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豁蒙楼诗窗

224浏览    69参与
俞律藝術
扬州妈妈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

扬州妈妈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偶回故乡扬州

好像当初远离

并不是真的

扬州是个回忆

却又不像个回忆

只是一个好顽的故事

祖父举唒壶敬客倒酒

我说像撒尿

祖父说打嘴

天天见祖母裹脚

我说奶奶裹粽子

祖母说打嘴

父亲吟诗

我说和尚唸经

父亲说打嘴

这个模糊的故事里

只有母亲的微笑

一点不含糊

像天上的二分明月

现在妈妈还在月宫里微笑

扬州却一直呆在扬州

只要扬州在笑

她就是扬州人永远的妈妈

我难得回扬州

虽然很老了

为了愛

以后肯定还要耒

愿扬州像我母亲在世时一样微笑着叫我一声

小乖乖

扬州妈妈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偶回故乡扬州

好像当初远离

并不是真的

扬州是个回忆

却又不像个回忆

只是一个好顽的故事

祖父举唒壶敬客倒酒

我说像撒尿

祖父说打嘴

天天见祖母裹脚

我说奶奶裹粽子

祖母说打嘴

父亲吟诗

我说和尚唸经

父亲说打嘴

这个模糊的故事里

只有母亲的微笑

一点不含糊

像天上的二分明月

现在妈妈还在月宫里微笑

扬州却一直呆在扬州

只要扬州在笑

她就是扬州人永远的妈妈

我难得回扬州

虽然很老了

为了愛

以后肯定还要耒

愿扬州像我母亲在世时一样微笑着叫我一声

小乖乖

俞律藝術
诗的童话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

诗的童话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作诗太苦

我有体会

古人也有体会

吟成一个宇

撚断几茎须

若要作诗不苦

除非不会作诗

李白要做李白

杜甫要做杜甫

用了一辈子心力

太会作诗了

累成了两个干瘐老头子

我的重孙子茂哥五岁了

忽一次看到他爸妈的结婚照

竟然哭了起来

无限委屈地说

“怎么没有我?”

没有,尔

因为你要作诗

你有勇敢的天真

有大人学不会的天真

有大人学不会的诗

李白杜甫都学不会的诗

今天他跟妈妈上衔玩

池小便急了

妈妈要带他上厕所

他说不行不行

我是男生

诗的童话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作诗太苦

我有体会

古人也有体会

吟成一个宇

撚断几茎须

若要作诗不苦

除非不会作诗

李白要做李白

杜甫要做杜甫

用了一辈子心力

太会作诗了

累成了两个干瘐老头子

我的重孙子茂哥五岁了

忽一次看到他爸妈的结婚照

竟然哭了起来

无限委屈地说

“怎么没有我?”

没有,尔

因为你要作诗

你有勇敢的天真

有大人学不会的天真

有大人学不会的诗

李白杜甫都学不会的诗

今天他跟妈妈上衔玩

池小便急了

妈妈要带他上厕所

他说不行不行

我是男生

俞律藝術
诗人和落花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

诗人和落花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诗人节在风雨中离去

暴风雨是一场疯狂的音乐会

每一个音符都是一朵落花的破碎的美丽

天赐这场疯狂的美

疯狂得像集体自杀

冷笑着的诗人们的玩笑

一种幽默的自杀

这是诗人的价值观

爱的价值要诗人创作

在蜜蜂和蝴蝶的监督中

完成了激动的配合

创造了无数叧一个自己

屈原是明白爱的价值的

他拥抱着落花们跳入汨罗江

随波逐流

上下翻滚

化为一场勇敢的暴风雨

他爱楚囯

而䠂国没有爱过他

他爱自己

而自己并没有爱自已

他爱诗

诗又何曾爱他

而落花们还在坚持自己无与伦比的美丽

诗人和落花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诗人节在风雨中离去

暴风雨是一场疯狂的音乐会

每一个音符都是一朵落花的破碎的美丽

天赐这场疯狂的美

疯狂得像集体自杀

冷笑着的诗人们的玩笑

一种幽默的自杀

这是诗人的价值观

爱的价值要诗人创作

在蜜蜂和蝴蝶的监督中

完成了激动的配合

创造了无数叧一个自己

屈原是明白爱的价值的

他拥抱着落花们跳入汨罗江

随波逐流

上下翻滚

化为一场勇敢的暴风雨

他爱楚囯

而䠂国没有爱过他

他爱自己

而自己并没有爱自已

他爱诗

诗又何曾爱他

而落花们还在坚持自己无与伦比的美丽

俞律藝術
春节的奖状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和...

春节的奖状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和剑明仁弟

地球在兴奋地旋转

它和自己赛跑

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

年年都是春天跑在第一

我年年都给这位冠军发奖状今年在奖状上写下两个大红字

拐弯

春天把奖状挂在天上

让天下看见他的荣耀

于是

病毒拐向乌有之乡

炮声化为舞曲

瞪眼拐向握手

口水化为诗

梦拐向晨羲朝霞

地球在旋转中发胖

五大洲成了十大洲

春天在获奖中发福

四季拥抱成一团

一个高大的春天

春节的奖状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和剑明仁弟

地球在兴奋地旋转

它和自己赛跑

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

年年都是春天跑在第一

我年年都给这位冠军发奖状今年在奖状上写下两个大红字

拐弯

春天把奖状挂在天上

让天下看见他的荣耀

于是

病毒拐向乌有之乡

炮声化为舞曲

瞪眼拐向握手

口水化为诗

梦拐向晨羲朝霞

地球在旋转中发胖

五大洲成了十大洲

春天在获奖中发福

四季拥抱成一团

一个高大的春天

俞律藝術

一張李可染的舊照
         李玉琴
父親李可染去世已經三十一年了,我是他的長女,今年已八十八歲,時常在夢中見到父親。父親愛京劇,非常愛拉京胡,年輕時拜京劇名票蘇少卿為師,學藝,和他長女蘇娥結婚。我母親唱戲就由我父親操琴。生下我之後,就名我玉琴。抗戰中母親病逝,我在外祖父家長大,十九歲和俞律結婚,不久去北京會見父親,他興奮之餘,拉胡琴命我唱了一段女起解的二黃散板,又接唱大段反二黃,至今憶起,感慨不已。因想到母親去世時,留下一張父親的照片,照片上的父親站在戲台佈景旁,也是和戲劇有關的生活。這張照片我珍藏至...

一張李可染的舊照
         李玉琴
父親李可染去世已經三十一年了,我是他的長女,今年已八十八歲,時常在夢中見到父親。父親愛京劇,非常愛拉京胡,年輕時拜京劇名票蘇少卿為師,學藝,和他長女蘇娥結婚。我母親唱戲就由我父親操琴。生下我之後,就名我玉琴。抗戰中母親病逝,我在外祖父家長大,十九歲和俞律結婚,不久去北京會見父親,他興奮之餘,拉胡琴命我唱了一段女起解的二黃散板,又接唱大段反二黃,至今憶起,感慨不已。因想到母親去世時,留下一張父親的照片,照片上的父親站在戲台佈景旁,也是和戲劇有關的生活。這張照片我珍藏至今,今發在視屏上,將其歷史價值留傳後世,是很有意思的。(圖文來自俞律先生)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並剑明仁棣
没有实现的願望

有话着的感情
就有不死的願望

时间是最准确的
却总是让人记不准

看了一盘DVD
记起了好多人
找到了忘记的梦

被提醒一个郑重的许诺
是你和我共同举双手的
要纪念南京文学创作讲习所

你我都不会忘记
文学是永恒话着的

那一天你我共同参加一个诗会
擦亮你的名宇

一群南京文讲所的孩孑
他们耒是春初
去是春将老

他们用诗擦自已的名字
用光亮的名宇擦亮社会
亮是诗的全裸呀

男孩子们无比英俊
女孩子们无比美丽
不管光阴跑多快
他们不会跟着空跑

他们天天用诗擦亮自己的灵魂
即使白了头
也还是我们的孩子

十年前一次白下区作家集会
我看见了金晓燕
她为集会唱赞歌
她的女低音属于三十年代

去年菊花黄时
我接到徐玉黛想不到的电话
她说
.找到你...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並剑明仁棣
没有实现的願望

有话着的感情
就有不死的願望

时间是最准确的
却总是让人记不准

看了一盘DVD
记起了好多人
找到了忘记的梦

被提醒一个郑重的许诺
是你和我共同举双手的
要纪念南京文学创作讲习所

你我都不会忘记
文学是永恒话着的

那一天你我共同参加一个诗会
擦亮你的名宇

一群南京文讲所的孩孑
他们耒是春初
去是春将老

他们用诗擦自已的名字
用光亮的名宇擦亮社会
亮是诗的全裸呀

男孩子们无比英俊
女孩子们无比美丽
不管光阴跑多快
他们不会跟着空跑

他们天天用诗擦亮自己的灵魂
即使白了头
也还是我们的孩子

十年前一次白下区作家集会
我看见了金晓燕
她为集会唱赞歌
她的女低音属于三十年代

去年菊花黄时
我接到徐玉黛想不到的电话
她说
.找到你了
很兴奋呢
当年的小姑娘
如今在家当祖母了

让你我共同对他们说
等着吧
等南京文讲所成立的三十年华诞
这个三十年华诞是永恒的
因为我们有个没有如期实现的願望

俞律藝術
俞律:怀念《创作新稿》 俞律致...

俞律:怀念《创作新稿》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当荒芜的文学沙漠得到了水
文学之都突然冒出一枝新芽
南京文学讲习所
她是文学的复活

《创作新稿》披着透明的绿衫
向文学的饥渴跑步而来
她是等待过门的新嫁娘
文讲所的老师和学员都是她的恋人
这感天动地的爱情呀

《创作新稿》上的每一个汉字
都是文学起舞的节奏
都有一个热烈拥抱中的吻印

昨天
我从蒙尘的旧书匧中翻到了
遍体焦黄的《创作新稿》
就是曾经美丽过的新娘么?

她蜷缩着躲在乱书里角落里
哀怨的眼光指着我
她说,文学之都推开我了么
这是为什么?

今天文学之都在掌声中站直了
我递给他一本被光阴欺侮过的《创作新稿》

我亲吻她脸上的皱纹
洗净她红唇上的灰黑
对她说
文学之都不会忘记你
他会敲锣打鼓...

俞律:怀念《创作新稿》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当荒芜的文学沙漠得到了水
文学之都突然冒出一枝新芽
南京文学讲习所
她是文学的复活

《创作新稿》披着透明的绿衫
向文学的饥渴跑步而来
她是等待过门的新嫁娘
文讲所的老师和学员都是她的恋人
这感天动地的爱情呀

《创作新稿》上的每一个汉字
都是文学起舞的节奏
都有一个热烈拥抱中的吻印

昨天
我从蒙尘的旧书匧中翻到了
遍体焦黄的《创作新稿》
就是曾经美丽过的新娘么?

她蜷缩着躲在乱书里角落里
哀怨的眼光指着我
她说,文学之都推开我了么
这是为什么?

今天文学之都在掌声中站直了
我递给他一本被光阴欺侮过的《创作新稿》

我亲吻她脸上的皱纹
洗净她红唇上的灰黑
对她说
文学之都不会忘记你
他会敲锣打鼓
正式娶你进门的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诗是最佳补品》

一场暴雨过后
夏天仰面而来
目空一切
春天却再无消息

梅花早已飘尽
桃李失落了芳踪
春天在哪里呢

春天是我的朋友
她在我的诗囊里
我的诗囊包容宇宙

我的诗囊里
梅花还艳丽着
桃李还风光着
春天在微笑着

春天在微笑中等待
等夏天的炎热过去
不再骄傲
等秋天的清寒过去
不再忧愁
等冬天的酷冷也过去
不再严厉

于是春天会欣然走出我的诗囊
回归她的温柔乡
她长胖了
诗是最佳补品呀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诗是最佳补品》

一场暴雨过后
夏天仰面而来
目空一切
春天却再无消息

梅花早已飘尽
桃李失落了芳踪
春天在哪里呢

春天是我的朋友
她在我的诗囊里
我的诗囊包容宇宙

我的诗囊里
梅花还艳丽着
桃李还风光着
春天在微笑着

春天在微笑中等待
等夏天的炎热过去
不再骄傲
等秋天的清寒过去
不再忧愁
等冬天的酷冷也过去
不再严厉

于是春天会欣然走出我的诗囊
回归她的温柔乡
她长胖了
诗是最佳补品呀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德安 剑明...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德安 剑明 诸公
《寻 找》
 
当你从一个地方移向另一个地方
就把记忆延长成新的记忆
新的乐和新的哀
 
那一年我比现在年轻七十年
把黄浦江的冬天移到秦淮河上来了
我暂住城南长生祠
这条小巷听得见秦淮河的波声
 
波声里暗藏着寂寞
我和妻买了一对新出生的小鸡
为寂寞营造一点热闹
 
城南的春天来得早
小鸡忽然一鸣惊人起来
它提醒我感受长生祠的宗教神奇
 
好像新生活刚开始
就必须把安静移走
我家住进了闹市杨公井
 
无法避免离别
隔壁邻居收养了我家的小鸡
临别那天早晨
我家鸡鸣推迟了半个朝阳
这无奈的挽留声呀
 
这一别就是三十年
这三...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德安 剑明 诸公
《寻 找》
 
当你从一个地方移向另一个地方
就把记忆延长成新的记忆
新的乐和新的哀
 
那一年我比现在年轻七十年
把黄浦江的冬天移到秦淮河上来了
我暂住城南长生祠
这条小巷听得见秦淮河的波声
 
波声里暗藏着寂寞
我和妻买了一对新出生的小鸡
为寂寞营造一点热闹
 
城南的春天来得早
小鸡忽然一鸣惊人起来
它提醒我感受长生祠的宗教神奇
 
好像新生活刚开始
就必须把安静移走
我家住进了闹市杨公井
 
无法避免离别
隔壁邻居收养了我家的小鸡
临别那天早晨
我家鸡鸣推迟了半个朝阳
这无奈的挽留声呀
 
这一别就是三十年
这三十年我学会了无情
 
一个偶然的雨夜
我听到不知从哪里飘来的鸡鸣
呀,我确认这是一个托梦
一个没有迷信色彩的托梦
我要去找它
 
啊,长生祠
一条小巷化为一个小区
有专人守门
他问我找谁
我想说找一只鸣鸡
但没有说
留下了一滴眼泪
给三十年前秦淮河畔的春天
 
(4月20日)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与诸...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并剑明仁棣与诸诗友

真实的梦

我家南窗曾经笼着一对芙蓉鸟
清晨它俩披着朝阳歌唱
歌声婉转而朴素

晩上它俩斜着眼看电视
银屏上的歌星在唱流行歌曲
它俩交头接耳不知说些什么
我看懂了它俩的不屑
太雕琢了
不如我俩自然天真

它俩天天快乐歌唱
夫唱妇随
和我们字斟句酌的唱和
竞赛自然和天真

在一个黑暗的午夜
一只入侵的猫
吞食了我的芙蓉鸟
我至爱的自然和天真被吞食了

我以沉默哀悼我的音乐家
我以沉默审判罪恶
我无所措手足了

一个中午
一只廋弱成皮包骨的小猫
在我家门外哀鸣
它需要怜悯
我经历过饥饿的折磨
我投给它一些残食

它从此不肯离开我
我不忍驱逐它
虽然它是一只猫

我每天买小鱼喂它
它吃饱了
就在我身边吻我的脚
它累了
就躺在我书桌上看我写字

我不得不...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并剑明仁棣与诸诗友

真实的梦

我家南窗曾经笼着一对芙蓉鸟
清晨它俩披着朝阳歌唱
歌声婉转而朴素

晩上它俩斜着眼看电视
银屏上的歌星在唱流行歌曲
它俩交头接耳不知说些什么
我看懂了它俩的不屑
太雕琢了
不如我俩自然天真

它俩天天快乐歌唱
夫唱妇随
和我们字斟句酌的唱和
竞赛自然和天真

在一个黑暗的午夜
一只入侵的猫
吞食了我的芙蓉鸟
我至爱的自然和天真被吞食了

我以沉默哀悼我的音乐家
我以沉默审判罪恶
我无所措手足了

一个中午
一只廋弱成皮包骨的小猫
在我家门外哀鸣
它需要怜悯
我经历过饥饿的折磨
我投给它一些残食

它从此不肯离开我
我不忍驱逐它
虽然它是一只猫

我每天买小鱼喂它
它吃饱了
就在我身边吻我的脚
它累了
就躺在我书桌上看我写字

我不得不爱上它了
虽然有一种遗憾
它的名字叫做猫

我希望有一个真实的梦
看见芙蓉鸟和小猫在一起游戏
小猫在学芙蓉鸟唱歌
(4月14日)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与剑明诸诗友《...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与剑明诸诗友
《人要比花美》

小园里的海棠
打扮成绝对佳色
披着大红的紧身袄
姗姗而来

今年的大红比去年的常态
红得使人睁不开眼
我看她一眼
我的眼晴被染红了

今年
人类遭受病疫的不宣而战
扼于闪电战的突然袭击
哭是郁结的悲愤喷发
眼睛怎么会不红呢

人们哭出明白来了
不能不如疫魔精明
不能没有识破其狡诈的本领
不能不如疫魔的记性好

疫魔迟早会败退
就怕它记住败退
反思教训
如果卷土重来
更难招架的呀

我们也要反思
以我们的反思
推翻它的反思

用海棠的血色编制个大帽子
戴上疫魔的头
让它再也不能隐身
看得见它就好对付它了

我的海棠比人美
她的眼睛睫毛很长
毛上的露珠被日月精华烘干了
她的眼睛不红
她不相信眼泪

春天渐暮
我会记住海棠花
记住她的紧身袄
记住...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与剑明诸诗友
《人要比花美》

小园里的海棠
打扮成绝对佳色
披着大红的紧身袄
姗姗而来

今年的大红比去年的常态
红得使人睁不开眼
我看她一眼
我的眼晴被染红了

今年
人类遭受病疫的不宣而战
扼于闪电战的突然袭击
哭是郁结的悲愤喷发
眼睛怎么会不红呢

人们哭出明白来了
不能不如疫魔精明
不能没有识破其狡诈的本领
不能不如疫魔的记性好

疫魔迟早会败退
就怕它记住败退
反思教训
如果卷土重来
更难招架的呀

我们也要反思
以我们的反思
推翻它的反思

用海棠的血色编制个大帽子
戴上疫魔的头
让它再也不能隐身
看得见它就好对付它了

我的海棠比人美
她的眼睛睫毛很长
毛上的露珠被日月精华烘干了
她的眼睛不红
她不相信眼泪

春天渐暮
我会记住海棠花
记住她的紧身袄
记住她的血色
更要记住
人要比花美
才能赢得一切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及剑明诸诗友...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及剑明诸诗友

牡丹花快开了


大前天

我的牡丹花昂起头

在疫情中含苞了


前天

她在春风里向我点头

看来有点发福了


昨天

她自己解开胸扣

露出胸口的红晕

像火炉里的暗火


今天

我細看她的全身

真像个手榴彈


仿佛听见她对病毒说

明天我就开了

你还能活多久


我等着明天

将这亇手榴弹投向病毒

看着愤怒的爆炸


美是会爆炸的

在美的轰然里

粉身碎骨的一定是丑恶


明天

我的牡丹一定盛开

我用我的血作肥料

浇在她的根上

洒在她的叶上

涂在她的嘴唇上


今晚

她睡在我身旁

我陪她等待明天

她能睡着么

我能睡着么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及剑明诸诗友

牡丹花快开了


大前天

我的牡丹花昂起头

在疫情中含苞了


前天

她在春风里向我点头

看来有点发福了


昨天

她自己解开胸扣

露出胸口的红晕

像火炉里的暗火


今天

我細看她的全身

真像个手榴彈


仿佛听见她对病毒说

明天我就开了

你还能活多久


我等着明天

将这亇手榴弹投向病毒

看着愤怒的爆炸


美是会爆炸的

在美的轰然里

粉身碎骨的一定是丑恶


明天

我的牡丹一定盛开

我用我的血作肥料

浇在她的根上

洒在她的叶上

涂在她的嘴唇上


今晚

她睡在我身旁

我陪她等待明天

她能睡着么

我能睡着么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及诸诗友...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及诸诗友

忆武汉旧遊四绝句
四十余年前南京文聅同仨有武汉之行,曾访当地文联
(一)

闻道登仙黃鹤去
乡关日暮有奇文
何当重问汉阳树
鹦鹉洲头看白云

(二)

一座孤城闭到今
昔遊回首泪垂襟
大桥江上旧留影
曾对烟波戏水禽

(三)

烟波不尽东流去
流到金陵百感生
同飲一江无限水
相濡总是弟兄𤏲

(四)

疫中日记感情真
记事人为迠邺人
独守他乡梦花笔
临风静放一枝春
(唐崔颢黄鹤楼诗千古奇文绝唱,李白自叹不如)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及诸诗友

忆武汉旧遊四绝句
四十余年前南京文聅同仨有武汉之行,曾访当地文联
(一)

闻道登仙黃鹤去
乡关日暮有奇文
何当重问汉阳树
鹦鹉洲头看白云

(二)

一座孤城闭到今
昔遊回首泪垂襟
大桥江上旧留影
曾对烟波戏水禽

(三)

烟波不尽东流去
流到金陵百感生
同飲一江无限水
相濡总是弟兄𤏲

(四)

疫中日记感情真
记事人为迠邺人
独守他乡梦花笔
临风静放一枝春
(唐崔颢黄鹤楼诗千古奇文绝唱,李白自叹不如)



俞律藝術

俞律答豁蒙楼诗窗
并和剑明

这几天
顽固的老年病欺负我
逼我休息

我深悔
当初上大学时
为什么不学医

如果学医
今天也不是为了治疗老年病
是和今天的医生联手
抗击看不见的魔鬼

这几天
我很不安

这几天
常想起
烟波江上使人愁

这几天
谢谢王献之陪伴我
等待拐点


流泪的梅花
胡剑明
 
还没来得及开,却突然凋落
梅花泪,洒遍山河的悲哀
多少文人笔下的葬花词
这个冬日写不尽心中的愤慨
 
还没来得及开,却突然落下
落得一地白,天地间却更显漆黑
多少在家的心,被惊恐包围
梅花泪,流露命运的无奈
 
是季节颠倒,还是“礼崩乐坏”
医不好的心病,有谁能解?
是你我他一起生不逢时
还是良心丢失了温暖和爱?
 
去年还是一树繁花梅...

俞律答豁蒙楼诗窗
并和剑明

这几天
顽固的老年病欺负我
逼我休息

我深悔
当初上大学时
为什么不学医

如果学医
今天也不是为了治疗老年病
是和今天的医生联手
抗击看不见的魔鬼

这几天
我很不安

这几天
常想起
烟波江上使人愁

这几天
谢谢王献之陪伴我
等待拐点


流泪的梅花
胡剑明
 
还没来得及开,却突然凋落
梅花泪,洒遍山河的悲哀
多少文人笔下的葬花词
这个冬日写不尽心中的愤慨
 
还没来得及开,却突然落下
落得一地白,天地间却更显漆黑
多少在家的心,被惊恐包围
梅花泪,流露命运的无奈
 
是季节颠倒,还是“礼崩乐坏”
医不好的心病,有谁能解?
是你我他一起生不逢时
还是良心丢失了温暖和爱?
 
去年还是一树繁花梅香
被风的摧残,还是雪的谋害?
请不要再说什么“国破山河在”
梅花泪,唤醒众人的沉默
 
一地梅花泪,万里天使白
能否让大地从梦中苏醒?
多少遍体鳞伤才能让我们知道
严冬尽处,春天还会再来

南京紅
和剑明并敬悼徐大夫

一地梅花泪
万里天使白
借你的两句诗
书我心中情
为一位不相识的姐妹
为石头城的好医生

我不忍说她的名字
不忍说她的新职务
更不忍说她去了哪里
我只想说她是早春梅
她是南京红

南京年年有梅花节
唯独今年不举办
却将她的名字
印在今天日报的头条
南京红
南京红
俏也不争春
只为将春报

(今天南京日报刊头条报道她的事迹,我将“南京日报”每天的套红报名,看成她的美称和芳名,以示一个市民和读者的敬重。呈胡子与俞公。亦同于2月12日午后)

俞律藝術
年初一的蝴蝶兰冯亦同敬和俞公新...

年初一的蝴蝶兰
冯亦同敬和俞公新作《年初一的牡丹》

庚子年的初一不寻常
牡丹开在你的东苑
蝴蝶兰飞进我的台城
清新的香气胜过炮竹
鲜红的花瓣映照春联

穿新鞋戴新帽
一身新装的春姑娘啊
从洛阳来,从宝岛来
带来大中华的祝福
带来五千年的喜气和吉祥

热热闹闹,跳踢踏舞
敲锣打鼓,扭大秧歌
让所有的日子都来吧!
拍全家福,回看春晚
将口罩和手机都放在一边

以蝴蝶兰和牡丹的名义
唱一支春天的歌
生生不息的鲜花调
永远不老的中国年

年初一的蝴蝶兰
冯亦同敬和俞公新作《年初一的牡丹》

庚子年的初一不寻常
牡丹开在你的东苑
蝴蝶兰飞进我的台城
清新的香气胜过炮竹
鲜红的花瓣映照春联

穿新鞋戴新帽
一身新装的春姑娘啊
从洛阳来,从宝岛来
带来大中华的祝福
带来五千年的喜气和吉祥

热热闹闹,跳踢踏舞
敲锣打鼓,扭大秧歌
让所有的日子都来吧!
拍全家福,回看春晚
将口罩和手机都放在一边

以蝴蝶兰和牡丹的名义
唱一支春天的歌
生生不息的鲜花调
永远不老的中国年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年初一的牡丹大...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年初一的牡丹

大年初一
友人送来一盆牡丹
她单衣薄衫
第一次走进𣲙雪

她染上东来紫气
好比小姑娘过年
要着新衣穿新鞋

晨霜给她凃香粉
旭日在她腮上抹胭脂
第一阵春风椎她点头一笑

她第一次学拜年
只会点头一笑
没学会打躬磕头作揖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年初一的牡丹

大年初一
友人送来一盆牡丹
她单衣薄衫
第一次走进𣲙雪

她染上东来紫气
好比小姑娘过年
要着新衣穿新鞋

晨霜给她凃香粉
旭日在她腮上抹胭脂
第一阵春风椎她点头一笑

她第一次学拜年
只会点头一笑
没学会打躬磕头作揖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懵樓詩窗《磨墨》

拿起毛筆

習慣于先磨墨


一盂水

一錠墨

一方硯

還有我的手

組成一個永遠不變的推磨運動


用力磨墨

一勺水變黑

而大腦成爲空白了


不再思考

只有一個動作


手酸的時候

才發現墨也在磨我


人磨墨

墨磨人

墨經不起磨

越磨越短

人也經不起磨

腦細胞越磨越少


我不想把毛筆浸入磨好的墨汁了

我不知道寫什麽了


俞律致豁懵樓詩窗《磨墨》

拿起毛筆

習慣于先磨墨


一盂水

一錠墨

一方硯

還有我的手

組成一個永遠不變的推磨運動


用力磨墨

一勺水變黑

而大腦成爲空白了

 

不再思考

只有一個動作

 

手酸的時候

才發現墨也在磨我


人磨墨

墨磨人

墨經不起磨

越磨越短

人也經不起磨

腦細胞越磨越少


我不想把毛筆浸入磨好的墨汁了

我不知道寫什麽了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土地庙传奇》
 
儿时最奇绝的记忆
是在土地庙玩耍
 
土地庙在大姨奶家东头
低头看不见
抬头看就在眼前
 
一条巷子很深
紧靠扬州城脚跟
 
土地庙小得不像庙
像独门独户的小吃店
 
南面坐着土地公公
他身旁有个土地婆婆
互相靠得很近
有点挤
 
土地公公白胡子
胡子上沾满灰尘
像吃剩的面包屑
 
土地婆婆头发也白了
沾上的灰尘更多
像打扮用的扬州香粉
 
坐前有供品
是个大猪头
是仿真土塑的
满头的灰尘
好像洒着一把盐
 
有次大姨奶奶警告我
土地公公是一方之神
得罪他会遭灾的
下次不许去拔他的胡子了
 
我拔土地公公胡子是好玩
不算得罪的
没有发生火灾...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土地庙传奇》
 
儿时最奇绝的记忆
是在土地庙玩耍
 
土地庙在大姨奶家东头
低头看不见
抬头看就在眼前
 
一条巷子很深
紧靠扬州城脚跟
 
土地庙小得不像庙
像独门独户的小吃店
 
南面坐着土地公公
他身旁有个土地婆婆
互相靠得很近
有点挤
 
土地公公白胡子
胡子上沾满灰尘
像吃剩的面包屑
 
土地婆婆头发也白了
沾上的灰尘更多
像打扮用的扬州香粉
 
坐前有供品
是个大猪头
是仿真土塑的
满头的灰尘
好像洒着一把盐
 
有次大姨奶奶警告我
土地公公是一方之神
得罪他会遭灾的
下次不许去拔他的胡子了
 
我拔土地公公胡子是好玩
不算得罪的
没有发生火灾
下大雨屋也不漏
 
隔壁人家孩子发烧
以为是灵魂迷了回家的路
娘对土地庙磕头
像饿鸡啄米
“小六子家来吧”
孩子的爹藏在庙里说
“来了来了家来了”
 
都说扬州话
扬州话好听
很有感情的
 
后来我长大离开扬州了
听说那土地庙被拆光了
 
我有点婉惜感
那也是土文化呀
如果不拆土地庙
我今天要开汽车去怀旧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戏说鬼脸城》
 
城墙是城市的大衣
南京城墙上挂着一个头像
是个自我介绍
 
这个头像不寻常
粗看是鬼脸假面具
小孩子看了吓得哭
细看是个干瘪老头子
满面是风霜剥蚀的皱纹
它太为南京的命运担忧了
忧愁使它变丑
 
南京人爱美
就想改革掉这个丑
请一位博古通今的雕塑能手
为南京城墙重塑一个自我介绍
 
唤起六代豪华的代表
男是孙策 周瑜
女是大乔 小乔
荣任权威评委
评出一个江东美男子来
微笑着面对过往行人
男人见了向他竖起大姆指
女人见了给他几个飞吻
 
鬼脸满心欢喜
看呀
我也创新了
(报见剑明《鬼脸城》诗,喜其创意,即奉和一章,并呈亦同兄博粲,索和)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戏说鬼脸城》
 
城墙是城市的大衣
南京城墙上挂着一个头像
是个自我介绍
 
这个头像不寻常
粗看是鬼脸假面具
小孩子看了吓得哭
细看是个干瘪老头子
满面是风霜剥蚀的皱纹
它太为南京的命运担忧了
忧愁使它变丑
 
南京人爱美
就想改革掉这个丑
请一位博古通今的雕塑能手
为南京城墙重塑一个自我介绍
 
唤起六代豪华的代表
男是孙策 周瑜
女是大乔 小乔
荣任权威评委
评出一个江东美男子来
微笑着面对过往行人
男人见了向他竖起大姆指
女人见了给他几个飞吻
 
鬼脸满心欢喜
看呀
我也创新了
(报见剑明《鬼脸城》诗,喜其创意,即奉和一章,并呈亦同兄博粲,索和)



Sunny Lakeside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新年小唱》
新年总在寒冬里开始,
用什么迎接新年呢?
用焰火
焰火是最热情的燃烧
和穿戴着冰雪的冬天吻别

焰火在人们心里积累了一年
现在到喷放的时候了

家家都在快乐过新年
迎新是快乐中的快乐
用焰火点燃新呀

火是光明炼成的,
人们在母胎中就向往光明
在出世的刹那间
忽然见到了阳光
快乐的大哭起来

阳光在孩子快乐的哭声里升华
为生活高举着热

一月一日
两个一是最简化的形像
像刚出生的孩子
兴奋的哭一声吧
兴奋是光明的乳汁

孩子在兴奋中成长
一年当十年放光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新年小唱》
新年总在寒冬里开始,
用什么迎接新年呢?
用焰火
焰火是最热情的燃烧
和穿戴着冰雪的冬天吻别

焰火在人们心里积累了一年
现在到喷放的时候了

家家都在快乐过新年
迎新是快乐中的快乐
用焰火点燃新呀

火是光明炼成的,
人们在母胎中就向往光明
在出世的刹那间
忽然见到了阳光
快乐的大哭起来

阳光在孩子快乐的哭声里升华
为生活高举着热

一月一日
两个一是最简化的形像
像刚出生的孩子
兴奋的哭一声吧
兴奋是光明的乳汁

孩子在兴奋中成长
一年当十年放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