过我也不去想这些了,早干完早完工。

  “那好,你跟着我走吧,我带你去地府。”

  无名兄没动。

  “……大哥……不是要走吗?”难不成在整我啊?

  “我站不起来。”无名兄顿了顿,然后看着我,“能麻烦你拉我一下吗?”

  无名兄的手冰得跟忘川河水一样,冻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7)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哪里不对。

  哪不对呢……

  992563翻了个白眼,从我面前抓了一把瓜子:“瞧你引渡了个亡魂后没出息的样子。想这个干嘛,咱来聊点别的。你知道不,好像今天奈何桥出事了,孟婆都快忙死了。”

  “奈何桥居然会出事?”我一惊。奈何桥可是亡魂转生的地方,为了不让奈何桥出现交通堵塞,到那里的亡魂都是黑白无常筛选过的,肯定会去乖乖投胎的鬼。

  “吃吃吃!你还吃!高影你是不是傻子!”

  992563口中很忙的孟婆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跳起来给我了一个爆栗,搞得我手里瓜子差点洒了。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孟婆就拽着我往奈何桥的方向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念念叨叨:“真的是,人家特地等你你还在那里嗑瓜子,吃的更重要还是人更重要啊?吃吃吃,就知道吃!”

  啥玩意?

  孟婆终于意识到了我的一脸懵逼,停下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你不知道?没想起来?”

  “不是,我该知道啥啊?”

  “关霆啊!你引渡的亡魂关霆!”

  关霆……

  好熟悉的名字……

  8)

  “高影,你能记得自己的名字已经是万里挑一了。

  “我已经数不清有多少年了。

  “引渡人和亡魂,本来就是一一对应的救赎关系,但是实在是太难了。

  “你明白吗?我已经好几千年没见过引渡人和亡魂相认了!”

  9)

  怎么会不苛刻?几百年如流水的光阴,互相失忆……

  嗯,我想起来了。

  我目光的尽头,是背对着我的关霆。

  周围催促声不断,他却坚定如磐石般站在原地。

  我到地府后的四百年,他也是这么过来的吧?

  像以前无数次那样,我奔跑着离他越来越近,直到触手可及。

  “关霆!等等我啊!”

  10)

  “来了?走吧。”

  

  —end—

  

  ps

  ·其实差一点就咕咕咕了,我真的是鸽子精本鸽

  ·饮清安利了吗我好久我没看,反而是橘子太太的同人让我想要补原作写同人……也许,这就是清儿的命吧!

  ·虽然我现在还是没补完,才看到第五话(顶锅逃跑)

(我以为是六点,所以我还是咕咕咕了,我晕厥了)

橘科动物
终于等到了!!!靓仔王爷我好想...

终于等到了!!!靓仔王爷我好想你们啊❤!下周六见!!!

终于等到了!!!靓仔王爷我好想你们啊❤!下周六见!!!

dustysalt

我真的好惨

罢了罢了

置顶传送门可以看

我真的好惨

罢了罢了

置顶传送门可以看

dustysalt
谷围南亭同人文与您共度良宵!!...

谷围南亭同人文与您共度良宵!!!


重瞳子泪血俱下说实情,关叔讲述传说故事现转机


高影王爷后续命运又将如何?


请听下回分解🌚

谷围南亭同人文与您共度良宵!!!


重瞳子泪血俱下说实情,关叔讲述传说故事现转机


高影王爷后续命运又将如何?


请听下回分解🌚

艽九
看了半天发现不是无头...

看了半天发现不是无头...

看了半天发现不是无头...

乌鱼鱼鱼鱼鱼
俺尽力了T_T 要是我会画画很...

俺尽力了T_T

要是我会画画很高产,我cp至于这么冷吗(捶桌)

俺尽力了T_T

要是我会画画很高产,我cp至于这么冷吗(捶桌)

里灰_
高·调戏百岁镇南...

高·调戏百岁镇南王反被御·影(不要信

瓜尔佳·其实还很纯情·胤霆(是真的

☞问就是已经在谈了在谈了,摸无脑甜饼爽啦!

高·调戏百岁镇南王反被御·影(不要信

瓜尔佳·其实还很纯情·胤霆(是真的

☞问就是已经在谈了在谈了,摸无脑甜饼爽啦!

流动冰川与破片龙葵

岁影(南太岁)×君然(北太岁)

邪教注意


p1 我家太岁什么的这种话 就让人浮想联翩啊(… 也是搞他俩的契机

p2 作为魔王的二位(草 好中二)

p3 太狗 太猫

p4 嘛 总之 就是 想看君君抱靓头

p5 呃…嗯。有点大家都懂倾向的东西。

p6 都画在一张纸上了来着


其实靓仔cp向的话在下是把高影和太岁分开看

磕瓜影瓜无差

君君是太岁的(草)

岁影(南太岁)×君然(北太岁)

邪教注意


p1 我家太岁什么的这种话 就让人浮想联翩啊(… 也是搞他俩的契机

p2 作为魔王的二位(草 好中二)

p3 太狗 太猫

p4 嘛 总之 就是 想看君君抱靓头

p5 呃…嗯。有点大家都懂倾向的东西。

p6 都画在一张纸上了来着


其实靓仔cp向的话在下是把高影和太岁分开看

磕瓜影瓜无差

君君是太岁的(草)

乌鱼鱼鱼鱼鱼
打个cptag下次画小玉 怎么...

打个cptag下次画小玉

怎么改也改不好我哭了

打个cptag下次画小玉

怎么改也改不好我哭了

陆山河
“高影。” 我画画好屎。。。

“高影。”


我画画好屎。。。

“高影。”


我画画好屎。。。

里灰_

今天份的代餐小人儿

南亭靓仔x2

今天份的代餐小人儿

南亭靓仔x2

流动冰川与破片龙葵

关于一次相遇

*第一人称倒霉路人×君然

*君然女装要素注意

*角色属于墨飞老师 ooc属于在下

*总之就是奇奇怪怪的生草脑洞 超级短小

*能接受的往下↓↓↓↓↓


-----------------------------------


坐在我旁边的女孩第一次抬起头看我。

她太漂亮了。坐下时那头银白的长发最先过于明显地地撞入我的视野,柔顺且自由地垂落在背后——可惜这里没有风,否则被拂动的秀发一定能更美整一个档次;露出的皮肤也很白,尽管缺乏血色却格外细腻,右环指上配着醒目红色玉戒的双手尺寸不小,骨节分明十指修长,想必是骨架大的类型,但她相当瘦,两条随意交叠的白...

*第一人称倒霉路人×君然

*君然女装要素注意

*角色属于墨飞老师 ooc属于在下

*总之就是奇奇怪怪的生草脑洞 超级短小

*能接受的往下↓↓↓↓↓


-----------------------------------


坐在我旁边的女孩第一次抬起头看我。

她太漂亮了。坐下时那头银白的长发最先过于明显地地撞入我的视野,柔顺且自由地垂落在背后——可惜这里没有风,否则被拂动的秀发一定能更美整一个档次;露出的皮肤也很白,尽管缺乏血色却格外细腻,右环指上配着醒目红色玉戒的双手尺寸不小,骨节分明十指修长,想必是骨架大的类型,但她相当瘦,两条随意交叠的白丝细腿便是极好的佐证。

而现在她的脸正对着我,能看出只有一抹淡妆,面貌清丽,她笑眯眯地,狭长的丹凤眼弯起好看弧度,让我清楚看到她微启的薄唇后还长着四颗可爱过头的小虎牙。

我就这样被她饶有兴味地上下打量着,本想开口搭讪,心里酝酿已久的台词竟全数因着视线融成了她朱砂色眸光里的一汪水。

“怎么了吗?刚刚一直看着我。”最终仍是她先开口,尾音上挑撩着听者心弦。

像触电似的,我在她的话语中一颤,找不着北。她的嗓音老实说有点奇怪,说低沉不低沉,高好像又不是那么恰到好处。

但她真的太漂亮了,而我又不过一个未尝情字个中滋味的处男,语无伦次半天才结巴着挤出一句:“美女…加…加个微信?”

“好呀~”出人意料的是她答应得格外爽快,不用多久就在那小小的绿色软件中留下了一个对我而言弥足珍贵的联系方式,“以后可以聊聊天~不过呢,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

我青涩的小心脏怦怦直跳,目送人生初次的艳遇对象把玩着折扇,起身走出几步又回头给我一个飞吻,随机在拐角处从视野里消失。


那个拐角是30米外的男厕所。

(end)

里灰_

饿死了,捏代餐小人儿爽爽

第二季今天更新了吗,好的没有

饿死了,捏代餐小人儿爽爽

第二季今天更新了吗,好的没有

jo厨在线欧拉
试试滤镜 杂志风~( ̄▽ ̄~)...

试试滤镜

杂志风~( ̄▽ ̄~)~

试试滤镜

杂志风~( ̄▽ ̄~)~

镇南王的鸡爪

踽行风雨中

https://music.163.com/#/outchain/2/1398495107/m/use

十恶加身百劫坠
千载骂名万古泪
夜难寐
一人罪

“我真的想画一个很硬核的故事,但是我不小心画了两个男主角。当然我猜到这个这个…这个走向,所以我们刻意往这个方面偏一偏,就是我说的‘用读者喜闻乐见的形式,去画我想画的东西’。现在读者还在傻乎乎地以为我要画耽美,(停顿)没错,我就是要画耽美。”墨飞

https://music.163.com/#/outchain/2/1398495107/m/use

十恶加身百劫坠
千载骂名万古泪
夜难寐
一人罪

“我真的想画一个很硬核的故事,但是我不小心画了两个男主角。当然我猜到这个这个…这个走向,所以我们刻意往这个方面偏一偏,就是我说的‘用读者喜闻乐见的形式,去画我想画的东西’。现在读者还在傻乎乎地以为我要画耽美,(停顿)没错,我就是要画耽美。”墨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